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college porn

college porn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回家當老婆,別人(夾逼自慰)都說牛奮是祖墳冒青煙,走了狗屎運。


    牛奮雖然是 牛根大哥,但有時候牛根也覺得大哥配不上 嫂子


    因為嫂子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還很好,修長的腿,纖細的腰,高聳的傲人,簡直可以迷死人,這樣的 女人天天在牛根面前晃悠,要說不動心,那就不是個男人了。


    可是想法歸想法,畢竟是自己的親嫂子,偶爾在深夜做點一個人的活動時心里想想,可剛才看到林蓉那羞人的一幕,牛根暗藏許久的小心思頓時變得愈演愈烈。


    牛根從廁所出來,苗 桂花已經把晚飯端進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沒有發現林蓉的身影。


    “媽,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著呢。


  ”苗桂花指了指對面林蓉的 房間,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從廁所出來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  牛根的心頭一熱,林蓉肯定是躲在房間琢磨怎么把那半截黃瓜弄出來!  就在牛根胡思亂想的時候,苗桂花已經轉身走到林蓉的房間門口,伸手敲了敲房門,喊道:“蓉蓉,趕緊出來吃飯。


  ”  “知道了。


  ”林蓉雖然故作鎮靜,可牛根聽著卻聞出了一股不尋常的味。


    “媽,嫂子不會病了吧?要不……讓我進去瞧瞧?”  于是他趁機提議,說完不等苗桂花點頭,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間。


  林蓉似乎聽到了外面的話,牛根剛走到她的房間門口,她突然吱呀一聲拉開房門。


  牛根腳步一頓,幾乎就和林蓉撞到了一起,那早已有著強烈反應的地方正好撞在了她的小腹上面,一時間林蓉只感覺心跳加速,連呼吸都沉重了幾分,有種觸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嗯”了一聲。


  “蓉蓉,你……你真的沒事?”站在后面的苗桂花沒注意到這些,反而擔心地問了句。


  這句話也讓愣神的牛根連忙讓了開,從后面看著林蓉穿著水綠色的裙子,走路依舊有些扭捏,他心頭一團火在燃燒,那方面的想法也更加強烈了。


    “真沒事。


  ”  “那你的臉怎么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張了張嘴,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膚過敏,晚上睡一覺就好了。


  ”  苗桂花點點頭,欲言又止。


    吃飯的時候,牛根專門留意了一下,發現林蓉坐在他旁邊的小板凳上,每隔一會兒都會不自覺的扭兩下,換個姿勢輕。


    可是當著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說什么。


    飯后,林蓉連碗筷都懶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間里鉆。


    牛根見狀,忍不住調笑了一句:“嫂子,你要難受的話千萬別憋著,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醫生,近水樓臺先得月嘛,實在憋不住就喊我一聲,我隨叫隨到。


  ”  “呸,你才有病!”林蓉腳步不停,回頭嗔罵一聲,鉆進房間以后直接反鎖了房門。


    苗桂花一頭霧水,問牛根:“ 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浮想聯翩了一陣后,牛根那的反應也更加強烈,忍不住將手放了上去,可突然,一聲刺耳的短信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把他嚇了一跳。


    連忙伸手拿過手機,打開那條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間就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發過來的,內容只有一句話:“小牛,咱媽已經睡了,你趕緊過來幫幫我。


  ”過來幫幫我……  牛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短短一句話給他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和心理震憾。


    傻子都知道這個忙不好幫,既要冒著天大的危險,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緊接著就咕嚕一聲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這么久,褲子都脫了,眼瞅著就要來一發,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收到林蓉的邀請短信,要說不激動,不興奮,那純粹是蝦扯蛋。


    “忍了半夜,看來還是沒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褲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間來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間已經熄了燈,似乎真的睡著了。


    牛根踮著腳尖來到堂屋門口,先是豎起耳朵聽了聽,確認里面沒什么動靜,這才伸出手,推開一條門縫兒,身體一斜走進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來到林蓉的房門外,深吸口氣,試著推了一下,隨著吱呀一聲弱不可聞的輕響,房門立刻就被推開了。


    牛根心中一喜,沒有任何猶豫,壞笑著走了進去。


    剛想開口說“嫂子,我來了”就看到林蓉倚著枕頭斜靠在床上,正在打電話,看到牛根,她頓時一陣緊張,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牛根不要吭聲,然后笑道:“ 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長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聽給嫂子打電話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后退兩步,牛根乖乖站在墻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蟬,別說吱聲,連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林蓉才掛掉電話。


