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口爆 的 感覺

口爆 的 感覺


兩人走在地板上面, 杰克遜站在 王雅的身后,俯視前面的巨峰,完全展露在自己面前,下體時不時的觸碰到臀部,圓潤豐滿,肉乎乎的具有彈性,讓杰克遜的心中有點火大! 褲襠高高翹起,頂在王雅的雙臀之間,甚至有些部分已經深深陷進緊身衣里面, 前面的王雅感覺到自己臀部仿佛有個巨大的 東西,橫沖直撞的的就要進入自己的 身體,若不是一層薄薄的布擋著的話,恐怕就真的進來了! 王雅這時才剛明白過來,為什么 陳艷有丈夫還天天跑來這健身房中,果然是有一手啊! 王雅也沒閑著,直接背過身子,跟著杰克遜面對面,一雙手輕輕撫摸著杰克遜的身體,從胸部慢慢朝著下面探索,到了關鍵部位之時,瞬間一愣,忍不住的朝著下面看去。


   陳艷離開健身房之后,王雅就悄悄在門口等待著杰克遜的到來,眼睛閃閃發光,仿佛孩童找到了一個好玩的玩具! 兩人趴在瑜伽墊上面,王雅身材苗條,前凸后翹,胸前的兇器更是讓人眼前一亮,兩人做著奇怪的姿勢,杰克遜趴在王雅的身上,身體緊緊依偎在一起,遠處看去,仿佛騎馬的姿勢,讓人遐想連篇。


   教練,我這樣的姿勢夠不夠標準!王雅感受到自己臀部上面有個火熱的巨獸不斷摩擦自己的身體,拋媚眼,嬌羞羞 說到


   王雅說完之后還抖動自己的臀部,上下來回動彈,杰克遜感受到這個 女人的厲害,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嗯,不錯,不錯,只是你要的腰部不夠標準,我來幫幫你!杰克遜自然無法忍受一個女人居然在挑釁自己男人的威嚴,不等王雅拒絕,身體就慢慢壓迫在她身上,緊身褲下面的巨獸一點一點進入到翹臀的縫隙里面! 王雅的臉上 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睛里面卻充滿了興奮的感覺,身體不斷分泌出雌性激素,身體慢慢發熱,時不時的有股電流穿過身體,令她忍不住的呻吟兩聲。


   感受到王雅身體的反應,杰克遜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王雅有點堅持不下去了,翹臀上面那個熱熱的東西,在她背后一秒鐘對她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內心無時無刻不想著就地將杰克遜的緊身褲撕開,好好享受他那驚人之物帶來的爽感! 王雅原本身上穿著的是白色連衣裙,在陳艷離開之后,換成一身緊身衣,散落下來的波浪發,披在肩頭,身上的帶著一股淡淡芳香,讓杰克遜有一種征服世界的感覺。


   教練,不如我們找一個沒人的房間單獨練習把,這里人太多了有點不方便!王雅眼神迷離的 看著杰克遜,有氣無力說到。


   杰克遜聽到之后,心中大喜,連忙帶著王雅來到自己的專門休息室里面,直接撕開王雅貼在衣服上面的緊身衣,露出白皙的皮膚,胸前的兩個巨峰展露出來,赤裸的上身,激發杰克遜的欲望。


   啊!王雅還沒來及轉身,上半身的遮羞布就被杰克遜暴力撕開,嚇的她連忙捂著胸口,驚恐的看著杰克遜,哪里還有剛剛那副放蕩的模樣。


   看著杰克遜驚嚇的后退兩步,捂著櫻桃小嘴嘻嘻笑了起來,慢慢走到杰克遜的面前,慢慢趴下身子,扒開杰克遜的緊身褲,瞪大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巨形東西,一時間嚇到了! 若是她前夫的東西來比較的話,眼前這個巨根恐怕是自己那個死鬼前夫的兩倍,不,三倍。


