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ymsr 012



女孩進入婚嫁年齡段后,開始打望身邊的男人,無奈,有錢人畢竟只是少數,好容易看到一個開寶馬的,卻早已名花有主。

  既如此,怎樣才能“一朝嫁作商人婦”呢?這里有幾個要點請你注意: 1、容貌 不一定非要美艷絕倫,但 一定要聰慧無比; 2、身材不一定非要賽如模特,但一定要比例勻稱; 3、品行不一定非要忠貞賢淑,但一定要作風正派; 4、待人不一定非要討人喜歡,但一定要得體 大方; 5、處世不一定非要點水不漏,但一定要照顧周到; 6、出身不一定非要大家閨秀,但一定要舉止端莊; 7、要經常 出入高級夜總會,那是富家子弟的聚集地; 8、至少會2-3門 外語備用,以英、法、日為佳;(釣 不上 中國的釣英國的,釣不上英國的釣法國的……以此類推) 9、會品嘗、鑒別紅酒、香檳,貌似酒逢知己千杯少;(以有相當酒量為前提) 10、有李湘10%的手段,熟知對方家底卻故作單純,強調“看上 的是 你這個人”; 大廳外停了一排排氣派華貴的車,瑪莎拉蒂,保時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奧迪。

  “哎,琪妹,自己打車來的?怎么不給哥打個電話,哥派輛車接你過來嘛。

  今天這么重要的日子,這像什么話?不凈給我們張家人丟臉嗎?”從一輛保時捷91上,下來一個戴著墨鏡的年輕男子,他摘下墨鏡, 表情玩味的看著 張琪沫和林隱。

  張琪沫輕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林隱的岳父,張秀峰,算是張家老一輩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張氏集團就被幾個兄弟壓制,后來又被踢出局。

  最后只分到了一家瀕臨倒閉的小型珠寶加工廠,勉強維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經濟條件,根本不能為張琪沫買多余的車。

  “琪妹。

  你說說,當初哥讓你和這個窩囊廢離婚,介紹孫家的老三給你,你要是聽哥的話,怎么會落到這種境地?”墨鏡男越說越起勁,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隱的存在,“當然了,現在也不遲,要是想富貴啊,來求哥。

  哥能幫你再介紹個好對象!”當著人老公的面說這些話,簡直目中無人!“張 填海,你說夠了沒有?”張琪沫冷聲 說道,臉氣的煞白。

  “哎,我這個當哥的也是看你可憐吶,跟著這樣一個廢物。

  一番好心相勸,給你指條明路,你還不聽,那就活該你窮一輩子咯!”張填海悠悠說道。

  說完,張填海似乎還不得勁,又是表情戲謔的看向林隱。

  “林隱,你個窩囊廢怎么就有臉來參加 凝姐的婚禮?”張填海譏諷說著,“哦!也對,你岳父的工廠聽說資金鏈斷了,工資都發不起,快倒閉了。

  你們是想來巴結大伯家,讓他借錢幫你們度過難關吧?”林隱看著張填海,沒有說話。

  張琪沫的老爸張秀峰,當初就是被張填海的父親,張家老三 張洪軒,給踢出了張氏集團。

  甚至,這一次工廠遇到嚴重困難, 都是張洪軒背后的手段。

  張琪沫長吸了一口氣,強壓了怒火,對林隱道:“忍著,不要理他。

  我今天是來辦正事的。

  ”林隱點了頭,兩個人轉身進了別墅大廳。

  “呵,看你個窩囊廢能忍到什么時候。

  ”張填海看著林隱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廳內,占地面積非常廣,西式的建筑風格,裝飾氣派華貴,還鋪上了一層紅地毯。

  張家的貴客已經陸陸續續進來落座。

  張琪沫提著一個精致的禮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說道:“凝姐,祝您新婚快樂,百年好合。

  ”張 紫凝五官精致,膚白貌美,氣質高傲,但總體相比張琪沫,還是差了一籌。

  她淡淡看了張琪沫一眼,道:“把禮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

  ”張琪沫笑著說道。

  “不用了。

  不用跟我獻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會幫的。

  ”張紫凝冷淡說道,毫不留情面。

  張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難以掩飾的委屈。

  她緊緊握著拳頭,嬌軀都在微微顫抖。

  在嫁給林隱之前,她受到爺爺的寵愛,是張家的掌上明珠。

  紫凝姐當初對他也是非常友愛,可現在,為什么都變的這么冷漠了……紫凝姐嫁給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孫家的大公子,婚禮隆重,張家上上下下都來慶賀,尊貴體面。

  而她……張琪沫沉默了一會,心里想到父親現在的處境艱難,臉上還是強擠出了笑容,跟上了張紫凝離去的步伐……林隱在坐席上看到了這一幕,心里說不出的滋味……林隱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張家的女婿。

  只不過,這些女婿都是有錢有勢的人物,比起他在張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沒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談敬酒,相互遞上名片,無視了林隱的存在。

  “諸位,都在呢?來,一起喝個酒。

  ”“海哥,這哪行,應該我們敬您一杯。

  ”張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過來,在場的張家女婿都是受寵若驚的站 起身,紛紛露出獻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張填海,可是張家老三張洪軒的兒子,三房的繼承人。

  三伯張洪軒,乃是張家的實權人物,在張氏珠寶集團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張洪軍平分秋色。

  張填海無論財富還是勢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們這些外來的女婿。

  “怎么?林隱,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張填海冷聲問道,盯著林隱。

  在場只有林隱沒有起身敬酒,他遲疑了一秒。

  嘩!就這一秒時間,張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灑在了林隱臉上。

  “什么東西?給你臉不要臉?啊?老子讓你喝酒是給你臉,還敢不喝?”張填海表情不屑說道,跋扈至極。

  白酒灑了一臉,刺鼻的酒味濺濕了衣服,林隱臉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場,沒有人幫林隱說話,臉上全都露出譏諷的意味。

  林隱眼神變的銳利鋒芒。

  但是想起張琪沫在辛苦的為她老爸奔波,不能給她添亂,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

  ”林隱抹去了臉上的酒水,緩緩起身。

  張填海沒想到林隱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現一絲冷笑,心里暗笑,你以為忍就沒事了?就在林隱起身的一刻,張填海突然后退,假裝摔倒,順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貴紅酒,以及貴賓禮品的推桌,給徹底掀翻了!噼里啪啦!推桌翻倒,十幾瓶名貴的紅酒,精致的玉(倆性故事)器如意,翡翠手鐲,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個宴會廳的轟動,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過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