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4hunks



一旁的劉 春杏算是明白了,這是要干群架了,她再傻也看的出來,這不是要把溫喆往死里整嘛?歸根結底這事都是因為自己惹起來的,她急的滿臉通紅的,跑過去就扯著劉 小民的胳膊乞求道:“哥你別亂搞,這打起來是要出事的,弄出了人命怎么辦,這都不是外人,以后還要見面的,莫把人打壞了撒。

  ”“你女人家家的曉得個屁,這是我們男人 的事,你在旁邊呆著,一哈打起來了,你看看這個小王八蛋怎么求爺爺告奶奶的,他不是橫嗎?我要讓他以后都不敢見你。

  ”劉小民像是個好斗的公雞,把劉春杏拉到后面去了(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劉春杏慌了,立馬沖著溫喆喊道:“溫喆你就認個錯啊,也就沒有事了,要不然他們會把你打壞的,你怎么這么犟啊?”溫喆看見她那么焦急的樣子,心里就憋著一團火,好歹這是自己想處對象的女人,怎么能夠在她面前認慫,他仰著頭沖著 王胖子和劉小民喊道:“你們打我吧,今天把老子打死了,算你們狠,要不然,老子會找你們報仇。

  ”“說毛的大話,廢了這個小王八蛋。

  ”王胖子已經忍耐到了極限,大聲喊一聲, 強子為首的一伙人立刻沖上來了,揮舞著棒子虎虎生風。

   墨鏡男頓時將溫喆推到了一邊去,他們雖然只有三個人,可是面對這一群人連個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只是取下了眼鏡,一齊伸出胳膊來擋了一下,奪過了前面一個小伙子的棒子,啪的就把那個小伙子的腦袋打的鮮血淋漓的。

  “沒想到還是幾個練家子,往死里揍。

  ”強子吃了一驚,帶著頭拿著跟球棒就掄了過來,他是個帶頭的,自然是有兩下子,溫喆站在墨鏡男的后面都感到有一陣子的殺氣,下意識的閉了閉眼睛,就聽見了一聲慘叫。

  強子棒子還沒有到,已經被一個眼鏡男給踹在了肚子上,腳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去,其他人見老大都失足了,這還得了,頓時怒不可遏的往這邊沖。

  王胖子和劉小民站在一邊像是在看好戲,幻想著一會兒幾個人被打爬下了,然后一起跪在泥巴里給自己求饒,那場面肯定很刺激。

  不過接下來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讓他們的眼珠子差點都掉下來了,只見其中一個戴墨鏡的被打了幾棒子后,又跌倒了,他爬起來也不管身上是不是粘上了泥巴,手往懷里一摸,頓時一把黑洞洞的家伙對準了強子一伙人。

  打斗在這個時候停止了,大家都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這個烏黑的家伙,強子這時候拿著棒子很是不服氣,還要上去打,那墨鏡男握著家伙發話了。

  “再上前一步,你腦袋立馬開花,不信你可以試試看。

  ”強子頓時愣住了,他回頭看了看王胖子,好像在問該怎么辦,王胖子這會兒也有點發蒙,要說打人的事他干過不少,可面對一把黑家伙指著的場面,他還是第一次遇見,他不由狐疑的 說道:“嚇唬誰呢,拿個小孩子的玩具,以為老子是唬大的?”其他人一聽見這話也不由開始懷疑,但是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敢隨便邁進一步,強子平時里是靠打架賺錢吃飯的,要是被一把玩具給糊弄了,傳出去是多么丟人的事,他硬著頭皮上前了一步,想要試試這家伙的真假。

  那個墨鏡男見狀準備扣動手指,旁邊的一個墨鏡男見 事情不妙,急忙過來拉住了他的手,低聲說道:“這里不方便,趕緊收起來,鬧大了不好收場。

  ”聽了勸那個墨鏡男點點頭,不過為了證明他手中家伙的真假,他拆開了它,拿出幾顆“花生米”來,在手里抖了抖,迅速的填充進去,再次指著強子和其他人,晃了晃,聲音低沉的說道:“現在,你們信了沒有?別逼我動手。

  ”強子這時候已經傻眼了,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感覺,這可是真家伙,弄不好一顆花生米就要了命,雖然是靠打架為生的,可是沒有想過要拿命換錢的,他們只好呆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拿眼看著王胖子,似乎是在聽他的指示。

  王胖子何時見過這樣的家伙,黑洞洞的好像隨時就要噴出一顆就要了自己的命,他只能自認倒霉,心想今天遇見了狠人了,看樣子對方來頭大的很,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跟溫喆這小子有什么關系。

  也不管一旁的劉小民目瞪口呆了,王胖子頓時換了個態度,強裝著笑臉,沖著墨鏡男說道:“兄弟您是那條道上的?看來我們之間有一點的小小誤會,你不要見怪。

  ”“我們是誰你不用多問,帶著你 的人趕緊滾蛋,只想警告你,以后對溫先生客氣點,要不然請你吃花生米。

  ”墨鏡男說著,徑直走向了自己的車子,那些剛才還氣焰囂張的人子,都一個個自主的讓開了一條道。

  溫喆這時候像是在看電影,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算是什么角色,這兩天所接觸的事太多了,自從認識了金不換,他算是長了見識了,打群架就算了,居然還玩起了武器來,這玩意他只不過是在電視電影里見過啊,這金不換的保鏢都這樣的厲害,他是多么的有勢力,這回來之前還和他面對面的交談,態度還不怎么好,想起來就有點后怕。

