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fingering porn



  導語:隨著“11?11”光棍節的臨近,我國將近1.8億的 單身 人群持續成為公眾目光的焦點。

  日前,據中國著名的相親網站珍愛網發布了(Zhenai)其針對旗下6000萬會員進行的名為《2013中國單身人群“單” 點透視》的抽樣調查數據,全面解讀2013年中國單身人群新趨勢。

  調查報告顯示,經濟發展和 城市化進程所帶來的地區間、城際間生活趨同化,“北上廣深”等傳統單身 重災區正逐漸向新興二線城市蔓延,且呈現城市新特點。

  盛傳女多男少的 深圳實質為“ 剩男之都”,而美女甲天下的成都登頂“剩女之城”;東莞、 西安等快速發展中的城市,黃金單身人群超越北上廣;媒體人成單身職業NO.1; 26歲成單身年齡最頂峰。

    1.“剩男之都”顛覆深圳,“剩女之都”意外成都“剩男之都”顛覆深圳 “剩女之都”意外成都  女多男少,是深圳的一貫印象,曾有數據指深圳男女比例高達1:7。

  然而,珍愛網抽樣調查數據顯示,深圳單身人群中,剩男剩女比例100:74.3,遠高于其他城市,成為名符其實的“剩男之都”。

  同樣意外的還有成都,剩男剩女比例為100:165.6,美女之城,也成為剩女之城。

  想脫光的小伙伴們,如果是女的,就到深圳,如果是男的,就去成都吧。

    2.深圳“土豪金”成色十足,西安、東莞逆襲北上廣深圳“土豪金”成色十足,西安、東莞逆襲北上廣  深圳不只是蘋果“土豪金”的重鎮,單身群體同樣“金”色十足,21%的單身人群年收入在10萬元以上,西安、東莞也不落后,年收入在10萬元以上的單身人群比例為19%,超越上海的16%,北京的12%和廣州的10%。

    3.單身職業重災區:媒體人成最孤單職業單身職業重災區:媒體人成最孤單職業  調查顯示,媒體人士以4.8%的比例高居單身職業榜首,廣告/公關行業以3%的比例緊隨其后。

  絕大部分人會認為自己的行業是起的比雞早,吃的比豬差,干的比驢多,睡的比狗晚。

  媒體人還得加上一條,活得比你單。

  更為(上門女婿的三姐妹)重要的是,廣告/公關行業也是單身重災區,演藝、出版、影視發行等也在單身榜單名列前茅。

  是否離媒體太近,孤單也被傳染?  4.單身年齡重災區:26歲撐起“孤單曲線”單身年齡重災區:26歲撐起“孤單曲線”  單身人群的年齡分布中,22-28歲人群達50.14%,成單身重災區;其中26歲人群在單身人群占比6.72%,為災區重中之重。

  22-26歲,單身比例依次上升,過后則漸次降低,形成一條孤單曲線。

    5.單身時間重災區:2年面臨孤單劫單身時間重災區:2年面臨孤單劫  調查顯示,高達49.5%的單身人群單身時間在3年以上,另有14.9%的單身人士單身時間在2-3年。

  這也意味著,“2年”成為一個危險的單身時間,一旦單身超過2年,將很有可能更加漫長的單身旅行。

    6.指數高“痛點”低,孤單一觸即發指數高“痛點”低,孤單一觸即發  89%的單身人群孤單指數得分在3分以上(總分5分),被不同程度孤單感所困擾,而31%的單身人群孤單指數得分超過4分,被重度孤單所困擾。

  單身者孤單“痛點”低,一戳即中,高達43.6%單身者在“開心或難過的事情無人分享”時,即被孤單打敗。

  上一頁12下一頁本文導航 2013單身人群調查:11大“單”點透視孤單新趨勢 11大“單”點透視孤單新趨勢 “退婚?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來?要是那蛇妖生氣了怎么辦?”楊羽的意思很明確,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這傻二狗爹知道這楊羽這么陰險,做婊子還想立牌坊,估計想殺了楊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親自去,彩禮也不要了,順便帶點東西,已示誠意,大師覺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臉迷茫。

