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新任 女 教師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 弟弟李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 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說完后,柳媚媚身子一軟,感覺極度羞恥,就好像勾引男人似的,讓她覺得自己好不要臉。

  那一句軟軟又嬌羞的話,把李大牛的心都給化了,他內心充滿蕩漾!弟妹主動問他,他求之不得,哪有不幫的道理。

  但他不敢把真實想法透露出來,而是假裝猶豫一會兒,臉色微紅的說:“媚媚,這不太好吧?”柳媚媚一愣,羞得無地自容,張玉紅立刻白了李大牛一眼說:“給那么多女人按摩,也沒見你害臊,媚媚就例外了?趕緊和媚媚進屋,把問題解決了。

  ”李大牛心中早就激動得不行,但他還是假裝為難說:“媽,不是我害臊,是我怕弟弟知道了多想啊!”“你弟能有啥多想的?這事就咱們三個人知道。

  再說你這是給你弟幫忙,就算他知道也會理解你們的,快,別墨跡了!”張玉紅語氣一兇,當媽的威嚴直接就拿出來了。

  李大牛心中差點沒爽死,這回不僅能占弟妹便宜,還是他老娘安排的….不過他還是裝得被脅迫一般,苦著臉:“那好吧,媽,我給媚媚按就是了,你可別生氣。

  ”說著,李大牛站起身,不情愿的說:“媚媚,咱們進屋吧?”柳媚媚羞愧的“嗯”了一聲,而李大牛走在前頭,裝作一副看不見,伸手摸索著向前走的樣子,因為裝瞎得到的好處越多,他就越害怕暴露,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當心。

  柳媚媚耷拉著腦袋跟在他身后頭,緊張得都不敢說話,心里想著李大牛給即將要碰到自己那里,她羞澀萬分…更覺得對不起老公小強…可想著想著,她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荒唐的念想,這個地方,可是大半年沒被男人碰過了啊,要是被大哥碰一下,是什么感覺?雖然她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一看到李大牛的那雙會按摩的大手(夾逼自慰),這種想法就怎么都停不了,甚至還想到了剛才在洗澡時那股內心深處的渴望。

  兩人進了房間后,李大牛就讓柳媚媚躺在床上,柳媚媚乖乖的躺下后,望著李大牛,身體頓時柔軟緊繃了起來。

  剛洗過澡的柳媚媚穿著一身緊貼的睡衣,身體曲線嬌俏玲瓏,特別是那隆.起的柔軟,特別耀眼,看起來十分的誘人。

  李大牛狠咽了口唾沫,弟弟小強在和柳媚媚親熱的時候,她也是這樣躺床上吧?想著等下就可以在弟弟一樣碰弟妹的身子,他更激動了。

  柳媚媚躺在床上,睫毛顫抖,她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也幸好李大牛看不見,否則她羞的都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不過這是大哥來幫她的忙,她還是得主動一些,于是,她咬牙說道:“大哥,咱們開始吧?”“媚媚…你先把上衣脫了吧!”李大牛裝作就像是給普通客人按摩一樣說道。

  但內心已經興奮的不行不行的了。

  “好的,大哥!”盡管有些難為情,恨不得馬上逃離這里,可柳媚媚想著李大牛不僅是她尊敬的大哥,還是專業的盲人按摩師,不會對她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這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的心里負擔就沒那么重了,開始慢慢的把衣服往上撩。

  一點點的雪白伴隨著柳媚媚的嬌羞不斷露出,李大牛體內就像炸了一樣,親眼看著弟妹在自己面前脫衣服,那視覺的沖擊比剛才偷偷的看還要強烈!很快,柳媚媚就把衣服和罩罩都給脫了下來。

  高聳的胸部,嫩白皮膚,沒有絲毫贅肉的腹部,以及弟妹那緋紅羞澀的臉龐,完全浮現在李大牛眼前。

  這是何等美妙的畫面啊!他真想撲過去。

  不過他現在可是一個瞎子,接著,他死死盯著柳媚媚身子關鍵部位,問:“媚媚,你脫…好了嗎?”赤著上身的柳媚媚羞得都說不出話來了,只能輕輕的“嗯”了一聲!“媚媚,那大哥就要按上去了,可能會有一些疼。

  ”見柳媚媚準備了,李大牛哪里還受的了,狠狠咽了口水,雙手顫抖著就朝那兩團高聳摸了過去。

  見大哥的手伸了過來,柳媚媚激動的呼吸急促,心里的羞愧感,讓她張嘴想叫停,這樣對不起老公,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隨著李大牛的手臨近,她就說不出來話了。

  只能眼看著李大牛的手碰觸在上面。

  真大!真軟!真嫩!在接觸的一剎那,李大牛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受不了了,他不由得再次感嘆怪不得弟弟每次回來都要拼命地和弟妹做那種事情,這手感也太好了。

