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親友 の 嫁 に 誘惑 され て 千秋 夕

親友 の 嫁 に 誘惑 され て 千秋 夕


表妹 蕓熙是癡癡得看著這位讓自己臉紅的 表哥,而二表妹雖然表面很不在意,但眼神還是偷偷瞄了幾眼,至于 表姐雖然被人追求無數,但表弟的那種(豁達大度) 男人魅力還是吸引了她。


  甚至連小姨都要煥發了第二春,對于這個無趣的老公,家里突然多了這么個帥氣而且還是村里當教師的男人更驕傲和欣喜的事了。


  “小羽,趕緊去洗洗喝稀飯,等下跟著三妹一起去 學校,你們正好同學校,也不知道你教哪個班,要是蕓熙是你學生那就好了。


  ”小姨笑道。


  “誰教都一樣,學習那么差,反正不指望她考個什么高中,我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來田里幫忙。


  ”姨父說話一向說不出好話,整一個農民樣,當初這么漂亮的小姨怎么就嫁了個這么個姨父呢, 楊羽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


  ”蕓熙撅著嘴巴,她可不想象隔壁張花那樣,好一個花季年齡天天往田里跑,整天泥巴嘻嘻的。


  楊羽卻沒聽見去,直接去了后院,剛才跑步時突然發現自己的左手掌心有個黑色印記,怎么搓也搓不掉,現在只想趕緊去后院洗洗掉,可怎么洗還是洗不掉。


  這印記昨晚睡前還沒有,今晚就有了,這中間只跟那個老太婆握過手,難道?楊羽越想越不對勁,心想可別是什么尸毒啊,運氣沒那么被吧。


  見洗了半天沒洗掉,也就不管,脫下背心和外褲就淋起水來。


  表姐正對著楊羽,楊羽的身材和脊背完全印入眼簾,寬闊,健壯,整個就是媛熙喜歡的男人類型。


  雖然大姐已經二十一歲,而且追她的男人無數,可在這個村里,她就是沒一個看上眼的,一直保持單身,誰知這老爹竟然要把她嫁給隔壁那個傻狗兒,她是打死也不肯,更不同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給那么一個男人,絕對不可能。


  要是楊羽不是我表弟該多好,大姐媛熙不禁在心中感慨。


  吃完飯,三表妹就帶著表哥一起去學校。


  這路上,蕓熙三妹心里不知道多開心,僅僅只是說了兩句話,看了兩眼,那顆情竇就馬上在心里發芽,瘋狂成長。


  至于楊羽,表姐的成熟和三妹的乖巧害羞這兩個極端的女孩都是他喜歡的類型,楊羽才不管你是誰,表姐表妹也都一樣,泡定了。


  而二表妹,昨晚見識過了,雖然外貌上絕對不屬于其他兩人,但是性格夠強勢潑辣,短時間內,楊羽可不敢惹。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學放學啊?”蕓熙低著頭,輕輕得問楊羽。


  楊羽微微一笑,看著眼前的表妹,胸口還完全沒有表姐那個尺度,屁股也很小,身材也瘦小,看起來,還在發育中,這種女孩子可不耐操,沒兩下估計就會哇哇叫。


  學校位于三谷半腰,要穿過半個村子,順著山路往山上爬才能到。


  蕓熙很聰明,她沒有帶楊羽走大路,心知以表哥的英俊村里的少女和少婦門都會主動上來勾引,到時這表哥還不知道會投到誰的懷抱里,所以她帶著楊羽從前山的桔園過,雖然路途遠了一點點,但是絕對不會遇到人,這樣就多點跟表哥相處的機會。


  過了桔園,學校就在眼前。


  這所學校真心破舊,就一個教學樓,還只有兩層,教學樓后面還有幢,看起來,住了些人,估計是學校的老師和食堂吧,然后就是個操場,操場啥也沒有,就是黃泥地。


  學校包含和小學和初中部,可全校加起來,還不到兩百人,平均每個班才十來人,于是,就兩個班混合一起,初三獨立一個班,總共才五個班級,老師上課都是各上一半。


  學生除了本村的,還有隔壁幾個村的,那都是爬過山來上學的。


  鄉村老師那就更少了,還不到十個,城里人壓根不會有人來,所以楊羽是個特例,甚至學校在門口打出了歡迎的字樣。


  蕓熙去了自己的班級,楊羽去了老師們的辦公室,全校六個老師全部在這里辦公。


  楊羽敲了敲門,隨著一聲請進,楊羽很有禮貌的走了進去。


  “你找誰?”前方一個帶著老花鏡的老頭子看見這么個帥氣的年輕人,便問道。


  楊羽掃了一眼辦公室,除了這個糟老頭外,還坐著三名女老師,這三名女老師長得各有特色。


  一個短發瓜子臉,干脆利落,臉色很冷漠,跟楊羽差不多年紀,一個成熟富有 女人味,看起來稍大,是個熟女,而另一個比楊羽小,看起來古靈精怪,給人一副很開放的感覺。


  楊羽進門,這三個 女教師幾乎同時抬頭,短發教師看了一眼就又低下,而那成熟的女人卻直勾勾得看著楊羽。


  楊羽微微一笑,走了上去:“你是 校長吧,我是楊羽,是新來報告的教師。


  ”“哎呀,你就是楊羽,可把你給盼來了,我們剛才還在討論你什么時候來呢。


  ”老頭子一下子高興起來。


  “校長,是討論會不會來吧。


  ”那古靈精怪的女教師還了嘴,還特意跑楊羽面前看了一眼:“哈哈,果然是個大帥哥,李若水同學,我贏了,蘋果拿來。


  ”那熟女教師李若水搖了搖頭,很是無奈,拿出個又大又紅的蘋果扔了過去:“塞住你的嘴巴。


  ”可誰知,那女教師接過蘋果,卻遞給了楊羽:“給你的,不過,你要先告訴我們,有沒女朋友?”楊羽心里樂開了花,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可別怪我不樂意,可表面卻還是裝著很斯文很紳士:“謝謝你的蘋果,不過你還是留著自己吃了。


