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gantz o



“王 春萍?” 汪洋的頭一下子磕在了床板上,發出“咚”的碰撞聲。

  “什么聲音?”王春萍疑惑的問道。

  “最近家里老鼠多。

  ”劉 仙兒臉紅的 說道,“春萍嬸你這么晚了,來找我有什么事情。

  ”“噢!這樣啊。

  ”王春萍輕輕“噢”了一聲, 也沒有過多想這聲音的來源,因為她的心里還擱著更大的事兒。

  見劉仙兒主動問起來,王春萍的臉上忸忸怩怩的,像個小姑娘一樣羞澀起來。

  “我家兒子今天發高燒不退,剛才到診所里去問了王醫生,她說這是手足口病,要馬上送到鎮上的醫院去治療。

  ”王春萍說著,眼圈慢慢的泛紅,最后那嫵媚的眼睛中滲出了晶瑩的淚珠。

  劉仙兒明白了,她沒有等王春萍說完,安慰道:“你不用急,我這里有五百多塊錢,你拿去給孩子看病吧。

  ”她轉身走到屋子里,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劉仙兒把床上的墊子掀起來,從里面拿出了一些錢,然后塞到了王春萍手中。

  王春萍頓時千恩萬謝,她哽咽著,不停的對劉仙兒說謝謝。

  “都是鄉里鄉親的,就別說謝謝了。

  ”劉仙兒說道,“現在這么晚了,你一個人怎么到鎮上去?” 七里溝的位置十分偏僻,它處在大山的腳下。

  由于政府看這里窮鄉僻壤的沒有撥錢修路,所以這里三十多里的路上沒有一個公交站臺。

  倒是有一條鄉道可以到達 城鎮,只是路面太破舊,沒有 車子愿意載人跑。

  所以這里的人想去城鎮的話,要么翻過大山,去山下的公交站臺上搭車;要么乘私家的拖拉機,走鄉道去城鎮。

  只是這個點了,先不說村里有沒有人愿意載她娘倆,就是愿意的話,以農用車的速度開往城鎮,到了的時候恐怕天都亮了。

  王春萍一聽王醫生的話,只想著湊錢去城鎮,倒是把這個重要的環節給忘掉了。

  “那該怎么辦啊?”王春萍越發焦急了,她的臉蛋哪還有那天的盛氣凌人,有的只是憔悴之色。

  劉仙兒也只是個年輕少婦,她十幾歲的時候就嫁到了七里溝來,一直待在這窮鄉僻壤里,她都沒怎么去過城里。

  看著王春萍那原本嬌艷的臉蛋瞬間憔悴了很多,劉仙兒有些不忍,她忽然眼睛一亮,對王春萍說:“春萍嬸,可以找人背你兒子翻過大山啊,再去山下坐公交車就好。

  ”“可是,現在哪有人愿意背呢!要不,我背吧,反正也沒多遠。

  ”王春萍咬著牙說道,為了兒子,她豁出去了。

  “不行,不行……”劉仙兒連連擺手,現在天這么黑,七里溝的路又坑坑洼洼的,而且山溝特別多,一個力氣這么小的婦人背一個孩子上山很容易出事。

  很多人就是在晚上走夜路的時候,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塊絆到,整個人一下子跌到了幾十米深的山溝下去。

