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kesidy bella

kesidy bella


“馬上就到 果園了, 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撓頭回答道。


  順著山路往果園走,一路上 丁翠紅緊緊攥著 趙小磊,生怕他掉溝里去似的,拐過一道彎之后,小路變得越來越窄。


  趙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識頓了頓腳步,想讓丁翠紅在前邊,兩人互換位置時,趙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頓時像觸了電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個小水塘,炎炎烈日下,兩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趙小磊卻突然頓住腳步,說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現在?”丁翠紅差點兒咬了舌頭。


  雖然眼前的 小叔子是個 傻子,可畢竟孤男寡女的,等會突然來人,可就有理都說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給你看著衣服。


  ”丁翠紅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會也給嫂子看衣服,嘿嘿。


  ”說完這話趙小磊就麻利的脫掉上身衣服,穿著個大褲衩跳進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來,可舒服了呢!”趙小磊滿臉歡喜的叫著。


  本想著拉這小叔子幫忙去果園干活,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著,趙小磊直接雙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紅身上灑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個薄開衫,這下撒過來的水直接將丁翠紅的衣服浸透,傲人之處勾勒的分外明顯。


  看著眼前春光,趙小磊喉嚨一緊,身下的大褲衩立即支了起來。


  這一幕看在丁翠紅眼里,臉上立即紅了起來,眼睛卻一個勁兒的往趙小磊那邊瞟。


  “小磊,趕緊上來吧,果園還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紅立即將手伸向趙小磊,卻未注意到腳邊石頭,一個趔趄下,猛朝著趙小磊倒了過來……幸好被趙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園趕去。


  “小磊,你先給果樹澆上水,嫂子有點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園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紅,忽然感覺腹部漲的有些厲害,給今天來幫忙的小叔子趙小磊說了一聲,就趕忙的向著園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來到果園后面,隨便找了個 地兒,丁翠紅就脫了褲子開始小解。


  “哇,嫂子…!”可讓丁翠紅想不到的是,她前腳剛走,趙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來。


  此刻,趙小磊貓著腰躲在果樹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為地勢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幾乎所有的美景。


  趙小磊只覺得喉嚨感到發干的厲害,死死盯著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紅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僅會驚叫,同樣會覺得不可思議。


  兩年前的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她丈夫 趙小剛的生命,還讓趙小磊撞到了腦袋,變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不可能有偷窺的心思。


  可事實上趙小磊不僅過來偷看,盯著自己嫂子,他還心頭火熱的厲害。


  趙小磊之前確實是傻子,但就在幾天前他上樹掏鳥窩時摔了下來,意外的恢復了神志。


  不過他卻沒有告訴嫂子。


  因為嫂子是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 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諱他這個傻子,經常都是只穿著內衣,讓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讓他著迷。


  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會有所收斂, 他就把自己不傻的事情給隱瞞了下來。


  家里沒有了哥哥,嫂子又經常穿著內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這讓他對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總想著和嫂子發生著什么!剛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來。


  此刻,在他目光火熱的注視下,丁翠紅方便完了,還打了一個舒服的尿顫,緊接著,她就從口袋里掏出來手紙擦拭。


  趙小磊本以為嫂子要提上褲子,繼續來果園里干活。


  可讓他沒有 想到的是,丁翠紅在擦完以后,并沒有站起身,反而從口袋里拿出來她那個紅色的oppo手機,然后點了起來。


  沒有一會兒,手機里就發出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到還在蹲著的丁翠紅,竟然……趙小磊只感覺鼻血要噴涌而出,因為他早上就聽到嫂子在屋里傳出來這種聲音了,雖然他沒有碰過女人,但他只是傻了兩年而已,恢復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這是在做什么。


  這才過去幾個小時,嫂子竟然又在做這種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紅的癮到底有多大。


  其實丁翠紅做這樣做,也很無奈,她今年23歲,才剛剛初嘗禁果,丈夫趙小剛就出事了。


  這幾年她和小叔子相依為命,一直都沒有找男人,但已經知道那種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個男人。


  剛才和小叔子趙小磊在果園摘干活的時候,她發現雖然這個小叔子傻傻的,但 身體不是一般的強壯,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測,趙小磊那里,要比她過世的老公趙小剛大!雖然趙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還是個傻子,她不應該這樣想,但她卻控制不住。


  哪怕到現在,一想到趙(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小磊那強壯的身形,她內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那股渴望就爆發了,不由得提高了聲調。


