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xxx girl

xxx girl


“在這里不方便,去我家好不好?” 女人的聲音在 祝少杰耳邊響起,呵氣如蘭,祝少杰只覺得再次昂首挺立,情不自禁地向女人點頭示意。


  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


  這是祝少杰剛剛涉足醫道就把這個奉為真理,否則也不會在這香艷刺激的寡婦村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可是今晚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克制不住自己。


  女人的手指輕輕挑起祝少杰的下巴,嬌滴滴道:“跟我來!”祝少杰忍不住邁步跟著她往前走,香氣縈繞在他的周遭,聞起來就有一種讓人迷醉的感覺,可是祝少杰總覺得這香氣之中還有一絲臭味。


  月光之下風姿綽綽的身形就如同狐妖一樣,祝少杰就跟在后面,口水都差點沒流出來。


  而女人竟然把他帶到了村西頭。


  村子原本是文革時候用來關押牛鬼蛇神的牛棚,不過后來被廢棄了,那里還有一口古井,平日里沒有人去那里,附近也沒有幾家住戶,住著幾家老頭老太太。


  祝少杰之前來過這里,給老頭老太們檢查過 身體,所以雖然是不常來這里,可是他還是記住了這個村里最荒涼的地方。


  “你們家到底在哪里,怎么這么久還沒有到?”祝少杰忍不住問。


  聽到這句話,女人嫣然一笑回過頭:“死鬼,怎么這么性急,我家里沒有水了,你給我打桶水來我洗洗澡好不好?”聽到這句話,祝少杰 點點頭,現在他有一種混沌的感覺,自己似乎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他走到井前面,井上壓著一張青石板。


  這塊青石板厚度足足有將近一尺,重量也得有四五百斤,可是祝少杰畢竟是年富力強,蹲在那里,雙膀用力,竟然直接就把青石板掀了下去。


  這里還有搖水的轆轤,只需要把這個打水的桶放進去,然后就可以打水上來,本來他記得這里的水似乎是已經枯竭了,可是今天看來似乎并不是這樣。


  轆轤放進去以后,可以看到水桶打出來的一陣漣漪,里面還有魚正在游弋。


  祝少杰看到這魚,心生好奇,原來都說這古井有魚,為了防止有人投毒,可是從來未曾見過,而這一次可是真正的看到了。


  他趴在井沿往下看,這時候他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怎么還趴在井邊了啊?”是那個女人的聲音,祝少杰起身就想要解釋,可是 就在這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灼燙,就在這時候,他的肩膀上搭上一個腦袋來,祝少杰看了一下井底,竟然順著水面看到自己的肩頭趴著一個臉部腐爛的女人!因為之前爆發山洪,這里水位比較高,而且今晚夜光明亮,看的非常清楚,自己肩頭搭著一個女人的腦袋,此時還探著腦袋看著自己,眼眶里還有一只蛆蟲進進出出……看到這一幕,祝少杰差點沒有吐出來。


  “怎么了,走吧,咱們回房間吧。


  ”女人說著,站起身拉起祝少杰,在起來之后,祝少杰看到女人的臉重新變回原樣,千嬌百媚,臉上帶著不自然的紅暈。


  祝少杰那被迷惑的心頓然清醒了很多。


  “那個,我突然想起衛生所的門還沒有關,你等我去把門關了我就回來。


  ”聽到這句話,女人臉色驟變,緊接著一把抓住祝少杰的肩膀,然后直接親吻上去,嘴唇帶著蠕動的感覺,腐臭的味道直沖鼻子,祝少杰當即差點沒有吐出來。


  勉強把女人推出去,就看到女人的臉已經腐爛,因為自己剛才的動作太過巨大,導致女人的一只眼球從自己的眼眶里滑落出來。


  而女人的嘴唇因為腐爛已經腫脹成半透明,里面隱約還有蛆蟲正在蠕動。


  看到這一幕,祝少杰是真的沒忍住,靠在井沿吐了出來。


  井沿并不是太高,也就是到他的大腿位置,他這么一退,一下子坐在井沿上,這時候,這女人突然沖過來,伸出枯瘦的手直接掐住祝少杰的脖子,就要把祝少杰往井里推。


  祝少杰一只手扶著井沿,另一只手只覺得自己的胸口灼痛異常,他伸出手扯開衣領,衣服這么一扯,那個裝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啪嗒一聲掉在外面,盒子竟然就被摔開了。


