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gau pron



我心想,我要是能抓著那里把玩,把這個性感尤物壓在身下,那絕對舒爽上天。

  不過,我只能想想,而 陳進這個家伙卻可以把我的想法實現做成事實。

  他撲在 趙蘭兒的身上亂啃,動作力度很大,趙蘭兒胸前那完美而雪白的地方,都被他抓弄得通紅,結果卻是典型的雷聲大雨點小,他剛將褲子脫掉,就沒了動靜,很顯然,他已經完事了。

  “你……你又完了?”趙蘭兒失望地問道,她還在喘息,身上的皮膚白里透紅,更加性感,似乎這一次也來了感覺,她是正常的年輕女人,有需求,那是正常的。

  “可能是太激動了,我……算了,不弄了,睡覺!”陳進垂頭喪氣,感覺特別丟人,說完都不敢看趙蘭兒,獨自回了房間,很快里面就發出了熟睡的鼾聲。

  “哎……”趙蘭兒嘆息了一聲,只能無奈接受這個結果,什么也沒穿,慢慢走去了浴室洗澡。

   我沒喝醉,但酒的確有些上頭,讓我變得更沖動,聽到浴室里面響起了嘩啦啦的流水聲,我坐在沙發上,心中的一團火焰,越燒越旺……我終于 控制不住自己,從沙發上站起來,躡手躡腳去了洗手間的門口。

  讓我驚喜 的是,趙蘭兒似乎覺得房間里兩個男人都已經睡死了,所以大意之下,并沒有鎖門,留有一道縫隙。

  我心中激動,忙不迭的就趴在門縫上。

  只見霧氣之中,一個雪白高挑的 身子,站立其中,那曲線玲瓏,沒一絲贅肉,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水霧繚繞,更是給趙蘭兒的身子增添了一份神秘和誘惑。

  我的腦袋一熱,再也忍不住了,在酒意的驅使之下,沖動的直接闖了進去。

  趙蘭兒此時正在洗頭,大量的泡沫令她睜不開眼睛,聽到門口的動靜,還以為是陳進,所以沒多大反應的說道:“你又這樣,進來也不知道敲門!。

  ”聽她的口氣,似乎以前陳進也干過這樣的事?。

  不過,這時候的我已經顧不得嫉妒了,看著趙蘭兒白花花的身子直咽口水,沒怎么猶豫的就把她拉進懷里。

  趙蘭兒驚叫一聲,語氣有些不滿,“你干嘛呀,我洗澡呢!”我沒敢搭話,生怕她發現我并不是陳進,但又控制不住內心那股躁動,雙手開始在趙蘭兒身上游走。

  剛一摸上,一股難以言喻的絕妙手感便傳遞過來,軟軟的特別飽滿,讓我情不自禁的捏了兩下。

  趙蘭兒鼻間發出一聲嬌哼,依舊沒有睜開眼,自顧自的繼續洗頭。

  我強忍內心的激動,輕柔的撫摸這具夢寐以求的軀體,那兒更是起其了反應,直戳戳的頂了上去……在了女人的翹臀上面。

  趙蘭兒察覺到后,背對著半倚 在我身上,小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句:“你今天倒是精神……咦,老公,你怎么變大了?”她這一抓,我險些舒服的叫出聲來,拼命忍著,可聽到她后半句話,我心中‘咯噔’一下。

  陳進和我尺寸大小的差異,讓她察覺到了有些不對,用水沖洗眼睛,看清摟著她的人竟然是我,趙蘭兒瞳孔猛然放大,一聲尖叫就要出口。

  我當然不敢讓她喊出來,陳進就在房間里睡覺呢,要是被他發現,那事情就真的不好收場了。

  情急之下,我大嘴覆蓋住趙蘭兒粉嫩的紅唇紅唇,把她的話全都堵在嗓子眼里,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的心臟砰砰砰的拼命跳動,嘴唇卻變得僵硬。

  趙蘭兒的嘴唇簡直妙不可言柔軟,她呼出的熱氣似乎還帶著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一開始趙蘭兒還在掙扎,但被死死箍住身子,動彈不得,后來在我的挑逗下,她敏感久曠的 身體便有了反應,皮膚慢慢轉變成粉色,這是動情的表現。

  直到我把手探到她那里一陣撥弄后,她徹底放棄抵抗,情欲戰勝理智,像是一灘爛泥一樣癱軟在我懷里,任由我輕薄索取。

  我渾身血液沸騰起來,非常確定趙蘭兒渴望男人來滿足她身體的空虛,所以干脆解開褲腰帶賣力加大攻勢……。

  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我的動作下,趙蘭兒竟然開始主動迎合起了我,甚至微微往前挺了挺身子,接收到這個信號,我整個人都開始亢奮起來。

