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姫野 こと め



  風騷 小姨子簡直就是一朵嬰粟花,男人傷不起呀!足有半年多的時間,小姨子一再給 我說她姐也就是我 老婆的壞話。

  說她從小在家就特懶,說她打扮沒品味,說她眼睛小心眼更小,還說起她以前戀愛過的對象。

  我起初不明白小姨子為么說這些,可聽多了,也就慢慢猜透了她心思,再加上去年有幾次她曾向我含情脈脈地暗送秋波,便更加確信她對我是那層意思。

    我明白她想通過她姐來襯托自己那點兒出息,家務能力強,長相漂亮,會打扮。

  她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為何膽敢在我面前對她親姐下黑手呢?她又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或許正是我看出她心懷叵測,一直才沒敢突破那道底線,然而最終她還是找準了機會將我俘虜。

  ..。

  ..  去年臘月,老婆曾有半個月外出培訓。

  她前腿剛出門,小姨子后腳就來了我家。

   她說:姐夫,我姐這些天不在,我來給你做飯吧,你這大忙人,靠吃工作餐和泡面怎能行呀!反正我也是一人在家,閑著沒事,就免費上門來侍候你幾天吧。

  我說,不用了,我能行,還略帶調戲口吻開玩笑說,要讓別人看你天天來,還以為我娶了兩個媳婦呢。

  小姨子風流 成癮 半夜 爬上我的床(3/3)  小姨子既然來了,我總不能趕她走吧,再說平時她就常來,跟在自己家一樣隨便,我從沒 把她當成外人,老婆是個大老粗,平日家務確實不怎收拾,到處亂七八糟。

  小姨子又非常勤快,每次來過之后,總會把我家里里外外打掃一遍,一天地板能擦四五次。

    我心想,她愿意來就來吧,有人做飯總比到處蹭吃強。

  他 老公長年在外打工,孩子在學校住宿,她自己開了一家小美容店,生意又不怎好,雇用兩個服務員天天照看著,她一有空就去打牌,的確閑得很。

  我兒子都讀大學了,我們兩口子在家更是沒啥事干,除去工作,就是逛公園, 生活過得挺悠哉!  小姨子第一天來了之后,就忙碌著為我家收拾。

  里里外外,包括玻璃都擦得棒亮。

  中午,她特意給我包了餃子,我吃的真是很香,不由就夸了她幾句,都快40的女人了,她還臉紅了一會兒。

  我說晚上有飯局,讓她關店門后就別來了。

  她說行!可到晚上我在外吃過飯,喝了些酒回到家后,她居然還在等我,桌上放著炒好的幾個菜,還沒動筷子。

  我說已經吃過了,你怎么還沒吃飯呢?她說,以為我是故意找借口騙她不讓來的。

  我讓她趕緊吃過飯就回去,已經有些晚了,她說不餓。

  她看我喝了酒,就起身又忙碌著為我去沖糖水。

  我其實那天沒喝多少的,才剛3兩酒,平時酒量至少在一斤以上,可那晚我卻被犯了錯誤,她偷在水里下了藥。

  小姨子風流成癮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當時她正在沙發上津津有味地看韓劇,而我端著水也不好意思同她坐在一起,就進去了房間,雖說是姐夫和小姨子像是一家人,可孤男寡女的還會覺得男女有別。

  我進屋時就囑咐她已經很晚了,她說看完那集電視劇就會走的。

  我說那你看吧,等會兒我若睡著了可就不送你了。

  她還讓我快去睡,就別再管她。

    在里屋,我其實睡不著,心理很復雜,就給老婆打了一個電話,問她是否習慣當地的生活?她說挺好的,讓我別操這份心,問我吃飯了沒?我說在外吃過了,還說中午小姨子給我包了餃子。

  老婆說,之前跟她說起過要出門。

    小姨子,沒啥文化,初中畢業后她就沒再讀書,前些年一直打零工,后來可能她老公掙了一些錢,就給她開了一間小美容店,起初生意還相當湊合,最近旁邊多開了一家規模較大的美容店,就把她的生意搶走了一半,她是在勉強硬撐著,女人沒事干在家里坐著更難受。

