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第 一 成人



“那好吧!如果嚴重的話。

  那你可要多給我一點錢!” 何璇 說道,下方酥酥麻麻很舒服,而且躺著就有錢賺,這種好事情,何璇并不想錯過。

    老王欣賞了一會之后,又伸了過去,輕輕的在下方來來去去,何璇不時的稍微收一下,不過只是一會,很快就又被老王給打開了。

  經過老王這么一操作,何璇覺得自己越來越重了,她忍不住用 雙手抓著被單,聲音都微微顫抖起來,說道:“ 王哥,好了沒?”何璇雖然知道那些事情,但是并沒有什么經驗,被老王這么挑逗,讓她覺得非常舒服,手腳都有些發軟,尾椎骨更是一陣陣酥麻感。

  如果再這么繼續下去,她感覺自己可能受不了了。

  老王婖了婖干涸的嘴唇,喉結鼓動著,說道:“沒有,我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地方紅了,如果有,我再給你加錢!”何璇聽完,也沒說什么,她 一只手抓著床單,癢感越來越重,她特別想收緊,之前收了幾次,都被老王給打開了。

  老王說完,繼續摩挲,弄得何璇越來越靈敏,老王往前湊了湊,將頭伸進了膝蓋以內的位置,這角度欣賞可太美了,他忍不住又是一點。

  何璇嘴里發出啊的一聲,消魂無比,老王聽了虎軀一震,心里也明白,現在還不是時候。

  老王的手也加快了,何璇很難受,一雙軟若無骨小手,緊緊抓著被單, 身體有一點點僵直,未經人事的她,什么時候被這么刺激過。

  老王用手沾著,那味刺激著老王的味蕾,襠撐的疼痛難忍。

  更難受的是大增的浴望,外加上何璇這種十分配合的姿勢,只要將褲子一脫,然后用手上扶著何璇的膝蓋,將內內給脫了去,眼一閉,腰一下,就舒服爆了!尤其是這樣只差一步之遙,更是讓人聯想翩翩。

  他看了眼何璇,何璇雙眼緊閉,臉色腮紅一片,一雙小手抓著被單,那兩坨讓老王吞了口口水。

  他伸出雙手,將何璇開了一點,另外一只手蹭了過去,勾著內褲底下邊緣地帶,稍微拉了一下,他原是想偷看一下的,誰知手滑,“啪”的一下彈回去了,何璇吃痛“啊”的一聲大叫,還沒等老王反應過來,她的腿突然猛的收緊,卡著老王的腦袋發羊癲瘋一樣顫抖起來,眼睛一瞇一瞇的。

  老王被她夾得腦袋生疼,正想拍她腿叫她松開,突然看到她不斷涌出,這可太給力了,他直接看傻。

  這小姑娘居然就這么到達巔峰了,老王見她癱軟在床上,似是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頓時熱血上涌,沖動得難以自制。

  他再也不管什么倫理道德,法律條規,心想著這小姑娘既然愿意抵錢讓他看,那還有什么是錢解決不了的?趁她眼睛還閉著,老王把手放褲鏈上,悄無聲息的掏了出來,然后……誰知就在他正要觸壘的時候,何璇緩過勁來了,她軟綿綿的支起腳,有氣無力的問老王說:“王哥……你……你好了沒有!”她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么事,只是覺得很累,如果老王看完了,她第一時間就要去廁所洗洗,放松一下。

  老王嚇一跳,趕忙收回去,支支吾吾的說:“等一下,還……還差一點!你再堅持一下就行了!其實剛剛要不是你那樣,現在已經看到了!”老王說道,他繼續開何璇那雙雪白,并且將之都壓到了床上,讓下方更加凸顯出來,卻是不敢真弄了。

  何璇點點頭,無比難受,也要忍一忍,她還知道自己穿著內內,老王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老王又弄了一下,覺得這樣根本不過癮,不過還湊合,他(瓶子塞下體小說)思索了一會的,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而且還不容易被何璇發現,自己又能舒服。

  他能看的出來,何璇的神經已經繃的緊緊的,肯定不能放棄這么好的一個機會,從何璇反應來看,老王斷定何璇是一個雛。

  老王婖了婖嘴唇,說道:“你是不是很難受,要不,你翻個身來,撅起來!這樣 看著更加清楚!”何璇聽完,睜開眼睛看著老王,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煞是可愛。