  里面的鋼針剛剛見到月光,頓時折射出一陣刺眼光暈驟然打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慘叫一聲直接飛了出去,而祝少杰也從井沿上滑落下來,眼前一黑,昏迷過去。


  第二天早晨的時候,等到祝少杰醒來,發現自己就在自己的房間里,鬼醫十三針還在自己的枕頭下面,而屋里屋外,絲毫沒有行走過得痕跡。


  “昨天可能只是一場夢!”祝少杰說著,從床上坐了起來,可卻沒有想到剛起來就感覺脖子一陣酸痛,就好像是整條脖子都要被扭斷了一樣。


  他下床拿起鏡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這才發現脖子上面赫然有兩個紫黑色的掌印。


  難道昨晚的事是真的?深深嘆了口氣,他拿起手里查了一下這種情況,結果網上最權威的結果就是離魂,魂魄離開身體,沒有人正常的判斷能力,卻有趨吉避兇的本能。


  就在他還在考慮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少杰哥,你醒了嗎,我來上班了。


  ”祝少杰應了一聲,在自己房間的衣柜里拿出一條圍脖系在脖子上,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今天袁 小玉來的特別早,祝少杰把她迎進來,然后 開口問道:“怎么來的這么早,這可不是你的日常作息規律吧!”袁小玉點點頭:“少杰哥,我昨天晚上回去問過我媽,問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微微皺起眉頭,拉出一張椅子,也顧不得洗漱,對她道:“你先說說,有什么樣的發現。


  ”袁小玉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我媽說,我們村里的男人只要出去結婚,以后永遠都不回來,可以活的好好的,一點阻礙都沒有,可是如果就在村子里結婚,那么不出意外第二天就會暴斃而亡,我爸媽那時候在外面生下我和我哥,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等到他們兩個重新回到村子里,我爸只活了三天,就和其他村民一樣的結果了。


  ”聽到這里,祝少杰點點頭,合著詛咒不是在個人身上,而是存在于這個山村里,脫離山村,就可以脫離詛咒的范疇。


  祝少杰搖搖頭,沒有繼續考慮這些燒腦的問題,既然是出現在山村里的詛咒,那問題就是出現于這個山村里,可是這寡婦村,水不淺啊。


  下午的時候,衛生所才來了今天第一個病人,是村里的 王明秋,開超市的一個寡婦,據說也是外村的人,嫁到這里來的。


  只可惜不過二十五六歲就做了寡婦,讓祝少杰也忍不住嘆惋。


  “原來你在啊祝醫生,我前兩天就想要來找你,不過一直沒有空出時間,還是今天才有時間過來。


  ”“原來是 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幫忙的?”祝少杰看著身材像小辣椒,穿著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這個模樣,王明秋捂嘴輕笑:“在這里說話不太方便,還有小姑娘在這里呢。


  ”祝少杰點點頭,把她帶進房間里,王明秋坐在診斷臺上,開口道:“祝醫生,我已經好幾個月沒來那個了。


  ”聽到這句話,把祝少杰聽蒙了,祝少杰皺著眉頭開口道:“王姐,你說什么好長時間沒來了?”“哎呀,就是那個,那個大姨媽啊!”王明秋說到這里,臉羞得通紅,開口道。


  祝少杰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可能是宮寒,我需要針灸。


  ”“針灸啊,那是不是還需要幾個療程才行啊,我那個超市平常走不開人,你看看能不能給我開點藥,要不我先吃點藥試試!”祝少杰無奈的嘆了口氣:“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針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針,你把衣服脫了,躺在這里等我。


