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erotika porn

erotika porn


核心提示:很多時候,自己想做的事,尚未實現的夢想,往往就為了一個勞什子的“ 婚齡”,便成了水中花鏡中月。


     其實,所謂的 早婚和晚婚,都不應以年齡作為唯一的判斷標準,而更應該考慮到雙方 心理人格的成熟度。


  如果心理及人格尚未成熟,即使四五十歲 結婚也算是“早婚”。


  而只有那些有著明確的價值觀及對婚姻有著慎重看法的人,才算真正進入了“婚齡”。


  人們總容易因為世俗意義上的“婚齡”而亂了自己的步伐。


    你苦惱不已:我至少該在二十六歲的時候結婚,那樣的話,是不是就該延遲自己去日本學漫畫的計劃?我到底能不能遇到一個支持我夢想的白馬王子呢?如此一來,你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尋找那個能和你在二十六歲時結婚的 男子,不知不覺地,學習計劃被無限期推延,Mr.Right卻仍遲遲不出現。


  “婚齡”指的不是 歲數而是心理_ 女性  “婚齡”指的不是歲數而是心理  你是那么的焦急煩惱,可又能怪誰呢?結婚是一件慎重的人生大事,卻不是人生的全部。


  任由浪漫思緒牽引的婚姻是空中樓閣。


  對待婚姻,你應同時具備大象步伐一樣的穩重,以及狐貍尾巴一樣的靈活機動。


  二十七歲,這是我喜歡的兩位搖滾歌者JanisLynJoplin和JamesMahallHendrix(前者是著名搖滾女歌手,后者是搖滾史上著名的電吉他天才,兩人都在27歲那年由于嗜酒,服用過多麻醉藥物而死亡。


  —譯者注)謝世的年紀,為了記念他們,我曾在大學時候握拳對自己說:“好吧,我就在二十七歲那年 結婚吧!”  各位見笑了,可是當時我對那個決定是非常認真的。


  轉眼進入社會,二十七歲也近在眼前。


  我開始焦灼起來。


  然而現在想想,當時自己的焦慮完全是不必要的。


  因為那時的我,身邊既沒有合適的 男人,也沒有做好任何有關結婚的心理及物質準備,總而言之,二十七歲絕不是我恰當(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的婚齡。


  長輩們或許有時會語重心長地對你說:女人想要結婚的時候便意味著你到“婚齡”了。


  乍一聽很有道理,但是你須知道,長輩們所謂的“想要結婚的時候”,往往指的是女人看見年輕男子尚會臉紅的二十歲!“婚齡”指的不是歲數而是心理_女性  在這些時候,你可判斷自己已到婚齡:  非常非常愛他的時候。


  如果你覺得不和他在一起的話,以后的生活定會天日無光,如果你自覺以后再不會出現像他這樣的好男人——那么,結婚吧!抓住他才是當務之急!  對男人的價值觀改變的時候。


  你開始在意自己的存折,也明白男人并不總能給你擋風遮雨——好,你已懂事了!現在結婚也無妨。


    你懷上了你愛的人的孩子。


  懷上了他的孩子,一心只想著生下孩子,做一個好媽媽——呵,你已深陷其中。


  廢話少說,趕緊商定婚期吧!   閱讀提示:有人的一旦陷入情感就無法自拔,明知它沒有結果仍然走不出其陰影。


  如何不再被舊情所困擾,教你八個絕招戒掉 舊情人


  從思想上,要認清你們之間是不會有結果的。


  拖延下去,只會增加彼此的痛苦。


  8妙招 讓你快速 忘掉舊情人  保持距離  如果你們在一起工作,你要使用敬語對他講話。


  離開你以前常去的地方,停止對他的關心。


  如果你暫時還忘不掉他則很正常, 你需要時間,但要記住不要再 與他約會或打電話。


  盡量避免你們在一起,如有可能,可調部門或另找工作。


  距離和時間是可以沖淡彼此之間的 感情的。


    會表達自己的感受  如果你是一個內向或意志堅強,不愿輕易表達自己感覺的人,你需要進行學習。


  不要強抑悲痛,將它說出來或寫出來,這樣可以使你的痛苦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宣泄,使你感覺舒服一些。


    不要為自己找借口  感情的復雜性就在于有時我們自己也難以把握,愛一陣恨一陣。


  道理、利害沖突也都明白,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甚至,常常為自己的行為尋找借口,自欺欺人。