  “王哥,我只要那一千塊錢,你看行嗎?”太難受了,而且還得憋著,何璇實在有點受不了了。

  這怎么行,老王現在還難受著,可不能輕易讓何璇離開,他趕緊說道:“你趴著,抬高點,這樣你就不難受了!就差一點了!而且我說不動你,也沒動你!”何璇聽了,極不情愿翻過身來,那個可是錢!何璇翻過身來,拿那對著老王,而她自己用雙手枕著臉,雙眼緊閉,嘴里忍不住打出輕微的哼唧聲。

  老王也跪在床上,看著那碩大,伸出雙手,放在何璇上面,老王能夠感受到,何璇身體發燙,已經有點浪了。

  老王的手一貼上何璇,何璇身體立馬抖了一下, 他用手 捏著何璇,然后把身體湊了上去,貼近何璇。

  何璇一頭青絲散落在床上,光滑的后背,看的老王直吞口水,就是這粉色的內內,太可惡了。

  他在何璇皮膚上撫了一陣子,一只手直接朝下,順著摸,直接按壓在何璇的……“啊~”何璇渾身抖動了一下,嘴里發出一聲嬌喘,剛剛那一下,讓何璇覺得非常舒服。

  老王干脆平躺在床上,讓何璇稍微打開,他躺在中間,一只手抓著,另外一只手也不閑著!何璇身體不停顫抖著,嘴里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老王雙手直接分,然后湊了上去,點了一下。

  “啊~不要~”何璇立刻能感覺到被侵犯了,那也是越來越多,老王繼續點著何璇,何璇再度想要收緊,卻被老王用雙手控制住了。

  老王整張臉都紅了,他從下來爬了起來,感覺時機差不多了,看了眼何璇,青絲遮擋了半邊臉,何璇的嘴角邊上,點點口水從嘴角處流了出來。

  老王跪在何璇后面,確定何璇不可能睜開眼,他一只手扶著何璇,另外一只手解開自己腰帶,準備再次將自己給放出來。

  老王不敢將褲子全部給脫了,只是將外面褲子拉鏈解開,黑色內內上已經被老王畫上了地圖,老王小心翼翼靠了過去,小心翼翼的用隆起的部分,去就何璇。

  “嘶~”那柔軟質感,讓老王尾椎骨一陣酥麻,他深吸了一口氣,可不能在這個時候投降了,那樣太不值得了!老王小心翼翼蹭著何璇,兩只手都放在何璇的腚上,稍稍用力,捏著何璇。

  他腰部動著,有節奏的蹭著何璇,另外一只手開始往何璇光潔的背部移動著,這感覺,是老王這輩子的都沒有感受到的。

  何璇緊緊咬著嘴唇,聲音都有些顫抖,問道:“王哥~好了沒!”老王的手在何璇背部來回撫著,另外一只手捏著何璇,腰部也停止了律動,只是上下來回的,摩著何璇的腚。

  “已經看到了,有一點點紅,我再看一下,其他地方還有沒有!”老王說道,他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讓他現在停止,那豈不是要了他的命么!能夠拖一會時間,就拖一會時間。

  “好吧!”何璇顫抖著聲音說道。

  “你放心!我肯定不會亂動你,等一會多給你優惠一點!”老王摩著何璇的腚,說道。

  這句話對何璇而言,就像是一顆定心丸,何璇上身動了一下,兩坨懸空吊在半空中,看著老王心里直癢癢,如果能夠蹭著,然后揉捏著那兩坨,豈不是美哉!光潔的背部和豐滿的腚,已經不能滿足老王了,不過對那兩坨,老王也只是想一想,讓老王真的去撫,他還沒有那個膽子。

  老王蹭了一會,感覺一步一步上來,他雙手抓著何璇,準備最后一下,稍微用一點力氣,何璇身體突然就軟了下去,臉上紅潮一片,枕在臉上的手臂,全是口水。

  老王被這一幕嚇得一跳,趕緊將褲子提了起來,系好腰帶。

  再看一眼何璇,她側躺在床上,紅唇微啟,眼睛并沒有睜開,喘了一會氣,何璇這才把眼睛睜開,看著老王說道:“王哥,太累了!”   一個名叫 徐燕(化名)的 女人,婚姻之路走得非常辛苦,從18歲和一個 男人開始的感情糾葛,酸甜苦辣幾十年,來來去去,分分合合,真正是剪不斷、理還亂。

