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kawd 582



嫂子是大學生,也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 女人,白凈的瓜子臉,纖瘦的身段,前突后翹的,還有雙大長腿。

  三個月前,我哥從山摔下來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為命。

  現在聽著這個聲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我抹了把汗,轉身進了西屋。

  聽到腳步聲,奇怪的聲音忽的停了,“ 黑娃,是不是你回來了?”“嫂子,黑娃回來嘍。

  ”我到了尾房門口,推門走了進去。

  我叫陳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

  農村人都起小名,說是好養。

  “黑娃,嫂子有個事情求你幫忙。

  ”嫂子面色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輕紗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飽滿,隨著呼吸有些晃動,不知道有沒有穿里衣。

  “幫啥?”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顆 棗子,然后撩開裙子,臉色發紅的 說道,“幫我放進去。

  ”“放哪里去?”“你這個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參,(倆性故事)摔傷了腦子, 大哥沒少為我奔波,可惜最后還是成為了村里人盡可欺的傻子。

  嫂子對我這個傻子也不避諱,根本沒有男女之別,在她眼里我就是個孩子。

  可她不知道我前幾天放牛的時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腦子清醒了。

  我想告訴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隱瞞了,畢竟告訴嫂子以后,誰還幫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釋,“就是把這個放進那里啊,具體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給王老爺子弄得,泡三個月棗子,咱家欠他家的錢就可以不用還了。

  ”“泡棗?”我呆呆的問。

  我高中的時候讀過《白鹿原》,書里說在女人那里浸泡過的棗子,叫陰棗,是大補之物,聽說可以滋陰壯陽,延年益壽。

  王老爺子是王大山,這老東西半截 身子都進土了,還信這玩意?“黑娃,別問那么多了,趕緊幫幫嫂子,我一個人找不準位置,亂搗鼓弄得疼。

  ”嫂子說著翻了個身子,把裙子撩的更開了。

  我看著吞了吞口水,這么大第一次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竄。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氣十足的說。

  嫂子有些不耐煩,自己把粉腿張開,然后說道,“黑娃,就對著那里放進來就行了。

  ”似乎是觸碰到哪里了,嫂子臉色發紅,嘴里不停的帶著喘息,讓我有一種解開褲子的沖動。

  “嫂子,那我放了吖!”我深吸一口氣,彎下腰,抓著棗子,對準位置放了進去。

  我真的想告訴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開褲子好好紓解一通,這場景簡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轉不動了,咽著口水,直勾勾的瞪著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側過頭,不滿的瞪著我。

  “嫂子,怎么你沒有這個?”我裝傻問道指著我下邊說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現在放得不是棗子,而是我褲子里兜著的啊。

  “黑娃,這些不重要,你快點放棗子吧。

  ”嫂子眼神有些飄忽,呼吸有點亂,“這個姿勢有點累。

  ”我點 點頭,手里的棗子順勢放了進去,棗子麻麻賴賴的一點不圓潤,中間幾次把嫂子弄疼,讓她滿頭大汗。

  “黑娃乖,還有兩顆大的呢。

  ”嫂子又遞給我一顆大棗子。

  “曉得啦!”我拉開嫂子的小手,一手扶著那里,一手放棗子。

  嫂子顫抖了幾下,呼吸更亂了,身子和水蛇一樣不自覺的扭動著。

  我知道這棗子讓嫂子許久沒接觸過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虛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進去。

  “啊……黑娃,你別亂動啊,順著第一顆棗子進去就行了。

  ”嫂子臉紅如火,扭得更厲害了。

  “嫂子,放不進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沒亂動了,認真的往里面放,接連幾下都失敗了。

  這第二個棗子個頭大,又干巴巴的,沒法放進去。

  要是有東西能像油那樣滑就能放進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頭,你等一下哦。

  ”嫂子讓我把手拿開,然后出房間等一會,差不多也就一分鐘左右,嫂子喊我進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還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著粗氣,想把我手里的棗子拿過去自己放,但看錯了位置,沒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 在我下邊了。

  我感覺很難受,感覺褲子都快撐不住了,嫂子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讓我險些沒忍住。

  嫂子臉色一紅,手趕緊拿開,眼神若有若無的在我那里游走,臉色不僅發紅,而且也不多話,空氣中曖昧的氛圍尤其重。

  有了油樣的東西,第二顆棗子滑一下就進去了,第三顆棗子緊隨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體里的棗子似乎讓她有些不舒服,兩腿不自然的扭動了幾下,然后對我說道,“黑娃,剛才的事兒出去不準對別個說,這是我們兩人的秘密,聽到沒?”她臉上的紅暈還沒消下去。