  劉仙兒忽然眼睛朝自家床底看去,輕笑著對王春萍說:“春萍嬸,你回家把 三毛抱來,我替你找人來背。

  ”“好的,那我馬上把兒子抱來。

  ”王春萍說完,馬上朝家里走回去。

  她家就在劉仙兒的斜對面,現在看過去那房子里還點著燈。

  王春萍走后,一陣輕微響聲,臉上沾滿灰塵的汪洋從床底爬了出來,他抹了一把臉,問道:“春萍嬸子?”“嗯!她一個人帶一個孩子也蠻苦的。

  ”劉仙兒輕聲說道,聲音中隱隱流露著同病相憐的意味。

  汪洋默然無聲,前些日子王春萍追著他滿村跑的事情又浮上了心頭,這樣彪悍的婦人也是那么脆弱的。

  “這么晚了,你上哪兒去找人背她兒子。

  ”汪洋說。

  忽然,劉仙兒對他翻了個白眼,很是動人的朝他笑了笑。

  “原來你是要我背她兒子。

  ”汪洋郁悶的摸了摸鼻子,“你竟會找事我做。

  ”劉仙兒推了一把汪洋,紅嘟嘟的嘴巴一撇:“你不去,那我去了。

  ”汪洋也就是這么一說,他想到王春萍現在的情況,除了他,根本沒有人背她兒子。

  “我去啊,”汪洋笑嘻嘻的把臉湊到劉仙兒面前,摸了摸她的臉蛋說,“你不要生氣嘛!”汪洋在劉仙兒的身上又捏又掐,仿佛這婦人的皮膚上能掐出水來。

  劉仙兒把汪洋推開,嗔怒道:“你還不出去等著,難道等春萍嬸過來看到你在我家?”看著汪洋放開了她,劉仙兒撩了撩前額的發絲,極具少婦風情的朝他看了一眼,甜膩膩的說:“等你回來,我好好獎勵你。

  ”當王春萍抱著兒子來到劉仙兒家時,她左看右看,然后疑惑的問:“仙兒,你給我找的人呢?”這時,王春萍懷里的三毛劇烈的咳嗽了一聲,那小孩的臉蛋紅彤彤的,就像是剛烤過火爐一樣。

  王春萍趕緊抱住,憐愛的摸著小孩滾燙的臉蛋,只見那五歲大的兒子在她懷里翻了個身,嘴里模糊不清的咕噥:“媽媽……媽媽好熱。

  ”“媽媽馬上帶你找醫生,”王春萍臉上盡是作為母親的慈愛和焦灼,“三毛乖,先忍一忍啊。

  ”“人我已經幫你找來了。

  ”劉仙兒輕嘆著,手指了指陰影處站著的汪洋。

  王春萍循著淡淡月光,看到那張帶有些痞氣的臉龐時,心頭驀然一跳,驚訝的道:“是你?”汪洋早就料到王春萍會是這樣的反應,他'嘻嘻'笑出聲,從陰影里跳到王春萍面前,調侃道:“春萍嬸可莫要打我,今晚我可是要背三毛去看病的。