  “溫先生你先上車吧,等他們走了,我們再離開。

  ”墨鏡男過來打開了車門,溫喆走了過去回頭見劉春杏也在看自己,被劉小民拉著王胖子的車上走,看樣子很是不愿意。

  墨鏡男開著車倒回路上去,調轉了車頭,強子帶著那些人一個個灰溜溜的回到面的上去,也不好意思跟胖子說什么,來時的囂張樣子完全不在了,駕著車乖乖的離開了。

  王胖子把車開到路上,心有余悸,劉小民平時里只不過是個小打小鬧的人,這會兒還沒有回過神來,手里燃著煙也忘記抽了,一旁的劉春杏終于說話了:“哥,我不想去縣城玩了,我想回衛生所去值班,你就隨了我的意思吧?”劉小民手指一抖,眼巴巴的看著王胖子,完全亂了分寸,“你說呢?”王胖子回頭看了看停在那里的車子,喉嚨里咕咚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額頭的汗珠子,說話聲都有些不利索了,“那,那你們先回去吧,我剛才想起來還有點事沒有辦,不如過幾天再來看你們,你看這樣行不行?”“我看中,那我先回去了。

  ”劉春杏像是重新獲得了自由似的,開了車門就往回走,在經過溫喆的時候,特意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很復雜。

  經過了這事劉小民也自然沒意思再跟著王胖子了,也開了車門下去。

  “那你開車注意點安全,改天再來玩。

  ”劉小民剛剛下了車,王胖子的車就發動起來,一溜煙的跑了,劉小民趕緊跟著劉春杏往回走,看都不敢看溫喆一眼了。

  這邊的墨鏡男見他們都走了,回頭對溫喆說道:“溫先生讓你受驚了,希望這件事沒有給你帶來太多的麻煩。

  ”“怎么會,多虧了你們。

  ”溫喆看著墨鏡男,剛才見他把家伙放進懷里,那樣子威武極了,他在想,有一天自己也這么威風那該多牛逼啊。

  “我叫小五,道上大家都稱我為五哥,跟著金老板已經有些年月了,剛才那些人只不過是一些小蝦子,不值得一提,往后有什么困難,可以找我,這是我的聯系方式,還有這個,是金老板留給你的東西,我想我們還會見面的。

  ”那個叫做小五的墨鏡男說著,從車廂后座拿出一個包裹來,遞給了溫喆,還有一張印著電話號碼的卡片。

  打了招呼,道了謝,溫喆下車了,看著小五開著車絕塵而去,他不由感慨萬千,這些人就是酷啊,估計是提著腦殼玩的人,能夠結識了他們,以后也不怕被人隨便欺負了。

  溫喆拿著包裹回去,這才發現村子里的人都拿異樣的眼神看他,當時看熱鬧的村民遠遠的都沒有靠近,他們拿著鋤頭和鐵鍬,都是從地里回來的,都在議論著溫喆是怎么回事。

  村口就見到趙老二和二丫站在人群里盯著他看,表情還很復雜,這些村民因為隔得遠, 也沒有怎么看清楚,怎么來了一群人,打了一會兒就走了呢。

  “小喆,你又惹禍了吧?被人揍了?是不是犯了事,惹了人,被人給抓去了?看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子,還想進鄉衛生所,我看你就是一個沒出息的小子,將來連你老爹都不如,只能種田,臉朝黃土背朝天。

  ”趙老二一見面就諷刺起溫喆來。

  要是諷刺自己不要緊,可是這家伙又拿老爹做文章,溫喆當著二丫的面,反駁道:“你亂叫個啥?你可別忘記了,我要是進了鄉里的衛生院,你就跪著給我磕幾個頭,這話可是都記著吶,有大伙見證。

  ”趙老二打死都不相信溫喆能夠進鄉衛生院,嘲諷道:“行,誰要是不磕頭,誰是你龜兒子,我們得規定個時間,免得你到時候說忘記了,給你三年的時間,怎么樣?”“要什么三年,三個月就足夠了,你就等著吧。

  ”溫喆被即將的惱羞成怒,再說二丫還在一旁看著那,他可不想丟了這個人,再說經過剛才的事,他覺得金不換的勢力大著呢,連保鏢都那么狠,何況他的手溫,應該能夠將自己弄進去鄉衛生院。