  ”那女孩當場碰了壁,引得他人哈哈大笑。


  接著,楊羽拿出了教師資格證,學位證和縣里發的報告證遞給了校長,校長定睛一看,樂開了花:“我們學校終于來了個高才生了,華東師范大學本科,數學系,你們看,這可是我們學校最高的學歷啊。


  ”“校長過獎了!我只是名剛畢業的小屁孩,啥都不懂,還望你們多指導。


  ”楊羽基本的禮貌還是會的。


  聽到這句話,那短發女孩也抬起頭,看了一眼楊羽,而正好楊羽也瞄了過去,兩人四目一對,突然來了感覺,雙方均是微微一笑。


  “來,給你介紹下,這是我們校的美女教師李若水。


  ”校長介紹道。


  楊羽仔細一看,還是真美女,她的這種成熟美跟表姐不同,更富有女人味,是那種讓男人看了神魂顛倒的那種,說白了,更有狐貍精的味道。


  接著一一介紹,那古靈精怪 的是鄭欣怡,像個00后,性格活潑,思想也超前,什么都不怕,什么話也多亂說,在辦公室還常常講黃色笑話,是最開放的一個女教師了,主要教小學。


  然后是介紹冰雪皇后冷蕭雪,可冷蕭雪從頭冷到尾,平時不太合群,也不愛說話,骨子里透著股寒意,村里也沒人敢追。


  除了這三人,還有三位女教師已經上課去了,楊羽才發現,這學校除了校長這個老頭外,其他六外竟然都是女教師,這讓楊羽樂開了花,這不是百花叢中一點綠嗎。


  這時,門被打開了,進來一人,楊羽定睛一看,驚愕道:“是你?”那人皺了下眉頭,馬上想了起來,也同樣吃驚道:“是你!”楊羽沒想到這女教師竟然就是昨日那山上水潭里的裸女子,這村子可真小。


  “楊琳,你們認識?”校長老頭子疑惑得問道。


  原來此人也是本校的教師,叫楊琳,楊琳一見到楊羽馬上想起昨天洗澡的事,就是被眼前這個男人看光了身子這種事,哪能說出來?“沒,不認識!”楊琳撅著嘴巴,看都不再看楊羽一眼,楊羽心中好笑,連你的桃花瓣都被哥看了,還害羞什么呢,但楊羽卻裝出一副紳士的形象。


  楊羽的泡妞準則就是要高貴,偽裝,不能像鴨一樣見女人就上,只有高貴的形象才能讓這村的女人各個投懷送抱,到時組建一隊后宮三千也不再話下。


  如今,楊羽的第一目標還是自己的表姐,他發現這個表姐最有味道,又刺激又爽,想著想著恨不得今晚就偷偷潛入表姐的房間大干一場。


  當然,這三姐妹,這些女教師,甚至女學生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楊羽暗自得意自己沒來錯地方。


  “小羽啊,你是高材生,所以校長決定,初三的數學和自然這兩門課就都給你帶了,然后,這全校的體育也是非你莫屬了。


  這初三班級比較特殊,我們已經連續七年全縣中考倒數第一了,這次真指望你打場漂亮的翻身仗,明天縣委還來檢查,我們任務艱巨啊。


  ”校長拍拍楊羽的肩膀,就像把一個重擔和所有的寄托都壓給了他一樣。


  這時上班的鈴聲 響起了。


  辦公室那女教師紛紛出去上課,楊羽安排了個破解的辦公桌,就坐在那冰雪皇后冷蕭雪的右邊,而對面是熟女李若水,后面是墻,右邊的位置楊羽還不知道是誰,幾乎被一群美女教師圍在了中間。


  校長給了他一張課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楊羽一看課程表,排得挺滿,基本上都是兩節連在一起上,后面二三節就是他的課,很多教師都是連續四節,下午還有,工作嚴重飽和。


  楊羽花了些時間整理了下課桌,打掃了下辦公室,熟悉了下校園,一節課很快就過去了。


  課間的時候,全校的學生就又熱熱鬧鬧,無憂無慮,一起玩著游戲,很快第二節課的鈴聲很快就響了。


  楊羽呼了口氣,這是他人生的第一節課,總要給學生點好印象。


  這剛出了門,在樓梯口轉彎,迎面和一女學生撞個正著,那女學生一看楊羽,不認識,當然也不會認為是這里的老師,開口就罵:“你走路不長眼啊?”楊羽鄒了眉頭,看女孩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孤傲的樣子,還背著個書包正下樓:“同學,你不會是逃課吧?”那女同學見一語被識破,冷冷說道:“你算老幾啊,要你管?”這農村的女孩子都這么有個性?這時,校長經過,看見了此景,說道:“姬茗,又想逃課?回教室去。


  ”那姬茗同學一看是校長,愣是冷哼了一聲,狠狠的白了楊羽一眼,就像就在都怪你,害我沒逃成,便徑直回了教室。


  “這女娃比較叛逆,你要看緊點!”校長吩咐了下,就回辦公室了。


  楊羽找到了初三班級,遠遠的在走廊上就聽到一片吵雜聲,跟菜市場一樣,而且還都是 女生


  楊羽保持著微笑,想給這些女生留個好印象,剛跨進教室,突然一 東西直線往他飛來。


  啪的一聲!打在了楊羽的臉色,頓時楊羽滿臉粉塵,原來是個黑板擦,而且是個剛剛擦完還全是粉塵的黑板擦,楊羽的臉被一拍,這深深地洛下了一個方塊黑色粉印,像一個男人涂了胭脂一樣。