  ”王春萍一看到汪洋,她就想到那天小流氓的一句:“我幫你啊。

  ”再看到這小流氓還嬉皮笑臉的,頓時氣不打一處出,但是想到了還要汪洋幫忙,她強行忍住了怒氣。

  “天這么黑,你一個人行嗎?”王春萍謹慎的問道,雖然這小流氓體格健壯,但是夜晚的七里溝極為兇險,她不由得有些擔心。

  汪洋一臉的不在意,還以為是王春萍在關心自己,不由得像個英雄一樣挺起胸膛說:“為了春萍嬸,就是上刀山也沒什么的,更何況還只是翻一座山。

  ”“對了,春萍嬸,你從家里拿一只手電筒給我。

  ”汪洋看著王春萍懷中翻滾的厲害的三毛,說道,“再找來一只平常揀棉花的 簍子來。

  ”“咳……”三毛又咳嗽起來,小臉紅的像快滴出血來。

  “這些我家里都有,我去拿來。

  ”劉仙兒看到王春萍急得都快要哭出來,她趕忙進屋去找來了手電筒和簍子。

  汪洋把簍子系在身后,并讓王春萍把三毛輕輕放入簍子中,他聳了聳肩,打開手電筒發現電量充足后,對著王春萍和劉仙兒說:“春萍嬸、仙兒姐,我這就去了啊。

  ”王春萍拿出身上的八百塊錢和剛才借的五百,輕輕塞到汪洋的衣服兜里,這是她所有的積蓄了。

  “你……”王春萍看著汪洋走出院子,輕聲的喊住了他,“你路上小心點。

  ”對著二人笑了笑,汪洋背著三毛、打著手電筒就朝山上的方向走去。

  七里溝的山路又長又繞,像條大蛇一樣盤在山上,坑坑洼洼的路上布滿了荊棘,還有著許多從山上滾下來的碎石。

  汪洋打著手電筒在山路上一步步走著,他抬著頭看著才爬了一半的山,眼睛中有層淡淡的光芒閃過,忽然,汪洋覺得自己的視野變得更清楚了,連山上的歪脖子樹都看的一清二楚。

  胸口一熱,其中有熱流涌過,熱流化成朦朧的霧氣在眼睛周圍分布著,慢慢地、一點點滲入到眼球中去。

  汪洋知道這是幻心訣在起作用了,不由得大喜,索性關掉了手電筒,就這樣靠著超強的視力往山上走。

  “嗯……媽……”簍子里的三毛動了一下,“嗯……媽。

  ”“三毛,汪洋哥哥給你講個故事好吧。

  ”“不想聽,三毛好累,想睡覺。

  ”“千萬別睡覺,汪洋哥哥的故事可是很精彩的。

  ”“好吧,你講吧。

  ”三毛在簍子里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說。

  “從前,天上有個仙女,是王母娘娘最小的女兒,她長得那叫個貌美如花,嗯,就跟你仙兒阿姨一樣的漂亮………………”“她叫織女,還 做了牛郎的老婆,”三毛鄙夷地說,“我早聽過了。

  ”“是嗎?哈哈…………”耳邊“滴滴”的汽笛聲接連響起,一輛輛汽車噴著尾氣在柏油路上飛馳而過。

  汪洋背著三毛走在路邊,看著腳下濺起的淡淡灰塵,心想,終于是到了鎮上。

  “快到了,馬上到醫院了。

  ”汪洋對三毛說道,“你是不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汽車啊。

  ”“……”三毛沒有說話,這小孩子燒得正厲害。

  汪洋的體質非比尋常,得到幻心訣改造的他只用了二十分鐘就翻過了大山,連等公車算在一起,來到這甘河鎮他共用了半個小時。

  此時,應是晚上十點左右,但相比七里溝的夜深人靜,這里卻獨有著城鎮的喧鬧。

  汪洋順著柏油路一直走,看到前面有一條街道,街道邊有很多做生意的人,叫賣著“炒飯”“炒面”“臭豆腐”……“大叔你好!請問這最近的醫院在哪里啊?”汪洋攔住一個過路的中年人,禮貌的問道。

  “你往這條街道一直走,走到盡頭,那里就是醫院。

  ”汪洋向中年人道了謝,就背著三毛趕緊朝那里走。

  果然,走到街道盡頭的時候,那里一座掛著“萬春醫院”牌子的建筑正燈火通明。

  汪洋推開門,里面大廳里坐著好幾個病人,他把三毛從簍子里抱出來,走到前臺問:“這小孩發高燒,你們趕緊救救他。

  ”坐在前臺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 女人,她看了眼臉色通紅的三毛,然后用手去摸了下額頭,嚇了一跳道:“怎么這么燙?不是普通的高燒吧!”汪洋在劉仙兒床底聽到王春萍說的話了,他撓了撓腦袋,說:“好像是手足口病。

  ”一聽是“手足口病”,那女人臉色一下子變了,她捂著鼻子,離得汪洋很遠,指了指二樓說:“你去那邊,那是傳染科。

  ”汪洋斜著眼睛,嘴角一翹,當時就有火氣從心里冒出,但又想到今天大老遠來這的目的后,長長呼了口氣。

  “馬勒戈壁的'醫者父母心'。

  ”汪洋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女人,心里罵罵咧咧地朝二樓走去。

  看到走廊上掛著“傳染科”牌子的房間,汪洋推開門直接就進去了。

  里面只有一個年輕女孩在看病,一個中年醫生正撬開女孩的嘴巴,拿著放大鏡伸進她的嘴里,邊看邊說:“除了舌苔白膩以外,并沒有任何癥狀啊!你就別擔心了,那種病的機率很小的。

