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打手 搶 影片

打手 搶 影片


 他家門開著,門檻還站著個人,正四處張望。


  三斤仔細一看,是 曉東 媳婦!“這 女人,大晚上的站門口干嘛?蚊子這么多,難道大姨媽幾個月還沒來,嫌血多了,找點蚊子放放血?”  離的近了,曉東媳婦也看到了陳三斤,扭頭向屋里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曉東有沒有發現他,沖著陳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戶,然后進屋關門。


  這下陳三斤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這女人對這事還真帶勁了,站門口等著自己來看她被他 男人睡……  陳三斤稍微轉了會,確定沒人注意到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奔著曉東家屋后走去。


  腳步很輕,心跳很快,只能聽到蟲叫聲和自己的心跳聲。


  刺激!竟然讓自己遇到了這種事,有人的媳婦邀請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這種事想想就讓人血脈噴張!屋里曉東媳婦正和曉東摟抱在一起,曉東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著,很快就扯開了她的衣襟,那高聳的柔軟頓時跳了出來!趴在窗下偷偷 看著這一切的陳三斤,猛地瞪大了雙眼,只 感覺小腹冒起了一團火。


  那高聳的柔軟,在曉東那雙大手下,不斷變幻著各種令人遐想的形狀。


  正當陳三斤無比眼熱的時候,曉東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褲頭,露出了兩條雪白的大腿,將她按在床邊,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雙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媳婦,不行啊!!咋就硬不起來了呢?”可正當陳三斤看得正帶勁的時候,曉東突然耷拉著個腦袋說了聲。


    “胡說,咋就硬不起來,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鐵棒似的的嘛!我來看看!”  陳三斤挺替曉東悲哀的,這做男人做到這份上,夠失敗的。


  此時的陳三斤很想助人為樂一番,但曉東不會同意。


    曉東夫婦兩折騰研究了半天也沒啥進展。


  陳三斤感覺很無聊,本還以為能爽一把,看來是沒戲了,正準備抬腳走人呢。


  屋里傳來曉東媳婦的聲音。


    “曉東,你等一下!”然后就聽見腳步聲。


    “來,曉東,把這套上!”曉東媳婦的聲音。


    “這……你這干啥呢?拿套-套干嘛啊?都老夫老妻的了還用的著這嘛?拿就拿唄,還拿個用過的!”  “啥用過的,是我剛剛給扯開的。


  你帶上,試試看行不!”  在曉東媳婦的強烈要求下,曉東還是帶上了那個疑似用過的套-套。


    “我說媳婦,你這啥牌子的?咋戴上去感覺火辣辣的?嗨……你別說,我這二弟還真起來了!”曉東顯得很是興奮。


    “行了,快點,別讓老娘等急了。


  ”曉東媳婦的聲音顯得急不可耐。


    “哈哈哈……媳婦,看我曉東今天晚上大發神威,非弄死你不可!”  兩人哼哼呀呀,弄的沒完沒了。


  聽的窗戶外的陳三斤心神搖曳。


  壯著膽子抬起頭,貼在窗戶旁邊朝里面瞅去。


    “嗨,這曉東還真搞起來了。


  這都十幾分鐘了,也沒變軟蛋啊!難道村里人真的是謠傳?不管了,媽的,這曉東媳婦真白,那那里跟何繡花差不多。


  ”看著看著陳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進了褲襠里。


    “哎呀,媳婦,不行了!我這怎么感覺這么辣啊?而且還疼!不對勁啊!”曉東最終還是沒設出來,表情有點痛苦,爬了下來,翻弄著下面,一陣齜牙咧嘴。


    可那曉東媳婦明顯還未滿足,自個伸出手來不斷的扣弄著。


  而且還把臉沖著窗戶,看著三斤的方向,口中呢喃,“來,來……快點!”  三斤只感覺腦門發熱,一股熱流直沖頭頂“這曉東媳婦讓我來看曉東日她,絕對是要勾引我!”  但隨后的一件事,立刻就讓陳三斤同志如同墜入了冰窟窿里面。


  差點沒嚇死過去。


    就在三斤看著曉東媳婦的身體,專注的搓弄著自己的時候,窗戶的另一邊飄出一道身影。


    頭發很長,遮著個半邊臉,一身白衣,沒有一點聲音,是個女人!  陳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嚇得魂飛魄散。


  天黑看不清對方的臉。


  但陳三斤也不敢說話,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陳三斤感覺渾身冰冷,四肢使不上丁點的力氣。