  小姨子風流成癮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她比她姐小了5歲,中間還有一個哥,可她看起來卻像是年輕10歲多,她畢竟是學美容的,打扮很時尚,很新潮,身材保持得也很好,老公掙了些錢全都花在自己身上了,雖說也生活在市里,可現在還是租房子。

    別看我老婆做活粗,但她有很多優點,心善、心軟,很孝順,自己也舍不得花錢,她對我家或者娘家的兄弟姐妹卻都很慷慨,只要是家里辦正事,她都會接濟。

  但她對小姨子卻不看好,她嫌這個妹子不知道攢錢,不懂得體諒老公在外辛苦,小姨子她老公雖是農民工,可每年也能掙幾萬塊,結果全讓她給吃喝穿了,這樣她還不滿意,還看不起老公,時常偷睡男人。

    那天晚上,我進屋后,打過電話,看了一會兒報,不知不覺就和衣睡著了,居然睡得很沉。

    早上睡醒之后,我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和小姨子赤裸裸地睡在一起,便有些驚惶失措起來。

  她隨即揉了一下眼,也醒了。

  還關切地問我酒醒了沒?我說你這是干什么呀?讓你姐知道了這成何體統?她說她現在不是不在家嗎?不是不知道嗎?緊接著又摟緊了我。

  我順手就把她推開了,點著了一支煙。

  小姨子風流成癮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她說,姐夫,你知道我很崇拜你,我也知道你喜歡我。

  可我沒有我姐的命好,我沒文化,沒福分嫁給你,可你就不能寵愛我一下嗎?我知道你好面子,你不能主動,可我敢,這就是我自愿的。

  她再次鉆進了我的懷里,這下我似乎沒有理由拒絕她。

    完事之后,我無言地擁抱著她,她像小鳥一樣依偎著我。

  她說這是她活這38年來,感覺最幸福的時光。

  我再次問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她說,一是喜歡我,二是想求我幫忙?我說幫你什么忙?她說想開一家大點的美容院,缺少資金,想通過我貨款。

