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無碼 口交

無碼 口交


李潔匆匆忙忙的回到出租房內,臉色通紅,狼狽不堪,就連房東 鐘叔跟她打招呼都沒瞧見。


  李潔回到家之后連忙換了一身衣服,想起 在公交車上的場景,李潔臉色瞬間變得通紅,臉頰燙的要死。


  這事兒對李潔的沖擊力實在太大了,幾十雙眼睛在自己周圍,還有人欺負自己,那 感覺,實在太令人不好意思了!李潔想要擺脫那一路跟隨著她的感覺,于是換了一身衣服,站在鏡子前。


  及膝的絲質睡袍貼在身上,一雙圓潤修長的大腿顯出來。


  纖細的腰肢,配上纖細的衣服,李潔身材尤為突出。


  這 火熱的身材,搭著李潔那讓人忍不住想咬上兩口的臉蛋,簡直迷死個人!李潔眼睛里神色復雜,公交車上的遭遇,還是讓她有些后怕,不過內心,卻是有著莫名的刺激……是啊,能不刺激么?她已經一年沒有被別人碰過了,更別說在公交車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魅力,但是,其他人知道她是二婚之后就敬而遠之,其他來的 男人,也純屬是沖著她的美貌。


  “嗯……”李潔開始有了感覺,忍不住的嬌軀一顫,輕哼一聲。


  李潔逐漸進入狀態,將粉色的睡袍褪下,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她解開僅剩的衣服,卸下最后的束縛。


  “嗯……”李潔感覺渾身都快燒著了一樣,滿腦子都是今天下班在公交車上的場景,周圍都是擁擠的 人群,無數雙眼睛,李潔現在一想到那情景,就忍不住來了感覺。


  已經進入到狀態的李潔,完全沒有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小李……你……”房間的門應聲而開,房東 鐘軍剛想開口說話,卻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李潔下意識的看向一臉呆滯的鐘叔,她整個腦子都炸開了鍋!有了突如其來的旁觀者鐘叔,李潔內心一股極其莫名的感覺浮上心頭。


  李潔嘴里發出悶哼, 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很快她就昂起了腦袋,結束了……李潔撇過頭去,不敢去看鐘叔,這種事情簡直羞死個人!李潔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剛才不把門鎖好?不用猜,李潔都能感受到鐘叔那道熾熱的目光在盯著自己。


  氣氛相當的尷尬,鐘軍也是一言不發,讓李潔不知所措。


  “那個……我就是看你急匆匆的回家……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先出去,我先出去……”鐘軍的聲音帶著些許顫抖,李潔看向鐘軍,然后像觸電一樣縮回了目光。


  瞥的那一下,李潔看到鐘叔起了反應,讓李潔整個人腦子嗡的就炸開了……李潔聽到關門聲之后,整個人骨頭像被抽走了一樣,噗通一聲躺在地上,她臉色滾燙無比,緊皺著眉頭,天哪……這要她如何面對鐘叔……李潔沒有去吃晚飯,鐘叔 也沒有來叫她,第二天一早,李潔就去了公司,上了公交車,擁擠的人群中,李潔能夠感受到有不少人故意往她這邊靠,可沒有像昨天一樣膽子那么大的。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難不成,不被人欺負還是一種壞事了?李潔心中沒有定義,到了站點,就回到了公司。


  回到自己工作崗位,凳子還沒捂熱,就被叫進了總經理的辦公室。


  總經理是一個年輕多金的帥哥,叫 李昊,是李潔本家姓,為此,二人關系也算和睦,沒有其他部門上下級關系那么惡劣。


  李潔剛一進屋,李昊連忙起身,招呼李潔坐,然后李昊就走到門前,‘咔噠’一聲將門鎖住。


  “總經理……你鎖門做什么?”李潔忽的心頭有些不安,看向李昊。


  李昊慢慢的走過來,那目光逐漸變得火熱,犀利的眼睛像鉤子一樣,緊緊鉤在李潔身上。


  李潔站起身,看著越來越近的李昊,花容失色,接連后退。


  “總經理,你要做什么?”李潔已經退到了墻邊,無路可退。


  “怎么?現在給我裝?昨天在公交車上,你可不是這樣的啊?”李昊嘴角帶著邪笑,眼神火熱無比!李潔腦子一片空白。


  什么?!昨天在公交車上的,竟然是她的總經理李昊!一時之間,李潔都忘了反抗,整個人貼到了李潔的身前……李潔下意識的嬌哼一聲,然后立刻反應過來,雙手用力的捶打著李昊,想要把李昊推開,可她169的嬌小身材哪里能跟李昊比,李昊非但沒有被推開,反倒是更加的來勁。