   這么會這么大,難怪陳艷平時一副高冷模樣,原來好這一口啊!王雅慢慢用手觸碰, 想到前不久撞見的事情,冷笑道! 杰克遜可不會坐以待斃,見王雅在自己胯下居然還在想著別的事情,雙手直接把王雅從地上提到沙發上面,看著她赤裸的上身,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慢慢脫下她剩下的緊身褲。


   更令杰克遜驚訝的,王雅緊身褲下面居然一絲不掛,甚至連一條小小的內褲都沒有穿,大腿根部更是已經泛濫成河。


  忍不住用手去輕輕觸碰。


   啊,嗯。


  深一點,深一點。


  王雅閉上眼睛享受杰克遜的撫慰,媚聲道。


   真是太極品了,一碰就出水,騷氣倒是挺夠味道,但是對比陳艷還是差上那么一絲半點。


  杰克遜看著躺在自己懷中微微閉眼的王雅,心中暗想。


   撫摸著杰克遜身上健碩的肌肉,心中火熱,加上杰克遜的身高占據優勢,直接把王雅抱入懷中,雙手開始在王雅的身上游走! 兩人渾身赤裸的抱在一起,粗擴悶哼的聲音時不時的穿出,王雅看著某個巨無霸,小心翼翼的盤坐在杰克遜的身上,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嗯!怎么這么大,好痛!王雅感受自己下體帶來撕裂的感覺,忍不住說道。


   當真正結合在一起之后,王雅第一次感受到杰克遜的魅力所在,肉體在杰克遜的身上不斷搖擺,一次又一次的達到巔峰,王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升仙多少次。


   杰克遜已經憋了足夠久的時間,每天還要忍受王艷帶來的欲火無從發泄,眼前這個女人是個很好的發泄點。


   兩人足足在休息室里面呆了四個小時,到了最后,王雅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天堂,還是地獄,口中開始胡言亂語,癱在沙發上面抽搐,身體下面流出大量的白色液體,沾滿整張沙發。


   不愧是極品啊,差點就把我榨干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上手陳艷,我要讓她知道人生巔峰的感覺。


  嘿嘿!杰克遜看著被自己暴力輸出,已經無力動彈的王雅,得意說到。


   陳艷回到家之后,對待丈夫的態度十分冷漠,陳艷老公 張強也發現了一些陳艷的問題,半夜的時候總是喜歡跑到衛生間里面,過了好久的時間才出來。


   有次張強假裝睡著,偷偷摸摸在后面偷看,發現平時高冷的陳艷居然在衛生間里面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渾身赤裸著,手指不斷在下體抽動,眼睛微微閉起,發出叮嚀的呻吟聲, 真是個騷貨!張強在外面看著衛生間里面發生的事情,嘴角露出冷笑。


   第二天,杰克遜正在健身房當中教導自己的學生,突然外面一個男人對著自己招手,杰克遜指了指自己,那個男人點了點頭。


   杰克遜十分好奇的走了出去,聽到那個男人的自我介紹,杰克遜的背后瞬間汗毛豎起,連忙退后幾步! 我叫張強,是陳艷的丈夫,我聽說她最近總是在這邊健身,我來看看是什么人。


  !張強看著杰克遜笑著說到, 張強目光打量著杰克遜,身材倒是可以,游走到下半身的時候也是微微一愣,身為男人的他,看到緊身褲下面鼓起的大包,心中也是有點不敢相信! 你好,我是杰克遜,是陳艷小姐的私人教練,一般她來這里都是我負責教導她!杰克遜看著張強。


  笑著說到, 原本杰克遜還有點害怕,仔細一想,自己跟陳艷并未發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沒有必要害怕他,保持一副平常心態就好。


   誰知道張強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心神有些顫抖。


   等下吧,剛好今天沒什么事情就陪著陳艷過來上課,她等一會就到!張強在打量完杰克遜之后,心中有些傷自尊。


   兩人坐在椅子上面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過了十分鐘左右,陳艷就到了健身房里面,今天的陳艷跟以往有點不同,打扮的很是漂亮,一身紅色長裙,黑色高跟,進來之后,讓健身房里面不少男人都紛紛側目相望! 就連平日愛答不理的丈夫張強看到陳艷這一身打扮也是心頭一熱。


