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deepfakekpop



都是三十多歲年紀,對于再婚,都很謹慎。

  但是碰見彼此,都覺得還是很有些緣分,對方似乎就是那個自己等了很久 的人

  盡管如此,但不同于年輕人,我們的交往很平淡,偶爾吃吃飯,散散步,短信也很簡單,電話也很簡短,有事說事,沒事道聲:“早上好、晚安”。

  生活毫無波瀾。

  一天吃了飯回家放東西,本打算一起去散步的,恰逢大雨,很大很大的春雨,突如其來,讓人觸不及防。

  就這么樣被迫留在家里。

  那時我們認識雖然不是很久,但感情還算好,內心里我已經把他當成親人一樣的親近,我一個人的家也給了他鑰匙。

  雖然如此,但是聽著窗外越來越大的雨滴聲,內心里不免還是泛起了嘀咕:難道天要把他留下來?!大概九點鐘左右,他看看絲毫沒有停的意思,就說要走了。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我也沒有刻意去挽留。

  然而很快,他真的就消失在雨幕里……我主動 親吻 男友 他卻假裝 伸懶腰 躲開了透過窗簾,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我感動。

  這件事情被我眼淚鼻涕地講給朋友聽了,她卻一臉漠然:他如果不是太 君子,就是 生理有問題!自然朋友下這樣判斷的前提是在知道我們,還有很多個一起獨處的日子,他對我的彬彬有禮敬而遠之的態度輔佐。

  的確,一個多月的時間,在現代這個速食的社會,對于我們這樣的飲食男女,聯想到他那樣一把年紀,離婚卻沒有娃娃的,以及言談間對于要不要娃娃的態度問題,我的心里,不免也起了疑慮:是君子,還是生理?從此,一貫比較被動的我,一反往日的拘謹,主動積極起來。

  一起看電視的時候,我總是主動靠近他,總是索要擁抱,有時也會突然掰過他的臉,主動要親他,也會厚顏地讓他吻我,甚至主動暗示明示他留宿……只是讓我沮喪 的是,靠近他的時候他總會不留痕跡又恰到好處地躲開,有時 在我將要靠近的時候他正巧站起來伸懶腰,有時正逢他起身去倒水,有時他剛剛躺倒在沙發的另一側……索要擁抱親吻的時候也會遇到類似的巧遇而止……終于有一天他開始留宿了,只是他住的是另一間屋子,而我在隔壁……我主動親吻男友 他卻假裝伸懶腰躲開了他會早早地起來給我弄早飯,他會在我生病的時候推開我的房間門探頭問問我要不要吃藥,他會在有心事的時候坐在我床沿傾訴他的困惑或者暢談他的打算,他會把我家里收拾打掃得規規矩矩一塵不染……這樣就又過了一個多月……有時覺得我們像合租的人,卻沒有合租的陌生。

  有時覺得我們像親人,卻總又隔膜著什么無法跨越。

  有時覺得我們是朋友,在心里卻明明(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不想這么單純……是我太激進,還是他太保守?是我太缺乏魅力,還是他生理的問題?我想不出我們該怎樣進行下去!延伸閱讀: “嗯,你們這里的女人都很漂亮,可惜我今晚心情不太好。

  ”我由衷地贊嘆了一句,接著轉移話題:“繼續說薇 小姐吧, 表面上看,她確實像你所說的那樣,但 我覺得她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哦?”沙迪頌 顯得很有興趣。

  “我坐過牢,兩次,而且都是她害的。

  ”“為什么?”沙迪頌一下瞪大眼睛。

  我把兩次坐牢的起因簡略地告訴了他,反正自己已經被炒魷魚了, 白薇能不能拿到項目關我屁事,最好她拿不到。

  對軟件行業來說,這個價值超過150萬美刀的項目很肥,白薇拿到的話 肯定會很開心,但就算我不在背后捅刀子,也不一定會輪得到白薇。

  因為這項目很多人搶,國內就有四個 公司在搶,還有印度阿三,甚至硅谷一家挺出名的公司都來了。

  如果單單靠軟件本身的功能和可靠性,靠 技術層面,白薇肯定搶不過硅谷的老美,甚至都比不過阿三,殺價格也不一定殺得過國內其他公司(左手握右手)。

  除非給睡,白薇陪BTT某個大佬或者某幾個大佬睡那么幾個晚上,就肯定行,因為其他公司都沒有白薇這么漂亮的女人。

  但現在這事也肯定不行了,人家想特意給白薇安排酒會,都被她拒絕了。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