  李潔整個身子繃得跟上弦的弓箭一樣,眼睛微瞇著,里面盛著晶瑩的淚光,陽光灑在她的臉上,透著害怕。


  她一時之間接受不來,這角色的轉換太過突然,萬萬沒有想到,昨天欺負她的是自己的上司。


  一想到自己在李昊面前,毫無反抗,反倒是像順從的小貓一樣,李潔恨不得跳進黃浦江,以此代表,她并不是一個無底線的 女人!李昊直立起身,看著臉色通紅的李潔,眼神火熱無比,右手慢慢的貼到了她身上。


  “昨天在公交車上怎么樣?我第一次見到一個女人,反應能這么強烈。


  ”李昊話音剛落,一把扯掉了李潔的外衣。


  “啊!……嗚!”李潔尖叫一聲,然后立即就被李昊寬大的手捂住了紅唇,李潔瞪大著眼睛,一直哀求一樣的搖著頭。


  李昊沒有廢話,用迷戀的眼神看著她的 身體,然后張嘴湊了上去……李潔嬌軀就像觸電一樣顫抖,她已經 沒有力氣支撐身體,豐腴的身子像抽了骨頭一樣,就像昨天……李昊 一只手用力抱住李潔,鼻息間滿是李潔身上的味道。


  李潔已經沒有力氣,只能仰著頭,發出嚶嚀的聲音。


  李潔漲得面紅耳赤,明明是被欺負,但身體卻涌上來一陣陣的感覺,她撇過頭去,不敢發出聲音。


  李昊早就忍不住了,直接撕開了她的衣服。


  李潔身(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子不斷起伏,她沒有力氣說話,也沒有力氣動彈,像個木偶一樣,任由李昊擺布。


  李昊說著不堪入目的話,李潔難堪極了,但與此同時,她的內心卻升起一陣陌生的期待感……可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響起,是留言,公司董事過來突擊視察。


  李昊嚇得連忙整理好衣冠,李潔也在辦公室整理好衣冠,十分狼狽的離開了辦公室,跑進了衛生間里。


  李潔坐在馬桶上,摸了摸自己還是那么滾燙的臉,羞恥得不得了,她不敢想象,自己居然在李昊的侵犯下,生不起反抗的力氣,難不成真的想?想到這兒,李潔的臉更加滾燙。


  這時,隔壁忽然 傳來開門的聲音,讓李潔的動作稍停頓了一下。


  “劉哥,干嘛這么猴急啊?!小心點,別被別人聽見了!”“現在是上班時間,而且我來的時候把衛生間的門鎖上了,倒是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還撩逗我,你就不怕被別人看見?”李潔一愣,是人事部門經理劉寬,另一個女的,好像是財務部的會計柳依依。


  他們兩個怎么會有一腿?劉寬好色是整個公司員工私底下知道的,可柳依依在公司的形象一直是清純可愛的,怎么會跟劉寬有私通?“人家不是想念劉哥了嗎!!”“你說實話,是不是看中會計總管位置了!?來吧,看你表現!”“討厭!”隨后就傳來柳依依傳來的聲音。


  天!李潔頓覺一陣惡寒……兩三分鐘,隔壁傳來一聲低吼。


  沒等李潔反應過來,隔壁就開始傳來另外的聲音。


  李潔的臉再度滾燙起來……她居然聽著別人的聲音有了感覺。


   溫喆從簾子里一出來劉 春杏就好奇的問他,溫喆嘿嘿一笑,“沒啥大病,就是那東西不中用了,我給他扎幾針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還在這里窩著干啥?”劉春杏一臉的不信,他哪知道溫喆沒有行醫執照啊,要是有的話就憑他這針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時候弄個行醫執照了。


