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natalya rudakova naked



  小時候,我最怕的事情就是 爸爸喝酒,因為他一喝酒就會撒酒瘋,還 動手打我和 媽媽

  這樣的童年陰影,直到爸媽離婚,才慢慢有所緩解。

    后來,我戀愛了,他對我非常好。

  他的真誠 讓我感動,他的深情讓我無法自拔。

  然而,正當我要敞開心扉投入地愛一次的時候,他表現出的行為卻讓我退縮了……  因為 家庭暴力,媽媽帶著我離開了爸爸  我從小就生活在單親家庭里,父母在我7歲那年辦理了離婚手續。

  那時的我還不懂離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離開爸爸是一件很高興的 事兒,因為我再也不用擔驚受怕,擔心他動手打媽媽和我了。

    在我的童年記憶里,父母總是在爭吵。

  他們為各種事情爭吵,吵得激烈了,爸爸就會動手打人。

  記得有一次,已經半夜了,我被一開一閉的燈光晃醒了。

  當時,媽媽坐在沙發上哭,爸爸則躺在床上,地上還有爸爸因為喝多了酒吐的臟東西,氣味很難聞。

  爸爸生氣地把燈關掉了,說要睡覺,可媽媽又把燈打開了,說:都吐成這樣了,誰也別想睡覺。

  就這樣,媽媽開燈,爸爸關燈,折騰了幾個來回之后(豁達大度),爸爸終于憤怒了。

  他起身下床,想都沒想,伸手朝媽媽的臉上就是一巴掌。

  媽媽被爸爸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得一愣,可還沒等媽媽反應過來,爸爸就已經騎在了她的身上,使勁兒地朝媽媽的頭上打,打得媽媽邊哭邊喊。

  爸爸家庭暴力 留下的陰影讓我 沒有勇氣 去愛(3/3)  見此情形,我立刻從床上下來,邊哭邊把媽媽扶起來。

  我這么一哭,爸爸更生氣了,說:大半夜的,我想睡個覺,你們娘倆兒哭什么哭……然后就一邊罵人一邊打媽媽。

  我攔著爸爸不讓他打,他就連我一起打。

  媽媽見我挨打了,就拼命地和爸爸撕扯起來。

  最后,媽媽不得不伸手把燈關了,然后求爸爸:你別打孩子了,我把燈關了,是我錯了……  這樣的事情經常在我們家發生。

  我常常放學回家后,看到媽媽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我問媽媽:爸爸為什么總打我們啊?媽媽說:爸爸愛喝酒,喝完酒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你要離他遠一點,別惹他。

  爸爸家庭暴力留下的陰影讓我沒有勇氣去愛(3/3)  媽媽的話我牢牢地記在心里,所以我總是離爸爸遠遠的,從來沒有像其他孩子那樣跟爸爸撒嬌,或是騎在爸爸的肩膀上去公園玩兒。

