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olsen porn



沈老太從善如流,點了 沈含雪的名字。

  “奶奶,我去。

  ”沈含雪應道。

  她明白自己沒有選擇權。

  “答應的干脆,你可別背地里偷懶啊。

  ”見目的得逞,沈 東林得意一笑:“不然咱們 沈家丟了機會,你可擔不起責任!”“我看要不派兩個助理跟著她?省得她不當回事。

  ”“有道理,畢竟她辦事不靠譜得很。

  ”親戚們自顧自議論起來,絲毫不在意沈含雪愈發難看的臉色。

  “行了,那就這么辦吧。

  東林,你去營銷部抽兩個人。

  ”沈老太看向沈含雪:“有人跟著也是好事,免得你太辛苦。

  ”這哪是怕她累著,分明就是派人監視她吧!沈含雪攥緊拳頭,明明流著沈家的血,跟其他人一樣坐在會議室,可她卻始終被當做隨便使喚的外人!“我一定會談好跟為水地產的合作,你們等著看吧!”想起葉 滄海的短信,沈含雪一沖動,張口大聲 說道

  話音落下,會議室里頓時鴉雀無聲,三秒之后,人們哄堂大笑,像是聽了多大的笑話似的。

  “沈含雪,你沒事兒吧?受刺激了?”“我以前只當她辦事沒規矩,原來是腦子不太好。

  ”“吹,繼續吹,到現在沒半點進展的生意,你說談就談?”原本沈東林正想跟眾人一起奚落沈含雪,突然間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這可是她自己往槍口上撞,何不借此機會徹底把沈含雪一家從沈家趕出去?也省得將來有一天分家產,多一個礙事的!“好啊沈含雪,既然你這么自信,不如跟我打個賭吧。

  ”逼視著角落里的女人,沈東林緩緩道:“倘若你辦到了,我自愿給你當助理,鞍前馬后端茶倒水。

  可如果你辦不到,現在的承諾就是欺騙,沈家可容不下信口開河的騙子!”“ 老板,給我拿包煙。

  ”“你來的一直都很準時。

  ”沈家集團對面的一個小超市里,超市的老板盯著葉滄海嘆了口氣。

  從3年之前的一天開始,眼前的這個小伙子會準時來他這里。

  3年以來,一直如此,無論是刮風還是下雨。

  起初老板感覺很奇怪,但后來他發現了一件事,每次沈含雪離開集團之后,這個小伙子同樣會跟著離開。

  至于葉滄海的身份,他有了一個粗略的猜測,但是沒有說出來。

  畢竟誰家都第有自己的不容易,這個沈家的贅婿,更是整個江城都知道一個廢物。

  也許……這個年輕人不愿意讓其他人了解自己是什么身份吧。

  “在家也沒事干。

  ”葉滄海笑了笑。

  這個小超市的老板看著已經步入了中年,他十分佩服葉滄海的堅持。

  在過去的3年里,他一直都在4:30出現,一直這樣保護著沈含雪。

  “準備什么時候去接你媳婦?一直這樣看著,這可不行啊。

  ”由于店里沒有顧客,店主跟葉滄海說起話來。

  葉滄海看著沈家集團的大門,然后笑了笑:“還沒到下班時間。

  ”“哥們,老哥我有一句話,不曉得可不可以說?”這個老板說道。

  “可以啊。

  ”“在我看來,你根本不像一個平常人,為什么入贅這個沈家呢?”即便雖然老板不是什么火眼金睛,不過,在這里呆著了也很久了,整天不知道和多少人打交道,在這個老板的眼里,葉滄海跟其他人不一樣,雖然不知道怎么解釋,不過,這個老板一直覺得這個年輕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江城的廢物啊。

  “我有身上血肉,還不是什么三頭六臂,也是知道吃喝 的人,肯定是平常人。

  ”葉滄海說道。

  “你清楚我的話究竟是怎么個意思。

  ”這個老板遲疑了一會兒接著說:“如果換做是我不得不忍受這些風言風語,估計我特么現在都不知崩潰多久了!”崩潰?葉滄海笑了,自己被家族當成一個廢物給拋棄了,然后入贅沈家,沈含雪一點怨言都沒說,自己怎么可能說什么。

