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巨乳噴奶

巨乳 噴 奶


婶子你饶了我吧,坏死了……”“老实交代,田涛办事儿前咋碰你的?”“田涛那憨驴,那手指就跟烧火棍似的,能给 桂枝那里摸掉皮去……”“田涛去城里个把月了吧?桂枝你晚上想那事儿的时候咋办?跟你 淑琴婶子似的找根黄瓜?”“胡咧咧啥?净瞎说,黄瓜带刺扎得慌,婶子喜欢用茄子,没瞧见院门口种了一大片茄子?”三伏天能热死狗,大晌午头,一群娘们在河里洗澡嬉戏,放浪笑着,说着些粗俗不堪的话,桂枝 嫂子被围在中间,一手护住胸前一手遮挡下面,左躲右闪。


  寡妇淑琴婶子闹得最凶,一次次偷袭桂枝嫂子的下三路。


  桂枝嫂子顾上顾不得下,被 捉弄得狼狈不堪,稍有不慎就被扯开手,胸前就像俩鼓起白肚皮的河豚在随波荡漾。


  “别闹了,傻……陆简还在那看着呢!婶子你别往里……”桂枝嫂子连急带羞骚得满脸通红,声音已带着哭腔,用力一把推开淑琴婶子,趁机慌乱地蹲到水里。


  她刚嫁到村里没几个月,这还是头一次到河里洗澡,要是早知道被这样捉弄,打死也不来啊!都怪淑琴婶子怂恿。


  “害啥羞啊?他个 傻子懂个屁?!我跟你这些嫂子们天天被他看,还少了块肉了?”淑琴婶子撇撇嘴,一脸不屑,还故意转过身来朝我摇了摇胸前,喊道:“傻 简儿,这是啥?”“奶,喂孩子的奶。


  ”我傻笑着,咽了下口水。


  “好看不?”淑琴婶子托起展示。


  “丑,不好看,就是块大肥肉,俺不爱吃肥肉,腻,瘦肉好吃咧。


  ”我摇摇头。


  “别逗他了,傻简儿真不吃肥肉,你就是塞到他嘴里也不咬啊……”“傻简儿是没尝到 女人滋味吧?要不让淑琴婶子喂喂他试试?再说了,不吃也没啥啊,咱婶子那小嘴可以吃他呀!”“也是啊,好歹是荤腥,比茄子强呢,傻简儿可是童子娃呢,咱婶子这是要捡个大便宜!”一群娘们七嘴八舌调侃,转眼间淑琴婶子成了被捉弄的对象。


  我就那么傻呵呵坐在岸边看着,肆无忌惮地两眼直勾勾瞅着风景,甚至有恃无恐地把手伸进裤裆去安抚一下躁动的那。


  在她们看来,我就是个只有六七岁智商的傻子,人畜无害,不懂得女人身体的秘密,更不懂得男女那些事儿,哪里会去想那么多。


  而且,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在河边玩,撞见她们洗澡已经不是头一次了,开始的时候还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后来也就习惯了,当着我的面脱衣服都不带眨眼的。


  因为她们测试过,确信我不会做出啥出格的反应。


  “傻简儿,摸啥呢?裤裆里痒?”淑琴婶子浪笑喊道。


  “肿了……怕是让蚂蚁咬了。


  ”我咧嘴哭丧脸说道。


  “肿了?呀,那可不得了啊,快快快,脱了裤子瞧瞧啊,对,把 短裤脱了啊,说不定蚂蚁还在里面呢!”淑琴婶子一本正经地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傻简儿,蚂蚁咬着可了不得啊,搞不好就撒不出尿来了,赶紧的……”边上老娘们开始起哄。


  “喔,不打紧的,咬过好几次了,也不咋痒痒,俺皮实,能忍着。


  ”我站起身来,正对着她们把短裤扯下,一本正经地拨弄来拨弄去,那活儿像喝醉的大将军似的摇头晃脑。


  “啊……傻简儿是个驴!”淑琴嫂子那嘴张得能塞进个拳头。


  “可惜了,傻简儿真是好本钱呀,要是不傻,谁嫁给他还不得舒坦死?想想就受不了……”“比你家男人强多了吧?听说他那里……”老娘们兴奋地调侃,不时还用胳膊放到肚皮上比划,像是在约摸一下能到哪里。