  趙老二見即將成功,頓時一拍巴掌說了聲好,指著溫喆,翻了翻白眼,“你小子就等著吧,你要是三個月進不去怎么辦?你給我磕十個響頭。

  ”一旁的村民有端著飯碗邊吃邊看熱鬧的,頓時笑的噴飯,這趙老二明擺著是想占溫喆的便宜,不過他們也就是看個熱鬧,并不多嘴。

  “十個就十個,一百個我也答應,你等著。

  ”溫喆想也沒有想的就答應了。

  一旁的二丫拉了拉他爹的衣角,輕聲的說道:“爹,我看算了吧,這不像個事。

  ”“你懂什么,少丫頭,你還指望著這個小子翻了天不成,走,回去,我警告你以后不許跟他來往,他就是個沒出息的家伙。

  ”趙老二瞪了溫喆一眼,拉著二丫就往回走,二丫眼神忽閃忽閃的看著溫喆,一邊走還一邊回頭,有點不舍得的樣子。

  溫喆心里窩火極了,這二丫原本就算是自己的媳婦,就是趙老二這個勢利眼的爹,退了這門親事,他在心里暗自發誓,總有天得把二丫奪回來。

  村民見也沒什么熱鬧可看,就都散了去,溫喆回到家里,打開了金不換送給他的包裹,里面除了幾套新衣服,還有一個手機,這衣服一看就是牌子貨,而手機他也不懂什么牌子,總之看著挺高級的。

  把玩著手機看見一條短信,顯示的是金不換的來信,打開看是一溫話,囑咐溫喆以后用這個手機和他保持聯系,別忘記了合作的事情。

  溫喆想起金不換的話,關于老爹的一些信息,還有害老爹坐牢的那個人,就連金不換都不是他的對手,如今經過了剛才那一幕,他已經了解了金不換一些勢力,可想而知,那個人是多么的強大。

  看樣子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努力,賺錢,搞關系,擴大勢力,這樣才能夠救出老爹,才有希望。

  正想著這事,院子的門吱呀一聲開了,進來一個人,溫喆一看,這不是村里的錢 寡婦嗎,看見她怯生生的樣子,好像生怕是被人看見了似的。

  “小喆你回來了?你沒有什么事吧?”錢寡婦進來就關切的問道。

  溫喆一看見錢寡婦,就想起那天晚上在河邊的事,不由自主的打量下她的身溫,和她銷魂的一幕還歷歷在目,搖搖頭說道:“啥事,我沒什么事呀?”錢寡婦雙眼含羞,臉色擔憂,看了看溫喆,“昨天你不是和劉小民干了一架,我當時聽說后嚇壞了,后來你又被人帶走了,剛剛還在村口又鬧事了,你這是咋了?”溫喆見錢寡婦那么關心自己,不由掠過暖意,解釋道:“其實也沒有啥事,嬸子,都過去了,你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回來了,你不用擔心我。

  ”“那咋能不擔心呢,你看你的臉上還有傷呢,嬸子看了怪心疼的,痛不痛啊?”錢寡婦擔憂的看著他的臉,發現還有瘀傷,皺著秀美一副很心疼的樣子,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一下,滿眼都是憐惜。

  溫喆這會兒低頭一瞧,錢寡婦那薄薄的衣衫下一雙玉兔若隱若現,就不免想起那天晚上的激戰,因為是在河邊上,不怎么方便,所以弄的也不過癮,雖說昨晚上被兩個女人搞的很銷魂,可是這錢寡婦是別有一番韻味,他決定逗逗她。

  “哎呀,有點疼,怎么辦。

  ”溫喆故意的齜牙咧嘴的,想要引起錢寡婦的同情。

  錢寡婦不知道有炸,咬了咬薄薄的嘴唇為難的問:“那咋辦呀,你不是醫生嗎,你給上點藥呀,你說你跟那個劉小民干什么仗,他就是一個小痞子,你哪兒打的贏他。

  ”“可是藥用完了,我這里沒得,咋辦?我聽說女人的唾液能夠治療男人身上的傷,要不你給我試試看?”溫喆一步步的循循善誘。

  “啥唾液,你說的我聽不懂。

  ”錢寡婦一臉懵懂的表情,樣子十分惹人愛。

  “可不就是你這里的東西,你把舌頭伸出來。

  ”溫喆見她單純的模樣,不由暗自得意。

  錢寡婦很是配合的伸出火紅的小舌頭,樣子十分可愛,溫喆見狀一口咬住,頓時香甜無比,一股香氣撲鼻,讓人無法自拔。

  好像意識到什么,錢寡婦慌忙推開了溫喆,嬌羞道:“別,小喆,這哪行,可不能和你再做這事了。

  ”“有啥不好的,我是醫生我還不知道嗎,你要真心疼我,你就從了我,我們都做那個事了,你還怕啥?”溫喆挑逗似的說道。

  “哎呀小喆你快別說了,羞死人了,都說那晚上的事以后甭提了,就那一次,凡事有個例外了,你不是說要治傷嗎,我回頭給你弄點醬油抹一下就好了,村里平時誰有個皮外傷,不都是這樣做的?”錢寡婦扭捏一番,兩只手絞在一起不知所措。

  “你要是怕羞,我把門關上,反正我是醫生,誰都不會說閑話的,有人看見也以為是治病,你怕個啥?”溫喆見錢寡婦動心了,起身去把門給插上了。

  回頭坐在錢寡婦面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繼續說道:“你給我親一下,我的臉就不會疼了,你試試就曉得了。