  請記住不要借一些特別的日子,如生日、情人節等,給自己以借口,使 婚外情死灰復燃,從而前功盡棄。


  hold住失戀8招讓你快速忘掉舊情人  清理與他相關的 物品  見物思情是人之常情。


  一件小小的禮物也會引起你美好的回憶,幸福的向往。


  總之,他的每一件物品都能牽動你的心,喚起你對他的思念。


  因此,要把他忘記最好是把與他相關的一些物品毀掉或收藏起來。


    調動我們自身的心理 防御機制,平衡自己的心態  心理防御機制是當一個人在心理上受到挫折或困難時,他使用許多的方式來應對與適應,比如:采取行為直接去處理問題,消極的逃避或用幼稚的方式去應對等。


    心理防御機制幾乎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中使用,它是在潛意識中進行的,只是我們沒有意識到。


  在我們的生活環境里,時時處處都有許多的挫折與困難,如不能直接采取行動去處理應付,就需要依賴心理上的機制與措施來適應,它是一種正常且健康的心理現象。


    參加一些戶外活動及社會活動  社會交往有助于你擺脫目前的困境。


  美麗的戶外風光,可以使你心情舒暢,調節(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情緒。


  認識的一些新朋友也有助于你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hold住失戀8招讓你快速忘掉舊情人  做一些你真正關心或感興趣的事  婚外情帶給你的甜蜜和溫馨不是任何事物都能與之抗衡的,唯一能夠和它進行較量的是你真正感興趣的事情。


  從事你喜歡的工作會給你帶來巨大的樂趣,從而補償你由于婚外情的終止而失去的歡樂。


    改變一些會影響你自信的行為和外表  婚外情的終止可以使你心情郁郁寡歡、自卑、沮喪。


  對前途喪失了信心。


  這時你可以做一些修飾和美容或做一些你拿手的工作,這樣可盡快的幫助你恢復自信,找到自我的價值。


   林逸懷里抱著藥箱,到小柳村時,天已經擦黑,灰蒙蒙的。


     一股尿意襲來,他疾步朝著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站到根青竹前面放下藥箱。


     正想要放水時,林逸突然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扭頭一看,只見一個壯實的男人拉著一個少婦急急忙忙的朝著小樹林里面沖來。


     林逸頓時嚇的一哆嗦,來不及多想,趕緊蹲了下去,將自己給隱藏在一旁的雜草堆中……   那壯實的男人拉著少婦進入小竹林后,猴急的緊緊摟住了少婦,騰出一只手就要去扯褲子……   等會兒……   少婦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 的說:你急什么,這種地方不會被人發現吧?   不會的,趕緊給我,我忍不住了……   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見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經有數,原來是一對偷情的男女。


     少婦不悅的瞪了壯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個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發現,把你給廢了?   壯男嘿嘿 一笑,一臉得瑟的說: 王志強正忙著照顧他那快死的老娘,現在是焦頭爛額,哪里還有工夫管我給他戴綠帽子?!   少婦白了壯男一眼,說:聽說他請了鎮上林家醫館的人來給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醫館雖說在鎮上挺有名氣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這老婆子熬不過今年冬天了……   呸, 張鐵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當著我的面詛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訴王志強去。


     叫張鐵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訴王志強,我就敢告訴他,你給他戴綠帽子。


     說話時,他又是一笑,一雙大手開始不老實地在少婦身上亂摸起來。


     去你的。


  少婦紅著臉嬌媚一笑,朝張鐵柱瞥了一眼,說: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壯實的像個牛犢子,才不會和你好!   張鐵柱聽了少婦的話臉色有些憤怒,咬牙切齒的說: 李秀云,你這娘們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說著話,他一把伸向李秀云的短裙。


     少給老娘廢話,別磨磨唧唧的,趕緊辦事兒,老娘待會兒還得回去,出來時間長了會被王志強懷疑的……   嘿嘿……現在輪到你這娘們急了吧。


     這會兒張鐵柱倒是不急了,一雙厚實的大手探向李秀云身上,臉上露出狡詐的笑意道:老李頭承包魚塘的時間快到期了,你得幫我……   我……我怎么幫你,又……又不是我的魚塘……李秀云氣喘吁吁的說道。


     張鐵柱雙手狠狠的揉搓著,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長,只要他答應,一定可以幫我弄到魚塘的承包權……   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別再折磨我了……   張鐵柱滿意一笑,嘿嘿,馬上就讓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來……   躲在草叢中的林逸見到這一幕,只覺得島國片和這個相比簡直是弱爆了。


