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porn porn



剛剛由于褲子的束縛,規模還有些局限,可現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種視覺沖擊,讓她恨不得和 楚晨來一次。

  “ 王醫生,是,是不是沒得治了?”楚晨帶著哭腔,甚至眼眶里還有淚水在打轉。

  這演技,不得不服! 王玥琪回過神來,趕緊搖搖頭,有些語無倫次。

  “沒,有的治,有的治,我這就幫你,你,你別亂動,知道嗎?”楚晨乖巧的點 點頭,王玥琪深吸一口氣,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點叫出聲,而王玥琪也很震驚,這還是她第一次,碰到這么大的玩意兒。

  她動了幾下,喉嚨不停滾動,聲音都沙啞了幾分。

  “ 小晨,現在感覺怎么樣?”“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這是正常的,接下來,你按照 嫂子說的做,知道嗎?”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趕緊體驗楚晨那處帶來的快樂。

  “怎么做啊王醫生?”楚晨一臉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從后面頂嫂子這兒,看到了嗎?”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細心指導。

  “哦哦,好的,我 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經的說道。

  王玥琪滿意的點點頭,傻子就是傻子,很聽話。

  她扭過身,雙手趴在桌子上。

  嬌聲道:“小晨,來呀,往這兒頂。

  ”看著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個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這么開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來此深層次的交流,可轉念一想,他還是決定繼續裝傻,以免被懷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處。

  “小晨,你往哪兒弄呢,錯了錯啦。

  ”王玥琪扭動著身體,想要讓正確位置對準楚晨的寶貝。

  “王醫生,沒錯啊,你說的就是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鐵不成鋼啊,怎么就偏偏遇到這么個傻子呢,要是個正常 男人,恐怕現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嘆了口氣,但嘴上還是溫柔的說道:“就是剛剛我給你指的那個地方,知道了嗎?”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這兒!”聽到這話,王玥琪會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舉動,讓她差點沒氣得吐血,只見楚晨對著她的后背狠狠一頂,嘴里還得意的笑著。

  “嘿嘿,現在對了嗎,王醫生。

  ”王玥琪實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幫助楚晨找到正確的位置。

  當她的小手觸碰到楚晨時,楚晨渾身一個激靈,反應又強了幾分。

  同時,王玥琪也非常震驚,被撞擊到那個位置后,她感覺渾身上下就像有千萬只螞蟻在爬一樣,難受得不行。

  這種異樣的感覺,刺激著她,讓她情不自禁發出了輕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來,疑惑道:“王醫生,我弄疼你了嗎?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繼續!”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這時候自然不會再裝傻,雙手緊緊握住王玥琪的小蠻腰,身體靠了上去。

  那種宛如電流般的酥麻感,穿過褲子,通過皮膚,慢慢襲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經好久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了。

  楚晨強有力的沖擊感,讓她覺得這才是男人該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當初年少無知,覺得男人只要老實就行,現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滿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著。

  聽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開王玥琪的褲子,然后讓她好好嘗嘗自己的厲害,可他不能這么做,只能強行憋著。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這種感覺雖然刺激,但始終只是隔靴止癢,并不能滿足王玥琪,她扭動著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與楚晨來一場負距離的接觸。

  一開始她本來只是想過過干癮,可越這樣她越難受,腦海里充滿了渴望,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魚水之歡,再也顧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著楚晨,眼色迷離。

  “小晨,嫂子給你進行下一步治療。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緩緩蹲下身子,看著眼前的東西,她舔了舔紅唇,小嘴微張。

  楚晨激動得心潮澎湃,無論如何他也沒想到,王玥琪這蹄子竟然會用嘴幫他。

  更重要的是,她還自稱嫂子,這可是親近的稱呼。

  不得不說,王玥琪的活兒很好,三兩下,就弄得楚晨醉生夢死,差點直接投降,不過好歹他能堅持,硬生生給憋住了。

  過了十幾分鐘,王玥琪累得夠嗆,擦了擦嘴角,低聲問道:“小晨,你有沒有種想尿尿的感覺。

  ”“沒有,不尿尿,嫂子說不能隨地尿尿。

  ”楚晨搖搖頭。

  王玥琪大驚!還真是撿到寶了,這么久都沒有要完事兒感覺,那要是真弄起來,還不得吧自己給弄死?她心里癢癢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體驗一下,可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敲門,嚇得她慌忙的站起來。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頭傻腦的楚晨,哄騙道:“小晨,咱們來玩個游戲好不好?”“什么游戲啊?”楚晨道。