  那時,只要爸爸在家,我就會很緊張,連大聲說話都不敢,因為我怕他生氣,更怕他動手打我。

  終于,在爸爸再一次拳打腳踢之后,媽媽下定決心跟爸爸離婚了。

    他用真誠感動了我,我決定投入地愛一次  離開爸爸之后,我和媽媽租了一間房子單獨過日子。

  起初,爸爸偶爾喝多了酒還會過來鬧,總說要把我帶走。

  再后來,爸爸就徹底消失在我們的生活里了。

  但他留給我的所有記憶,都猶如噩夢一般,在我的人生里揮之不去。

    因為爸爸對媽媽的傷害,媽媽變得特別脆弱和敏感。

  對于男人,她有極度的憎恨和偏見。

  媽媽認為,所有的男人都會像爸爸那樣,婚前好得跟蜜似的,婚后卻無情地動手傷人,所以她教育我的方式就是離男人遠遠的,大學畢業之前不能交男朋友。

  爸爸家庭暴力留下的陰影讓我沒有勇氣去愛(3/3)  說實話,媽媽一個人養活我不容易,所以我很聽她的話。

  在學校,我從來不和男生多說一句話,放學后第一件事就是背書包回家。

  上大學時,我身邊的好朋友都談戀愛了,可我仿佛絕緣體一樣,過著單調且封閉的生活。

  直到我大學畢業之前, 曉光(化名)的出現,才打破了我原有的生活。

    曉光和我是一屆的,我們不同系。

  因為一次活動,曉光認識了我,并開始對我進行猛烈地追求。

    一開始,我很抗拒。

  但有一次,我胃疼得特別厲害,曉光知道后,馬上來到我的寢室,背著我就往醫院跑。

  當天又是化驗又是拍片,曉光一個人上上下下忙得滿頭是汗,等我打上點滴,稍微好了一點之后,他又出去買來了熱乎乎的粥,讓我吃一口緩解一下。

    坦白說,在我之前的人生里,從來沒有一個男人對我這么好。

  小時候,我就失去了父愛,父親給我留下的除了傷害還是傷害。

  現在,有一個男人愿意對我好,那一瞬間,我感動極了,也很享受這種被愛、被呵護的感覺。

  爸爸家庭暴力留下的陰影讓我沒有勇氣去愛(3/3)  不久之后,曉光正式向我表白了。

  我記得曉光對我說:我會像超人一樣永遠守護在你的身邊,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你的快樂,我愿意和你分享。

  當你累了倦了,我永遠是你停靠的港灣……面對曉光的深情與真誠,我徹底被融化了。

  就在大學臨畢業的那年春天,我和曉光戀愛了。

  從此,我的生命里多了一個男人來愛我,他說,他愿意用他的后半生彌補我一切缺失的愛。

    一次斗毆讓我看到他的另一面,這讓我有些害怕  和曉光在一起,我很開心。

  曉光人很好,性格開朗,是一個熱心腸的人。

  與此同時,他又是個很細心的人,對我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

  我們在一起走路,他永遠都是牽著我的手;我們在一起逛街,他怕別人撞到我,總是用半個身子替我擋著;他甚至在我跪在地上找東西的時候,把他的雙手墊在我的膝蓋下,說:寶貝,這樣你的膝蓋就不會疼了。

  爸爸家庭暴力留下的陰影讓我沒有勇氣去愛(3/3)  面對這樣的他,我真的被融化了。

  我就像是一塊結了20多年的冰突然遇到了一股暖流,慢慢融化開來。

  可正當我慢慢卸下防備,準備敞開心扉地去愛一場的時候,我卻發現他的脾氣很暴躁,也是一個喝酒后愛動手打人的人。

    有一次,曉光帶著我約了幾個好哥們兒一起去吃飯。

  席間,因為一點摩擦,曉光的一個哥們兒跟隔壁桌的一個男人吵了起來。

  當時大家都喝酒了,所以說話都比較沖,現場的火藥味一直很濃。

  曉光一開始還好,一直在息事寧人,勸他的哥們兒少說幾句,可是說了半天,曉光的火也上來了。

  最后,曉光第一個動手,和對方打了起來。

    也許是小時候留下的陰影,說實話,我最怕人家動手打架了。

  可是那一天,曉光在我面前現場直播了一場激烈的武斗。

  我拼命拉扯著曉光,試圖讓他停下來,可他就像上了發條一樣,揮舞著拳頭朝對方的臉打了過去,最后弄得兩敗俱傷。

    這件事發生之后,我三天沒有給曉光打電 話。

  他打來電 話,我也拒接。

  我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什么,可我就是不想面對這樣的他。

  爸爸家庭暴力留下的陰影讓我沒有勇氣去愛(3/3)  后來,曉光來家里找我,充滿疑惑地問我:為什么不接我電 話?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我說: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我沒想到你是那樣的人。

  你這一架著實把我嚇到了,我不喜歡這樣的你。

  曉光反駁我說:當天你也在場,就是我不動手,他們也得動手。

  再說了,喝多了酒動手打架,這也很正常啊!我氣憤地說:喝多了就動手,這是什么道理啊?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也許是我的不客氣惹怒了他,也許是我在這件事上表現出的憤怒讓他費解,總之,我們兩個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來,誰也不讓誰,而且越吵越激動。

  后來,我起身要走,他一把抓住我,不讓我走,我努力地掙脫,可他始終不放手,還死死地抓住我的衣服和頭發,就是不讓我走。

  爸爸家庭暴力留下的陰影讓我沒有勇氣去愛(3/3)  那一刻,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爸爸打媽媽的畫面。

  爸爸也曾經抓著媽媽的頭發,使勁兒地打她。

  我突然很害怕,如此性情的曉光會不會也像爸爸那樣,是個家庭暴力的實施者呢?我害怕自己的選擇是錯誤的,更害怕自己步媽媽的后塵。

    曉光對我是挺好,但隨著交往的深入,我發現他的脾氣很暴躁,好的時候相安無事,一旦有沖突,就會表現得很極端。

   因為上午剛學完人體構造,周倩對 師傅那里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很好奇,有的時候為什么看不到,有的時候又能看到。