  ”溫喆暗暗的想到,他已經滿十八周歲了,到了考執照的年齡,不過他初中都沒混畢業,而且行醫執照也十分不好考,溫喆為這事犯起了愁。


  劉春杏這個人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天相處下來溫喆就摸透了她的脾氣,兩人在衛生室里也變得有說有笑。


  這幾天錢 寡婦和淑芬都沒找過溫喆,溫喆知道錢寡婦是讓自己給嚇著了,而淑芬肯定是躲不開錢高強,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溫喆不禁有些憋的難受,一看見劉春杏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摟進懷里好好的弄一下。


  “春杏姐,今晚你們小 王村放電影,去看不?”劉春杏是小王村的,她比溫喆大三歲,溫喆第二天上班就開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剛吃完飯溫喆就問劉春杏,他是剛聽說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沒事,那就看去唄。


  ”劉春杏一點都不矯情,直來直去。


  晚上一下班兩個人就騎著劉春杏的自行車往小王村跑,電影七點開始放,他倆下班都已經是六點了。


  “哎呀小喆你慢點,我都快讓你顛到地上去了。


  ”小錢村離小王村十幾里路,也不是太遠,不過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溫喆專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劉春杏直沖他喊。


  “你抱緊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嗎。


  ”溫喆有他的心思,劉春杏一直都是用手把著車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所以就專撿坑包的路走。


  劉春杏好像也知道溫喆的心思,還是死死的把著車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顛碎了。


  ”溫喆找了個大坑騎了過去,把后面的劉春杏顛的都差點喆出去,下意識的摟住了溫喆的腰。


  而溫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感覺到后背傳來的壓迫就更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顛,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車的后車圈都顛變形了。


  “要死了你,專挑壞路走。


  ”劉春杏打了溫喆一下,不過看樣子沒怎么生氣。


  這時放電影的帆布都已經拉開了,不過還沒開始,小王村放電影的地方在村委會里,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坐滿人了,連一邊的大樹上都爬滿了孩子。


  劉春杏不住的和人打著招呼,把自行車扔在外面也不管,拉著溫喆就往里面擠。


  有不少人都問劉春杏帶的小伙是不是她對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擠,擠了好半天才算找到個位置,兩人一前一后坐了下來。


  沒過多大會電影就開始放了,是抗日游擊隊。


  溫喆坐在劉春杏身后看看四周沒人注意,就往前湊了湊,兩條腿從劉春杏兩邊伸過去,然后輕輕摟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劉春杏是看的聚精會神還是沒注意,也沒反對。


  溫喆膽子不由大了不少,開始在劉春杏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別鬧。


  ”劉春杏抓住溫喆的手扔到一邊,又開始聚精會神的看電影。


  溫喆停了一會,然后又將手放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不過這次劉春杏倒是沒說什么,也不理溫喆。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溫喆把褲襠對準劉春杏的屁股,輕輕往前一頂。


  劉春杏被溫喆頂的一動,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沒說什么。


  溫喆嘿嘿一笑,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扶正,然后直挺挺的頂在劉春杏的屁股上。


  “小喆,別鬧,把你手拿開。


  ”說完劉春杏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隨即就感覺不對,自己肚子上應該是兩只手,低頭看了一下確實是溫喆的兩只手,劉春杏不禁有些迷惑。


  “他兩只手都在這呢,那他拿啥頂的我?”忽然劉春杏想起了什么,臉一下就變的通紅。


  雖然她性格有些潑辣,但哪里經歷過這事。


  “他是用那東西頂的我?”想到這里劉春杏的臉就更紅了,也幸好現在天黑,雖然電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沒人能看的出來。


  “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劉春杏恨恨的想著,后面有根棍子頂著她也沒啥心思看電影了。