  我點點頭,有些裝傻的扯著褲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廁所,下面難受。

  ”我確實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發現了,得趕緊去緩解尷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長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錯覺,總感覺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兒徘徊。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來洗澡。

  ”嫂子走了過來,撩開了蚊帳。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覺覺。

  ”我故意打個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

  ”嫂子坐在床邊,抓著我的胳膊搖晃。

  “好嘛!”我委屈的點頭,磨蹭著爬了起來。

  我坐起之后,發現嫂子一直盯著我的那兒。

  發現有了反應,她眼神很復雜,矛盾之中夾著一絲興奮。

  自從上次幫她放棗子之后,嫂子和我的關系更加親密了一些,我也說不上來,似乎嫂子有些把我當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著我下了床,發現沙灘褲有泥巴,兩眼一瞪,氣呼呼的看著我。

  嫂子最怕我和別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氣越來越大,打架就會傷人。

  “摔了。

  ”我 搖頭說。

  “摔著沒?讓嫂子看看。

  ”嫂子臉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著我,確定沒受傷,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勸嫂子扔了我,嫁給村里的暴發戶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沒改嫁,還是和以前一樣,細心的照顧我。

  “咋個摔的?”嫂子沒好氣的翻個白眼。

  “偷桃子,給嫂子吃。

  ”我傻呵呵的說。

  “傻黑娃,以后不準干這種傻事了。

  嫂子想吃桃子,花錢買,不準偷別人的,更不準爬樹,聽到沒?”嫂子突然抱緊了我,生怕我會受傷似的。

  “曉得啦!”我感動的差點哭了。

  嫂子對我,真是沒話說。

  我真的不忍心騙她,好想告訴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為我擔心了。

  邪惡很快淹沒了理智,我還是決定隱瞞下去,當一個快樂的“傻子”。

  嫂子這樣漂亮,我又從沒碰過女人,我實在不忍心和嫂子的關系疏遠開,我寧愿永遠做她身邊的小傻子。

  嫂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給我洗澡,我沒法拒絕,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給你搓背。

  嫂子要泡棗子了,你就幫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溫柔的幫我擦背。

  “嗯!”我用力點頭。

  “不過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記得不要和別人說哦。

  ”嫂子在我耳邊說道。

  少婦幽香撲鼻而入,我小腹發熱,在澡盆里完全失態了。

  嫂子當然看到了,但不去說破,也不理會,就和往常洗澡一樣,弄得我心里癢癢的。

  嫂子從塑料桶里抓起藍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窩,胸前,小腹……涂到那兒的時候,嫂子有意的繞開了,毛巾在腿上擦了兩遍。

  嫂子斜著身子,領口敞開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個不停,引得我更是難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幫我擦小腹,但障礙橫在中間,嫂子終究是避不開的。

  她丟下毛巾,嘆了一口氣道,“黑娃,你也長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嚇了一跳,拉著嫂子的手著急的喊道,“黑娃永遠都是小孩子,是不是這個太礙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說著我真的故作模樣的要把那處擰掉,嫂子看到趕緊過來抓著我的手不讓我亂來,無奈的笑道,“傻黑娃,這怎么說不要就不要,這可是你男子漢的標志呀!”我低著頭,臉色通紅,不知道什么時候嫂子碰到了那上頭,溫熱的感覺讓我不停的顫抖。

  嫂子也意識過來,臉色一紅,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沒放手,她嘆了一口氣低聲道,“你雖然人傻,但本錢倒是不小。

  ”我臉色難看,嫂子問我怎么了,我猶猶豫豫道,“嫂子,我有些難受。

  ”嫂子手掌輕輕動,時緊時松,她臉色帶著一絲羞紅,望著我問道,“黑娃,這樣會好些嗎?”“嫂子,好難受啊!”我不停的顫動了起來,感覺快要來了。

  嫂子這個時候停下動作,遞給我一條毛巾把身上擦干凈,待會穿衣服去吃飯。

  我一臉悲哀,這都快出來了,她怎么就罷手了呢,我拉著她的手,“嫂子,黑娃不舒服。

  ”嫂子摸摸我的頭,溫柔的說道,“忍一忍,一會就好了,你太早接觸這些對身體不好。

  ”我無力反駁,我對嫂子而言是個傻子,不可能去爭取什么的。

  “黑娃,王大山說,讓嫂子去他家果園幫忙,嫂子去不?”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和我說道。

