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天使 萌

天使 萌


  導讀:老公和朋友出去 應酬喝醉了,幾個朋友,就他一個人叫了小姐出去,其他幾個人全都不叫小姐出去。


  他也不主動 跟我認錯,只是后面跟我同房后,我有是不適,然后就想到那天晚上的事。


   在我的一再逼問,他才說了。


  他說:他是喝醉了,迷迷糊糊的就跟人家上床了,然后就痛苦流涕的讓我原諒他,還寫了保證書。


  我想離婚,很痛苦。


  李歌老師,我該怎么處理這事?  你好!   男人這種行為是可恥的,但是否到了非離婚不可的地步,我看未必。


    現在的社會很復雜,應酬之后的活動太多,其實應酬本身就很復雜。


  面對客戶或者朋友之間的要求,男人有時 沒有辦法拒絕,即使沒有喝酒。


   這就需要正確分析這種事情的原委,而不僅僅是知道就離婚這樣簡單。


    男人交際行為是很多 女人沒有辦法 理解的。


  這其中有很多事情只有男人能夠理解。


  一般社交場合尤其生意場合不太適合女同志 參與,這不僅是女人酒量的問題,更主要是餐后的很多活動不適合女性參與。


  這就決定男人必須參與其中并染在其中。


  這就需要女人理解。


  老公酒后找小姐染病給我  真愛需要男人 為家付出責任。


  如果一個男人為家奮斗,即使應酬中有點什么,也只是奮斗過程中必須的過程,女人大可不必以離婚來要挾。


  只是需要善意提醒男人要注意自己的行為就可以了。


    好好痛老公給談談。


  成立一個家庭很不容易,建設一個家庭更不容易。


  男人需要理解女人,女人也需要理解男人(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


   嫂子是大學生,也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白凈的瓜子臉,纖瘦的身段,前突后翹的,還有雙大長腿。


  三個月前,我哥從山摔下來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為命。


  現在聽著這個聲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我抹了把汗,轉身進了西屋。


  聽到腳步聲,奇怪的聲音忽的停了,“ 黑娃,是不是你回來了?”“嫂子,黑娃回來嘍。


  ”我到了尾房門口,推門走了進去。


  我叫陳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


  農村人都起小名,說是好養。


  “黑娃,嫂子有個事情求你幫忙。


  ”嫂子面色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輕紗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飽滿,隨著呼吸有些晃動,不知道有沒有穿里衣。


  “幫啥?”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顆 棗子,然后撩開裙子,臉色發紅的 說道,“幫我放進去。


  ”“放哪里去?”“你這個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參,(倆性故事)摔傷了腦子, 大哥沒少為我奔波,可惜最后還是成為了村里人盡可欺的傻子。


  嫂子對我這個傻子也不避諱,根本沒有男女之別,在她眼里我就是個孩子。


  可她不知道我前幾天放牛的時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腦子清醒了。


  我想告訴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隱瞞了,畢竟告訴嫂子以后,誰還幫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釋,“就是把這個放進那里啊,具體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給王老爺子弄得,泡三個月棗子,咱家欠他家的錢就可以不用還了。


  ”“泡棗?”我呆呆的問。


  我高中的時候讀過《白鹿原》,書里說在女人那里浸泡過的棗子,叫陰棗,是大補之物,聽說可以滋陰壯陽,延年益壽。


  王老爺子是 王大山,這老東西半截 身子都進土了,還信這玩意?“黑娃,別問那么多了,趕緊幫幫嫂子,我一個人找不準位置,亂搗鼓弄得疼。


  ”嫂子說著翻了個身子,把裙子撩的更開了。


  我看著吞了吞口水,這么大第一次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竄。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氣十足的說。


  嫂子有些不耐煩,自己把粉腿張開,然后說道,“黑娃,就對著那里放進來就行了。


  ”似乎是觸碰到哪里了,嫂子臉色發紅,嘴里不停的帶著喘息,讓我有一種解開褲子的沖動。


  “嫂子,那我放了吖!”我深吸一口氣,彎下腰,抓著棗子,對準位置放了進去。


  我真的想告訴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開褲子好好紓解一通,這場景簡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轉不動了,咽著口水,直勾勾的瞪著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側過頭,不滿的瞪著我。