  只感覺屁股那傳來癢癢的感覺,倒是挺舒服的。


  而溫喆見劉春杏不吭聲就更來勁了,屁股一聳一聳的,心里還喊著口號。


  “嘿就、嘿就。


  ”這感覺十分刺激,溫喆不自覺的就把雙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劉春杏的胸脯上。


  手上剛一加勁溫喆就是一咧嘴,劉春杏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趕緊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雖然劉春杏的胸脯很大,摸著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實在是太狠了,溫喆估計胳膊已經被她給掐紫了。


  這時電影剛好演完,劉春杏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看溫喆,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春杏姐,咋不看了呀?還有一個沒放呢。


  ”溫喆跟著劉春杏,劉春杏也不說話,直到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劉春杏才轉身又掐了溫喆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沒有啊春杏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別掐了,疼。


  ”溫喆被劉春杏追著掐,溫喆跑了幾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將劉春杏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說:“春杏姐,咱倆處對象吧。


  ”劉春杏沒想到溫喆會忽然轉身把她抱住,剛想掙扎一聽到溫喆的話頓時就不動了,傻傻的看著溫喆問了一句:“你說啥?咱倆處對象?”溫喆使勁的點了點頭:“我沒娶你未嫁,還在一塊上班,咱倆處不剛好嗎?”劉春杏一聽這話臉騰的一下又紅了,活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向她表白過呢。


  “那個啥,小喆,我比你大三歲呢,咱倆不合適。


  ”“啥不合適呀,女大三抱金磚,我感覺咱倆挺合適的,要不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當對象。


  ”說完溫喆就在劉春杏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次劉春杏沒有生氣,而是臉變得更紅了,支吾了半天才說了句:“俺得回家問問爹娘。


  ”溫喆心說還問個屁,又摟又抱的,這不是對象是啥。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溫喆嘴上不敢這么說,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問問你爹娘,完了再定這事。


  ”話音一落溫喆的嘴就親到了劉春杏的嘴上,劉春杏只是略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溫喆親她。


  懷里摟著個肉乎乎的女人溫喆只感覺 下身嚴重充血,一根棍子又支了起來,頂在劉春杏的小肚子上。


  隨后溫喆的手也抓在了劉春杏的胸脯上,劉春杏長了一對大胸,雖然隔著衣服但溫喆感覺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


  劉春杏被溫喆弄的呼吸十分急促,不過她腦袋里還有一絲清明,知道這是在她們村,萬一被人看到不好。


  “小喆,快松開,來人了。


  ”又有幾個人從村委會大院里走了出來,嘴上都叼著厭倦,隔著老遠都能看到那煙頭一閃一閃的。


  “小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倆再談這事。


  ”溫喆點了點頭,雖然他有心現在就把劉春杏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機會。


  反正倆人天天都能見著,機會多的是。


  “行,春杏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還有十幾里路要趕呢。


  ”劉春杏想把自行車給溫喆騎被溫喆拒絕了,笑呵呵的朝小錢村走去。


  十幾里路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溫喆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到小錢村的村口。


  到了村口溫喆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一路下來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會,然后到河套洗個澡再回家睡覺。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別的圓,溫喆歇了一會起身奔河套走。


  河套兩邊都是高粱地,也沒有路,溫喆在高粱地里鉆了半天才走到頭。


  忽然溫喆聽到一陣“嘩嘩”的撩水聲,抬頭一看,頓時眼珠子就直了。


  此時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別人,正是被溫喆救過一命的錢寡婦。


  錢寡婦是背對著溫喆,溫喆急忙往后退了幾步,退到高粱地里。


  這高粱地種的十分規矩,橫豎成排。


  雖然前面還隔著幾攏高粱但溫喆依舊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寡婦正在擦洗著身子,一邊的大石頭上放著個手電筒,正照在她的身上。


  雖然月光十分充足,但畢竟影響視線,要不是錢翠云身邊擺著個手電以溫喆離錢翠云的距離,也只能看個大概的輪廓。


  錢寡婦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輕輕的擦拭著身子,漸漸的由背對著溫喆變成了側身,一對不大不小的肉峰傲然挺立在空氣中,屁股很翹,而且大腿也長,被手電一晃那身子顯得更白,看的溫喆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錢寡婦有時候一擰身子,溫喆都能看到她下身那不是很茂密的森林,這更加讓溫喆獸血沸騰,幾乎都想沖過去直接把錢寡婦干倒。


