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nh sex tsubasa

anh sex tsubasa


李悅平時在村里就像個開心果,今年剛滿十八歲,模樣十分周正,前凸后翹,喜歡把自己打扮的很可愛,但是最近一個月悶悶不樂,因為她覺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難以啟齒。


   一個月前,有個親戚從城里給她帶回來一輛自行車,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騎上自行車的時候下邊就癢的厲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褲褲上就會有黏黏的 東西


   家里也沒人給她說這些,那些東西臭臭的,一時之間她也不知怎么辦才好。


   但是村里有個 大爺很厲害,這些天她實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劉大爺幫幫忙。


   劉大爺原名叫劉為民,今年四十好幾,七歲就跟著老父認中草藥,行醫幾十年也算是個老中醫了。


   但一次醫療事故 老劉被無辜牽連,誤判判了八年,出來之后老劉就發現自己已經老了,女孩兒也根本不會正眼看自己了。


   老劉的條件其實不錯,用法院賠償的賠償款在鎮上開了個診所,日子過得算是滋潤。


  想著趁自己還不算太老,趕緊生個一兒半女,讓老劉家香火能續上。


   這一天天氣不是很好,風刮得呼呼的,鎮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沒什么人來 看病


  老劉剛準備把卷簾門關上,突然一個年輕的女兒,一臉緊張的走了進來。


   老劉也十分喜愛這個李悅,只可惜自己年紀大了,這種女孩兒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悅結合的話,以后生出來的孩子,絕對比明星還美麗帥氣。


   劉,劉大爺。


  李悅一進來,看到老劉之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這里瞅瞅那里看看,沒敢正視老劉。


   老劉乘機暗暗打量李悅的身材,她臉小小的,脖子修長,鎖骨稚嫩,胸脯飽滿的十分夸張,但腰卻很細。


   小翹臀下的腿細而長,穿著條粉色的小熱褲就像沒穿褲子一樣,都能看到大腿根兒了。


   細長的雙腿又套一雙卡通圖案的白色長絲襪,散發著無限青春活力。


  只是細看一眼,老劉就覺得自己有感覺了。


  不過他可不敢表露出來。


   小悅?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嗎?過來坐,我看看。


   李悅轉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看老劉,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劉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買藥。


   糾結了一會兒,李悅憋出了這么幾個字。


   老劉笑了笑,就問李悅要買什么藥。


   說著老劉還用紙杯給李悅接了一杯溫水,遞過去的時候,還不著痕跡的在李悅細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這小手摸起來可真滑。


   李悅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了三個字:止癢的…… 止癢?老劉笑了笑:哪兒癢?我先看看是什么癥狀。


   李悅聽老劉這么一說,頓時兩手小手緊張的抓緊了自己的熱褲。


   看李悅這么緊張,老劉心中不知道為什么,莫名的有點興奮。


   劉為民趕緊寬慰:別緊張,有什么說什么,這里只有我,沒別人。


   李悅深深吸了口氣,用纖細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這里…… 這里癢得厲害……李悅說這話時臉漲紅得很,聲音也越來越小。


   老劉順著李悅指的地方看去, 看著那褲子下面包裸著部位,加上李悅的話讓人沒法不多想,身子瞬間就有了感覺。


   怎么個癢法?給大爺好好 說道說道。


  老劉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劉是整個村里最會看病的,平時對她還不錯,李悅見他也沒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講出來。


   我其實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騎了那個自行車,我就開始這樣,有的時候不光是癢,還會出一下黏黏臭臭的東西會出現在小褲褲上。


   老劉很認真的聽李悅講完,心里偷樂,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悅現在這個年紀正是動情的時候,這里雖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還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顛顛簸簸的,大腿根挨著那個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覺罷了。


   此時李悅坐在自己對面,由于診斷用的桌子比較高,李悅挺拔的上半身,幾乎整個被桌子給托著。


   看著李悅焦急的神情,老劉本想告訴她實情,但是看著她如此飽滿的身材離自己不過一二十公分,老劉的心思有些活絡了起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劉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李悅的胸脯上。


  李悅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李悅的呼吸,老劉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劉的聽診器都在李悅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悅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劉大爺……還沒好嗎? 小悅啊,你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會要人命的,傳出去也不好聽吶。