  在其他人的眼里,葉滄海是在被別人羞辱。

  不過,在葉滄海的眼里,沈含雪比自己要受到更多的羞辱。

  “和她比起來,我所受的苦算不了什么。

  ”葉滄海說道。

  這個老板無奈的嘆口氣,然后就沒有繼續開口了。

  沈含雪完成工作下班后,葉滄海像平時一樣和這個老板道別,然后開著自己小電車直接離開了。

  沈含雪站在集團的前面看著葉滄海消失。

  3年以來,葉滄海每天都在等沈含雪下班。

  沈含雪也是直到葉滄海走之后才上車。

  等沈含雪回到家之后,當沈振華告訴 孫玫今天開會所發生的一些事之后,孫玫感覺就和瘋了差不多。

  “沈含雪,你腦子有病吧?你知不知道,萬一咱們讓沈家給掃地出門了,咱們將來就沒辦法活了啊!”“難道你不知道沈東林是有意來激怒你的嗎?這個 家伙是什么心思,別說你不知道?”“這個家伙不想讓咱們家拿沈家的錢。

  ”沈含雪平靜地說道。

  孫玫聽到這些,她的臉色直接就變了,然后喊道:“你自己都很清楚,怎么還會答應?那些家伙都沒辦法完成的事,你有什么資格可以完成?”沈含雪現在心里面十分復雜,自己剛剛選擇了相信葉滄海,不過,她并不清楚這次是對的還是錯的。

  即便自己家在集團里面的地位非常低,不過,要是奶奶去世了的話,無論如何也可以拿到遺產。

  如果被沈家掃地出門,那真的全部都玩完了。

  相信葉滄海,以未來的命運來賭一把……這個代價可是非常高的!但話已出口,怎么能收回來呢?“媽媽,我是你的女兒,你為什么不信任我呢?”沈含雪說道。

  孫玫整個人都在發抖。

  她憤怒地說:“我為什么要信任你?沈家的所有人都去了,全部都沒有成功,你為什么覺得自己可以做到?”為什么?沈含雪也不清楚為什么,自己同意這個事,就是因為葉滄海發給自己的消息。

  這時葉滄海也回家了,走到沈含雪跟前對孫玫說:“媽媽,您怎么說都得信任自己的女兒,含雪絕對可以成功的。

  ”孫玫不耐煩地看著葉滄海,然后用冷冰冰的聲音說:“這件事與你無關,如果你沒有入贅在我們家,就憑含雪的長相,絕對可以嫁進一個富裕的家庭,但是,都被你這個家伙給破壞了,你沒有資格在這里插嘴!”葉滄海沒有說話,轉身走向了廚房,準備做飯了。

  “葉滄海,我可以信任你嗎?”沈含雪忽然對葉滄海問道。

  葉滄海轉過頭,微笑著說:“可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孫玫見他們兩個之間有點不對勁,立即問(名人哲理故事)沈含雪,心想著難道是這個混賬東西,讓沈含雪同意的?“你先別走,給我說明白了,你和這件事牽連在一起了?你讓含雪同意的?”孫玫向葉滄海問道。