  “躲貓貓,你到里面去藏起來,嫂子來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躍的拍拍手,提起褲子往里屋走去。

  其實他心里也慌得一批,這要是被別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個傻子,估計也會被罵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馬從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這兒死等著,萬一被發現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藥,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邊怎么交代?想到這兒,他又轉身往衛生所走,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學的語文老師,叫 吳正德,三十多歲了,有個非常漂亮的媳婦,也是小學的老師。

  “吳老師,你可是有媳婦的人,別動手動腳的。

  ”王玥琪皺著眉頭,露出厭惡的表情。

  她本以為是有人來看病,沒曾想居然是個醉鬼。

  這吳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盡皆知的,滿足不了他媳婦,導致他媳婦脾氣越來越暴躁,總是一言不合就罵他。

  這不,大早上就被罵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幾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壯著膽子跑到了衛生所,想要調戲調戲漂亮的王玥琪。

  “那個死婆娘不是我媳婦,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婦。

  ”吳正德搖頭晃腦的,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過去。

  “啊,吳老師,請你自重!”王玥琪嚇了一跳,雙手死死捂住胸口,往后退一步。

  楚晨見狀,趕緊跑過去,一把推開吳正德,傻里傻氣道:“你走開,不許(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欺負王醫生。

  ”吳正德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罵。

  “ 你個臭傻子,別多管閑事,滾開。

  ”說著,他就一腳踢在楚晨的肚子上,同時,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劇烈的疼痛,讓吳正德清醒了不少,他捂著鼻子,惡狠狠地瞪著楚晨,“你個小逼崽子,沒爹沒娘的賤種,你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吳老師,你住手,小晨還只是個 孩子,你要是再亂來,我可就叫人了啊。

  ”王玥琪急忙上前擋在楚晨面前。

  吳正德攥住拳頭,強忍住怒火,這事兒要是被自家媳婦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猶豫了一下,他惡狠狠地指了指楚晨,然后轉身搖搖晃晃的離開。

  不過他卻不知道,身后正有一雙宛如毒蛇一樣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楚晨從來沒有忘記,這個吳正德,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時候,都會拿自己當出氣筒,那會兒自己傻,被他打罵,還跟著傻呵呵的笑。

  這些賬,他一定要算回來!“小晨,你沒事吧?”王玥琪關心的打量著楚晨。

  “沒事,王醫生。

  ”楚晨笑呵呵的說著。

  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來了,不過也沒多問,只是牽著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畢竟,還有些事情得完成。

  關上門后,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柔聲道:“痛嗎?嫂子給你揉揉。

  ”“王醫生,你給我吹吹吧。

  ”吹吹?聽到這話,王玥琪下意識看到楚晨隆起的部位,俏臉瞬間變得羞紅。

  下一秒,她撩起楚晨的衣服,對著肚子吹了口氣兒,熱乎乎的氣打在皮膚上,讓楚晨感覺酥酥癢癢的。

  看著王玥琪嘟起來的小嘴,他立馬有了反應。

  “呀!”王玥琪眨巴著大眼睛,“小晨,你這病又犯了。

  ”“王醫生,那你趕緊救我啊。

  ”楚晨滿臉害怕。

  “剛剛還沒治療完,嫂子繼續幫你,把褲子脫了先。

  ”本來王玥琪還想著怎么才能繼續和楚晨做那事兒,沒想到這家伙那么敏感,只是對著肚子吹了口氣兒,反應就這么強烈了。

  到底是年輕氣盛啊!楚晨麻利的脫掉褲子,站在王玥琪面前。

  王玥琪肆無忌憚的欣賞著,小腹處的邪火越來越烈,她先是伸手把玩了一下,然后讓楚晨坐在椅子上。

  “小晨,你先坐下。

  ”楚晨坐下后,王玥琪脫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的白色襯衣和牛仔短裙。

  王玥琪撩了撩裙子,坐在楚晨大腿上,雙手環抱住他的脖子,吐氣如蘭,“小晨,揉我。

  ”楚晨怔了一下,“揉哪兒啊?”他是真沒反應過來,一時間有些懵逼。

  “揉這兒。

  ”王玥琪挺了挺胸前的兩片雪白。

  投過襯衣口子,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看到這著,楚晨喉嚨滾動一下,口干舌燥道:“王醫生,你這兒怎么有兩個大雪梨啊?”雪梨?王玥琪噗嗤一笑,“你個傻瓜,這不是雪梨,這是……” 眼前,村長楊富貴給大伙帶來的震驚還沒有過去,楊二牛此時的表現,則直接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像在瞬間停了下來一般。