     隨著張(豁達大度)鐵柱這話,林逸就看到他的那只大手已經不滿足于有衣服隔著,直接一把將李秀云胸前的紐扣解了開,然后迫不及待地扯開了衣襟。


     林逸很快就看到了那像羊脂玉一般的雪白直接跳了出來,在空氣中搖晃著,那誘人雪白上的那兩抹紅色,讓他看著恨不得立刻沖上去咬上一口…… 林逸看的快要火焰焚身了,突然,一只大黃狗從外面躥了進來,突如其來的吼叫嚇的他一下子從草叢中跳了起來。


     而這狗叫聲巧合也引起了那張鐵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見草堆里跳出個大小伙子,嚇的尖叫一聲,趕緊把準備干事的張鐵柱推開,慌張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標,不敢多待,懷里抱著藥箱,慌忙朝著竹林外面奔去……   等林逸離開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這次死定了,剛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見了。


     張鐵柱男人瞇著眼睛說: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李秀云嚇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張鐵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瘋了?你想死別拖累我!   她氣的一把推開張鐵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繼續說:現在只能祈禱那小子不認識咱們,否則,如果被王志強知道,咱們兩都要倒霉。


     ……   林逸一臉郁悶的走進村,猶豫著要不要回鎮上,已經被村長媳婦看見了,再去村長家得多尷尬?   正糾結著,一個憨厚的笑聲在不遠處響起:哈哈,你就是老神醫的孫兒吧?   林逸抬頭見一個穿著綠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來,就點頭疑惑的問:你是?   我是小柳村村長王志強啊,上午去拜見過林老神醫。


  王志強解釋的說道。


     林逸哦了一聲,看王志強的 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強摸摸臉,疑惑的道:我臉上不干凈?   林逸暗忖,臉上到不臟,就是腦袋上嘛,剛才被自己媳婦戴了頂綠帽子。


     林逸正要開口,王志強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不是對他說,而是對他身后的人說,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讓你呆在家里等著 小林醫生過來嗎!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話。


     從竹林中出來的李秀云臉色頗為難看,見林逸就是剛才那人,她臉變的煞白,心里極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剛才和張鐵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來。


     哦,剛才……剛才去地里溜達了一圈,準備摘些嫩葉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擠出笑意,牽強的解釋著。


     林逸這會兒才看清女人的長相,倒是頗有有幾分姿色,在小柳村這種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著也挺時髦,雖然沒有城里人的那種氣質,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襯衫一樣也不少,就那一雙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兩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為李秀云發現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頭望去,臉唰的一下子變紅……   王志強倒是沒有發現兩人的異樣,樂呵呵的對林逸介紹道:小林醫生,這是我老婆李秀云,這幾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顧,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訴她就成了。


     林逸輕輕點頭,似笑非笑的 望著李秀云,說:那就麻煩嫂子了。


     王志強搶著說:不麻煩,不麻煩。


  是我們麻煩你才對,我母親的病還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見林逸似乎沒有要告狀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實,又見林逸有意無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嬌媚一笑,輕聲說:能夠照顧小林醫生是我的福氣呢,小林醫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


     林逸聽出李秀云的這句話外音,心里暗罵一句,這女人真夠放得開的!   不過,想起剛才在小竹林見李秀云被玩弄的顫顫巍巍,那誘人的嬌軀,林逸原本已經平息的心情再次被撩撥起來…… 在王志強的帶領下去了他家,給躺在床上的老太太把脈看了下后,林逸發現其實就是高血壓發作,去醫院拿點降壓藥就能解決的事。


     可卻被野郎中開了幾劑藥性霸道的草藥,險些要了老太太的命。


     好在王志強及時找來,配合藥和自己的針灸,這幾天就能有所好轉。


     得到自己明確的答復,王志強松了口氣,滿口的感謝恭維,而林逸則客套的回應著。


     兩人正聊著,樓下傳來李秀云嬌媚的喊聲:志強,小林醫生,飯做好了,趕緊下來吃飯吧……   呵呵,小林醫生咱們先去吃飯,邊吃邊聊,我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   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僅做菜厲害,給你戴綠帽的功夫也是極為了得呢。


     酒菜上齊,李秀云解開圍裙,一臉媚笑的說:粗茶淡飯,小林醫生不要嫌棄呀。


     她坐到林逸對面,接過王志強手中的酒瓶,今天高興,我也陪小林醫生喝幾杯。


     林逸望著一桌子豐盛的酒菜,打趣的笑道:這如果是粗茶淡飯,那我家的飯菜只能說是喂豬的。


     咯咯咯……小林醫生可真會開玩笑。


  說著,她笑靨如花的起身躬著腰去給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頭,恰好瞧見她花襯衣的領口里面,他怕王志強發現他眼睛不老實,于是趕緊把目光移開。