  “嗯哼…” 而且這飲料中勾兌了大量的SSS型蒼蠅水,一般下藥,只要滴上幾滴就可以了,這樣的濃度顯然是一瓶都放飲料里了,現在 柳如眉喝了大半瓶,已經神志不清了。

  這樣SSS型的,要是找不到男人解決,身體可是要廢掉的。

  賈魚咬了咬牙,雖然他不愿乘人之危,但要是不幫忙,柳如眉的欲火發泄不掉,會撕爛自己的皮膚,甚至是血肉,那樣一個絕世美人就香消玉損了。

  賈魚不愿意看到這種事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賈魚覺得自己義不容辭。

  刺啦!柳如眉把最后一件小衣服扯掉,撲倒在賈魚身上,奮力親吻著賈魚,嬌軀一個勁的往賈魚身上貼。

  “ 大姐!我就帶來一件衣服!別扯了,扯壞了我沒的換了!大姐你先等一等!”柔軟的觸感讓賈魚沉淪,但他卻努力掙脫出來,掏出磚頭一樣的手機放好位置,開始錄像。

  “救命啊!不好啦!強奸婦男啦!”賈魚大喊大叫,但很快就被柳如眉勢頭的壓在身下,性感的紅唇堵住了他的嘴巴。

  一晚上,基本上沒有停歇,直到外面傳來了雞叫聲……兩人最后停下,柳如眉也癱軟的倒在了賈魚的懷里,俏美的臉蛋沾染著紅暈,極為的誘人。

  賈魚得空呼出口氣,滿身被咬的,掐的,一塊青一塊紫的,不過他整個人像是得到了無線的升華,那種感覺像是羽化成仙最后進入了天堂一般,別提多美妙了。

  呼呼……賈魚美美的嘆了口氣,他早就不是初哥了,也是老司機了,但目前為止,經歷過的女人只有柳如眉最好。

  主要是在藥物的刺激下,能夠放得開,給了賈魚極大的滿足。

  又過了兩個小時,天光有些大亮了。

  忽的,一陣手機鬧鈴聲響了起來。

  柳如眉睡意惺忪的起身,抓了抓頭發,像是在摸索什么,旁邊一只手把她的手機遞了過去。

  柳如眉接過手機關了鬧鐘,說道:“謝謝。

  ”不過她剛說完,就驚愕的發現,自己竟然是果著身子,嬌軀上還有草莓印,而她回過頭,卻發現一個男人和她睡在一張床上,并且那男的也是什么都沒穿。

  柳如眉愣了三秒鐘,接著張開小嘴,發出一聲尖叫:“啊……流氓……”“死道破!”賈魚做了個暫停的手勢說:“咱們倆當中是有個流氓,但不是我,是你。

  ”“去死!”柳如眉直接抓過被單,把自己身子裹住,隨后抓起自己的內衣和外罩跑到衛生間,看著大腿和臀部的青紫,氣的她牙齒咬的咯咯響。

  尤其是渾身像是散了架一樣,無力至極且極為的酸痛。

  很快穿好衣服,柳如眉從衛生間走出來,見賈魚也已經穿戴好了,玉手抓過電話,按了110三個鍵。

  “大姐,你可要想好了!強奸可是要判刑的!”賈魚搶過電話,著急的說道。

  “廢話!我就是要把你送進監獄!而且我告訴你,我不會讓法律判你死刑的,判死刑簡直太便宜你了,我要判你無期徒刑,讓你一生都在監獄中失去自由的煎熬~!”柳如眉惡狠狠地咬著牙,眼角卻帶著淚痕。

  她的第一次啊,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丟了。

  我擦,這大妞兒還真狠啊!搞得好像法院是她家開的似的,她說判無期就無期?賈魚一咧嘴:“大姐,你先冷靜冷靜,既然 你也知道,強奸是坐牢,那我就放心了!”“你放心什么?”柳如眉咬牙切齒的問,恨不能把這個仇人嚼成碎渣,這個人渣。

  “我有證據呀。

  ”賈魚說著把自己的磚頭電話拿過來,放出一段視頻給柳如眉看。

  只見畫面中,她緊緊地抱著賈魚,一邊親吻還一邊撕扯賈魚的衣服,最后將賈魚給推倒,又撤掉那礙事的大褲衩,最后騎坐在了賈魚身上。

  男人‘奮力掙扎’無效,仰頭看天,無助的哭訴喊道:“救命啊!強奸婦男了!誰來管一管,誰來救一救我啊,誰要是救我,我愿意……愿意以身相許……”接著,他的聲音就被強烈的壓制下去……而壓制他的,正是柳如眉烈焰般的紅唇。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鐘,柳如眉在這二十分鐘整個石華了,嘴唇顫抖,臉色蒼白,說不出一句話來。