  洗了一會錢寡婦好像是感覺有些累了,坐在放手電的大石頭上休息。


  一脫離了手電的光芒溫喆就看不清楚了,錢寡婦的身影就變的有些模糊了。


  “嗯。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一愣,隨即就模糊的看到錢寡婦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會錢寡婦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錢寡婦“啊”了一聲,緊接著摸著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動,速度越來越快,而且錢寡婦的叫聲也開始越來越大。


  難道她這是在“自摸”?溫喆心頭一顫,這可是個好機會!此時的溫喆渾身燥熱,身上就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再爬一樣,下身的棍子頂在褲子上頂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摸”的錢寡婦,只想沖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來代替她的手。


  此時的錢寡婦完全不知道旁邊還有人在偷看她,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


  手上的頻率也越來越快,那一聲聲浪叫仿佛錐子一樣鉆進溫喆的耳朵里,溫喆只感覺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 不行,得沖上去,哪怕是用大槍在她的洞口磨磨也過癮吶。


  ”“小喆,小喆,睡 嬸子,你快睡嬸子,用你的大家伙睡,快。


  ”錢寡婦忘情的喊著,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溫喆當時就愣住了,好半天(兩根一起插進去)才回過神兒來。


  乖乖,這錢寡婦“自摸”居然把自己當成幻想的對象,溫喆心里大喊:“嬸子,今天我要讓你夢想成真。


  ”想到這里溫喆迅速的把自己脫的精光,像離弦的箭一般沖向錢寡婦。


  聽到聲音的錢寡婦迅速抬起頭,當看到一個人提著大槍朝她沖過來頓時就嚇的呆了,緊接著就要開口大叫。


  “嬸子,別叫,是我小喆。


  ”溫喆三步變作兩步沖到錢寡婦跟前,一把就將她的嘴捂住,隨后說道。


  錢寡婦見是溫喆兩眼直愣愣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才示意溫喆放手,將一只手從下身抽出,說道:“小喆,你怎么在這?你什么時候來的?”“剛來,聽到嬸子你叫我我就出現了。


  ”被溫喆一說錢寡婦頓時臉上一紅,而溫喆則不客氣的抓住錢寡婦一個肉球,一低頭就親住了錢寡婦的小嘴。


  “唔唔唔!”錢寡婦悴不及防,被溫喆親了個正著,急忙一扭臉,躲開溫喆的進攻,說道:“小喆,你這是干啥,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嬸子,你不是想我嗎,我來了。


  ”溫喆一只手在錢寡婦的肉球上反復的揉搓,錢寡婦感覺渾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氣,心里既想掙扎又想讓溫喆繼續,矛盾異常。


  溫喆另一只手也不閑著,順著錢寡婦的肚子滑到下面,手指直接抵在她的大門口,輕輕往里一按。


  錢寡婦頓時渾身一個激靈,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搖了搖頭。


  “小喆,那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那里。


  ”“嬸子,剛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現在我來幫你。


  ”溫喆哪還管錢寡婦讓不讓,一根食指幾乎全根沒入錢寡婦的大門。


  錢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隨即就閉起眼睛,任由溫喆在她那里擺弄。


  溫喆見錢寡婦已經不再反抗,頓時高興不已,一低頭將她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啊”的一聲,兩只手抱著溫喆的頭,身體不斷的在石頭上扭來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來越大,錢寡婦再也忍不住開始哼哼了起來,溫喆的節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聲。


  溫喆被她那勾魂的聲音叫的實在是受不了,趴到錢寡婦的耳邊輕輕對她說道:“嬸子,準備好了嗎,我要睡你了。


  ”錢寡婦身子一顫,胸口不斷的起伏,但沒說話。


  “你不說話就是同意了。


  ”溫喆興奮異常,這錢寡婦一直都是他的夢中情人,今天終于能得愿以償,溫喆怎能不興奮。


  “不行,小喆,你還小……這樣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


  ”溫喆一手端著大槍湊到錢寡婦跟前,錢寡婦看了一眼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不是……小喆,我不是說你這個小,是你……”錢寡婦扭過頭去,但沒一會就又扭了回來,眼睛一直盯著溫喆的大槍。


