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sex in front of mirror

sex in front of mirror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經常撒尿的角落竟然藏了個人,還是個 女人!  被王 小野發現,鄭 紅梅索性也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畢竟這種充滿尿騷味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可她剛從黑暗中走出,頓時感覺到了王小野那炙熱的眼神。


    定住神的王小野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女人,他沒想到偷窺自己的竟然是 村長的大兒媳婦鄭紅梅,她身上穿著的薄紗T恤被雨水浸濕后,里面黑色胸罩清晰可見,胸脯將薄紗撐起,格外誘人。


    可真正吸引王小野的不是這,而是下身那兩條筆直光滑細膩的玉腿,剛才因為王小野來的不是時候,所以鄭紅梅根本來不及穿褲子。


    躲到那角落中后,更不敢穿,怕發出動靜被王小野給發現。


    所以她現在站在王小野面前,兩條幾乎無遮攔的玉腿直接顯露在了他的眼中,看得險些讓王小野鼻孔噴血。


    感覺到王小野炙熱的眼神,鄭紅梅短暫的慌神后,目光突然落到了王小野小腹下那再度產生反應的地方,眼中透著一絲貪戀和渴望。


    “臭小子,你這大家伙可真壞,竟然想尿姐姐一臉……”  毫不在意王小野炙熱的目光,鄭紅梅突然上前一步,香軟的身子一下貼到了王小野身上。


    感覺到那異樣的磨蹭,他紅著臉,慌亂不堪地叫道:“梅姐,你咋在這里?”  “姐姐等你呀……”鄭紅梅看著王小野的反應,咯咯一笑,突然湊到了他的耳邊,吹了一口熱氣,溫熱的 身體幾乎貼到了他的身上,忍不住伸出了手。


   這一瞬間,王小野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全部奔涌向那個地方,他叫道:“姐,你快松開,我受不了啊!”  “這就受不了了,姐姐還想試試你這大家伙,沒想到你這么不中用。


  ”  鄭紅梅非但沒有松開手,反而更加用力,疼的王小野懵了一下。


    可轉念一想,他的心一下火熱了起來,一臉戲謔地看著鄭紅梅潮紅的臉蛋:“姐,你敢試試?”  “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一臉潮紅的鄭紅梅,看著這嚇人的家伙,喉嚨咕咚一聲,心中的那一絲忐忑很快就變成了渴望……興奮之下的鄭紅梅不自覺的一用力,王小野本能一聲悶哼,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激蕩著他腦海,險些就被她這一下給捏崩潰,連忙伸手抓住鄭紅梅的玉手。


    “怎么,你小子不敢了。


  ”被他這么一阻止,鄭紅梅挑釁似地看著她,粉舌舔舐了一下嘴唇,動作分外勾人。


    鄭紅梅這么一說,王小野頓時不干了,看了一眼廟外,臉漲得通紅連忙開口解釋:“姐,這破廟人來人往的不安全,外面的雨差不多停了,要不去前面的荒廢的 果園?我記得里面可還有一張床……”  “行,今天你最大,姐聽你小子的。


  ”鄭紅梅紅著臉,不知道說的到底是哪大,可王小野卻聽出了她話中的撩撥,心中更加火熱。


    媽的!等到了果園,老子一定要讓著臭娘們跪著求饒!  說走就走,王小野快速 穿上褲子和上衣,然后一臉貪戀地看著鄭紅梅將那條濕褲子穿上,兩條白皙的美腿在眼前不斷晃蕩。


    走到廟外只剩下濛濛細雨,可心口火熱的兩人卻毫不在意,都加快了腳步朝著前面趕,不經意看了他手里的鐵楸,鄭紅梅忍不住問道:“你拿鐵鍬干啥去了?”  “今天是我媽媽去世的第三天,我去墳地給我媽圓墳去了……”王小野心中的興奮一下就低沉了許多。


    “哦……”鄭紅梅想起王小野已經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了,怪可憐的,就不想提起他的傷心事,就又問,“你母親的墳地不是在村西頭嗎,你怎么到破廟這邊來了?”  “我這不是過來考察果園嗎,結果碰到這大雨……”王小野說到這里,突然想從這個村長的兒媳婦嘴里探聽點消息,就問道,“梅姐,聽說村里的這個果園想發包給個人?”  鄭紅梅一陣警覺,水潤的眸子轉了轉,問道:“你想承包這個果園?”  “不是我,是我在職高的一個同學想承包……”王小野沉吟著說道。


