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www hey tiny dick com

www hey tiny dick com


據英國《每日郵報》12月13日報道,英國約克郡的一 女子因更年期后出現性交困難無法滿足 丈夫,只好勸他另尋他人。


  據悉,現年58歲的 伊萊恩和她的丈夫曾經有過很和諧的 生活,但事情在她更年期之后就變了。


  “一天晚上我感覺到非常可怕的痛感,就像我被刀子刺了一樣無法忍受。


  我只好把我丈夫推開,并說我再也不能享受 性愛了。


  ”伊萊恩說道。


  雖然 夫婦倆深愛著對方,但他們已經有四年沒有過性生活了。


  無奈,夫婦倆只好到一個名叫TheWeekTheWomanCame的組織求助。


  后來發現,伊萊恩 患上了陰道萎縮癥或 性冷淡


  該機構通過給夫婦倆制造一些親密行為來幫助他們,至今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他們已經找到了滿足對方的別的方法。


  英女子更年期后性冷淡勸丈夫另覓 性伴侶英女子更年期后性冷淡勸丈夫另覓性伴侶伊萊恩的醫生說:“性是一種奢侈品,因為在它出現問題后是很難修復的。


  人們對于這個問題不夠重視,但是當它真的出現問題的時候會影響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英國更年期協會的意向調查報告顯示,有45%的婦女會在更年期以后患上萎縮癥,70%的 女性表示她們更年期后性生活也都深受影響。


  本文來源:(環球網)延伸閱讀:老年人(瓶子塞下體小說)性愛應該注意五點   當我決定死心塌地 嫁給他,他這才告訴我, 他媽媽已故, 繼母非常年輕。


  但他的繼母還是讓我大為驚訝,竟然只比我大6歲。


  她長著一張小家碧玉的面孔,說話做事中規中矩的, 3個月以后,我才知道她那時已經 懷孕了


  我真有些氣急敗壞了!  我在南方的一座城市長大,父親早逝,家里很窮,精明能干的媽媽是我和妹妹的生活支柱和人生榜樣。


  從走進大學的第一天起,我就明白必須在學校的青年才俊中尋找自己的白馬王子。


  但是,身邊的同齡男人竟然沒有一位家境富裕的。


  臨近畢業的一個黃昏,我倚靠在公共汽車車門旁準備下車,突然看到一個男人拼命分開眾人向我擠過來。


  我認出他是高我兩屆的師哥 李斌


  他說看到我被擠得站都站不直,特意過來護住我。


  說實話,我很享受這種感覺,虛榮一點兒說吧,我恨不能自己是一位出身高貴處處受寵的公主呢。


  但生活使我明白自己不是公主,所以有一個就珍惜一個吧,我接受了他。


  并和他同居了。


  李斌老家雖然在一個小縣城,但是他在銀行工作,前景看好。


  我安慰自己:我不是一個虛榮 的人,只是在尋求一個可靠而愛我的男人,還有一點兒淡淡的感情。


  我和未來 婆婆同時懷孕了(2/2)  腹中小生命的意外出現,讓我決定死心塌地嫁給他。


  我們決定在結婚前去一趟他家。


  李斌這才告訴我,他媽媽已故。


  繼母非常年輕。


  我想,反正我們不和他繼母生活在一起,年輕與否與我何干。


    但他的繼母還是讓我大為驚訝,竟然只比我大6歲。


  她是個水準平平的裁縫,前夫不生育,還打她,所以她離了又再婚。


  她長著一張小家碧玉的面孔,說話做事中規中矩的,穿了件褪了色的小格棉布衫,還按婆婆的身份塞了2000元錢給我。


  我推了回去:見面禮就算了吧。


  等我們買房的時候幫一把就好了。


  李斌的父親和繼母很知趣。


  說積蓄只有6萬元錢,準備全給我們做買房的首付款。


    3個月以后,我才知道她那時已經懷孕了。


  我真有些氣急敗壞:怎么這么不要臉啊!老公都快50歲了,還生什么孩子呀I23歲 的我認為,女人坐月子理當是婆婆伺候的。


  她搶在我的前面生孩子,等我生孩子的時候她手上還抱著個小的,那我怎么辦?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晚上。