  “只要這個不小就中,嬸子,我來了。


  ”找準大門,溫喆屁股一挺就進入了錢寡婦的身體。


  錢寡婦興奮的叫了一聲,她已經整整八年都沒嘗過這種滋味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喆終于疲憊的趴在了錢寡婦身上,而錢寡婦臉上卻帶著興奮的淚痕,雙手輕輕的撫摸著溫喆的臉頰,雙眼充滿著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


  ”錢寡婦在心里默默的說著,手上的動作也更加溫柔。


  “嬸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嗎?”溫喆抬起頭,看著臉色紅潤的錢寡婦,傻傻的問道。


  錢寡婦輕輕搖了搖頭,“小喆,嬸子已經做了一回錯事了,不能再錯了,你不能去找嬸子,聽到了嗎?”“哦”,溫喆輕輕的答應了一聲,但心里卻不這么想。


  這錢寡婦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


  書上不是說了嗎,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說的都是反話,她說不讓自己去找她其實就是想讓自己去找她。


  想到這里溫喆嘿嘿一笑,也不多說,又和錢寡婦洗了個鴛鴦浴才回了家,這一夜溫喆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二了,還得去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他也去你那。


  ”    謊言多少會造成罪惡感,可是在夫妻關系中,謊言有時候卻可以緩解矛盾,那么,讓我們來做個心理透視,看看夫妻間哪些謊言背后有著更深的含義……  謊言一  我過去的女朋友,就那么回事。


    常用人群:男人  謊言類型:保護隱私型  你的前一個女朋友長什么樣子?她的性格如何?你當時是怎么追她的?對于所有的 妻子來說, 丈夫前任女友的情況永遠是她所好奇的。


  哪怕丈夫已經交待過N遍,也要堅持不懈地問下去。


  可憐做丈夫的,不說吧,女人會大怒,你心里還記著她,要不為什么不能說?說吧,一遍遍地重復該多煩,倘若這次在某個細節上說得和上次不一樣,那更會激起大戰來。


  (女人私房話nfh)看看夫妻最常說的幾句 謊話(3/3)  所以,最好的辦法,淡淡地說一句:我過去的女朋友,就那么回事。


  &rd(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quo;   解讀:妻子總認為自己有權知道丈夫過去女友的真實情況,她有多好,她有多美。