  老劉皺著眉頭,一臉為李悅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說這違心的話。


   看著劉大爺緊張又嚴肅的表情,李悅一下慌了神,連忙抓住老劉的手。


   劉大爺,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歲,我,我還沒有談過戀愛,我…… 李悅一下子慌了神,抓著老劉的手又滑又嫩,老劉心里樂開了花,沒想到李悅被一嚇變得這么主動。


   老劉知道自己欺騙李悅是不對的,自己還是個長輩,但是在牢里這么多年,一直沒碰過 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緊,但是這里七大姑八大姨還指著他看病呢。


   老劉自己在心里說服自己,決定不放過李悅,于是神情變得更加嚴肅。


   唉,這鎮上是發展起來了,但是你這騎著車到處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本來還不是很嚴重的,但是你拖了一個月,這時間長了難免會癢得難受。


   本來李悅就不太明白,現在經過老劉這樣一說她自己也覺得老劉說的有道理,現在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


   劉大爺,你可得救救我,你醫術高明,你一定有辦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沒敢跟家里人說這些事,現在跟老劉一股腦全說了,仿佛看到救命(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稻草,抓著老劉的手不敢松開。


   哎喲,剛剛我也是聽你講的,猜了個大概而已,這種病還是要看看具體情況才能下定論,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爺給你好好瞧瞧。


  老劉拍拍抓著他的手,看李悅著急的模樣,安慰著哄道。


   聽見劉大爺的話,像是有了主心骨,聽話的點點頭,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悅聽話的動作,他深呼吸后,決定當一次惡人,大著膽子來到病床前,將手伸向李悅的褲子。


   劉大爺?你這是?李悅雖然緊張,但是看著老劉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抓住。


   現在,老劉滿腦子都是小姑娘的 身體,一張老臉變得和藹可親,哄著她道:大爺給你看病,這褲子不脫怎么看? 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 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 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 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他先坐到了 沈雪的旁邊,輕輕一嗅,直有一股淡淡的洗發水香。


   這種香味雖然不如蕭雅那種誘人神經的體香,卻也告訴著老李,這是個未經人事的姑娘。


   老李把手搭在了沈雪的腰上,嚇得她連打幾個哆嗦,想往旁邊挪。


   開心點,沒事的。


  老李也不喜歡來強的,更何況這是他花了錢的,所以他更加希望可以和女生來一次共赴巫山。


   沈雪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低著頭,一只手不斷的摳著自己的衣角,反正看上去特別的緊張。


   正當老李打算有進一步動作,想要將沈雪的衣服撩上去的時候,她忽然躲開了。


   不…不要…沈雪驚慌失措的搖著頭。


   她才剛到十八歲,甚至連一場戀愛都沒有談過,她又怎么會愿意被這種老男人玷污。


   如果真的做了,沈雪都害怕自己以后會天天被夢魘纏繞著。


   別傻了,到了這個地方,就算我不上你,也會有別人上你的。


  老李好心勸道。


   他倒是更希望沈雪能夠接受他,哪怕這種接受不是迎合,只求別反抗就行。


   大叔,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你帶我走,我聯系我家里人,我爸我媽肯定會特別感謝你的,你想要什么都給你!沈雪都急哭了。


   她求過無數人,有 張媽,有那個拐她來這里的人販子,還有不少按摩店的小姐。


   但是換來的,不是白眼就是冷嘲熱諷,那個人販子甚至還出手打過她幾個耳光。


   要不是那人販子想著沈雪和 劉婷婷還是個雛兒,能賣個好價錢,說不定早就強上了她們倆。


   大叔,我根本就不認識她們,我們是被人販子拐來的,求求你帶我們出去吧! 老李是她們見過的第一個客人,雖然長得丑了點,年紀又大,但沈雪還是沒有放棄求生的希望,苦苦哀求著。


   老李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甚至都在想,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只能來強的了。


   只不過,那樣會少掉很多樂趣。


   老李還想繼續勸勸,不過不管他說什么,沈雪都拼命的搖著頭,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


