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吉川 蓮

吉川 蓮


正值七月最熱的時候,村里的男女都異常的煩躁!  給自家莊稼打完農藥,陳三斤渾身臭汗,燥得更是難受:“得趕緊去洗個澡,不然老子都要熱死了!”  走到河邊,他把身上的衣服去的只留一件底褲,一猛子扎入了溫涼的河水中。


    “啊……舒服!”  在河里刨了好一會,他突然聽到遠處隱隱約約傳來 女人若有若無的喘氣聲。


    “我去,有人?”  陳三斤輕輕滑動河水,往人聲傳來的方向靠近。


    很快他就看到在一棵大樹旁邊,一個身材姣好的少婦整背對著他上下其手,雪白的后背隨著她的動作搖曳著,若隱若現能看到那誘人的側面輪廓。


    “這不是 曉東 媳婦嗎,她這是干啥呢?”  陳三斤眼前一熱,為了看輕些,忍不住繼續往前靠近,可不偏不倚,一只午睡的鳥被陳三斤給驚醒了,尖叫一聲飛了沒影沒蹤。


    曉東媳婦渾身一震,連忙將衣服套上,匆匆忙忙整理了下裙子,回過頭來正好看到一臉疑惑的陳三斤。


    “喲,這不是三斤嗎, 你這偷偷摸摸的干哈呢?”  陳三斤看到曉東媳婦滿臉的紅暈,再聯想到剛才她剛才的喘氣聲,頓時明白了這個女人剛才在干啥了,頓時調笑道:“我呀,剛才好像聽到有人在干那事,這不,趕緊過來瞧瞧熱鬧呢……嫂子,你這又是干啥呢?”  曉東媳婦聽了這話,臉更紅了,罵道:“你這小兔崽子,思想咋這么齷齪呢,這大白天的,誰……”曉東媳婦話說了半截,突然就止住了,眼睛直愣愣的盯著陳三斤。


    天啊!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家伙,這要是用起來,豈不是……  一想到這,曉東媳婦頓時本能地捂住了嘴。


    陳三斤順著曉東媳婦的眼光看去,山村的河水清澈見底,他下身的輪廓一覽無余,尤其是那里,被清澈的河水放大了不少。


  (邊插邊做吃奶)  喲,這小娘們看來是對我有意思啊!  陳三斤早就聽說了曉東 身體不好 的事,他媳婦明顯是在家吃不飽,才偷偷跑到這么偏僻的地方自己來解決了,他心頭一熱,隨即調戲道:“別人我可不敢說,不過嫂子這么漂亮,有點需求也是應該的嘛!”  曉東媳婦瞬間通紅了臉,心中透著無力和渴望,可嘴上卻咬牙說道:“你這崽子……又瞎說,誰不知道我們家曉東是咱村最厲害的,我怎么可能不滿足呢?”  “嫂子,你說這話我就不愿意了,什么叫曉東是咱村最厲害的,我就不服!在咱們村,這方面我敢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不信你就看!”  陳三斤切了一聲,說著就要去掉底褲。


    曉東媳婦紅著臉嚇得趕緊回過頭去,罵道:“臭小子,你可別耍流氓,這要被人看到了,說也說不清的!”  話是這么說,可想到陳三斤下面那大家伙,她頭卻忍不住轉了過來……  結果,她卻看到陳三斤笑瞇瞇的盯著自己的身前看,氣得直跺腳:“陳三斤,你還真是個沒用的家伙,比我們家曉東差遠了!”  “別跟我說曉東的那糗事,村里人誰不知道曉東那貨中看不中用。