  ”“這樣真的中?”錢寡婦信以為真,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這女人親男人的臉還能治傷呢,小喆是醫生應該沒有錯的,上前就緩緩的伸出了火紅的小舌頭尖,舔在了溫喆的臉上。

  頓時癢酥酥的感覺,溫喆的欲望一下子就昂然了,身下的兄弟頓時昂首挺胸的,準備投入戰斗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順勢就將錢寡婦摟在了懷里,咬著她的紅嘴唇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嗯了一聲,輕輕推開了溫喆,嬌羞的說道:“小喆,不是說治傷嘛,你這是干啥呢,不能親嬸子哪里,哎……”錢寡婦還沒有說完,溫喆不讓她說話了,又堵住了她的嘴,還撬開了她的貝齒,使勁的咬著她的舌頭,糾纏不清,兩只手也抱住了錢寡婦那豐滿圓滾的屁股,不停的揉搓著。

  錢寡婦多少年沒有受過這樣的刺激,在河邊的晚上若不是溫喆去的突然,她也不會那么心甘情愿的,這回來正經的調情了,她忍不住渾身發軟,哆嗦起來,發出幾聲呻吟。

  溫喆現在已經有了不少的經驗,知道是時候滿足錢寡婦了,當下騰出手來,捏著她的酥胸揉搓不停,一只手根本就捂不住,這樣揉搓了一陣子,錢寡婦已經是滿面春光,含情脈脈了,嘴里也喘著氣。

  緩緩的將手伸到她的兩腿之間去,錢寡婦大概還有一絲清醒,趕緊捂住了,“小喆,這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這里,哎,別呀……”溫喆哪里肯答應,手靈活的一伸,就滑進了她兩腿之間,觸摸到了她茂密的秘密花園,原來這里早已經是溪水泛濫了,滑膩膩的。

  ?趁熱打鐵,溫喆趕緊抱著錢寡婦就往房間里走,放在床上就開始脫她的衣服,錢寡婦欲拒還迎,臉已經紅的像是熟透的蘋果,十分的誘人。

  終于能夠仔細的欣賞她身體的妙處,溫喆一時間浴火難耐,不得不說,錢寡婦的身材真是很棒,前凸后翹的,而且有少婦特有的韻味,酥胸鼓鼓漲漲的,而且很大,他一只手都握不住,另一只手在她光潔的皮膚上游走個不停。

  錢寡婦雙眼迷離,脈脈含情,早已經是不能自持,也不推推搡搡,抱著溫喆的腰,身子一拱一拱的,嘴里發出含糊不清的哼聲。

  溫喆知道是時候滿足她了,身子壓了上去,兩個人立即抱成了一團,錢寡婦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好像怕被人發現似的,急忙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番翻云覆雨,老舊的床發出吱呀的聲音,隨著溫喆的移動而晃動個不停,錢寡婦喘息著壓低聲音道:“小喆,哎,你輕點呀,別被人聽見了……”溫喆繼續猛攻,嘗試了各種姿勢,好好的享受了一把,最終是一瀉千里,爬在錢寡婦光溜的身子上大口的喘息。

  錢寡婦也已經是香汗淋漓了,她摸了摸溫喆的額頭,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身子還在哆嗦,緊緊摟抱著溫喆,“小男人,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嬸子是你的人了。

  ”溫喆翻過身來,找了根煙點上,大口的吸了下,朝著錢寡婦噴出一口霧氣來,“我的好嬸子,以后我想你的時候,你就過來陪我過夜吧?”錢寡婦嬌羞的點點頭,“嬸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啥時候要,都可以的。

  ”溫喆滿足的笑了笑,看著她身上還留著斑斑的痕跡,和幾個唇印,不由覺得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恐怕以后,錢寡婦表面上是個寡婦,被村里的男人眼饞著,而暗地里卻是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晚上溫喆看了看他爹留給他的一些醫術,其實自小就看,如今已經是倒背如流了,不過他習慣的晚上溫習一遍,尤其是那本針經,他越看越覺得很有用,聽說考醫生執照需要很多知識和經驗,所以他不敢怠慢,很是認真的對待和準備,金不換和他說了,過幾天就有個考試,到時候會安排他去。

  第二天一早溫喆習慣的去村里的衛生所,雖然和劉小民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不過好歹事情算是過去了,不管劉小民會不會善罷甘休,王胖子會不會報復,溫喆都不是很擔心,他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早點搞到行醫執照,然后是賺大把的錢,最后去鄉里的衛生院,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到了衛生所看見門開著,劉春杏也來了,看見了溫喆,表情很復雜,大概還在為昨天劉小民的事耿耿于懷,忽閃的眼神打量著溫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聲音很小,“小喆你來了。

  ”“恩,這么早,還真勤快呢。

  ”溫喆微笑著穿上了一件白大褂,習慣的往劉春杏那大大的胸前瞅了瞅,由于劉春杏低著頭坐在桌子前看醫書,那雪白的脖子下面兩顆小半球若隱若現,看的他一愣,有點沒有回過神來。