   陳艷看到杰克遜在一旁早早等著,嘴角上揚露出美麗微笑,看到旁邊一同坐著的人,陳艷的笑容慢慢消失,心中有些惶恐! 難道是他發現了嗎?陳艷不禁心中問自己。


   陳艷換完緊身衣從更衣室里面出來,完美的身材在緊身衣的襯托一下完美展現出來,就連張強都是眼前一亮! 兩人走進練習房間里面,擺出一些練習的姿勢,張強則是在外面等候,透過玻璃能夠看到里面的場景,杰克遜也不敢在毛手毛腳,規規矩矩的教導陳艷一些瑜伽姿勢。


   陳小姐,要不然我們在練習一下狗刨式吧,這個姿勢你似乎一直都沒有掌握好!杰克遜看著旁邊臉色紅潤的陳艷提醒說到。


   陳艷咬著嘴唇點了點頭,擺出一個自己看了都羞愧的姿勢,而杰克遜居然還在后面按住自己的腰部,下體的熱量在自己翹臀上面摩擦。


  讓陳艷嚇的不敢亂動,生怕在外面觀看的丈夫發現什么不妥。


   教練,別這樣,我丈夫還在外面。


  陳艷趴在地上,感受到翹臀上面帶來的爽感,連忙低頭說到。


   杰克遜可不管她丈夫在不在外面,不斷上下摩擦,剛好外面有玻璃的那個方向,看到不到他在做什么,剛好能看到一個上半身,一本正經的在教導陳艷一些學習的方法。


   在外面的張強自然也沒有發現什么不妥的地方,看著他們的姿勢感覺是有點曖昧,但是轉頭看其余幾個房間皆是如此,心中的疑惑便慢慢消失。


   沒事,他看不到的!杰克遜趴在陳艷的耳邊輕聲說到,身體卻在陳艷的背后不斷摩擦,這讓陳艷身體奇癢無比,身體不斷分泌出雌性激素,甚至連緊身褲下面都出現一灘印跡。


   兩人始終都沒有踏出最后一步,雖然陳艷有些慶幸,同樣有點失落,每天面對這樣一個巨無霸,卻不能享受他帶來的快感,真是一種折磨。


   杰克遜慢慢變的過分起來,左手在攙扶著陳艷做出一個高難度的動作,右手卻在背后不斷撫摸著陳艷的身體,陳艷羞紅著臉,咬著牙,爭取讓自己不發出任何呻吟聲。


   陳艷對自己這么敏感的身體很是懊惱,自己丈夫就在門外,自己居然在屋子里面做出這樣令人羞恥的事情,自己的身體居然還有快感,真是太淫蕩了。


   嗯。


  啊!教練,我堅持不住了!陳艷感受到一個粗壯的東西隔著衣服想要進入到自己身體,連忙大聲叫道,癱倒在杰克遜的身上。


   外面的張強看到自己老婆倒了,連忙進來查看,陳艷看到張強進來,連忙緊閉雙腿,以免自己已經完全濕潤的下體被自己丈夫看到。


   旁邊的杰克遜心中也是樂開了花,在別人丈夫面前搞老婆,這還是杰克遜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心中莫名有些得意。


   沒什么事情吧,教練,我們今天就先休息一下,我帶她回家吧!張強看著癱倒在杰克遜懷中的陳艷,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從杰克遜手中接過自己老婆,帶她來到更衣室里面。