  “别逗陆简了,怪羞的。


  ”桂枝嫂子红着脸扭过头去,却又忍不住朝我那里偷瞄几眼。


  “桂枝嫂子也眼馋了?她脸皮薄……”我心里嘀咕着。


  那会,我来的时候她已经下水了,故意要是让她当着我的面脱衣服肯定抹不开面子,她还是没生过娃的新媳妇,不像淑琴婶子那般放浪不在乎。


  她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柳眉杏眼,元宝嘴,皮肤白的不像是庄稼人,屁股(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饱满浑圆,像极了熟透的白桃;腰很细,小腹白皙平滑;胸前那柔软是挺着的,约摸着我一把够呛能抓过一只来,馋死人了。


  村里的女人大多都被我看过,当然啦,那些黄花大闺女是不来河里洗澡的,看的都是些娘们。


  我仔细地比较过,桂枝嫂子不仅长得美,身材也是最馋人的,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特别是她那蜂腰,我很好奇田涛哥用力太猛会不会把她的腰搞折了。


  “大桃子屁股,田涛哥从后面……够呛吧?”我浮想联翩的想着。


  田涛哥是我发小,他大小就五大三粗的,偏偏那里只长粗数。


  “傻简儿,找着蚂蚁了没?呀,好像有一只在你屁股上,跳啊!抖下来……”淑琴婶子喊道。


  “喔。


  ”我应了一声,就那么光着屁股在那原地上蹿下跳,甩来甩去,那架势……连我自个都觉得辣眼睛。


  可我是傻子,没必要脸红害臊,傻笑就行了,傻子不知羞耻。


  她们看猴似的瞅着我,肆无忌惮调侃议论,淑琴婶子又怂恿我做了几个蹲跳动作,还让我背过身去弯腰够脚尖,说是从下往上找蚂蚁。


  我全都照做,很认真,还时不时腆着脸问她们动作到位不。


  “别捉弄他了,怪可怜的……”桂枝嫂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再央求。


  “行行行,不闹了,说正经的,”淑琴婶子嘿嘿一笑,朝我咂咂嘴喊道:“傻简儿,你尿尿那玩意还肿着咧,咋办?尿不出来可就憋死人啦。


  ”“你说咋办?婶子救我……”我“焦急”地问道。


  “好办,可婶子帮不了你呀!那啥,知道不?女人的尿消肿最管用,要不让你桂枝嫂子给你撒一泡?你躺下,让她蹲你跨上尿……”淑琴婶子浪笑道。


  “胡说啥啊,再说我可急了!”桂枝嫂子那脸骚得鲜红欲滴,顿时急了眼。


  “我不干,那多埋汰呢,俺去找七七毛(小蓟),爷爷说了,七七毛的汁能消肿止血呢,就是抹上去有点痛。


  ”我拨拉脑袋,一本正经地说着,龇牙咧嘴弯腰抄起短裤,光着屁股迈着八字步急匆匆离开。


  “傻简儿,别跑啊,你婶子还有别的法子……”“就是,你婶子会变戏法,一会就把硬棒槌变软面条了。


  ”身后,传来老娘们一阵阵哄笑。


  “给老子等着,擦,还有一个月,看到时候谁傻眼!惹恼了我……办你个浪蹄子!”找了片有阴凉的草地,我四仰八叉躺在那,一边自言自语骂着,将手又朝那伸了过去。


  我本想再当会猴子,想看看那帮老娘们能龌龊到什么程度,可是受不了啊,下面胀得难受,红彤彤的要喷火,我真想扑过去把她们摁在水里就地正法!我也想过就那么当着她们的面折腾出来,按着她们的法子消肿不是么?可我怕露馅,怕热血喷张之下“开窍”而不自觉地去主动。


  “呵,谁是傻子?”我心里暗笑。


  白白被我过眼瘾赚便宜,谁傻?以为看我被耍猴就是赚便宜了?呵,傻子没脸没皮,无所谓!“一个月啊,再过一个月我就不用当傻子了!”我发狠地啐了口唾沫,手上又加了点力度。