  “蘭兒,我來了,馬上滿足你……”我喘著粗氣說著,褲腰帶已經被我完全解了下來,露出自己的家伙式,準備發起最后的進攻,將趙蘭兒這個性感尤物納入麾下。

  可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客廳突然傳來陳進嘶啞的聲音:“老婆,水……水……”就是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我這最后的動作,包括趙蘭兒,此刻她的神色中也悄然露出一絲清明,趕緊將我推開,然后整理一下衣服,跑出了衛生間。

  等我走出去的時候,趙蘭兒已經拿了一個紙杯接了一點水,把陳進扶起來,往他嘴里倒著。

  在喝完水后,陳進重新睡下,沒過多久還發出了滿足的鼾聲。

  “鄭峰,時候不早了,你趕緊回房間休息吧。

  ”大概是因為我之前那些大膽的舉動,導致趙蘭兒對我的印象降到了谷底,現在的她語氣還挺冰冷的。

  只不過,在和我說話的時候,她面色明顯有些紅潤,我自己也覺得挺尷尬的,當下也不好多說,只能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房間。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趙蘭兒異常主動,她趴在我身上,慢慢將我揉進她的溫柔里,而我,也得以進入,將自己多年積蓄,狠狠釋放了出來……等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的褲頭也濕漉漉的,(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趕緊跑進衛生間換掉。

  剛放下手中的 內褲,我便發現了角落中有一個白色蕾絲內褲,還打著蝴蝶結。

  這一定是趙蘭兒的內褲。

  我隨手拿起,發現內褲上竟然還有水漬……放在鼻子底下仔細的嗅了嗅,是一股女人少女身上特有的體香。

  我拿著趙蘭兒的內褲不斷摸索著,內心邪火亂竄,回想起昨天的情景。

  那兒下邊的弟弟又不聽使喚了,膨脹的馬上要爆裂了。

  這時候,趙蘭兒走了進來,我急忙扔掉了手中的內褲。

  趙蘭兒見我在衛生間里后,想起了昨天的窘況,臉色有些緋紅,想要轉身離開。

  而我看著趙蘭兒渾圓的臀部,聯想著晚上的美夢,身體的血液瞬間沸騰。

  這一刻,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心頭開始火熱起來,腦海中也不由浮現出那種畫面……我上去一把抱住了趙蘭兒,趙蘭兒驚叫了一聲。

   江 小魚知道不是 丁老三的本意,就沒往心里去。

  丁婉讓他在客廳吃茶,她一蹦蹦去廚房燒菜。

  他這貨正忙著接打電話呢,就見丁婉爭赤白臉的跑過來說:“小魚哥,我老覺得廚房有臟東西,嚇死我啦!”見廠妹臉都白了,小魚就得兒一聲,來到廚房查看。

  查看了一遍,失笑道:“丁婉,這里沒有臟東西,放心吧!”“小魚哥,我害怕,你在廚房陪我,好不好呀?”丁婉一把拽住他,眼巴巴的懇求道。

  “那行吧,我幫你添火!”有 江小魚陪伴,丁婉這下安全了。

  她一口氣炒了四五個菜,蔬菜都是堂嬸劉春草送她的 逆天菜。

  還有小魚最愛吃的紅燒肉。

  “哇,這逆天菜好好吃哦!小魚哥,你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哎!”丁婉興沖沖的夾了一筷子土豆到他碗里。

  “丁婉,逆天菜我不是第一次吃哦。

  不過確實好吃到爆!”江小魚昨天就吃過,因為逆天菜太好吃,他吃了五大碗飯。

  “小魚哥,你家也有神田呀?”丁婉緊挨著他這貨坐著,不停地幫他夾菜。

  “我家有啊。

  ”“唉,我家沒有。

  要有就好了,每天吃一頓逆天菜,那才叫美呢!”丁婉大為艷羨的道。

  吃飽喝足,丁婉手腳勤快地收拾起來。

  她不敢一個人去廚房,拉著小魚陪她。

  打掃完戰場,按慣例丁婉要洗澡。

  偏不巧她家的洗澡間在院子里,外面烏漆麻黑,丁婉就更害怕了。

  “小魚哥,你過來陪我啊,我怕洗澡間有鬼!”“蝦米?這個怎么陪啊?你不怕我看到啊?”江小魚瞪大眼睛看著廠妹道。

  “好吧,那你就在門口守著!”說著,丁婉這才戰戰兢兢的進洗澡間去了。

  她不敢關門,特意留了門。

  江小魚站門口,剛開始還老實。

  可一聽里面傳來除衣服的窸索聲,這家伙就撩得抓肝抓肺,很想貓上去偷看。

  啊!他都沒怎么樣呢,里面忽是傳出尖叫聲。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丁婉一頭沖了出來,嚇得大叫道:“小魚哥,里面有東西!”江小魚就嗯?了一聲,蹦入洗澡間查看了一遍。