  頓時,全班同學哄堂大笑!可是,他們很快就笑不出來了,因為站他們面前的不是那個糟老頭校長!而是一個超級大帥哥,陽光帥氣健康充滿男人味的大帥哥!瞬間,全班從哄堂大笑到鴉雀無聲!不是因為他們怕才安靜的,而是因為全班都被楊羽的男人魅力吸引了。


  這學校唯一的一個男老師就是那個糟老頭校長。


  剩下的就是后面坐著的幾個土癟子男生,穿著解放鞋,撈取褲腳,襯衫敞開著膛,被重活壓得還沒她們女生高,曬得跟肯尼亞來的一樣,整個就一群非洲難民,這幾個男同學在女學生的眼里那壓根就不叫男人,因為實在是太丑了。


  而眼前的楊羽對比那個糟老頭和班級的土鱉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楊羽的帥氣在原來的基礎上又翻了幾番,你能想象一群剛發育好正處于青春期幻想的少女們,天天想著男人的少女們看見楊羽那是多么讓人興奮的事。


  楊羽就像一個白馬王子一樣粉墨登場,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楊羽撿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講臺上,拿出了紙巾擦干凈了臉,絲毫沒有露出生氣,反而是微微一笑:“你們就是這樣歡迎新來的班主任嗎?”楊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幾個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罰就罰我吧。


  ”楊羽循著聲音望去,發現后排一位女生站著,一看是剛才逃課的姬茗,說道:“好啊!就罰你吃了這個蘋果吧!”說著,不知哪里掏出個蘋果扔了過去。


  這個蘋果是鄭欣怡硬塞給他的。


  楊羽的‘懲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還沒有老師是這樣懲罰學生的。


  “哇!好帥哦!”片刻之后,臺下已經議論紛紛。


  “老師,你有女朋友嗎?”楊羽不知道是哪個學生喊的這句話,這句話惹得全班又一陣哄堂大笑。


  “還沒有,如果你們想談戀愛的話……”楊羽故意停了下。


  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學都知道老師要說什么話了,因為校長天天訓斥她們:不要談戀愛,不要找男生,不許牽手,不許接吻,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楊羽又笑了笑,其實楊羽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只是不太明顯,但是笑起來更讓女人著迷,可楊羽卻說道:“你們正好是處于戀愛的好年紀,現在不戀愛怎么時候戀愛?老師非常歡迎你們在班級,學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們的學弟都可以。


  ”這一番話當場雷翻了所有人,這話是從一個老師嘴上說出來的?真的嗎?我們沒聽錯吧?老師竟然鼓勵我們談戀愛?“當然,如果班級里有老師喜歡的女生,老師肯定追她!”這番話如同一個炸彈,讓全班的女生都熱血沸騰。


  其實楊羽只是換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時候就開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卻沒談,現在都還在后悔,為什么,一個花樣年紀的青春不可以談戀愛,為什么不可以?為什么老師不讓你初中談戀愛,高中也不讓,連大學還不讓,可大學一畢業,畢業證才剛拿到,父母就逼著你去相親!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連愛都還沒學會,就要先學會婚姻?楊羽不知道!所以他不會如此約束他的學生,戀愛是她們的權利和自由。


  也包括自己的師生戀,楊羽的觀念非常簡單,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就可以了,我管你是表姐表妹,管你是老師學生,管你是屌絲白富美,只要彼此喜歡,就足夠了!“好了,大家安靜,我自我介紹下,我叫楊羽,是你們的班主任,教你們數學,自然還有體育!希望跟大家合作愉快!”于是,在興奮中,同學們也開始自我介紹,楊羽記不了那么多人,但還是有些讓他印象深刻,除了姬茗這個特別叛逆的學生外,李蕓熙表妹也恰巧在這個班級。


  “我叫李蕓熙!喜歡爬山!”蕓熙在自我介紹時,楊羽一直看著她,楊羽發現這個妹真不是一般的美,簡直就是美極了,看得如癡如醉,而李蕓熙被表哥這樣打量,臉羞得通紅。


  “李蕓熙同學,你臉這么紅干嘛嗎?是不是喜歡上楊老師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這兩人外,還有個女孩叫紫舒,紫舒起來時,直勾勾的看著楊羽,自我介紹也特別雷人:“我叫紫舒,喜歡楊老師,可以追嗎?”楊羽沒料到,初三女學生就有如此大膽不怕羞的,只能尷尬的以笑示答。


  還有幾個超級美女,楊羽也特別有印象,一個是村長的女兒,叫張美若,長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楊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別媛熙年輕太多了,才十六歲。


  一個叫韓清芳,氣質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個,不當模特真可惜了,這張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貴人家,氣度非凡,就是高貴!與別人就是不一樣。


  還有個叫白雪,長得超級有女人味,整個就狐貍精樣,眼睛超大,會放電,楊羽都快被電得全身發麻了。


  第一節就在認識和聊天中度過了,第二節課楊羽嘗試著講點東西,但是這些女同學壓根沒聽,不是聊天,就是拿楊羽調戲,哭笑不得。


  下午的課就沒那么滿,很多學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學都比較早,楊羽也帶著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發現空無一人,小姨她們應該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見家里碗都沒洗,很乖的先準備做家務活,楊羽準備先上樓,備下課。


