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jav asahi



女人略作思考后給了一個很一般的答案,但是我還是欣然接受了,因為她剛才思考的樣子真的很美。

  “謝謝姐!那我以后就叫小一了。

  ”“看你不像這一行 的人,為什么會入這一行?”女人不經意一般的問題讓我陷入了恍惚,好不容易選擇性忘記的事情讓我的胸口有一次被酸楚填滿。

  “因為錢,我需要錢。

  ”女人沉默了,過了半晌她才輕 笑著搖頭,明明很美的動作卻帶著些許哀傷的味道,我知道,這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

  “錢啊!誰會不需要呢?不過這東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嗎?”“不需要它的時候總覺得它就是個禍害,需要的時候它就像是你的命。

  ”我笑著給出了我認為的答案,因為這就是我的親身感受。

  女人笑面如花的看著我孜孜稱奇道:“不愧是 熊姐能看上的小伙子,果然調調就是不一樣。

  ”一提起熊姐,我的頭皮還是忍不住的發麻,雖然我能接受用這種方式掙錢,但是滋味著實不好受。

  “姐,你準備來個什么價的?”我笑著遞給她價格牌,剛才不經意的回憶讓我有些難受,不過再怎么樣我也是來掙錢的,與其陷入在回憶的傷痛里,還不如埋頭苦干掙錢還債。

  “熊姐可是推薦讓我來玩點刺激的,你告訴我熊姐玩過的花樣是個什么價?”女人玩味的對我挑了個眉眼,看的我的心臟一顫,險些沉陷了進去。

  在會所一般都是按個摩推油之類的,然后用手,只有很少的機會才會出現上次熊姐對我那樣的事情,當然如果客人非要這么要求的話,那只能單獨和我們這些公關技師協商了。

  “我……這個……”女人的這個問題還真把我問住了,我也不知道這應該是個什么價格。

  而且,我心里其實也有點想和這個女人玩點刺激的想法,畢竟她這么漂亮,如果玩的上火點說不定我們倆還能發生點什么。

  “算了,不逗你了。

  今天我沒那種心情來虐待你,那個一會再說,過來陪我說說話吧。

  ”女人嬌媚的輕笑了一聲,然后指了指旁邊的小沙發讓我坐下。

  “誒,好嘞。

  ”我有些小失望,看來我的打算事泡湯了。

  不過也沒辦法,客人的意愿我們必須遵從。

  “今年我三十四了,馬上要四十了。

  你可能不信,我這么大的歲數連個孩子都還沒有。

  ”女人率先打開話匣子,就好像這里是酒吧一樣和我談心。

  “姐你哪里有老了?看上去剛到二十!”我笑著陪道,我說的可是真心話。

  “就你會說。

  ”女人白了我一眼,嫌我打斷了她的回憶。

  “對了!我有故事,你有酒嗎?”女人忽然俏皮的看著我問道,我起初還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反應過來,立馬將桌上的菜單遞過去。

  會所要酒還能是干什么,而且別說酒這種東西在會所那可是翻好幾(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倍的,我能拿到的提成也不少。

  女人挑了一瓶度數不小價格也不菲的洋酒,這酒的度數不小,我喝了兩杯就有些上頭了,而女人的眼神也有些飄忽,仿佛陷入了回憶。

  “你剛才說的挺對的,錢這東西確實就是這樣,需要的時候它就像你的命。

  你知道嗎?我從上學那會就是學校公認最美的女人,那時候家境不好,于是我就變成了一個拜金的女人。

  因為我發現只要我動動嘴動動腿,就有無數的 男人為了我花錢。

  ”“ 為了錢,我放棄了那個陪伴了我整個青春的男人,即使他當街跪 在我面前我也絲毫動心。

  ”女人一口干了半瓶洋酒,已經有些多了。

  她的眼淚忽然無法抑制的流出,仿佛又變回了當時那個清純的年代。

  “抱抱我好嗎?”女人帶著水光的眼神看著我,這我根本無法拒絕。

  我就像年少時青澀的少年,將女人抱在懷里,而她也靠著我的胸膛抹著眼淚。

  我知道她只是喝多了在我這里找些安慰,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的對她產生了同情心,因為我現在比起她曾經也好不到哪去。