  “嗯,不錯,我看你兒子的邪氣也快漸漸散去了!”楊羽剛一說完,那 村婦就跑出來大喊著:“老爺,傻二狗好了,紅疹都退了,真是邪門。

  ”“哎呦,你真是大師啊!晚上一定要留下來吃飯!”楊羽是百般推謝,終于把飯局給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輕松了下來,回頭看看送別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竊喜:把你給賣了,你還幫我數錢!至于下周傻二狗爹會不會來退婚,其實楊羽心里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但剛才的一場戲,楊羽感覺自己是演得天衣無縫,這多虧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這么大膽賭一把。

  人生,到處都是賭博!天色已近黃昏,夕陽西下!楊羽加快了爬山的腳步,這村子又沒什么旅館,借宿還真不習慣,于是還是決定連夜趕回去。

  可楊羽的腳步顯然沒有太陽西下的速度快,這剛到山頂,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楊羽拿著手電筒照著路,路越來越小,越來越不清楚,更郁悶的事,這荒山野嶺,漆黑一片,沒有一絲的人氣,靜得可怕。

  楊羽幾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訴他,別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楊羽每次都會呵呵一笑,感覺非常幼稚。

  可自己真的獨自一人,在這片大自然中時,也感覺到絲絲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誰知道隱藏了些什么?楊羽深深得吸了口氣,發現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側竟然是個墳墓,農村還是土葬,很顯然這個墳墓里面‘住’了人,楊羽用手電筒照了照,咽了口氣,白天他還敢走,但是晚上,一個人,荒山野嶺的。

  “有什么好怕的,這世上又沒鬼,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不過等等,我印象中,我過來時,沒有看到過這座墳墓啊,難道?”楊羽連自己都記不清了,楊羽一口氣走了過去,頭都不敢抬,總感覺墳墓里有雙眼睛在盯著他。

  可剛過了墳墓,前面一片雜草,竟然沒路了。

  “我咧了個去,我就不該感夜路,我逞什么強!”楊羽后悔了。

  深處荒山深山中,沒有方向,沒有路,甚至連手電筒的電隨時都可以用光,怎么辦?楊羽一片迷茫。

  只好撥開雜草,循著點方向,一點點往前走!就在楊羽快絕望的時候,前方出現了些許燈光,楊羽擦了擦眼睛,以為自己看錯,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燈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興奮得往那光點處跑去。

  這里算不上村莊,六七戶人家的樣子,還開著燈。

  楊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戶人家走去,繞過樹,撥開雜草,發現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雜草叢生,屋內照出微弱的燈光。

  楊羽剛要起步進后院,些許嘩啦啦的聲音傳入耳朵,楊羽循著聲音望去,發現在院子左側漆黑中有個人影,仔細一看,竟然是個女人正在淋澡。

  靠,這農村怎么到處都是春色啊!楊羽興奮了,躲起來偷看。

  那女人背對著自己,正拿著水管往身上淋,身子豐滿,胸前只看到邊緣,臀部卻是看得清清楚楚,兩股很深。

  就在楊羽興奮之時,屋內又走出來一個女孩,這個女孩看起來才十四歲左右,關鍵是,她也是裸著身子的。

  “ 郭美,來, 媽媽給你洗洗!”原來是一對母女。

  郭美?楊羽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沒有叫郭 美的女孩子啊。

  倒也不管,繼續偷看母女兩一起洗澡。

  這小女孩幾次轉身,楊羽還是看清了。

  “媽媽,草叢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楊羽剛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這女孩子給發現了。