    那人影動了!從窗戶邊上悄悄的露出半個腦袋,向屋里張望著。


  屋里的燈光設出來,打在那張臉上。


    陳三斤一看,好玄沒氣死。


  但隨之心又沉了下去。


  透過燈光,陳三斤看清了那張臉,那張臉很漂亮。


  陳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兩口。


    是人不是鬼!那這人是誰?正是陳三斤剛剛遇到的陸 彩鳳!  屋里曉東鬼叫著,一個勁說下面疼的不行,又辣又疼!  陳三斤不敢說話,呆呆的看著陸彩鳳。


  陸彩鳳只是看了幾眼,就把目光挪了出來,憤怒的看著陳三斤。


  然后兩人悄悄的離去。


  回到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斤家魚塘的小 屋子!  “陳三斤,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戶口偷看人家和媳婦,你還說沒去干壞事!”陸彩鳳像審問犯人一樣。


    “我……那個……”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心中大喊冤枉,這都哪門子事,不是自己想去看啊,是人家媳婦邀請咱去看的。


  這不犯法吧?但這事說給陸彩鳳聽,陸彩鳳能相信嘛。


  三斤是有苦說不出。


    “看你就不像個好東西!我最恨的就是你們這些流-氓!”陸彩鳳看三斤不說話,跟著逼近。


   三斤很憋屈,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小聲嘀咕著,“你恨啥流氓?流氓又沒把你上了!”  陸彩鳳一聽,鳳目怒視,大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味道,“陳三斤啊陳三斤,你,你不可救藥了你!原本聽村里人說你不是個好東西,我還真以為是別人毀你名聲。


  可現在讓我逮著了個正著,你還解釋什么?”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小鳳,我要是說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婦是有原因的,你信不?”  “呵呵,偷看還有原因?除了你心里那點流-氓思想在作祟,還能有什么原因,我給你機會說,看你能跟我瞎掰個什么出來。


  你要是不能說清楚,我就把這事告訴我爸,把你送局子去。


  ”  “別別別……小鳳,你千萬別說。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無奈之下,三斤只能將中午遇見曉東媳婦 的事通通的說了出來,然后某些細節該添加的添加,該刪除的刪除。


    陸彩鳳聽的目瞪口呆,傻眼了!  “三斤,你……你不是在誆我吧!你說的是真的!”  陳三斤一看陸彩鳳不信,當時就急了,一把抓著陸彩鳳的手,“小鳳,我說可都是千正萬確啊。


  真的是曉東媳婦那搔女人讓我來的,我要是說了半句假話,讓我陽-痿。


  ”  陸彩鳳一時半會頭腦沒轉過來彎,這都哪門子事!  “陳三斤,這事到現在都是你一個人在說,你有什么證據?”  “證據?沒有!”陳三斤下意識的搖搖頭。


  能有什么證據,現在把曉東那媳婦給掐過來,然后讓她把事情給說清楚,可能嗎?換了誰都不會承認。


  那不是擱自己臉上寫上“”兩個字嘛!  “ 那你有什么辦法證明你自己的話是真的?”陸彩鳳接著問道。


    陳三斤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哼……陳三斤,我看你就是一銀賊,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亂編出來的。


  哪有這么荒唐的事。


  證據你沒有,讓你想辦法證明自己青白,你也做不到,你就是在狡辯。


  ”陸彩鳳雖然口中這么說著,但是明顯的語氣要柔和多了。


    陳三斤其實挺郁悶的,自己就是偷窺了又如何,又不是偷人,更不是偷她陸彩鳳,這陸彩鳳還非得跟自己較勁。


    陸彩鳳忽然瞄了陳三斤一眼,出聲道,“其實也有辦法證明你說的事是真的,雖然只能證明一部分。


  ”  陳三斤眼睛一亮,急忙道,“啥辦法啊?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不要把這事告村長說就行。


  ”  陸彩鳳忽然變的扭捏起來,很是害羞的模樣,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這下陳三斤更急了,好不容易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這死妮子還支支吾吾不肯說,可把自己急壞了。


  “啥辦法,小鳳你倒是說啊!”“你,你不是說,說你的大嘛?如果你能證明你的大,說明你就沒在胡扯!”說完這話,陸彩鳳的頭直接垂到了胸口。


    陳三斤眨巴眨巴眼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懷疑自己聽錯了!  陸彩鳳這是啥意思?難不成也是欠-好的貨?我靠,這么水靈的白菜,又是個大學生,沒準還是處呢,還等個啥?  呼啦一下,陳三斤直接連褲衩一下子全給脫了,“小鳳,這就是我的清白!”  “啊……流-氓!”陸彩鳳羞的滿臉通紅,雙手捂住了臉。