  可剛上了樓,走到表姐門口時,突然聽到房內傳來了呻吟聲,楊羽急忙肅起耳朵一聽,這竟然是表姐的聲音,表姐正在房內大白天的偷漢子?那呻吟聲起起伏伏,楊羽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楊羽急忙脫了鞋子,捏著腳,免得走路發出聲音,將耳朵貼在表姐的門上。


   老張解釋的口干舌燥,都快急眼了,“不是,這事你不知道自己錯了嗎?”顧 芳菲一本正經的回道:“知道,我認錯,但我就不 道歉,偏不!”這要是自己的兒子,老張非一腳踹翻翻了不可,什么尿性啊這是?“你這人怎么可以這樣啊?”“我就這樣,看不順眼你強殲我啊,你又不是沒試過,昨天上午你就猥褻我,今天早上你再來啊,有本事你扒掉我絲襪掀開我裙子你再來啊?你不來都不是男人,你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大花蘿卜!而且我還告訴你了,你強殲我也不道歉,不道!”把老張給氣的啊,先前答應劉 楚楚解決她跟顧芳菲之間的誤會,昨晚也成功讓顧芳菲了解了事情真相,可 原本該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到道歉這給憋住了。


  越想越生氣,加上顧芳菲的話又特別氣人,老張當時就怒了。


  一把將顧芳菲撲倒在床上,伸手入裙‘哧啦’一聲響。


  絲襪,真的被扯破了……老張鉚足了力氣,準備極盡狂暴的占有顧芳菲。


  可就在這時,屋里放的另一部 手機響起。


  他本不想接,但看到黑白屏幕上顯示出劉楚楚的名字后,他還是接起了電話。


  在老張接起電話的瞬間,原本欲眼迷離的顧芳菲,臉色登時變得極為難堪。


  “楚楚啊……嗯,是……”電話里劉楚楚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問問顧芳菲現在是什么態度,畢竟老張已經告訴她要把視頻拿給顧芳菲看一些,她很珍惜這份姐妹情深。


  老張聽在耳朵里都覺得感動,開啟免提,想要讓顧芳菲聽聽劉楚楚的態度。


  可免提打開后,劉楚楚的聲音剛響起,顧芳菲就一把抓住手機,摔了個稀碎。


  老張當即就懵了,這是怎么個意思,跟我手機有仇,連摔我倆手機?看到電池都被摔出的手機,老張終于忍不住的怒了。


  “顧芳菲,你特么有毛病啊你,干嘛連摔我倆手機,你得了狂犬病啊?!”他這一爆發不要緊,顧芳菲更是怨氣沖天,猛地起身將他給狠狠推開。


  “我就是瘋了,我顧芳菲就是得了狂犬病,但那也是被你們給咬的!”老張有點懵,不太明白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顧芳菲繼續發泄道:“我就是不要跟她道歉,我憑什么跟她道歉?我是對不起她,誤會了她,可為什么 在我感受到你喜歡我的時候,你卻讓我去跟她道歉?為什么都要剛才那種時候了,你還要放棄我的身子去接她電話,為什么?!”“老張,我明白的告訴你,你要是真喜歡我,那就只準跟我一個人在一起。


  你要是喜歡劉楚楚,那你就離我滾遠點,我再也不想見到我的男人去惦記著別的女人,尤其是劉楚楚,再也不想,你明白嗎!!!”聲嘶力竭的吼完,顧芳菲起身穿鞋,‘砰’的一下子摔門走人。


  走出房間后不多會兒,有個從屋里出來的男同事看到她,很詫異。


  “芳菲,你怎么出現在男宿舍區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個稀碎!”一通臭罵,顧芳菲揚長而去,火氣沖天,徒留那男同事被罵了個滿頭霧水。


  待顧芳菲走遠后,他這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周圍,只有老張屋子里開著門。


  他走到老張屋子里,問:“老張,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顧大乘務長了,你看看把她給氣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門來了。


  你是不是牽引飛機的時候她還沒下機啊?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這事可大可小的,趕緊去賠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張還是沒好心情,直接把他給轟走了,‘砰’的一下閉上門。


  老頭吃灰,這男同事郁悶到不行,直嘀咕:“這大早上的,我招誰惹誰了我……”坐在凳子上,點燃一支煙,老張悶頭抽著,任青煙裊裊。


  他終于明白顧芳菲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這不是倔強,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就是心里那道坎兒過不去。


   許墨惦記上了劉楚楚,他也惦記上了劉楚楚,更是在即將發生激情碰撞的瞬間接起了劉楚楚的電話,顧芳菲心里為此別扭的厲害。


  倒也是,任誰光著身子準備奉獻一切了,卻被輕輕一通電話給打敗,都會惱火。


  只是,他當時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著撮合這對好姐妹而已……一根煙抽完,老張依舊愁到不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是好了。


  深吸口氣,長嘆一聲,老張起身收拾起了手機殘尸。


  還好是款老式諾基亞黑白機,吹吹土擦干凈,扣上電池照樣用。


  將電話撥給了劉楚楚,然后他在電話里對劉楚楚說,“芳菲都知道了,她現在顯得特別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兒。


  你呢,最近也就先別跟她打招呼了,讓她緩一緩,畢竟這事對她沖擊也挺大的……”(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婉言將眼下情況美化過后告知劉楚楚,電話那頭的劉楚楚特別高興。


  她不需要顧芳菲的道歉,只希望這個好姐妹不要再誤會自己,不要再讓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隨后的時間里,她對老張表示真誠的感激,并邀請中午共進午餐,她請客。