    “嫂子,大哥他……他對你說啥了?”牛根突然感覺自己像做賊似的,而做賊必定心虛,抬頭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聲問道。


    “沒啥,就是問問家里的情況,還說……”林蓉嘆了口氣道:“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兒。


  ”在農村,封建思想比較嚴重,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林蓉和牛奮結婚兩年了,肚子卻一直沒有動靜,為了這個,苗桂花天天催他們去鎮上的醫院做檢查,看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看到牛根一副做賊的樣,她臉有些羞紅:“小牛,嫂子是個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你大哥整天在外面跑,難得回家一趟,所以我才……你可千萬別想歪了,我不是那種壞女人。


  ”  這話說完,林蓉羞嗒嗒的低下頭,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牛根趕緊點頭道:“我懂。


  ”  “你懂?”林蓉一愣,一雙美眸再次忍不住放到了牛根褲襠那。


    牛根心頭一陣火熱,可臉上卻一本正經地笑道:“沒吃過豬肉,誰還沒見過豬跑?我都這么大了……”聽到牛根這話,林蓉不自覺地將目光放到了牛根那高高的帳篷處。


    雖然對于嫂子的目光很得意,可牛根更期待另一件事,咳嗽一聲,看了眼林蓉用 被子蓋住的大腿:“那個斷在里面這么久,肯定憋壞了吧?要不……”  話到此處,牛根稍微頓了一下,然后強調道:“嫂子,老話說病不避醫,現在你是病人,我是醫生,你不要想歪了。


  ”  “我……”  林蓉真是后悔死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躲在廁所里面玩那 東西,現在自己試了好幾次都取不出來,又不敢讓苗桂花過來幫忙,只能找牛根。


    雖然不久前看到了牛根那大家伙心癢難耐,可真讓牛根幫她,她還是沒那勇氣。


    猶豫半天,林蓉都沒能下定決心。


    牛根心中暗自激動,可依舊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實在不行,嫂子就找塊布,把我眼睛給蒙上,我保證不會偷看!”  “那……那小牛,你千萬不要把這事兒說出去,不然嫂子就丟死人了。


  ”林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羞紅了臉說著說著頭忍不住低了下去。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牛根一下就激動了起來。


  “小牛,你……你等會伸進去一定要小心。


  小心別……別再弄斷了!”這時候她的聲音已經小的細不可聞。


  這一刻牛根激動的一顆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嫂子,我知道了。


  ”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林蓉兩腿那,牛根呼吸有些急促。


    林蓉也想盡早結束這種折磨,于是稍微遲疑一下就指著床尾處的被子說道:“你掀開被子從下面鉆進來。


  ”“鉆進去?”牛根愣了一下,不過還是順從的被子從下面爬了過去,兩只手正好按在林蓉那雪白的大腿上。


  一陣柔嫩和酥麻的感覺迎面而來,還帶著點兒熱氣,香香的。


  牛根感嘆了聲女人的肌膚可真滑,正打算把林蓉的睡衣撩起,看看下面的風景,可這時“啪”的一聲,燈就媳了。


  “嫂子你干嘛呢?”牛根望著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心中難受極了,因為他發現林蓉的睡衣之下根本沒穿內褲。


  剛剛一瞬間,他分明能看到林蓉雙腿之間那神秘的區域,看得他興奮不已。


  可現在房間里黑乎乎一片,牛根一下子泄氣了。


  “小牛,你可以用手機……瞧……”牛根這準備開口,林蓉突然吞吞吐吐地說道,這頓時讓牛根又興奮了起來,從褲兜掏出手機,彎腰就鉆進了暖烘烘的被窩兒里。


  牛根打開手機,細心的查看了一下林蓉的那地兒,發現那黃瓜一大片都擋住了,這確實對身體危害很大。


  伸手碰了一下林蓉,他只感覺一陣滑膩的觸感。


  “啊。


  ”牛根之前幾乎都沒跟女人接觸過,現在猛然接觸到女人的身體,忍不住好奇的探了進去,可突然感覺林蓉身子顫抖的叫了聲。


  “嫂子你咋啦?”“小牛你快給我弄,別亂動啊。


  ”她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隱隱的,她下身更加難受了起來,甚至產生了反應……不過牛根跟她之間的關系,林蓉卻只能強忍著,兩只玉腿猛地收緊,呼吸也混亂了起來。