  但好奇心使然之下,還是從指縫間偷偷看了幾眼,越看就越想看。


  “媽呀,這是驢吊吧?”  陸彩鳳的一聲尖叫,嚇的陳三斤趕緊將褲子提了起來。


    “我說你這丫頭瞎叫喚個啥啊,剛不是你要我證明給你看到嘛?看了你又喊我流-氓!”陳三斤很不爽,有種被人給玩了的感覺。


    “你個死流-氓,我又沒說我要看,我讓別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陸彩鳳見陳三斤提起了褲子,挪開了捂著臉的手,滿臉通紅,看的陳三斤心猿意馬。


    陳三斤想想陸彩鳳說的也是。


  她不看,讓別人看不就得了。


  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外加點銀穢思想作祟,反而做的有點魯莽了!  “我要回去了!陳三斤,這事我不說出去!我暫時算是相信你的話了!我先走了。


  ”  陳三斤看著陸彩鳳遠去的身影,心中暗爽,“相信我的話?相信我的鳥還差不多吧?”  “這陸彩鳳不是都回家了嘛?怎么后來又跑回來了?估計還是不相信我,跟蹤了我,奶奶個球滴!” 陳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精彩的一天啊!嘴角掛著笑容,三斤沉沉的睡去了。


    東方破曉,新的一天來臨!三斤撐了下懶腰,習慣性的將手向褲襠摸去。


  這一摸,可把三斤的魂都給摸掉了。


  他陳三斤“年芳”二十六,守身如玉,至今處男,每日早晨起來慣例的一柱擎天,可是今天,手一搭上去,軟不拉嘰,抖著跟面條似的!  “咋啦?咋就不行了呢?”三斤急的滿頭大汗,這玩意要是不行了,那這輩子可就真玩了,老婆可以沒有,但絕對不能不行啊!三斤急的都要哭了。


    一開始以為只是沒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可是現在扒拉了老長時間也沒見有啥動靜。


  “怎么辦?怎么辦?”三斤徹底沒了招,啥辦法都想過了,就是不能讓它站起來。


  想想以往的雄風,三斤心里就涼透了。


    “哎,這下子省心了,媳婦不用娶了!”三斤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床頭,一坐就是一上午,心里空蕩蕩的。


    “三斤,回家吃飯啦!都中午了咋還不回家?”張愛青的聲音。


    “哦,知道了!”陳三斤有氣無力的應道,可是半天沒動彈。


    張愛青覺得奇怪,“唉?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每天來喊吃飯的時候,奔的跟兔子似的,一溜煙就跑到家了。


  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見個動靜?聽聲音也不對勁。


  不會出什么事了吧?”  張愛青推開門一看,陳三斤正坐在床頭上,眼里有著迷霧,整個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沒半點精神頭。


    “我說三斤,你這是咋啦?”  陳三斤頭也不抬,“沒事!”  “沒事你咋不回家?快,回家吃飯。


  你爸今天特地去鄉里打了幾斤排骨,給你煲了鍋湯。


  老家伙懶得上心一會,走,跟媽回家吃飯去!”  陳三斤感到很意外,沒想到陳 詩文會親自給自己煲湯。


  但現在三斤關心的不是這事。


  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心中暗嘆,“二弟啊,你可不能有事啊?老子還是處男呢。


  你不能讓老子把這處男的名頭背進棺材哦!”  一路上,沒精打采,走路都感覺腳底發飄。


    還沒進家,三斤就聞到了一股子香味飄了出來。


  陳詩文正在鍋灶上忙的不亦說乎呢!陳詩文一看陳三斤回來了,笑瞇瞇的道,“來,吃飯吧,看看我給你煲的湯怎么樣!”  三斤一愣神,半會沒反應過來。


  兩人昨天還吵的跟殺父仇人似的,這陳詩文怎么說變就變了?不像他的性格啊?而且陳詩文很少對三斤說“我”這個字,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


    陳詩文的詭異變化沖淡了三斤心中的憂傷,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斤,多吃點!咋不動筷子啊?我陳詩文雖然其他的不行,但是這廚藝可是一流的啊!”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著陳詩文,心中迷糊著呢。