  平時不擅烹飪的我做足了準備工作。


  給沙發蓋上了一條柔軟的白毯,餐桌上擺了紫色的龍膽花,金色的咖喱飯旁還有紅色的果汁。


  李斌驚訝又滿足地享用了這一切,而后我亮出了底牌:斌斌,結婚后我們馬上也會有孩子的吧?孩子應該是婆婆帶的吧?可她卻要生孩子了,我們的孩子誰來帶呢?你爸爸比她大那么多,肯定走在她前頭,那時他們的孩子還小,豈不是要我們來負擔嗎?我們總要買套三室兩廳的 房子吧?將來要付房貸,要養孩子,如果還要管他們,我們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


  如果她一定要生,我就不能結這個婚。


    李斌往家打電話,他爸有些錯愕,說是妻子覺得沒有一個親生的孩子,他年紀又大,想要個孩子為自己養老,他也不好不同意啊!李斌捂住話筒,壓低了聲音:你光想自己,想沒想我怎么辦?費麗要跑了呀!這話將住了父親難道要讓兒子結不成婚?他們嘀嘀咕咕了許久,李斌回到房間的時候臉色不太好看:爸爸答應說服繼母。


  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聽到他爸爸同意了,我的心情出奇得好。


  第二天徑直去了美發店,剪了齊肩短發,是李斌最喜歡的發型。


  還逛了家具市場,到幾個新開的樓盤看了看樣板房。


  有一套臨河的房子我最中意,廳很大,透過落地大窗可以看到陽光溫柔地灑在水岸邊…  不過房價很貴,要57萬元。


    為了鞏固成果,第二天我親自給準公公打了電話。


  我叫爸爸叫得很甜,然后說:您老人家放心好了,李斌是很孝順的,我也是。


  我們一定給您養老,也會給新媽媽養老的,你們放心好了。


  陽光心情只維持了兩天。


  李斌父親打來電話說妻子不想打掉孩子,還對他說:這也是你的孩子,難道你也不容他嗎?他對兒子說,我沒辦法啊。


  &r(邊插邊做吃奶)dquo;  聽到這里,我臉都氣得變形了。


  當然,如果我堅持的話,李斌也會給他父親下最后通牒的——要兒子還是要那個不知將來如何的小崽,你隨便吧!但現在,他鐵青著一張臉,沒有安慰我。


  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臥底超模浮出 水面最后一名臥底超模終于露出水面!今晚,這名潛伏已久的臥底要把其他 姐妹父母請到現場來跟 姐妹們 團聚,這是她為姐妹做的最后一件事。


  獨自在外經歷各種 磨難的女孩兒們,見到許久 未見的父母,終于hold不住徹底 淚奔


   喝酒的時候,我就發現有兩個人一直對我抱有敵意,雖然他們沒做出出格的舉動,態度卻很不友好,讓我頓時就警惕起來,看起來我首先面對的第一困難,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內。


   很多人的失敗,并不是敵人太強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隨便選了一個房間,在第七層,這棟樓一共就八層,僅次于頂層。


   因為是爛尾樓,門窗都沒有安好, 小刀說了,看中哪個房間了,明天就去不遠處廢品收購站,花不了幾個錢,弄一扇二手的門,再弄點塑料紙當窗戶紙,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這么干的。


   喝多了,在爛尾樓里對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辭,走了,至少要和嵐姐、小清說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讓我說什么好哪!見到嵐姐辭職的時候,嵐姐追問我的去向,我就直說了,嵐姐頓時就生氣了,話都說得不利索了。


   嵐姐,我知道你擔心我,可這是我的選擇,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會讓那些人騎在我頭上欺負我,以后我不會再繼續懦弱下去了,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我從選擇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了。


   我已經下定決心,和過去的生活方式說再見了,盡管我還是我,卻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我。


   哎,你以為社會是這么好混的嗎?江河,夠厲害了吧?你看怎么樣?還不是被人捅進醫院去了?你就真的一點也不怕嗎?要是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嵐姐出面,江河不會難為你的。


  嵐姐勸我放棄。


   嵐姐,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說什么了,記得嵐姐,要是實在難了,就來找嵐姐。


  我看得出來,知道我要出去混社會之后,嵐姐的情緒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辭了,又來找小清做告別。


   對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復雜,朋友不像,戀人未滿,處于一種很奇妙的關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還沒等我說話,她就首先開始問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萬峰嚇跑阿強的手下,看你當時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離開了,也知道我勸不了你,只是沒想到你這么快就要走了。


  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


   對不起,我會回來看你的。


  扭頭,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沒有離開的勇氣了。


   我是一路跑出來的,渾渾噩噩的回到爛尾樓,我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只知道現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爛尾樓我選擇那套房子的時候,發現我用來擋門的板子沒了,就是屋里那個快爛掉的破床,也被人給踹散架了,讓我頓時想起昨晚喝酒的時候,那兩個始終對我抱有敵意的人。