  至于我為什么把我和她的事告訴沙迪頌,只是純屬發泄而已,覺得沙迪頌這人還挺不錯,自己又悶著一肚子氣,有個人聽我訴說吹吹水也挺好的。

  至少,說完之后我覺得心情舒服多了。

  靜靜聽我講完,沙迪頌一臉不可思議,轉而又皺眉思考。

  沒多久,沙迪頌突然說:“川先生,我覺得你和薇小姐的這兩件事,或許真的是誤會。

  ”“我知道有誤會,但我坐牢是事實,第一次的時候,她沒出面給我作證也是事實,不論有什么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道。

  在拘留所和白薇見面的時候,她說過三年前的事她不知情,我表面上不想相信她,但實際上內心已經信了,因為剛進公司見到她時,她的表現不像是裝的。

  聽到我的話,沙迪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的確,那件事她確實做錯了。

  ”說罷,沙迪頌突然拿起酒杯,笑著說:“川先生,你的坦然令我敬佩,我從未見過你這樣的人,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我們干一杯吧。

  ”“謝謝夸獎,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我坦然地接受他的吹捧,并和他碰杯干了一杯酒。

  “沙迪頌先生,我很好奇,你們公司的項目,打算給誰做?”喝完酒,我好奇地問道,末了又補充一句:“如果還沒確定下來,涉及到商業機密的話,就當我這個問題是在開玩笑吧。

  ”“哈哈,你確實是個很坦誠的人。

  ”沙迪頌笑了笑道:“確實沒定下來,但跟川先生交流交流也沒什么,其實我們公司的高層更傾向于硅谷的公司,你知道,他們的技術更值得信賴。

  ”聽到他的話,我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又下意識地說:“但我認為你們不應該只考慮技術可靠性,還應該看重別的一些東西,有些因素甚至比技術更重要。

  ”“哦?川先生對此有什么看法?”沙迪頌再次顯得很好奇。

  我喝了一口啤酒,想了想,便宜白薇會讓我不爽,但便宜美國佬或阿三的話我也同樣不爽。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緩緩說道:“沙迪頌先生,如果技術差距不大的話,我覺得你們應該更看重軟件系統的維護和更新,任何軟件都有可能存在漏洞,企業的系統尤其容易遭受黑客攻擊,這就需要有專人24小時隨時待命應付突發狀況,畢竟一家企業的辦公系統無法正常運行的話,往往會造成很大的損失。

  “這是維護,至于更新……OA系統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企業的效率,但哪怕是量身定做的系統,也會存在不夠合理或者復雜繁瑣的地方,這就需要優化,需要不斷改善,而企業的管理都是會變的,會進步的,系統也必須要跟著改變才能更好地服務企業。

  “我說這些,其實是想告訴沙迪頌先生,大家現在都用JAVA2開發軟件,技術上差距不大,更多的在于細節而已,但在效率和服務方面……美國人恪守嚴格的工作時間,他們很少加班,他們的恪守工作流程,規則僵化……但我們中國人不一樣,只要領導下令,那些工程師就是幾天幾夜不睡覺也得埋頭苦干。

  “單是軟件的定制開發周期,中國人的耗時肯定會比美國的更短,而在更新或者維護環節,中國人的勤勞就更顯得尤為重要了。

  ”說到這,我有些口干了,于是停下來又喝了一口啤酒。

  沙迪頌則一言不發靜靜地思考。

  “我并不是在為薇小姐爭取這個項目,只是站在客觀的角度分析而已,沙迪頌先生不必在意,更何況我們中國還有其余四家公司也在爭。

  ”我又補充了一句。

  沙迪頌回過神來,感激地朝我合十雙手:“謝謝川先生,你的分析很有見解,我們之前也考慮過這方面問題,但沒有你分析得那么透徹。

  ”我是真的討厭了泰國的禮儀,又不能不還禮,否則會顯得不尊重對方。

  拜佛一樣回過禮,我繼續喝酒,沙迪頌則就剛才說的那些主動問我各種問題。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