     席間,王家夫婦不停的給林逸敬酒,一頓飯吃下來,林逸發現王志強特別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鉆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雖然也是有了醉意,不過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頭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蕩漾著春水的望著林逸,露出一個曖昧的笑意。


     旋即,踢掉了腳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腳靜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無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來。


     小林醫生,我這頓飯可滿意?李秀云咬著紅唇笑問道。


     林逸見李秀云主動勾引自己,頓時心生警惕,雙腿朝旁邊移動,躲過她的騷擾,似笑非笑的說:很滿意。


     既然滿意,那么剛才傍晚你看到的……   我什么都沒看見……林逸心思活絡,搶著說道:嫂子多慮了,王村長喝多了,你趕緊照顧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瞇著眼睛笑望著林逸,桌子下面的腳再次湊了上去,只不過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這邊……   林逸那里受過這種誘惑,整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況他喝了不少酒,對于李秀云主動行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將絲襪小腳放在他身上時,他很不老實的有了反應。


     李秀云自然能夠感覺到林逸身體的變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來,眼中露出迷離的醉意,紅唇輕啟的誘惑道:小林呀,你覺得嫂子漂亮嗎?   林逸能夠感覺到李秀云的腳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個身體都跟著繃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頃刻間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變的火熱起來。


     嫂子……你……   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邊坐下,身子緊緊的貼在林逸身上,接著握起林逸的手,朝自己身上湊了過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牽引著伸了過去,心中激動不已,眼看著馬上就要攀上去,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強突然嗚咽一聲,嚇的林逸做賊心虛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


     李秀云見林逸被嚇到,又是一陣得意的嬌笑,旋即,滿含深意的媚笑著低聲說:等會我去你房間找你,可得給我留門哦。


  說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強給架了起來,朝著主臥室走去……   夜色朦朧,林逸躺在王志強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無心入睡,耳邊不停的回蕩著李秀云撩人的聲調,他感覺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但是,轉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順水推舟的給王志強戴個綠帽子?   作為一個思想單純的處男,林逸覺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給這么個放蕩的女人太過虧本,所以他又開始猶豫起來,萬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頭,該不該和她發生點什么……   腦海中不停的胡思亂想著,等了許久也沒等來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覺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沒一會兒就沉沉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他隱約感覺到自己臥室的木門被推開,接著便是一陣腳步輕盈的聲音,林逸意識迷離間睜開眼睛,見身李秀云披著一件黑色輕紗睡衣,披散著秀發,緩緩朝自己走來,俏臉上有笑意。


     林逸一緊張,剛想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彈不得了。


     難道李秀云在給自己下藥了?   這么想來,林逸突然有些害怕,萬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給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   正胡思亂想之際,李秀云已經到了床邊,踢掉了鞋子動作輕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邊,毫不猶豫的就將身子緊緊的貼了上去。


     李秀云并沒有滿足當前的狀態,動作溫柔的親了上去。


     舒服么……嬌媚的聲音在林逸耳邊響起。


     林逸無法開口,李秀云臉上帶著得逞的笑意。


     恍惚間,那種無邊的舒爽讓林逸渾身說不出的舒坦,無邊的困意席卷而來……   次日清晨,天大亮。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將睡夢中的林逸吵醒,他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見自己旁邊并沒有李秀云,他眨了眨眼,頓時有些郁悶,敢情是場夢,那娘們騙自己!   想到李秀云那誘人的嬌軀,他越想越撓心。


     咚咚咚……   又是一陣敲門聲。


     小林,該起床吃早餐了。


  門外傳來李秀云的聲音,接著吱呀一聲響,門從外面被推開。


     見李秀云帶著媚笑的走進來,林逸回過神,趕緊用被子擋住身體:嫂子,我正在穿衣服,你先回避一下。


     咯咯,還害羞喲,嫂子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逸朝李秀云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怕你個毛線,早晚老子要把你吃了! 吃過早飯,林逸交給王志強一張藥方,吩咐他去市里的中藥店抓藥,并再三囑咐,千萬不能逗留太久,因為他母親的病已經容不得繼續拖下去。


