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春菜 華

春菜 華


這些水解決不了。


   唐宇吃了一驚,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澆。


   嘩嘩!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黃氣卻弱了幾分。


   這什么情況。


  唐宇著急了,唐宇忙得滿頭大汗,但那番茄依舊是萎靡不振。


   運轉五行決,集中目力,體內的青黃之氣按規律流動了起來,而他并沒有停下舀水的動作,看著那水流下,潤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樣,發出奇異的酥酥聲響。


   轟!突然唐宇體內多了一股透明的氣,雖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氣。


  那晚被砸破了后腦,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氣,保住了他。


   現在竟然獲得了水之氣,唐宇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五行之氣,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氣聚齊后,會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氣的引導,唐宇發現,他可以從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華之氣,一瓢瓢蘊含精華的水澆在 番茄苗上。


   只見那些番茄苗瞬間變得繁茂喜人,看到這樣的一幕,唐宇很興奮,顧不得其他,一個勁的舀水澆地。


   即使漢流夾背也不覺得累。


  眼看著他它長得很稀疏的番茄苗變得茂盛,超過了旁邊幾家用農藥化肥催出來的。


   唐宇很開心。


   種地流汗讓唐宇充實快樂,陽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飯。


  得趁著晴天好捉 田雞,等陰雨天就很難捉 到了


   唐宇弄了一個博客,把自己捉田雞的經驗做了提煉總結,并分享出去,他想讓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雞。


  只是他非凡的透視、夜視能力無法分享。


   唐宇 拿著 手電就出了門,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層厚厚的橡膠也能擋住。


   白天酷暑難忍,晚上有徐徐清風,田間河邊非常的清爽。


  這兩晚上都在田間、溝渠邊抓,今晚唐宇一個人,從田間溝渠,捉到了青青河岸邊。


   唐宇順著河邊走,并沒有開手電。


   河邊的雜草叢中,有許多的蚊蟲,田雞成堆的出現,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這讓唐宇大喜過旺,捉得很開心。


  腳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處平緩的河堤,唐宇掃了一眼,簡直快樂瘋了。


  這一片平整的草叢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雞。


   最為密集 的是在一塊大石頭旁邊,四五平方米的面積,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雞。


   唐宇決定以速度取勝,他將背簍放了下來,一手拎著桶,一手活動了一下,準備大干一場。


   只是他手速再快,還是有許多田雞靈敏的發現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雞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氣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頭旁邊拿草慢慢的將它們綁起來丟到 簍子里,滿心歡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誰,誰在后面。


  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來,有人從大石頭后面爬到上面,手電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臉上。