  那村婦一看,還真是個人,喊了聲:“誰?誰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說著,急忙拿起衣服擋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楊羽知道自己露了餡,知道再躲下去也沒意思,硬著頭皮站了起來,很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迷路了,路過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楊羽也不敢走過去,怕他們誤會,何況自己偷看在先,萬一她家里的 男人沖出來打自己一頓,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頓的,誰讓自己沒理呢。

  “那你先進屋吧!”誰知道這村婦不僅相信了楊羽的話,還請他進屋了。

  楊羽反而有點慚愧,自己偷窺人家,人家還這么好對自己。

  這點農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區別,農村鄰里之間,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話那就叫因為信任,所以簡單。

  而城里人卻完全不同,他們沒有安全感,有戒心。

  楊羽松了口氣,晚上總算有著落了,可走進母女一看,發現這村婦竟然就是白天那幫忙扛樹的村婦。

  “是你?”“是你?”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驚訝道。

  楊羽覺得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證了自己的座右銘: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沒想到這村婦幫了自己兩次大忙。

  “ 楊老師?”可驚訝的事還遠遠不止如此,楊羽竟然聽到這女孩子喊他楊老師,可楊羽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難道就以為這女學生赤裸就不認識了?楊老師愣在那里。

  楊羽愣了半天硬是沒想起來。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還教我們體育課呢,告訴我們運動有益身體,尤其是跟我們說”郭美說著臉都紅了起來。

  楊羽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自己體育課的一名學生,這初一初二一個班級,三十來號人,二十來女生,才上了一次,楊羽自然沒什么印象,只記得當時說,爬山起蹲可以練提臀,讓屁股更翹的話,誰知道這郭美還記得自己。

  楊羽有些尷尬,因為今天穿得實在有點寒酸,大大壞了自己大帥哥的形象。

  “原來還是小美的老師啊,快進 里屋吧。

  ”村婦可從來沒見過什么老師,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有所出息,因為從這爬到浴女村上學,那還真不是一般的遠。

  楊羽急忙點了點頭,順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婦,卻發現這洗干凈了的村婦哪里還是白天那般模樣。

  郭美的媽媽洗干凈了身子,看起來年輕多了,三十五左右,原來盤起來的頭發也掛了下來,還帶著卷兒,雖然遮住了大部分關鍵部位,但是整個身體的皮膚身材還是看的很清楚,風雨猶存啊,比城里二十幾的姑娘還要年輕。

  屋內非常節儉,一進來就是廚房,那叫鍋灶,壓根不是城里燒的煤氣爐,那都是燒的柴火,旁邊擺了飯桌。

  左邊是個房間,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 趙迎,(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你就叫我 迎姐吧。

  ”趙迎從黑乎乎的房間走了出來,已經換上了干凈的衣服,整個人都清秀了起來,這可比城里的少婦要漂亮多了。

  而郭美卻是從外面進來,不知何時穿的衣服,這讓楊羽很奇怪。

  “我叫楊羽,你也可以叫小羽。

  對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沒看見他?”楊羽好奇的問。

  “他?”趙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頭都不回來。

  ”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媽媽回答了話:“家里很久沒來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個烏鴉嘴!”趙迎急忙訓斥道:“楊老師還沒吃晚飯吧,我下碗面給你,你等等啊。

  ”楊羽這才知道,原來迎姐是留守婦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經也當過留守兒童,心一下子疼了起來,無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雙重考驗。

  而楊羽也發覺,自己已經餓過了頭,肚子都沒了知覺,只好嗯了一聲。

  趙迎又從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條,從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塊臘肉,就開始燒起來。

  郭美今晚卻顯得很開心,因為在她眼里,這個家已經寂寞很久很久,算下來,已經一年沒來過什么男人,雖然她還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楊羽見郭美燒柴熏得一臉黑煙,急忙過去幫忙,這鍋灶小時候也都是這樣燒過來的,一點都不覺得稀奇。