  “當年他就喜歡這么 抱著我,他說這樣就像抱著全世界。

  ”女人帶著笑意痛哭,而我則忍不住的為她抹去眼淚。

  不知道為什么現在我心里一點想法都沒有,只想這樣抱著她聽她訴衷腸。

  “可是我還是離開了他,我選擇了一個富二代,然后又順著他勾搭上了他爸,現在我是他的后媽。

  你說我是不是很下賤?”我輕笑著搖了搖頭,輕輕晃動著身子就像哄孩子那樣。

  要說下賤,我覺得我也差不多,世上這樣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是生活所迫。

  “不會,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不是所有人都會真的去追逐利益和金錢。

  ”聽到我說的話,女人瞬間淚奔,哭的就像個孩子一樣讓人心痛。

  “因為 我爸得了癌癥!為了錢我只能選擇變成這樣的女人!可是我能怎么辦?他能拯救我爸的命嗎?”女人就像是在為自己解釋一樣的喊著,抓著我的胸膛,仿佛把我當成了那個陪伴了她整個青春的男人。

  我知道她是喝醉了,可是我就像這么抱著她,因為我曾經也是這樣抱著陳瑜的。

  “他不能,但是誰也不能,能救我爸的只有上帝。

  ”“是啊!那是癌癥,就算有錢也只是維持我爸的性命。

  可是你知道嗎?”“我爸臨死前告訴我,我這樣只是讓他延長了痛苦而已,還不如死了劃算。

  自己的女兒去傍大款,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女人哭著笑著,那哭聲讓人心碎,那笑聲是那么絕望。

  而我卻什么都做不了,我無法評價任何人的一生,因為我現在也是這么的下賤。

  “在我爸死后,我聽說了那個被我甩掉的男人要結婚了,而且很幸福。

  在結婚的時候他們連房子都沒有……”“你知道我當時有多么心痛嗎?他是那么一個性子軟的人,是那么一個會把心愛的女人寵壞的人,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無論怎么欺負他都不會有任何怨言,只知道傻笑。

  從來不會和我發脾氣,從來不會和我鬧情緒。

  我做錯事了也只會皺著眉頭抱著我,要我不要再做了……”“直到我偷偷去看他們寒酸的結婚典禮的時候我才明白,我原來為了錢放棄了全世界……”女人死死的抱著我,將臉埋在我的胸口痛哭,而我只能忍著心酸輕輕拍打她的肩膀,努力在這一刻成為那個人,代替他安慰這個失去全世界的女人。

  我由衷的佩服這樣的男人,有錢的男人不少,如果你長的漂亮甚至會滿地都是。

  但是一個真的拿命寵你的男人,一旦失去了,這輩子也不可能在遇到一個了。

  我很佩服這樣的男人,至少我自己做不到。

  女人講完了自己的故事,經過眼淚和悲傷的洗禮,她的酒勁過去了不少,自嘲的笑著從我懷里走開。

  “這些事情在我心里壓抑了太久了,一下子有些收不住。

  倒是你很特別,如果是別人這樣抱著我恐怕已經上下齊手了。

  ”我尷尬的撓著頭,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要說自己沒想法,那豈不是再說自己不行?但是剛才確實只想將她抱在懷里用心疼惜,可能是因為我也同樣內心痛苦吧。

  有句話不是說只有內心同樣空虛的人,才能填補內心空虛的人嗎?女人忽然扭過身去,對著我道:“幫我把衣服脫了吧。

  ”我一愣,難道這是要我…… “嗯,就這些。

  好了,不早了,趕緊收拾收拾睡覺吧。

  ” 桃花說著起身要走。

  劉偉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 嫂子,其實我哥臨死前除了這些還說了一句話,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桃花的手一顫,整個人僵在了當地。