   看來,要先立立威,否則他們真把我當做軟柿子了。


  從決定出來混的那一刻,我就決定不再懦弱,現在被人欺負到頭頂上了,當然不能就這么算了,一定要讓某些人長長記性才行。


   惱火,卻沒讓我失去理智,我這現在去找他們,不會有任何結果,很可能還會讓他們反咬一口,所以記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會在一起,報復的機會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隨后到旁邊的舊貨市場,買一扇被淘汰的鐵門,只比廢鐵的價格高一點,然后又弄來一些粗鐵鏈,回來之后用鐵鏈把門固定在門框上,其他人也都是這么做的,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


   不過多加幾道鐵鏈,也是相當結實的,在里面用鎖把鐵鏈鎖住,門就安裝好了。


   門上的門鎖還能用,可能不是安裝在門框上的,有門鎖說也沒用,只能用鐵鏈鎖住了。


   然后,我的幫派生活就開始了,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在其他人異樣的眼光中,開始鍛煉了。


   萬峰在幫我帶來的路上,曾經指點過我幾句,如果只想做一個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樣混吃混喝就夠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渾渾噩噩了,最基礎的就是從鍛煉身體開始。


   身體鍛煉好了,打架的時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從追兵的追蹤下脫身。


   小楊,你整天這么折騰自己,有意思嗎?我正在鍛煉的時候, 三毛嬉笑著來到我身邊。


   三毛和小凱,就是對我抱有敵意的兩個人,直到現在我還沒想明白,他們為什么對我抱有敵意,可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經記住他們兩個了,在合適的時候,我會讓他們后悔。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當然不會流露出任何不滿。


   切,有這功夫不如去睡一覺,你自己慢慢玩兒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許去睡了。


   接下來的幾天又沒什么大事,無非是每天到場子去轉轉,在三灣巷上,小刀負責看管三個場子,一個 臺球廳,一個舞廳,另外還有一個不大的酒吧,每天我們都會去這三個場子轉一轉。


   我來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動就到來了,傍晚的時候小刀召集我們。


   今天的行動是要教訓一伙人,是一伙撈過界的小偷,在我們看管的場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們打聲招呼,而且小偷在我們的場子每做一筆買賣,都要上交一定的保護費。


   而今天要教訓這伙人,原來是在三灣巷對面大佬的地盤上的,一個星期前才流竄過來的。


   他們多次在我們的場子上出手,卻一直沒來上交保護費,盡管小刀已經找人和他們打過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這一伙小偷過來,很可能是對面的幫派慫恿的,所以他決定出手了。


   像往天一樣,我們在臺球廳逛了一圈,沒呆多長時間就走了,然后我們離開臺球廳沒多遠,就又立刻轉回來了,每個人身上都藏了一根木棒,悄悄在臺球廳不遠處的一個陰暗角落里藏起來。


   現在是晚上,雖然有路燈,可路燈也不能照到所有的地方,就像我們藏身的陰暗角落。


   小楊,以前沒出來打過人吧!腳軟了沒?等候目標出現的時候,小凱諷刺的聲音響起。


   這些天以來,其他人都還好,就是三毛和小凱,總是時不時的找機會,針對我冷嘲熱諷。


   對他們的冷嘲熱諷,我一般就當做沒聽見,這筆賬只能記在心里,等合適的時候狠狠還回去。


   都給我閉嘴!小刀在前面呵斥了一句,小凱頓時就不出聲了。


   刀哥,他們出來了!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后,我們都等得不耐煩了,終于目標就出現了。


   有五個男子,看起來最小的不過二十歲,最大的也不超過四十歲,從臺球廳先后走出來了。


   就是他們,等一會兒沖上去,都給我狠狠的打,下手注意點,別整出人命。


  小刀吩咐。


   其實一般的幫派沖突,見血可以,斷手斷腳可以,卻很少會要人命的,出人命和不出人命,是完全不同的重要等級,出人命很可能就是大案,不出人命,一般就會歸于普通打架斗毆。


   所以幫派斗爭的時候,很少出現人命,除非是一些關鍵時刻,就像是大佬爭奪幫派位子。


   從臺球廳里走出來的 五個人,顯然也挺謹慎的,四下看看沒有不對的情況,才匯合到一起。


   距離遠,他們說什么聽不到,不過他們很快就走過來了,要從我們藏身的地方路過。


   沖! 就在他們要過去的時候,小刀一聲令下,我們一窩蜂的沖出來。


   他們只有五個人,我們的人數差不多是他們的三倍,三對一,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木棒。