    只見這重重的一掌拍下,楊二牛的身子幾乎連一動都沒有動,然后目光銳利的轉過頭來,盯著楊富貴的雙眼,露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

    知道楊二牛真實身份的那些女人們,現在都一臉緊張的為自己的村長捏了一把汗,生怕天神會要了大家的命。

    正當大家覺得 倆人要劍拔弩張時,忽然 衛生室的大門被敲響了,楊二牛一怔,趕緊放開王艷紅跑了出去。

    等到楊二牛打開門時,頓時眼睛一亮,他笑嘻嘻的問道:“你怎么來了 宋老師,是哪里不舒服嗎?”  這女的大概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一頭披肩的長發,生得細皮嫩肉,模樣十分的清秀,挺翹的鼻子上還戴著一副金絲邊的眼鏡,她就是文靜又有氣質的支教老師 宋菲

    宋菲性格嫻靜,說話總是輕言細語的,從不跟人紅臉吵架,更別說動手了。

  不過她人緣很好,剛來青牛村沒多久,便和大家熟絡了。

    楊二牛剛回到村子里的時候,就在路上遇到外出歸來的宋菲,她的自行車出了故障,于是楊二牛很熱心的幫她修好,后來才知道這位漂亮的女人是一名支教老師。

    原本宋菲在鎮上和老公開了一家小旅店,但她老公眼瞧著別人去南方打工賺的盆滿缽滿,于是也忍不住跑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小旅店就這樣留給了宋菲打理。

    但宋菲是一介女流,又是文弱的知識分子,加上一個人晚上寂寞難熬,索性將旅店交給父母,自己跑到這窮山溝當起了支教老師。

    用她的話來說,這樣的生活充實,且不會飽暖思淫欲。

    這時宋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慢條斯理的說道:“昨晚起風,我家房頂的瓦被掀開了一塊,早上醒來鼻子就不透氣了,而且吧……呃……房頂的瓦得重鋪,不知道楊醫生管不管病人生病以外的……”  沒等宋菲支支吾吾說完,楊二牛眼珠子一轉道:“沒問題,正好我也有空,咱們現在就去吧。

  ”  說著楊二牛回頭瞅了一眼,想著先等村長的氣消了再跟他解釋,于是楊二牛和宋菲(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快步離開,不久便到了她家,宋菲把哪邊的屋頂出了問題指示給他看。

    雖然面積有點大,不過這事兒對于楊二牛來說不在話下,他搞清楚后輕車熟路的搬梯子拿工具,翻上屋頂忙碌了起來。

    宋菲病的不是很重,所以她先離開去背課了,讓楊二牛第二天早上送藥給她吃。

    楊二牛忙到了吃晚飯,他去了嫂子王冬菊那里,干完活做好飯吃罷,不敢和嫂子有過多接觸的楊二牛只好回了衛生室,結果還沒開門就聽到里面有聲音,沒想到這些人還沒離開。

    無奈之下,楊二牛只好先去宋菲那里,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今晚就幫她將屋頂弄好了,以免她的鼻塞轉成鼻炎。

    等他到了地方直接爬上了屋頂,正當他要繼續工作時,忽然發覺不對頭,探頭從瓦窟窿里朝下瞧去,頓時差點鼻血沒噴出來。

    楊二牛看到的地方是宋菲的臥室,此時她穿著找自己時的那套白襯衣,可是她的長褲卻裉到了小腿上。

    只見她趴在床上高高翹著雪白的臀股,右手在腿間……  楊二牛怎么也沒想到,就是幫忙翻個瓦還有這樣的福利,于是他先放下手頭的工作,趴在窟窿旁興致勃勃的看了起來。

    宋菲來青牛村已經半個多月了,這期間生活一直很充實很有規律,可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了,忽然特別想男人,特別需要安慰,她覺得這個與楊二牛有關系。