  ”祝少杰說著,轉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還要,還要脫衣服啊,那需要針灸哪里啊!”“宮寒,自然是針灸會陰除去寒毒啊,醫者父母心,我在我這里就只是病人,你還有什么不好意思嗎?”雖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畢竟是一個寡婦,總也不來月事,好說不好聽,更何況她還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著嘴唇,慢吞吞的脫下衣褲,只剩下褻衣,然后滿臉通紅的躺在診斷臺上,兩只手也不知道應該捂臉還是捂胸,反正是感覺放在哪里都不合適。


  終于,祝少杰拿著裝載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走了進來,剛進來,只是有意無意的往診斷臺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點沒有流出來。


  王明秋穿著的是一套褻衣,紫色的,而且褻褲還是蕾絲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種朦朧的美感。


  因為害羞,所以她的身體屈起來,雙手捂著臉,不敢看葉楊,而她現紫色的胸衣已經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卻渾然未覺,看樣子應該是實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對王明秋開口道:“王姐,你翻過身來,我要開始針灸了。


  ”聽到這句話,王明秋嗯了一聲,然后翻過身,還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譚中下針!”祝少杰說著,紅著臉對王明秋道:“王姐,貼身衣物也應該脫下來!”“阿?貼身的也要脫?”祝少杰點點頭:“必須要脫,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針的位置!”“那好吧,那你轉過去!”王明秋說完,手已經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帶,還有褻褲,細細碎碎的聲音讓祝少杰的喘息都開始粗重起來,終于,胸衣褪去,王明秋開口道:“轉過來吧!”祝少杰剛轉過來,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著自己前面,兩條腿交疊在一起。


  “王姐,我要開始了,你的手拿開!”祝少杰說著,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個啥,正好一個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條鋼針刺進她的譚中穴,王明秋吃痛,抿著嘴,輕輕哼了一聲,白嫩的腳丫都舒展開來。


  身體舒展,聲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還有七分滿足。


  這種情況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應該是還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對。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再次從盒子里拿出第二條鬼醫針。


  “還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來刺激宮縮,排毒,不過這是后續的手段,王姐,你忍著點,我還需要繼續扎針。


  ”祝少杰說著,第二針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緊接著彎下腰,在會陰的位置刺下第三針。


  這個位置比較尷尬,畢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園,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變得更加粗重起來。


  還有一針在頭頂百會穴,這一針必須要柔和,要不然可是會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把手中的長針慢慢的刺進去,用手一點點的捻,絲毫不敢用力。


  “怎么樣,王姐?”祝少杰刺下這根針之后,對王明秋問道。


  “還好,就是有些熱。


  ”此時王明秋渾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絲微笑,眼睛里充滿了陶醉之色。


  “王姐,還需要按摩,你忍著點!”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對王明秋開口道。


  這乳中穴是正在一雙高聳中央,別說是針刺,就算是重擊都不行,只能用手來按摩,本想讓袁小玉來,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會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來。


  祝少杰溫熱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對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斷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來的時候,她忍不住輕哼出聲,手指從嘴里(瓶子塞下體小說)脫落,一絲晶瑩的唾液拉出一道長長的弧線,說不出的萬種風情。


  祝少杰現在已經不敢看這一幕,他側過頭,只是經受不住這嬌吟聲的激蕩,分身早就已經抬起頭來。


  而他的雙手還在不斷的用力輕撫,只有這樣才能開陰排寒,而在大手不斷的律動下,王明秋逐漸被送上一個頂峰,緊接著雙腳用力伸出,腰部下壓,與此同時翻起白眼,氣息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手中的一雙高聳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祝少杰清晰的聞到一股帶有腥氣的味道傳了過來。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這針灸不過十幾分鐘,沒想到竟然這么累,聞著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搖了搖頭,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蓋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還有其他的病人需要處置,我先去忙一下。


  ”剛才按摩結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經將處于王明秋譚中,小腹,會陰和百會四個位置的銀針拔了下來。


