愛之谷官方商城

蓋 爾 加 朵



  近日拍攝《 最強囍事》結尾的一場戲,張 柏芝杜汶澤這對新人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門口舉行結婚儀式,現場坐滿了親朋好友,黃百鳴和閆妮扮演的情侶也盛裝出席婚禮。

    誰知道半路殺出一個古天樂,他一路走一路對新娘說了一番很動情的話,讓 張柏芝一時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就在這時,穿著桃紅色超短裙的 熊黛林舉著一把槍(少婦做愛小說)就沖進來,不但朝天放槍,還惡狠狠地威脅新郎杜汶澤不能和別人結婚,現場頓時亂成一團。

  只見矮小的杜汶澤走到高大的熊黛林身邊,拉起她的手親了一下, 佳人立刻轉怒為笑,一場鬧劇就此皆大歡喜地收尾了。

  雖然《最強囍事》號稱美女如云,光是模特就有熊黛林、汪圓圓等,但是最吸引大家目光的還是已經做了兩個孩子媽媽的張柏芝。

    柏芝當天穿著抹胸婚紗,頭上戴了一圈 白色花朵,一出場就明艷照人,讓圍觀的群眾和記者們都情不自禁地踮腳引頸,以求一睹芳容。

  過后,柏芝被記者問到再度 穿婚紗有什么感受,她平淡地說: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畢竟我也結婚很多年了。

  巧合的是,柏芝在和老公謝霆鋒拍攝兩人定情之作《老夫子》的時候也 穿過婚紗,只不過和那時候還有baby-fat的她相比,今日的柏芝更有一番成熟 女人的風采。

  張柏芝拍戲稱穿婚紗沒感覺   不過,心里面卻早已經樂開了花,雖然 這是一個伺候人的活,而且確實不怎么好做,但是潛在的好處還是不少的,而且絕對是一個搶手活,不知道又多少人擠破腦袋都想跟一跟 領導,爽,真是爽,我老李上輩子積了什么福,這上天怎么就如此的眷顧自己呢?    林總的司機年齡大了,有很多事情不方便,你先開一下,合適的話就留下對于李文龍的表現, 沈建還是比較滿意的,當然,他的滿意不單單是因為李文龍表現的很穩重,更是因為在前天晚上李文龍去他家的所攜帶的那些 東西,如果不是看在那東西的份上,再加上當年跟李文龍的叔叔交情還不錯,沈建怎么可能會把這種活交給一個剛剛來報到的新人?   是李文龍中規中矩的點頭,但是,他并不像某些人那樣點頭哈腰,而是依然把腰板挺得筆直,這已經是他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了。

     好,不錯,一會兒就這樣精神著點,爭取給領導留下一個好印象沈建起身拍了拍李文龍的肩膀,適時地,李文龍把放在身后的一條煙塞進了沈建辦公桌下面的小櫥里。

     你這是做什么?沈建佯裝發怒,卻也沒有推讓。

     叔叔托我帶給您的李文龍笑了笑。

     唉,李主任這個人就是……好了不說了,我們去林總那里。

  沈建隨手上鎖擰下鑰匙。

     進到 林雪梅的辦公室,兩組詞匯閃進李文龍的腦海里紅顏禍水禍國殃民。

     以至于當對方抬起頭的時候他竟然忘記了叫林總,眼睛只是緊緊的盯著那精致的五官還有那一張俊美絕倫沒有丁點瑕疵的臉頰,秀發盤于腦后,工裝襯托著完美身材,李文龍不是沒有遇到過漂亮的女人,但是,他從未遇到過如此一個有韻味的漂亮女人。

     林總,這就是我跟您說的那個小李,李文龍。

  沈建拉一把有些失神的李文龍,心里忍不住暗罵一句。

     林總李文龍趕緊回過神來,這初次見面就給對方留了一個不好的印象,讓他對剛剛自己的表現很是不滿。

       李文龍,退伍兵?林總一雙美目掃過李文龍。

       是,當了幾年兵李文龍響亮的說到,不由自主的做出一個立正的動作。

       嗯,知道了,準備一下吧,一會我們去市里說完這話,林雪梅就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沈建知道,這是領導給自己下了逐客令。