  我說需要多少?她說至少10萬。

  我說,你這是給我出難題,她說她將來肯定會還上的。

    我說,你跟你姐商量這事了嗎?她說,說過,可姐不同意,就只好找我幫忙。

  我說,你跟你老公說過這個想法?她說她的事,她自己能做主,跟他沒關系。

  我說,雖然我是信用社主任,可若手續不合格我也不能審批的,再說,利息又那么高,何必自己增加負擔呢?她說,她就是咽不下那口氣,就是想有自己的事業。

  小姨子風流成癮 (大炕上性經歷)半夜爬上我的床(3/3)  我說,你自己先好好經營那家小店,等今后遇到合適的事情,我會介紹你去做,幫你找份穩定的工作。

  她說,她自由慣了,不想受別人約束,更不想規規距距上下班。

  我說,你是不是現在缺錢花了?她說打牌欠下別人一萬多。

  那時,我心里像是有了底。

  我起身從保險柜里給她拿出了一萬塊塞到她手中,她才高高興興地起身穿好了衣服,再次親吻我,又急著給我做早餐。

  我說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后來那些天,我沒敢讓她再來,免得鄰里間說閑話。

  她非常聽我的話,也可能是她在牌場上又忙碌了。

  我知道,她今后就一定會更加放肆,男人和女人的關系就是這么微妙,只要有過第一次,便有了慣性。

    老婆培訓終于結束了,我其實內心盼著她看緊小姨子,看緊我,看緊家里的錢。

   而 郭雪顯然也沒想到,竟然要用這種方式來取藥。

  她不懂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卻知道男女有別的道理。

  女孩兒的身體不能給男的碰,同樣,男人的身體,女孩兒也不能隨便碰。

  似是也料到了郭雪不會直接答應,吳寶庫也不急,拉過椅子翹著二郎腿等了起來。

  他掐準了像郭雪這種愛狗人士的心思,儼然已經寵物當成了祖宗。

  “實話告訴你吧小雪,前兩天還有人來跟我求這種藥來著。

  可我沒答應,因為這種藥, 叔叔的儲量也有限,要是拿出去一點,對叔叔的身體有不小的損傷。

  看在你是老孫的侄女份上,我這才答應幫你。

  至于想不想,就看你自己了。

  ”聽得吳寶庫的一番話,郭雪心里開始天人交戰。

  見狀,吳寶庫眼睛轉了轉,尋思再給澆把油,說道:“叔丑話說在前面,這種病可是惡性傳染疾病。

  再不趕快用藥的話,估計你這狗也活不長,到時候可別怪叔不幫你。

  ”說完就起身朝里屋走去。

  看著瀟灑,實則吳寶庫心里也急的不行,就等著郭雪開口留下自己。

  此時的郭雪心里一團亂麻,一想到要用手給眼前這個老男人做那種事,她就覺得臊的慌。

  可眼看大黑一個勁的在地上翻滾,還發出那么凄慘的哀嚎,精神也越發萎靡,她著實心疼的很。

  思來想去,她咬了咬銀牙,心道叔叔不惜損傷身體都要幫大黑治病,自己還顧及這么多,實在太不像話了。

  “叔叔,等一下!”郭雪突然開口,小跑著上前。

  至于吳寶庫,心里早就樂開了花,臉上卻裝出一副淡然的模樣,道:“怎么,想通了?可別說叔強逼你,不愿意的話,叔不強求。

  ”“愿意愿意,我愿意。

  對不起叔叔,為了治大黑,還要讓你損傷身體,你人真好。

  ”郭雪說道。

  見這丫頭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吳寶庫強忍旖旎心思,隨意拜拜手,道:“沒事,誰讓叔喜歡你這樣的小丫頭呢,走吧,咱上里屋。

  ”兩人到了里屋后,吳寶庫轉身關上房門,看著眼前玲瓏背影,眼神越發火熱。

  郭雪一轉身,正對上吳寶庫那冒著火的眼神,不由得小臉通紅,道:“叔叔,什么時候開始拿藥。

  ”雖說蘿莉已經送上了門,可這時候吳寶庫反倒是不急了,享受之前,起碼得先調教一下。

  “先別急,這拿藥的過程,可是要講究 手法的。

  叔先給你看點視頻教程,你跟著學一下手法。

  ”言罷便是從抽屜里拿出一盤光碟,放到碟片機里。

  郭雪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盯著電視屏幕。

  可當電視出現畫面后,郭雪小臉“唰”的就紅了。

  畫面中,一男一女光溜溜身子糾纏在一起。

  女人的嬌嚶聲縈繞在整個屋子。

  郭雪忙不迭的 小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叔叔,你……你給我看的這是什么?”郭雪磕磕巴巴的說道。

  見郭雪這模樣,顯然是頭一回看這種動作片。

  吳寶庫覺得自己是真的撿到了寶,這年頭,連片子都沒看過的女孩兒,是真的稀有。

  “你害什么臊,叔是讓你好好學一下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一會好拿藥。

  你要不看的話,叔就給它關了。

  ”一聽拿藥的茬,郭雪當時就慌了,連連搖頭,道:“別……別關,我學!”說著便是緩緩把手指分開條縫隙,而后緩緩拿下,抬眼飛快掃一眼電視中的男女大戰,而后又紅著臉低下腦袋。

  這般小蘿莉獨有的嬌羞模樣,讓吳寶庫看的心里癢的不行,恨不得一把將郭雪抱在懷里,好好疼愛。

  “抬起頭,仔細看,一會要是手法出錯了,拿不出藥,叔可就沒招了。

  ”吳寶庫道一想到外面精神萎靡的大黑,郭雪便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藥,強逼著自己抬頭去看電視畫面。

  “小雪,你就把電視里的情節當成是寵物在配對就行。

  叔這么做,也是為了保證你能順利拿出藥,你得仔細看,看看那個女人是怎么拿藥的,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知道嗎?”吳寶庫一本正經的說道。