    楊二牛這會兒也很驚嘆,看著宋菲平時斯斯文文的,很難讓人想到她竟然會做這種事情。

  不過轉念一想,她老公長期在外,有生理需求不能及時得到解決,當然只能靠自己安慰了。

    屋內的宋菲完全沒察覺到,現在她正在被人偷窺,只見她左手死命的抓著床單,雙眸微微合著,輕咬著自己的紅唇防止發出聲響,但就這樣仍然是沒辦法完全壓下自己的哼嚀聲。

    那種極力的壓抑,反而給楊二牛更強的刺激感,讓他不禁舔了舔嘴唇,恨不能撲下去,代替她不斷在自己胯間進出的手指。

    宋菲撥弄了一會兒,忽然松開了手,她勉強的直起了身子,把小腿處的褲子給脫了下來,又將身上的襯衣扣子解開,隨即坐靠到床頭,讓兩條大腿叉成一個誘人的弧度。

  接著一只手在腿間游走,另一只手則探進敞開的襯衣里,抓住一邊小香瓜似的飽滿,雙管齊下的操作了起來……  穿著衣服的宋菲,胸看不出來有什么亮眼之處,現在再看想不到她的飽滿也還挺有型的,看得楊二牛渾身直冒火。

    宋菲又抓又掏弄了十多分鐘,終于再也壓不下去了,只見她張大了嘴忘情的嚶嚀起來,那聲音聽的人無比陶醉,如歌如泣的。

    不多時她纖腰一挺,在半空中繃直顫抖了起來……  楊二牛見宋菲已經結束了,他忙趁著宋菲還沒回過神兒,悄悄的溜下了梯子,免得萬一被她發現自己在偷看她。

    他剛剛下到地上,忽然身后傳來一聲“喂”,把楊二牛嚇了一大跳。

  當他轉過身一看,原來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白鴿,這才松了一口氣。

    “你在人家宋老師屋頂干嘛呢?”白鴿一臉懷疑的問道。

    楊二牛頓時心虛了起來,該不會是被白鴿發現了吧?要是這樣那可就慘了,自己倒是沒什么關系,但是毀了宋菲的名聲就不好了。

    想著他說道:“宋老師家的屋頂瓦被風掀了,然后被吹的生病了,我是來給她看病的。

  另外她老公不在,自己一個弱女子又不能修,所以我就順手幫幫她。

  ”  幸好白鴿根本不在意那個,她來找楊二牛可不是聊這些的,她想再感受一下被捏腳的美妙時刻,于是瞅著楊二牛媚眼如絲的說:“二牛,剛才去衛生室找你,敲了好久的大門都沒反應,現在終于是尋到你了……我的腳現在還有點酸,要不你再給捏捏?”  白鴿講完,她那豐滿的身軀湊到了楊二牛跟前。

    楊二牛忽然想起一件事兒來,于是后退了幾步板著臉道:“ 劉軍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劉軍找自己麻煩之后,他一直有事忙不過來,現在終于可以問清楚了。

    白鴿微微蹙眉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說漏了嘴,哪知道他會如此的沖動啊……不過他并不知道你給我捏腳的事兒,我也永遠不會讓他知道的。

  ”  說著白鴿撒起嬌來:“二牛,你就原諒姐姐這回成不?原諒我嘛……”  楊二牛眼珠子一轉,這個騷娘們看來平常很難得到劉軍的愛撫,要不也不會這般模樣,于是楊二牛想到了一個報復劉軍的辦法……  只聽楊二牛輕哼一聲說:“讓我原諒你也成,不過你要給我辦點事。

  ”  白鴿稍微有點興奮的講道:“你說吧,什么事兒我都辦,包括……”  欲言又止了,畢竟該主動的是楊二牛。

    楊二牛眼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他盯著白鴿問道:“你老公是不是在夫妻生活中不和諧?”  白鴿怔了怔,隨即紅著臉點頭。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你幫我透個信兒給他,就說我有辦法讓他重振雄風,金槍不倒。

