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民 視 白嘉琪

民 視 白嘉琪


這要是能換成自己的話,一個月都體驗一回她都該心滿意足了。


   想到這,她心里不僅有了對 老秦強悍戰斗力的震撼,更有了對老秦老婆的覬覦。


   沒想到她這個年輕時尚漂亮身材又好的 女人,竟然連個幾十年前死掉的女人都比上。


   這讓 孫嵐心里頭充滿了失落,同時也對老秦那方面保持了強烈的好奇。


   于是,她忍不住的問道:那 叔兒,你這么些年都沒有找女人,晚上不、不想啊? 當這個問題出口后,孫嵐頓時羞到臉蛋兒通紅通紅的。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會問出這么羞人的問題來,可是她心里真的好想知道。


   老秦同樣也感受到了這個問題的奇妙,所以他心里暗樂,臉上卻一本正經。


   想,當然想了。


   那你一次得多久,才能讓我嬸滿足? 王強經過治療有可能嗎? 孫嵐這點旁敲側擊的小心思,老秦怎么可能不知道。


   于是他回道:我不長,狀態不好的時候四五十分鐘,狀態好的時候一個來小時。


  有次兩個多小時,直把你嬸……不是,那什么,王強經過治療,應該會 延長,會延長的。


   老秦的話,直接把孫嵐挑逗到心里癢癢的。


   而且那么長的時間,根本不是王強能比的。


   至于老秦說的王強那種延長,她心里也有數。


   她又不傻,如果真的可以延長到老秦那么久,老秦何必還用‘應該&quo;這個的詞匯。


   所以她估摸著,即便真的有延長,充其量也就那么三五分鐘,加起來還是不過十分鐘。


   想想自己這么漂亮的女人,身材也這么好,孫嵐莫名的替自己感覺到悲哀,委屈。


   而且再想想老秦那么強,王強卻那么弱,那種委屈就強烈了。


   忍不住的,有淚水溢出了眼眶,隨即更是傷心的抽泣起來,怎么止都止不住。


   孫嵐這一哭,可是直把老秦給哭懵了。


   原來還撩騷撩到好好的,正過癮的時候,咋還哭上了呢? 當他再三追問原因的時候,孫嵐情不自禁了。


   我還這么年輕,今年才28歲,當初追我的男人有那么多,我選擇了對我最聽話的王強。


  可哪知道他在那方面那么差勁, 我這現在連孩子都有了,剩余的日子還有長,我怎么過啊? 你說,我怎么過,難不成就強忍著不過夫妻生活,再熬20多年熬到更年期? 被孫嵐這么一通抱怨訴苦后,老秦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好尷尬,早知道就不撩了,這一下可真撩出騷來了。


   老秦不好回答,孫嵐也不是真的需要他的回答,只管委屈的哭著,怎么勸也勸不下來。


   老秦最后實在沒招沒招的了,于是就試探著問道:要不……我幫幫你? 孫嵐,懵了。


   這按嚴格意義上來說已經不再是撩,而是耍流氓。


   只能說,她心里有些好羞,眼下的處境好尷尬。


   王強雖然那方面不行,可畢竟是她的丈夫,而且對她真的很好,可以說百依百順。


   但是老頭兒那方面又確實很強很誘人。


   那么瘋狂的感受,是從未有過那種感覺的她根本沒有辦法去想象的,所以很覬覦。


   一邊是百依百順的老公,一邊是超級快活的覬覦,孫嵐有些難以平衡了。


   這就好比讓一個餓了七天的乞丐,去盯著人家桌上香噴噴的烤羊腿。


   吃,是有違道德的盜竊;不吃,是把自己活活餓死。


   孫嵐真的好難做出選擇。


   精致到近乎妖媚的臉蛋兒上,此刻寫滿了痛苦的糾結。


   所以她只能 羞聲說道:你是我叔兒,別瞎說了…… 是不是瞎說,老秦我或許嘴上沒數,你孫嵐心里還沒數嗎?王強只是我好朋友的兒子,我和他沒半點血緣,你我之間,就算發生點什么,也不算違背道德。