  賈魚笑著把視頻關掉,因為二十分鐘以后,就是他開始主動,反向壓制了。

  “好了,你現在可以報警了。

  ”賈魚把磚頭電話揣進了懷里,那意思是保留證據,還煞有其事的問:“柳 鎮長,你剛才說了,強奸得判無期?”“你……滾開!”柳如眉面色慘白的說了一句,隨后轉過身去,掀開被子,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單,只是現在這雪白的床單上,沾染了兩朵梅花圖案的血跡。

  “柳鎮長,沒想到你竟然是……”賈魚撓撓頭,看著那血跡有些尷尬。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頭狠狠瞪著他。

  賈魚還想逗她兩句,但見她眼眶濕潤起來,晶瑩的淚珠滑落。

  賈魚心里一軟,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得了便宜還賣乖,自己真操蛋啊!“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負責還不行么,剛才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別在意。

  ”柳如眉低頭擦干眼淚,面容再次變得冰冷,恢復了冰山女強人的氣質,冷聲道:“說!把事情經過說一遍,到底怎么回事!”賈魚簡單的把事情陳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細回憶昨晚的情景,是李文明書記送她回來,好像說給她喝解酒藥,接著就要強迫她。

  柳如眉想起來了,不禁一陣悔恨。

  “賈魚!”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這就是一場夢,咱們就當沒這回事!我不用你負責,而且……”柳如眉一字一頓道:“你也負責不起。

  ”“如眉,你不能這樣!你怎么能提上內褲就不認人呢!也太絕情了吧!”賈魚像是吃了大虧一樣。

  “你……”柳如眉氣的直哆嗦,眼里充滿了委屈。

  賈魚見她又要哭,這大美人一傷心,自己心里都跟著難受,趕緊改口:“好,好,就當不認識。

  ”蹬蹬蹬!忽的,走廊里傳來腳步聲,柳如眉頓時變了臉色。

  二樓就她跟 秘書 張寧住,現在又多了個賈魚,平時也沒啥人來,這腳步聲顯然是張寧來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給賈魚使了個眼色,兩人慌忙收拾起來。

  張寧本來要回自己房間,但見柳如眉的房門開著,就想過來打個招呼。

  一進門,見柳如眉坐在桌子前,而賈魚在她旁邊站著,張寧頓時愣住了。

  柳如眉手撥了撥胸前發絲,裝著淡定說:“張秘書,早啊。

  ”“哦哦哦,柳鎮長早,柳鎮長早。

  ”張寧慌忙回應,又奇怪問:“賈書記,你怎么在這里?”“哦,我正在給柳鎮長匯報工作,正匯報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頁……”賈魚這話像是提示一樣,柳如眉臉騰的就紅了,心想怪不得兩腿這么痛,原來昨晚這么多次……這個混蛋,簡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閉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賈書記,你匯報完了,去忙吧,張秘書,你也去忙吧。

  ”“好的。

  ”張寧應了一聲,見賈魚不動,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隨后房門關上……柳如眉兩手揉著太陽穴,她多么希望這是一場夢啊。

  不顧家人的反對,非要來基層工作,希望有些成績后去打家人親戚的臉,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雖然女孩兒早晚都要嫁人,但賈魚可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現那半大小子一臉壞笑的臉,隨手翻開他的檔案。

  賈魚,男,19歲,家住瀚城桃花溝村,初中畢業(期間休學一年半)。

  看到這,柳如眉差點哭了,一個初中就三年你還休學一年半?這初中文憑是怎么騙到手的?嚴格的說這家伙連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個小學畢業。

  再往下看,父親是農民,名叫賈發財、今年被桃花溝村評選為特貧低保戶,又是泥草房重點危房戶,少數貧困人口扶貧戶……“唉……”柳如眉嘆了一口香氣,不要賈魚負責還沒什么,如果真要這小子負責,撈不著啥,還得倒貼點,看來自己要吃一個啞巴虧了,可惡啊……接著往下看,是說賈魚兩年前出去打工,記錄不詳,只是說打工,而后,在七月份,被委任為瀚城 夾皮溝村的村書記。

  “嗯?”柳如眉秀眉微微皺起,一個十九歲,初中沒畢業,只有小學文憑的半文盲,沒有任何工作經驗,怎么可能就成了村書記了?村書記可是一村之長啊?難道賈魚家有后臺?或者市長不小心掉河里,被賈魚發現,一通狗刨游過去把市長救了,市長就還他一個人情?柳如眉正思考著,響起了敲門聲。