       這是車鑰匙,趕緊去檢查一下 車子叫上李文龍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沈建在抽屜里拿出車子的鑰匙這是領導對你的考驗,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再出現剛剛那樣的事情了   對于剛剛的事情,沈建仍然心有余悸,對于林雪梅,(兒童智力故事)他是懷揣著十萬顆敬畏之心,因為他在偶然間獲悉了林雪梅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也正是因為那個秘密,才讓沈建在面對林雪梅的時候始終是膽戰心驚的,甚至說面對這個二把手比面對一把手還要用心。

     嗯,我會注意的李文龍不敢怠慢,這可是一次全方位的考核,絕對不能出半點的岔子。

     不管什么時候,安全是第一位的,有什么事情及時跟我聯系沈建不放心的囑托道。

     是,知道李文龍捏了捏手中的車鑰匙,這玩意兒就等于是自己的飯碗啊!   下樓找到二號車,李文龍做了一次詳細的檢查,檢查結果讓他對前任司機肅然起敬。

     行駛證,手盒的最顯眼處,油,慢慢的,機油防凍液也都在最佳位置,制動燈光喇叭等等常識性的東西一切正常,再看看衛生,絕對可以用干凈清爽來形容。

     找出保溫壺跑到水房打一壺開水,然后又翻找出茶葉盒,發現里面是一些紅棗枸杞,李文龍心里暗暗的記下了。

     所有的一切準備好,李文龍開車來到門口的位置候著,時間不長,林雪梅拿著自己的手包下來,李文龍趕緊把車子靠了上去,看看位置,心中忍不住一陣得意,這車子停的,領導伸手就是門把手的位置,兩個字,絕了。

     本來,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但是,李文龍怎么也沒有想到,他的這個停車卻是犯了大忌。

     李文龍不知道,他的這個動作放在當年確實是正確的,因為當年他服侍的師首長喜歡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而且那幾乎是部隊軍事領導的一貫做法,因為那里視野開闊,適合指揮調度,但是,地方上的領導卻是截然不同,他們更喜歡坐后面,尤其是副駕駛后面那個位置,據說,這個位置是最安全的。

     側身打開后門,林雪梅彎腰上車。

     走吧!砰的一下帶上門之后,林雪梅淡淡的說到,對于李文龍的自作聰明她心里跟明鏡似的。

     出師不利,李文龍的手心里冒出了細密的汗珠,以至于在掛檔的時候竟然有些手軟,尤其還是第一次駕馭帕薩特這種車型,這對開慣了的他來說實在是別扭至極,總想著把座位再抬高一些。

     屋漏偏逢連陰雨,本來就出師不利,車子上了高速不久又下起了蒙蒙細雨,打開雨刷器,機械的清掃著前車窗上的雨水,李文龍努力適應著車輛。

     終究還是過得硬的連隊出來的過得硬的兵,十幾公里之后,李文龍已經可以游刃有余掌控方向盤,用他自己的話來講,這會兒的他已經達到人車合一的境界了,開車,在他眼里已經沒有什么技術含量了,畢竟是跑過戈壁灘的。

  適應,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處于對自己駕駛技術的絕對信賴,李文龍不時地通過后視鏡偷瞧坐在后座上的林副總,她正輕皺眉頭抱臂思索著什么。

       林雪梅一直都是這樣,不管誰開車,她從來不會坐到副駕駛座位上。

  她高傲的讓人難以接近。

  她的美麗和她的事業,注定了她的高度。

  注定了,一個小小的司機,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機會。

       她皺眉的樣子,很好看。

  李文龍一直以為,女人笑起來最好看,直到今天見到林副總,才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多么嚴重的審美錯誤。

       后視鏡中,林雪梅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quo;了一聲。

       很細微的一聲,卻牽動了李文龍所有的神經。

  他關切地問了一句:怎么了林總,不舒服?     林雪梅直了直身子,挪動了一下屁股,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輕盈一揮:開好你的車,我沒事!     李文龍沒再多問,因為他懷疑她也許是來了‘那個&quo;。

