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葉月 つばさ



“你眼中還有沒有我這個主任了!好,我告訴你 齊昊,你被開除了,現在就收拾東西馬上給我滾!”“行,至少我無愧于心!”齊昊眼中閃過一絲怒色,隨即離開。

  他自有依仗,并不擔心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就回老家繼承老爹的醫館,也比在這里受氣好。

  昂首走出辦公室,路上齊昊看到了一群人徑直走向陳 富國的房間,不過他也沒在意,回到自己的位置,便準備收拾東西離開。

  “主任,你消消氣,別氣壞身子了,不值當。

  ” 林媚連忙關上門,給陳富國按摩,幫他消火。

  “瑪德,一個小小實習生,居然敢那么囂張”陳富國一臉的憤怒,不過當他眼睛瞄到林媚敞開的衣襟時,心里又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哎喲,主任你好討厭。

  ”林媚注意到陳富國的目光,故意把衣領拉敞開,讓他可以看到里面更多的風光。

  “ 你這小蹄子,有你在身邊,我真是要日夜‘操’勞了”陳富國賤笑一聲,把林媚一把抱在懷里,重新開始剛才被中斷的事。

  “咚咚咚”一陣平緩的敲門聲響起。

  “誰啊?”陳富國不耐煩的喊道,雙手不停歇的繼續動著。

  “ 韓立,我找齊昊!”“沒空,現在正忙著看病呢,走吧,下次預約個時間再來。

  ”陳富國此時已經被色欲沖昏了頭腦,也不多想,直接讓門外 的人離開。

  “主任,是韓 院長啊,門外是韓院長!”林媚原本滿臉潮紅,聽到門外是誰之后,頓時臉色大變,掙扎著站了起來“韓院長!”反應過來的陳富國馬上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一把推開林媚,沖到門口把門打開,連衣服都忘記整理了,顯得狼狽不堪。

  “ 陳主任,你還真的是忙于業務啊,連見見我這院長的時間都沒有。

  ”韓立面色一黑,看到陳富國被扯的半開的白大褂,又看看房里林媚一臉不正常的潮紅色,哪里不知道剛才正在發生了什么事。

  “我身為主任,理應以身作則,忙點沒什么,都是應該的。

  ”陳富國不斷的點頭哈腰,一臉諂媚。

  “哼!”當著外人的面,韓立也不好發作,對身后的一名穿著OL裝的女子歉意道:“蕭總,讓你見笑了,里面請。

  ”只見一個容貌精致,身材高挑的女子帶著兩個虎背狼腰的跟班走了進來,她戴著黑框眼鏡,腳踏黑絲高跟,眼神凜然,往那里一站,久居上位的氣勢自然散發出來。

  這個女人不好惹。

  只是瞄了一眼,陳富國心里便自然閃現出這個念頭。

  待看到韓立主動讓位給她,更加肯定女子不是個普通人。

  “這位是日升集團的總經理,蕭 雪芙女士。

  ”只是淡淡一句,陳富國便心頭劇震,無他,實在是升日集團太有名了!國內排名前三,全球排名前十的超級巨頭企業,旗下產業眾多,橫跨多個領域,據說還有軍方背景摻雜其中。

  作為日升集團大本營的東升市,這里將近有一半的產業都刻著日升的影子。

  而其集團老總蕭雪芙,那可是跺跺腳,整個東升市都得抖一抖的大人物。

  這種級別的存在站在自己面前,陳富國又哪里能鎮定得下來。

  “蕭總,大駕光臨,實在蓬蓽生輝,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可以幫到您的呢?”陳富國已經徹底放棄了自己的臉面,把自認為最親切最謙卑的姿態展現在蕭雪芙面前,那諂媚的勁兒,簡直比見到他親生父母還要來得狂熱。

  而林媚則是不易察覺的后退了幾步,她與蕭雪芙比,猶如云泥,攀比的心思有都不敢有。

  面對著陳富國的諂媚,蕭雪芙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明顯的厭惡之色,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只得壓著性子問道:“聽說,你這里有個叫齊昊的實習生是嗎?”“齊昊!”陳富國心中一凜,隨即不停偷瞄蕭雪芙,想從她臉上看出點什么端倪,只是蕭雪芙萬年冰霜的表情實在讓人難以知曉她的真實情緒。