  女人一次又一次接納了男人,但是懷疑接踵而來——前夫是否真的浪子回頭?前妻是否另有所愛?破鏡重圓為什么這么難?  讓我們來聽聽徐燕的故事——  缺席審判  永遠也忘不了那個星期一,我一大早就來到證券營業部,律師說只要周一不給他取錢,周二就可以依法凍結他的資金。

  有20多萬啊,都是我的錢。

  說來話長了,簡單說吧。

    我家在城郊,他是個孤兒,我們倆一樣大,他18歲就到我家來了,父母說過幾年讓我們結婚。

  他很聰明,頭腦靈活,但脾氣壞,很暴躁,我個性也強,兩個人經常吵嘴。

  我21歲那年,他說要回老家做生意,我生氣讓他走,媽媽問我:你為什么還要哭呢?不久就出事了。

  媽媽離開后,一家人的生活擔子也都是他挑起來的,沒過兩年,我爸爸也生病去世,我也成了孤兒,兩個人就結婚了,生了一個 兒子

  糾纏:前夫 和情人跑了錢(6/6)  兒子五六歲時,他在一家工廠做事,廠里有一個小女孩喜歡上了他。

  有一天晚上他到12點還沒有回來,我騎車出門去找,在一條路口上,我看見老公和一個女孩在告別。

  回到家我就盤問,他當然不承認。

  我就說天一亮就到女孩家去告訴她爸爸,老公一聽就跪下來求我不要去。

  鬧到天快亮時,他睡著了,我想想還是跑出去,跑到女孩子家里去了……唉,事情就是這樣開頭的,我很后悔當時的處理方法。

  老公已經那樣求我了,本來也沒什么事的。

    我回來,老公心已冷,他冷冷地說:你到底還是去了!  有一個廠休日,我又在工廠辦公室里撞見他倆坐在一起,兩個人都在流淚。

  我簡直氣瘋了,沖上去就打那女孩,這時他們倆都在求我不要鬧。

  老公說:今天廠里有很多人,我也是要面子的,我們只是談談心,又沒有做什么,你這樣搞大家都知道了,我們怎么做人?我說有你們這樣談心的呀,在家里怎么跟我沒話說?你們還怕人知道呀?總之我是失去理智了,大喊大叫,看到老公護著她,我就更氣,三個人抓在一起,鬧得一塌糊涂。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結果這件事鬧得人人皆知,夫妻更加反目。

  我又去找那個女孩,她說是你老公約我的,我們就是朋友。

  我說:你是不是喜歡他?你要喜歡我把他讓給你好不好?她說不喜歡。

  我又說:那你到我家去,當面對我老公說你不喜歡他。

  女孩跟我回來,明明答應了我的她,卻死也不開口了,只是看著我老公不說話。

    他倆一直暗地往來,我天天吵,吵到最后說離婚,又要東西又要錢,談不好也離不了。

  就是吵,任何事都發脾氣,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兩三年。

  他買了一輛二手車,從此更不著家,在家就接電話。

  好像又有什么 江西女人、河南妹子的。

    那時房屋改造拆遷,我家的賠房款有20多萬。

  1999年的時候大家都炒股,他瞞著我拿走支票,說買了新股。

  到我們造 房子時,他說錢拿不出來了,股市不好套牢了。

  有一天我又找他要錢,他接到電話要走,今天又是哪個女人?我跟你去……直鬧得尋死覓活,他還拿磚頭砸自己的頭。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就是這一次,他住到那個洗頭妹那里去了。

    只有離婚起訴,我想這樣可以凍結資金,把股票的錢拿出來,房子造了一半,再借不到錢了,全都指望股票的錢。

    律師說需要相應的錢做抵押,我說沒有。

  律師很同情我的情況,他說我幫你想辦法。

  那天正好是周六。

  他說周六周日股市休市,只要周一股市開盤他不取錢,周二就可以辦下來。

    這樣,那個星期一證券營業部還沒開門我就去了。

  大約九點鐘,他真的來取錢,我不同意,兩個人在營業廳里打起來,他很快走了。

  我守了一天,到關門時才回家。

  以為松了一口氣,誰知第二天(益智故事)去凍結時,一分錢都沒有了。

  原來他在外面打電話辦了電話轉賬,全部轉走!  我連夜去找他,租房里空無一人,這兩個狗男女卷款逃跑了。

    毫無辦法,我天天哭,哭了七天七夜,不知道男人為什么心這么狠,跟一個不相干的女人跑掉,丟下妻兒不管不問。

    法官都知情,后來他一直不回來,法院開庭缺席審判,判決離婚。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前夫回歸  過了一年。