    “你的同學承包果園做什么?這些果樹已經結果不多了,會賠錢的!”  “他當然不是指望這些果樹受益了,是想辦個生態養殖園……姐,這么說,村里真的想往外發包了?”王小野只想知道這個消息是不是準確的。


    鄭紅梅的丹鳳眼里充滿著抵觸,說道:“村里是想發包,但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這150畝果園我們家承包了,村里正在研究著呢!”  王小野不想打草驚蛇,便不再說果園的事情,就轉了話題嘿嘿一笑。


    就在這時,一道雪亮的閃電劃過,一聲霹靂在頭頂炸響。


    “啊!”鄭紅梅驚叫一聲像受驚的小鹿一般竄到王小野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他,“王小野,我怕……怕打雷!”  王小野頓時被電流擊穿了一般,女人的芬芳,女人柔軟的身軀,尤其是她胸前的妙地彈著他。


  但他意識到她不是裝的,她的身體確實在顫抖,這個女人真的怕雷。


  王小野忍不住緊緊地抱著她,說:“打雷有什么好怕的?”  “我……從小就怕雷,怕的要死……”一道閃電又劃過,鄭紅梅又是一哆嗦,更緊地抱住王小野,又是一聲炸響,又開始有雨滴落下來。


    看到這雨又要開始下了,王小野急忙說道:“梅姐,我們還是快點去果園吧!”說著,拉著鄭紅梅就朝前面跑。


    帶著鄭紅梅香汗淋漓地跑到果園旁邊的小屋,王小野這才暗松了一口氣。


    這是以前看果園子人住的 房子,自從一年前果園荒廢了,這個房子也就沒人住了。


    外間是做飯的廚房,里間是臥室。


  房子里已經沒有任何家具和物品,但里間的半截炕和一張大木床還在,只是火炕上已經沒有了炕革,裸露著褐色的泥巴的炕面。


    倒是那張木制的雙人床上的床墊和床單都在,而且上面還很干凈,原因是這里經常有人來約會打炮,這里幾乎成了偷情男女的炮房了。


    王小野拉著鄭紅梅直奔里面的臥室,因為那張床是整個屋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兩個人跑進來都有點氣喘吁吁的,而且衣服都被雨水淋濕了。


    鄭紅梅本來就很薄的T恤緊貼在身上,前面傲人清晰可見,看得王小野差點流鼻血…… 兩個人剛坐到床邊,一道超強的閃電劃過,一聲炸雷又響起,鄭紅梅忍不住一聲尖叫,慌不擇路地躲進王小野的懷里,胸前的柔軟緊緊地擠壓著王小野的胸膛,而且蛇一般的手臂牢牢地纏著他的脖子。


    這一抱弄得王小野有些心猿意馬,忍不住伸手開始在她身上游離起來。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一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你這個賤貨,我說(我的尤物女友們)在車里,你偏說要來這個房子里來,草,澆成落湯雞了!”  “我就不喜歡在車,不舒服,你要是不想玩了,你自己就回你車里去吧!”又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之后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臨近。


    躲在王小野懷里的鄭紅梅頓時一哆嗦,外面這男人的聲音這樣耳熟?  她急忙起身來到那扇小窗前往外面看去,當看清外面正要進來的一男一女后,她頓時驚慌失措的跑回床邊,急促地小聲說道:“我公公和小 花鞋……要是讓我公爹看見我們在這里,那就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快,我們快躲起來!”  王小野也傻眼了,鄭紅梅的公公就是村長孟武,要是被他發現自己和他兒媳婦在一起,那還了得?而且,這個小花鞋是自己女友許 雅麗的表姐,這事傳到許雅麗的耳朵里就 麻煩了,本來許雅麗就因為他拿不出彩禮,已經對自己很冷漠了,如果自己又發生緋聞,那就更不可想象了。