  是的,我在装傻。


  就像我这名字,陆简,我是路边捡来的!我养父母是这村的,上山砍柴的时候捡到我,那时我应该还没出满月吧?在草丛里跟个快要饿死的猫似的叫唤。


  他们那会还没有孩子,所以待我还不错,可是在我四岁那年他们有了自己的娃,还是个男娃,所以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记得很清楚,差不多也是这三伏天,六岁半,养父因为我吃饭吧嗒了几下嘴,把我吊到院子里的树上打,骂我穷种像、野种、贱命,一个接一个大耳刮子抽到我脸上,没几下我的嘴就肿了。


  “再吧嗒一下,再吧嗒……”他很聪明,换鞋底抽我。


  我那弟弟拿着树枝扎我,他能够到的地方都扎遍了。


  我吊在树上挨了三天打,没喝过一口水。


  街坊来了又去,大多数看热闹,趴在墙头饶有兴致地看我垂死哼哼,最多说几句不疼不痒的象征性劝说一下我那养父。


  我记得很清楚,田涛哥给我扔了个桃子,可惜掉到了地上,被鸡啄了去;冬梅姐也来过几次,好像拿的是煮鸡蛋和甜瓜?我养母接过去,对冬梅姐说我现在嘴肿吃不下,可转眼就给她儿子。


  对,我那好弟弟就当着我的面使劲吧嗒嘴吃的。


  中暑,发烧,后来就昏死过去,醒来只会傻笑。


  是的,我这辈子的眼泪在那三天都流光了,再打我也只剩下傻笑。


  我辍学了,整日狗一样在村里游荡,掌灯的时候才敢回家。


  后来,有个老头找上门来,租了南屋开起来诊所。


  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是他养活了我,也是他教我学医术。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齐,更不知道该喊他什么—我喊他爷爷,他却说我该喊他哥哥;我喊他师傅,他却说担待不起。


  我还是习惯性喊他爷爷,因为我觉得他受得起。


  “为什么让我装傻子呢?”我不由得又想起这个问题。


  他只用了几服药就治好了我,可却再三叮嘱我说“记住,你就是个傻子,更不懂什么医术,不然会没命的”。


  开始我还理解,以为他是担心我养父母再打我,可后来他们一家子去城里打工去了,一年也回来不几次,为什么还要我装傻子呢?我问过几次,爷爷说“傻子长命”。


  再问也是这句话,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不会害我。


  昨天傍晚的时候,有人给他捎了封信,他一宿没睡,天亮的时候跟我说要出趟远门,一个月,要是到时候他不回来的话我就不用再装傻子了。


  我高兴极了,想哭,装了十年多的傻子,终于到头了,可是转眼一想,爷爷要是不回来……我心里很失落,很不舍。


  “你们先回吧,我去解个手。


  ”淑琴婶子的声音。


  “找傻简儿?不会是想给他那活儿消肿吧?”那帮老娘们已穿好衣服,正往村头那边走去。


  “去你的,我能让个傻子拱了?”淑琴婶子骂了一句,扭晃屁股朝这边走来。


  “擦,解手找个别的地啊!”我立马慌了,手上正忙活着呢,咋办?收手穿裤子?可眼下想刹车也刹不住啊!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居然汹涌释放出来。


  我急中生智侧过身子,把短裤搭到屁股上,尽量绷住身子不抖动,就那么做贼似的把黏黏糊糊喷到草地上,足有两三步远。


  “咦,没发现我?”我惊讶地发现淑琴婶子冷不丁拐了个弯,朝那边灌木从扭去,估计是草丛太深没瞅到我在这发泄。


  “麻蛋,整天捉弄我,老子也捉弄你一回!擦,吓你一跳,让你尿裤子!”我猛然想出一奸计,穿上短裤,猫腰蹑手蹑脚跟了过去。


  哼,她正惬意地放水,我冷不丁蹿出来,还不得吓她个半死?嘿嘿,说不定一屁股坐到尿泥里呢!给我消肿?还是给你自个那里败火吧!“怎么才来啊?喝酒了?哎呦,别急着弄,你不时经常看那啥片么?人家是咋鼓捣的……”“憋不住了,下一把再好好弄,把腿劈拉开,麻利点,TMD这天热死个人……” 李富贵把淑琴婶子摁倒在一块大石头上,猴急地扒她裤子,嘴巴一边哼唧一边乱啃乱拱。