  劉春杏哪里有心思看什么書,完全是在做樣子,這會兒聽不見動靜抬頭一看,遇見溫喆那火辣辣的眼神,這才意識到自己春光外露了,連忙伸手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尷尬的臉紅了,故意咳嗽了兩聲。

  “對了,小喆,我叔說了,中午請你去吃個飯,順便為昨天的事說說,我哥回去被我叔罵了一頓。

  ”劉春杏怯怯的說道。

  “村支書請我吃飯?”溫喆像是聽錯了一樣,很是受寵若驚,不過也沒有在意,暗想估計是昨天的事鬧大了,金不換那邊的人把這伙村民給嚇到了吧。

  “我昨天回去把事都解釋了,我叔是個正派的人,村支書可不是那么好當的,誰對誰錯,總是有個說法的,鄉里鄉親的,抬頭不見低頭見,老是鬧別扭不好。

  ”劉春杏眨著眼睫毛,看了看溫喆,又低頭去看書。

  溫喆點點頭答應,走到她身后瞅了瞅,從這個角度看下去,能夠清楚的看見劉春杏懷里的兩個玉兔,還有粉紅色的乳罩,他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看什么書呢?”溫喆明知故問,劉春杏看的書,他知道內容,無非就是介紹一些病理和常規治療方法,他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會背誦了。

   他感慨片刻,坐到沙發上,打量著剛搬進來不到一個月的新家……足足一百七十多平米的豪華大平層讓他到底還是覺得付出值得。

   不過這房子里也不僅僅就蘇瑞和 秦雪兩人。

   小姨子月兒因為讀大學的緣故,最近也來到了巖城,秦雪擔心她第一次出遠門不適應,就把她接到了家里住。

   蘇瑞對此自然是沒有任何反對的,秦月兒這丫頭長得很像她姐姐秦雪,漂亮的鵝蛋臉,小蠻腰,肌膚水嫩,身材修長,加上發育良好,胸大屁股翹,光看著也是極為養眼的。

   當然,也就是看看。

   和大部分男人一樣,心里想是一回事,真要做點什么,蘇瑞還是比較慫的。

   很快,他揮去腦海中浮現的各種念頭,站起來往秦月兒的房間走去。

   今天在公司忙活了一天,蘇瑞也沒下廚的心思,此刻有些餓了,就準備叫上秦月兒去外面隨便吃點東西。

   結果剛走到門口,正準備敲門的蘇瑞卻是發現,小丫頭房間的門居然是開著的。

   ——虛掩的房門留了半指寬的縫隙,里面沒有開燈,微暗的室內有一陣壓抑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傳來。

   嗯~啊。

   這聲音讓早已算是老司機的蘇瑞面色頓時有些古怪……秦月兒這丫頭什么時候交了男朋友?還帶回家來了? 他腦海中不自覺就浮現出某些不可言狀的畫面,按捺不住湊近了些,透過門縫喵了眼。

   緊接著,蘇瑞就看傻了。

   根本就沒有什么男朋友,拉著窗簾的臥室內,僅僅只有秦月兒一個人而已。

   她此刻正躺坐在床頭,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緩慢的劃著圈,粉色的絲質睡裙領口大開,隨著身體的動作,有一抹雪白若隱若現。

   秦月兒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臉色發紅,呼吸急促,一邊撫慰著自己的胸口,一邊低垂著頭,看著大腿上的iPad屏幕,完全沒有注意到門口多了一個人。

   隨著外放的銷魂叫聲越來越激烈,她手上的動作也更加快了一分。

   蘇瑞隨之恍然……這丫頭居然是在偷看島國愛情藝術片! 這樣的發現讓蘇瑞很是錯愕。

  印象里,秦月兒一直是個很文靜、學習很好的女孩子,平時和自己靠近一點點都會臉紅,怎么會…… 嗯~ 沒等蘇瑞想明白,耳邊傳來了一聲低吟。

   他回過神來,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兒緊咬著薄唇,原本放在胸口的手,開始慢慢的向下滑去…… 那素白修長的小手,以一種異常誘惑的姿勢,一路撫摸過平坦的小腹,落到了兩腿之間…… 然后,蓬松而凌亂的睡裙,就被秦月兒自己撩了起來。

   蘇瑞忍不住瞪大眼睛,咽了口唾沫。

   他感覺自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一種本能的沖動仿佛邪火般蔓延開來。

   也就是這時候,屋里的秦月兒突然輕輕的發出一聲呢喃。

   姐夫…… 她的聲音低沉而綿長,就像是一只動情的貓咪。

   但蘇瑞卻是沒有覺得半點旖旎,反倒嚇了一跳。

   自己被發現了? 他頓時大氣都不敢喘,心臟噗通噗通的狂跳,一時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嘻嘻,姐夫呀,真的這么想要進來嗎?要是被姐姐發現,你可就完蛋了喲。