   陳艷對于今天張強對待自己的態度十分疑惑,甚至還來到健身房里面專門陪伴自己。


  以往都是對自己一副十分冷漠的樣子。


   就在陳艷好奇張強為什么對自己一百八十度大反轉的時候,張強突然從背后抱住陳艷,雙手在她的高峰上面游走,親吻她的后背,雙手慢慢朝著她身體的大腿根部摸去。


   不得不說,陳艷今天的這幅出場方式讓身為丈夫的張強臉上十分有光,一想到那些男人心中想的女神,就在自己胯下呻吟,張強的心中就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吆,下面都已經濕透了,看來你的身體還是這么敏感啊!張強把右手從陳艷的大腿根部抽出,手中上面還殘留些許銀絲,故意放在陳艷的鼻子旁邊,猥瑣說到。


   不等陳艷拒絕,張強就直接把陳艷身上的緊身衣全部扒掉,看著赤裸的陳艷,專門讓她穿上的黑色高跟鞋,心中欲望大起。


   陳艷也沒有拒絕,只是被動接受著張強的侵犯,表情十分冷漠,甚至眼睛里面都沒有一絲快感可言,不是陳艷性冷淡,而是張強的那個家伙實在是太弱了,加上陳艷已經見識過杰克遜那個更加威猛的武器,這個東西跟那個東西相之比較,小巫見大巫! 三五分鐘之后,隨著張強的一聲悶哼,身體的精華噴射而出,趴在陳艷的身上大口呼吸,陳艷的嘴角露出冷笑。


   哼!真是個鐵廢物,我都沒有感覺,自己倒是累的不輕,還不如我自己解決呢!陳艷赤裸著身體,坐在張強的對面,帶著嘲諷的笑容看著累癱的張強,心中暗道。


   張強慢慢穿上衣服,看著陳艷身上紅色的傷痕,露出得意的笑容,之后,直接獨自離開,哪里還有剛剛那副溫柔體貼的模樣。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還沒有穿衣服的陳艷連忙躲在門后面,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嗯?陳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剛剛看到你丈夫離開,我還以為你也跟著離開了!杰克遜轉頭看到門后面的陳艷,赤裸著身體,完美的身材展現在自己面前,下意識的咽了口水。


   陳艷看到是杰克遜進來,也沒有在遮掩自己的身體,直接走到沙發上面坐著,玩弄手指頭,也不知道此時在想什么。


   杰克遜心中有點不安,此時陳艷的狀態對他來說十分不好,從地上撿起一個毛巾輕輕披在陳艷赤裸誘人的身體上面。


   教練,你是非洲人?你們那邊是什么樣子的!陳艷突然開口詢問到。


   這個問題讓杰克遜一愣,非洲是什么樣子的,非洲雖然是第二世界,但是常年戰爭不斷,甚至文明都有些落后,這也是杰克遜努力讀書,就算是在這里當上一個小小健身房教練也不愿回去的地方! 我在一個富裕的家庭出生,從小就很聽話,但是三年前,我因為張強的緣故,跟我家里人鬧翻了,當時他們那么堅持的阻攔我,現在我似乎有點后悔了!陳艷不等杰克遜回答,輕輕說到,語氣當中透露著后悔。


   陳小姐,你們國家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天堂,不是經常有人說,一個人的出現必定會教會一些東西,這句話嗎?應該樂觀一點!杰克遜沉默一下看著陳艷笑著說到。


   說完之后,。


  陳艷的臉上也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突然從沙發上面站起來,赤裸的身體就展現在杰克遜的眼前,杰克遜咽了咽口水,抬頭望去,陳艷直接來到他面前,胸前的巨峰,直接來到他的面前。