   不過老秦終究也是在心里念叨了下,并沒有把這話說出口。


   他開始琢磨著,到底該怎么才能把孫嵐徹底征服。


   于是他不再說話,恰好前車也開始挪動,于是他就暗懷著心思,慢慢開著車前行。


   耗費十多分鐘后,電動小四輪終于開回了小區樓下。


   沒有任何旖旎,老秦很是規矩,替孫嵐開門,讓孫嵐抱著熟睡的孩子上樓。


   回到家中后,孫嵐回屋把孩子放下了。


   而老秦則回到自己臥室,把褲子脫了,底褲脫了,全身上下脫到好像剛從娘胎里出來。


   路上的時候他已經想好了,孫嵐跟李晴不同。


   李晴是有丈夫沒回家,空虛寂寞冷。


   孫嵐則是有丈夫不中用,長期得不到滿足。


   兩者的區別在于李晴有盼頭,所以他得徐徐圖之。


   但孫嵐的生活中一眼無邊的全是黑暗,因此他得用猛火狂燒。


   就像是昨天晚上那樣,講道理?講你麻痹,先推倒再說,久病就得用猛藥! 渾身上下一絲不掛后,老秦來到了孫嵐的屋子里面。


   這時候孫嵐剛把孩子放到床上,正幫寶寶弄枕頭。


   興奮的老秦二話不說,直接就撲了上去。


   孫嵐正收拾著枕頭呢,感受到身后的動靜后嚇了一跳。


   想要抬頭起身卻發現,身后正有只強力而火熱的大手按住她后背,根本起不來。


   她當時就驚了,羞聲急道:叔兒,你不要這樣,你不可以的,不可以…… 老秦喘著粗氣說道: 嵐嵐,給我吧! 叔兒,你再敢繼續下去,我就把豆豆給打起來,到時看你亂不亂來! 不得不說,孫嵐真是抓住了老秦的脈搏,直接給他抓到死死的,比抓那兒還好使。


   老秦當時就急了,忙站起身來,你瞎胡鬧,這是你兒子,你打他干啥?! 那里沒有了侵襲撩弄,孫嵐也就恢復了些力氣,忙掙扎著躲到了兒子旁邊。


   手掌始終放在豆豆的身體上方,這是她唯一能讓老秦投鼠忌器的方法了。


   叔兒,你太過分了,我是王強的媳婦兒,我以前做的也確實不夠好,但你不能接二連三的這樣,你這樣子做,到底有沒有考慮過王強的感受,雖然你和他半點血緣都沒有,但你也是把他當成侄子看待的吧? 孫嵐憤怒了,她對老秦展開了質問。


   只是面對孫嵐的這種質問,老秦也是早就有了準備。


   只是他已經成功的勸服了自己,而且他也相信一定可以給孫嵐一個滿意的交代。


   嵐嵐,我知道我這樣做不對,我的確是把王強當成侄兒看待的,王強做不好的,滿足不了你的,我這當叔兒的有義務來幫他做好。


   我這確實也有私心,看著你太美太漂亮身材又火爆,想著解決自己的需求。


  可我這同時也是為了你們夫妻倆的幸福生活著想! 你們兩口子整天這樣吵下去,什(益智故事)么時候是個頭兒,你們的夫妻生活才剛剛開始呢!而且我不光是為了你們的夫妻關系和諧,也是為了你啊,嵐嵐,你這么年輕就開始熬,你得熬多久? 就像是你說的,二十多年,三十年?把自己從個漂亮女人熬成黃臉婆,一輩子都撈不著感受做為女人那種本該享受到的快活,你愿意嗎?你不辛苦嗎? 老秦機關炮似的突突突突說了好多,直把孫嵐給轟炸的心思大亂。


   每一句都能打到心坎里,然后炸出一片焦糊。


   所有話說話,更是炸的她心防徹底崩塌,更個人都感覺一片漆黑,如同此刻望去夫妻生活中那無邊的黑暗。


  這樣的生活,她想要嗎?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要今后你不負我,我陳炎定會護你余生。