  這種事情老張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饞飯,只饞能跟劉楚楚在一塊。


  可這次他拒絕了,“剛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我想睡會兒。


  ”跟劉楚楚結束通話后他確實睡了,也確實是累,但卻跟夜班無關。


  對于顧芳菲,他隱隱有些心疼,可更多的還是種糾結。


  左手劉楚楚,右手顧芳菲,他哪個也喜歡,哪個也想要。


  原本一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可倒好,竟然還要挑一個,這幸福來的……真兇惡!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老張還沒睡醒,敲門聲就‘咚咚咚’的急促響起。


  下意識的老張認為是劉楚楚或顧芳菲,畢竟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這倆女人身上。


  可當他急赤白臉的開門后卻發現,來人是同城派送員,說是有派件讓他接收。


  老張都不知道誰會給自己同城派送東西,這不是有錢燒的么,不會自己送?簽字后接過東西,老張回屋拆開——一部嶄新未開箱的手機……手機還沒開箱呢,發票飄出來了,某國產手機品牌保時捷設計那款,售價高達15000多元,老張都懵了。


  這是手機?這簡直就是塊金疙瘩啊!雖然沒有留言是誰送的,又為什么送,但老張第一眼看見就猜到了顧芳菲。


  這么貴重的手機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個視頻發個微信,他哪需要這么好的手機。


  要不是諾基亞黑白機不能上微信的緣故,他兩年多前都不會買那塊紅黍手機。


  糊弄著洗了把臉,老張出門騎上電動車就往顧芳菲家去了。


  來到顧芳菲家門前,房門敞開著,屋內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摔打聲,還夾雜著兩人的對罵,顧芳菲跟許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聽,猜也能猜出是因為那個視頻的事情。


  老張正琢磨著要不要進屋保護下顧芳菲呢,畢竟吵架中動手是正常的事。


  許墨雖然下面廢了,可胳膊腿的還利索呢,打倆顧芳菲富裕。


  可就在這時候,許墨氣沖沖的沖出,頭還一直扭著對屋里的顧芳菲大罵,罵她是個不守婦道的賤貨,罵她對待愛情不忠誠之類的。


  罵的挺狠,火氣也挺旺盛,以至于扭著頭直至沖進電梯內,都沒看到出門時門口有個老張。


  許墨都走了,老張也就沒啥可忌諱的了,抱著手機進入了屋內。


  哪成想剛進門的,唰的一個白影就砸了過來,都來不及躲避的,腦門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隨即顧芳菲的罵聲響起,“你滾,明天咱們就離婚,離婚!!!”老張相當的憋屈,“芳菲,你砸錯人了……”“老、老張?!”看著捂著腦袋,手指縫里有鮮血流出的老張,顧芳菲都懵了。


  剛剛出門的不是許墨嗎?這怎么放個屁的工夫,就變老張進門了……坐在沙發上,顧芳菲替老張往頭上裹著紗布,老張手中還捏著打他的兇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紗照擺架,那擺架的一角還沾染著殷紅的血跡。


  這下砸的真不輕,邊角尖銳顧芳菲又是鉚足了力氣,一下子就見了紅。


  替老張包好紗布后,顧芳菲氣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倆手機你就不樂意了,賠你個手機你還趕緊屁顛屁顛的送回來,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該!”說是這么說,可隨后她還是緊趕著詢問,問傷口還痛不痛,用不用到醫院看看。


  那緊張的關懷勁兒,就跟恩愛的小媳婦兒似的。


  老張表示腦袋沒事,隨即解釋起了手機的事情。


  “我不疼手機,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電話是想讓你跟楚楚談個清楚,畢竟你們曾經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還沒解釋完的,顧芳菲臉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行了,別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親熱,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來干什么?手機我也賠你了,咱倆兩清,以后誰也不欠誰。


  你要是覺得頭上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賠你一萬塊錢,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氣呼呼的說完,顧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剛起到一半的老張就一把拉住了她,將她給生生拽回沙發上。


  “芳菲,你聽我跟你說,楚楚她……”“我跟你說八百萬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聾!!!”顧芳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有種近乎瘋魔的狀態。


  老張也是氣到不行不行的,當時就一把將顧芳菲掀翻了,更是將她居家的寬松睡裙給扯破,任她胸前傲嬌的美好暴露在視線中。


  不過顧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二話不說‘吭哧吭哧’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顧芳菲當時就魅聲迷離,嬌吟難止。


  雖然開始時還有所痛罵,但漸漸的就放棄了防抗,一雙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張身上肆意摸索著,愛撫著,釋放著內心中的瘋狂渴求。


  老張也是難受到了極致,雙手褪下了顧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褲褲,然后拿手掌肆意地愛撫著,撩撥著,給予顧芳菲強烈的刺激。


  嬌息急促中,顧芳菲狠狠咬了老張耳朵一口,羞憤道:“你不是不要嗎,老 畜生!”這聲老畜生,罵的特別狠,但這時候從顧芳菲旖旎的語氣中響起,卻有種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張根本不惱,他也明白顧芳菲只是欲到深處的深情釋放。


  將顧芳菲媚人的嬌軀抱起,老張往臥室內走去。


  “小騷貨,誰說我不要你,我做夢都夢到好幾次跟你干那種事,干到你跪著求我放開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顧芳菲大羞,但同時卻也興奮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過六十大壽!!!”一個西門慶,一個潘金蓮,當干柴與烈火交織碰撞在一起時,那必將是一場舉事皆驚的大激情。