   哥,快跑!我們剛跑出來,就被他們發現了,于是他們五個人轉身就跑。


   然而我們是有備而來,率先啟動,再加上距離比較近,五個人剛轉身就被追上了,一頓亂棍打下去,就聽到五個人慘叫,他們都被打蒙了,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趴到地上了。


   他們也試圖反抗,然而一來我們手中有 棍子,二來他們的人數太少,所以他們的反抗徒勞無功。


   我也揮起棍子打下去,有興奮,也有害怕,只是有點木然機械的,把棍子狠狠砸下去。


   我們打架的地方,距離臺球廳不遠,有一些進出臺球廳的人,也發現這邊的動靜了,多數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有少數的看了一小會兒熱鬧之后,也都很知趣的進去打球,或者干脆離開。


   停! 終于噼里啪啦的打一頓之后,小到叫停了。


   再看五個人,何止一個凄慘,頭全都被打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臟的不成樣子了。


   我們經手之后,一時之間五個人只顧慘叫,根本就站不起來,每個人至少被打一百多棍子,幸好我們手里拿的都是木棒,就是拖把桿折斷了,要是手里拿的鋼管,他們早就被打死了。


   現在讓他們去要飯,根本就不用任何打扮,肯定能引起別人的同情。


   當然,就憑他們現在這副樣子,最大的可能是把別人嚇壞了,畢竟他們滿臉都是血。


   知道為什么挨打嗎?小刀用他手里的棍子,敲敲一個人的腦袋。


   哥,大哥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不該沒 拜碼頭,我們錯了。


  被敲腦袋的那個人,立刻就跪在地上了,他們既然出來混生活,當然懂得 規矩,也不知道他們被打一點都不冤。


   知道還明知故犯?小刀一棍子抽下去,頓時打出一聲慘叫聲,把那個人抽倒在地上了。


   大哥,饒命,我們明天就去拜碼頭,不,現在就敗!小刀又走到一個人面前,那個人也立刻就跪了。


   現在才想起來,晚了!小刀冷笑:知道沒拜碼頭就干活后果是什么嗎? 我看到小刀這么說的時候,五個人臉色都變了,顯然后果很嚴重,比被打更嚴重的很多很多。


   大哥,你就放我們一馬吧!都是我們一時糊涂!五個人同時求饒。


   晚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幫派也有幫派的規矩,既然你們知道這條規矩,還敢不拜碼頭,那就更不能饒過你們了,小的們,執行規矩!小楊,你來第一個!小刀點名要我去執行。


   刀哥,要怎么辦?對于這些規矩還不了解,所以詢問。


   斷一條胳膊。


  小刀冷冷的回答一句,讓我一陣惡寒,手心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沒想到第一次參加行動,就要活生生打斷一個人一條胳膊,而且我不想打都不行,這是幫派的規矩。


   再看看其他人,一點意外的神色沒有,顯然他們知道這條規矩,甚至以前都打斷過別人胳膊。


   我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就拿著棍子上前走,既然已經加入幫派了,就要按照幫派的規矩來,而且眼前的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一群專偷人家東西的小偷,根本不是什么無辜之人。


   所以我拿著棍子,來到距離我最近的一個人面前,掂了掂手中的棍子。


   手軟了沒有,要是下不去手,我幫你怎么樣?三毛看我沒第一時間下手,冷嘲熱諷起來。


   這時候小刀并沒阻止三毛,這是必經的一關,出來混的,如果不敢下手打人,還是趁早退出的好,在道上混打打殺殺最正常不過了,所以即使我是萬峰送來的人,也不會有任何例外。


   嗖! 也許是看出了我是新手,在我面前的那個小偷,突然從地上跳起來了,轉身就向遠處跑去。


   不能讓他跑了,否則我就會被其他人鄙視,也沒臉再混下去了! 于是我條件反射一般,把手中的棍子揮了出去,剛跳起來的那個小偷,頓時被我砸到脖子上。


   那個小偷頓時被我打得倒在地上,捂著被打的脖子慘叫,剛才我可是很用力。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吧!既然明知道規矩,卻不來拜碼頭,這都是你自找的!我一腳踩住那個小偷的后背,對著他伸出來的右臂,掄起我手中的棍子,用盡全力一棍狠狠地打下去。