  聽著丁翠紅的叫聲,趙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滿足于貓著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親嫂子的芳澤!完成這些天他內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著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趙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讓嫂子嘗嘗他的厲害!只是趙小磊也明白,這事不能用強的,可咋樣才能和嫂子親近親近呢?“啊!”看到趙小磊過來,丁翠紅頓時就嚇了一跳,連忙就提起來褲子,關上手機。


  “嫂子,你干嘛呢?”趙小磊看著慌張的嫂子,就裝作傻傻的模樣,歪著腦袋,一臉很不解的問丁翠紅。


  “小磊,嫂子不是讓你在地里干活嗎?你咋跑過來了!”丁翠紅感覺都快要羞死了,她現在的行為被人撞見,真想找個洞鉆進去,當即她就寒臉訓斥起來趙小磊。


  “嫂子,我一個人在地里害怕…你別兇我好嗎?”趙小磊委屈巴巴的說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兇你!”丁翠紅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傻小叔子哭鬧,而且,看著趙小磊這副傻傻的模樣,她也沒有心思去訓斥了,畢竟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趙小磊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看著眼前美麗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樣,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紅。


  頓時間,嫂子身上的柔軟和香氣,就傳了過來,趙小磊感覺很舒服。


  緊接著,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高揚雖然看到陳秀琴的身子心里很激動,但是他到現在還是沒有弄清楚這女人到底是哪里不舒服,這個問題要是搞不清楚,他這心里根本沒底(豁達大度)。


    陳秀琴一聽,面露難色,語氣竟然有了一絲絲哀求的意思,“ 小揚,嬸子也想站起來啊,但是一動身子那地兒就疼的很,你還是想想辦法趕緊給嬸子弄出來吧?”  聽陳秀琴這么一說,高揚抓住了幾個關鍵詞,那地兒,疼,弄出來。


    高揚雖然身體孱弱,但是腦子卻是很好使,從這三個關鍵詞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絲線索。


    難道說琴 嬸兒把什么東西弄進去了?  想到這里,高揚低頭看了一眼,但是因為之前琴嬸兒用力抓著小被子,以至于他僅僅只是掀開了一角。


    “琴嬸兒,你放心,張 半仙都跟我說了,我肯定能幫你弄好。


  ”  高揚這話說完,陳秀琴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兩只手這才緩緩松開,“小揚,雖然張半仙跟你說過了,但是有句話我還是要跟你重復一遍,這件事,你不要對任何人說,給我爛在肚子里,要不然的話……”  陳秀琴說著,眼神中露出一股子兇悍,仿佛一下子變成了平日里那個蠻橫霸道的 村文書老婆。


    高揚連忙點頭,陳秀琴的這句話讓他再度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這娘們估計是用什么東西自己搗鼓自己,然后弄在里面出不來了。


  那是半截已經被削了皮而且失去水分的老黃瓜,高揚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小揚,你可悠著點……”陳秀琴一想到自己做出來的荒唐事,她這臉不由自主的就紅了。


  張半仙那個老東西,騙老娘說城里人都用這玩意,好使得很,等小揚幫老娘弄出來,我回頭就要這老東西好看!雖然說已經經歷過人事,而且小孩都已經很大了,但是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特別是自己的晚輩面前,陳秀琴臉頰滾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這事兒她可不敢讓別人知道,這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恐怕要笑話自己一輩子。


  高揚伸手捏住被子,緩緩的掀開,他強忍住內心的沖動,雖然說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女人的身體,但是陳秀琴可是村文書的女人,是有身份的女人,看她的身體跟看自己表舅媽的身體,那感覺肯定不一樣。


  一想到這里,高揚立馬就有了反應。


  陳秀琴的個子不算高,最多也就一米六,但是因為嫁了個好老公,根本就不用下地干活,這皮膚不僅白皙還有光澤,村里那些村婦根本不能比。


  高揚越想,自己那地兒就越難受,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不過完全掀開被子之后,高揚有些傻了眼,只見陳秀琴用手捂著上面,而且下面還穿著一件黑色小褲,女人最有魅力的地方都被遮住了。


  你爺爺的,這是在逗我嗎?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是嘴上高揚可不敢讓陳秀琴把手拿開,但是他很快就有了更好的辦法。


  “琴嬸兒,你讓我幫忙,但是這隔著褲子咋弄,我看不見摸不著啊……”高揚本想讓陳秀琴先把小褲脫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陳秀琴突然遞過來一塊黑布條。