  聞言,郭雪雖說臉蛋通紅,可還是眼神堅定的點點頭,回道:“知道了叔叔,我會努力學的。

  ”畫面中,女人的叫聲越來越大,弄的郭雪渾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聲音鉆進她耳朵后,弄的她那個地方莫名的有些癢。

  她開始不安分的妞了一下屁股,大腿下意識夾緊,臉蛋越發紅暈。

  嘖嘖,果然是個雛兒,看點片子就成這樣了,極品,實在極品吶。

  吳寶庫眼神一直在偷瞄郭雪,眼神久久流連在后者那水手群下的大白腿,尋思著里面多半已經泛濫成災了吧。

  足足看了近十多分鐘后,郭雪突然聽到電視里的男子粗吼一聲,隨即一團白乎乎的 東西就弄到了那女人的臉上。

  吳寶庫忙不迭的起身按下暫停,指了指畫面,一臉嚴肅,道:“看到了嗎?這就是高蛋白聚合液,剛才那女人的手法,你記住了沒?”聞言,郭雪點點頭,道:“嗯,記住了。

  ”“很好,我們開始吧。

  過來,幫我把褲子脫了。

  ”吳寶庫招招手道。

  只見郭雪猶豫了一下,紅著小臉,一步步蠕動著走到吳寶庫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攀上后者褲子,遲疑片刻,而后使勁扒了下來。

  也不知吳寶庫是不是早就為今天做著準備,褲衩子都沒穿。

  那玩意老早就處于備戰狀態,脫離束縛后幾乎是蹦了出來,差點抽在郭雪臉蛋上。

  (幼兒益智故事)一股灼熱,又有點腥的味道撲面而來,當即就讓郭雪心跳加速,也著實被眼前那東西嚇的夠嗆。

  她本以為大黑那東西就夠了,沒想到吳寶庫的更丑。

  反觀吳寶庫則是一臉的悠閑,尤其是看到郭雪就蹲在自己身前,眼睛直勾勾看著自己的那東西時,心里無比滿足。

  “開始吧,一定要按照剛才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來。

  ”吳寶庫大大咧咧拉過椅子坐下,張開腿,好不愜意。

  只見郭雪猶豫了片刻,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嘗試性的碰了一下。

  一股軟乎乎的觸感 傳來,她卻如同觸電般,忙不迭的縮回手來。

  “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算了。

  ”吳寶庫心里急的不行,語氣也跟著不耐煩起來。

  聞言,郭雪強忍不適,再次伸出小手,學著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緩緩動了起來。

  “嘶……”郭雪的小手很涼,卻軟的跟沒有骨頭似的,被包裹的瞬間,吳寶庫爽的一個哆嗦,倒吸一口冷氣。

  “叔叔,是……是不是弄疼你了?”郭雪一臉緊張的說道。

  “沒事沒事,你繼續。

  ”吳寶庫聲音都有些顫抖。

  雖說小手動個不停,可郭雪心里還是有些不適應。

  她覺得用自己的手弄這么丑的東西,實在是有點惡心。

  尤其是感覺到手里那東西一鼓一鼓的,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似的,她更是有點不敢再看,耷拉著腦袋。

  吳寶庫一邊享受這小手的服務,一邊上下打量郭雪。

  第一次見到郭雪的時候,他就被那一身水手群的蘿莉像深深吸引。

  誰能想到,這才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郭雪就蹲在他身下,用手伺候他。

  這種巨大的心里滿足,加上生理上的享受,幾乎是讓他覺得自己已經快到了巔峰。

  約莫七八分鐘后,郭雪覺得手腕有點酸了,倒是吳寶庫的喘氣聲逐漸粗重起來,眼睛都有些紅了。

  只見他突然指了指下面,道:“別光弄那里,那兩顆玩意兒也揉一下,這樣能更快的促進高蛋白聚合液出來。

  ”此時的郭雪一門心思想著要怎么拿到藥,對吳寶庫的話深信不疑,小手貼上去就緩緩揉捏起來。

  一股電流感順著下面逐漸涌遍全身,吳寶庫覺得自己體內每一個細胞都要瘋狂吶喊,儼然已經到了爆發邊緣。

  可偏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輕微腳步聲。

  “邦邦邦!”“老吳!你干啥呢?”敲門聲驟然傳來,而后便是王 喜順略帶焦急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動靜嚇的郭雪一激靈,下意識就要起身,卻被吳寶庫直接按住。