  ”陳三斤齜著嘴得意的笑道。


    陳三斤早就聽說了曉東身體不好的事,讓曉東媳婦總是滿足不了,聽村里的老娘們說,曉東媳婦因為這個事沒少和曉東吵架。


    曉東媳婦聽三斤這么一說,立刻就急紅眼了,“好你個三斤,這破事都是你們傳開的吧?今天我在這可跟你說明了,我家曉東那不但大,而且還管用!別整天閑著沒事,擱這瞎造謠。


  ”  “嘿嘿,曉東媳婦,別不承認,要是曉東那貨夠厲害,你舍得讓他出去打工,獨守空房嘛?”陳三斤對村里人的傳言深信不疑。


    曉東媳婦如同被人踩了尾巴的貓,兩眼怒瞪著三斤。


    “哼……三斤你別不信,我家曉東今天晚上就從外地回來。


  你要是真不信,晚上就到我們家窗戶口上給我豎著耳朵聽聽!”  說罷,曉東媳婦氣呼呼的甩著膀子就要走人,但想了一想,又轉過身來沖他問了聲。


    “三斤,你剛剛說的是不是真的?”  陳三斤本以為這女人終于不用在這聒噪了,沒想到忽然沒頭沒腦的來了這么一句。


    “什么真的假的?”  “哈哈哈……”曉東媳婦一掐腰,晃噠了兩下胸前的高聳,那風景一陣蕩漾,看得陳三斤氣血上涌,喉嚨咕咚一聲眼咽下了一口唾沫。


    “三斤,你莫不是跟我裝傻吧?剛剛你不是說你厲害嘛?有多厲害?不會是嫉妒我們家曉東,唬我的吧?”  聽曉東媳婦這么一說,陳三斤總感覺這女人不對勁,隨即生出了一絲期待。


    “我三斤從來不吹大氣,不信你就試一試,嘿嘿……”陳三斤壞笑著看著曉東媳婦,心中暗道,“讓你在我面前囂張,這次還不讓你吃癟,嘿嘿……”  曉東媳婦撇了撇陳三斤褲襠,“三斤你可別激我,你當我不敢?”  “我沒說你不敢,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的女人,就想讓你,咋滴了?”既然要裝,那就得裝的像點。


    “老娘還怕你了不成?”曉東媳婦紅著臉道,快步沖到陳三斤身前,直接抓了上來。


    兩人都傻眼了。


    陳三斤傻眼是因為沒想到這曉東媳婦如此潑辣,還真敢過來抓自己。


    曉東媳婦傻眼是因為對陳三斤的話將信將疑,但是既然陳三斤敢說的這么理直氣壯的,至少也有點資本,心里也早就有了準備,不過沒怎么在意。


    可當她真的貼到陳三斤面前,雖然沒碰到,可還是被那碩大的輪廓深深的震撼了。


    兩人一時尷尬的僵在了原地。


  場景很詭異!  “舒服!”下意識的陳三斤口中崩出兩個字,配合著說出來的話,還挺了挺腰板,那昂首挺胸的家伙,正好戳到了那溫熱的地方……  “三,三斤,你,你瞎說什么呢!別真以為大就了不起了。


  要管用才行!哼,還是那句話,晚上到我家窗戶口,我可不想讓村里人說我家曉東站不起來。


  ”  曉東媳婦說著,手忍不住在上面搓動了兩下,有些不舍地松開轉身走了。


    陳三斤看著曉東媳婦扭著翹臀離去,心中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想法。


    “這女人,那股子勁一看就很饑渴。


  她說這話,不會是對我有什么想法吧?娘的,要真是這樣,得找個機會把她掀翻了騎了再說。


  ”  陳三斤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回事,要不剛剛那女人干嘛還在自己那貨上還搓兩下,看她走的時候表情還依依不舍的。


    他想來想去發現還真是那回事,這女人肯定對自己不懷好意。


    不過這時候肚子開始咕咕叫,陳三家晃了晃脖子,直接背著藥桶回家去了。


    “回來了,飯給你留著呢,還熱乎著,快點吃吧!”  陳三斤回到家,他媽張愛青的聲音就從廚房傳了出來。


    “哦,路上遇到點事,耽誤了!對了,我爸呢?”他沖進廚房,拿起盛好的飯菜扒拉起來,順帶問了聲。


    “還不是為了你的事去鄉里面了。


  現在種田哪能有出息,你爸找找人,看能不能給你到鄉里的鞋廠找點事做做!”  陳三斤一聽,直接將碗擱一邊,湊到他媽跟前:“媽,你說俺爸能給俺整個啥職務?”  “還啥職務?還不就是一線工,想坐辦公室,這年頭難啊,一個車間組長的位置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瞄著呢。