  “嫂子,你放開我手,不然我怎么動啊?”其實牛根正準備幫她將體內的黃瓜拿出來,可她偏偏把腿收住,牛根手一松,那半截黃瓜又縮進去了。


  林蓉連忙又把雙腿張開。


  與此同時,她那美麗的神秘區域又呈現在牛根面前。


  自己的私密部位被別的男人近距離觀察,林蓉的心里也遭受著極大的煎熬。


  她尷尬的擺弄著雙腿,只想讓牛根快點兒結束這荒唐的一幕。


  “小牛,你怎么這么久啊,快點兒啊。


  ”“嫂子你別急,馬上就好了。


  ”雖然牛根挺享受現在的場面,但牛根感覺跟她這樣就像偷情一樣,渾身不自在。


  果然,牛根正在動作的時候,苗桂花的房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接著傳來她急匆匆的腳步聲。


  牛根當時大呼一聲糟了,林蓉也緊張的看著牛根。


  “小牛快停下,媽來了。


  ”牛根當然知道這個,趕緊把暴露在外面的腿腳都縮回被子里,身子也縮了進去。


  果然,苗桂花開始敲門了。


  “小蓉,你在屋里干嘛呢,這么大動靜。


  咯噔一聲,林蓉的心都碎了。


    牛根藏在自己的被窩兒里,林蓉哪里敢應聲?  她閉著嘴,牙齒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希望苗桂花誤以為她睡著了,盡快離開,有什么事明天再找她說。


    苗桂花喊了兩三聲,見房間里沒有動靜,真的以為林蓉睡著了,搖頭嘆了口氣,嘀咕道:“睡了?那你先睡吧,咱們娘倆兒明天再聊……”  聽到這話,林蓉總算是暗暗松了口氣。


    可是林蓉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苗桂花的話只說了一半,她那口氣還沒有徹底松下去,就聽苗桂花又道:“我現在去找小牛嘮嘮。


  ”  噗!  一瞬間,不單是林蓉,就連藏在被窩兒里的牛根也差點兒被嚇出心臟病,當場就不行了。


    “媽,你別走!”  驚慌之余,林蓉都快哭了,如果苗桂花去找牛根,發現牛根不再肯定還要再跑回來把她喊“醒”,那時候恐怕她和牛根的事藏都藏不住,所以腦子一熱,她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喊住了苗桂花。


    苗桂花愣道:“原來你沒睡著啊。


  ”  伴隨著吱呀一聲脆響,苗桂花推開了房間的門。


    “我……”林蓉緊張道:“我本來睡著了,可是又被你吵醒了。


  ”  “既然醒了,那就先別睡,媽有件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你把燈打開。


  ”苗桂花笑道。


    林蓉這時候哪里敢開燈,連忙找借口說道:“媽,我現在困的要命,有啥事兒不能明天再說嗎?”  這個燈林蓉可不敢輕易開,現在房間里烏漆麻黑一片,苗桂花即使推開了門,也看不見里面的情形,然而一旦開燈,就算牛根藏在被窩兒里,不能一眼就看到,可是牛根那么大的塊頭,貓在被窩兒里像個蒙古包似的,傻子都知道被子下面有東西。


    “抱孫子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耽擱?剛才大牛給我來電話了,今天晚上要是不跟你嘮幾句,你睡得著,媽可睡不著……”  說著,苗桂花不等林蓉開燈,自己就摸黑走過去,找到開關輕輕一按,一下子把房間里的燈給打開了。


    “媽,你別……”林蓉想攔,卻還是晚了一步。


    燈光亮起的剎那間,林蓉顧不得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趕緊撐起自己的雙腿,一邊一個,把兩條腿搭在了牛根的肩膀上,然后拼了命的往下壓。


    只希望把牛根在被窩兒里拱起來的那個蒙古包壓得小一點兒,再小一點兒,避免引起苗桂花的懷疑。


    可她卻沒想到,牛根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動人的風景線。


    聞著林蓉身上散發出的體香,牛根一陣口干舌燥,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來……  怪只怪牛根的體格太好,二十歲的年紀,卻有一米七五的身高,那么大的塊頭,再怎么往下壓也于事無補。