  ”陳炎看著 仲薇的身影,在心中暗暗想到。


  這一刻,少年那顆沉寂了的心,再次注入了活力。


   病房里,有護工正在幫仲薇清洗,所以陳炎四人站在走廊里安靜的等待著。


  氣氛冰冷的可怕。


  “劉曉東呢?”陳炎突然發問。


  “已經被警察帶走了。


  ”李正輝回答道,他本想動用關系幫一下陳炎,但是還沒有輪到他出手,就有一只無形的手壓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是誰出手,但是陳炎這次肯定是在劫難逃,這也讓他更驚訝于陳炎的實力。


  陳炎 點了 點頭,剩下的一切他相信沈 千金都會處理好。


  “今天的事,多謝兩位了。


  ”兩人聽了陳炎的話,連忙擺了擺手。


  “陳少客氣了,今天的事說起來我還要向陳少道歉,畢竟是在光華出的事,我責無旁貸。


  ”李正輝說完,就對這陳炎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陳炎只是隨意看了他一眼,便將目光收回,雖然今天的事情李正輝有一定的責任,但是之后李正輝也幫了不少忙,所以陳炎也不準備多做計較。


  “李少言重了,以后有需要的事情,盡管來找我,但凡力所能及,我必出手。


  ”幾人寒暄了一會兒之后,李正輝和孫文便是離開了,剩下沈千金和陳炎兩人。


  剛才陳炎說話的時候,沈千金一句話都沒有說。


  “你知罪嗎?”“知。


  ”沈千金點了點頭,沒有保護好陳炎的安全,不管有千萬理由,都是他的過錯。


  “我希望能有一個讓我滿意的結果。


  ”“明白!”病房內。


  陳炎安靜的來到床邊,看著還在昏迷中的仲薇,神情有些難過。


  他也不說話,就那么安靜的坐著,兩只眼睛盯著體征儀器,時不時的落在仲薇的臉龐上,溫柔展現。


  陳炎一直看守在病房內,仲薇沒有親人,唯一的母親也是重病,早在之前就被沈千金安排去了省城接受治療,同樣有人24小時照顧著。


  咚咚咚!深夜,就在陳炎有些犯困的時候,敲門聲再度響起。


  “進來。


  ”陳炎微微搖了搖腦袋讓自己清醒。


  沈千金手捧一大堆營養品走了進來。


  “ 少爺,事情已經辦妥,劉曉東下半生都會在監獄里度過。


  。


  ”陳炎冷然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別再有下次了。


  ”陳炎終于開口,索性仲薇此次無礙,否則他不會就這么算了的。


  “少爺請放心,再有下次,沈千金以命謝罪。


  ”沈千金彎下腰,態度誠懇的承認錯誤。


  沈千金稍作停頓,拿出了一份文件,“少爺,這兩天 夜城并不太平,有一個 財團正在進入夜城,似乎還想要對我們下手。


  ”“什么財團?”陳炎眉頭微皺,他嗅到了不好的苗頭。


  “是這樣的,由數個大集團大家族聯合成立,專門收購各大公司的就是財團,因為聯合的緣故,很少有單一的集團跟家族能夠與其抗衡。


  ”“而明天到達夜城的叫做 北原財團,在華北地區東部算是比較強橫的一支力量了,據我調查到的結果顯示,北原財團的幕后主使就是省城的幾家龐然大物。


  ”“哦?跟我們陳家相比呢?”陳炎微微挑眉。


  沈千金聞言微微一笑,“少爺,陳家已經站在世界巔峰,自然不是這些小魚小蝦可以比擬的。


  只不過你如今尚未回歸,所以在夜城這里,這個北原集團已經能對你造成威脅了。


  ”沈千金的回答隱隱也透露出了陳家無法窺探的龐大規模。


  “此番北原財團來到夜城,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將整個夜城變成省城那幾家的私屬領地,將所有的家族集團收于麾下。