  大床上,顧芳菲嬌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張緊隨其后撲上。


  顧芳菲連忙伸手護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兒!”老張還管那些,一把就將顧芳菲白皙的小手給扯開,“戴個雞毛的帽兒, 老子不喜歡跟你這小騷貨之間有隔閡,我要狠狠的愛死你!!!”   閱讀提示:在 邱啟明(微博)看來, 節目名字上的“+”意味著增加了正能量。


  “我是抱著把‘ 寶馬女’、‘ 拜金女滅掉的想法來這個節目的,我曾經跟他們開玩笑地說,我是來匡扶正義的。


  如果我的節目里來了這樣的女 嘉賓,我首先尊重她的想法,我也會對她進行點評。


  ”邱啟明  湖南衛視(微博)7月改版,最讓人關注的事件之一莫過于邱啟明的加盟,從“憤怒”的新聞主播 轉型做起了 相親節目主持人。


  到現在,邱啟明主持的《我們 約會吧+》已經播出四期了,有 觀眾深深愛上了這位說話語重心長又有型的大叔,也有觀眾還不太適應他那張不茍言笑的“主播臉”,但目前高漲的收視率證明了大多數觀眾對他的認可。


    大家都好奇,邱啟明的這次轉型究竟都改變了些什么?昨日,利用節目錄制前的時間,(三個洞都被塞滿爽)邱啟明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


  對于轉型,邱啟明自我評價道:“目前我認為及格,但我有信心還會有很大提高。


  我轉的是型,不變的心。


  ”邱啟明:我要滅掉“寶馬女”“拜金女”  轉型之外形  以前只看得到上半身  以前我們看到邱啟明時,他端坐在CCTV《24小時》的主播臺上,揮揮手跟觀眾致意。


  現在,我們看到的邱啟明,他站在《我們約會吧+》的舞臺上,有時會來回走動,有時會給嘉賓遞上關懷的紙巾。


  昨日記者見到他穿著棱角分明的襯衫、褲腳挽到腳脖以上,穿著豆豆鞋。


    如此打扮,更多地是出現在偶像明星的身上。


  難道這都是隨著轉型而來的改變?邱啟明的回答有些意外:“我以前也是這樣的。


  ”但他也坦言:“這次的轉型有外形的改變,有形體上的釋放。


  以前大家只看到我的上半身,坐在主播臺那里,現在可以看到我站在這里了。


  ”至于被網友形容的經常擺出一副“主播臉”,邱啟明解釋道:“我那是在認真傾聽嘉賓的話,傾聽他們討論的內容核心。


  在節目中,我所做的是穿針引線,讓大家講出內心的話。


  ”  轉型之觀念  以前從不看相親節目  從CCTV到湖南衛視,這樣的轉變是邱啟明自己也沒想到的。


  他告訴記者:“雖然我從出道開始,幾乎每個類型的節目都做過,娛樂、體育、軍事、大型綜藝晚會主持,但我從2002年開始做民生類節目,我的偶像是白巖松、柴靜,從那以后我對其他節目就不感興趣了。


  所以我當時覺得做民生類新聞,最好的平臺是CCTV,我打死也沒想過離開。


  ”邱啟明:我要滅掉“寶馬女”“拜金女”  直到《約會吧》的制片人劉蕾找到了邱啟明,跟他談了很多,“現在我很感謝CCTV,如果沒有那三年,相信大家可能也不會關注我,湖南也不會關注我。


  而且在這之前,我是從來不看相親節目的,在確定要做這檔節目后,我看了其他臺半集斷臂女孩的相親節目,當時就慌了,我不知道這樣的節目好在哪里,這些節目吸引不了我。


  如果是娛樂節目,我馬上撕合同走人不干了。


  可《約會吧+》的定位不是娛樂節目,是真誠互動類青年交友節目。


  ”  轉型之節目  “拜金女”首先排除  由于邱啟明的加盟,《約會吧》變成了《約會吧+》。


  邱啟明說:“我們節目中有100位嘉賓,他們就是社會的各種模板,通過女嘉賓和男嘉賓之間的碰撞,我們希望能帶去更多的思考和營養。


  ”  在邱啟明看來,節目名字上的“+”意味著增加了正能量。


  “我是抱著把‘寶馬女’、‘拜金女’滅掉的想法來這個節目的,我曾經跟他們開玩笑地說,我是來匡扶正義的。


  如果我的節目里來了這樣的女嘉賓,我首先尊重她的想法,我也會對她進行點評。


  但最后節目組也一定會剪掉,因為我們不需要那樣的炒作。


  ”邱啟明:我要滅掉“寶馬女”“拜金女”  轉型之家人  妻子狂發微信討論  “邱啟明跳槽”的新聞一度排名話題榜首,就連以前從不跟他討論做節目的妻子都“不淡定”了。


  “以前我們只聊孩子,最近她跟我狂發微信、短信,交流節目應該怎樣做會更好。


  ”對于自己目前的轉型,邱啟明自認為目前及格,并且有信心提高:“或許他們選擇我,就是希望我能給這個節目帶去更多理性的東西,因為我是個有生活閱歷的主播。


  我的孩子已經3歲半了,我會把我的婚姻觀、愛情觀自然流露在節目中,帶給大家一些思考。


  ”  商報記者盧圓媛發自長沙 分享到: 微博推薦 已有_COUNT_位網友推薦了自己的經驗,點擊查看 新聞 圖片 微博 博客 視頻 還沒等他跑多遠,就聽身后的豹三打電話道:二叔,我讓人打了,對,就是找那個女人時,那女的跑了,在福貴街這里,什么?你就在這邊,你快點來,我追著他。