  走出來道:“丁婉,沒有東西啊,是你的心理作用!”一蔸眼,這貨才知道丁婉衣不蔽體,頓時眼睛都直了。

  “小魚哥,你進來陪我吧。

  不過你要背過去,不許看!”不等他答應,丁婉一拽把他拽進了洗澡間。

  這家伙哭笑不得,不過,她是個善良的姑娘,他不忍心欺負她。

  女孩子洗澡,沒有一個小時是洗不完的,江小魚對著一堵墻,還好是坐椅子上,不然得累死。

  晚上九點鐘,江小魚因為半夜要起來捉鬼治病,想先睡一覺。

  他這貨就問丁婉:“對了,我睡哪個房間?”“當然是睡我的房間呀?”丁婉白天要去電子廠上班,早上要給小魚洗,她自己的衣服只有晚上洗。

  “啊?那你自己呢?”“咱倆一起睡呀!家里有東西,你讓我一個人睡,我不敢呀!”丁婉一臉無辜的看著他道。

  “ 不行,不行啊。

  要是讓你爸知道,他不打死我啊?”江小魚搖頭如潑浪鼓道。

  “我爸腦子不清醒,他不會知道的!我是女孩子都不怕,你是男人怕啥呀?”丁婉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這倒是哦。

  這下江小魚就沒語言了。

  丁婉對他可體貼入微了,就像賢惠的媳婦伺候丈夫,給他打來溫水洗腳面。

  這家伙就得兒一聲,進入了丁婉的香閨,倒床上就睡下了。

  農村初夏的晚上比較陰涼,睡覺要蓋被子。

  江小魚一時半會兒睡不著,只聞到夏被有股子淡淡的香氣。

  一會兒,丁婉也上床睡了,她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就問小魚:“小魚哥,你睡了沒?”“我沒有,你呢?”“我也一樣!小魚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突然,從丁婉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聞著聞著,小魚就昏了頭道:“丁婉,我想吻你一下,可以不?”“啊?不行,不行呀。

  我媽說,女孩子的吻只能給自己男人哦!”丁婉拒絕的道。

  “額,那倒是。

  ”他這貨心說喵了個咪,我怎么能這樣呢?是不是太壞了?打消了歪念,江小魚大頭一歪,很快進入了夢鄉……不知什么時候,江小魚正呼呼呢,突然就有人使勁搖他。

  “誰,(大炕上性經歷)是誰搖我?”他這貨一骨碌彈坐起身,揉揉忪惺睡眼。

  就見丁婉害怕的看著他道:“小魚哥,十二點到了!”一聽十二點到了,江小魚飛快滑下床頭,問丁婉拿了鑰匙。

  關押丁老三的房門也在客廳內,他這貨貼著房門聽了下,屋內靜悄悄,丁老三應該睡著了。

  打開門鎖,吱呀,江小魚第一時間開燈,蔸眼就見丁老三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呢。

  一蹦蹦了進去,小魚第一感覺就是屋內的陰氣重得要命。

  一到里面,鬼影憧憧,讓人頭皮發麻。

  說實在的,江小魚也有點發毛,心里一緊一緊的。

  這家伙只好硬著頭皮上,只見他拿著一面城隍印,口念咒語,就在丁老三的印堂上戳了一章!“妹子,出來吧!我是江小魚,有什么冤屈,你可以告訴我!”就見一個女孩從丁老三體內飄了起來。