  “嫂子,怎么你沒有這個?”我裝傻問道指著我下邊說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現在放得不是棗子,而是我褲子里兜著的啊。


  “黑娃,這些不重要,你快點放棗子吧。


  ”嫂子眼神有些飄忽,呼吸有點亂,“這個姿勢有點累。


  ”我點 點頭,手里的棗子順勢放了進去,棗子麻麻賴賴的一點不圓潤,中間幾次把嫂子弄疼,讓她滿頭大汗。


  “黑娃乖,還有兩顆大的呢。


  ”嫂子又遞給我一顆大棗子。


  “曉得啦!”我拉開嫂子的小手,一手扶著那里,一手放棗子。


  嫂子顫抖了幾下,呼吸更亂了,身子和水蛇一樣不自覺的扭動著。


  我知道這棗子讓嫂子許久沒接觸過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虛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進去。


  “啊……黑娃,你別亂動啊,順著第一顆棗子進去就行了。


  ”嫂子臉紅如火,扭得更厲害了。


  “嫂子,放不進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沒亂動了,認真的往里面放,接連幾下都失敗了。


  這第二個棗子個頭大,又干巴巴的,沒法放進去。


  要是有東西能像油那樣滑就能放進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頭,你等一下哦。


  ”嫂子讓我把手拿開,然后出房間等一會,差不多也就一分鐘左右,嫂子喊我進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還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著粗氣,想把我手里的棗子拿過去自己放,但看錯了位置,沒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在我下邊了。


  我感覺很難受,感覺褲子都快撐不住了,嫂子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讓我險些沒忍住。


  嫂子臉色一紅,手趕緊拿開,眼神若有若無的在我那里游走,臉色不僅發紅,而且也不多話,空氣中曖昧的氛圍尤其重。


  有了油樣的東西,第二顆棗子滑一下就進去了,第三顆棗子緊隨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體里的棗子似乎讓她有些不舒服,兩腿不自然的扭動了幾下,然后對我說道,“黑娃,剛才的事兒出去不準對別個說,這是我們兩人的秘密,聽到沒?”她臉上的紅暈還沒消下去。


  我點點頭,有些裝傻的扯著褲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廁所,下面難受。


  ”我確實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發現了,得趕緊去緩解尷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長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錯覺,總感覺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兒徘徊。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來洗澡。


  ”嫂子走了過來,撩開了蚊帳。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覺覺。


  ”我故意打個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


  ”嫂子坐在床邊,抓著我的胳膊搖晃。


  “好嘛!”我委屈的點頭,磨蹭著爬了起來。


  我坐起之后,發現嫂子一直盯著我的那兒。


  發現有了反應,她眼神很復雜,矛盾之中夾著一絲興奮。


  自從上次幫她放棗子之后,嫂子和我的關系更加親密了一些,我也說不上來,似乎嫂子有些把我當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著我下了床,發現沙灘褲有泥巴,兩眼一瞪,氣呼呼的看著我。


  嫂子最怕我和別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氣越來越大,打架就會傷人。


  “摔了。


  ”我搖頭說。


  “摔著沒?讓嫂子看看。


  ”嫂子臉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著我,確定沒受傷,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勸嫂子扔了我,嫁給村里的暴發戶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沒改嫁,還是和以前一樣,細心的照顧我。


  “咋個摔的?”嫂子沒好氣的翻個白眼。


  “偷桃子,給嫂子吃。


  ”我傻呵呵的說。


  “傻黑娃,以后不準干這種傻事了。


  嫂子想吃桃子,花錢買,不準偷別人的,更不準爬樹,聽到沒?”嫂子突然抱緊了我,生怕我會受傷似的。


  “曉得啦!”我感動的差點哭了。


  嫂子對我,真是沒話說。


  我真的不忍心騙她,好想告訴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為我擔心了。


  邪惡很快淹沒了理智,我還是決定隱瞞下去,當一個快樂的“傻子”。


  嫂子這樣漂亮,我又從沒碰過女人,我實在不忍心和嫂子的關系疏遠開,我寧愿永遠做她身邊的小傻子。


  嫂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給我洗澡,我沒法拒絕,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給你搓背。