  而韓立站在旁邊也是一臉疑惑,這一大早蕭雪芙就來勢洶洶,指名道姓要找齊昊,他現在只希望齊昊千萬不要惹到蕭雪芙,不然他這個院長估計也當到頭了。

  猶豫了一會,陳富國發現蕭雪芙好像有些不耐煩,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蕭總,請問您認識齊昊?”蕭雪芙沒有回話,宛如刀鋒般的眼神平靜的盯著陳富國,熟識她的人都知道,蕭雪芙向來雷厲風行,不喜歡說廢話,尤其現在問他話的還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科室主任。

  被這么一盯,陳富國頓時汗就下來了,蕭雪芙想要弄死他,那就和踩死一只螞蟻沒什么區別。

  “蕭總稍等,我立馬就去喊他過來。

  ”說完,陳富國就著急忙慌對的跑了出去,同時心里不停祈禱著齊昊可千萬別走了。

  不一會兒,就看見陳富國滿臉堆笑的拉著齊昊走了過來。

  “你就是齊昊?”蕭雪芙站起來,緩緩踱步到齊昊面前,高跟鞋敲擊地板的聲散發出淡淡的壓迫感。

  齊昊將近180的身高在場中已經算是高的了,但是這個女人居然能和他平視。

  “我就是齊昊。

  ”面對蕭雪芙凌厲的目光,齊昊面色不變,眼神清澈。

  他知道面前這人的權勢,雖然有些驚訝名震東升的蕭總是個如此美麗的女人,但他依舊不卑不亢。

  蕭雪芙有點訝異,這個年輕人居然能如此鎮定,她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贊賞之色,而后繼續問道。

  “你昨晚,在文成路那邊的森林公園,是不是幫一位老者進行了針灸?”“沒錯。

  ”齊昊坦然點了點頭。

  昨天晚上,長達四年的封針期剛好解封,又正好遇到一位談吐投機的老先生,跟自己對弈的時候病發,于是齊昊毫不猶豫用了尚未掌握針術幫他治療,算是救了老人一命,盡管傷了元氣,但他并不后悔。

  不過齊昊好奇的是,為什么蕭雪芙會找到自己?“被你針灸之后,那老者沒多久就進了醫院,而他是我的父親!”蕭雪芙此話一出,整個房間剎那間變得極度壓抑。

  韓立憤然的看著齊昊,目光有些憐憫,也有些痛恨,一生把精力都奉獻給醫學事業的他,最痛恨就是胡亂醫治的庸醫。

  林媚看著齊昊,一臉的驚訝,心中卻是快意之極。

  之前還以為齊昊攀上了根大腿,沒想到最終是這么個結果。

  最開心的當然要數陳富國。

  一開始還以為齊昊跟蕭雪芙有什么關系,嚇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的,不過現在看來,這是來尋仇的啊。

  陳富國頓時熱血上涌,感覺自己一飛沖天的機會到了。

  “混賬!”陳富國此時瞬間站了出來,走到蕭雪芙旁邊,痛心疾首的說道:“齊昊啊齊昊,果然我一直以來沒看錯你,你就是個醫德敗壞的家伙。

  ”“之前亂給病人開藥方,現在還居然還敢胡亂給人針灸,你這庸醫,你這草菅人命的敗類,你就不配繼續當醫生!”陳富國唾沫星飛的罵著,心里正得意自己反應迅速,這次表現好了,在蕭雪芙心里留下個不錯的印象,那以后升職加薪還不是唾手可得。

  陳富國罵的得意洋洋之時,卻沒有發現蕭雪芙的眼神越來越冷。

  “啪!”的一聲。

  清脆,響亮。

  場上眾人都有些懵逼,尤其是暈頭轉向摔在了地上的陳富國。

  蕭雪芙的手還保持揚起的姿勢,眼神淡漠。

  齊昊眉毛微挑,心中卻有些贊嘆,這一個耳光打的真漂亮。

  陳富國則是一臉懵逼看著蕭雪芙,眼神中有數不盡的委屈,這劇本不對啊,為什么自己會被打。

  只見蕭雪芙放下手,冷笑一聲,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剛才說,齊昊是庸醫?”空氣靜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這一連串的變化反轉,讓在場人的腦子都有點拐不過彎來。

  先是蕭雪芙說齊昊的針灸使得他父親入院,緊接著陳富國跳出來指責齊昊庸醫,然后蕭雪芙又直接給了陳富國一個大嘴巴子,這里面的邏輯因果,實在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蕭總,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雖然忌憚蕭雪芙,但怎么說,陳富國也是自己手下的人,當著自己面前打他,韓立要說視若無睹,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沒誤會。