  劉自強見到周倩好奇的目光,頓時閃過火熱,急忙拉著她坐到那里。

  “師傅跟你說,其實師傅這里呢,也是有點毛病的。

  ” 一聽這話,周倩愣住了,師傅身為大夫,怎么自己身子還有毛病呢?“師傅,你這里是怎么了?”周倩天真的擔心起師傅來。

  劉自強見狀,干咳一聲,“師傅這里扭傷過,肌肉總是忍不住痙攣,所以就硬邦邦,得需要按摩才行。

  ”“按摩?”周倩眨了眨大眼睛,倒沒有不信師傅的話。

  “師傅,那您教教我按摩,我給您按吧。

  ”周倩心地善良,又感覺到劉自強對她那么好,所以想報答師傅。

  劉自強一聽,心里一喜,緊忙答應:“行,你給師傅褲子脫下來。

  ”周倩有點不好意思,可是想到師傅說的病不諱醫,咬了咬牙就聽話的幫劉自強脫了下來。

  頓時,那東西,出現在周倩眼前。

  “師傅……要怎么按?”周倩緊忙問道。

  劉自強干咳一聲,輕輕拿著她的小手,放了上去。

  “力道一定要有緊有松,動作也一定要輕柔緩慢,不能著急知道么?”周倩認真 點了 點頭,按照師傅說的,輕輕捏了起來。

  嘶——!劉自強倒吸口涼氣,身子一顫,周倩的小手軟綿綿的,那滋味別提有多舒(益智故事)服了。

  周倩看到師傅這個樣子,還以為弄錯了,緊忙道:“師傅,弄疼您了么?”“沒……沒……你弄的很好,繼續。

  ”劉自強深吸口氣,身子緊繃繃的,感受到小手在自己那里又揉又捏的,簡直爽翻了!周倩紅著臉,就這么弄著,可是越弄她發現師傅這個東西越大,而且越來越熱,熱的她有點燙手。

  而且,不知道怎么了,她居然又犯病了,身下居然又癢了起來,小臉嚇壞了。

  劉自強沒有注意到周倩的表情,沉浸在這柔嫩的捏拿之中,他突然覺得收周倩這個小學徒實在是太明智了。

  漂亮,身段又好,最重要的一點,這丫頭單純,自己說什么就是什么!劉自強興奮極了,瞧著周倩,突然神色一動。

  “倩倩,按摩的手法不錯,但是對師傅的病情,只能起到緩解的作用,想要醫治,得用別的辦法。

  ”周倩一聽,緊忙問道:“師傅,用什么辦法能徹底醫治好您的病啊。

  ”劉自強深吸口氣,指了指嘴。

  “用你的嘴和舌頭。

  ”周倩頓時愣住了,有點疑惑起來,“嘴和舌頭也能看病么?”“當然了,咱們學醫的,你以為只靠雙手么?你錯了,身為一個合格的醫生,要學會動用任何手段治愈病狀,師傅不是說,這個肌肉受挫過么,其實它里面淤血多,排是排不掉的,只能吸出來!”周倩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

  “這么跟你說吧,咱們村里不是有毒蛇,你看每次有人被蛇咬了,是不是先要把毒素吸出來?”劉自強悉心誘導道。

  周倩點了點頭,小時候她也被咬過,當時就是父親幫她吸出來的。

  “這個我知道,師傅。

  ”劉自強一聽,頓時笑了,“哎,你看你知道吧,就是這個道理,師傅這里淤血多,就得吸,只不過師傅夠不到,又不好意思求別人幫忙,再說,別人也不會像咱們醫者這么有圣心,醫不諱患道理他們不懂。