    他也覺得必須躲起來,可是躲在哪里?  王小野四處看著,房間里什么都沒有,哪有藏身的地方?  鄭紅梅卻焦急地叫道:“我們藏到床下去……快!”說著就往床下推他。


    也只有床下能藏住他們兩個了,那是一張雙人床,而且有床單垂到下面,藏在下面只要不出聲音是不會被發現的。


    王小野剛鉆進床下,鄭紅梅就慌亂地鉆進來。


  床下的空間不大,要想隱藏好,兩個人只能緊緊地抱在一起躺在里面。


    鄭紅梅小貓一般的貓到王小野寬闊的懷里,香軟在懷,可王小野根本不敢大喘氣,只能咬牙硬撐著,不過卻不影響他鼻孔吸著鄭紅梅身上的芳香。


    兩個人在床下剛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外面的房門就開了,村長孟武和他的情婦小花鞋就跑進來。


    村長和小花鞋似乎對這屋子也很熟悉,也是直奔里屋的那張大床……五十歲的村長孟武,卻保養的和四十歲差不多,紅光滿面,不大的眼睛里是懾人的亮光,只是他的身體過于肥胖,挺起的啤酒肚像個孕婦。


    跟在村長孟武身后的小花鞋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體態很風騷惹火,皮膚嬌嫩嫩的,臉上描眉打鬢很妖冶的樣子,上身是水綠的小襯衫,下面是黑短裙,都已經被雨淋透了,緊緊貼在凹凸有致的身軀上,尤其是身前高聳特別的惹眼。


    屁股已經搭到床邊的小花鞋,有點呼吸急促,高高的胸脯起伏著,一邊理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嬌聲說道:“你托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到了,我表妹許雅麗已經同意嫁給你家二小子了!我是磨破嘴皮子才把她說通的……”小花鞋歪頭瞥著他,嬌嗔說道。


    村長確實小眼睛一亮,很興奮:“這是真的?可是,許雅麗還是王小野的女朋友哩!”  “你就聽好消息吧,用不了多久,雅麗就會和王小野 分手的……”小花鞋說著,就將自己濕透了的小衫脫下來。


    躲在床下的王小野,頓時心里咯噔一下,草他媽的,難怪許雅麗最近對自己很冷漠呢,原來是移情別戀了,竟然還是小花鞋給拉的皮條!  他頓時有些氣惱,身體一動想出去和小花鞋算賬,但他沒動了,因為他的身體被鄭紅梅雙臂抱的緊緊的,而且,她如蘭的氣息還在他耳邊輕輕吹著,意思是要忍耐,不要動。


    王小野真的忍住了,他還想聽聽村長和小花鞋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你為我辦件好事,那我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過兩天我就把王小野的那個門面房收回來,租給你開美發店!”村長說著,便不失時機,輕車熟路地解開小花鞋紅色的罩罩,雙手在她的高地上攀爬著。


    “大哥,你真夠意思啊,我夢想著著在那里開美發店,這回算是如愿以償了!”小花鞋竟然激動的親了村長一口,任由村長的大手在她身肆意游走。


    “乖乖,哥稀罕死你了!”一聲哥叫的村長神魂顛倒。


     閱讀提示: 女子結婚 前男友寄來 婚紗道賀,因 未婚夫生氣犯難。


    昨日,收到前男友從北京寄來的一套婚紗,家住光谷的呂小姐不知如何是好。


    呂小姐今年23歲,是一家公司的行政人員。


  讀大學期間,她與一位學長相戀,卻在大學畢業后分手。


  去年,呂小姐與一名男同事確定 戀愛關系,兩人準備下個月舉辦婚禮。


  上周,前男友給呂小姐打來電話,得知她要結婚,希望她穿上他親自設計的婚紗,呂小姐表示不必麻煩了。


    昨日,呂小姐還是 收到了婚紗,她將此事告訴未婚夫,未婚夫甚是不悅,不愿讓她在婚禮上穿。


  呂小姐想到前男友也是一番好意,頓時有點為難。


    (記者聶麗娟通訊員李軍霞實習生梁玉婷)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1430198.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6155218.html
https://twggyytrgfb.weebly.com/8592739.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2409319.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5317024.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2772147.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481286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276679.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7620637.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828486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