  心中暗道,“這老頭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自稱“陳詩文”?從來沒有的事!難道昨天他跟我說的話都是真的?真的決定改過自新了?”  三斤從未正面喊過這個父親一聲爸爸,都是以陳詩文相稱,可真當陳詩文在他面前以陳詩文三個字自稱的時候,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給絞了一下,這種感覺很苦,很酸!  拿起筷子,夾了塊排骨塞進嘴里。


  陳詩文的巨大變化暫時性的讓三斤忘記了二弟帶給自己的痛苦。


    陳詩文看了三斤半天,眼神閃躲,想說什么,但又害怕說錯了什么,最終還是沒憋住,小心翼翼的問道,“三斤,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語氣很急切。


    三斤看著陳詩文,沒說話。


  他從陳詩文中看到了一種叫做關心的東西。


    “三斤?三斤?你倒是說話啊?”陳詩文眨巴著眼睛看著三斤,三斤越是不說話,陳詩文心中就越是擔心。


    “爸,我很開心!這是我第一次嘗到被父親關心的滋味!”陳三斤淡淡的說道。


    陳詩文抿了抿嘴,心里肯定也很難受。


  孩子的一句話,讓他感覺到了自己這個父親做的不稱職。


  “是啊,這么多年了,我除了吃喝玩樂,給了孩子什么呢?給了家里什么呢?一個男人做到這個份上,還能算個男人嘛!”陳詩文低下了頭,他沒有資格抬著頭對著母子兩說話。


  陳詩文看著地面,回想著過往的種種,他悔恨,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


    一張溫熱的大手拍了拍陳詩文的肩膀,一碗噴香的排骨湯放在了陳詩文的面前。


  “三斤,你放心,從今天開始,我一定多賺錢,給你風風光光的娶個大胖媳婦回來。


  ”陳三斤很欣慰,家里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溫情的感覺了。


  “三斤,快吃飯,吃完了,咱父子兩出去走走,散散步!”多年的隔閡一朝打破,陳詩文心中舒暢,他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愛青,你也快過來吃!” 李 大順轉過身,看到夢嬌 嬸子正背對著自己,捂著胸口,就著月光,可以看到夢嬌嬸子的屁股。


   夢嬌嬸子的腰很細,前凸后翹,典型的S型身材,李大順眼睛都紅了,一股子妖火從身下沖上了腦門。


   李大順拿起來了桶里的毛巾,隨意搓了搓,之后就往夢嬌嬸子的后背上輕輕搓去。


   他怕他力氣大了,會弄疼夢嬌嬸子。


   毛巾沾著清涼的井水在夢嬌嬸子的背上來回摩擦,夢嬌嬸子的心隨著李大順的動作撲通撲通的亂跳。


   她透著余光,想要偷瞄著李大順,滿腦子盡是旖旎。


   察覺到李大順 給她搓背的力氣不是很大,癢癢的,仿佛是一群小螞蟻,在夢嬌嬸子身上爬著,夢嬌嬸子哼哼道, 順子,你用大力些。


   嬸子,我怕你疼啊。


   夢嬌嬸子撲哧一笑,傻娃兒,我不疼。


   好,夢嬌嬸子,那你站穩了,我要用大力了! 此時李大順看著夢嬌嬸子那妙曼的身子也早已經口干舌燥,他那搓著背的手也漸漸不受控制的順著夢嬌嬸子光潔的脖子朝著夢嬌嬸子的面前滑去。


   感受到李大順的動作,夢嬌嬸子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渴望那只手能給她帶來撫慰的同時,也意識到再這樣下去他們就要擦槍走火了。