   老李又瞥了劉婷婷一眼,問道:你呢? 劉婷婷學著沈雪的樣子,也低下了頭,但一句話也沒說。


   老李心里那個郁悶啊,如果他脾氣不好的話,現在可能都已經強上了。


   不過,老李看劉婷婷的打扮和氣質,并不像普通的女高中生。


   除去臉上的稚嫩之外,劉婷婷打扮的都很時髦,怎么看都有一股子女大學生的味道。


   而一般喜歡打扮的女生,相信都是有對象,或者是想找對象的,再要么就是內心耐不住寂寞的女人。


   老李靠近了劉婷婷,悄悄的在她耳邊說:你有對象的,是吧? 劉婷婷愣了下,但還是點了點頭。


   跟我出來一下。


  說完,老李便先出了門。


   劉婷婷想了想,這個大叔雖然好色,但從他剛才的表現來看,也不至于對她用強的,而且還要故意支開沈雪,可能是想單獨對自己說些什么話吧,不想讓沈雪聽到。


   沒一會兒,劉婷婷便跟了出去。


   關好門,老李率先問她:你想離開這里嗎? 老李的話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劉婷婷立馬抬起頭看著老李,感動的好像就要哭了出來。


   她更是激動的抓住了老李的手,說:我想!求求你了大叔,帶我走吧! 帶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老李笑了。


   看著老李這不懷好意的笑臉,劉婷婷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


   見劉婷婷猶豫了,老李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擺擺手說道:不想就算了,權當我什么都沒說。


   說完,老李便要進屋。


   別!劉婷婷匆忙又抓住了老李,扭扭捏捏著:我,我答應你就是了…… 老李看了一眼劉婷婷,小臉紅的簡直像個熟透了的蘋果。


   按耐住狂跳不止的心,老李將劉婷婷帶進了對門空著的房間里。


   正當老李準備撲上去的時候,劉婷婷紅著臉推開了老李,說:你先去洗個澡,好不好… 老李欣然答應了。


   他也不怕劉婷婷跑了,就算跑出了這間屋子,劉婷婷也跑不出這棟樓,張媽和其他小姐可都在下面看著呢。


   不過十分鐘后,老李便穿著大褲衩子出來了。


   看到老李上半身赤果果的,劉婷婷更是閉緊了眼,不敢看他。


   老李帶著急促的呼吸聲,開始一件件褪下劉婷婷的衣物。


   因為很久沒有整這么年輕這么嫩的小女孩了,老李激動的不行,脫衣服的手都在顫抖。


   很快,劉婷婷便給老李扒光了。


   望著劉婷婷那年輕活力的嬌軀,白里透紅,玲瓏有致的身材,老李由衷的贊嘆道:你真漂亮。


   老李可以打包票,劉婷婷絕對是個美人胚子,哪怕和蕭雅相比,也能各領風騷。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劉婷婷的尺寸了,老李一只手便能完全覆蓋上去。


   不過,這也側面反映了劉婷婷還有待開發。


   老李一句話羞的劉婷婷滿臉通紅,剛想轉過身去,卻被老李直接拽了過來! 老李當著她的面脫掉了大褲衩子,劉婷婷偷看了一眼,隨即便將她嚇了一跳! 準確來說,劉婷婷是被老李夸張的尺寸給嚇到了。


  她高二談了一個男朋友,倆人之間也有過數次魚水之歡。


   但是,老李的下面可比她那 小男友的尺寸要大上不止一星半點! 似乎是發覺了劉婷婷吃驚的表情,老李得意的爬上了床,躺在了劉婷婷的身邊。


   之后,老李更是不知羞恥的拉著劉婷婷白皙細膩的小手,輕輕放在了自己下面…… 來,給我摸摸。


  老李怪笑著。


   劉婷婷的臉紅的幾乎可以滴出來血了,她故意將頭瞥向一邊,因為劉婷婷現在有點不敢直視老李,她可能在此之前都沒有想過,一個馬上五十歲的老頭子,氣勢還能這么驚人。


   現在,劉婷婷反而有一些慌了,她心想:老李的下面這么大,自己能承受的住嗎? 劉婷婷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在高二放暑假的那年,她和自己的小男友偷嘗了禁果。