  這一年我咬著牙,擦干眼淚,在大家的幫助下把房子造起來了。

  欠下了很多債,還要養兒子,我上班每個月拿到工資就還錢。

  這時期也想找個有錢的男朋友,幫我還債過日子。

  但很多事,不是你想得到就能得到的,有一個男人在我困難的時候一直幫我,我說拿一筆錢我們就結婚吧,但他無奈地說沒有錢。

    有一天我忽然接到一個電話:你成天在外面瘋癲,兒子還要不要管的?我聽不出是誰用這種口氣說話:你是誰呀?哈哈,我是誰?你都聽不出來了?我是你老公啊。

  原來是他回來了。

  我沒有老公,你還沒死啊?把我的錢還給我!  他真的答應還錢,但前提條件是復婚。

  他本來朋友多,第二天請客吃飯,小姐妹把我騙去。

  大家都要我再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回家。

  我看著他們,眼淚落下來,我是無爹無娘的人,這個人怎么對我的?我是在什么情況下離婚的?難道你們都忘了嗎?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可是人們還是勸,說看在兒子面上,而且他能幫你還債。

  我思想斗爭非常激烈。

  這時討債的又在不斷上門,他拿了兩萬還了急債,就此住進了這個他曾拋棄的新家。

    一切又回到原樣。

  但回來的,已經不是我們自己了。

    他找到一份開車的工作,他一出門我就會胡思亂想,是不是和那個江西女人在一起?我還沒問過他,他倒來查我,天天打電話到我單位,查問是不是加班。

  一個多月后,周末朋友一起打麻將,到12點時,前夫在電話里罵開了:你和哪個野男人一起?怎么還不回來?  噩夢又開始。

  我說如果這樣的話,你還是走吧,本來也沒辦復婚,我只答應看看再說,可是你倒懷疑我了。

  我跟你說過,我是有 男友的呀,我們已經要結婚了,你還是走吧。

    他聽了竟不說話。

  第二天我去上班,他在家里把電視機打爛,把我的新衣堆在院子里燒掉。

  我一進門,他抓住我說:是不是你的男朋友不放你?我氣極了說:是的是的,他不放我。

  他便揚言要殺人。

  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半夜里他又來求我:我什么都改了,你不要趕我走?  我哭了,問他:你到哪里,會帶我去嗎?我到哪里,你會跟我去嗎?你開車每天給我一百塊錢,你能做到嗎?  他不響。

  就是這樣簡單的三個問號,他都無法承諾。

    那個江西女人還在找他,他們到底有怎樣的故事,這是我無法知道的。

    我不能跟這樣的人再過一輩子,不能再為了錢妥協。

  女人的自尊是從自立開始的,我既然能在那樣艱難的情況下把房子造起來,我也能出租房子還清債務。

  那天我帶兒子去買電視機,他說電視是他打壞的,他去買了還給我。

  我說:我不要,從此以后我不再用你的錢,只要你離開我的生活。

  他氣急敗壞:那你還我的錢,這房子我也有份的!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我答應還給他一萬塊錢,只要他簽字永不再進門。

  可是我到哪里去找這筆錢?是朋友們幫了我,她們不但借錢還參與了簽字協議。

  前夫離開的那天,沖進廚房舉著菜刀亂砍亂叫,他的心情也壞透了,整個人像瘋了一樣。

  人們拉住他,我看他拿著錢的手直發抖,好,好,算你有本事,我還會回來的……  前面說過的那個男友,他也是離婚的,帶著一個孩子。

  他幫我做了不少事,便以功臣自居,儼然是這個家的男主人,成天要我跟他結婚。

    女人是在婚姻中長大的,經過婚姻硝煙的女人,不想再要一個戰爭。

  可是我的命運似乎脫離不了紛爭與糾葛,我跟男友提出先同居再結婚,他大吼:那我算什么?算什么?他居然也沖進廚房拿菜刀,對著我揮舞。

  我們死掉算了,我知道沒有錢你是不會跟我結婚的……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其實這幾年我的經濟狀況已改善,房子有租金,債也還清,略有積蓄了。