       車子繼續前行,但林雪梅臉上的痛苦指數,卻一再提高。

  她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別的痛苦,她是不會表現出來的!李文龍甚至發現,她的臉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李文龍的潛意識當中,女人即使來了‘那個&quo;,也不至于疼到這種程度吧?因此他推翻了剛才的荒唐猜測,意識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輕!     領導身體出現了問題,李文龍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車技,集中思想,雙手緊握方向盤,右腳用力踩了一下油門,儀表盤上的指針嗖的一下就到了160的位置上。

       對于一輛的大眾帕薩特來說,跑個二百那都是輕松加愉快的,但是,李文龍沒有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況下那都是第一位的,這是李文龍給自己定下的規矩。

       車子飛一樣的前行,林雪梅臉上的痛苦指數也在不斷的升高,這,著實牽動著李文龍的神經線,咬了咬牙,李文龍的右腳又用了一點力:媽  的,今天拼了!   找個地方停車林雪梅眉頭緊皺著說到。

       林總,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說停就停的李文龍結結巴巴的說道要不您再堅持一會,我看看前面有沒有服務區什么的。

       說什么來什么,不遠處的一塊指示牌映入李文龍的眼簾,看了看上面的內容,李文龍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務區還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黃花菜都涼了,還好,下面還寫有一個出口,距離這個地方十四公里。

       這個地方雖然李文龍從未來過,但是,他已經管不了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車子又飛馳了五六分鐘,李文龍將車子速度減下來,一拐方向盤,下了高速,開進旁邊一條道上,開著開著,張浩發現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連個人毛都看不到。

       這會能停車了嗎?后面的林雪梅虛弱的問道,料想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待到李文龍踩下剎車,林雪梅不顧一切的打開車門,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林雪梅并沒有跑多遠,可能是真的來不及了。

  她在距車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 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荒郊野外的,雖然相距五十米,可那種宣泄的聲音還是清晰的傳到了李文龍的耳中。

  李文龍忍住笑意,掏出香煙,點燃了邊抽邊等。

            李文龍心想:上天咋就這么眷顧自己,剛剛接觸的第一天就給自己創造了這么一個特殊的偶發事件,經過此事后,這林總該如何面對自己?在自己的下屬面前如此失態,想來應該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罷了,如果她屬于那種小肚雞腸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

  想到這,李文龍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唉,頭痛啊!     看來自己得從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種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給她開車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膽的過著非人的生活。

       李文龍轉念又想:  為什么我要主動辭去這工作,這種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體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說了,萬一人家局長肚里能行船呢!          但李文龍馬上有否決了這個想法,心想:沒有女人喜歡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這女人長得這么漂亮,還是領導,她肯定會把這事深深的記在心底的,說不定就會在以后的工作中給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樣,別說是想憑借著司機這職業搞點外快了,能不能繼續在司機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說不定,她還會千方百計地來想辦法讓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如果真是那樣。

       李文龍正在胡思亂想之際,林雪梅放到后座上的手機忽然唱起歌來,是有電話來了,本來李文龍還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來好了,但手機卻百屈不撓的響一個沒完沒了,李文龍只好改變想法,伸手拿過林雪梅的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的名字:蕭總。

     上班前李文龍曾經做過功課,對分部還有總部的領導做了一定的了解,當然,他的了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無非就是名字跟職務而已,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個小司機能夠掌握的。

     蕭總?難不成真的是集團里面的那個常務副總?這也太離譜了點吧?一個手握重權的常務副總竟然會直接跟一個縣里的副總打電話,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現實不允許李文龍胡思亂想的太多,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肖總應該就是集團總部的常務副總蕭遠山,領導的電話自是不能耽擱,李文龍摁下車窗沖土丘那邊高聲喊道:林總,電話,蕭總的。

       等了一會,土丘那邊卻沒有反應。

       李文龍再次喊道:是蕭總打來的。

       這次,土丘那邊終于有了反應,林雪梅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不接!     可它一直在響,都好長時間了。

    李文龍扯著嗓子喊道。

     不要管它,還有,你不要跟我講話,我現在。

  我。

  林雪梅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

       李文龍忍不住笑起來,這林總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態啊,也是怕別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林總的這吩咐,李文龍就不再理會那意志堅定的手機,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閑來無事,李文龍拿出手機找到電子書看起來,正看的爽呢,土丘那邊傳來林雪梅的喊聲:小李!     啊李文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林總,您叫我?     林雪梅的聲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紙,你……你幫我拿一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