  嫂子要泡棗子了,你就幫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溫柔的幫我擦背。


  “嗯!”我用力點頭。


  “不過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記得不要和別人說哦。


  ”嫂子在我耳邊說道。


  少婦幽香撲鼻而入,我小腹發熱,在澡盆里完全失態了。


  嫂子當然看到了,但不去說破,也不理會,就和往常洗澡一樣,弄得我心里癢癢的。


  嫂子從塑料桶里抓起藍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窩,胸前,小腹……涂到那兒的時候,嫂子有意的繞開了,毛巾在腿上擦了兩遍。


  嫂子斜著身子,領口敞開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個不停,引得我更是難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幫我擦小腹,但障礙橫在中間,嫂子終究是避不開的。


  她丟下毛巾,嘆了一口氣道,“黑娃,你也長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嚇了一跳,拉著嫂子的手著急的喊道,“黑娃永遠都是小孩子,是不是這個太礙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說著我真的故作模樣的要把那處擰掉,嫂子看到趕緊過來抓著我的手不讓我亂來,無奈的笑道,“傻黑娃,這怎么說不要就不要,這可是你男子漢的標志呀!”我低著頭,臉色通紅,不知道什么時候嫂子碰到了那上頭,溫熱的感覺讓我不停的顫抖。


  嫂子也意識過來,臉色一紅,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沒放手,她嘆了一口氣低聲道,“你雖然人傻,但本錢倒是不小。


  ”我臉色難看,嫂子問我怎么了,我猶猶豫豫道,“嫂子,我有些難受。


  ”嫂子手掌輕輕動,時緊時松,她臉色帶著一絲羞紅,望著我問道,“黑娃,這樣會好些嗎?”“嫂子,好難受啊!”我不停的顫動了起來,感覺快要來了。


  嫂子這個時候停下動作,遞給我一條毛巾把身上擦干凈,待會穿衣服去吃飯。


  我一臉悲哀,這都快出來了,她怎么就罷手了呢,我拉著她的手,“嫂子,黑娃不舒服。


  ”嫂子摸摸我的頭,溫柔的說道,“忍一忍,一會就好了,你太早接觸這些對身體不好。


  ”我無力反駁,我對嫂子而言是個傻子,不可能去爭取什么的。


  “黑娃,王大山說,讓嫂子去他家果園幫忙,嫂子去不?”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和我說道。


  “有錢錢沒?”我傻乎乎的問。


  我感覺王大山這老家伙沒安好心,陳家和王家沒半毛錢的交情。


  大哥死了,他甩手就借三萬給嫂子,不要錢,偏要嫂子幫他泡棗子,還讓嫂子去他家的果園干活兒,肯定有陰謀。


  “當然有啊!一個月三百塊,中午在王家吃飯。


  ”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抓起干凈的衣服幫我穿上。


  “嫂子,不要去幫他們家干活!”我突然緊緊的抱著嫂子,表現出傻子應有的憨態。


  “黑娃,你咋啦?”嫂子拍拍我的肩膀。


  “嫂子,你去了王家,黑娃沒飯吃。


  ”我沒法說出自己的猜測,只能找個最爛的理由留下嫂子,希望她別去王家。


  王大山和王四虎兩個畜生都對嫂子不懷好意,她天天去王家果園干活兒,中午還在王家吃飯,肯定出事。


  尤其是王四虎,這家伙長得牛高馬大的,他要是對嫂子用強,嫂子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嫂子對我這樣好,我絕不能讓任何人欺負和傷害她。


  “傻黑娃,嫂子早上做多點,給你留一份,你中午熱了就吃。


  嫂子晚上就回來了,又陪你吃飯。


  ”嫂子還是在安慰我。


  我卻管不了那么多,死死的抱著嫂子,一點都不松手。


  嫂子開始還掙扎一下,但最后掙扎不開也就放棄了,逐漸的,在我懷里,她感覺到了一些男人的氣息,那是她半年來都不曾感受過的。


  可能是下面還放著棗子的緣故吧,嫂子的火特別容易竄上來,剛才洗澡的時候就差點沒控制住,現在被我一折騰,芳心大亂,臉蛋紅通通的。


  “黑娃,你放開嫂子,我……不舒服。


  ”嫂子也確實難受,畢竟我那兒還沒消停,碰著她心里越發的空虛了。


  “好嘛!”我委屈的點頭。


  嫂子已經決定了,我沒辦法強行阻止,只能另想辦法,暗中保護嫂子。


  一起吃完午飯,我上床睡午覺了。


  睡到下午醒來的時候,嫂子已經出門干活去了,我口干的厲害,去她房間里找找水喝。


  可是水沒找到,發現在枕頭下面一塊紅色的三角底褲,眼熟的厲害。


  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今天給她放棗子的時候看到了,就是這一件無疑了,怎么現在換下來了?我走過去拿在手里看了看,發現中間滿是干涸的痕跡,湊到鼻子前聞聞,一股說不出味。