   棍落,隨即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令人不寒而栗。


   在我腳下的那個小偷,右臂詭異的扭曲起來,一看就知道骨頭被打斷了,而我手里的棍子,也因為我用力太大了,也打斷了,棍子和骨頭都斷了,好在我成功完成第一次下狠手的行為。


   和以前桶包工頭、打阿強不一樣,那兩次都是被逼的,而這一次是我主動的。


   更不一樣的是以前完事后,我第一時間就是渾渾噩噩的跑路,我今天打人之后,還留在現場。


   啪啪啪啪! 四聲,其他四個人都被打斷胳膊,是對他們的警告,也是對其他人的警告。


   拜碼頭是一種規矩,在道上混的都知道,如果今天小刀不懲罰他們,以后其他人也不會遵守這個規矩了,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欺軟怕硬,該硬的時候硬不起來,就會被人當做軟柿子捏。


   何況他們也不冤枉,他們是明知道這條規矩,卻故意來挑釁的,被打也是自找的。


   從這次行動開始,我才算是正式成為幫派人,平時和其他人一起巡場子,然后就是一起聊天打屁,慢慢的我和其他人都混熟了,唯獨那兩個對我有敵意的人,做什么事的時候都針對我。


   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說每天堅持鍛煉,跑步,打沙袋,經常被其他人笑話,我卻依舊堅持,不過有一天我發現,這群中還有一個人也天天鍛煉,小刀,他也每天都堅持鍛煉。


   一晃,打斷小偷胳膊的事件,就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期間一直相安無事。


   偶爾有些小事,有都是無足輕重的,就像有些人喝醉了,耍酒瘋,我們負責把他們拖出去。


   嘭! 這天,今天在樓頂喝酒,有一個滿頭是血的人沖進來,是 小安,小刀手下的人。


   怎么回事?一看小安滿頭是血,我們頓時酒也不喝了,都站起來走過去,查看他的傷情。


   皮外傷,之所以看起來比較恐怖,是因為頭被打破了,血流到臉上了,看起來會比較嚇人,實際上血早已經止住了,身上只有一些輕微的淤傷,看樣子是棍棒留下的,用不了幾天就好了。


   是 歪脖子的人干的,今天我到超市去買東西,出來的時候就被他們盯上了,打我的那幾個都認識,都是歪脖子的手下,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打慘了。


  小安把臉上的血擦下去。


   歪脖子的地盤,是屬于另外一個大佬的,和三灣巷緊挨著,那條巷叫曲柳巷。


   那個大佬和江河有點不合,所以大規模沖突沒有,小打小鬧就經常不斷,尤其小刀和歪脖子,兩人的地盤緊挨著,中間還有一片比較模糊的地帶,所以沖突更是頻繁,對此都不以為奇。


   歪脖子的人經常被打傷,小刀的人也經常被打。


   不過這種常規性沖突,雙方下手都有分寸,可以打傷,甚至可以打斷骨頭,絕對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人命就是大案子,就會引來警方大力度調查,對誰也不好,所以沖突都有所控制。


   所以在聽說小安是歪脖子的人打傷的,眾人就不以為奇了,甚至招呼小安去喝酒。


   刀哥,這次不一樣,他們追不上我,在我后面大聲喊,讓我們以后小心點,他們說那五個人的胳膊不能白斷,也要我們五個人斷胳膊。


  小安卻和以往有點不一樣,匯報了一個消息。


   這簡直是宣戰,也表明了五個小偷,就是歪脖子派來搗亂的,所以他們才會囂張的想要報仇。


   刀哥,歪脖子太囂張了,你帶我們殺過去吧!上次我們能把他攆得屁滾尿流,這次一定打斷他兩條狗腿,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太囂張了?小凱立刻就跳出來了,三毛也隨聲附和著。


   通過這段日子的接觸,我發現三毛、小凱兩個人,好像有點急于上位的心思,他們一直努力要成為其中的二號人物,他們對我的敵意也就有了根源,因為我到來的時候,小刀很重視。


   有小刀的看重,我的地位自然不是普通小混混,所以他們感覺到威脅了,才對我產生敵意,不管干什么事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針對我,甚至在小刀面前,可以點評我的不足之處。