   雖然雙方都是第一次,劉婷婷的小男友也沒什么經驗,甚至倆人的時間也都并不長,而且,前前后后也就不過兩次。


   可即便如此,劉婷婷第二天也下不來床,走路的姿勢都怪怪的…… 劉婷婷已經記不得第一次有什么愉悅的感覺了,能聯想到的,只有痛。


   然而,現在老李的那家伙,要比她那小男友大得多得多……她都害怕自己會不會在中途被老李折騰的昏過去…… 把那只手也放上來,握住,上下來回弄一弄。


   正當劉婷婷心里想著羞羞事時,老李一句話將她喊醒。


   雖然沒有去看老李,但是劉婷婷還是聽話的照做了。


  接下來,就是老李享受的時間了。


   享受著劉婷婷這個既年輕又漂亮的校花服務,老李靠在床頭,半瞇著眼睛,嘴巴里不時的哼出一兩句愉快的悶響。


   后來,老李將劉婷婷拉倒了自己懷里,強行和她嘴對嘴的親在了一起,同時,還用著自己較為粗糙的大手,撫摸著劉婷婷的兩團雪白。


   唔……嗯…… 盡管劉婷婷不停的在抵抗著,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躲開老李,老李的嘴巴和她的小嘴緊緊地貼在了一起,老李的舌頭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劉婷婷的口中亂闖。


   雖然老李中午才吃完飯,還沒有漱口,嘴巴里帶著淡淡的臭味,但也不知道為什么,劉婷婷經過了這一番掙扎后,反而自己有了些感覺。


   因為她發現,老李不僅摸得自己很舒服,就連吻技也很高,不像她和小男友,親吻的時候十分木訥…… 激吻了差不多有十分鐘后,劉婷婷感覺自己都快呼吸不過來了,老李這才肯罷休。


   看著懷中的俏佳人那如夢似幻又羞澀的神情,老李又笑了,還特別壞的問她:怎么樣,舒不舒服? 劉婷婷的臉早就紅的不能再紅了,雖然老李剛才確實欺負的她很舒服,但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啊。


   劉婷婷只能換了個話題,問道老李:李大叔,你下面怎么這么大啊! 老李得意的吸了吸鼻子:大?一會兒你就知道,它不光是大那么簡單了! 緊接著,在劉婷婷的一聲嬌呼后,老李將她的兩條美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直接沖進去了…… 剛開始的時候,劉婷婷還一個勁的喊疼,喊著自己要死了,受不了了,甚至哭著求老李快出來。


   別說她了,就連老李的腦門上也流出了絲絲汗珠。


   雖然劉婷婷已經不是個處了,但她的下面和處幾乎沒有半點區別,愣是夾的老李有些發疼! 等老李的動作緩下來,動作溫柔了些后,劉婷婷這才慢慢的適應過來。


   十幾分鐘后,劉婷婷的口中突然發出了愉悅的聲音…… 這一仗下來,老李從中午開始,愣是把劉婷婷折騰到了晚上七點多,老李就像是個機器人一樣,從床上到床下,從臥室到浴室,甚至還有陽臺,都留下了老李和劉婷婷的足跡。


   天黑了,老李就打開房燈,在昏黃的燈光下繼續著對劉婷婷征伐,七點鐘后,老李和劉婷婷都累了,老李也不客氣的抱著劉婷婷的嬌軀,美美的睡上了一覺。


   等到睡醒,已經快十點了,想著還要回家,老李只得掀開被子。


   不過,當他看到還在熟睡的劉婷婷,以及她那白花花的嬌軀時,下面又可恥的有了反應…… 不一會兒,劉婷婷便給老李折騰醒了,狹小的臥室見再次傳來那種曖昧的氣息。


   喘氣聲在房間里不絕于耳,伴隨著吱呀吱呀的床板聲,老李和劉婷婷在床上又一次顛鸞倒鳳著… 當最后一次做完,已經快十一點了。


   劉婷婷徹底沒了力氣,老李衣服都穿好了,她還躺在床上重重喘息著,只感覺自己好像從來都沒這么累過似的,現在就連眨一下眼睛都費勁。


   老李看著她那含情的美眸,忍不住親了一下,溫和的說道:等下我去找張媽,讓她這兩天別再來找你了,你先休息兩天。


   劉婷婷努努嘴,對老李說道:李大叔,你答應過我的,要帶我走。


   嗯。


  老李點點頭:你放心吧,我說過的話一定做到,不過這兩天還不行,畢竟還有一個丫頭呢。


   想到沈雪,劉婷婷一愣。


   其實她答應老李的要求,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自己的第一次已經沒了,就算被老李上一次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老李不說,她不說,自己的小男友也不可能會知道。