   我知道你一直對我有意思,但是我比較守舊,只要你別做最后一步,今天我就讓你看個夠!陳艷看著杰克遜色瞇瞇的眼睛,剛開始的不快早就拋之腦后。


   陳艷剛剛說完,杰克遜一把拉過陳艷,壓(秦檜兒子怎么死的)在她的身上,撫摸她的身體,即便經過剛剛跟張強的纏綿分泌出來的液體早就消失。


   陳艷感受著杰克遜的撫摸,閉上眼睛享受,杰克遜主動脫掉自己的緊身褲,露出自己讓男人看了都羨慕的巨蛇,不斷摩擦陳艷的下體。


   陳小姐,我來好好伺候你吧!杰克遜看著微閉雙眼的陳艷,邪魅一笑。


   杰克遜扶著自己的兄弟,慢慢在陳艷的翹臀上面摩擦,時不時的進去一點,杰克遜才沒有打算聽從陳艷的話,什么守舊的人,若是真的守舊就不會光著身子讓自己撫摸了,欺負自己不懂華夏文化? 這個女人謊話說起來一套一套的,不過還好,身體還算誠實!太緊了!杰克遜感受陳艷柔軟火熱的地方慢慢包裹自己的巨龍,倒吸一口冷氣。


   陳艷感受到自己下面正在被一個巨形的東西入侵,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連忙推開杰克遜。


   不行,你的太大了,放進去的話,我的可能會壞的!陳艷看著杰克遜的大兄弟,連忙搖頭說到。


   杰克遜的臉上露出失望的神情,陳艷看到之后心中有些愧疚,于是咬牙答應杰克遜自己幫他打飛機。


   快點把!杰克遜滿不在乎說到。


   杰克遜聽到陳艷愿意這么幫助自己,心中早已樂開了花,自己的兄弟自己知道,就算是今天陳艷累死,恐怕都很難用手解決自己的。


  除非加上別的地方。


   坐在沙發上面,陳艷用手已經抽動了半個多鐘頭了,誰知道杰克遜的巨龍絲毫沒有任何變化,除了紅潤一下之后,似乎并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實在不行的話,你就用下別的地方吧!杰克遜看著陳艷也是蠻辛苦的,在旁邊指著自己的嘴巴提醒到。


   陳艷原本有些疑惑,看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心中瞬間明白過來,原來這個家伙都已經想的這么遠了,心中遲疑一下,點了點頭。


   突然之間,杰克遜有種酥酥麻麻,溫溫熱熱,甚至有點癢癢的感覺,時不時還有一個柔軟的東西不斷摩擦自己的敏感處,杰克遜倒吸一口冷氣。


   嗚嗚嗚嗚!陳艷只能吞進去一點點,實在是因為這個東西實在是太過于巨大,櫻桃小嘴很難將它放下。


  而且這個東西進入嘴巴之后還在不斷變大。


   陳艷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自己的嘴巴還有舌頭都已經麻木了,突然,這個東西不斷漲大,陳艷知道是什么情況,沒等反應過來,巨龍在自己嘴巴里面不斷涌動,白色的液體從陳艷嘴巴當中流下! 杰克遜看到陳艷這幅狼狽的樣子,心中十分開心,陳艷幽怨的瞪了一眼杰克遜,連忙跑到衛生間里面沖涮自己的嘴巴。


  嘴巴里面一股怪怪的味道。


   即便是陳艷結婚三年之久的丈夫都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甚至連用嘴巴或者手的時候都沒有,杰克遜還是第一個。


   行吧,就算是今天沒得手,也算是進展不錯了。


  下次,嘿嘿!杰克遜看著陳艷的背影,臉上露出淫穢的笑容。


   陳艷從健身房回家之后,張強早早呆在家中,最近張強給陳艷的感覺十分奇怪,陳艷知道張強外面有女人,卻當作什么都沒發生。


   回來了,對了,我要跟你說件事情,我想用了我們的錢做了一筆投資,聽說利潤挺大,是朋友介紹的!張強看著陳艷笑著說到。


   不可能!天上哪有這樣的好處!陳艷聽完之后,果斷拒絕! 我已經給了!張強看著陳艷冷冷說到,眼睛里面的冰冷讓陳艷感受恐懼! 陳艷聽完之后并沒有說什么,提起自己的挎包走出家門,心中有些蒼涼,身為部門經理的她怎么會不明白,這都是婚前轉移財產的套路罷了! 喂,你好,我是陳艷的丈夫,張強,明天中午我請你吃飯,務必要到!張強拿起手機撥打一個號碼,之后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杰克遜接到張強電話之后感覺有點莫名其妙,這個張強到底想要做什么?今天到健身房,明天又要請自己吃飯,不會是真的發現什么了吧!杰克遜的心中還真有點懷疑。