  宮開,排寒,一切都已經結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這里繼續經受這種尷尬的感覺。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臉色通紅,看到祝少杰也不說話,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聽偷看了?”看到袁小玉這個模樣,祝少杰臉色一冷,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認真,袁小玉立刻服軟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個聲音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沒把衛生所的大門關起來,村民還得以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點點頭:“行吧,也不怪你,不過你現在去把門打開吧,萬一還有其他的病人來的話一直關門可能會耽誤事。


  ”袁小玉應了一聲,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剛打開門,就看到一個女孩子站在門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卻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皺著眉頭仔細確定了一下,確定這的確不是肝腹水,而是懷孕,為了保證女孩子的清譽,便開口道:“那個,小玉,你回去問問你嫂子今天怎么沒來,然后一會回來告訴我。


  ”袁小玉聽他這么說,點了點頭,本來她還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剛才那診斷臺上香艷羞人的場面,她的臉沒來由的紅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會我再來。


  ”袁小玉說著,飛也似的逃離這里。


  就在這時候,王明秋從房間里紅著臉走了出來:“那個,祝醫生,啊,原來你這里還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飯,我得好好謝謝你。


  ”王明秋臉色潮紅,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邊的小姑娘,本來想說話的話似乎是沒有說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說出一句要請客吃飯,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見兩個女人都已經離開了,他開口道:“已經顯懷了還不在家里安胎,怎么還出來拋頭露面,你婆婆難道還不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兒戲嗎?”祝少杰讓女孩坐在那里,聲音里已經充滿了清冷。


  醫者父母心,見到那些對自己身體都不愛惜的病人,祝少杰會比他們家人還要生氣。


  “我,我是來墮胎的。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差點沒氣死:“墮胎?你才多大?身體還沒有成熟,想要墮胎就需要刮宮,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可是我還是要墮胎,要不然我會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搖搖頭:“你的臉面重要還是你的以后重要,這還用我告訴你嗎?而且就算是你想墮胎,也得去大醫院墮胎,你來我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這樣的,我沒有那么多錢,我想讓你幫我墮胎!” “你說說要是我發到你們學校網站上,這下子每個師生都能 瞧見,你說到時候你不就火了嗎?說不定啊你還得感激我呢。


  ”邁克一臉的認真,仿佛這件事說的跟真的一樣。


   馬婷婷初出茅廬,根本不是邁克的對手,三言兩語就已經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萬不能讓邁克把這個視頻傳出去,否則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這樣的人,簡直是太丟人了,一定會被人恥笑的。


  .而且還有媽媽,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著的對象,竟然是邁克老師,一定會接受不了的吧,她會不會覺得有我這么一個女兒,實在是太給她丟臉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馬婷婷處于無奈,被一個個想法壓迫著,她小聲的說道,只是邁克剛開始聽不太清,皺著眉,豎起耳朵,嚴肅的問了一嘴:“你說什么?”馬婷婷卻誤以為,他這是在威脅自己。


  咬這雙唇,臉色微微慘白,狠下心來繼續大聲說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這視頻傳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會如你的愿。


  ”“這就乖了嘛,早一點說不就好了嘛,何苦讓我白費這么多力氣。


  ”果然這個視頻還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總算是沒有白費。


  邁克心中的高興,自然不能讓馬婷婷瞧見。


  盯著她仍然害怕的蜷縮著 身子,邁克笑的開心得意,向著馬婷婷走過去。


  “乖,千萬不要害怕,我可是會很溫柔的。


  ”邁克就像笑面虎,不斷地安慰馬婷婷。


  或許是因為他的這些話,馬婷婷果真安靜,任由邁克用勾起的手指,將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睜睜的看著,邁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離得是越來越近,逐漸縮短。


  直至光芒都已經消失不見,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興奮。


  這次邁克很是享受,他的腦中不斷回放昨天晚上看過的視頻。


  上面的畫面不斷刺激著他的小腦。


  剛想進一步動作,時機不巧,門再一次清晰地響起。


  “乖女兒,媽媽今天回來了,有沒有什么想吃的,我給你做呀。


  呀!這,邁克老師也來了呀。


  ” 孫玉梅把門關上,一扭頭,看見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點悸動,竟然顧不上脫鞋,直接飛奔,跑來馬婷婷的臥室。