   但是沈雪不一樣。


   作為沈雪的閨蜜,劉婷婷知道人家還是實打實的處呢,別說做這種事了,估計長這么大沈雪都還沒跟別人親過嘴呢。


   出于好心,也處于自己確實很想出去,劉婷婷便問道:你打算怎么辦?你別看小雪特別的害羞靦腆,但她性格可是很犟的,你如果想要強上的話,她搞不好會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


   老李反問著:小雪?她還是個雛呢? 老李上劉婷婷的時候,自然發現了她不是第一次了,不過老李也沒有什么處女情結,只要長得漂亮,對上了自己口味的,老李都會來者不拒。


   劉婷婷點了點頭。


   這下老李可就犯難了,他唯一的長處就是在那方面有著超強的能力,可以滿足很多女人。


  但是,這點對未經人事的女生來說,完全沒有用啊! 要知道女生在第一次的時候,百分之九十都會哭,甚至還有很多人在第二次做的時候,心里搞不好還會有陰影。


   老李可不認為自己還有別的優勢,可以把一個純潔的小美女勾搭上床。


   哎,算了,明天再說吧。


  老李又抓了抓頭,今天做了那么多次,他也有些精疲力盡了,腦瓜子現在都是嗡嗡的,只想回去洗個熱水澡,然后好好睡上一覺。


   出門后,老李先是去找了一趟張媽,告訴張媽自己弄了劉婷婷的事。


   張媽那邊自然開心,而且看老李折騰了這么長的時間,劉婷婷也沒有什么特別劇烈的反應,這就說明了,劉婷婷還是有做這個的潛質的。


   像老李那么大歲數的人都能上她,那些二三十歲的男人,劉婷婷還有啥道理不去伺候? 一想到這里,張媽心里就美的不行,要論臉蛋和身材,劉婷婷絕對要比現在店里這些女人都要好的多,等劉婷婷開始接客了,還怕到時候不會財源滾滾? 老李倒是沒有說要帶劉婷婷走的事,在臨走之前,他只是吩咐著張媽:這兩天你讓她多休息休息吧,送點好吃的過去,我看她那里都腫了…… 張媽沒好氣的白了老李一眼:你啊,餓死鬼投胎嗎?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下手都不知道輕點兒。


   張媽倒是不知道劉婷婷已經不是處了,她只是在潛意識里認為,劉婷婷和沈雪都是女高中生,都是雛兒應該沒錯了。


   不過想到這里,張媽也佩服的劉婷婷不行,別說是個雛兒了,就算是她自己,估計也受不了給男人折騰一整個下午加半個晚上。


   當然了,張媽這兩年也很少做那事兒了,主要原因還是她年紀大了,畢竟年老色衰嘛,別說正常男人,就連老李都已經看不上她了…… 想著老李折騰了劉婷婷那么久,張媽反倒是有些羨慕。


   她忽然挽住了老李的胳膊,四十幾歲的女人還故意掐著喉嚨,裝出那種小姑娘的聲音,說道:老李啊,你啥時候再和人家玩一玩&hel(完美暗戀)lip;… 看著張媽那浪上天的眼神和動作,老李心底一陣惡寒。