  “誰?”柳如眉冷冷問。

  “如眉,是我,賈魚啊。

  ”賈魚笑嘻嘻的把門拉開一條縫,然后擠了進來。

  “你來干什么?”柳如眉冷聲喝問,如果有可能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賈魚。

  “如眉,我來找你有正事。

  ”賈魚自來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對面,本來想坐在柳如眉旁邊的,卻見這妞目光不善,隨時都有可能咬人,還是坐對面安全一點。

  “賈魚同志,請你以后叫我柳鎮長,不要叫我如眉!再這樣,我把你的村支書撤了。

  ”柳如眉冰冷的威脅。

  賈魚一縮脖子。

  心想這小妞兒真是心狠啊,一夜夫妻百夜恩呢,這家伙說撤職就撤自己的職啊。

  “說說吧,你來找我什么事兒?”看賈魚知道怕了,柳如眉這才說道。

  “柳鎮長,是這樣的,我是為了夾皮溝村貸款修路的事兒,夾皮溝四面叢山峻嶺的,山上有許多野菜藥材之類的,如果有一條直通縣城或者市區的路,這些野味運出去,夾皮溝村,乃至夾皮溝鎮都會很快發展起來。

  ”“沒錢。

  ”柳如眉合上卷宗,翻了個大白眼。

  提起這事她就來氣,要不是因為貸款,她昨天就不會去跟信用社的人喝酒,不喝酒也不會去喝所謂的解酒藥,就更不會陰差陽錯稀里糊涂的把第一次給弄沒了,讓這個混蛋臭小子得了個大便宜,自己吃了個啞巴虧。

  再說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屁孩,跟自己談什么致富?他能有什么能力?床上能力還……她想到昨天晚上,雖然很痛,但卻舒服,不禁心虛的臉紅了。

  “沒錢?為啥沒錢呢?柳鎮長,你是一鎮之長,應該想辦法弄貸款啊,再說昨天晚上我還救了你,也對你有恩啊!”他不提這事還好,一提起來柳如眉就火了,胸前一起一伏的,像是要炸開一樣,兩只大眼睛瞪著賈魚,充滿了怒火,咬牙道:“你給我滾出去,我不想見到你!”見柳如眉發飆,賈魚一溜煙兒 跑了,不一會兒又探頭進來說:“如眉,要不我去給你買毓敏吧,昨天晚上那么多次,你會不會……”“我不會!”柳如眉氣的差點昏過去,上前就把門給鎖了。

  賈魚灰溜溜的跑了,但想了想,還是騎上二八大杠自行車,跑到鎮衛生所買了毓敏。

  回來的時候,見柳如眉房間門開了,他探頭往里面看,見柳如眉一張冷冰冰的俏臉。

  賈魚拱拱手進去,把毓敏放在辦公桌上,又飛快的跑了,只聽身后傳來扔東西的聲音。

  拍了拍胸口,賈魚心想自己為啥怕這個女人?是愧疚還是……喜歡上她了?鎮黨委早上七點半食堂準時開飯,那些基層干部一般都這個點過來蹭飯。

  吃完飯,八點開會,卻見張寧過來說:“柳鎮長有些不舒服,鎮黨委李文明書記又不在,所以會議取消。

  ”一聽說會議取消,一個個基層干部高興的不得了,他們巴不得不開會呢,找借口說下鄉去了,其實就是回家睡大覺。

  只有賈魚一個人沒走,張寧撩起額前的碎發問:“賈書記,你怎么不回村工作?”昨天是周日,張寧回姑姑家了,現在還有些納悶,一向冷冰冰的柳鎮長用這個小村支書匯報啥工作了。

  張寧冷冰冰的,而且那種中性的打扮,寬松的休閑褲掩蓋不住渾圓緊俏的大屁股,看的賈魚心里直癢癢,嘴上卻說:“張秘書,你知道柳鎮長電話么?我找她問貸款的事兒。

  ”“你是說你們村的修路貸款吧?早上我聽你和柳鎮長說這事兒了,我告訴你吧,這事兒你找柳鎮長也沒用。

  ”“咋沒用呢?她是一鎮之長,找她沒用找誰有用?”張寧冷冷道:“誰管錢你找誰去!比如縣里的信用社,昨天柳鎮長就為了貸款和信用社的人吃飯,好像貸款也沒跑下來,或者你去找李文明書記,畢竟他是鎮里的一把手。

  ”話說完張寧直接走人,連個好臉色都不給。

  靠!賈魚暗罵一聲,心想昨天剛把李文明胖揍一頓,找他是不可能了,再說就那種混蛋(兩根一起插進去),見一次打一次,可不能去找他。

  那就去找縣信用社吧。

  賈魚騎上摩托,發現小摩托沒油了,見一輛不知道誰的二八大杠,便先騎著去買油,剛出大門,就被五個吊兒郎當的小青年攔住了。

  “哎哎哎,說你呢小比崽子!給我停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