  ”中年人正說著話,看到汪洋抱著個小孩就沖進來,他有些怒了,生氣的皺了皺眉毛道:“你哪里來的,不懂得敲門嗎?”面對中年醫生的質問,汪洋撇了撇嘴,他把三毛抱著,一屁股坐在了女孩身邊的一張椅子上說:“手足口病,怎么辦?”中年醫生聽了,神色倒沒有什么變化,伸手摸了摸三毛的額頭,過一會,又翻開他的眼皮看了下,慢悠悠的說:“嗯,是典型的手足口病,去打一針,然(極品少婦的誘惑)后開點中藥煎著吃就好了。

  ”說完,中年人拿出筆,“唰唰”的在白紙上寫了一些字,筆尖重重一頓,把寫好的藥方遞給了汪洋。

  “你按這張紙上寫的去藥房抓藥,”中年醫生淡淡的說,“早晚各煎一次,煎藥的時候注意別煮干了。

  ”中年醫生雖然惱怒汪洋貿然沖進來,但是還是很耐心的跟他講了下煎藥的注意事項。

  “噢!”汪洋接過藥方,瞅了瞅上面龍飛鳳舞的字,卻一個也看不懂。

  他頗為頭疼地晃了晃腦袋,把藥方塞在兜里放好,然后起身把房門帶好,抱著三毛就往藥房去了。

  藥方前排著很長的一條隊,這么晚了,還有許多人在排隊抓藥,足以說明病人是有多么多。

  到了汪洋抓藥的時候,汪洋一手抱住三毛,一手把藥方伸到窗口里。

  “一共一千零四十八塊錢。

  ”窗口里的女人頭也沒有抬,淡淡的說道。

  “多少?”汪洋不敢相信的問道,“要不要這么坑人啊!”“吊水三百零八,中藥八百塊。

  ”女人伸出手,語氣極不耐煩的說道,“聽清楚了就交錢吧!”還好王春萍給了汪洋一千三百塊錢,他心里雖然不爽,但還是從荷包里掏出皺巴巴的一疊錢,一張張地數出了一千一百塊遞給窗口里伸出來的手。

  女人收了錢之后,從貨架上拿出一大瓶、兩小瓶點滴和一大袋子中藥,用塑料袋裝好好遞給汪洋,并淡淡地說:“拿這藥到點滴室掛水吧。

  ”汪洋看著一千多塊錢就買來這一袋子 東西,心里有些郁悶。

  但是三毛的病不能耽擱了,想到這些,汪洋抱著藥瓶就往點滴室跑。

    “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我剛才上了個廁所,發現我。

  發現我下面好多干掉的血跡,而且還有。

  還有痛感,  是不是對了做了什么?你。

  你就是流氓一個,我要報警抓你!”  靠,李文龍暗罵一聲,如果真要是為這事被抓進了局子,那可真是六月下大雪,千古奇冤了,你下面有點血跡就賴我,我能做什么?再說了,就算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會有血跡,女人的第一次才會流血呢!  “你是原裝?”李文龍脫口而出,睜大眼睛看著 林雪梅

    “不行嗎?”林雪梅俏麗的小臉漲得通紅。

    “那你包包里帶杜蕾斯干什么?”李文龍傻傻的問到。

    “用你管”林雪梅臉幾乎變成了豬肝“你說,到底你對我做了什么?”  “啥也沒做”李文龍自是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你等著,有你好看的。