   小……大順啊,時間也不早了,我這洗的也差不多了。


  夢嬌嬸子滿面通紅的站起身躲開了李大順那只不安分的手。


   李大順也是一下子就醒了,剛才他們這是在做什么呀? 要是被村里的人發現了,那可是要浸豬籠的! 好,夢嬌嬸子那你趕緊回去吧,別著涼了,晚上風大。


  李大順笑了笑說道。


   夢嬌嬸子點點頭,隨后胡亂的套上了衣服,院子里除了蟲鳴就只有淅淅索索的穿衣聲。


   穿完了衣服,夢嬌嬸子就準備離開了。


   李大順也準備回 房間睡覺,剛走到一半,就被夢嬌嬸子給叫住了。


   順子。


   咋了?嬸子? 李大順轉過頭去,只見夢嬌嬸(夾逼自慰)子一路小跑過來,隨后,抱著李大順的臉,就在李大順的嘴上吧嗒親了一口。


   李大順嚇了一跳。


   怎么夢嬌嬸子這么熱情? 李大順這會兒還邦.邦硬著呢,被夢嬌嬸子柔軟的紅唇一親,更加是受不了了。


   夢嬌嬸子的小嘴兒,剛離開李大順的嘴唇,李大順就一把拉住夢嬌嬸子,隨后摟在懷里,咬上了她的唇。


   夢嬌嬸子驚慌失措,她剛才是怎么了? 怎么像是撞了鬼一樣,竟然跑去親了李大順一口。


   但是夢嬌嬸子怎么都掙脫不了李大順的懷抱,李大順將她緊緊的禁錮著。


   李大順雖然很瘦,但是在學校里的時候也經常鍛煉健身,所以胸前四塊腹肌梆梆硬,男人味十足。


   夢嬌嬸子在他的懷抱里面,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一個纏綿悱惻的吻,夢嬌嬸子只覺得自己呼吸困難,渾身上下難受的很。


   夢嬌嬸子的腦海之中又漂浮起了,剛才他看到李大順洗澡的時候,李大順又大又粗的。


   夢嬌嬸子,真想好好的感受一下…… 李大順的手慢慢的往上探去,突然……李大順老媽的房間的燈火又亮了。


   順子,你在外頭和誰 說話呢? 這讓夢嬌嬸子一個顫抖,清醒過來連忙推開了李大順,拔腿就跑,這要是被人看到了,她這張臉可往哪兒擱呀。


   哦,沒和誰說話呢,剛才夢嬌嬸子過來還雞湯的盒子,我就和她說了兩句話。


   李大順連忙開口回應道。


   哦,你早些睡,不早了。


   房間的燈漸漸的暗下。


   好,我馬上就睡了! 整個院子里面只剩下李大順一個人,夢嬌嬸子已經跑回去了。


   李大順哭笑不得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還是邦邦硬。


   這夢嬌嬸子可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李大順倒是有些弄不懂,這夢嬌嬸子是不是在勾.引他了? 第二天,李大順起了個一大早,依然還是去上山采藥。


   他們這個村可是一塊寶地,周圍圍繞著三個大山,都有很多常見的藥草。


   有時運氣好,還能收獲一些珍稀的草藥呢。


   他這個醫科大學的中醫系醫學生,正好在這好好的辨識辨識草藥。


   大約到早上10點鐘,李大順就回來了。


  7月天的中午太熱了,待在山上可受不了。


   回來時,李大順路過了夢嬌嬸子家,正好看到夢嬌嬸子在門口露天的灶臺上正做飯呢。


   因為昨天的事兒,李大順不免多看了兩眼,卻發現夢嬌嬸子的面色痛苦,而且一邊炒著菜,一邊還一直扶著腰。


   這夢嬌嬸子是怎么了? 腰不舒服了。


   于是李大順便喊了一聲,夢嬌嬸子,你怎么了?這不舒服嗎? 夢嬌嬸子看到李大順,有那么一點點的不自然,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我沒事兒,早上搬東西的時候閃著腰了好像,腰有些疼。


   哦,那你得小心些,要不舒服就別做菜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李大順擺擺手,正準備離開,夢嬌嬸子卻突然叫住了李大順。


   順子,你過來一下。


   李大順走了進去,不解的問道,怎么了,夢嬌嬸子? 大順,你說我這腰扭傷了得多久好呀? 不管怎么說,也得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吧。


  李大順如實回答道。


   夢嬌嬸子一聽,臉色白了白,要這么久啊,那不行啊,我還要下地干農活的。


   夢嬌嬸子,你家有 紅花油嗎?要不我幫你推拿一下吧,我學過正宗專業的推拿手法,能讓你好的快一些。


  李大順提議道。


   有,你先去我房里等我吧,我去取了紅花油,馬上來。


   夢嬌嬸子伸手指了指李大順,才知道,上一次他過來找夢嬌嬸子的房間,可完全是找錯了,夢嬌嬸子房間是在另外一個方向。


   說完,夢嬌嬸子沒等李大順說話就立刻去了儲藏室,取紅花油去了。


   好像生怕李大順會后悔似的。


   李大順也先進了屋,屋子里面很干凈整潔,還帶著淡淡的香味兒。


   屋子的正中央放著一張大床。


   夢嬌嬸子很快就回來了,手中還拿著一瓶紅花油。


   夢嬌嬸子,你趕緊的,我給你好好的按一按,你很快就不疼了。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764908.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68940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202794.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4955700.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940903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9215964.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3728364.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5643062.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6871717.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2002162.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