  我不知道男友是不是因為我有房產而一定要和我結婚,不知道再婚的結局會怎么樣,內心一直在猶疑。

    再說前夫走后,不斷打電話給我,還是要求回來。

  我覺得世界上最難懂的就是男人,前夫一方面要回來,一方面又準備再婚,沒多久就聽說他和那個江西女人正式結婚了,接下去又聽說要生孩子了。

    我心里的感覺很復雜,有解脫又有不甘。

  心里以為這一回他真的成家生子,此后永無瓜葛了。

  又想,他到底是愛那個女人的,畢竟給了她一個名分,也是緣分吧。

  我想起媽媽的死,覺得傷心極了,媽媽知道我們不能白頭到老,九泉之下也難過吧?  沒想到,一切表面上的結束,并不是結束。

  命中注定這段姻緣還要糾纏不清。

    就在他娶了江西女人之后,消息不斷傳來。

  有一天聽說那女人懷孕了,又一天聽說她打胎了,接著又聽說兩個人吵鬧打架不可開交,又離婚了……糾纏:前夫和情人卷跑了錢(6/6)  這些消息還不知真假時,他又在我家附近出現了,借口是看他的兒子,法律沒有不準他來看兒子吧。

  于是,關于我倆要復婚的傳言四起,親朋好友都生氣,以為我真的要再接納他,我天天解釋都不行,親友們都不理我了。

    更生氣的是那個男友,他更加懷疑我了。

  兩個男人有時在我家門口遇到,雙方就像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一個說你還要回來,我就殺死你兒子!另一個說你算什么東西,住在我的家里?你要動我兒子一根汗毛,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真是熱鬧,兩個人吵得沸沸揚揚,我的臉都不知往哪擱,不知前生作什么惡,要遇到他們這樣的男人?  為防萬一,我把兒子送到他老家親友處。

  路上我問兒子,想要哪個爸爸?兒子說:當然是我自己的爸爸!聽了兒子的話,我真是哭笑不得。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和男友吵架,我叫他不要再這樣鬧,他說我心里從來就沒有忘記前夫。

  我們正吵時,家里電話響。

  男友去接,這一接他竟對著電話吵起來,原來是我前夫打來的。

  男友說:你不準打到我家里!就聽他們倆在打舌戰,一下說要把你殺了,一下說要把你劈了。

  男友說你敢來就讓你死在這里,前夫說我就在樓下,馬上就來!男友摜了電話機,跑進廚房拿了菜刀,一刀插在桌子上,此時我已聽到前夫上樓的咚咚聲。

  我一邊打手機報110,一邊往樓下跑攔住前夫,不讓他上去。

  正在拉扯間,警察來了……  這樣的局面真不知如何收拾,我想還是先和男友分手,這個人并不善良,兒子也不喜歡他。

  于是和他談了一個晚上,他說:這兩三年我辛辛苦苦,為你做事為你忙,自己女兒都不顧,我不能就這么白白地走!  那你要多少?心越來越冷,原來世間所謂男女,到頭來還是要論錢財。

  我要10萬。

  你去搶吧!談了半夜,談到5萬。

    第二天這個男人拿了5萬塊錢,走了。

    前夫以為我這樣做是同意他回來,但我堅決不答應。

  很想過一段清靜日子,想起以往的事情,真是心有余悸。

    但我根本無法清靜,前夫開始短信大戰。

  每天發N個短信,說他生病了、寂寞呀、傷心啦、后悔呀,又回憶我們倆從小就像兄妹一樣長大,一生一世是不可能分開的等等,總之態度極其之好。

  除了電話短信懺悔,他又出現在我周圍,跟蹤我的行動,見面就討好,還對兒子實行攻心戰,讓兒子成天游說……終于在一天晚上,他忽然半夜敲門,一定要進來,說他無處可去……  生活就像一個圓圈,無論發生過什么,竟又能回到原點。

    可是舊日的折磨也同時回來了。

  我發現那個女人陰魂不死的,又來找過他,而他也是一天到晚用懷疑的眼光盯著我。

  我們兩個人之間已經徹底不能信任,他懷疑我和那個男人還在往來,我懷疑他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這些女人的關系斷沒斷?  人走到一起了,兩顆心卻不知在哪里?有一次小姐妹給我打手機,樓上信號不好,我就在樓下說了半天話。