  沈含雪知道,要是孫玫了解了自己收到短信這個事,她絕對會讓葉滄海感到不舒服,都可能將葉滄海掃地出門。

  “媽媽,這個決定是我自己做的,這事與他無關。

  ”沈含雪說。

  “和他無關?含雪,你是不是讓他給迷住了!你居然相信這個廢物的話,你瘋了!”孫玫抓著沈含雪的肩,因為有點激動,她用力的抓著沈含雪的肩膀,很疼。

  看著沈含雪有點吃痛的神情,葉滄海臉色沉了下來,他直接用力抓起孫玫的手,一臉冷色說道:“含雪可不可以完成,到了明天一切結果都出來了。

  你怎么就不能信任她一次呢?”孫玫非常生氣,這里有你葉滄海說話的份嗎?“放手,這里什么時候輪到你來插嘴了?”孫玫說。

  葉滄海冷冷地盯著孫玫,在是葉滄海在沈家頭一次展現自己的強勢。

  盯著葉滄海的目光,孫玫忽然有點心虛,這個家伙的眼神太兇了,就跟準備弄死她似的。

  沈振華感到有點不對頭,連忙上前緩和氣氛說:“好了,都先放手!現在話都說出來了,即便我們再說什么也都晚了。

  目前咱們來合計一下,如何讓含雪做好這個事兒。

  ”孫玫松開沈含雪的肩膀后,葉滄海同樣松開了手,對沈含雪說:“我要做飯了。

  ”孫玫揉著自己被葉滄海抓過的地方,惡毒地說:“早晚有一天,我絕對會將你這個混混趕出這里,窩囊廢的玩意!”晚餐時,孫玫不在餐桌上,沈振華在餐桌上大談為水房產,因為他擔心如果沈含雪明天萬一沒有完成,沈東林跟沈家的那些人,肯定饒不了他們家,萬一他們家真的讓沈家給趕走了,那一切就全完了。

  吃完飯以后,葉滄海洗了個澡,返回他們的臥室,看到沈含雪坐在床上,安靜地看著他。

  葉滄海往地鋪上一躺,對沈含雪說:“為水房產,是我一個同學創辦的。

  ”“哦。

  ”沈含雪簡單地回了一句,就不說話了。

  他們的臥室里非常安靜,轉眼是3年過去了,依然沒有變化。

  不過,現在沈含雪的心情很奇妙。

  尤其是剛剛葉滄海抓著孫玫的手,他的表情又是一副沈含雪從未見過的樣子。

  “從明天開始,不要在集團外面的小賣店里等我了。

  ”沈含雪忽然說道。

  葉滄海頓了頓,沈含雪已經知道了?他有點驚訝,不過沒說什么。

  “好。

  ”沈含雪現在是背對著葉滄海,正在咬著自己的嘴唇,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起了漣漪。

  自己總是覺得她能夠非常輕松地跟葉滄海離婚,但當孫玫昨天給自己說這個事時,自己才知道她不能。

  眼前的這個家伙,無論他多么軟弱無能,不過,他也已經在自己的身邊三年了。

  無論外面對這個家伙地那些話有多難聽,無論自己是用多冷漠地態度面對這個家伙,他總是在自己的身邊,一臉燦爛的微笑。

  她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沈含雪不是什么狠心的人,不僅如此,她目前也已經意識到,她也已經習慣這個家伙在自己的身邊。

  “以后直接去集團大門口,接我。

  ”聽到她的話,葉滄海渾身一顫,像是被閃電擊中一樣。

  他在黑暗中盯著著沈含雪的身影,表情逐漸從難以置信,變成了幸福。

  沈含雪看不到葉滄海的表情,但是一直沒有聽見葉滄海回話,便想著他可能不想去,就有些惱羞成怒地說:“如果你不想去,就當我沒說過算了!”葉滄海直接坐起身來。

  他一臉激動地說:“想,我想去!”感受著葉滄海的激動,沈含雪兩行晶瑩的淚珠掉了下來,原來這個家伙是這么的容易滿足。

  “這三年……很抱歉。

  ”——翌日。

  沈東林坐在他的辦公室里,接到了某個人打來的電話。

  “哈哈哈哈!!!!”他爆發出一陣大笑,他笑死了,他要笑哭了。

  沈家的那幾個和他一輩的人同樣在這里,瞧著著沈東林,都是一臉莫名其妙。

  “東林,到底怎么了,你在笑什么啊?”“你一直在那笑,也給我們講講吧。

  ”“難道沈含雪臨陣退縮了嗎?”沈東林捂著自己的肚子說:“哈哈哈哈哈,該死,老子笑到肚子疼,沈含雪果然是個傻子!”“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什么事了。