  此時不用她再說什么,劉偉已經知道了孟玉潔沒有騙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鎮定了下來,虎著臉掙脫了劉偉的手,“你從哪里聽的這些風言風語的,沒有的 事兒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說閑話,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們兩個人真心為對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歡你,你的下半生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劉偉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 說道

  桃花避開劉偉火熱的眼神,可是心卻亂了。

  “ 小偉,我認真的告訴你,你哥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下一秒,桃花再次掙脫了劉偉的手,“我們兩個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說亂七八糟的,可是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們再也沒臉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說了,我不怕。

  ”“行了,別說了,再說嫂子跟你翻臉了,睡覺!”桃花沉著臉說句,扭頭走了出去。

  望著桃花毅然決然的背影,劉偉一時間心里也亂了起來。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歡我,還是真的懼怕別人的流言蜚語?躺在床上,劉偉又一次轉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兒,他還為競選的事發愁。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劉偉知道大隊會計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設兩人,和張五河關系特別好,也就是說他們這兩票肯定是會投給張強的。

  而他現在也算是有了兩票,一票婦聯主任孟玉潔的,一票副村長郄 喜來的。

  現在就看剩下的村支書孟滿倉,和村長 柳金嶺將票投給誰了,投給劉偉勝出,投給張強,張強勝出。

  雖然楊小鳳已經答應自己在柳金嶺耳邊吹吹枕邊風,但是劉偉知道楊小鳳根本做不了柳金嶺的主,不過既然楊小鳳說了話,怕是柳金嶺也會好好考慮自己。

  所以他這一票是懸著的,另外就是老支書孟滿倉那一票了。

  孟滿倉是老支書,為人處世向來秉公剛正,對人向來是看能力說話,因此想要獲得他那一票必須得到他的認可才行。

  雖然孟玉潔說要在老支書面前幫自己說說,但是他知道效果應該不會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讓老支書認可自己的能力呢?……因為答應柳金嶺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劉偉又跟著上了山。

  可能是楊小鳳跟柳金嶺說了袁 大壯哥倆的事兒,柳金嶺也跟著上了山。

  因此,楊小鳳也沒再找機會親近劉偉。

  老老實實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桃花對楊小鳳說道:“小鳳嫂子,下午我想帶著小偉去趟鄉里,給他買兩件衣服。

  ”“去吧,小偉不是要競選治保主任嘛,總不能總穿著部隊帶回來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嘛。

  ”楊小鳳十分痛快的應道,“小偉,你放心,我會跟金嶺說的,給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這衣服還能穿,現在咱家的情況能省點就省點吧。

  ”劉偉知道嫂子桃花沒有多少錢,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偉,我答應葉小翠那婆娘讓你和她家郄媛媛相親了,你怎么也得捯飭一下吧。

  ”桃花見劉偉又要說什么,臉色一沉,“聽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氣了。

  ”劉偉無奈只好跟著桃花向鄉里走去,“嫂子,買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親。

  ”“小偉,我問過葉小翠了,孟朝陽雖然喜歡郄媛媛,但那只是燒火棍子一頭熱,葉小翠說郄媛媛對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陽關系一直不錯,所以我絕對不能搶她的女人。

  這事兒沒的商量。

  ”劉偉固執的說道。

  桃花看了劉偉一眼,只好道:“好,先買衣服,這事兒下來再說。

  ”此時公交車來了,兩個人不再說什么上了車。

  此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想會在服裝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壯,更沒有想到…….到了鄉里的服裝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兩件T恤,“小偉趕緊試試。

  ”劉偉接過來換好后,問道:“嫂子,怎么樣?”劉偉肩寬,這種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當過幾年兵,肌肉發達,所以換上新衣服后,那叫一個精神,帥氣,就好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一樣。

  “好帥,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沒等桃花說話,旁邊的女售貨員早已經忍不住連連贊嘆起來。