   他早就對張媽沒有興趣了,別說是張媽了,就連店里那些二十幾歲的小姐們,老李都提不起半點興趣。


   不過老李現在也不好和張媽撇清關系,只能推開她的手,尷尬笑道:那啥,我今天真有點累了,咱們下次再說吧! 說完這話,老李便快步離開了按摩店。


   …… 快十二點的時候,劉婷婷這才緩過勁來,下床穿好了衣服。


   此時她的肚子有些餓得咕咕叫,和老李折騰了那么久,晚上她也沒吃過一口飯,到了這個點兒不餓才怪呢。


   劉婷婷記得一樓有個小倉庫,里面有些零食。


   當她剛走到一樓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在收拾東西的張媽。


   劉婷婷?你怎么下來了?看到劉婷婷后,張媽下意識的便以為她是想跑。


   我,我肚子好餓……張媽,您這有吃的嗎?劉婷婷小聲說。


   啊,你瞧我這記性。


  張媽笑著拍了拍腦門,剛才老李走的時候還說,這兩天要多照顧劉婷婷呢。


   劉婷婷現在對她來說,已經快成搖錢樹了,于是她二話不說,跑進廚房便給劉婷婷煮了一碗肉絲面湯。


   在劉婷婷吃飯的時候,張媽就坐在她的對面,一直和她聊天說話。


   張媽說,女人的第一次,其實說白了有沒有都一樣,不要太放在心上,你現在還年輕,正是做這行的大好光陰,趁著現在有人看得上你,你就該多賺點錢啊。


   張媽的嘴幾乎就沒怎么停過,劉婷婷也沒太用心去聽,光顧著吃面了。


   等劉婷婷吃完,打算端著碗去廚房洗了時,張媽還搶過了碗,殷勤笑道:我來我來,現在也不早了,你早點去休息吧。


  這兩天,我會吩咐廚房多給你做點好吃的,讓你補補! 回到小屋里,沈雪還沒睡。


   劉婷婷一屁股坐在床上,吃飽飯后,她現在什么不都想干,只想好好睡覺,休息一會兒。


   就在她快要睡著的時候,沈雪忽然說話了:婷婷,你今天和那個大叔…… 小屋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下午和晚上的時候,沈雪呆在小屋子里,她很清楚的聽到了對門傳來的聲音。


   一開始還只是老李的悶哼聲,到了后面,她反而聽見了劉婷婷咿咿呀呀的呻吟…… 她實在有些意想不到,平日里眼光一向很高的劉婷婷,竟然會和一個快五十歲的大叔做那種事情。


   而且還做了那么久。


   嗯,他答應了帶我出去,所以我才和他做的。


  劉婷婷應道,然后,她想了想又繼續說道:小雪,這件事情你千萬別和 茂哥說啊。


   茂哥,也就是劉婷婷的那個小男友,他和沈雪是一個班的,長得很帥,曾經追求過沈雪,只不過沈雪全心都放在了考大學上,并沒有接受茂哥。


   茂哥在對沈雪這邊吃了虧后,便將目標放在了劉婷婷身上。


   因為茂哥家里挺有錢的,長得又高大帥氣,所以在他的金錢和外貌的攻勢下,終于讓劉婷婷成為了他的女朋友,更是在交往了幾個月后,倆人偷嘗了禁果。


   對于自己和老李做那事兒,劉婷婷覺得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們幾個人不說,老李不說,茂哥永遠都不可能知道。


   他真的肯帶你出去?對于老李的印象,沈雪還完全停留在色瞇瞇上,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嗯,不過得等兩天。


  劉婷婷說道:明天或者后天吧,李大叔還會來找你,不過我和他說了,應該不會為難你。


   謝謝你了,婷婷……沈雪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在她看來,劉婷婷完全就是把自己給貢獻了出去,才換得了兩人逃離的機會。


   哎呀,咱們之間說那么多干嘛,快睡吧。


   說完,劉婷婷便閉上了眼睛,沒過多久,她還聽見了身邊沈雪的微鼾聲。


   劉婷婷倒是有些睡不著了。


   她本來是很累很困的,尤其是在吃完了那碗面后,她當時除了睡覺別的什么都不想。


   和沈雪聊了一會兒后,現在卻沒了睡意。


   她現在一閉上眼睛,腦中便會浮現之前和老李瘋狂的場景。


   不得不說,老李在那方面可比茂哥強太多了,而且,老李還帶她解鎖了很多姿勢。


   那些姿勢,都是她以前從來沒有玩過的。


   如果說一開始劉婷婷是抗拒老李的話,那到了后面,反而是她開始主動的迎合老李。


   因為老李給她帶來的,不僅僅是刺激,還有身心愉悅。


   她和茂哥從來沒有做到這么酣暢淋漓過。


   而且,她還覺得老李不僅那方面強,就連技術都很好,每次老李一摸自己,她就忍不住會想要。


   總之,就是那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胡思亂想了很多,甚至劉婷婷還夸張的想:自己是不是要愛上老李了? 當然了,說愛自然是談不上的,至少劉婷婷的眼光很高,她可看不上老男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劉婷婷估計不會再拒絕老李了,如果明天或者后天老李來了還想和她那個,她也會欣然愿意。