  ”  白鴿瞪大了眼珠失聲道:“不是吧?你干嘛要幫他呀?這樣你不就……”  其實白鴿想說,把她老公弄好了,你楊二牛還怎么擁有我。

  至于沒說的原因,還是白鴿有所顧忌,畢竟倆人還沒到那份上,她還不是很信任楊二牛。

    楊二牛語氣冰冷的回答白鴿:“這你不用管了,總之透給他就是了。

  ”  白鴿只能連連點頭,然后膩聲道:“你說什么我都答應,那現在能不能給我捏腳了?”  楊二牛知道不給她點甜頭,白鴿是不會聽自己的,正好剛才被宋菲勾起的一團火還沒消,于是笑道:“那走吧,去衛生室給你捏。

  ”  白鴿遲疑了片刻說:“衛生室就不去了吧,我剛從那里回來累死了,前面不是有個竹林嘛,去哪兒就行了。

  ”  楊二牛一眼就看出了白鴿的想法,心里冷笑一聲,隨即點頭同意她的意思。

    等到了地方,楊二牛本以為騷氣十足的白鴿會主動投懷送抱,然而她除了發出舒適的聲音,根本沒有迎合的意思。

  白鴿是在等楊二牛率先開戰,可楊二牛卻一直糾結不已。

    雖然白鴿樣貌身材都是一流的,可要楊二牛主動和她發生點什么,心里總覺得不安。

    于是倆人就這樣僵持著,很快竹林里白鴿舒爽的聲音,立刻壓抑不住的大叫了起來……  就算是白鴿發出如此誘惑的聲音,楊二牛還是克制住了,最后倆人帶著各自的小九九分開了。

    楊二牛望著白鴿走遠,頓時露出了邪笑。

    按照他的計劃,劉軍一旦從白鴿那里得到消息,肯定會來找楊二牛,只要楊二牛信誓旦旦的這么一說,就算他再怎么仇視楊二牛,也一定會為了男人的尊嚴去冒險。

    畢竟白鴿和劉軍倆口子最大的矛盾,就是床上的問題,一向浪蕩騷媚的白鴿,遇上一個兩分鐘就繳槍的男人,怎么可能滿足?于是這就讓楊二牛有機可趁,把她給搞定了。

    而楊二牛老早就聽說,白鴿之前不僅跟村里其它男人傳過風言風語,外村的也有點緋聞。

  楊二牛覺得劉軍要還是個男人,就肯定會不甘心,一定會想辦法把白鴿這只騷蹄子的心拉回來。

    畢竟這么漂亮的媳婦很難找,撒手給別人太不劃算了。

    劉軍為了這事,還專門去縣城里找醫生看過,最終還是沒有找到辦法。

  楊二牛抓住他這個弱點,就很有把握讓劉軍上當。

  到那時,劉軍殘害楊二牛哥哥的仇,他便可以一口氣給算個清楚了!  等楊二牛趕回衛生室,他想那些人應該回去睡了吧,結果快到地方時,看到那群人站在衛生室門口,最前面有一個看起來二十二三的女孩,抱著個孩子,樣子十分的著急。

    楊二牛眉頭一皺感覺不妙,也不管楊富貴是不是還在生氣,快步走了過去。

  到跟前楊二牛一眼便看到那個也就幾個月大的孩子,不但在女孩兒的懷里沒有發出半點哭聲,而且嘴唇處還有些發白,身為青牛村現任的醫生,楊二牛頓時叫道:“別抱那么緊啊!”  女孩兒可能是覺得孩子有危險,做為一個母親的本能,她只能是將懷里的孩子抱得更緊些。

    這種錯誤的方法,讓楊二牛一陣擔憂,孩子都已經這樣了,怎么能受得起這女孩兒這么大力量的擠壓。

    “快讓他給看看吧,他就是咱們村新來的醫生。

  ”楊富貴也是一臉焦急的說道,不知道這孩子怎么樣了,此時他也是嘆了一口氣,沒有醫生的日子,還真是不好過啊。

    楊二牛不由得瞅了楊富貴一眼,村長楊富貴也望著楊二牛,從他的眼神里已經看出憤怒了,取而代之的是焦慮和請求。

    手里抱著孩子的女人,也是剛剛聽說村里來了醫生,才趕快從家里跑出來的。

  聽村長這么一說,她抬頭看了楊二牛一眼,沒又再多說什么,趕忙將自己懷里的孩子送了出去。

    孩子一入楊二牛的手,他便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兒了,關切的心讓他忘記了還有這么多人在場,直接皺著眉頭問道:“這孩子多長時間沒喂奶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