  ”“所有?就不怕撐死?”陳炎冷笑。


  單單是他的一個天水集團,市值就達到了百億,還有光華等排名前十的大型集團,整個夜城排的上號的加起來起碼達到千億的市值,豈是說收購就能收購的?“少爺,省城的一些家伙聯合,他們的確具備這個實力。


  ”沈千金苦笑。


  他知道自家少爺畢竟當了二十幾年的普通人,就算是氣質慢慢的回升了,可是根深蒂固的思維觀念還是有些破舊。


  “我知道了,有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陳炎揮手讓沈千金離開。


  “是。


  ”沈千金離開了病房。


  陳炎起身來到窗戶前,看著外面的夜色,他總感覺這個北原財團來者不善。


  只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他如今的身份,難道在區區夜城,還有擺平不了的人?次日清晨,陳炎被敲門聲吵醒。


  打開門,孫文正一臉著急的站在病房門口,看到陳炎,宛如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陳少,求求你救救我家的公司!”“進來說。


  ”陳炎看了一眼醫院走廊,示意孫文進到病房內。


  “怎么回事?”陳炎問道。


  “今天早晨咱們夜城突然來了一個財團,其中幾個人找上了我爸,直接開口要買下我家的集團,而且只給市值的百分之三十來收購,我爸拒絕之后,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家就接到了好幾個合作伙伴的電話,現在我們的貨源都要被切斷了。


  ”孫文顯然很著急,直入主題。


  陳炎聞言雙眼微瞇,果真跟他猜的一樣,昨晚沈千金提及的北原財團動手了。


  既然他們敢來,必然是做了十足的把握,一出手就是致命一擊,如果孫氏集團不愿意低價出售,只怕用不了多久就會倒閉了。


  “別急。


  ”陳炎對孫文安慰道。


  后者點了點頭,他相信陳炎的能量。


  兩人就在病房里等待著,沒多久,李正輝也來了。


  “陳少,我收到消息,有一個名叫北原的財團今早來到了夜城,然后開始收購一些公司,但是光華集團還沒有接觸到他們。


  ”陳炎冷靜的點頭,他要讓自己保持平常心,北原財團來勢洶洶,但他也不是好惹的。


  “再等。


  ”陳炎只給了兩個字,就沒了后話。


  兩人都好奇在等什么,但是他們也不敢多問,尤其是孫文,他只能依靠陳炎了。


  終于,在上午十點鐘左右的時候,病房門被推開,沈千金走了進來。


  “少爺,我把最詳細的消息給您帶來了。


  ”沈千里一臉恭敬。


  “講。


  ”“北原財團在早晨就對夜城的三流集團動手了,后又對二流集團動手,比如這位孫公子家中的集團,到現在為止,已經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公司同意了財團的收購,真的是來勢洶洶。


  ”“解決方法。


  ”陳炎出奇的冷靜,他不在乎那么多,他只關心如何讓這個財團灰溜溜的袞離夜城。


  “少爺,解決方法我倒是有一個。


  ”“講。


  ”“夜城內也有不少集團規模不弱,之所以毫無招架之力,主要是因為他們是一盤散沙,所以我們只需將這些集團整合起來,變成一個夜城的商會。


  ”“這樣的話,不論是規模還是威脅性,都大幅度的提高,他們就算是想收購,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千金此時笑瞇瞇的樣子像極了有錢的老狐貍,還是很招揍的那種。


  不過沈千金的話著實讓李正輝跟孫文震驚了,這是什么腦回路?夜城可不是小城市,整合全市的集團,這想法簡直駭人聽聞!“這倒是個好辦法。


  ”陳炎心里也挺震驚的,但表現出來肯定要淡定了。


  “少爺,先讓北原財團蹦跶一會兒,等他們找遍了整個夜城的時候,肯定是群神公憤,您到時候再出來振臂一呼。


  ”陳炎聽聞了然的點了點頭,看向還在病床上躺著的仲薇,微微嘆息,“可以,你們倆回去等我的消息吧,相信要不了多久了。


  ”李正輝跟孫文都走了之后,沈千金開口問道:“少爺,您是不是還有些問題要問我?”沈千金面帶笑容,他對現在的陳炎愈發的滿意了,懂大局觀,坐懷不亂,沉穩,這都是一個上位者應有的氣質。