   杰克遜突然之間接到張強的邀請進餐,心中十分詫異,不禁暗想,莫非是自己在健身房露出什么破綻了?,海女是陳艷坦白了! 真是奇怪,黃鼠狼給雞拜年,肯定沒安好心!杰克遜掛掉電話之后,皺眉說到。


   陳艷與張強兩人雖然同床,心中所想卻不相同,在健身房里面的風雨纏綿之后,張強對待陳艷的態度又變的冷淡起來。


   張強之所以在健身房里面對陳艷的產生強烈的興趣,完全是因為健身房里面所有的男人在那一瞬間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陳艷身上,讓他有一種征服他們心中美人的欲念。


   陳艷看著自己身旁的張強傳出輕微呼嚕聲,轉身看著自己以前迷戀的男人,才短短兩三年的時間,就開始對自己沒了興趣,心中滿是后悔!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陳艷冷冷說到,說完之后,腦海里面突然冒出一個熟悉黝黑的面孔,還有健身的肌肉,以及有著一個令自己驚嘆的神物,心中又開始有些期待明天與杰克遜的在此相見! 原本的陳艷已經洗好身體,在床上躺著,想到杰克遜的時候,身體突然有點燥熱,身旁的這個男人完全不用指望,因為在陳艷眼中,他連自己的手指頭都不如,想讓他滿足自己,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陳艷從床上輕輕走下床,慢慢俯下身子,從床底下拿出一個精美的禮盒,抱著禮盒走向衛生間里面,輕輕關上門,小心翼翼的打開禮盒,拿出一個巨形粉紅色棍狀物體,打開開關,在自己手上不斷搖擺起來。


   滋滋滋!看著自己手上這個粉紅色棍狀物體,陳艷的臉就有些滾燙,身體更是燥熱,心中有些期待這個東西的作用! 真是沒想到,王雅這個騷妮子,居然送我這么一個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用過的!不管了!陳艷的下體不斷流出液體,腦海里面全是杰克遜下體的模樣,還有下午在健身房里面發生的事情,輕輕把這個東西放進自己的身體。


   陳艷打開一級開關,粉紅色棍狀物體只是在下面輕輕抽動起來,陳艷感覺一下,似乎跟自己感受杰克遜的時候有著天差地別,大小差不多,只是那種真實的感覺,還是不夠真切。


   要不然,打開三級開關試一下。


  陳艷看著上面紅色的按鈕,心中有些期待,輕輕按下去。


   撕!按完之后,陳艷立馬倒吸一口冷氣,下面傳出滋滋的聲音,嗡嗡的聲音不斷響起,陳艷大腿根部早就是一灘水漬,完全濕透,有些濺射到地上。


   隨著東西的不斷抽動,這種觸電一般的感覺也只是維持一小會的時間,陳艷看著粉色巨物,輕輕拿出自己的身體,上面的液體成絲狀,拉扯著。


   雖然陳艷還想要這樣觸電的感覺,但害怕自己一個沒忍住叫出聲音,被張強發現的話,自己在他面前就顏面盡失,清洗自己身體,躺在床上,很快進入夢鄉。


   第二天,杰克遜來到一個西餐廳里面,看到張強早早坐在哪里等著自己,陳艷卻沒有跟在他身邊,這樣杰克遜有些疑惑張強找自己的目的! 你好,張先生,不知道你找我過來是有什么事情?杰克遜坐在張強的對面,有些疑惑問到。