  郭美抬頭看看媽媽,發現媽媽面露笑容,郭美已經很久沒見媽媽這樣發自內心的笑過了。

  “媽媽,楊老師今晚是睡我們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問出這么個問題。

  楊羽愣了下,這個問題,他確實沒法回答,因為自己確實來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媽媽睡,楊老師去你那睡!”趙迎邊炒著青菜說道。

  “不要,我一個人,楊老師跟媽媽睡!”楊羽一聽,驚呆了,這娃子也太懂事了。

  抬頭看了看趙迎,趙迎正一臉尷尬,急忙解釋:“你小子亂說什么呢?”“今晚楊老師和媽媽睡哦,今晚楊老師和媽媽睡哦!”郭美喊得更響了更起勁了,雖然她還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幾次半夜被媽媽的呻吟聲吵醒,好幾次,看見媽媽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騰來折騰去,郭美自然明白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楊老師的出現,一下子讓郭美高興起來,因為媽媽今晚不用一個人了。

  “別喊了,被人聽見的,快停!”趙迎已經急了,收留楊羽過夜本來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語,還這寶貝這折騰,萬一真有人路過,那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別喊了,你晚上一個人睡可以了吧?”趙迎發現拿女兒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先應付下來。

  楊羽還沒吃過這么好吃的農家面,也許是餓過頭了,整整吃了兩大碗。

  趙迎和郭美母女倆看著楊羽狼吞虎咽的樣子,逗得他直樂。

  “真好吃,以前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面呢。

  ”其實楊羽不知道,這點臘肉,母女只有在過節的時候才炸上一點點,滿足下嘴饞,平時都舍不得吃,這一下被楊羽吃了一大塊,雖然心疼,但這點臘肉換快樂,母女倆覺得很值得。

  “楊老師如果愛吃,就經常來吃吧,我媽媽一定歡迎。

  ”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時吃光了你們家的面條可別哭鼻子!”楊羽當然樂意來了,這留守婦女這么好的機會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兩的生活必然很艱苦,偶爾過來幫點忙也是好的。

  “你啊,別纏著楊老師了,楊老師還要洗澡呢,快去寫作業,睡覺。

  ”趙迎準備還是先把這小鬼頭給打發走,不然不知道會說出多少讓她尷尬的話。

  郭美調皮得吐了吐舌頭,就往外面跑去,接著聽到爬梯子的聲音,楊羽才知道,原來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樓,而郭美的房間也在趙迎臥室的正上方。

  “我去給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將就點穿吧?”迎姐解釋著。

  “不,不用了,我不習慣穿別人的衣服,內褲就更不習慣了。

  ”也許穿下衣服還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內褲楊羽寧愿裸著。

  趙迎一聽,也覺得給老公的內褲穿不太合適,也就隨楊羽去了:“要不我先鋪下床,等下你直接進被窩,然后我幫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許就能干!”楊羽嗯了一聲,就往后院走去。

  農村的夜晚本來就是要冷許多,何況這是在山頂,那就更冷了,楊羽將自己脫了精光,就淋起水來,奇怪的事這水竟然是溫和的。

  趙迎在里屋鋪著床,而楊羽就在里屋窗戶的正對面赤裸著身子沖澡,已經整整一年沒有碰過男人的趙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過,讓楊羽和趙迎都沒有想到的事,二樓的郭美卻悄悄的探出了腦袋,目不轉睛的盯著下面楊羽的身體看,而從她那個角度看過去,楊羽的整個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

  這讓對未知性世界充滿好奇的郭美來說,無疑是革命性的,因為哪怕一年前,她才開始發育前,她對這些東西還是沒有絲毫的興趣,哪怕從自己的房間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壓在媽媽身上肆虐的場景她都沒任何興趣,可是一年前,她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化了,胸前慢慢發育,下而開始變化,但是最重要的事,她發現撫摸那里會讓自己很舒服,這撫摸那里這事是今年無意中從媽媽那學過來的。