  “說。


  ”陳炎好像非常不想搭理沈千金,看著后者明知故問的樣子,他就不惜的多說話。


  “我知道您一直好奇家族的實力,也好奇您到底有多少可以調動的資源。


  ”“家族的事情我不便多說,但家族既然準備讓繼承人們自行拼搏,肯定要給資本,您的零花錢就是您的資本,等時機成熟了,我自然會把零花錢都給您親自保管,但現在還不行。


  ”“至于咱們家族到底有多少家產,我說一個詞語您就明白了。


  ”提及家族,沈千金身上仿佛突然多出來一股傲人的氣質。


  “什么詞?”“富可敵國。


  ”陳炎瞪大了雙眼,微微震驚的表情流露,如果不是他刻意的掩飾自己的情緒,恐怕現在都徹底愣在了原地。


  以一個家族的資金做到富可敵國?這竟然是真實存在的!華國廣袤的土地上,擁有著無數的物質資源,國力更是飛速提升中,可一個隱世家族陳家竟然憑借一家之力,在財力上要與整個華國媲美!“少爺,我先走了,有消息我再來找您。


  ”沈千金離開了醫院,北原財團的事情有他把持著就足夠了,過程不需要陳炎跟進。


  整個病房只剩下了陳炎跟躺在病床上的仲薇。


  “出什么事了嗎?”虛弱的聲音響起,陳炎一愣,旋即猛地扭頭看向病床上,只見一雙美眸正看著自己。


  “你醒了!”陳炎有些激動,而后迅速按下護士站的鈴聲。


  “嗯。


  ”仲薇虛弱的應了一聲,隨即微微蹙眉,一臉痛苦。


  “為何如此?”陳炎看向仲薇,當時的那一幕再度浮現在他的腦海中,竟是讓他的眼眶微微有些濕潤。


  “我也不知道,當時根本來不及細想。


  ”仲薇平靜的語氣,更加讓陳炎心頭一疼。


  陳炎點了點頭,神情淡然,內心卻是泛起了波濤洶涌。


  很快,(左手握右手)醫生便來到了病房,給仲薇檢查了一下之后,告訴陳炎問題不大,之后只要注意休息,等待傷口恢復就行。


  “是不是出事了?”等到醫生離開之后,仲薇開口問道。


  “嗯。


  ”陳炎頷首。


  “夜城在今天早晨來了一個財團,是省城過來的,有點實力,妄圖收購夜城所有的大型集團,將夜城變成私屬的后花園。


  ”“我不會讓一群外來者得逞的。


  ”陳炎雙目發冷,說到底這二十幾年他都是在夜城生活成長的,相比較素未謀面的陳家,這里更讓他有歸屬感。


  所以,夜城無論如何也不是外來人可以蠻橫插足的!“陳總,商業上的事情我不便多問,但我要謝謝您在我身邊陪著我。


  ”仲薇有些害羞的說道。


  “你救了我的命,這是應該的。


  ”接下里的幾天,陳炎則擔當起了照顧仲薇的任務,一直寸步不離的守候在仲薇身邊。


  這幾天陳炎表現的很溫暖,病房內總是充滿了溫馨,沈千金等人也未曾來過醫院,除了每天定期檢查的護士,整個病房里只有陳炎跟仲薇兩人。


  第五天,仲薇終于拆掉了縫合在小腹的手術線,傷口逐漸愈合,可以出院了。


  就在這天,沈千金帶著李正輝跟孫文來到了醫院。


  經過了五天的時間,孫文臉上的陰霾愈發沉重,只因這段時間陳炎一直沒有什么動作,孫氏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于此同時,北原財團的收購愈發囂張,已經有不少企業對他們怨聲載道,只不過大多是敢怒不敢言。


  沈千金一臉自信笑容的看向陳炎,“少爺,可以出手了。


  ”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7833042.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86698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674676.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7274603.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604931.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2824956.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9738007.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821946.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7510260.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269646.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