   張強沒有說話,打量了一下杰克遜,不知道想到什么,臉上突然露出笑容,杰克遜的眼神慢慢變的警惕起來。


   高揚雖然看到陳秀琴的身子心里很激動,但是他到現在還是沒有弄清楚這女人到底是哪里不舒服,這個問題要是搞不清楚,他這心里根本沒底(豁達大度)。


    陳秀琴一聽,面露難色,語氣竟然有了一絲絲哀求的意思,“ 小揚,嬸子也想站起來啊,但是一動身子那 地兒就疼的很,你還是想想辦法趕緊給嬸子弄出來吧?”  聽陳秀琴這么一說,高揚抓住了幾個關鍵詞,那地兒,疼,弄出來。


    高揚雖然身體孱弱,但是腦子卻是很好使,從這三個關鍵詞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絲線索。


    難道說琴 嬸兒把什么東西弄進去了?  想到這里,高揚低頭看了一眼,但是因為之前琴嬸兒用力抓著小被子,以至于他僅僅只是掀開了一角。


    “琴嬸兒,你放心,張 半仙都跟我說了,我肯定能幫你弄好。


  ”  高揚這話說完,陳秀琴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兩只手這才緩緩松開,“小揚,雖然張半仙跟你說過了,但是有句話我還是要跟你重復一遍,這件事,你不要對任何人說,給我爛在肚子里,要不然的話……”  陳秀琴說著,眼神中露出一股子兇悍,仿佛一下子變成了平日里那個蠻橫霸道的 村文書老婆。


    高揚連忙點頭,陳秀琴的這句話讓他再度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這娘們估計是用什么東西自己搗鼓自己,然后弄在里面出不來了。


  那是半截已經被削了皮而且失去水分的老黃瓜,高揚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小揚,你可悠著點……”陳秀琴一想到自己做出來的荒唐事,她這臉不由自主的就紅了。


  張半仙那個老東西,騙老娘說城里人都用這玩意,好使得很,等小揚幫老娘弄出來,我回頭就要這老東西好看!雖然說已經經歷過人事,而且小孩都已經很大了,但是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特別是自己的晚輩面前,陳秀琴臉頰滾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這事兒她可不敢讓別人知道,這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恐怕要笑話自己一輩子。


  高揚伸手捏住被子,緩緩的掀開,他強忍住內心的沖動,雖然說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女人的身體,但是陳秀琴可是村文書的女人,是有身份的女人,看她的身體跟看自己表舅媽的身體,那感覺肯定不一樣。


  一想到這里,高揚立馬就有了反應。


  陳秀琴的個子不算高,最多也就一米六,但是因為嫁了個好老公,根本就不用下地干活,這皮膚不僅白皙還有光澤,村里那些村婦根本不能比。


  高揚越想,自己那地兒就越難受,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不過完全掀開被子之后,高揚有些傻了眼,只見陳秀琴用手捂著上面,而且下面還穿著一件黑色小褲,女人最有魅力的地方都被遮住了。


  你爺爺的,這是在逗我嗎?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是嘴上高揚可不敢讓陳秀琴把手拿開,但是他很快就有了更好的辦法。


  “琴嬸兒,你讓我幫忙,但是這隔著褲子咋弄,我看不見摸不著啊……”高揚本想讓陳秀琴先把小褲脫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陳秀琴突然遞過來一塊黑布條。


  “小揚,把眼睛蒙上,快點,要不然等會兒我家那口子就回來了。


  ”“琴嬸兒,我怕蒙住眼睛誤事啊,我又看不見……”“咋那么多廢話呢,讓你蒙你趕緊蒙!”陳秀琴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面對突然臉色一變的陳秀琴,高揚只好乖乖蒙上了眼睛,但是他可沒有服軟。


  你爺爺的,要我幫忙還吆五喝六的,你給我等著!高揚一想起村文書這一家在村上都是飛揚跋扈的主,這心里不由的生出一股子為民除害的念頭,反正陳秀琴這事她也不敢傳出去,那我就好好陪她玩玩!蒙上眼睛之后,高揚眼前一片漆黑,他只感受到有一只柔軟的手抓住了自己,然后把自己的手帶了過去。