  “ 小師傅,我叫 小珠,是天坑村人。

  我是下班回家途中,被人堅殺的!我的尸體被兇手藏起來了,兇手也沒抓到,我冤呀!”“堅殺你的人是誰?”江小魚頭皮發麻的道。

  “是同村的良超東嗚嗚!”“小珠,冤有頭債有主,堅殺你的是良超東,你干么不上他的身,而要找丁老三上身呢?丁老三是老實巴交的好人啊!”馬小沖不解的問道。

  “小師傅,我也想上那個惡人的身呀!可是,那個惡人 陽魂至剛至強,我不能靠近半分!最后逼得沒辦法,只好找丁大叔上身。

  我等了好幾個月,才等來你這個高人!”江小魚心說,娘西皮,看來那個良超東也是至陽之體,至陽之體自帶避邪技能。

  “蝦米?你要我幫你報仇。

  ”“小師傅,以你的法力,能不能攝走良超東的陽魂呢?”“額,這個當然可以!”他有一枚專門攝魂的法印叫做 神霄印。

  上次他把村霸攝成傻子,就是神霄印的功勞。

  “小師傅,只要你搭把手,把良超東的陽魂攝走,接下來報仇的事歸我。

  以后,我就不再打擾丁大叔了!”額,看上去這個辦法可行。

  小珠可能是通過鬼上身的辦法,讓良超東抹脖子自殺。

  不過,江小魚想了想后,還是覺得不妥,就搖頭如撥浪鼓道:“小珠姑娘,不行,不行啊,不是我不幫你。

  我去攝魂,被人發現了,你的大仇是報了,他家人不找我拼命啊!”“良超東媳婦不在家,他一個人睡。

  咱們半夜去,不會有人看到!小師傅,你行行好,幫我這一次,日后一定報答你的大恩大德!”小珠弱弱的央求道。

  “小珠,我打下手可以。

  不過,攝魂后,你不能當場讓他死。

  等過幾天,你再伺機報復。

  ”這樣一來,就算有人看到過他在天坑村露面,兇手的家人也懷疑不到他頭上。

  “好呀好呀,小師傅,那咱倆現在就出發吧!”見小珠化成一道陰風,從門口飄了出去,緊接著,飄過了丁家的大院。

  江小魚得兒一聲,來到丁婉的閨房,告訴丁婉:“你爸的邪病好了。

  就是身體有點虛弱,休息幾天就沒事!”“真的呀?謝謝小魚哥!那小魚哥快上來吧,補個回籠覺!”丁婉興沖沖的看著他道。

  “婉丫頭,你家的臟東西沒有了,你自己睡。

  我還要出去辦點事情!”江小魚說完就走。

  嚇得丁婉下來死命的拽住他:“小魚哥,我害怕呀!你辦事,明天來辦呀!”“這事必須今晚辦!”江小魚一把甩開丁婉,大步離開了丁家。

  蹬蹬蹬,匆匆來到院外,就看到小珠在外面等他。

  江小魚打著把手電,一陣穿花渡柳,跟著小珠朝著天坑村出發。

  小珠沒有影子,走路也是飄著走。

  這個時候,天上有一輪半月,淡淡的月光灑下來。

  江小魚膽再肥,跟著一只女鬼走在荒村野外,也未免有點打忤。

  好在白鷺村距離天坑村不遠,也就里把的路程,而且是走的大馬路。

  巧的是,良超東家的三層小洋樓就蓋在馬路邊上。

  下了一個坡,徑直就來到良超東家的院門前。

  一看是扇大銅門,就知道良家家境不錯。

  小珠如入無人之境,化作一股陰風鉆進去后,幫他打開了銅門。

  吱呀,江小魚炸著膽子,事先拿好神霄印,一閃就進去了。

  很快,小珠把客廳的大門也打開來了。

  良超東就睡一樓右側房間,小珠把房間門打開后,因為受不了至陽之體的沖擊,立刻逃之夭夭,在院子里等他。

  喵了個咪,怎么感覺像做賊一樣?江小魚鶴步摸到門前,確認姓良的睡死了,一貓腰就進房間去了。

  拿手電一照,就照見有一個男的,那男的睡得跟豬一樣。

  他這貨摸到床前,拿神霄印往他腦門上一蓋,蓋完就溜了出來。

  小珠殿后,把兩扇門原樣關閉后,跟上江小魚,一陣疾步如飛。

  兩個一口氣跑到白鷺村的村口,他這貨才放慢腳步。

  回頭發現小珠跟屁蟲一樣在后尾隨,江小魚就愣了愣,心說喵了個咪,這女鬼不會是賴上我了吧?“小珠,你跟我干嘛?趕緊去通知你家人,把你的身體找回來啊?”“小魚哥,你收下我吧。

  你幫我修行,我呢,給你做使喚丫頭。

  你叫我向東,我不會向西,你叫我抓鴨,我不會抓雞,什么都聽你的!”小珠嬌滴滴的央求道。

  蝦米?鬼丫頭!江小魚說實話,剛開始見到女鬼,還真有點害怕。

  但是相處時間長了,他就沒那么打忤了。

  畢竟,小珠不是惡鬼。

  真收她當鬼丫頭,以后也能派上大用場。

  想到這里,這家伙就有點心動了。

  “小珠,你說幫你修行,怎么幫?”“我們鬼類一般是靠吸食人的陽氣生存。

  吸食的陽氣多了,就能慢慢升級,修練妖術!問題是,陽氣充足的人,往往陽魂強大,我不能靠近。

  這就需要你的神霄印幫忙!”小珠興沖沖的解釋道。

  “這樣啊,我明白了!”江小魚恍然大悟。

  “小魚哥,你答應啦,太好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哦!”小珠開心得像過大年。

  “收下你可以,不過我給你立個規矩,一你要聽我指揮,二你不能禍害人間!”江小魚提要求道。

  “我是你的丫頭,你是我主人。

  我當然聽主人的話!”小珠忙不迭賭咒發誓道。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