  上樓他就不高興了,不準開電視,不準出門,過去的嘴臉又出來了。

    我問他:你到底想不想一起過?  誰不想過,打電話不能上來打?  信號不好你知道呀,你有什么資格懷疑我?誰知道你有幾個女人!  你不是也有男人了嗎?  我是離了婚以后才有的啊,有什么不對嗎?只許男人找情人,不準女人找老公?越說越生氣,兩個人又打起來……  就這樣鬧著,心里還是放不下他,竟像有病了似的,半夜里我會爬起來查他的手機電話,翻他的短信。

  我也不知道心里為什么這么苦?連他自己都問我,你為什么會原諒我?你憑什么能原諒我?  我說:我是愛你才原諒你的。

  可是他不相信,他不相信我還能愛他。

    過去他不回來,我痛苦;現在他回來了,我更痛苦。

  我的懷疑更多——他為什么現在要死要活地回來?我們房子又要拆遷,他是不是想回來再拿一套房子,然后再次拋棄我們母子?他為什么和江西女人結婚又離婚?這是不是一個陰謀?一個計劃?  還有更要緊的,他到底愛不愛我?我能不能和他復婚?  采訪感言  幾個小時過去了,徐燕的神情隨著敘述變化,越來越緊張。

  我嘆了一口氣,這些問題,沒有人能回答你。

  我只能幫你分析,以我的直覺,你的前夫可能是愛你的,也可能是你將和男友結婚的事實激活了他的愛,發生了那么多的事,他最終還是選擇回家,這不就是證明嗎?而且他還在緊張、嫉妒,這也說明他心里害怕再度失去你。

  其實現在的問題不是他,而是你自己。

    問題確實在徐燕這里,她為什么有那么多懷疑? 她的自信又在哪里?徐燕說了這么一句話:這個男人現在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如果心里想的卻是別人,我是不是要撞死?女人一旦陷入心魔,真是無藥可救了。

  徐燕已深陷在心魔之中,她并沒有原諒前夫,也不是愛,真正的愛是沒有條件的,是不需要懷疑的。

  她沒有弄清楚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就像她一開始處理男人情感問題也是一錯再錯,既然接納前夫回歸,就要有不計前嫌、從頭再來的胸懷與智慧。

    破鏡重圓,關鍵在底子,底子就是女人心,這顆心要比水還平,比山還靜。

  徐燕,你明白了嗎?  不信任折射出內心的不安全感  伴侶關系是最簡單也是最復雜的人際關系。

    其中,積極關系決定著婚姻伴侶優質的生活品質,消極關系則是很多痛苦與麻煩的根源。

    沒有人不希望擁有親密的伴侶關系。

  但精神分析學派認為,每個人都是帶著原生家庭的心理烙印開始自己的成長歷程,由此在二人互動之中難免會產生復雜的情感。

  比如伴侶關系中的不信任,并不僅僅因為婚外情等表象造成,而是有著更深層的心理來源。

  讓我們分析本文,徐燕的母親僅僅因為和別人鬧意見便選擇了自殺,可以推斷其母是一個內心十分敏感、脆弱的女人,她感到周圍世界的不安全,便選擇這種過激的離開方式消弭內心的憤怒與恐懼。

  母親的行為顯然破壞了女兒原有的信任構建,使她對他人產生了強烈的防備心理,行為上表現出敏感、多疑、責難、要強等等,而這些恰恰反應了她內心怕被傷害的不安全感。

    男主人公是孤兒,他最渴望的情感需要是被接納和被關懷,這種需要在和不同女性的關系中得到滿足,但畢竟從小和徐燕一起長大,對她有親人般的深層情感,失去她可能意味著自己真正的孤苦伶仃。

  他在轉了一圈又一圈后還是回來乞求她,討好她,為什么?因為他的內心同樣有怕被拋棄的不安全感。

    正是不安全感導致婚姻關系錯亂,導致心理和行為上的不一致,使兩個人的信任度降低為零。

  現在要重建彼此的信任與關愛,首要的是充分認識自己身上的問題,同時看清對方為什么會發生那些行為,如此才能進行有效溝通,并衍生出親密感。

    親密感是充分信任對方,在對方面前無須設防,是很自然地呈現生命本相。

   唯有建立起具有親密感的伴侶關系,才能使婚姻牢固而甜蜜,也才能使打碎的婚姻破鏡重圓。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