  “感覺到了沒?”耳邊傳來陳秀琴平淡的聲音。


  “沒有,琴嬸兒,要不然你讓我把……”高揚本來想說讓陳秀琴把蒙住自己眼睛的布條拿開,但是這話還沒有說完,手指就感覺到一股異樣。


  原來,這就是女人啊,真他媽的舒服!這要是……可不得舒服上天了?怪不得村里人都說,男人就算是死女人的肚皮上,也是值得的。


  越想,高揚越是恩按耐不住。


  感覺到了。


  高揚這時候感覺到一個東西,他知道肯定是那飽受折磨的老黃瓜。


  “就是這個,快弄出來……”陳秀琴也感受到身體那東西動了一下,不由的輕哼一聲。


  這一聲哼,讓猝不及防的高揚渾身一顫,他立馬又重復了剛剛的動作。


  就那么幾下子,陳秀琴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小揚,你干嘛?趕緊住手,別弄了……”陳秀琴哪里想到高揚這小子的心思那么壞,完全不管自己受得了受不了,就這么折騰。


  “琴嬸兒,咋了,是不是弄疼你了,我也看不見,對不住了。


  ”高揚此時雖然看不見,但是他用腦子去想也能想象現在陳秀琴那嬌羞的樣子,越是這樣想,他就越是激動,手上的幅度更是加大了幾分。


  高揚不知道他這是差點要了陳秀琴的親命。


  “啊!”陳秀琴終于忍不住,痛的叫出聲來。


  高揚來不及興奮,手就被陳秀琴死死的扣住了。


  就在這時候,門外頭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媽,你怎么了?”張秀秀的聲音讓在場的兩人都屏住了呼吸,陳秀琴刮了高揚一眼,然后把他的手甩開,這才對門外應了一聲,“媽沒事,一會兒就好了。


  ”應付完張秀秀之后,陳秀琴又把手伸下去。


  做完這些陳秀琴穿好衣服,然后把蒙在高揚眼睛上的布條取了下來。


  “你小子膽子大的很啊,居然敢玩老娘,說,是不是張半仙讓你這么做的!”看著此時臉色陰沉的陳秀琴,高揚當即就蒙了,他沒有想到這女人臉色居然變得這么快,剛剛還舒服的直哼哼現在卻突然倒打一耙。


  “琴嬸兒,你說什么?剛剛,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去辦的。


  ”高揚雖然裝出一副很無辜而且很懼怕陳秀琴的樣子,但是心里面倒是暗爽,我就是膽子大,怎么了,只能讓你們在村上吆五喝六,難道就不能讓小爺我也舒服舒服?雖然懼怕陳秀琴,但是這種事情,他吃定陳秀琴不敢說,所以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在他表舅陳建民的眼里,甚至于在所有村民的眼里,高揚就是那種誰都可以欺負的主,但是沒有人知道,其實在高揚的心里,其實也是隱藏著一股血性。


  而這種血性,即使面對村里最蠻橫的陳秀琴,他也要爆發出來。


  陳秀琴在村上那是蠻橫慣了,還沒有人敢在她身上占過便宜,這高揚是第一個,而且還是一個占了便宜還賣乖的主。


  這種事情,以陳秀琴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忍,她一把揪住了高揚的耳朵,然后提起來就要去找張半仙問問,給自己找這么一個瘦竹竿過來,是不是存心想氣自己。


  高揚也沒有想到陳秀琴真的就動手了,但是陳秀琴畢竟是個女人,力氣有限,高揚一下子就掙脫開了。


  “反了你了……”陳秀琴沒有想到高揚居然還敢還手,剛想發作,突然視線就停在了高揚的那地兒。


  高揚洗的發白的短褲,此時好似一座山一樣,顯得尤為壯觀。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3130147.html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9901916.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689791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72819.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5591364.html
https://twretfgbvhj.weebly.com/507412.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5104676.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6316579.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513422.html
https://twlhkjiymhk.weebly.com/2164192.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