  ”林雪梅咬牙切齒的拉開衛生間的門回到床邊。

    “ 林總

  別。

  ”李文龍一個箭步沖到林雪梅身邊奪下了林雪梅剛剛在包里掏出來的手機。

    “怎么?怕了?”林雪梅冷笑著說到“做的時候你怎么不知道怕啊?”  “林總,我不是怕了。

  ”李文龍一本正經的說到。

    “不怕你奪我的手機干什么?”林雪梅繼續冷笑“有本事你讓我報警”  “林總,您報警我不反對,只是在您報警前我想說幾句話”李文龍這次是真的火了,自己今天出門真的應該看看黃歷的,平白無故的就惹了這么一身騷,這也太點背了吧!  林雪梅扭過頭去不看李文龍,只是沒有堅持去搶奪手機。

    “我承認,您長得是漂亮,如果說對您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是,我還沒有混到對自己領導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您說您下面有血跡,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以性命擔保,我絕對沒有對你做過任何違背倫理道義的事情,或許是我在擦拭您的的時候有點用力過猛,也可能是由別的原因。

  ”  李文龍本來想說是不是來事了,看了看林雪梅漲得發紫的臉,把這后面的話咽回到肚子里“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手機給您,要不要報警您看著辦吧!”  說著話,李文龍把手機扔到病床上,頭也不回的出了病房,留下林雪梅獨自在那里發呆。

    “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林雪梅自言自語到“自己確實沒有感覺到有什么異樣,不都是說女人的第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然后一兩天都走路不正常嗎?看來自己還真的錯怪他了,不過,他看到了我光的樣子,這筆賬一定要算回來。

  ”  唉,女人啊!真的是一種是奇怪的動物,人家又不是故意看你的,卻還把這筆賬記到人家頭上,你說這還有沒有天理了?也怪不得正在廁所里吸煙的李文龍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感情是有人要算計他。

    剛剛把煙屁扔掉,兜里的手機卻是唱起了歌,掏出手機一看,李文龍的眉頭皺了起來。

      “林總,有何吩咐?”李文龍不情愿的接起來,剛才他已經打定主意了,抽完這根煙,然后過去告個辭,直接打道回府,這邊的事誰愛管誰管,至于這開車的活,自己也不干了,這伺候人都能伺候出事來,以后別想有好日子過了,還不如早點放手呢!  “你到病房里來一下。

  ”林雪梅的聲音溫柔了許多,雖然還帶著不容置疑的冰冷。

    “林總,有什么話就在電話說吧!”李文龍不客氣的說到“如果是警  察一會過來抓我,您告訴他們,我就在醫院門口等著,如果不是這件事,對不起,我正想跟您說一聲,我這就開車回單位跟沈主任匯報,估計沈主任會給您派新司機過來的。

  ”  “還在生氣呢?”林雪梅的話軟了幾分。

    “我可不敢生您的氣。

  ”李文龍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做人,要有骨氣,絕對不能向漂亮女人低頭。

    李文龍暗暗的鼓勵自己,只是,這腳步卻不由自主了挪到了病房門口。

    正思量著怎么辦呢,病房門打開了,露出那張足以撼動泰山的臉:“小李,得麻煩你回咱們縣一趟。

  ”  這話柔聲細語的,聽得李文龍的骨頭都酥了。

    只是,這面子上一時半會兒還抹不開,所以,李文龍站在那里一動也沒動。

    “這是我家的鑰匙,我住在明珠花園的棟三單元六樓西戶,你回去幫我拿幾套換洗的衣服,剛才醫生過來了,說是我還需要住上幾天,這沒有換洗的衣服怎么行?”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就是一個小女人:“另外,你再幫我拿毛巾牙刷洗面奶。

  ”  林雪梅說了一大堆,聽得李文龍腦袋都大了:這是住院,又不是搬家,用得著這么興師動眾嗎?  “等等林總,這個我得找紙筆記一下,咱腦子可沒這么好使”李文龍趕緊制止林雪梅說下去“林總,您給家人打個電話,讓他們準備好,我回去直接拿來不就行了?”  “我是一個人住的。

  ”說這話的時候,林雪梅的聲音壓得很低。

    哇靠,單身原裝美@女,李文龍抑制不住的一陣激動,不過,馬上又把這份激動壓回到了心底,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副總,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車夫,這天壤之別的差距怎么可能。