  ”蕭雪芙眼皮都沒翻一下,平靜的說道“他罵齊昊是庸醫,我就打他,很正常。

  ”“可是,蕭總你剛才不是說,齊昊的針灸害的你父親進了院嗎?”韓立一臉的不解,剛剛爬起來的陳富國心中也是很不爽,我幫你父親出頭,你還打我,有錢就能不講道理了?“這個,我可以解釋下原因。

  ”自始至一直保持旁觀者態度的齊昊終于開口了。

  “昨晚,蕭老爺子情況很危險。

  ”“暗疾發作,血管爆裂,我當時用針灸幫老先生止血,同時疏導出部分的凝固血塊。

  在幫他穩定病情后,就讓他盡快去醫院接受治療,畢竟我當時也只是應急之施,沒有完全治好。

  ”“也就是說,蕭總說的住院,是蕭老爺子被你救了后再住院,而不是因為你胡亂針灸導致的?”韓立捋清了思路之后問道。

  “沒錯。

  ”齊昊平靜的說道,同時眼神有些玩味得看著陳富國,這位剛才得表演可是非常精彩呢。

  而這邊陳富國早就是一臉吃屎得表情,這回真的是自己犯賤了,別人都還沒說完話,自己就跳出來急于表現,結果伸出去臉給人打。

  教訓完了陳富國,蕭雪芙像是隨手處理一件辣雞一樣,毫不在意,轉向齊昊道:“齊昊,我也不廢話,現在我父親舊疾復發,昏迷前指定讓你過去,而醫院那邊說開刀的話,風險很高,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救救我父親”蕭雪芙倚靠在桌邊,圓潤飽滿的身材的體現的淋漓精致,但她接下來說的話卻讓在場的人震驚無比。

  “只要能救我父親,我蕭雪芙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蕭雪芙盯著齊昊的眼睛,神情無比鄭重。

  “力所能及之內的所有要求!”蕭雪芙答應的一個要求!聽到這個許諾,哪怕是韓立這種對物質不怎么看重的人,也是滿臉的羨慕,更不用說雙眼放光的林媚跟目瞪口呆的陳富國了。

  “抱歉,我不能。

  ”誰知道齊昊輕輕的搖了搖頭,拒絕了蕭雪芙的請求。

  “我已經不是一個醫生了,無法替你父親診治。

  ”“怎么回事?”蕭雪芙聽到齊昊的回答,一直都以冰山示人的臉上,首次出現了憤怒的神色。

  “剛才陳主任已經把我開除了,我以后連實習醫生都不是,又怎么能給人醫治?”齊昊一句輕飄飄的話,嚇得陳富國撲通一聲癱倒在地,站在一旁的林媚也下意識往旁邊移了幾步,仿佛要跟陳富國劃清界限。

  他們明白,齊昊這是要和他們清算了。

  “韓院長,我要一個解釋!”蕭雪芙轉過身,向韓立厲聲質問道。

  如果齊昊不出手的話,自己父親就只能冒險開刀,這里面的風險太大,她承擔不起。

  “陳富國,你給我說清楚,齊昊這么優秀的醫術,怎么會被開除!今天你不給我說清楚,你這主任的位置就做到頭了!”感受到蕭雪芙心中的憤怒跟他身后那兩個保鏢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韓立只好把矛頭指向陳富國,硬著頭皮問道。

  “院長,我,我……”陳富國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說,畢竟趕走齊昊的事情本來就不光彩,哪怕是有正當理由,在蕭雪芙面前敢說?這不是找死嘛。

  “院長,這事情我知道!”此時林媚突然站了出來,滿臉正氣,憤慨的說道:“陳主任一直在針對齊昊,時不時找點事情刁難他,這次把齊昊開除,也是因為齊昊沒有按照陳主任的藥方對病人開藥,逮住這個借口就把齊昊開除了,實在是無恥之極!”此時的情況,林媚看得清楚,這個時候還不站隊的話,爭取點齊昊的好(兩性 口述小說)感,一會就得為陳富國陪葬,她可沒那么重感情。