  “这瘪犊子……跟淑琴婶子勾搭不一天了吧?”我暗骂道。


  李富贵是村里的二流子,吃喝嫖赌偷五毒俱全,进去蹲过几次, 老婆早被他打跑了,听过是想逼着他老婆去城里干那活赚钱。


  淑琴婶子守寡多年,却也没闲着,隔三差五就传出风言风语,没想到她连李富贵这歪瓜裂枣也来者不拒啊,有毛就不算秃子?饥不择食到这程度?“喝点酒弄得时候长,保准你舒坦……”李富贵三把两把褪下裤子,猛冲直撞趴了上去。


  “啊……轻点,别使劲……”淑琴婶子哼唧叫唤,两条腿跟骑自行车似的胡乱蹬歪。


  “这活跟打井一回事,得使劲,得深,要不然哪来的水?得找着泉眼……”“就你?还找泉眼?不够数吧!还晃荡呢,嗷,别咬我,你属狗的?”“晃荡怪我?你就坐地吸土的货……”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忙活这事是啥样,顿时就感觉浑身燥热,心跳得厉害,血直往脑门子涌。


  “擦!”下面那里刚消停下去,这眨眼的工夫又有了反应,那憋屈的滋味,难受啊!我往边上挪了挪,躲到草丛后面,龇牙咧嘴把短裤褪到腿弯,跟解大手似的那姿势蹲着,忍不住又伸手去安抚它的躁动。


  “啊,硌死了,起开!”淑琴婶子一脚踹开李富贵,哼哼唧唧翻了个身,两手撑着石头,大屁股撅得老高。


  “行,都依你,扶稳了,别三两下就趴窝。


  ”李富贵嘿嘿贱笑,点了支烟,一手夹着烟,一只手放在淑琴婶子胸前,跟公狗母狗那样纠缠忙活。


  “真TMD浪啊,会玩,要不要……”我咽了口唾沫。


  有点小纠结,说实话,这样偷看别人办事儿挺刺激的,很带劲,而且我也巴不得淑琴婶子这贱货被狠狠折腾,可转眼一想,这是舒坦吧?瞧那欲仙欲死的骚样,快活着呢! 他故意不动了,笑问道:“想不想让叔叔动起来啊?”“想!叔叔,你快动起来啊!” 琳琳果然听话了,刚才还嫌弃 老刘又老又丑,现在可好了,简直把老刘当成了大宝贝儿了。


  “那你求我啊!”老刘故意挑逗她,像这种玩习惯女上位的贵妇,就要践踏的她的尊严,这样才有成就感。


  “叔叔,求你,求你大力的干我……我好难受啊……”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那欲海中的女人,智商就成为负数了。


  她放肆的扭动着自己的柳腰,配合着老刘的运动,简直骚的可怕。


  “好,叔叔满足你!”老刘也不跟他客气了,当即就开始大开大合的干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钥匙开门声。


  “糟了,我 老公回来了!”“什么?”老刘傻眼了,刚才还觉得她老公是个绿毛龟,现在倒好,直接杀了个回马枪,这可怎么办?犹记当年,就是因为睡了赞助商的老婆,被捉奸在床,才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几十年未娶,几十年孤独寂寞的生活。


  现在赵 雅云老公回来了,这要是被捉个正着,事情闹大了,自己连游泳教练这一行都做不成了啊!“快跟我上楼!”赵雅云也脸色煞白,急忙带着老刘他们冲上了楼。


  还好他们速度够快,收拾的也干净,急忙冲上了楼。


  “雅云,你老公回来了,他要是发现了,我这老脸还往哪搁啊!”老刘真是慌了,他很害怕,就好像时间回到了二十年前。


  “怕什么,一会儿你们就在这屋待着,继续做你们的,我假装回屋睡觉,到时候 我老公问起来,我就说你们是一对野鸳鸯,我只是给你们腾地方的!”赵雅云倒是聪明,直接把锅甩的干干净净。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苦了琳琳了,她本来就是被叫过来的。