  ”沈家的那幾個人,現在也都挺好奇的。

  “沈含雪這個瘋女人,她讓葉滄海開著一輛電瓶車,把她送到為水房產里去了!哈哈哈哈,這女人是不是傻了?”沈東林笑著說道。

  等沈東林說完這些話,那幾個人也全部都哈哈大笑起來,一個個都笑的眼淚快流出來了。

  “哈哈,這個沈含雪跟個破落戶似的去找人家?為水房產肯定不會理她的!”“我覺得沈含雪估計是自暴自棄了!說起來也難怪,我們都沒法和人家談成,她沈含雪是誰,就以為自己能談成,做夢!”“東林,你的這個手段確實非常的妙啊,這次沈含雪絕對要被罵死了,肯定會被趕出沈家的,等到老太太沒了,分錢的時候,他們家肯定就沒辦法拿到了。

  ”他們幾個上下一致,全部都覺得沈含雪絕對沒辦法完成這個任務。

  這幾個現在都等著看沈含雪的笑話了。

  “如果她食言的話要怎么辦?”其中一個人有點擔憂地問。

  沈東林一臉冷笑,終于找到了可以將沈含雪踢出沈家的機會,他怎么會給沈含雪后路呢?“別擔心,我能把她從沈家中踢出來,回頭你們幾個站在我這邊就好了。

  ”沈東林說道。

  “放心,肯定站在你這一邊。

  ”“沈含雪已經讓咱們沈家蒙羞了很多,這次咱們將她趕了出去之后,我們不會再被外人嘲笑了。

  ”“是的,葉滄海那個垃圾,多次讓咱們家蒙羞,這一下終于能夠遠離這個窩囊廢了!”為水房產。

  葉滄海把車放好,看了看渾身僵硬,很緊張的沈含雪,便笑了笑說:“別擔心,昨天我都跟同學商量好了,你去了簽一下合同就行了。

  ”沈含雪對于葉滄海同學并沒問那么多,再加上,這一次和沈家搶這個生意的人非常多,沈家沒有一絲優勢,僅僅依靠同學之間的友誼,就可以得到這單生意超級大的生意嗎?“你那個同學,不會和你開玩笑的吧。

  ”沈含雪抿了抿唇,說。

  “肯定不是了,我們倆關系特好,就是鐵哥們。

  ”葉滄海回答道。

  看到葉滄海看起來非常有信心,沈含雪也打起了精神。

  昨天晚上兩人之間的談話,即便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并沒有迅速上升,不過,很多隔閡都被消除了,沈含雪也明白,無論自己的心態如何,這件事她都是會面對的。

  進入公司只,沒等沈含雪說話,公司前臺地職員就來到了她的面前。

  “對不起,您是沈小姐嗎?”專業著裝,高個子的女人臉上帶著專業的微笑,客氣的說道。

  沈含雪有點受寵若驚地回答:“是的,我是。

  ”“那請您和我一起來。

  ”沈含雪跟著這個職員,乘坐電梯直接到了為水房產的頂樓。

  沈含雪覺得她的心在瘋狂地跳著,即便目前并沒簽署合同,不過,職員對自己是這樣的態度,沈含雪看到了一絲希望。

  等電梯到了頂樓之后,有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等著她。

  “你好,沈小姐,在下叫程實,是西城區那個項目地負責人,我也負責與貴公司之間的合作。

  ”程實介紹自己說道。

  沈含雪茫然地站在原地,有點不知道說什么。

  程實笑著,接著說:“我們老板的應酬很多。

  他不太可能親自出面來見您,所以沈小姐要是有任何問題,現在就能跟我直接提。

  ” 那夜,我失眠了,想著她那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情不自禁的把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獻給了她,當然是用手解決的。