  再說了,就你爹那點能耐能行嘛?”張愛青一聽,估摸這孩子是天天在家憋壞了。


    “這事再說吧!”他一聽,頓時泄了氣。


  飛快的扒拉兩口,丟下碗就向外跑去。


    “唉唉唉,你這孩子,我話還沒說完呢!慢點……”  張愛青話還未說完,門口就傳來一聲驚呼。


    “哎呦喂,你個臭小子,討魂了你?差點把你爸這老骨頭給撞散了!快扶我起來!”  張愛青趕緊跑出來看看,原來陳三斤跑的太快正好撞上了他爹陳 詩文


    “拉倒吧你,就你這身膘肉抗撞能力不比母豬弱多少!”陳三斤沒好氣的道。


    “哎,你這臭小子咋說話的你,我是你爸,你敢這么跟我說話,你信不信我打斷你的狗腿。


  ”陳詩文聽三斤這么一說,氣的七竅生煙,當即就跳起腳來。


    張愛青一看這架勢,嚇的連忙死死抱住陳詩文,“孩他爸,你這是干什么啊?!”  陳三斤也給嚇壞了,哪里見過這架勢,抱著頭向院子外跑去,“你個老東西,你兇什么兇!你要是打了我,看等你死的時候,我非給你訂口鐵棺材!”散開腳丫子,一溜煙的不見了。


    “媽的,臭小子,我看你造反了不成。


  晚上回來打斷你的狗腿!”陳詩文該吼的也吼了,該出的氣也出的差不多了,一把扔了鐵鍬,垂頭喪氣的看著張愛青。


    “我說他爹,你今天是吃了炸藥了啊你?哪來的這么大火氣?”張愛青心有余悸的道。


    “三斤工作的事黃了!”陳詩文嘆了口氣,抱著腦袋蹲了下來。


    “那魂淡徐江根本就不愿幫忙,還拿現在廠里不招人的屁話唬我。


  ”陳詩文兩眼發赤。


    “那……那咋辦啊?”張愛青沒了主意,心中大急,這工作的事落實不下來,也就斷了給陳三斤討媳婦的念頭。


    “咋辦?能咋辦,涼拌!這三斤老是跟我做對,找不著媳婦我也問心無愧。


  ”陳詩文丟下話,直接轉身進了里屋。


  陳三斤一口子跑到村外的河堤上晃噠,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爹陳詩文,土包子一個!雖然取了個好名字,奈何小學都沒畢業就不上了。


  結婚后,沒啥能耐,好賭成性,直接就把家敗光了。


    這父子倆從小就不對付,沒為個什么事就吵架,可從來沒向今天這樣動過手。


    三斤想想兩人之間的事,漫無目的的在河堤上走著,心里煩的慌,可走著走著突然聽到不遠處草叢中發出哼哼呀呀的聲音,也不知道在干嘛!  “嗯?有人?這大中午的,誰跑這河堤上來干什么?”三斤干脆趴在草叢里,小心翼翼向聲音的方向爬去,那咿咿呀呀的聲音很是撩撥人心。