   李東方,你也來捉田雞。


  唐宇戲謔的冷笑道。


   李東方的手電射到了唐宇的背簍,頓時驚訝道:好多田雞。


   東方,是誰啊。


  誰捉田雞。


  一個三十多、快四十歲,打扮妖嬈的婦女也爬上了大石頭。


   李 三嬸


  唐宇覺得奇怪,李三嬸已經是兩個娃的媽了,她老公李三為了供兩娃上學,這幾年都在工地上幫人搬磚,只有在農忙時節,才會回家幫著播種。


  他運足目力,竟然發現他們之間不堪的事。


   衣衫不整的,尤其是李三嬸,(故事網)腰間衣服別到了褲子下面。


   唐宇對這兩人頓時鄙夷萬分,這對狗男女,真是惡俗至極,敗壞人性。


   或許是女人天生的敏感,李三嬸解釋道:我們兩家的田挨在一起,白天太熱了。


  吃了晚飯來放秧田水,遇到一起的。


   李東方卻沒往那方面想,他看到唐宇那半簍子田雞,頓時眼都紅了。


  他也經常往城里跑,知道這野生田雞能賣到四十多一斤。


   這一簍子,少說也有上百斤,這可是四千多塊錢吶。


   唐宇,你這田雞怎么捉的。


  李東方急切的道。


   唐宇不想跟這種人說話,道:用手捉的,你們聊。


  我走了。


   唐宇背著簍子正要轉身就走,李東方卻是冷冷一笑,道:不告訴我是吧,你不告訴我捉田雞,我也不讓你捉得成。


   只見李東方跳下大石頭,沖到唐宇的前面,二話不說,拿著手電亂走一通。


   被他這么一嚇,那岸邊的田雞噼里啪啦的都跳到了河里去了。


   唐宇見了非常的生氣,怒道:李東方,什么意思,找抽是吧。


   李東方冷冷的瞅著唐宇,邪邪的道:怎么,只許你背著簍子捉田雞,就不許我射著手電捉田雞,怎么樣,我還是捉到一只的。


   李東方拿著一只瘦小的田雞,得意的道,這田雞還是他走得太快,一腳踩到的,不然以他的眼力跟手速,摸田雞屁股都成問題。


   李三嬸感覺唐宇的目光有一樣,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衣衫扣子扣錯位了,一大片美景被唐宇看了,頓感羞臊。


   唐宇不想跟李東方這種沒有素質的人爭,道:好,你捉你的田雞,我捉我的。


   恨不得這家伙被草里的蛇咬上幾口。


   唐宇轉身往另外一邊走,李東方卻是急忙跟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手電一打,看到幾只大田雞撲通撲通的跳入水里。


  有兩只小的還在,他興奮的沖了過去,那田雞感覺光線一變,也紛紛跳到了河里。


   哎喲,這田雞真難捉。


  三嬸,你等著,我捉了田雞,咱們回去宵夜。


  李東方得意的擠兌著。


   唐宇憤怒的看著他,再次轉身,往田間溝渠走去。


   李東方見狀,再次追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道:喲,想捉田雞還債,這想法不做。


  我也想捉田雞致富。


   李東方用同樣的方法,讓唐宇捉不成田雞。


   撲通撲通!看著田雞紛紛跳入水中,李東方開心的笑了。


   唐宇面沉如水,緩緩將背簍放下。


   李東方見狀,嚇了一跳,轉身就跑。


   只是他的速度哪里快得過唐宇,不一會便被唐宇追上,飛起一腳踢在他的背上。


   李東方頓時栽到了泥秧田里,爬起來時一身的泥。


   唐宇, 老子跟你拼了。


  李東方回過身來,撲著唐宇過來。


   唐宇現在的感觀都很靈敏,輕易便讓了過去。


   一個甩手拳砸在李東方的腰上,李東方再次撲到了一泥田里,將田里的秧踩得東倒西歪。


   啊!李東方瘋叫一聲,見唐宇過來,抄起爛泥便往唐宇臉上招呼。


   唐宇抬手擋著,感覺腰上一緊,一個柔軟的身體從后面抱住了自己。


   李三嬸這婆娘竟然也撲上來了。


   別打了,別打了,有什么好好說嘛。


  李三嬸從后面抱著唐宇,嘴上勸說著,可是一個勁的想要擋住唐宇的手,而且竟然兇狠得想要捏唐宇的蛋。


   唐宇嚇了一跳,這老娘們真狠,要是被她捏到,自己還不被李東方給打死。


   唐宇急忙變換腳步,兩手搬開李三嬸的手,將她推開。


   哎喲,呀喲,唐宇,輕點輕點,要斷了要斷了。


  李三嬸炸炸呼呼的叫著。


   晚上,我熬了半個通宵,做出了一個自我感覺很是完美的企劃案,第二天我興沖沖的來到公司打算交給經理請功,沒想到剛到經理辦公室門口,就聽到了秘書小麗那風.騷入骨的浪叫聲。


  這聲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現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將我的心臟給提到了嗓子眼兒,我一時沒忍住,就多聽了一會兒,結果不小心被發現了,胖的跟豬似的的經理當場發飆讓我滾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無補。


  就這樣我失業了,說真的,失業真的比失.身難受多了。


  而且我這一失就是一個多月,在交了下個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兩百三十四塊,怕是連這個月的飯費都不夠了。


  說實話,我搶劫的心都有了。


  或許是天無絕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個公司的財務張姐打來電話,說是有個“借種”的差事問我愿不愿意干。


  ‘借種’?!當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感覺腦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當時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農村倒是經常聽到老人們說起這種事情,或是某人沒生育能力,然后找個族親的同輩來傳宗接代。