  现在又被安上个偷汉子的罪名,真是够可悲的。


  “雅云,你记得啊,这是你欠我了个人情!”说着,琳琳拉着老刘进了房间。


  她好像比老刘还要着急,也许是她刚才尝试了老刘的尺寸,刚刚被撩起的浴火还没浇灭,所以想继续战斗。


  她本来就经常在夜店玩少爷,她老公也是一知半解,不管她。


  现在出来偷汉子,就算被发现了,她老公也就得过且过了。


  此时,赵雅云已经回屋假寐,手不自觉的伸进了裤头里,有规律的运动着。


  “砰!”门被撞开了,赵雅云的老公冲了进来。


  他三步并成两步的冲过来,掀开了赵雅云的被子。


  “还睡,睡你妹!”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长相也十分阳光帅气,按道理说,他应该是从来不爆粗口的。


  但是现在,他老婆背着他在家里偷汉子,他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赵雅云搓了搓眼睛,一脸狐疑的问着她老公。


  “少他萍姨废话,我问你,野男人呢?”他本来是知识分子,但是现在,粗口已经完全抑制不住的爆发出来。


  “什么野男人?老公,你在说什么?”赵雅云一脸的迷茫,起来还晕晕乎乎的。


  “啪!”一声清脆的大嘴巴子扇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赵雅云忍不住哭了出来。


  再怎么说,她都是个弱女子,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当然经受不住。


  “老公,你竟然不相信我,你整日整夜的不回家,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谁知道你一进家门就打我,你太过分了,呜呜呜……”赵雅云大哭起来,那眼泪流了满脸。


  见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她老公也一阵心痛,难道真是自己误会她了?“雅云,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太寂寞了,所以偷男人?”她老公还在套她的话,虽然多了几抹柔情的问候,但是赵雅云也不是傻子,这种事当然要死咬着不放,一旦承认了,她肯定得被净身出户。


  所以,她强忍着疼痛哭泣:“老公,你竟然不信我,我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偷男人?”“不承认是吧,你等我找出来的!”说着,她老公在屋子里翻了起来,床底下,柜子里,全都翻遍了,可是始终没有找到人的影子。


  “你看,我说吧,我根本没有偷男人!”赵雅云神气起来了,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怎么可能?”她老公一阵惊讶,掐着腰喘着粗气。


  “那你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在娇喘?”他又在质问赵雅云,赵雅云当然不会承认了。


  “我……”没等赵雅云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浪叫声:“叔叔,快,大力一点,人家就快要出来了!”……“什么声音?” 曹明当即问道,一个健步冲了出去。


  循着声音,他一脚踹开了门。


  里面的情景着实让他一惊,此时的琳琳,正在墙角弓着腰,一只手拄着墙,另一只手在揉着自己的酥胸,而她纤细的长腿一只立于地面,另一只则是被老刘举了起来,神秘之地正展露在曹明的面前。


  “这……”他傻眼了,回头看了看赵雅云,又狐疑的问道:“这不是琳琳嘛,她怎么……”赵雅云急忙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出了门。


  “ 刘叔,琳琳,你们慢慢玩,我老公她不懂事,我们就不打扰了啊!”赵雅云表现出一脸的歉意,然后关上了门。


  此时,曹明一脸的惊恐之色。


  “雅云,刚才那是什么情况?”他完全忘了怀疑自己老婆偷汉子的事了,刚才那一幕,着实把他惊着了。


  “告诉你别冲动,你偏偏踹门进去,现在好了吧,你看你把琳琳吓的。


  ”赵雅云一脸的幽怨,还作势依偎在曹明的怀里,就像个小女人一般可人。


  曹明急忙说道:“你是说,我误会你了?”“废话,这屋子里一共就两个男人,刚才那个老头你也看到了,我会和那个老家伙做那等荒唐事吗?”赵雅云的话的确有可信度,老刘四十多岁了,寻常女人哪会和他做什么,但是琳琳,他刚才……不多时,曹明被唬住了,赵雅云把他拉到客厅,低声道:“老公,既然你还是不信我,那我给你解释一下吧!”“你说!”曹明现在也是半信半疑,对于赵雅云的话,他也不知道是该相信,还是不该相信了。