  洗完澡,整理了下頭發的楊羽又恢復到了之前帥氣的模樣,所以當趙迎在里屋看見楊羽那么帥氣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深怕自己忍不住撲過去,奪過楊羽手上的衣服和內褲就匆忙奔出了房間,楊羽還一頭霧水。

  而在楊羽的頭頂上,一雙眼睛,從頭到尾跟著楊羽的移動而移動,這里屋的燈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楊老師那東西。

  楊羽冷得急忙鉆進了被窩,可這時,他才發現,這房間里哪有地鋪?分明就只有一張床!迎姐沒有鋪地鋪嗎?迎姐這么主動跟我睡一張床?楊羽覺得自己最近的桃花運有點多,昨晚跟紫舒大干了半小時,都磨疼了,沒想到那么緊。

  而迎姐整整一年未行房事,饑渴是能理解的,畢竟是這個如虎的年紀。

  正上方的小美熄了燈,趴在地板上偷窺著下方,這地板可是木頭的,下方可沒水泥這么高級的東西。

  之前小美在木板間挖開了個小縫隙,可以完全看見正下方媽媽的房間,心中有股強烈的刺激感,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喜歡上偷窺這點事。

  其實這時最緊張的應該是趙迎了,趙迎不是故意不鋪地鋪的,而是實在拿不出像樣的棉被了,家里那是真的窮啊。

  出門打工一年多的老公一點消息都沒有,甚至沒寄回家里一點錢,趙迎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扛樹這種活連壯漢都不敢去,可她明早還得四點起來扛樹到隔壁鎮,可有什么辦法呢?總不能帶著小美到處乞討吧。

  結果趙迎越想越氣,一肚子苦水嘩啦啦的都涌了出來,眼里都是淚,她恨不得趴到楊羽身上大哭一場,楊羽的突然到來,給了她一絲的安全感和依靠。

  趙迎洗好了衣服,掛到了右邊的屋檐下,回了屋,鎖了門,熄了廚房的燈,低著頭尷尬的進了里屋,關了門,拉上了窗簾。

  正不知怎么跟楊羽解釋時,楊羽倒先開了口:“迎姐扛了一天的樹,回來還給我燒面洗衣服,應該很累了吧,早點休息吧,這山頂比山下冷多了,兩個人擠擠還更暖和,如果迎姐不介意的話?”沒想到楊羽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趙迎心里聽了暖烘烘的,還有人關心她,而且還主動幫自己回避了尷尬。

  趙迎畢竟是第一次背著老公跟其他男人一起睡,總感覺有點對不起,可一想起自己是個女流之輩,有正常的七情六欲,誰讓老公一年都不回家呢?趙迎還聽說,出去打工的村民還常常組織臨時夫妻行房事,誰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不是和村里的陳娟在外也是這樣呢,當時他們倆可是一起去的,搞不好他們倆也正在做那事呢。

  趙迎找了一堆說服自己的理由,可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睡還是有些緊張。

  趙迎從衣柜里找出件睡衣,無非就是寬大點的襯衫而已,說道:“楊老師能關下燈嗎?我要換下衣服。

  ”趙迎說得很輕。

  “站那多冷,進被窩換吧,我已經暖和床了。

  ”楊羽很有誠意的說道。

  趙迎一想也對,自己本就怕冷,就畏畏縮縮的爬上了床,也不敢看楊羽。

  楊羽拉了拉床頭的燈,房間里頓時漆黑一片。

  小美發現啥也看不見了,一陣失望,就爬回了被窩。

  趙迎輕輕地爬上了床,脫下褲子,伸進了被窩,接著脫去了衣服。

  楊羽中感覺到迎姐赤裸的身體,兩人都感覺到彼此那急促的呼吸。

  正當趙迎找著襯衫準備穿的時候,楊羽雙手抱了過來,將迎姐直接抱進了被窩。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