  桃花看的也不是連連點頭,滿眼歡喜,“真精神。

  ”其實劉偉也很中意這件T恤的,不過一看價錢三百八十八,他立馬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嫂子,我怎么就覺得不好看呢?”“這件衣服我們要了。

  ”桃花知道劉偉是心疼錢,所以直接對售貨員說道,見劉偉還要說什么,美目一瞪,“聽嫂子的。

  ”見此,劉偉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報答嫂子。

  后來桃花又要給劉偉買褲子,在劉偉的一再堅持下,這次桃花聽了劉偉的,只買了一條不到一百塊的褲子。

  因為桃花給了劉偉一條自己的小褲衩兒,所以在給劉偉買好以后,她就去轉內.衣區去了。

  劉偉不好意思跟著,便去了門口抽煙。

  一根煙還沒抽完,就見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滿是忿色。

  劉偉頓時緊張了起來,“怎么了嫂子?”“他們試衣間里偷安裝了攝像頭,有人偷窺我。

  ”桃花差點兒哭了出來。

  原來她挑了一套衣服,走進試衣間準備試試大小,結果剛要脫就發現面前的一個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閃了一下,開始她也沒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脫下了一半,亮光又閃了一下。

  對于試衣間被偷裝攝像頭這種事兒她在網上看過,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細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裝著攝像頭。

  “居然有這種事兒?嫂子,你領我去看看。

  ”劉偉說完拉著桃花走了進去,一看,還真是有攝像頭。

  媽的!劉偉當即就火了,騰騰走出試衣間,對售貨員吼道:“把你們老板給我叫出來!”“怎么了?”聽到動靜,老板娘急忙走了出來。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媽的,居然在試衣間安裝攝像頭,你們這店還想不想開了?”“有這事兒?”老板娘一愣。

  正說著就聽一個聲音怒道:“他媽的,誰在我姐的店里鬧事兒?”劉偉扭頭一看,就見一個大個子叼著煙,橫眉立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臥槽,這不是袁大壯嗎?大個子正是袁大壯,這家服裝城是他姐夫開的。

  袁大壯這小子特別的壞,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試衣間里安裝了攝像頭,用來窺視在里面換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見進來的是黑石頭的大美人桃花,頓時激動的差點兒流了鼻血,正準備好好地欣賞一下桃花這個大美人的時候,沒想到桃花脫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媽的,又是你個王八蛋!”劉偉罵道。

  袁大壯見到劉偉,心中這火騰地就上來了,那天被劉偉揍了以后,他一直還想著報仇呢。

  “劉偉,想買衣服就買,不買滾蛋,再在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袁大壯,尼瑪的在女試衣間里裝攝像頭玩兒偷窺,還有理了是吧?”劉偉罵聲朝袁大壯沖了過去,對著他的眼就是一記封眼錘。

  袁大壯躲閃不及,一下就被劉偉打了個熊貓眼。

  “啊!”袁大壯咆哮一聲,像是一頭狗熊似的朝劉偉撲了過來。

  要論個頭,力氣,劉偉絕對不是袁大壯的對手,但是劉偉畢竟是當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選擇以硬碰硬呢。

  見袁大壯撲過來,他橫向一個滑步躲過了袁大壯的拳頭,然后閃身到了袁大壯的身后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袁大壯雖然身強體壯,但是因為方才一拳用盡全力沖擊,再加上劉偉這一腳頓時收勢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撲倒在不遠處的衣架上。

  鐺啷啷一聲連人帶衣架撲倒在地。

  劉偉一個箭步上去騎在了袁大壯的身上,對著袁大壯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桃花為什么這樣紅!”只一下,袁大壯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壯像是一頭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兩聲仗著一身蠻力就將劉偉推了開來,然后紅著眼睛和劉偉扭打在一起。

  眼見自己弟弟打不過劉偉,袁大壯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裝城對面,所以很快的就跑過來兩個警察。