   后來發生了一件無法預料的 事情,讓我不可自拔的愛上了她,愛的不僅是她的絕美容顏,更加愛她的溫柔善良。

   兩個月前,父親為了給我掙大學學費,沒日沒夜的在工地上苦干,卻因意外被砸斷了雙腿。

   因為醫藥費的事情,把親戚朋友求了個遍,得到的卻是一個又一個冷漠的嘴臉。

   就在我走投無路時候,李素送來了三萬塊錢,加上工地的賠償款,父親的醫藥費才算是有了著落。

   父親臥床不起,而母親需要時刻照顧著,家里又沒有其他經濟來源,深思熟慮之后,我決定跟著她前往蘇州打工。

   我上班的地方叫鴻泰服裝廠,李素是 工廠褲子部其中的一個部門主管。

   我的工作就是把褲子部生產完成的褲子拉到倉庫中,雖說風吹日曬十分辛苦,但是比較自由,工資相對來說也高一些。

   算算日子,在廠子里上班也有一個月了,每天能和李素一起上下班,還能住在一起,我很知足,雖然說我這輩子和她是沒有什么可能了,但就這樣默默的能看著她也挺好。

   叮鈴~~叮鈴。

   下班的鈴聲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搖了搖頭,告誡自己別在胡思亂想。

   在廠房里四處張望,沒有看到李素的身影,想著她應該是在辦公室,跟著大部隊出了廠房,我就走到門崗處等待著她。

   嫂子怎么還沒有出來呢,難道還在忙? 看了看手機,下晚班已經十多分鐘了,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掏出手機給李素打過去電話,系統提示說手機已經關機,我心里一驚! 會不會是 馬健那個王八蛋又欺負嫂子了? 馬健是工廠里的副廠長,這禿頂的 老東西對李素是垂涎已久。

   前幾天上班期間,我無意中他在樓道里對李素動手動腳。

   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李素雖然極力反抗,卻不敢大聲呼救。

   怒火燃燒 的我沖上前去要收拾馬健那個王八蛋,但是被李素給攔住了,最終在她的哀求下,不得已打消了報警的念頭,也為了李素的名聲,那件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難道馬健又騷擾李素了? 心中焦急的我朝著二層小樓而去,里面都是些工廠里的高管辦公的地方,既然李素沒有在廠房里,那么應該就在辦公樓。

   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我一路狂奔,氣喘吁吁的來到了辦公樓,不知道馬健辦公室具體位置,只能挨個查找,每個辦公室中都是空無一人,我便直奔二樓。

   突然,李素的呵斥的聲音傳來:馬健,你這個畜生,快放開我! 追尋著她的聲音來到角落里的一間辦公室,只聽到一個帶著壞笑的聲音:只要你今晚陪我一夜,那件事情我可以現在就答應你。

   透過貓眼看到馬健壞笑著,一只手抓著李素的手腕,撕扯著她的衣服。

   頭發凌亂的李素雙手護胸,被老禿驢堵在墻角,上半身的一些雪白已經露了出來。

   只見她劇烈的掙扎著,但她一個弱女子哪里會是馬健的對手,只能勉強護著身子,不讓老東西占便宜。

   在這一瞬間我想到了許多,馬健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李素,而且她還不敢呼叫和報警,難道有什么把柄在老東西手中,亦或者是她有求于那頭老禿驢? 這時馬健猥瑣一笑,道:小賤貨,你男人幾個月還不回家一次,我就不信你沒有需求,今天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聽著馬健猥瑣的笑聲,我恨不得立刻沖進去狠狠的暴打這老東西一頓。