   聽著對方叫人, 李小亮心中大急,扯著女人就跑,誰知那女人哎呀一聲倒在地上。


  李小亮這個氣啊,轉頭一看,那女人抱著腳一幅痛的要命的模樣。


   李小亮停也沒停,彎腰跑起女人就跑。


   不跑不行啊,對付一個人兩個人還行,要是更多人,被人抓著真可能被打死。


   跑出小巷,李小亮沒敢在大街上狂奔,找了個胡同又鉆了進去。


  就這樣連著穿了幾個胡同幾條街,他已累的氣喘吁吁。


   放下我。


  被他抱在懷里的女人叫道。


   你要死啊,現在不安全。


  被女人一掙扎,李小亮差點沒栽倒在地上。


   不是,你放下我,你自己跑。


  那女人也著急的道。


   你……李小亮氣的說不出話來,要這樣還救你干嘛要,這不白救了么。


   那女人卻指了指邊上,李小亮轉頭一看是個衛生室。


   李小亮搖了下頭,道:那伙人看起來挺有勢力,你在衛生室里不安全。


   他們找的這是東西!女人把硬硬的一物塞到李小亮手里,道:如果找不到這東西,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先跑,等過幾天,你去玉江到一元堂找我,我叫衛 曉青,到時一定重謝你。


   李小亮一聽這名字,知道自己今天誤會了,他真不認的叫衛曉青的人。


   你發什么愣,還不快跑!衛曉青著急的道。


   好,那我們回頭見。


  放心,我早晚給你送過去的。


  李小亮知道現在來不及多說什么,既然這衛曉青這么說,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也顧的不看手里的東西是什么,把它向口袋里一塞,撒腿就跑。


   就聽不遠處,有人叫道:在這邊,我看到他了。


  他媽的,居然是這 小子,給我追。


   李小亮連忙轉彎跑進另一個胡同,回頭的瞬間依稀看到一個 光頭


   衛曉青看著李小亮消失的背影,嘆了口氣,道:對不起,讓你引開他們,我也沒辦法。


  接著,她手腳并用的爬到路邊,喘了口氣,又從懷里拿出一個長條盒子,打開盒子里面是一個巴掌長短,手指粗細,棍子模樣的東西,只是這小棍上有不少凸起與凹槽,最下端還是個扁形梅花的樣子。


   整件東西起來說它是棍子,不如說是一個怪模樣的鑰匙。


   突然,剛松一口氣的她,猛的把鑰匙拿到了眼前,臉色變的很難看。


  她摸出一個手機,按了一個號碼道:宗姐,那鑰匙…… 手機里傳來一個軟膩膩的聲道:曉青啊,是不是鑰匙被人搶了?咯咯,你放心,那個真盒子里放的是假的,假盒子里的才是真的。


   衛曉青只覺腦子嗡一聲,她給李小亮的那個盒子本就是假盒子。


   …… …… 李小亮現在一點醉意都沒有了,他咬牙撒腳飛奔,心里實在有些后悔救那個叫衛曉青的女人。


  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女人是什么人,反正他現在感覺無論跑到哪里,都有要在追他。


  現他也不管什么了,找到一個方向悶頭跑。


   他不信,跑出縣城去,這些人還能再找到他。


   轉過一個路后,再鉆進一個胡同,他身后五、六十米處追他的一群人,緊跟不舍。


   突然,李小亮的腳步停了下來。


   這胡同居然是一個死胡同! 他轉過身,卻發現有十來號人堵住了胡同口。


   呼呼……你,你特么的還真能跑……呼呼,你,你再給老子,跑……跑啊!那十來個人,彎著腰一邊喘氣,一邊指著李小亮罵道。


   李小亮也是氣喘如牛,他知道現在真跑不了,那結果會很慘很慘。


  他轉著腦袋向四處看,尋找一線生機。


   空調, 封閉陽臺,高墻,垃圾箱。


   李小亮撲向垃圾箱。


   十來個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就算跳到垃圾箱上,也根本夠不著高墻的邊,更不要說高墻上還有玻璃茬子。


   剩飯剩菜,破塑料,包裝紙……垃圾被李小亮搞的亂飛。


   小子,你乖乖聽話,不會死。


  不用找剩飯當自己的最后一頓。


  一個混混戲謔的道。


   找到了。


   李小亮欣喜的叫了一聲,用力從垃圾箱里拽出一破衣服。


   我操,這小子瘋了?混混不解的說。


   就見李小亮不管那衣服臟的厲害,咬在嘴里,用力把垃圾箱推到了封閉陽臺下面,然后跳了上去。


  一縱身,李小亮抓住了封閉陽臺的邊緣。


  他聲嘶力竭的用著全身的力氣一點點的拉起自己的身體,猛的伸手抓住防盜窗,慢慢的爬了上去。


  然后腳踩著封閉陽臺的邊緣,一手抓著防盜窗,另一只手試著抓住不遠處的空調外機。


   幾個混混仰頭看著李小亮,其中一個道:操,他這是在干什么? 沒有人回答他。


  封閉陽臺在一樓位置,就算站在封閉陽臺上也爬不到二樓去,再說二樓也是封閉陽臺,根本沒法進樓跑,雖然距離空調外機不遠,但上了空調外機也就在一樓半二樓的地方,更不好攀爬別處,距離高墻也是很遠。