  “事情是这样的,琳琳曹明总不理他,三天两头的不在家,她寂寞难耐,刚找了个新凯子,他们年龄差距那么大,去酒店开房那不是被人笑话嘛!所以,我就让他们来咱家偷情了,我可告诉你啊,这是琳琳的私事,你可千万别告诉曹明!”赵雅云说的话可信度越来越高了,曹明也是不得不相信,关键说的有几分道理啊!于是,他又狐疑道:“那你刚才给我打电话,娇喘是怎么回事?”赵雅云掐着曹明的腰间软ròu,骂道:“呸,你真以为我和那老家伙有什么事啊!你也知道,你三天两头的不在家,我在隔壁听到她们的**声,我就自己抠自己,我**,刚才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哪好意思跟你说实话!”解释清楚了,这回彻底解释清楚了,只见曹明把她搂在怀里,还劝慰一声:“老婆,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


  ”“哼,你连人家都不相信,说对不起就有用了?我前几天看好了一款名牌包包,要不然……”话还没说完,曹明就把话抢了过去,还拍着xiōng脯大喊:“买,过几天我出差回来就给你买,老婆,我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生气,物极必反嘛,你原谅我嘛!”一个大男人,开始在女人面前死缠烂打,真是够可笑的。


  “好了,你忙你的,你放心,你的后院绝对不会失火!”赵雅云琳琳的一笑,简直把曹明给迷住了。


  “好,那我先走了,还有两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说着,曹明拖着行李离开了。


  古有反围剿计划,今有反捉jiān计划,赵雅云简直就是一个机灵鬼。


  见曹明开车走远了,她也跑上楼去。


  她推开门,正看到那两对也鸳鸯还在苟合呢,此时的琳琳正跪在床上,撅起**,娇喘连连。


  “啊……刘叔……又要尿了,不行了!”话还没说完,一股子白浊喷shè而出,正喷在老刘的肚皮上,这已经不知道是今晚第几回了。


  “哎呦,S蹄子,这么快就搞上了,刚才不是还嫌弃我们刘叔嘛,现在可是叫的比你老公还亲呢!”这回换做赵雅云嘲笑她了,刚才琳琳挖苦她的话,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琳琳正沉浸在**的余韵当中,她急忙抱住老刘,大喊道:“赵雅云,我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的亲汉子,亲老公,是我的好哥哥,你可别跟我抢,今天我要爽个够!”“呸,你要不要脸,他可是我带来的,刘叔,快,让我也爽爽,憋死我了……”老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赵雅云推倒在了床上。


  她早就湿的不行了,刚才在隔壁的时候,还在回味着和老刘做那荒唐事的场景呢!她的动作那么娴熟,一瞬间便骑在了老刘的身上。


  整整三个小时,老刘把她们伺候的舒舒服服。


  “刘叔,这卡里有五十万,明天记得帮我买十节课!”临走的时候,琳琳把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老刘,这是她这辈子最舒服的一次,没有之一,一开始,她还很讨厌老刘,认为老刘又丑又老,根本不配和自己做这种荒唐事。


  可是,试过之后,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事终,还给老刘五十万作为答谢。


  “五十万?十节?”老刘傻眼了,五十万能卖他一辈子了,可是她就买十节课?“刘叔,你可别谦虚,你值这个价!”赵雅云也在旁偷笑,像她们这种有钱的贵fù,五十万还真不算什么,而且刚才那舒爽的体验,简直让人回味一辈子,五十万买老刘这一天,她们还觉得赚了呢!见老刘要走,琳琳又从后面抱住老刘,隔着裤子摸着他的(爱女狂欢)大话儿。


  “刘叔,加一下人家微信嘛,以后咱们常联系!”琳琳真是太S了,果然如赵雅云所说,这次把她伺候舒服了,今后受益无穷啊!“好好!”老刘和她互留了微信,便离开了。


  出了门之后,老刘这才发现,自己真是有钱了。


  那五十万的银行卡拿在手里,真是够沉的。


  回到家以后,老刘久久不能寐,翻来覆去的拿着那张银行卡把玩。


  这只是蝇头小利,如果真重出江湖,让赵雅云给自己多介绍几个富婆,那还不赚大发了?一瞬间,老刘有些后悔了,自己消沉了这么多年,多少胭脂美女都错过了。


  要是早早地重出江湖,或许早就赚大发了吧!如果自己有钱了,那自己可就能娶了陈晴晴了。


  现在这年头,只要你有钱了,多大岁数的小姑娘都能娶。


  如今他心里装满了陈晴晴,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陈晴晴了。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