  “林媚,你……”陳富國被林媚的落井下石給噎的差點喘不過氣。

  這浪蹄子,需要自己的時候就在胯下婉轉承歡,大難臨頭了就踩自己一腳,變臉如此之快!齊昊一臉平淡的看著這一切。

  對于林媚的選擇,他沒有感到絲毫意外,這女人精明得很。

  林媚現實,是為了生存,陳富國活著是在害人,不知道有多少貧苦家庭因為付不起高價的藥費,只能等死。

  所以齊昊可以放過林媚,但是絕不會放過陳富國。

  “藥方?拿來看看”在韓立的吩咐下,林媚把那張病歷表遞了過去,此時的陳富國滿臉大汗,已經心如死灰,怎么掙扎也是于事無補。

  “這藥開得沒問題啊。

  ”韓立仔仔細細的看完之后,向陳富國責問道:“陳富國,這是怎么回事?!”“這個藥開便宜了。

  ”還是林媚搶著回答道:“陳主任和齊昊的開的藥效雖然相同,但是后一種藥,陳主任可以抽成好幾百,齊昊開的藥沒有抽成,所以陳主任就用這個借口把齊昊給開除了!”既然已經站隊,林媚也就索性把事情統統抖了出來,做人就最怕首鼠兩端,為人精明的林媚又怎么會不懂。

  “韓院長,看來你這第一人民醫院內部有些問題急需解決啊,我看得找個時間跟林國棟好好談談才行。

  ”蕭雪芙隨口一說,韓立馬上就慌了。

  林國棟,那可是衛生局局長,他一聲令下,自己還不是分分鐘撤崗離職?、加上這件事本來就是陳國富理虧,也由不得他不客氣了。

  “陳國富啊,陳國富啊,我當初提拔你上來,你是怎么跟我保證的!現在卻做出這樣的事情,太讓我失望了!”韓立滿臉痛心疾首的表情,繼續怒罵道:“你為了賺錢,罔顧了自己作為一個醫生的責任,你跟本就不配當一個醫生!”“從今天起,你陳富國不再是我院的科主任,甚至不再是我院的醫生,現在馬上給我滾!”韓立的咆哮聲傳到了走廊上,加上門本來就半掩著,很快就聚集了一批人過來。

  陳富國聽到這話,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地,連滾帶爬的撲到齊昊面前大神求饒,鼻涕橫流,再也不復剛才威嚴的模樣。

  “齊昊,你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吧,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敢收回扣了,我保證以后當個好醫生!”哭聲震天,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陳富國有天大的冤情。

  他沒有去求韓立,因為他知道,目前能做主明顯是齊昊,如果齊昊不饒了自己,那他的醫生生涯算是完了。

  “我的天,陳富國那老東西居然在給齊昊求饒?我的眼睛沒花吧!”“真的假的,剛剛齊昊不是還要被開除的嗎?”“真是沒想到,一個實習醫生居然讓科室主任跪地求饒~”“你們沒看見看那個女的嗎,估計就是齊昊請的大靠山。

  ”    查看更多 網友口述>>  網友來信:  我和老婆結婚三年了,婚姻生活有些坎坷,但總體上說很幸福,昨晚單位聚會,喝多了喝到有點失意,被同事送回家時只有小姨子在家(她今年18歲,高考完后就不念書了,剛來我們城市打工,暫且住在我們這)  是小姨子把我弄回的屋,這會兒我酒醒了,頭疼的厲害睡不著,郁悶的是我越想越記得小姨子把我放床上的時候,我好像抱住了她,親沒親實在記不清了,可覺得摸了她 的胸,因為那種圓軟的感覺現在還記得,現在糾結了,真的沒想過借酒亂來,覺得也不是一時沖動,怎么辦,覺得沒法面對她和我老婆。

  所以給博主發一封郵件求助,該怎么辦才好。

    小潘回復:  朋友你好。

   醉酒誤事也壞事。

  但是,在日常交際里,同事、親朋好友聚會 喝酒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不過,喝酒并非工作,無需全力以赴,量力而行即可。

  如果,你沒有醉酒,想必也不會 對你小姨子做出無禮之事。

  既然,醉酒之后容易犯錯或者做錯事,那以后不論在何種酒場,都應控制自己,盡量少喝或者不喝。

  擋酒的借口有很多,假若你說喝酒過敏,那誰還會逼你喝酒呢?口述: 醉酒后我抓了小姨子的胸 真后悔小姨子大胸醉酒口述:醉酒后我抓了小姨子的胸 真后悔小姨子大胸醉酒  眼下,你酒后對小姨子動手動腳已成為事實,雖然,這不是你本意,但是這種行為已對你小姨子造成傷害,也讓你的形象在小姨子心中大幅度毀滅。

  所以,在極度懊悔的情況下,更應該坦然的面對 妻子和小姨子,以免你與妻子、小姨子之間產生不必要的隔閡。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王潘生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