  只是現在醫學這么發達了,好多大醫院都建立了精.子庫,實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醫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隱秘點,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對自己名聲也沒多大影響,犯不著用這種老掉牙的方法。


  不過聽張姐的意思,顯然對方反而十分熱衷于這種方法,甚至開出了大價錢。


  三十萬!這個數字在我腦海中久久回蕩,對我這個山里出來的窮小子來說這三十萬的誘.惑力太大了。


  我父親當過五年的海軍,在海上留下了風濕性關節炎的病根,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兩年前,幾乎只能在輪椅上生活了,這兩年來家里的重擔也幾乎落在了母親身上。


  如果有了這筆錢,父親就有了再次站起來的希望,同時也能解決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現在的處境,最后我一咬牙決定,這個女人我干了!張姐隨即就安排 了我跟對方見面,時間是中午,并讓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著 點了 點頭,感覺這事挺操蛋的,我這都打算賣身了,還得看對方滿不滿意,當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對方不是什么恐龍級別的大媽。


  在我潛意識里,覺得對方整這種‘借種’的幺蛾子,應該不會是什么良家婦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豈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湊?反正現在說什么也晚了,為了那三十萬,我也是豁出去了!這個上午我感覺過得很慢,簡直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熬到十一點了,張姐才來電話說在雅丁灣的餐廳見面。


  臨出門的時候,我照了一下鏡子,自我感覺還是良好的,心里雖然有點忐忑和緊張,不過頭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許多了。


  在餐廳的包間里我見到了吳敏,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種人老珠黃,丑不拉幾的女人,反而是個大美人兒。


  她皮膚白.嫩,眉目如畫,身上穿著一件淡粉色的連衣套裙,腿上套著一雙肉色的絲襪性,將她的腿部線條完全勾勒了出來,一雙淺紅色的水晶系帶涼鞋如畫龍點睛般的配在那一雙大小適中的腳上,顯得她整個人靚而不妖,卻又讓人忍不住遐想聯翩。


  我深吸了一口氣,差點兒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這樣的臉蛋兒,這樣的氣質,穿上古裝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換回套裝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個在經理辦公室浪叫的秘書小麗,簡直就是賣弄風.騷的草雞。


  現在已經不關乎那三十萬的問題了,因為像吳敏這樣的美女莫說是給我錢“借種”,就是讓我給她貼錢來上一發,也是我十分樂意的事情。


  因此,對于借種現在我不但沒有抵觸,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觀察吳敏的同時,吳敏也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了我一會,然后確定了我的學歷和家庭情況之后,就讓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為她這是要帶我去開房,這簡直比微信、陌陌那種約炮更簡單粗.暴啊,而且還是對方付費的那種。


  隨后證明我想多了,十幾分鐘之后,吳敏驅車帶我來到位于東郊泰河旁邊的一處別墅區,在其中一棟別墅停了下來。


  就在這棟別墅里,我見到了吳敏的老公 黃啟鵬


  黃啟鵬是個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腦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樣的穿著一身西裝,乍一看還以為是個殺豬的屠夫。


  我進來之后,黃啟鵬的一雙三角眼,盯著我看了一陣,直看的我渾身發毛,畢竟我是吳敏找給給他戴綠的。


  “這個人沒什么問題吧!”看了我一陣后,黃啟鵬的目光終于從我身上離開,落在吳敏身上。


  看來這事成不成還是要看黃啟鵬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來。


  “沒有,老家是農村的,濱海大學剛畢業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這之前我已經打聽好了!”吳敏好像很怕黃啟鵬的樣子,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


  聽完之后,黃啟鵬沉默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道,“一會我叫人過來給他檢查一下,如果沒有問題就這樣吧!”說完之后,黃啟鵬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晃悠著那身顫巍巍的肥肉離開了別墅。


   黃胖子離開之后,吳敏又恢復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心里冷哼一聲,裝什么裝,黃胖子在的時候,跟個乖寶寶似的,這會又裝什么清高?反正這事一旦定下來,老子就能名正言順的上了你,到時候還不是讓你躺著就躺著,讓你趴著就得趴著?不到半個小時,黃胖子安排的檢查人員就來了,是個二十歲出頭女孩,名叫 柳青瑤,是黃胖子的表妹,畢竟這種見不得光的事,還是自己人比較靠譜。