  ”周倩點了點頭,不過看到師傅這個東西這么大,可怎么好含在嘴里啊,秀眉緊蹙著,有點不知道什么下口。

  “你不用先著急吸,師傅不剛剛還說的舌頭么,你可以用舌頭替師傅這里消消毒。

  ”“消毒?”周倩愣了起來。

  “哎,笨蛋,你不知道咱們靈長類的動物,唾液中都是含有祛毒成分的么,就比如小貓小狗受傷了,它們都舔傷口,就是先消毒。

  ”劉自強強忍著這股沖動,繼續誘惑著。

  周倩嗯了一聲,雖然覺得很奇怪,但是師傅說的話,肯定不是騙人的。

  再說小貓小狗舔傷口的事兒,她也知道,倒也沒有多想。

  找了個好的姿勢,趴到師傅跨中間,隨后伸出了可愛的小舌頭,在劉自強一臉期待下,靠了上去。

  眼看著那粉嫩的小舌頭就要落上去的時候,甚至,他都能感受到傳來的絲絲熱意,滿眼興奮,心跳加速。

  誰知道,就在這時,劉自強的手機響了,嚇了他一大跳!周倩聽到師傅手機響了,以為有重要的事情,就停了下來。

  劉自強氣的夠嗆,重頭戲被打斷,當然不樂意,把手機掏出來,看都沒看,就扔到一旁。

  “倩倩,不管它,你繼續吧。

  ”劉自強干咳一聲。

  周倩眨了眨眼睛,倒也沒有在意,伸出舌頭又要繼續。

  可是,扔到沙發上的手機,居然又響起讓人厭煩的鈴聲,弄的這氣氛又不對味兒了!“師傅,可能有著急的事情吧,要不您先接,接完了我再給你按摩吧。

  ”周倩乖巧道。

  劉自強也不好說什么,要是再不管好像很急切一樣,擔心周倩看出什么,就拿起電話來。

  “喂,老劉啊,怎么不接電話啊!”打電話的是劉自強的鄰村老表哥,比他長了兩歲,結婚早,兒子都二十了,不過小的時候有點毛病,落下個傻病根,至今也沒弄個孩子。

  找了好些地方看,都沒弄好,沒辦法這事兒就拜托給劉自強了,死馬當活馬醫,當然也知道劉自強醫術高,總是讓他幫著給解決這事兒。

  這事兒也就托著,畢竟這生孩子的病可不好治,劉自強不想攬這兒活。

  “哦……我這忙著呢,怎么了?”劉自強語氣有點不太好。

  畢竟打擾了自己好事兒,劉自強能有好語氣就怪了。

  “我這煩死了,韓 小蕊到現在肚子也不大,你說,我老張家弄回來個不會下蛋的雞干啥,我帶著她和 傻根,你給她看看,要是 不行,我就讓傻根給她休了,再找一個。

  ” 張老三氣壞了,家里到他這兒就傻根一個獨苗,后輩無人可鬧心死了,就指著傻根接個種,傳個代了,傻就傻了點,但是他老張家基因可不差,要不是小時候傻根發燒燒壞了腦袋,肯定是個白尖百靈的好小伙。

  “哎,這事兒我可……”“行了,我馬上就到了,已經看到你店門了,我給你帶了幾瓶好酒,你就醫醫看,不行就算了。

  ”張老三緊忙打斷劉自強的話,弄的劉自強也說不出什么,嘆了口氣。

  沒辦法,老表哥說了,再托也不行了。

  緊忙穿上褲子,就去開門。

  誰知道,看到傻根媳婦,也就是張老三的兒媳婦時,劉自強的眼睛沒掉出來,這丫頭也太俊了!特別這身材,簡直完美的很啊,那兩團鼓鼓的,都快把衣服撐破了,還有那腿,比孫潔的還好看,嫩嫩的,又長又直。

  就是這丫頭不會打扮,村里人落后,沒有孫潔那種見過世面的女人會捯飭。

  但是這天然美,更讓劉自強心里顫了一下。

  張老三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劉自強也沒聽進去,眼睛里都是這個韓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這丫頭坐在那里,神情不安,眼圈還紅的,估計沒少挨張老三罵,有這么個兒媳婦也不知道心疼,劉自強都覺得給他們張家白瞎了。

  這丫頭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前凸后翹的,一看就能生兒子,配他們家傻根一百個富余。

  再看看那個傻根,劉自強都懶得瞅,直搖頭。

  “表弟,我也不跟你細說了,你看看怎么整,實在不行,我就找那周媒婆子把親退了,大不了彩禮我要回來一半也行。

  ”一聽這話,坐在那里本就惶恐不安的韓小蕊俏臉頓時變了。

  “爸,我爹他身體不好,那彩禮錢都拿去看病了,哪還有錢給您啊,您別要了成么,我……我肯定能好,肯定能好……”她說這話的時候,梨花帶雨的,看著劉自強這個心疼。

  “行了表哥,別難為孩子了,這樣,你把他倆留這里,我給他們看看,用藥試試,要是不行再說。

  ”一聽這話,張老三樂壞了,“那就麻煩你了表弟,哎,你說這事兒,好在有你,只要能讓韓小蕊肚子大了,表哥給你殺頭豬。

  ”沒辦法,這張老三想孩子想瘋了。

  “行,天色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吧,我一會兒就忙乎了,也照顧不到你,哎,因為你這事兒,我今天還得早點關門。

  ”劉自強故意說道。

  張老三一聽,嘿嘿一笑,從兜里掏出兩盒煙塞到劉自強手里。

  “縣里的,我都沒舍得,那我就先走了啊。

  ”張老三說完,囑咐兒子要聽劉自強的話后,緊忙就走了。

  時間確實不早了,劉自強讓周倩自己回家,隨后拉上了閘門,目光看向韓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