    “我剛才簡單的寫了一下,你照這個回家去拿就行。

  ”原來林雪梅早有準備,回身把自己寫好的一張字條拿到李文龍面前。

    “林總,要不您一塊回去得了。

  ”李文龍看看字條上的東西,好多都是女孩子的隱私品,這……這讓自己如何下手?  “醫生不讓走,就麻煩你跑一趟吧!”林雪梅也是無奈之舉,如果醫生允許,她能讓李文龍動手拿自己的小褲褲嗎?  “那行吧!”李文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心中卻是有股冒血的沖動,這美女的閨房究竟是個什么樣子的,李文龍還真想仔細的看看,或許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股窺視欲吧!  驅車上高速,只用了半小時不到的時間,李文龍便回到了縣城,用林雪梅的話講,最好不要再回單位,以免有人問起來不好說話。

    遵照林雪梅的安排,李文龍直接去了林雪梅的家里。

    打開防盜門,李文龍揣著那顆砰砰直跳的心步入了林雪梅的閨房,原木色的地板,淺黃色的墻壁,淡藍色的沙發,處處透著恬靜與溫馨,推開臥室的門,李文龍的手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甚至想象出了林雪梅睡在這床上的場景。

    無名之火開始在體內燃燒,努力的壓制了一下,李文龍開始著手準備林雪梅需要的東西,當觸碰到林雪梅小褲褲的時候,李文龍那不爭氣的東西噌的一下打起了立正,聯想到這個白色的東東包裹住的應該是什么地方,李文龍竟沒來由的產生了嫉妒心理,暗想如果換做是自己該有多好。

    了一陣子,李文龍終于收拾全了林雪梅想要的東西,看看時間,竟然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因為林雪梅說過今天晚上不用趕回去,在外面隨便吃了點東西,李文龍回了自己的出租房,由于父母都在農村,李文龍上班之前就托叔叔給找了一個住處,顧及到李文龍剛剛有收入,叔叔便給他找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偏僻的小區,好在李文龍并不在乎這個,只要是住的舒服就行了。

    打開電腦,李文龍胡亂瀏覽了一下縣里的貼吧,  看過幾條帖子之后,李文龍第一次不知道該干些什么了,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 影子,冰冷的表情,雪白的肌膚,還有自己不小心的看到的女人最為隱私的部位,聯想到這個,李文龍無法淡定了,起身點上一支煙在屋子里挪了起來,有好幾次他甚至有下樓返回醫院的沖動,最終,他還是拿上一件東西鉆進了衛生間。

    一切歸于平靜,當看到林雪梅衣服上那一團自己遺留下的污漬之后,李文龍渾身上下一下子變得冰冷,手忙腳亂扔進洗手盆里開始使勁的揉搓,搓洗了不知道多少遍,這才又拿出熨斗熨燙起來。

    明天一早就得走,這么一夜的時間,如果不熨燙一下,李文龍不敢保證它能干好,如果干不好,怎么跟林雪梅交代?  躺到床上,李文龍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卻又夢到跟林雪梅糾纏在一起,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弄臟了床單。

    起身到衛生間收拾了一下,李文龍頹廢的坐回到床上,自己這是怎么了?為什么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雖然至今還沒有觸碰過雌性的身體,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李文龍卻是很少發生的,偶爾弄臟床單也全是沒有目的的,不像今天,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難道自己真的被林雪梅深深地迷住了,又或者是,冥冥中注定要與她發生點什么?  到陽臺上把昨天晚上林雪梅的那小褲褲收起塞進包里,李文龍鎖上門下了樓。

    直到坐進車里,李文龍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作為一名資深司機,李文龍深知這個狀態下開車的危害,深吸兩口氣努力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李文龍這才發動車子系上安全帶駕駛著車子駛離了小區。