   秦月兒那誘人中帶著俏皮的話語再次響起,蘇瑞以為她是對自己說的,當場腦袋就是一懵。

   結果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是誤會了。

   ——只見小姨子秦月兒突然臉色發紅的摸出來一根削了皮的黃瓜,猶豫片刻后,竟是一邊瞟著試試探探的張開小嘴,一口給含住了。

   她的動作明顯生疏而笨拙,腮幫子鼓鼓的,秀眉微蹙。

   或許是有些不習慣,片刻后她就開始口鼻同用的小聲喘氣,嘴里還口齒不清的嘀咕道:好像很難啊…… 如此惹火的一幕看得蘇瑞氣血倒涌,差點就沒忍住推門進去。

   他幾乎是用了最大的毅力才克制住沖動,心里倍感復雜,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看這情況自己顯然是沒被發現的,但小姨子偷偷摸摸的玩成人幻想游戲,所臆想的對象居然是自己……這著實是讓他有些始料未及。

   要說蘇瑞對秦月兒沒有絲毫非分之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想歸想,付諸實踐卻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情。

   知道了小姨子對自己的態度,蘇瑞很是擔心她會對自己做出某些誘惑,到時候若是被 老婆秦雪發現,那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更何況他也沒有把握,自己在被秦月兒誘惑的時候,還能和柳下惠一樣,不做逾越底線的事情。

   蘇瑞一時有些犯愁……要不要現在直接點醒秦月兒呢?哎,還是算了,真這樣做,這丫頭以后看見自己還不得尷尬死? 他糾結了片刻,還是決定裝作今天的事情沒有發生。

   輕手輕腳的退回客廳,蘇瑞看著表等了陣,估摸秦月兒那邊應該‘完事兒了&quo;,才故意弄出動靜,慢慢走向她的房間,嘴里裝模作樣的喊道:月兒,你在家嗎? 啊! 啪! 驚呼伴隨著東西落地的聲音響起,很快,秦月兒那明顯慌亂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姐夫你先別過來!我,我在換衣服! 你當然要換衣服,小褲褲估計都濕透了吧。

   蘇瑞想著,咳嗽了一聲,似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那你快點,今天你姐又要加班,咱們出去吃晚飯。

   好,好的。

   匆忙的關門聲與回應幾乎同時傳來。

   …… 半小時后,恢復鎮定的秦月兒總算從房間里面出來了。

   她畫了個淡妝,原本的粉色睡衣換成了一件清涼的緊身T恤,下半身是一件超短褲,白嫩豐腴的大腿配合那若隱若現的小蠻腰,顯得格外吸睛, 姐夫,咱們去哪兒吃啊? 秦月兒一如往日般一把摟住了蘇瑞的胳膊,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問道。

   感受著那雄偉豐胸掛擦過手臂的柔軟,蘇瑞頓時就想起了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他略顯局促的咳嗽了一聲,有些不自然的扭了下腰,隨后才開口道:嗯……你不是一直想去吃黃姐火鍋嗎,走吧,今天咱們就去試試。

   真的?姐夫萬歲! 秦月兒高興得原地蹦了一下,小臉滿是興奮的緊了緊胳膊道:太好了,姐夫你真好。

   蘇瑞感覺自己的手臂像是陷入了一團果凍,溫熱的少女氣味在鼻尖蔓延開來,一時間心情難以言狀。

   哎(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我是不是應該把手抽出來?只是,真的好難辦到啊…… 姐夫姐夫,你介意我閨蜜過來嗎?是個大美女哦! 行至半路,副駕駛上的秦月兒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隨便你吧。

   蘇瑞現在滿腦子都是秦月兒之前的那副模樣,倒不是色授魂與昏了頭,他只是在考慮該如何處理,才能讓事情以最小的影響結束。

   因此,在下意識回答了一句后,他想了想,又補充道:你們關系很好嗎? 當然啦! 秦月兒點著頭回答:她是我……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知道為什么,她原本飛快的語速,在說到一半的時候卻莫名其妙的頓了下。

   蘇瑞沒注意到這點,聞言點點頭道:你剛來巖城,有一個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處哦。

   說是這么說,蘇瑞心里卻覺得,自己或許可以從她閨蜜那邊旁敲側擊的套下話,看看秦月兒如今到底是個什么想法。

   知道啦,姐夫! 秦月兒吐了吐舌頭,不疑有他道。

   …… 黃姐火鍋。

   這地方生意很好,蘇瑞兩人來的時候店外已經排起了長隊。

   好在他之前因為單位定點聚餐地點的事情,和這家店的老板交結過,手里有一張獲贈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兩人在服務員的指引下進了一間包廂,點菜完畢,正在等鍋底熱開的時候,一個靚麗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 文倩你來啦! 秦月兒朝著她招招手,拉著她的胳膊坐下,對蘇瑞道:這是我姐夫,蘇瑞。

   姐夫好! 文倩很是自然的跟著叫了一聲,聲音甜糯糯的。

   額,你好。

   蘇瑞倒是沒想到這個歲數和秦月兒差不太多的女孩會這么自來熟,愣了下才露出笑臉道:早聽月兒說你很漂亮,今天看見才知道,她的確是沒有吹牛。

   不得不說,文倩的出現給了蘇瑞很大的驚艷感,和秦月兒的美不同,她有一張素雅溫婉的俏臉,柳眉瓊鼻,眼里仿佛含著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裝得體修身,是那種典型的都市麗人風格。