  嫂子中午的時候自己折騰了一次?自從知道嫂子有自己動手的習慣之后,我竟然有了一個畜生的想法,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


  可是這又是違背道德倫理的事情,畢竟嫂子對我那么好,我對她做那種事,簡直豬狗不如。


  就在這種矛盾中,我和嫂子的曖昧還在持續。


  嫂子幫王大山家泡陰棗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往下面放棗子容易,取棗子難度可就大了。


  女人的那很深,嫂子一般早上放棗子,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棗子早就運動到深處去了,她自己一個人不可能取的出來。


  所以她一臉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鎖好門窗,撩開裙子說道,“黑娃,快幫嫂子把棗子取出來,太難受了。


  ”看著嫂子收著雙腿,看得出來已經起反應了,想必之前已經努力過很久了,三顆棗子還剩兩顆出不來。


  我蹲了下去,低頭看著。


  之前卡在邊上的那顆棗子已經取出來了,現場一片狼藉,難怪之前叫得那樣兇,這反應很強烈啊。


  “黑娃,碰著棗子了就取出來,知道不?”嫂子主動分開腿,生怕我看不到的樣子。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憑著直覺去操作,可是里面太溜手了,自己又沒什么經驗,折騰幾次都沒成功。


  嫂子的身子不停顫抖著,呼吸大亂,胸前劇烈的起伏著,香汗淋漓,嘴里聲音不止,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愉悅。


  我摸索了很久,最后終于是找到了一點可以著力的點,把棗子取了出來。


  看著泡好的棗子,我也正好餓了,沒多想就扔進嘴里,嚼了幾下,吐了棗核,咕嚕一聲咽了。


  味道有點怪,女人味兒很濃,直沖鼻子。


  嫂子正在勁頭上,壓根沒管我,還不知道我吃了棗子。


  我又伸了進去,繼續尋找第三顆棗子。


  麻煩來了,我手不夠長,指尖能碰著棗子,卻沒法抓住它,取不出來。


  “黑娃,快點!”嫂子的身子跟打擺子似的動了起來,媚眼如絲的叫喚著。


  我分不清嫂子現在是想讓我取棗,還是要身體上的愉悅,但我明白,這棗子不取出來我也沒法子,索性我就為嫂子服務一次。


  我望著嫂子,這可是我最溫柔的嫂子呀,我深吸一口氣,想著吃棗子的樣子,湊了上去。


  “別!黑娃,別這樣!不行的……”嫂子突然抱著我的頭,言語中有些推脫的意思,可是手上并沒有把我推開。


  我趕緊把棗子取出,里頭還有別的東西也跟著出來,躲閃不及。


  我在臉上抹了一把,滿手都是,跟涂了面膜似的。


  嫂子勁兒過去了,臉紅如火,尖叫而起,倉皇之下,抓起小褲當毛巾,手忙腳亂的幫我擦拭,“傻黑娃,你干嘛不躲啊?”我看得出來,嫂子很緊張,又帶有一些羞澀,讓我心里涌起一個古怪的念頭,我想娶她,代替大哥好好照顧好她,畢竟這么好的女人,可遇不可求。


  “嫂子,棗子三顆,全出來了。


  ”我把兩顆棗子給了嫂子。


  嫂子愣了一下,又發現地上有顆棗核,沒好氣的翻個白眼,有些無奈的問道,“黑娃,這個棗子好吃不?”“好吃。


  ”我傻傻的點頭。


  “王家每天只要倆棗子,我泡三顆,多一顆都給你吃吧,要是這東西能讓你變聰明,那也謝天謝地了。


  ”嫂子溫柔的撫著我的短發。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9523118.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5513891.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5657995.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3312238.html
https://twgghnbghnb.weebly.com/4339110.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5556437.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3022906.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298938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328990.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127520.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