  “小雪,馬上就成功了,你繼續。

  ”吳寶庫低聲道,到這節骨眼了,別說來的是王喜順,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他也要享受完。

  聞言,郭雪猶豫片刻,一想到馬上就能拿到藥,索性硬著頭皮繼續弄了起來。

  熟悉快感再次傳來后,吳寶庫喘了口粗氣,而后冷哼一聲,大聲道:“干啥?我這忙著呢,有事就在外面說。

  ”“我家那公羊有點毛病,你抽空去給瞅瞅。

  ”王喜順隔著木門大聲道。

  “知道了,一會就去。

  ”吳寶庫不耐煩的回了一聲,聽到腳步聲逐漸遠了之后,這才長出口氣。

  他這一放松,之前緊繃的神經陡然松懈,再也沒經受的住郭雪小手帶來的刺激感,身子一軟,盡數爆發。

  也不知是不是這一個星期給吳寶庫的憋的夠嗆。

  存糧攢的是真心不少,跟噴泉似的。

  郭雪因為是蹲在吳寶庫面前緣故,躲閃不及,水手服上被弄的一片狼藉,手上也是粘乎乎的一團。

  濃濃的腥臭味傳來,郭雪覺得有點惡心,忙的起身就要把手上的都行甩在地上。

  卻見吳寶庫慢悠悠的提起褲子,道:“別弄掉了,這些可都是高蛋白聚合液。

  你那狗,就指望這個救命呢。

  ”聞言,郭雪忙不迭的把手上的東西弄到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了起來,看那模樣,就跟捧著什么寶貝似的。