   姐夫你真會說話。

   文倩的俏臉微微泛紅,似乎對于蘇瑞的夸獎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當著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報告哦! 秦月兒皺著小鼻子威脅了蘇瑞一句,說道最后又笑了起來,顯然只是開玩笑。

   哈哈,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啊。

   蘇瑞打了個哈哈,舉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來。

   讓蘇瑞沒想到的是,秦月兒這個閨蜜文倩居然還是巖城大學的校花,聽自家小姨子的口氣,似乎追求者不少。

   幾人聊著,隨即就說到了秦月兒身上,在蘇瑞有意無意的推波助瀾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兒在學校被一個高年級學長瘋狂追求的事情。

   蘇瑞對此表現得不動聲色,但暗地里,卻是有了些想法。

   一頓飯后,三人已經相當熟絡。

   姐夫,這么晚了,這邊回學校坐計程車還得兩個小時,太不安全了,要不……讓文倩在咱們家住一晚吧? 秦月兒在蘇瑞結賬的時候找上來問道。

   蘇瑞考慮了下,覺得的確是這樣,加上家里空房間還多,于是便答應下來:行吧,咱們一起回去。

   因為喝了點小酒的緣故,蘇瑞叫了個代駕,隨后就和秦月兒、文倩兩人做著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經快到十點,到家后蘇瑞見老婆秦雪還沒回來,就打了個電話過去。

   讓他沒想到的是,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掛斷了。

   接著,微信上就跳出來秦雪發來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趕項目進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蘇瑞愣了下,苦笑一聲,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邊秦月兒很快帶著文倩開始參觀起來。

  蘇瑞感覺酒勁上頭,有些睡意,見狀招呼了她一聲,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許是有段時間沒喝酒的緣故,半夜的時候,蘇瑞感覺喉嚨難受,打著哈欠爬起來,就準備去廚房找點水喝。

   讓他沒想到的是,剛打開門,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兒的房間,居然又開著門。

   一片漆黑之中,那門縫灑落的微弱燈光顯得異常明亮。

   怎么最近習慣不關門了? 蘇瑞搖搖頭,也沒往其他方面想,徑直就打算越過秦月兒的房門。

   結果沒走兩步,和之前如出一轍的呻吟聲突然傳了出來。

   嗯~啊…… ……不會是又在觀摩愛情動作片吧? 蘇瑞有些無奈,秦月兒已經成年,他作為姐夫實在是不好對這種事情過多干涉,于是只當做沒聽見,搖著頭便走向了廚房。

   在凈水機上接了兩杯水喝下,蘇瑞感覺喉嚨好了些,人也清醒了過來,便準備原路返回房間繼續睡覺。

   然而倒轉回來,途徑秦月兒房間的時候,一陣‘嘎吱嘎吱&quo;的床板搖動聲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動靜這么大? 不會是兩個人在一起看吧? 蘇瑞腹誹了一句,想了想,還是湊過去看了一眼。

   一副讓人血脈噴涌的畫面頓時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這……這是…… 蘇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沒料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只見房間內,秦月兒和文倩竟是赤身果體的相擁在一起,腦袋交錯親吻著,一副忘情的模樣。

   文倩很明顯是主動的一方,她相當熟練在秦月兒身上或揉或捏,極盡挑逗。

   而秦月兒早已經意亂情迷,發絲凌亂的閉著眼睛,小嘴微張,不斷發出低沉的呻吟。

   老實說,長這么大,蘇瑞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這樣的場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 他心里突然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月兒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還是要我啊? 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她騎在秦月兒身上,低著頭,發絲散落垂下,雙手壓著秦月兒的肩膀,渾身都充滿了一種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兒吃吃一笑。

  目光迷離道:要姐夫啦。

   哼,看來你還是沒知道我的厲害。

   文倩驕哼一聲,翻手就從旁邊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紅的臉上滿是興奮:小妮子,怕不怕啊? 不怕!秦月兒咯咯的笑著:你下午讓人家視頻給你看,還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戲碼,還好沒被姐夫他發現,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語調問道。

   秦月兒紅著臉求饒:哎呀,你別問了,快點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輕笑一聲,動作異常嫻熟的撫過秦月兒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 蘇瑞已經完全瞪大了雙眼,面前這一幕,讓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樣。

   他心里慶幸夾雜著苦惱,慶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戀上了自己這個姐夫,下午那一幕,不過是她和‘小情人&quo;之間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惱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問題了。

   長著這么漂亮的一張臉蛋,居然是個拉拉? 這種事情,我該怎么跟秦雪說明呢? 第二天一早,蘇瑞盯著黑眼圈來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閉上眼睛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那偶然窺見的香艷畫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覺。

   更讓他頭疼的是,通過文倩和秦月兒對于那種事情的‘熟悉程度&quo;,明顯可以看出,兩人維持這種關系,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秦雪對秦月兒有多上心蘇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把人接到家里來住。

  如果讓她知道這件事,很難說會鬧成什么樣。

   哎,還是先想辦法旁敲側擊勸勸秦月兒,這種關系,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腦子里琢磨著這些,蘇瑞都有些沒精力工作了。