  隔著門,聽見聲響, 兩人觸電般 飛快推開對方,坐在那里,面紅耳赤,盯著,馬上就要闖進來的孫玉梅。


  “邁克老師。


  ”孫玉梅兩眼放光,顧不上旁邊女兒的存在,踱步走到邁克的面前。


  這才幾天未見,怎么消瘦了許多?異樣的光芒打在邁克的身上。


  邁克抖動身子,起了寒戰。


  下意識看一下身邊的馬婷婷。


  馬婷婷早就像受驚的刺猬,將自己團成一團,愧疚的看著孫玉梅。


  完了,這個小妮子怕是再次會避開自己一段時間了。


  邁克心中憤憤的想著,對孫玉梅也不自覺,多了幾分惱意。


  “你可好久沒有來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嗎?”孫玉梅像是看不出邁克眼中的嫌棄,伸出小手,搭在邁克潔白的手臂上,豎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劃走。


  邁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飛快將自己的手從孫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經走到馬婷婷身邊,站直了身子,正義凜然的說道。


  “抱歉,前兩天有事,學校那邊耽誤了一些,這才沒有過來,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準時來給馬婷婷同學補課的。


  ”果然處于(男女性故事)愛情的女人,智商都為負數。


  孫玉梅自然看不出邁克對自己的嫌棄,還在那兒有意無意的,像邁克靠近。


  兩人你退我進,你追我趕,玩得不亦樂乎。


  馬婷婷率先忍不住了,咳嗽一聲,揉了一下鼻子,對著孫玉梅說到。


  “媽媽,邁克老師好不容易來一次,今天晚上你還不趕緊做飯,別讓老師回去吃了。


  ”“啊,對對對,你瞧我這記性。


  ”孫玉梅一拍腦子,喜氣洋洋,轉到廚房房間,只 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馬婷婷顧不上此時的面紅耳赤,雙手抱成一團,將身子往后一縮,老老實實坐在書桌前。


  把那些東西全都擺出來,看起來是想要學習的模樣,但實際上書本連放倒了都不知道。


  邁克也不著急,這一次雖然人沒得手,但關鍵證據還在手里握著,他就不相信,馬婷婷能躲著他一時,躲得了他一世。


  晚飯,三人坐在一起,邁克還興高采烈與孫玉梅談論,就好像剛才的事從未發生過。


  馬婷婷一個人悶著頭在那兒吃著飯。


  平日里的飯菜是那樣的可口,可是今日為何如此索然無味?躲在孫玉梅身后,馬婷婷不情愿地同邁克說了一聲再見。


  邁克有意無意,留下一句:“明天見。


  ”轉身大步流星走了。


  馬婷婷一個人仍停留在邁克剛才的那句話中,她似乎覺得,這句話在同自己表達什么含義。


  師范學校。


  每天中午,邁克翹著二郎腿兒,靠著椅背,只要在那閉目養神,不出幾分鐘的時間,伴著飯菜的香氣,清淡的女人香,就隨之飄至他的鼻尖。


  “來了?”邁克睜開一只眼睛,打量著面前穿著裙裝,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 范玲玲


  她熟練地放下手中的保溫飯盒,任憑邁克拽住她的一雙手,來回撫摸。


  只是低眉順眼,調戲般怒吼一聲:“就不能正經點兒。


  ”邁克自然知曉,范玲玲一點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將范玲玲拽到自己懷中,隔著腰肢,伸手打開飯盒。


  閉上雙眼,湊過去細細聞上一遍。


  “嗯,真香。


  ”“你說的是人啊,還是這飯菜啊?”被邁克抱在懷中,也不知是喘不過氣,還是被邁克身上的男子氣概所吸引,范玲玲滿臉通紅,渾身體溫飛快升高。


  只有扭動腰肢,才能讓現在的自己變得舒爽一些。


  “飯香人更香。


  ”紳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邊,邁克輕搭上去,只留下一個飛快地吻,甚至來不及回味,已經跑開。