  “都住手!”兩個警察拉開(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劉偉和袁大壯。

  此時的袁大壯滿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了,再看劉偉身上也不過有個腳印兒。

  這一戰劉偉完勝。

  “王哥,你們來了啊。

  ”袁大壯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從兜里掏出煙給兩個警察敬煙,同時狠狠地瞪了劉偉一眼。

  心說,看見沒,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來這一套。

  ”喚作王哥的警察剛想接過袁大壯的煙,發現桃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忙一把推開了袁大壯的手,“說!怎么回事兒?”“警察同志,這小子在女試衣間里安裝攝像偷.窺我嫂子。

  ”劉偉說道。

  喚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壯,“袁大壯,怎么回事兒?”“王哥,我們是安裝了攝像頭,可那都是為了防盜的,而且我們白天都沒開攝像頭,哪里來的偷.窺一說?都是這小子血口噴人。

  ”袁大壯解釋道。

  “沒開?”劉偉哼道,“袁大壯,有種告訴我監控視頻的電腦在哪里?”“對,開沒開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個警察說道。

  一聽這話袁大壯慌了,不僅方才桃花的視頻沒有刪掉,他還保存了很多以前來這里買衣服,長相不錯的女人視頻在電腦里。

  “怎么回事兒?”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一頭小波浪的秀發,明媚皓齒,唇若點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御姐的氣質,隨著步伐,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動人。

  女人叫 楊杏,和劉偉是一個村的,她是郄喜來的老婆,在鄉政府上班,雖然只是個臨時工,但是卻特別的傲嬌。

  因為她姑姑嫁給了二十畝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壯的叔叔,所以袁大壯的姐姐就打電話把她叫了過來,讓她從中間說和說和。

  因為楊杏在鄉政府上班,兩個警察自然認識她,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來干什么來了,想著也沒什么大事兒,還是私了比較好,兩個人交代了兩句一定要處理好的話后就走了。

  “袁大壯,你這干的是人事兒嗎?”待兩個人剛走,楊杏就指著袁大壯的鼻子罵了起來。

  袁大壯低著頭,屁也不敢放一個。

  先被劉偉揍的跟狗似的,現在又被楊杏罵了個狗血噴頭,袁大壯只覺自己好比一只鉆進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窩火。

  “你個混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攝像頭拆了去?”楊杏又罵一句。

  見袁大壯去拆攝像頭了,楊杏這才將劉偉和桃花拉到了一邊,“桃花,小偉,這件事兒呢肯定是大壯不對,不過你看你把他給揍的那個熊樣兒,你們兩個看這樣行不行,一會兒大壯回來以后讓他給你們道個歉,還有你們買的衣服我做主免費送給你們了,這樣行不?”“喜來嫂子,我聽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劉偉知道楊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給面子也是不行,萬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讓郄喜來把那一票投給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說道:“嫂子,這也就是你,不然換做是誰都不好使。

  ”“小偉,嫂子謝謝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嗎?到時候嫂子給你整兩個大菜好好感謝你一下。

  ”楊杏非常高興,而且特別有成就感。

  “喜來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謝我,就幫我再跟喜來哥說說讓他把他那一票投給我。

  ”劉偉又道。

  雖然郄喜來已經答應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讓楊杏幫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了。

  “小事兒,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這樣,一場風坡算是平了。

  不過在劉偉他們走后,袁大壯的姐姐卻狠狠地給了袁大壯一個耳光,幾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窩火才怪。

  “這么大人了,凈干些生兒子沒屁.眼兒的事兒,你以后別來我店里了。

  ”袁大壯捂著臉,那叫一個委屈。

  到了晚上六點,劉偉穿上新買的衣服,拎著兩條楊小鳳給的軟云去了郄喜來家。

  見到劉偉手里拿著煙,郄喜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會辦事兒。

  如果真能讓他當上治保主任,說不定以后自己當了村長,這小子能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呢。