  “有錢錢沒?”我傻乎乎的問。

  我感覺王大山這老家伙沒安好心,陳家和王家沒半毛錢的交情。

  大哥死了,他甩手就借三萬給嫂子,不要錢,偏要嫂子幫他泡棗子,還讓嫂子去他家的果園干活兒,肯定有陰謀。

  “當然有啊!一個月三百塊,中午在王家吃飯。

  ”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抓起干凈的衣服幫我穿上。

  “嫂子,不要去幫他們家干活!”我突然緊緊的抱著嫂子,表現出傻子應有的憨態。

  “黑娃,你咋啦?”嫂子拍拍我的肩膀。

  “嫂子,你去了王家,黑娃沒飯吃。

  ”我沒法說出自己的猜測,只能找個最爛的理由留下嫂子,希望她別去王家。

  王大山和王四虎兩個畜生都對嫂子不懷好意,她天天去王家果園干活兒,中午還在王家吃飯,肯定出事。

  尤其是王四虎,這家伙長得牛高馬大的,他要是對嫂子用強,嫂子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嫂子對我這樣好,我絕不能讓任何人欺負和傷害她。

  “傻黑娃,嫂子早上做多點,給你留一份,你中午熱了就吃。

  嫂子晚上就回來了,又陪你吃飯。

  ”嫂子還是在安慰我。

  我卻管不了那么多,死死的抱著嫂子,一點都不松手。

  嫂子開始還掙扎一下,但最后掙扎不開也就放棄了,逐漸的,在我懷里,她感覺到了一些男人的氣息,那是她半年來都不曾感受過的。

  可能是下面還放著棗子的緣故吧,嫂子的火特別容易竄上來,剛才洗澡的時候就差點沒控制住,現在被我一折騰,芳心大亂,臉蛋紅通通的。

  “黑娃,你放開嫂子,我……不舒服。

  ”嫂子也確實難受,畢竟我那兒還沒消停,碰著她心里越發的空虛了。

  “好嘛!”我委屈的點頭。

  嫂子已經決定了,我沒辦法強行阻止,只能另想辦法,暗中保護嫂子。

  一起吃完午飯,我上床睡午覺了。

  睡到下午醒來的時候,嫂子已經出門干活去了,我口干的厲害,去她房間里找找水喝。

  可是水沒找到,發現在枕頭下面一塊紅色的三角底褲,眼熟的厲害。

  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今天給她放棗子的時候看到了,就是這一件無疑了,怎么現在換下來了?我走過去拿在手里看了看,發現中間滿是干涸的痕跡,湊到鼻子前聞聞,一股說不出味。

  嫂子中午的時候自己折騰了一次?自從知道嫂子有自己動手的習慣之后,我竟然有了一個畜生的想法,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

  可是這又是違背道德倫理的事情,畢竟嫂子對我那么好,我對她做那種事,簡直豬狗不如。

  就在這種矛盾中,我和嫂子的曖昧還在持續。

  嫂子幫王大山家泡陰棗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往下面放棗子容易,取棗子難度可就大了。

  女人的那很深,嫂子一般早上放棗子,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棗子早就運動到深處去了,她自己一個人不可能取的出來。

  所以她一臉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鎖好門窗,撩開裙子說道,“黑娃,快幫嫂子把棗子取出來,太難受了。

  ”看著嫂子收著雙腿,看得出來已經起反應了,想必之前已經努力過很久了,三顆棗子還剩兩顆出不來。

  我蹲了下去,低頭看著。

  之前卡在邊上的那顆棗子已經取出來了,現場一片狼藉,難怪之前叫得那樣兇,這反應很強烈啊。

  “黑娃,碰著棗子了就取出來,知道不?”嫂子主動分開腿,生怕我看不到的樣子。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憑著直覺去操作,可是里面太溜手了,自己又沒什么經驗,折騰幾次都沒成功。

  嫂子的身子不停顫抖著,呼吸大亂,胸前劇烈的起伏著,香汗淋漓,嘴里聲音不止,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愉悅。