  邁克的辦公室在一樓,和外面只隔一層透明的玻璃,不時有一兩名學生路過這里,一扭頭就看見親密的二人。


  大多為男生,個個憤怒的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盯著平日里學校最為高冷優雅的女神,此事經像小貓咪一樣乖乖的,坐在邁克身邊。


  讓人大跌眼鏡。


  這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讓邁克十分得勁兒。


  坐直身子,高高揚起頭,享受范玲玲親手喂飯,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對的。


  “我可該走了,下午還有課呢。


  ”兩人吃完飯,溫存許久,一看手上的表針,范玲玲知道時間有些著急,趕緊脫離邁克的懷抱,飛快的跑向門外。


  匆匆忙忙之間,似乎忘記,上課用的書本,還留在邁克的書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終回味剛才兩人之間的種種,根本停不下來,嘴角也向上揚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曉。


  一堵高大的“墻”,出現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說擋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來不及剎車,一個猛子扎進“墻”里。


  “墻”并沒有想象中的疼痛,但還是讓范玲玲捂住發紅的鼻子,皺著眉頭,帶著一點怒氣。


  “誰呀?走路不長眼睛嗎?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會說一聲抱歉嗎?”“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們這范女神,這是打哪兒來呀,怎么手上還提著飯盒,難不成是給誰送飯去?”范玲玲心中一驚,剛才被撞的頭腦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經聽得出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林偉光,師范大學有名的富二代。


  仗著自己家中有錢有勢,連老師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銘,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絕不會讓給別人,哪怕是毀掉。


  林偉光追求范玲玲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對這種驕傲自大,放蕩不羈的富家公子,沒什么好感,自然也對他冰冰涼涼,愛答不理。


  沒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給撞上了,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別擋路。


  ”范玲玲留下這簡單的三個字就想穿過去。


  心中感慨,你個富二代。


  可千萬別再招惹我。


  明顯,林偉光今天,不想輕易放范玲玲離開。


  哼了一聲,轉到范琳琳面前,顧不得她的拒絕,捏起手指,將她手中的保溫飯盒,舉到自己面前,飛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


  湊過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鉆。


  林偉光學著邁克的樣子,贊嘆一句:“呦,真香。


  ”同樣的贊美,偏偏在林偉光這,范玲玲只聽出濃濃的厭惡,和反胃。


  壓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著頭,壓著嗓子,真想趕快離開這兒。


  本想伸手抓過飯盒,誰知林偉光比她反應更快,已經率先將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強勁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這堵“墻”來個親密接觸。


  這個林偉光平日里打架,抽煙,喝酒,無惡不作,身上常年是濃重的煙味兒。


  這股氣味兒熏得范玲玲渾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離。


  可偏偏,林偉光怎么會放棄這么好的一個時機。


  不對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經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這可是在學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樣?”范玲玲終于察覺,林偉光現在的圖謀不軌,心中帶著一點恐懼,四下搜索。


  這里人煙稀少,地處偏僻,是一個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會有人過來。


  林偉光早就想到這一點,他得意地昂起頭,開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說。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兒去。


  “你說說我追求你這么長時間,你對我愛搭不理,沒想到你竟然會對一個50多歲的糟老頭子感興趣,為什么?就因為他長得白嗎?”這個50多歲又白的糟老頭子,說的正是邁克。


  范玲玲心中一涼,終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偉光會專門來堵她,原來剛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見了。


  原本還帶著一點羞愧,聽到最后,范玲玲也氣到了不行。


  驕傲的把頭昂起,怒視著林偉光。


  “沒錯,我喜歡誰跟你有什么關系,你憑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訴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否則,我一定讓你嘗嘗后悔的滋味。


  ”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6499442.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4820470.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494652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514714.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7921677.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779965.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6753157.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461875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7480764.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3452103.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