  “叔叔,這個……真的管用嘛?”郭雪眨巴著大眼睛盯著掌心那團白乎乎的東西,總覺得怪怪的。

  只見吳寶庫咳咳嗓子,一本正經的說道:“那是當然,這些可都是寶貝。

  不信你聞聞,看能聞什么味兒。

  ”對于吳寶庫的話,郭雪也是沒有太多懷疑。

  興許是因為頭一次經歷這樣的事,好奇心使然,她竟然還就真的把鼻子送到掌心,輕輕嗅了兩下。

  一股淡淡的腥味傳來,郭雪柳眉一顰,道:“腥腥的,一點都不好聞。

  ”見郭雪竟然去聞自己的那東西,吳寶庫心里那叫一個滿足。

  雖說還沒徹底拿下郭雪,可后者這些舉動,多少讓他覺得自己對于眼前這個蘿莉,已然有了一些主權。

  “這你就不懂了,俗話說的好,良藥苦口。

  這東西不只能治你的狗,還能口服,有沒白養顏的功效,絕對是個寶貝。

  你要不要試試?”說到次數,吳寶庫的呼吸逐漸重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郭雪。

  “口服?”郭雪狐疑一聲,下意識看了看掌心的東西。

  一想到這玩意兒是從吳寶庫那地方出來的,而且味道還有些難聞,她當即就搖搖頭。

  她才不愿意吃這東西。

  “叔叔,藥都拿到了,你快點給大黑治病吧。

  ”郭雪道。

  只見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失望,而后道:“沒問題,你把這東西涂在它身上就行。

  ”點了點頭之后郭雪便是小心翼翼的捧著手里的東西走到外面。

  見郭雪蹲著身子,小手輕輕的在 黑背患病的地方涂滿了自己的東西,吳寶庫心里樂翻了天。

  “叔叔,這樣就可以了嘛?”涂完之后,郭雪好奇的問道。

  吳寶庫點點頭,道:“嗯,再觀察幾天。

  等第一階段過了之后,到時候還需要再上藥,多來幾次它就會好了。

  這幾天你就先把它放在我這吧,有消息了我會告訴你。

  ”雖說有些舍不得,可郭雪尋思著為了早點治好大黑,答應一聲之后就離開了診所。

  待郭雪離開之后,吳寶庫也沒閑著,忙不迭的跑到里屋去研究著給黑背弄藥。

  那什么高蛋白聚合液完全就是他瞎掰出的東西,那玩意兒抹在黑背身上,不弄出啥并發癥就算不錯了。

  為了不引起郭雪的懷疑,這黑背的病,他還是得治。

  忙活了一會之后,吳寶庫配好了藥,給黑背抹上,卻是故意減少了量。

  他可不想讓黑背痊愈的太早,畢竟還指望著這件事多享受幾次郭雪的服務。

  拴好黑背之后,吳寶庫這才想起之前王喜順招呼自己去給公羊看病。

  雖說不太像攬這個差事,可轉念一想,也有段時間沒看到 王瑤瑤了,心里對后者那雙黑絲長腿還真是有點惦記。

  離開診所后,他直奔著王喜順家去了。

  到了院子之后,卻是沒看到王喜順的人,吆喝了幾聲也沒看到人。

  他在正屋外面轉悠了一圈,見沒人,正尋思要走,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陣水流聲,貌似是有人在洗澡。

  王喜順不在家,這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王瑤瑤了。

  想及此處,吳寶庫腦子里下意識就浮現出王瑤瑤光溜溜的嬌軀,擺出各種撩人姿勢。

  一想到那場面,吳寶庫那地方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是惦記。

  因為常來王喜順家的緣故,吳寶庫直奔著衛生間的窗戶跑了過去。

  躡手躡腳的扒上窗戶之后,吳寶庫貓著腰,露出一雙眼睛,朝里面張望起來。

  他這一看,險些是噴出鼻血。

  屋內,一具光溜溜的背影正對著他,正在蓮蓬頭下沖涼。

  雖說只是一個背影,可還是讓吳寶庫看的無比火熱。

  說起身材,吳寶庫見過的男女人中,還真就沒有比王瑤瑤更好的。

  標準的葫蘆形,蜂腰肥臀,尤其是那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巴不得扛在肩上。

  “這妮子的身材是真特娘極品,可別孫妍和郭雪那兩丫頭強多了。

  ”吳寶庫吞了吞口水,心里跟貓撓似的。

  他正看的入神,卻突然發現屋內那潔白嬌軀突然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而且隱隱有一陣微弱的嬌哼聲飄進他的耳朵。

  這聲音吳寶庫實在聽的太多,當即眼神就怪異起來,心道這妮子該不會是大白天的就躲在浴室做那事吧。

  可惜王瑤瑤始終背對著他,也不轉身,急的吳寶庫抓耳撓腮,連連跺腳。

  興許是因為太過著急,腳下動作稍微大了點,不小心踢到一塊石頭,疼的吳寶庫直咧嘴。

  可這動靜也被王瑤瑤聽到,直接關上淋浴頭,轉過身來朝著窗戶張望。

  見狀,吳寶庫驚的頭皮一麻,忙不敵的捂著嘴蹲下身子,大氣都不敢喘上一聲。

  以王瑤瑤的性子,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偷窺,估計都能拿著菜刀來拼命。

  一直等到水流聲再次傳來,吳寶庫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頭,賊溜溜的眼睛再次朝著里面張望起來。

  這回他可謂是大飽眼福。

  此時的王瑤瑤恰好是正對著她,那潔白嬌軀可謂是一覽無遺。

  吳寶庫當時就看愣了眼,兩人的距離不過隔著一扇窗戶,偏偏此時的王瑤瑤正閉著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經被人看個遍。

  順著王瑤瑤那一團波瀾壯闊逐漸往下,直至眼神停留到那三角圣地時,吳寶庫眼神挪不動了。

  沒想到,還真讓他猜中了。

  這妮子,竟然真的躲在浴室自娛自樂。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