    聽聲音是好像是個女人!  “這誰家的媳婦,大中午頭還敢跑出來,也不怕曬褪了皮啊!”  陳三斤心中充滿了好奇,爬近撥開草叢看了過去,他差點躥出鼻血來。


    竟然是宋 老二朱大鵬媳婦何 繡花在做壞事,陳三斤感覺自己鼻息很粗重,渾身燥熱,心跳加速。


    過癮!竟然讓自己遇見這等好事。


    朱大鵬媳婦叫何繡花,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浪蕩女人。


    陳三斤看的過癮,哈喇子一地,可還沒迷了心智,心中暗自算計。


    “這何繡花就是一坨狗屎,朱大鵬也就一綠頭蒼蠅,竟然搞到了一塊,這兩人一直跟我不對眼,要是讓那朱大鵬知道了,還不活劈了宋老二?是不是嚇嚇他們倆,抓個小辮子擱手里。


  ”  想到這,陳三斤打定主意,臉上冷冷一笑。


    “吼吼……”這時宋老二喉中發出野獸般的低吼,看樣子是架不住何繡花的夾攻,快到了盡頭。


    “哇哈哈哈……這大熱天的,你兩玩啥呢?興致挺高的啊!”  抓住機會陳三斤猛的從草叢里跳出來,指著二人大叫道。


    這一嚷嚷,可把宋老二跟何繡花嚇壞了,直接從頭頂涼到腳后跟。


  宋老二更是從高超給一嗓子吼到了深淵,直接萎掉。


    陳三斤的看著的兩人:“狗男女,好玩嗎?”  “陳……陳三斤,怎,怎么是你?”先回過神來的是何繡花,兩人慌慌張張的胡亂把衣服給套上。


    “怎么就不是我了?你們能來這我就不能來了?不但我能來,朱大鵬也能來!”陳三斤故意把“朱大鵬”三個字喊的很大聲,他想看看何繡花是什么表情。


    不過陳三斤失望了,何繡花似乎對朱大鵬不以為然,倒是宋老二嚇的扭頭四處張望,生怕朱大鵬真個蹦跶了出來。


    “陳三斤,別在這給我裝蒜!難不成你今天還想攥我們兩的小辮子?”何繡花顯得很囂張,一點悔悟的覺悟都沒有。


    “哦,是這樣啊!”陳三斤抓抓后腦勺,“說真的,我還真沒打算攥你兩啥小辮子。


  碰巧遇到這事。


  不行,我得去告訴朱大鵬,我老覺得朱大鵬挺憋屈的。


  ”  他說完也不理兩人,轉身就要走。


    “陳三斤,我告訴你,你就是告訴朱大鵬,我也不鳥他,那個軟蛋我想怎么拿捏他就怎么拿捏他。


  你……你給我回來,你要是真去說,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唉唉唉,我說話,你聽著沒有……”  何繡花語氣顯得有點慌亂,但是卻很嘴硬,可說著說著就慌了。


    她沒想到陳陳三斤根本不理自己,朝自己家方向蹦去。


  這破事要是捅到朱大鵬那,朱大鵬就是再軟蛋也不會在這事上含糊。


    陳三斤晃著個腦袋,不緊不慢的向何繡花家方向走去。


  心中暗道,“欠騎的女人,跟我裝,我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  “陳三斤!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嘛!”  宋老二連忙陪著笑臉攔著陳三斤,抖索著手掏出一盒香煙,諂媚地遞煙給他:“來,三斤兄弟,抽根煙歇歇!”  “少來,別跟我套近乎!你說你們倆搞這事,對得起朱大鵬嘛?那朱大鵬在村里是橫了點,但你也不能占了人家媳婦是不?”  陳三斤手一擋,特意強調了朱大鵬在村里的橫。


    朱大鵬在村里那是橫的不行,瞅誰不順眼,兜頭就揍,下手很沒分寸。


    “陳三斤兄弟,來!”宋老二臉色頓時一變,又把煙給遞了過去,陳三斤沒再推,接了過來,放在鼻子上聞了聞。


    “宋老二,煙是好煙,就是味有點不對。


  ”  宋老二迷糊了,“味不對?這可是我從鄉里買的,紅塔山!我平時都舍不得抽,貴著呢,不會被老孫頭給唬了,買我假煙了吧?”  “啥假煙不假煙的!我是說味不對,有股子搔味!”陳三斤調侃道。