  這樓高二十來層,要是李小亮能一層層這樣爬上去,估計能累死他。


  沒人知道李小亮要干嘛。


   站在封閉陽臺邊緣的李小亮,卻一心一意的想要爬到空調上。


  但他的胳膊與空調外機差了十厘米的距離,根本(媽媽啊啊啊啊)夠不到。


   心里一橫一咬牙,李小亮松開了抓防盜窗的手,縱身向空調外機跳去。


   哎~喲。


   下面的混混看的入神,不由自主的吆喝出聲。


   嘭。


   李小亮險之又險的抱住了空調外機,再深吸一口氣,他慢慢的爬起來,站到了外機上。


  從嘴里拿下破衣服,疊起來又擰了擰,一甩手,搭在外機上面的幾根電線上。


   小子,你不要命了!下面傳來一個聲音。


   李小亮低頭一看,站在下面的是汽車上的那個為首的光頭。


   李小亮沖他點了點頭,道:哥們,咱又見面了。


   小子,快下來,有啥事說清楚,你這是玩命! 說清楚?李小亮裂嘴一笑,雙手握住了衣服:老子沒空同你說清楚啥,這事說不清楚! 說著,他雙腿一蹬空調外機,順著電線滑向高墻的另一邊。


  只是他沒算到身體的重量讓電線垂的太低,越過高墻的剎那,墻上豎起的玻璃在他腿上帶起一串血珠。


   這特么的是玩雜技啊! 混混禁不住看的目瞪口呆。


   光頭眼里閃過一道寒光,沉聲道:給我查查墻那邊是誰,不能放過這小子。


   說著率先向胡同外走去。


   等他走到了胡同口,就見遠處跑來一個人,大聲喊著:輝哥,有人發現那小子了,騎著摩托車,沖向城外了。


   追!光頭怒喝一聲:他跑到天邊也要給我追回來! 李小亮回頭看了看,似乎那些光頭的手下被自己甩掉了,這才長松了一口氣。


  不過心里還是對騎著的這國內摩托車的主人有些歉意。


   今天李小亮可真是過得跌宕起伏了,本來解決了自己工作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新目標心情挺好,沒想到救了一個女孩子反倒惹出事兒來了。


  而就在他以為山窮水盡的時候,先是自己搏命一跳,順利地抱住了空調外排扇,救了自己一條小命。


  翻過墻跑到另一邊的胡同口,正好一中年眼鏡男跑到路邊買煙,把自己摩托車停路邊上了,連鑰匙都沒拔! 如果是以前的話,李小亮肯定不會直接把人家的摩托車順走。


  但是通過上一次林玉芳那事兒,他可是意識到那個光頭一伙在玉羅縣有多大的勢力,如果不快點兒離開縣城,那早晚要被他們抓住! 好在自從在學校被陷害之后經歷的事情也讓李小亮的性格改變了不少。


  否則的話現在恐怕他已經落在光頭一伙的手里了。


   就在這時兩輛 面包突然插到了這個偏僻的城效公路,李小亮一直都注意著后面的情況,立即就意識到不對了! 李小亮開始提速,果然,那兩輛面包也是緊追不舍。


   意識到李小亮已經發現了他們,從沖在最前面的那輛面包探出一個光頭來:臭小子!別跑了!你特么再不停下老子真撞了! 很可惜,李小亮可不是傻子。


   如果換成是別人的話,李小亮肯定不可能這么拼命,再怎么樣把東西往路邊上一扔,他不信這伙人還這么追著他。


   但是既然這伙人為首的是那個光頭,別說這一次他橫插一杠子把他們想要得之而后快的寶貝弄來了,單單是上一次的恩怨,他們也未必會放過自己。


   更何況李小亮也琢磨明白了,既然他們這么看重自己懷里的這玩意兒,那么他們就絕不敢真的狠撞自己,否則的話萬一把那盒子里的東西給撞爛了,哭的可絕不可能只是自己。


   好!尼瑪的算你狠!老子還不信制不了你了!看到李小亮對他的喊話一點反應也沒有,光頭縮回到車里。


  兩輛面包再次提速,終于抓住一絲空隙搶到了跟李小亮平行的位置。


   小子!爺爺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交出東西,給你一條活路!光頭一看現在占據了有利的位置,朝著李小亮再次威脅起來,眼中的危險光芒表明他可絕不是說笑的! 李小亮這時候也跟他杠上了,死活就是不理他。


   吱!出乎他的意料,這一次光頭沒再跟他廢話,面包直接就是一個橫移直接向著李小亮撞了過來! 壞了!李小亮還真沒想到對方連他們搶奪的目標都不在乎了,真的下死命的撞,好在第一次撞擊那個面包司機也沒把握好速度,橫移的同時被李小亮甩到了后面,自己還差點兒碰到了山壁。


   山壁?李小亮心里明白過來,難怪他們這么這客氣,感情是吃準了就算是逼得自己撞到山上也不會傷到他們的目標,那如果換到山崖的一邊…… 大哥,這小子真是不想活了!面包司機看到李小亮被這一嚇,不但沒有乖乖停下來反而直接轉到了外車道!而且還是緊貼著路邊——離山崖的邊緣不到半米遠!這,這咋辦?還撞不撞了? 光頭也是頭大無比。


  俗話說的那是一點兒都不假,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他們雖然是混道上的,整個平羅縣沒幾個人敢惹他們,但是真要是弄出了人命那也是極大的麻煩,到了這一步可不是硬壓就能擺平的,至少,得有個兄弟心甘情愿地替你頂罪。


  上邊活動所花費的代價也不小。


   更不用說上邊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那樣東西搶到手! 繼續!光頭也是被惹出了真火:這次就看你的了,別真把他撞下去,但是也要讓他知道,我們現在可不是在跟他耍樂子! 面包車再次加足了油門,直接擦著李小亮的右側就沖了上來!
https://twlopmvae.weebly.com/291547.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9413855.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9820417.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444003.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5692077.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4271222.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760441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7393897.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4221618.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2336779.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