    “蓉蓉,你的腿……”苗桂花一眼就發現了異樣,眉頭突然一皺,頓時面露驚色,伸手指著床上的那個蒙古包疑惑道:“你把腿抬這么高干啥?”  “我……我……”  隨著牛根的呼吸變得急促,感受到他那呼出的熱氣噴在腿上,林蓉頓時有些受不了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雖然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那羞恥的聲音,可臉卻紅的滾燙。


    “你不舒服?臉咋又紅了?”  何止是臉,林蓉現在連耳根子都紅透了,恨不得和牛根一起藏進被窩兒里。


    “我……我沒事,就是肚子有點兒疼。


  ”  林蓉既緊張,又害怕,羞臊不堪,情急之下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然后轉移話題道:“媽,你剛才說,要找我聊抱孫子的事兒?”  “沒錯!”  提起正事,苗桂花的臉色一肅,把疑惑的目光從蒙古包上移開,幾步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就坐了下來。


    “那你趕緊說,我現在真的……真的不太舒服。


  ”林蓉紅著臉催促道。


    苗桂花搖頭嘆了口氣,猶豫道:“蓉蓉你看,你和大牛結婚都快兩年了,肚子卻始終沒個動靜,村里人都說……”  “我的身子沒毛病!”  林蓉愣了愣,哪能不明白苗桂花的意思?于是不等苗桂花說出口,她就矢口否認,可被牛根那熱氣呼著,渾身卻變得更加難受。


    早在兩個月前,林蓉和牛奮就去鎮上的醫院檢查過,是瞞著苗桂花偷偷去的,檢查結果表明,問題出在牛奮身上。


     不過,心里面卻早已經樂開了花,雖然 這是一個伺候人的活,而且確實不怎么好做,但是潛在的好處還是不少的,而且絕對是一個搶手活,不知道又多少人擠破腦袋都想跟一跟 領導,爽,真是爽,我老李上輩子積了什么福,這上天怎么就如此的眷顧自己呢?    林總的司機年齡大了,有很多事情不方便,你先開一下,合適的話就留下對于李文龍的表現, 沈建還是比較滿意的,當然,他的滿意不單單是因為李文龍表現的很穩重,更是因為在前天晚上李文龍去他家的所攜帶的那些東西,如果不是看在那東西的份上,再加上當年跟李文龍的叔叔交情還不錯,沈建怎么可能會把這種活交給一個剛剛來報到的新人?   是李文龍中規中矩的點頭,但是,他并不像某些人那樣點頭哈腰,而是依然把腰板挺得筆直,這已經是他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了。


     好,不錯,一會兒就這樣精神著點,爭取給領導留下一個好印象沈建起身拍了拍李文龍的肩膀,適時地,李文龍把放在身后的一條煙塞進了沈建辦公桌下面的小櫥里。


     你這是做什么?沈建佯裝發怒,卻也沒有推讓。


     叔叔托我帶給您的李文龍笑了笑。


     唉,李主任這個人就是……好了不說了,我們去林總那里。


  沈建隨手上鎖擰下鑰匙。


     進到 林雪梅的辦公室,兩組詞匯閃進李文龍的腦海里紅顏禍水禍國殃民。


     以至于當對方抬起頭的時候他竟然忘記了叫林總,眼睛只是緊緊的盯著那精致的五官還有那一張俊美絕倫沒有丁點瑕疵的臉頰,秀發盤于腦后,工裝襯托著完美身材,李文龍不是沒有遇到過漂亮的女人,但是,他從未遇到過如此一個有韻味的漂亮女人。


     林總,這就是我跟您說的那個小李,李文龍。


  沈建拉一把有些失神的李文龍,心里忍不住暗罵一句。


     林總李文龍趕緊回過神來,這初次見面就給對方留了一個不好的印象,讓他對剛剛自己的表現很是不滿。


       李文龍,退伍兵?林總一雙美目掃過李文龍。


       是,當了幾年兵李文龍響亮的說到,不由自主的做出一個立正的動作。


       嗯,知道了,準備一下吧,一會我們去市里說完這話,林雪梅就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沈建知道,這是領導給自己下了逐客令。