   0hb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啊,不要,不要! 陳琳下意識夾緊白皙的大腿,雙眼水鹿鹿的盯著張 海田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刻陳琳也分不清是害羞還是惱恨,隱約感覺到自己內心的興奮和渴望,那地方水越來越多也讓她越來越緊張。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怎么肯就這樣放過她?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手指沿著那茂密的森林鉆了進去,輕輕的撩撥著秘密花園,手指瞬間濕透了,他邪笑著盯著陳琳,不要?不要什么,這樣嗎?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唔~嗯,啊~異物進入緊致的 甬道陳琳條件反射想將張海田手指擠出,可隨著她的收縮反而更緊緊的吸住張海田的手指,張海田舒服的吸了一口氣,寶貝兒,這樣緊致真是磨人。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手指曲著輕輕的抽出,張海田瞧著手指上那濕漉漉的液體,瞳孔充滿興奮的光芒,隨即伸出舌尖舔了舔濕漉漉的手指。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羞的陳琳臉龐血紅一片,迅速的伸出手抵抗他的動作,陳琳哀求道,張主任…不要這(姐弟亂性)樣。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身體卻是越發的灼熱,碩大的肉團也已經鼓漲的有些疼痛的難受,小腹部一種 空虛感這全身蔓延,她感覺到張海田的每一個動作都讓她格外的舒坦。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一手解下自己的褲頭,將那灼熱的鐵許釋放出來,貼著陳琳那秘密花園磨蹭,那種舒適感讓張海田忍不住也哼哼了出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不,不要這樣~那碩大的灼熱讓陳琳吃驚,他,他居然這么大?如果放進去會不會疼?這一刻陳琳感覺到張海田的粗大讓她有些害怕。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琳慌亂的想逃跑,可想到 王斌她又是一陣的自責,明明姐姐都把侄子交給自己了,王斌可是姐姐的命根子啊。


  而且他是知道被打的那個學生家里的勢力,要是人家找麻煩,王斌這個學是真的不用上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算是為了不讓王斌退學,陳琳知道自己必須忍了這次的屈辱。


  更何況自己久久沒有得到滿足的身體,已經對他產生了強烈的反應。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寶貝,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我的褲子都給打濕了。


  張海田迫不急的要釋放了,一把扯下陳琳的內褲褪到小腿上,粗暴的抓住她的屁股揉捏起來,已經快三十了,臀部還是異常的緊致,有彈性。


  光滑的手感,讓他頭發都豎了起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粗暴的搓揉中,陳琳身體的傳來讓她羞愧異常,她想要了!特別想要!導致除了嘴里急促的喘息,雙腿異常的酥軟,空虛感侵占了她所有的細胞,身體早已經忘記了抵抗。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媚眼如絲,臉龐一片潮紅,陳琳的嘴中不斷的溢出聲聲低吟,粗糲的手指緩緩的在她的臀部游走,緩慢的落在她雙腿根部,那種磨砂般的觸感讓她不由自主的閉上眼,抬著圓俏的臀部迎合張海田的動作,似乎渴望更多。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空虛感埋沒了她僅剩的理智,身體早已經點燃,那處更是濕透了,隱約間她感覺到滾燙的液體已經沿著大腿根部滑落。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手指所到之處早已經一片濕漉漉,他滿心得意,眼光灼熱的盯著那一片茂密的森林,只見黑色是毛發間都沾上了晶瑩剔透的水珠。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瞧瞧你這又騷又浪的樣子,你老公知道嗎?張海田瞧著時機差不多,更何況他滾燙的鐵許也已經腫脹的不行了。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上頭青筋隱隱的搏動,漲的他只想迅速的進入那溫暖濕潤的甬道,大手稍稍托著她屁股往上一點,將自己憋得難受的大家伙對準,完全就不顧此時外面已經傳來了腳步聲。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主任,有人來了!陳琳心慌的扭動,企圖避開張海田的粗大,外頭那明顯的腳步聲讓陳琳格外的心慌,聲音都好似卡這嗓子眼兒。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琳那般樣子越發的刺激張海田的神經,大手迅速的掐著那兩團揉捏成各種形狀,這樣才夠刺激啊!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海田的動作越發的粗魯,一手扶著那灼熱的鐵許,一手鉗制陳琳的腰際,慌亂中陳琳想站起來逃離,卻因為張海田一個用力,‘噗哧&quo;一聲輕響,那灼熱的鐵許就這樣順暢的插了進去。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巨物瞬間沒入體內填滿她的私處,頓時她體內有著一種充實感,那滾燙的命根子刺激著她的甬道,溫熱狹隘的甬道內一陣陣痙攣,她雙眸閉上,面色潮紅,陳琳腦海中一片空白,她愛死了這樣的感覺。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我要,要,給我,快點~一聲低吟從她的嘴里溢出,好似填不滿的小妖精。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h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4246864.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8711799.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1814210.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7179639.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236644.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761939.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3351028.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5536270.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3870453.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6649424.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如何 勾引 女人 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