     王志強在拿到藥方后借來了輛面包車,開著車子急匆匆的朝著市內趕去。


     林逸也沒有怠慢,生怕耽擱了老人家的病情,直接開始施針,銀針行云流水的扎下,李秀云看林逸施針,完全就好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表演。


     等林逸針灸結束,李秀云才從恍惚中反應過來,看林逸時的表情多了崇拜之色。


     看著林逸那張俊朗的面龐,她眼中越發火熱。


     病人需要休息,我們出去說。


  林逸將藥箱收拾好,走了出去。


     兩人到了一樓,李秀云殷勤的為林逸到了杯茶,然后笑瞇瞇的說:小林醫生,沒想到你年紀輕輕,醫術竟然如此了得。


     林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謙虛的笑道:只能算一般吧。


     聽到這話,李秀云眼中一亮:你能治療脊椎病嗎?   暫時可以緩解,不過想要徹底治愈需要一段時間。


  林逸沒有多想,直接回道。


     那你幫姐治治這脊椎病吧,如果能夠治好,嫂子會好好報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說話的時候故意微微將腿張開,里面的春光若隱若現看上去極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長腿上瞅了一眼,見李秀云把目光投來,他尷尬的咳嗽一聲,故作正經的說:報答就不用了,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李秀云笑問道:你準備怎么幫我治?   林逸回答說:先針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嬌羞地舔了舔紅唇:我有些害怕,可以推拿嗎?   自然可以直接推拿進行緩解,不過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聽到李秀云這話,林逸心頭一熱,這娘們是要勾引自己了?   李秀云嘴角微微上揚,目光掃過林逸俊朗的臉蛋,心頭一陣狂跳:沒事兒,我先試試你推拿的手藝。


  說完,她起身將堂屋的門給關上,繼續說:你等等,我去臥室換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很快,李秀云換了一身紫色輕紗長裙睡衣,渾身散發著一陣幽香走到林逸面前,這輕薄的睡衣,將那雪白的高聳,兩條雪白的玉腿完美的呈現了出來。


     小林醫生,我這睡衣好看嗎?   李秀云見林逸有些呆滯的看著自己,頓時露出得意的媚笑。


     回過神林逸心中雖然一陣狂跳,跟著李秀云進了屋,卻故作一本正經地說道:那就躺床上吧,我幫你推拿。


     好的,你來吧……李秀云整個身子趴在了床上,微微翹起,露出一個誘人的弧度,就如同一個待宰羔羊一般。


     林逸望著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渾身有些燥熱不安起來,伸手去撩開李秀云睡衣,見李秀云后背潔白如玉,竟然毫無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漣漪。


     可以開始了么?李秀云能想象得到,林逸看她所露出的火熱眼神,心里一陣得意,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


     林逸喉嚨哽咽一下,點頭說:你的頸椎病只是輕微的,我推拿就能幫你治的差不多。


     說著,他暗自運力,接著雙手朝著李秀云后背貼去。


     哼哼……雙手掌貼在李秀云的后背,使得李秀云身子突然敏感的繃直。


     是不是很舒服?林逸笑著詢問。


     是的。


  李秀云一邊說話一邊哼唧,感覺再說下去恐怕又得出聲,于是干脆不說話了,死死的咬著銀牙,閉口不言。


     朝下些,那里也有些酸疼……   正當林逸雙手在她后背輕輕推拿時,李秀云突然喘著氣說了聲,他習慣性的將手順勢挪了下去。


     對……再往下……再往下……   可隨著李秀云的使喚,林逸的手不斷下滑,當指尖碰到那挺翹的臀部時,他的心頭頓時一陣火熱,因為他的手突然碰到了那挺翹的屁股上…… 嗯……   隨著林逸這么碰,李秀云的嬌軀不自覺的繃緊了些,隨即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嬌喘,不過讓林逸意外的事,她并沒有開口阻止自己。


     難不成這娘們是要趁著自己男人出去,勾引自己?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林逸火熱的心頭頓時增添了幾分熱度,看著這挺翹的豐臀,他沒有繼續墨跡,抬手就朝上面覆了上去。


     既然這女人要勾引自己,那自己也別墨跡了,正好嘗嘗女人是什么滋味。


     沒有再多想,林逸直接伸出雙手,輕輕的放到了李秀云那高翹的豐臀之上,感受到那溫潤的彈性觸感,林逸忍不住輕輕捏了一把。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8008435.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2462953.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4013113.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2638422.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6428299.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9840252.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677860.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2277022.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4364333.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2490652.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男人 自慰男人 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