   次日。


   老李照舊早早的醒來,走到冰箱,取出了兩枚雞蛋,一塊牛肉,以及兩塊牡蠣肉。


   這是老李堅持吃了三十年的早點,將兩枚雞蛋,牛肉和牡蠣肉放進放進榨汁機里,攪勻后直接生喝。


   因為做過大廚的緣故,老李的早餐都和尋常人不一樣,別看他過完年就五十了,但論起力氣和干勁,絕對不比那些小伙子差。


   很大程度上,都取決于他每天的進食和鍛煉的原因。


   俗話說得好,一滴精等于十滴血,昨天老李也算是大出血了一回,吃完早點后,老李又趴回了被窩睡覺,等到十點多的時候才起床,翻了翻冰箱里的東西,開始做飯。


   而食材大部分都是帶有壯陽功效的,例如韭菜、枸杞、牛羊肉、山藥、海參、豬腰等。


   兩天之后,老李便又生龍活虎的,感覺自己一個人能對上好幾個女的。


   想著劉婷婷和沈雪那事兒,老李也不敢多耽擱,這天中午吃飯完后,他就出門了。


   來到按摩店前,張媽站在門口,看見老李來了后便迎了上去:哎呀,我說老李你怎么才來啊? 在家休息了兩天,呵呵。


  老李笑了笑。


   我看劉婷婷那丫頭這兩天氣色也不錯了,想著,明天就可以讓她也出來接客了。


  張媽這時說道。


   別啊。


  老李連忙拉著張媽到一旁,小聲說道:你先別急啊,讓我再去和她倆溝通溝通。


   老李告訴張媽,這種事情急不來,她倆本來就初來乍到的,要接客,肯定也是要一起出去的,否則對兩個女生來說,會很沒有安全感的。


   張媽覺得老李的話有幾分道理,便也同意了。


   對她來說,無非也就是再等個幾天的時間,無傷大雅。


   老李說通了張媽這邊后,點點頭就上樓了。


   到了三樓,老李敲了敲門,等劉婷婷過來開門后,看到是老李,她倒是顯得有些開心。


   主要原因,還是老李答應了她,會帶她出去。


   我來找她聊聊。


  老李指著沈雪,對劉婷婷說道。


   劉婷婷乖巧的點了點頭,什么話都沒說。


   老李坐到沈雪的旁邊,問她:你想不想走? 想……沈雪點著頭,然后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特別小聲的說:但是…我不能和你做那種事情…… 老李活了大半輩子,現在眼看著就要五十歲了,盡管他玩過不少女人,但其實沒有一個女的是雛兒。


   老李當然也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破一個瓜。


   所以,當沈雪想都沒想就拒絕了老李時,他心里說不遺憾肯定是假的。


   劉婷婷看得出來老李肯定憋了一大堆話想要和沈雪說,她在一邊站著,估計老李也不好開口,于是很配合的笑道:那什么,我先去對面坐著,你們有事慢慢聊。


   等劉婷婷出去后,老李又靠近了沈雪一點。


   沈雪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味,而是那種清純少女本該就有的體香。


   沈雪看了老李一眼,發現老李正在緊緊盯著她看,臉立馬羞紅了。


   看著沈雪那手足無措的樣子,緊張起來就低著腦袋,一只小手摳著自己的衣角,逗得老李哈哈一笑:你應該是你們學校的校花吧,長得真漂亮。


   沈雪的俏臉更紅了,細聲道:才沒有,婷婷才是…… 我有點好奇,你們到底是怎么被騙來這里的,你能和我說說嗎?老李又問道。


   見老李對自己好像也沒有那么多的壞想法,沈雪稍稍舒了口氣,對著老李靦腆的笑了笑,然后開始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老李裝模作樣的聽了起來,借著機會,反而更靠近了沈雪一點,幾乎算是和她貼在一起了。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286394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5868984.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7412068.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1085108.html
https://tweerfdsacx.weebly.com/6015699.html
https://twkhjoidh.weebly.com/9420915.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4464757.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1924991.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6868647.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58419.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