   透過貓眼,看到馬健的爪子朝著李素胸前抓去,雙眼欲裂的我雙手用力砸了門,怒吼道:老東西,快放開我嫂子,要不然我就報警了。

   老禿驢驚了一下,隨即恢復了正常,卻放開了李素,走到辦公椅前坐了下來,點根煙抽了起來,像是沒事人一樣,一副有恃無恐的態度。

   小威,不要報警,我沒事。

  李素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朝著門口走來。

   門打開的那一瞬間,我與她對視了一眼,看到她雙眸中滿是委屈與悲傷。

   如果我再晚來片刻,后果不敢設想。

   馬健,艸你大爺!怒氣沖沖的我要沖進去教訓老東西。

   李素連忙抓住 了我,輕輕搖頭,大眼睛中泛著水霧。

   小威,別沖動,回家再說。

  她強忍著淚水,看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更是氣憤。

   嫂子,今天我一定要讓他…… 回家!話沒說完,被她用不容置疑的語氣打斷。

   從認識她開始,就沒有見過溫婉可人的她發脾氣,一時間愣住了。

   李素,我所說的事情你考慮一下,這是你最后一次機會,我等著你的答復。

  馬健抽著香煙對她說了一句。

   她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咬了咬嘴唇,抓著我的手腕下樓。

   這一刻,只覺得心臟隱隱作痛。

   …… 回到家中,李素 進了臥室中把門反鎖,隨后房間里傳來抽泣的聲音,她的哭泣聲就像是利刃一刀刀扎在我的心臟之上。

   心愛的女人被欺負成這樣,我卻還一直抱怨她,卻對那老東西沒有絲毫辦法,在心中暗暗發誓(極品少婦的誘惑),我一定要讓馬健得到應有的報應。

   站在門外安慰了好久,她才算是止住了哭聲,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眼角依然有淚痕,看了我一眼,進了廚房。

   她炒了幾個小菜,說要我陪她喝酒。

   既然她要喝酒,我就陪著她大醉一場,發泄下心中的苦悶與心痛! 李素端起倒的滿滿的酒杯,道:小威,喝。

   嫂子,少喝點…… 沒事…… 陪著一心找醉的李素一杯接著一杯,三兩酒下肚,只覺得腦袋暈暈乎乎的。

   兩人喝著悶酒,客廳里滿是寂靜,她突然開口道:小威,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壞女人,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不起高翔? 高翔就是我那位鄰居大哥,也是在蘇州上班,是貨車司機,經常要跑遠途,和李素聚少離多,我來蘇州一個多月,也沒有見到過一面,聽說這幾天就要回來了。

   那位鄰居大哥也不是什么老實人,聽說他在外面有女人,而且爛賭,李素為了這個家,只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好女人,更不是一個好妻子,但是高翔就對得起我嗎?他……李素說到這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而且我努力奮斗了這么久,絕不能看著屬于我的位置落于旁人。

   梨花帶雨的李素趁著酒勁,把她為什么會忍氣吞聲的原因告訴了我。

   原來我所在的褲子部經理馬上要退休了,而褲子部的三位主管中,李素是最有機會升職的熱門人選。

   誰也沒想到,對李素垂涎已久的馬健趁機要挾,告訴她說想要得到部門經理的位置,就要拿身子來交換…… 努力了這么多年,眼看就要熬出頭,她決不允許自己的心血白費,但也不想出賣自己的身體。

   一時間猶豫不決。

   馬健正是看出了她的猶豫,才有了上一次在樓道里的事情。

   嫂子,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我絕不允許你那樣做,關于部門經理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的。

   我擲地有聲的話語在房間里回蕩,梨花帶雨的李素雙眸中充滿了意外與擔憂。

   小威,你千萬不要做什么傻事啊。

  李素滿臉緊張,生怕我會沖動之下會做出什么傻事。

   嫂子,你放心,我不會沖動的。

   她知道我心意已決,嘆了口氣,再看向我時多了一些莫名的味道。

   又是幾杯酒下肚。

   嫂子,我實在是不能喝了…… 話音剛落,只覺得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急忙跑進了衛生間。

   一番嘔吐之后,趴在馬桶上大口喘氣,李素輕拍著我的后背,道: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不能喝,還讓你喝這么多。

   只要嫂子開心,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強撐著身體,露出一個微笑的表情,我黑白分明的雙目中滿是溫柔與真誠。

   李素俏臉微紅,輕啐道:就知道哄我開心。

   被她攙扶著回到了我的小窩,只覺得腳下一滑,下意識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在她的驚呼中,兩人倒在床上。

   李素的身子正好壓在我的身上,不爭氣的我有了些異常反應,和她平坦的小腹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