  柳青瑤的年齡看起來比我還要小一點,也就是二十出頭的樣子,面容姣好,青春靚麗,如果說吳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瑤就像是那種情竇初開的小公主了。


  不過跟吳敏相似的是,這柳青瑤對我態度也是一樣的冷淡,好像我在她們眼里就像是貨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覺很屈辱。


  “青瑤是學醫的,讓她給你檢查一下,如果身體沒毛病的話,咱們就可以簽署協議了!”進了客廳,還沒坐下,吳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點了點頭,表示沒有異議,然后就看到柳青瑤從茶幾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練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隨后遞給我一個塑料的小杯子,還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雜志,有些厭惡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著洗手間道,“自己去解決一下,這個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著點了點頭,沒想到還有被美女逼著打手槍的一天。


  完成了兩種采樣之后,柳青瑤就有些悶悶不樂的離開了。


  整個別墅的客廳里就剩下我和吳敏兩個人,氣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吳敏,發現吳敏也是一臉煩躁的樣子,隨后讓我自己在客廳里等著,然后她自己上樓去了。


  從背后看著吳敏的翹.臀和搖曳的美腿,我心里越發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順利的話,她的那雙大白腿將會熱情的為我打開,不安的是,萬一柳青瑤給我檢查出什么毛病來,那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而且看柳青瑤離開時的表情,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一個小時后,柳青瑤終于回來了,并且帶回了一個令我十分振奮的消息,化驗結果顯示一切正常。


  聞言吳敏也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隨即取出一份協議,攤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這是一份保密協議,上面的內容很簡單一共才四條內容,第一條,在協議期間男方必須辭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離開,第二條,必須無條件的服從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條,男方對此事件無論事前還是事后都必須嚴格保密,第四條,以上三條如有違約行為必須賠償女方三百萬人民幣。


  看完最后一條,我忍不住眉頭一皺,抬頭看著吳敏,嘴里說道,“協議沒問題,不知道我簽了這份協議之后,錢什么時候給我!”“哼!”吳敏聞言,嗤笑一聲,“真是鄉巴佬,這點錢我們還不至于跟你耍花樣。


  ”隨后,吳敏讓我把銀行卡的卡號給她。


  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從錢包里掏出銀行卡給了吳敏,幾分鐘之后,手機短信提醒,我的賬號上多了三十萬。


  “這下相信了吧?”吳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說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著點了點頭,雖然吳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厭惡的樣子,不過既然收到了錢,再加上吳敏這樣的絕色美女,我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有點心花怒放。


  簽完字之后,吳敏就將協議收了起來,讓我今天將自己的瑣事處理一下,明天早上再來報到,報到之后就會一直住在這里,直到事情完結。


  我知道吳敏這是為了保密,不過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即便是相當于被軟禁一段時間也無妨,再說有吳敏這個美女陪著,想來這段時間也不會無聊。


  從吳敏的別墅離開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將自己是東西收拾了一下,便將房子退了,然后給父母打了個電話,將錢轉回家,讓老媽帶老爸去醫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約住進了別墅。


  今天我來的時候,只有吳敏和柳青瑤在,吳敏那個老公黃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還是有工作要忙,并沒有在。


  今天的吳敏,可能是因為在家里的原因穿著一身寬松的絲質睡袍,很是隨意的靠在沙發上,跟柳青瑤聊著天,看到我來了之后,立即將露在外面的兩節白如蓮藕般的小腿收了起來,臉上的神色也馬上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彎,由晴轉陰。


  “看夠了嗎?”吳敏冰冷的聲音如一盆涼水澆在了我的頭上,瞬間讓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開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誘.惑了。


  我神色木訥的看了吳敏一眼,這話實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話。


  “哼!告訴你,別動什么歪心思,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你還不夠格!”吳敏見我不說話,繼續冷嘲熱諷的說道,“你只是我請來一個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態擺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這句話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了,頓時讓我火氣上涌,我是你請來的工具不錯,可我這個工具有點不同,那是幫你受精的,幫你懷孕的,臭娘們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9186633.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6383838.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7349385.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3520915.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7257405.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354495.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7515743.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468383.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794306.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5935413.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