       這是車鑰匙,趕緊去檢查一下 車子叫上李文龍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沈建在抽屜里拿出車子的鑰匙這是領導對你的考驗,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再出現剛剛那樣的事情了   對于剛剛的事情,沈建仍然心有余悸,對于林雪梅,(兒童智力故事)他是懷揣著十萬顆敬畏之心,因為他在偶然間獲悉了林雪梅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也正是因為那個秘密,才讓沈建在面對林雪梅的時候始終是膽戰心驚的,甚至說面對這個二把手比面對一把手還要用心。


     嗯,我會注意的李文龍不敢怠慢,這可是一次全方位的考核,絕對不能出半點的岔子。


     不管什么時候,安全是第一位的,有什么事情及時跟我聯系沈建不放心的囑托道。


     是,知道李文龍捏了捏手中的車鑰匙,這玩意兒就等于是自己的飯碗啊!   下樓找到二號車,李文龍做了一次詳細的檢查,檢查結果讓他對前任司機肅然起敬。


     行駛證,手盒的最顯眼處,油,慢慢的,機油防凍液也都在最佳位置,制動燈光喇叭等等常識性的東西一切正常,再看看衛生,絕對可以用干凈清爽來形容。


     找出保溫壺跑到水房打一壺開水,然后又翻找出茶葉盒,發現里面是一些紅棗枸杞,李文龍心里暗暗的記下了。


     所有的一切準備好,李文龍開車來到門口的位置候著,時間不長,林雪梅拿著自己的手包下來,李文龍趕緊把車子靠了上去,看看位置,心中忍不住一陣得意,這車子停的,領導伸手就是門把手的位置,兩個字,絕了。


     本來,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但是,李文龍怎么也沒有想到,他的這個停車卻是犯了大忌。


     李文龍不知道,他的這個動作放在當年確實是正確的,因為當年他服侍的師首長喜歡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而且那幾乎是部隊軍事領導的一貫做法,因為那里視野開闊,適合指揮調度,但是,地方上的領導卻是截然不同,他們更喜歡坐后面,尤其是副駕駛后面那個位置,據說,這個位置是最安全的。


     側身打開后門,林雪梅彎腰上車。


     走吧!砰的一下帶上門之后,林雪梅淡淡的說到,對于李文龍的自作聰明她心里跟明鏡似的。


     出師不利,李文龍的手心里冒出了細密的汗珠,以至于在掛檔的時候竟然有些手軟,尤其還是第一次駕馭帕薩特這種車型,這對開慣了的他來說實在是別扭至極,總想著把座位再抬高一些。


     屋漏偏逢連陰雨,本來就出師不利,車子上了高速不久又下起了蒙蒙細雨,打開雨刷器,機械的清掃著前車窗上的雨水,李文龍努力適應著車輛。


     終究還是過得硬的連隊出來的過得硬的兵,十幾公里之后,李文龍已經可以游刃有余掌控方向盤,用他自己的話來講,這會兒的他已經達到人車合一的境界了,開車,在他眼里已經沒有什么技術含量了,畢竟是跑過戈壁灘的。


  適應,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處于對自己駕駛技術的絕對信賴,李文龍不時地通過后視鏡偷瞧坐在后座上的林副總,她正輕皺眉頭抱臂思索著什么。


       林雪梅一直都是這樣,不管誰開車,她從來不會坐到副駕駛座位上。


  她高傲的讓人難以接近。


  她的美麗和她的事業,注定了她的高度。


  注定了,一個小小的司機,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機會。


       她皺眉的樣子,很好看。


  李文龍一直以為,女人笑起來最好看,直到今天見到林副總,才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多么嚴重的審美錯誤。


       后視鏡中,林雪梅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quo;了一聲。


       很細微的一聲,卻牽動了李文龍所有的神經。


  他關切地問了一句:怎么了林總,不舒服?     林雪梅直了直身子,挪動了一下屁股,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輕盈一揮:開好你的車,我沒事!     李文龍沒再多問,因為他懷疑她也許是來了‘那個&quo;。


       車子繼續前行,但林雪梅臉上的痛苦指數,卻一再提高。


  她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別的痛苦,她是不會表現出來的!李文龍甚至發現,她的臉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李文龍的潛意識當中,女人即使來了‘那個&quo;,也不至于疼到這種程度吧?因此他推翻了剛才的荒唐猜測,意識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輕!     領導身體出現了問題,李文龍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車技,集中思想,雙手緊握方向盤,右腳用力踩了一下油門,儀表盤上的指針嗖的一下就到了160的位置上。