  楊杏有個妹妹叫楊桃,去年畢業以后在縣醫院里當實習護士,經人介紹和張艷紅訂了親,張艷紅馬上就要到臺裕鄉當副鄉長了,所以他就想著等他來了,借勢擠掉柳金嶺自己當村長。

  “小偉,來就來唄,還拿什么東西啊。

  ”郄喜來忙接過劉偉手里的軟云。

  “親戚給的,我抽不慣。

  ”劉偉左右看看,見沒有楊杏,忙問道:“嫂子呢,還沒下班?”正說著楊杏邊在圍裙上擦手,邊走了進來,看見劉偉的那一刻,楊杏不由有些驚呆。

  這小子換了衣服立馬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活脫脫一個小鮮肉啊。

  短暫的愣神之后,她笑著說道:“小偉你先坐會兒,嫂子馬上就把菜做好了。

  ”楊杏說完走了出去,望著她那扭.動的小屁.股,劉偉恨不得摸上兩把。

  媽蛋的,這郄喜來家里有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還去偷吃孟玉潔。

  郄喜來和劉偉聊了幾句后,說道:“小偉,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發展?”“嗯,現在大城市機會少,相反我倒覺得咱農村大有可為,現在國家政策是大力發展農村特色經濟,所以我就想試試。

  ”“這話倒是不錯,聽我挑擔說咱們鄉里上報市里的要開發龍陽湖的工程已經批下來了,這可是省級重點工程,據說要投入幾個億呢。

  ”“真的假的?”劉偉有些驚訝。

  “絕對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擔他爹可是省廳級干部呢,不瞞你說,我挑擔之所以下調到臺裕就是為了這個工程,只要這個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進一步的墊腳石。

  ”郄喜來有些神秘的說道,“到時候別說鄉長,怕是得當縣里的領導。

  ”“喜來哥,那到時候你可就發達了。

  ”劉偉羨慕的說道。

  郄喜來悠然的點上一根煙,仰著頭,充滿憧憬的說道:“到時候別的不說,我要想當咱們黑石頭的村長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喜來哥,別說村長,就是支書也沒問題啊,你放心,到時候我鐵定掏心挖肺的跟著你干。

  ”劉偉說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會比現在強多了。

  ”“這話我還真不是跟你客氣,你看老書記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現在的形式。

  如果我當了支書,別的不敢保證,把黑石頭弄成臺裕鄉第一村絕對沒有問題。

  小偉啊,哥哥看好你,到時候我要當了支書,就讓你當村長。

  ”郄喜來說道。

  說話說到這份上,劉偉知道郄喜來這一票徹底沒問題了。

  正說著,楊杏將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兩個人邊喝邊聊,幾杯小酒下肚,郄喜來罵起了柳金嶺。

  “小偉,你說柳金嶺這個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他能當上村長,還不是因為他爹,因為他們兄弟多,這么些年別的沒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婦女。

  你說你玩兒就玩兒唄,還尼瑪玩兒到老子頭上了。

  ”劉偉一驚,“喜來哥,難道柳金嶺他把嫂子給睡了?”郄喜來憤恨的將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褲子都給扒了,要不是我回來的及時…….他娘的,你說楊小鳳那娘們兒長得多水靈,這個王八蛋放著她不要。

  ”劉偉暗中撇嘴,尼瑪的還不是一樣,放著楊杏這么個大美人兒不要,偏偏惦記人家孟玉潔。

  “郄喜來你個王八蛋還好意思說柳金嶺,你他娘的還不是整天想著孟玉潔?”楊杏端著菜進屋,正好聽到了郄喜來的話,瞪著眼睛罵了起來,“要是貓尿喝多了,就趕緊滾回屋子睡覺去,我陪著小偉喝。

  ”郄喜來嘿嘿笑了兩聲,“沒多,沒多。

  ”“沒多就堵著你那張嘴。

  ”楊杏哼聲在劉偉身邊坐了下來,頓時一股子香氣鉆入了劉偉的鼻孔。

  “嫂子,我給你倒上。

  ”劉偉拿過酒杯,給楊杏倒酒,心跳瞬間加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