   而在這種小團體中,最能樹立威望的事情,無疑是帶著兄弟們去獲勝,去賺錢。


   可賺錢的機會基本上是固定的,就是每天看場子,以及一些拜碼頭的特種行業,帶來的一些油水,一些收入上交大部分之后,留下來的就是大家的,也是我們的收入的最主要的來源。


   今天聽到小安被打了,有機會樹立一下威望,兩個人頓時就忍不住了,開始上竄下跳起來。


   閉嘴,你帶人跑就曲柳巷,是去打人還是找打?小刀不耐煩地呵斥一句。


   上次他們能成功,是因為他們有小道消息,確定歪脖子的行蹤,然后突然帶幾個人殺過去,就算是這樣,也沒能把歪脖子怎么樣,而他們卻差點被歪脖子的人堵住,很狼狽的逃回來了。


   殺到別人地盤上去,是一種很冒險的行為,而且不能大規模行動,否則就成了搶地盤了。


   搶地盤和小規模沖突不一樣,搶地盤是大規模沖突,甚至有些時候會出人命,所以搶地盤很少出現,多數地方都是長時間固定的,就像三灣巷,已經在江河名下多年了,不過具體管理者倒是經常換。


   小刀也才來三灣巷一年多,他之前的那個人,已經更進一步,成為更大的頭目了。


   而那個人升職,因為他有一天夜里,冒死潛入對面的曲柳巷,把當時曲柳巷的老大給廢了。


   混社團的,一旦手腳被廢了,前途就完了,就算是已經成為大佬了,最多也就是拿一筆豐厚的安家費,位置一定要讓出來,所以歪脖子來了,小刀也來了,兩方面同時都換了小頭目。


   小刀也想成為大頭目,誰都想往上爬,他也想廢掉歪脖子上位,卻一直都沒有行動。


   帶全部人殺過去,性質就變成搶地盤了,他承擔不了那個責任,可是一個人殺過去,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有九成九的機會會被對方發現,廢掉,之前的那個人能成功,只能說運氣太好了。


   三毛和小凱頓時就老實了,小刀畢竟是老大,他們可以提建議,卻不可以挑釁老大的權威。


   三毛,你帶兩個人去摸情況,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刀想了想吩咐。


   放心吧,刀哥,我一定會打聽清楚的。


  三毛一拍胸脯,小張手下有十二人,加上我就是十三個,卻單獨點出他來,說明器重他,說明信任他的能力,所以他顯得很得意昂首挺胸。


   最近這幾天,你們都小心點,盡量少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不要一個人。


  小刀吩咐。


   在爛尾樓還是安全的,盡管歪脖子知道爛尾樓是他們的窩,可歪脖子決不敢殺到爛尾樓來,一個人來了,或者是少來幾個人,那就是送菜找虐來了,如果來的人多了,就是搶地盤了,后果他們承擔不起。


   他們當然也知道歪脖子的老窩,可也是同樣的理由,他們也不(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敢到歪脖子的老窩。


   之前那個成功上位的,殺到曲柳巷,也不是燒到對方老窩,是出其不意半路襲擊才成功的。


   事情并沒有這樣結束,第二天,三毛回來了,很狼狽。


   他帶出去的那個兩個人,有一個胳膊被打斷了一條,另外一個和三毛一樣,身上都掛彩了。


   怎么回事?小刀臉色很不好看。


   老大,我們在臺球廳附近被襲擊了,是歪脖子手下的六只手帶人。


  三毛疵牙咧嘴的回報。


   臺球廳,那不是在我們地盤上?小刀問。


   就是我們的地盤,所以我們才沒有防備,被他們給偷襲了。


  三毛很委屈,的確是被偷襲了,臺球廳是我們看的場子,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防備,一頓棍棒就把三個人徹底打蒙了。


   還好,對方也只有三個人,而且不敢戀戰,所以他們三個被打了幾棍之后,就突圍而出了。


   廢物,在自己的地盤上,你們三個人,他們也是三個人,竟然被打的這么狼狽,你還有臉回來?小刀直接把喝水的玻璃杯摔了。


   三毛嚇得一哆嗦,混幫派的就是這樣,成王敗寇,沒人會管你遇到多么大的敵人,所有人都只看結果,輸了,任何借口都沒用,贏了,做過什么都很少有人追究,只注重結果的一群人。


   刀哥,是我沒用,不過我有一個懷疑。


  三毛說。


   有什么懷疑? 我懷疑有人透露我的行蹤,埋伏的那些人太巧合了,就好像事先知道我今晚要經過那里。


  三毛向我看過來,引得所有人都向我看過來,就像我是那個奸細,向外透露了他的行蹤。


   這是陷害! 這是紅果果的陷害,無論如何這口氣不能忍下去,否則以后所有人都會把我當做一個軟柿子。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076881.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78361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538944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537602.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1502733.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1112303.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3671219.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6430382.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4085729.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9719483.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