  但是當那些隱私觀念較強的男人面對這樣的問題時,他們絕對會敷衍了事。


  雖然男人也懂得誠實的重要,但有些問題卻是他們不愿回答的。


  難道結婚就意味著要變成透明人嗎?人至察則無徒,如果做 老婆的太火眼金睛,明察秋毫,做老公的就活得太累了。


  給一些善意的謊言留下一席之地,回報給你的可能是照耀在感情大地上的一縷陽光。


    謊言二  絕對沒有和她在一起  常用人群:拈花惹草型丈夫  謊言類型:惡意欺騙型  某日夜半,丈夫晚歸。


  妻子盤問丈夫是不是和張姓 女子在一起,丈夫對天發誓絕對不是,我心里想的就是老婆你啊……其妻又問,你保證沒有說謊?丈夫說絕對沒有!于是其妻不再追問,丈夫釋然。


  他真的沒有說謊,他的確沒和張姓女子在一起,但他卻和李姓女子在一起。


  他也確實想著他老婆,因為想著回去怎么向老婆交代。


  看看夫妻最常說的幾句謊話(3/3)  解讀:這個男人的謊言是最惡意的。


  既成全自己做了一個不說謊的人,又實實在在地說了個謊,這種誠實遠比說謊更不誠實。


  其實,男人說謊的目的只有兩種:想和你好好過和不想跟你過。


  前者的謊言可以看作是為了維護關系的一種手段,后者的謊言基本就是為他自己以后鋪路了。


  所以作為妻子,對于現實要有包容之心,可以放男人一馬,但決不能縱容,在忍無可忍之時則無需再忍。


    簡要內容:不可否認的,謊言多少會造成程度不同的罪惡感,然而,在復雜的兩性關系中,謊言有時候卻扮演著潤滑劑的角色。


  以下歸納出兩性間最常聽到的謊言,并解讀其背后的意義,幫助你了解他(她)心中隱藏的真相。


    謊言三  你去吧,我不介意,只是我會想你的  常用人群:常調教丈夫的妻子  謊言類型:欲擒故縱型  想要老公聽話先要說好謊話。


  當得知丈夫晚歸是因為和女同事共飲時,你怒從心生,妒火中燒。


  你怕他感情走私,你想用吸星***將丈夫牢牢控制在你方圓N厘米內。


  越是這樣的時候,越不能跟他翻臉,而是要面帶自信笑容,說:你去吧,我不介意,但是我一定會想你的。


  有這樣信任自己的老婆在家里想念自己,是個男人都只會更留戀家里。


  看看夫妻最常說的幾句謊話(3/3)  解讀:對妻子們來說,可怕的不是丈夫周圍年輕漂亮的女性,怕就怕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而變成了歇斯底里的怨婦。


  作為老公,要充分體諒妻子的苦心,這些小聰明式的謊言能讓生活變得有序,偶爾的斗智斗勇也能給生活增添樂趣。


  (女人私房話nfh)  謊言四  不會啊,你的臀圍看起來并不大  常用人群:男人  謊言類型:躲避麻煩型  我最近是不是又胖了?臀圍好像又增加了?每當床上運動進行到關鍵的時候,妻子往往會突然冒出這樣的問題,這是讓正在興致勃勃的男人最感頭痛的事情,而不論妻子是否真的胖了,不會啊,你的臀圍看起來并不大這樣的回答也通常是男人們的標準答案。


    解讀:大多數男人可能都有如此的撒謊經驗。


  毋庸置疑的,他們只想在女人發飆前保護自己,也讓對方聽起來舒服些,不再緊緊相逼。


  同樣的道理,許多女人不也是只會告訴另一半他的頭發又多又密?其實這類謊言真實的目的是:我不想傷害你。


  對于這種謊言,照單全收吧,享受小謊言帶給你的愉快心情。


  看看夫妻最常說的幾句謊話(3/3)  謊言五  你是我見過最強的男人  常用人群:女人  謊言類型:善意鼓勵型  有些謊言完全只是功能性的,比如在床上。


  這方面,女人比男人在行。


  男人在床上是沒法欺騙或隱瞞的,頂多言不由衷地說你是我這一輩子最愛的女人或今晚你看起來真美。


  但是女人在床上卻能讓男人難辨真假,可以掩飾自己的反應,偶爾悶哼幾聲;可以為了討男人喜歡,用你真棒,你是最強的之類的話來成全男人的征服感;也可以假裝自己性愛經驗不豐富,對平均水準的尺寸說:好大喔!而對不大的就說:噢!不小耶!  解讀:性愛方面的小謊言,一般是為調情而用,與恩怨無關,與道德無關,不會危及社會和家庭的安定團結,只需要根據你的個人喜好來決定謊言帶來的效果。


  看看夫妻最常說的幾句謊話(3/3)  謊言六  你是我見過的觀念最時尚開放的女人。


    常用人群:正在戀愛的男人  謊言類型:別有用心型  一個男人跟你約會,總是不斷地對你說:你是我所見過觀念最時尚開放的女孩子!我怕失去你,真想全部擁有你。


  而伴著這句話的還有一些色情笑話和親昵的舉動。


  但實際上,你在朋友中一向都以淑女氣質著稱。


  為什么人和人的眼光差那么多?(女人私房話nfh)  解讀:不消說,這個男人其實就是想把你拐上床,這就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謊言。


  然而成功地擊出全壘打后,不想再見面或有進一步的關系,你就會聽到另一種謊言——我再打電話給你。


  這種男人把謊言當工具,其目的性和攻擊性都很強。


  因此,女人要充分了解自己,也要抵制他的各種誘惑,除非,你是一個善于利用對方謊言的女人。


  看看夫妻最常說的幾句謊話(3/3)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9086082.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620859.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6955946.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8548579.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7368481.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4400632.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9606459.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1968177.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343190.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410132.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