   蘇總監,許總讓您去她辦公室一趟。

   也就是這時候,下屬小陳突然敲門走了進來,面帶同情的帶來了一個消息。

   作為能夠獨立負責高端編程的總監,蘇瑞在IT行業也算得上是頂層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馬的好幾個項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關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軟。

   許總找我? 蘇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劉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嗎? 不知道。

   小劉連連搖頭,猶豫了下又道:不過……許總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蘇瑞點點頭,站起來出了門。

   半分鐘后,他推門進了許 晴柔的辦公室。

   二十八九歲的年紀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沒有了少女的青澀,又不似熟婦那樣葷黃不忌,再加上身份帶來的征服感,許晴柔這種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熱切的幻想對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裝內,是素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噴薄欲出的豐滿在雙手的托舉下,顯得尤為巨大。

   許總,你找我? 蘇瑞笑著問道。

   他對于許晴柔的態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結,亦或是期待發生點什么……事實上,這女人說起來還算是他的伯樂。

   當初剛畢業的時候,蘇瑞還只是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許晴柔慧眼識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會有他的今天。

   你還好意思問我? 許晴柔沒有如同往日那樣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臉含霜,目光冷冽的看著蘇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謂驗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現了足足五個常規邏輯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給客戶前又檢查了一遍,這會給公司的形象帶來多大的問題! 或許是因為內心太過激動,她說話的時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動作過猛之下,雙峰一陣亂顫。

   這不禁讓剛有些慌亂的蘇瑞看得一呆。

   許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變化。

   不過她到底是個女強人,對此雖然臉色微紅,倒也沒太過羞澀,一邊用手擋住胸前的旖旎風光,一邊冷哼一聲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 啊?不是…… 蘇瑞匆忙擺手,暗罵自己最近真是憋暈了頭,尷尬之余,連聲道歉道:許總,我上午有點走神了,抱歉,我這就拿回去修改…… 等等。

   許晴柔出聲叫住了準備離開的蘇瑞,瞪了他一眼道:蘇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擔子重,也很理解……這樣罷,你先回去休息兩天,我這有幾張清源山莊的消費券,你帶你老婆去那兒好好休整一下,釋放下壓力,然后給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嗎? 她說著,伸手就將幾張消費券從抽屜里拿出來,放到了桌子上。

   蘇瑞沒想到許晴柔會如此通情達理,一時間很是感激:許總,我…… 煽情的話就不用說了。

   許晴柔擺擺手:記住我說的話,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這種低級錯誤。

   蘇瑞點點頭:我記住了。

   ……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蘇瑞收拾了下東西,再次給老婆秦雪打了個電話。

   這次總算是撥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嗎?秦雪那略帶倦意的聲音響起,打趣道:不會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著覺吧? 幸好你沒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還不鬧翻天? 蘇瑞頭大的揉了揉眉心,繼而道:你那邊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許總給了我幾張消費券,可以去清源山莊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應得很快,饒有興致道:把月兒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 清源山莊是巖城小有名氣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條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圍環山,屋子里還有活水流過,獨棟的別墅型住所非常適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閑。

   蘇瑞帶著秦雪和秦月兒,在當天下午來到了清源山莊。

   秦月兒是個跳脫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園,蘇瑞本來還想著找借口把她支開,聞言自然順水推舟答應下來。

   等她一走,蘇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謂小別勝新歡,蘇瑞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這幾天又被‘刺激&quo;得不輕,如今總算是有了過二人世界的機會,自然得抓緊時間‘辦正事&quo;。

   老婆,我怎么感覺你又變漂亮了…… 蘇瑞說著討喜的話,手上就開始不規矩起來,順著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進去。

   說起來,秦雪和秦月兒真是兩種不同風格的美女,她是那種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臉,氣質秀雅,身材略顯豐腴,看著就讓人想起一個詞來——賢妻良母。

   哎,還是白天呢! 雖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對于蘇瑞的撫摸還是有些羞澀,啐了一口道:萬一被月兒看見…… 孔雀園那邊光過去都得半個小時呢,沒事。

   蘇瑞看著秦雪羞紅的臉蛋,只覺連日壓抑的欲望一瞬間噴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將她橫抱在了懷中,笑道:咱們先洗個鴛鴦浴,嘿嘿…… 他說著,就在秦雪的驚呼聲中,火急火燎的進了浴室…… 與此同時,伴隨著房門開啟的輕微動靜,外面躡手躡腳的走進來的一個人影。

   正是本應到了孔雀園的秦月兒。

   倩倩,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 秦月兒的臉上閃過一絲躊躇,對著手里的手機道:要是被發現了…… 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會哪些姿勢嗎? 手機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時候咱們也可以學習一下呀,是吧? 那,那你還有多久過來? 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兒掛了視頻,猶豫了下,才輕手輕腳的從觀景陽臺來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個凳子,爬到風管機的架子上,從通風口看去,隨即,就看到蘇瑞抱著秦雪從進來的那一幕。

   秦月兒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連忙打開了手機的錄像功能。

   蘇瑞脫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過那片雪白,溫熱的觸感和光滑的肌膚讓他一陣口干舌燥。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