    由于時間還早,路上并沒有多少行人,這正是李文龍想要的結果,在縣城里,這帕薩特太扎眼,因為能擁有這車的大部分都是有頭有腦的,林雪梅曾經說過最好不要被別人發現,所以,李文龍專揀了一條小路準備駛出縣城。

     沒想到,越是怕什么越是來什么,車子離開縣城到了國道上,李文龍的心情也是剛剛放松下來,沒想到,一輛再熟悉不過的車子映入了他的眼簾。

    要說這車子也沒什么特殊之處,也不過就是一輛的帕薩特,但是,最讓李文龍感到頭痛的卻是那車牌號,跟自己這輛車子的車牌號只差了一個數字,自己車子的尾號是2,對方的尾號是1,很顯然,這是豪嘉集團寶東縣分公司一把手的車子。

    踩油門的腳不自覺的抬了抬,車子慢了下來,沒想到,前面的車子早就發現了他,直接打了右轉向靠邊停車了。

    沒辦法,李文龍硬著頭皮開了上去。

    兩輛車子并排著停下,對方車子里露出一個油光光的腦袋,雖然兩個人之間還隔著有兩三米,對方那刺鼻的發膠味卻是結結實實的傳進了李文龍的鼻子里。

    心底隨時一陣不屑,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的:“鵬哥,你這是去哪?”  “是小李啊!”魏大鵬透過打開的副駕駛玻璃朝后面看了看,并沒有看到那攝人心魂的身影“我出門辦點事,你這是跟著林總出差?”  “嗯,啊!”李文龍含含糊糊的答道。

    “林總早啊!”沒想到這魏大鵬還扯著脖子喊上了。

    李文龍一陣心驚,這可怎么辦?林雪梅并沒有在車上,對方這一喊豈不是露了餡了?大腦高速運轉,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噓……”李文龍豎起右手食指湊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指了指后面,張嘴做出了“睡著了”三個字的口形。

    “擦,不愿搭理我就散。

  ”魏大鵬嘟囔道,也不再理會李文龍,右腳猛勁一踩,車子忽的一下竄了出去,只留給李文龍一陣灰塵。

    手忙腳亂的升起副駕駛的座位,李文龍呸呸了兩口,早就聽說這個魏大鵬仗著有一把(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手在后面給他撐腰在公司橫行霸道了,沒想到這自身素質還真不怎么樣,這一下自己得好好的清理一下內飾了。

    掛上前進擋,李文龍穩穩地起步重又向前駛去,同樣的車子,要是真想攆的話,李文龍自籌魏大鵬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現在的李文龍早已經沒有了那爭強好勝之心,因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那還是當年跟著師首長的時候,單位上組隊外出學習,李文龍開的一號車當之無愧的打頭陣,后面跟著政委的車子,在高速路上,兩輛車一直勻速前進,因為不經意間跟了前面的一輛好車,李文龍不知不覺間把速度提上去了,原本跑一百一的竟然跑到了一百六,也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車子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此時的李文龍已經沒有辦法把車子用正常的方式停下來,只能一腳悶住剎車的同時咬咬牙把車子開到了護欄之上。

    只一次,李文龍便長了記性,所以,現在的他開車只求穩不求快,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已經沒有了爭強好勝之心。

    “林總,您吃早餐了嗎?”四十幾分鐘后,李文龍出現在了林雪梅的病房里,相對于昨天而言,今天的林雪梅顯然是恢復了不少,臉上有了些許的紅暈,雖然那表情依然很冷。

    “吃過了”林雪梅淡淡的說到“我讓你拿的東西都帶來了沒有?”  “帶了,都在這里”李文龍把手中的背包遞過去。

    “行了,你先出去吧!”接過背包,林雪梅直接就給李文龍下了逐客令,昨天淋了雨,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這澡也沒撈著洗,對一向愛干凈的林雪梅來說,這是最不能容忍的,再過一個小時就到了輸液的時間了,自己必須趁著這一個小時的時間洗洗澡換換衣服。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