  “小揚,把眼睛蒙上,快點,要不然等會兒我家那口子就回來了。


  ”“琴嬸兒,我怕蒙住眼睛誤事啊,我又看不見……”“咋那么多廢話呢,讓你蒙你趕緊蒙!”陳秀琴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面對突然臉色一變的陳秀琴,高揚只好乖乖蒙上了眼睛,但是他可沒有服軟。


  你爺爺的,要我幫忙還吆五喝六的,你給我等著!高揚一想起村文書這一家在村上都是飛揚跋扈的主,這心里不由的生出一股子為民除害的念頭,反正陳秀琴這事她也不敢傳出去,那我就好好陪她玩玩!蒙上眼睛之后,高揚眼前一片漆黑,他只感受到有一只柔軟的手抓住了自己,然后把自己的手帶了過去。


  “感覺到了沒?”耳邊傳來陳秀琴平淡的聲音。


  “沒有,琴嬸兒,要不然你讓我把……”高揚本來想說讓陳秀琴把蒙住自己眼睛的布條拿開,但是這話還沒有說完,手指就感覺到一股異樣。


  原來,這就是女人啊,真他媽的舒服!這要是……可不得舒服上天了?怪不得村里人都說,男人就算是死女人的肚皮上,也是值得的。


  越想,高揚越是恩按耐不住。


  感覺到了。


  高揚這時候感覺到一個東西,他知道肯定是那飽受折磨的老黃瓜。


  “就是這個,快弄出來……”陳秀琴也感受到身體那東西動了一下,不由的輕哼一聲。


  這一聲哼,讓猝不及防的高揚渾身一顫,他立馬又重復了剛剛的動作。


  就那么幾下子,陳秀琴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小揚,你干嘛?趕緊住手,別弄了……”陳秀琴哪里想到高揚這小子的心思那么壞,完全不管自己受得了受不了,就這么折騰。


  “琴嬸兒,咋了,是不是弄疼你了,我也看不見,對不住了。


  ”高揚此時雖然看不見,但是他用腦子去想也能想象現在陳秀琴那嬌羞的樣子,越是這樣想,他就越是激動,手上的幅度更是加大了幾分。


  高揚不知道他這是差點要了陳秀琴的親命。


  “啊!”陳秀琴終于忍不住,痛的叫出聲來。


  高揚來不及興奮,手就被陳秀琴死死的扣住了。


  就在這時候,門外頭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媽,你怎么了?”張秀秀的聲音讓在場的兩人都屏住了呼吸,陳秀琴刮了高揚一眼,然后把他的手甩開,這才對門外應了一聲,“媽沒事,一會兒就好了。


  ”應付完張秀秀之后,陳秀琴又把手伸下去。


  做完這些陳秀琴穿好衣服,然后把蒙在高揚眼睛上的布條取了下來。


  “你小子膽子大的很啊,居然敢玩老娘,說,是不是張半仙讓你這么做的!”看著此時臉色陰沉的陳秀琴,高揚當即就蒙了,他沒有想到這女人臉色居然變得這么快,剛剛還舒服的直哼哼現在卻突然倒打一耙。


  “琴嬸兒,你說什么?剛剛,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去辦的。


  ”高揚雖然裝出一副很無辜而且很懼怕陳秀琴的樣子,但是心里面倒是暗爽,我就是膽子大,怎么了,只能讓你們在村上吆五喝六,難道就不能讓小爺我也舒服舒服?雖然懼怕陳秀琴,但是這種事情,他吃定陳秀琴不敢說,所以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在他表舅陳建民的眼里,甚至于在所有村民的眼里,高揚就是那種誰都可以欺負的主,但是沒有人知道,其實在高揚的心里,其實也是隱藏著一股血性。


  而這種血性,即使面對村里最蠻橫的陳秀琴,他也要爆發出來。


  陳秀琴在村上那是蠻橫慣了,還沒有人敢在她身上占過便宜,這高揚是第一個,而且還是一個占了便宜還賣乖的主。


  這種事情,以陳秀琴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忍,她一把揪住了高揚的耳朵,然后提起來就要去找張半仙問問,給自己找這么一個瘦竹竿過來,是不是存心想氣自己。


  高揚也沒有想到陳秀琴真的就動手了,但是陳秀琴畢竟是個女人,力氣有限,高揚一下子就掙脫開了。


  “反了你了……”陳秀琴沒有想到高揚居然還敢還手,剛想發作,突然視線就停在了高揚的那地兒。


  高揚洗的發白的短褲,此時好似一座山一樣,顯得尤為壯觀。


  
https://twasfasga.weebly.com/7252936.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97508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9932382.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9538889.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5284859.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2538723.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19712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608425.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8114046.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2691201.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