       對于一輛的大眾帕薩特來說,跑個二百那都是輕松加愉快的,但是,李文龍沒有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況下那都是第一位的,這是李文龍給自己定下的規矩。


       車子飛一樣的前行,林雪梅臉上的痛苦指數也在不斷的升高,這,著實牽動著李文龍的神經線,咬了咬牙,李文龍的右腳又用了一點力:媽  的,今天拼了!   找個地方停車林雪梅眉頭緊皺著說到。


       林總,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說停就停的李文龍結結巴巴的說道要不您再堅持一會,我看看前面有沒有服務區什么的。


       說什么來什么,不遠處的一塊指示牌映入李文龍的眼簾,看了看上面的內容,李文龍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務區還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黃花菜都涼了,還好,下面還寫有一個出口,距離這個地方十四公里。


       這個地方雖然李文龍從未來過,但是,他已經管不了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車子又飛馳了五六分鐘,李文龍將車子速度減下來,一拐方向盤,下了高速,開進旁邊一條道上,開著開著,張浩發現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連個人毛都看不到。


       這會能停車了嗎?后面的林雪梅虛弱的問道,料想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待到李文龍踩下剎車,林雪梅不顧一切的打開車門,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林雪梅并沒有跑多遠,可能是真的來不及了。


  她在距車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 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荒郊野外的,雖然相距五十米,可那種宣泄的聲音還是清晰的傳到了李文龍的耳中。


  李文龍忍住笑意,掏出香煙,點燃了邊抽邊等。


            李文龍心想:上天咋就這么眷顧自己,剛剛接觸的第一天就給自己創造了這么一個特殊的偶發事件,經過此事后,這林總該如何面對自己?在自己的下屬面前如此失態,想來應該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罷了,如果她屬于那種小肚雞腸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


  想到這,李文龍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唉,頭痛啊!     看來自己得從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種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給她開車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膽的過著非人的生活。


       李文龍轉念又想:  為什么我要主動辭去這工作,這種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體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說了,萬一人家局長肚里能行船呢!          但李文龍馬上有否決了這個想法,心想:沒有女人喜歡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這女人長得這么漂亮,還是領導,她肯定會把這事深深的記在心底的,說不定就會在以后的工作中給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樣,別說是想憑借著司機這職業搞點外快了,能不能繼續在司機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說不定,她還會千方百計地來想辦法讓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如果真是那樣。


       李文龍正在胡思亂想之際,林雪梅放到后座上的手機忽然唱起歌來,是有電話來了,本來李文龍還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來好了,但手機卻百屈不撓的響一個沒完沒了,李文龍只好改變想法,伸手拿過林雪梅的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的名字:蕭總。


     上班前李文龍曾經做過功課,對分部還有總部的領導做了一定的了解,當然,他的了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無非就是名字跟職務而已,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個小司機能夠掌握的。


     蕭總?難不成真的是集團里面的那個常務副總?這也太離譜了點吧?一個手握重權的常務副總竟然會直接跟一個縣里的副總打電話,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現實不允許李文龍胡思亂想的太多,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肖總應該就是集團總部的常務副總蕭遠山,領導的電話自是不能耽擱,李文龍摁下車窗沖土丘那邊高聲喊道:林總,電話,蕭總的。


       等了一會,土丘那邊卻沒有反應。


       李文龍再次喊道:是蕭總打來的。


       這次,土丘那邊終于有了反應,林雪梅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不接!     可它一直在響,都好長時間了。


    李文龍扯著嗓子喊道。


     不要管它,還有,你不要跟我講話,我現在。


  我。


  林雪梅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


       李文龍忍不住笑起來,這林總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態啊,也是怕別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林總的這吩咐,李文龍就不再理會那意志堅定的手機,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閑來無事,李文龍拿出手機找到電子書看起來,正看的爽呢,土丘那邊傳來林雪梅的喊聲:小李!     啊李文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林總,您叫我?     林雪梅的聲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紙,你……你幫我拿一下。


    
https://twngavdgo.weebly.com/5789577.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3870310.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2649485.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8503675.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844240.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3684201.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4929634.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7866453.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7288576.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6443581.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