  我摸索了很久,最后終于是找到了一點可以著力的點,把棗子取了出來。

  看著泡好的棗子,我也正好餓了,沒多想就扔進嘴里,嚼了幾下,吐了棗核,咕嚕一聲咽了。

  味道有點怪,女人味兒很濃,直沖鼻子。

  嫂子正在勁頭上,壓根沒管我,還不知道我吃了棗子。

  我又伸了進去,繼續尋找第三顆棗子。

  麻煩來了,我手不夠長,指尖能碰著棗子,卻沒法抓住它,取不出來。

  “黑娃,快點!”嫂子的身子跟打擺子似的動了起來,媚眼如絲的叫喚著。

  我分不清嫂子現在是想讓我取棗,還是要身體上的愉悅,但我明白,這棗子不取出來我也沒法子,索性我就為嫂子服務一次。

  我望著嫂子,這可是我最溫柔的嫂子呀,我深吸一口氣,想著吃棗子的樣子,湊了上去。

  “別!黑娃,別這樣!不行的……”嫂子突然抱著我的頭,言語中有些推脫的意思,可是手上并沒有把我推開。

  我趕緊把棗子取出,里頭還有別的東西也跟著出來,躲閃不及。

  我在臉上抹了一把,滿手都是,跟涂了面膜似的。

  嫂子勁兒過去了,臉紅如火,尖叫而起,倉皇之下,抓起小褲當毛巾,手忙腳亂的幫我擦拭,“傻黑娃,你干嘛不躲啊?”我看得出來,嫂子很緊張, 又帶有一些羞澀,讓我心里涌起一個古怪的念頭,我想娶她,代替大哥好好照顧好她,畢竟這么好的女人,可遇不可求。

  “嫂子,棗子三顆,全出來了。

  ”我把兩顆棗子給了嫂子。

  嫂子愣了一下,又發現地上有顆棗核,沒好氣的翻個白眼,有些無奈的問道,“黑娃,這個棗子好吃不?”“好吃。

  ”我傻傻的點頭。

  “王家每天只要倆棗子,我泡三顆,多一顆都給你吃吧,要是這東西能讓你變聰明,那也謝天謝地了。

  ”嫂子溫柔的撫著我的短發。

   林嘉怡想起了以前小學的時候聽到隔壁房間自己爸媽的動靜,當下便搖了搖頭,小小聲的和 王小帥說道:“在這里肯定不行的。

  ”其實王小帥已經有些被沖昏頭腦了,滿腦的都是林嘉怡的假媽媽 妙妙,反而是林嘉怡在他面前其實誘惑力并不算是很大,要什么沒什么,只有這身皮膚不錯,看起來光滑細膩罷了。

  但丟了一個西瓜還是得撿一個芝麻,不然他現在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而且還漲的難受,于是他哄騙林嘉怡說道:“寶貝兒,要不你給我弄一弄?”王小帥也在女人堆里面摸爬滾打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心知肚明,特別像是林嘉怡這樣的女人,花了他不少的錢,而且逢年過節給的禮物還有紅包都讓林嘉怡虛榮心大漲,她是千萬不敢得罪他的,只要稍微逼迫一下,林嘉怡絕對就會就范。

  “可是我…我不會啊……”林嘉怡緊張地眨吧了一下眼睛,她的手還覆蓋在王小帥的褲子上沒辦法挪開,感受到手心下的溫度,以前跟宿舍里面 的人看到的那一些小電影當下便涌入了腦中,她心中不知為何,竟燃起了一陣悸動,身下也覺得有些空虛難耐……王小帥將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當下便乘勝追擊說:“沒事,你隨便弄一弄就好,幫我疏解一下。

  ”王小帥看著她,他們兩個人交往到了現在僅限于牽一下手,還有親一下抱一下,其他的啥事都沒有做,更別說是這樣的要求了。

  林嘉怡聽見了之后連忙搖頭,一張臉紅了一片,雖然沒有做過那些事情,但之前王小帥也時常會把她的小手蓋在他上面,跟她說自己有多難受,暗示的意思明顯,但是她都嚴詞拒絕了。

  而王小帥也知道,像現在的大學生,其實還需要循序漸進的,她們雖然物質,但心中還向往著愛情,所以他基本上都不會怎么去要求她,也不會強迫,因為他也知道放長線才能夠釣大魚。

  而且林嘉怡這樣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比較平凡,能夠有那么奢侈的生活,也是拜他這個金主所賜,若是他們兩個人分手了,那她現在一切的包裝都會化作泡影,所以平時和他相處起來多多少少會帶著那么一點討好。

  “可是我現在太難受了,我不能這樣子出去見你爸爸媽媽吧?而且我也不好去衛生間那里…”王小帥這一次是覺得自己剛到手的鴨子又飛了,心里面非常的不舒服,對林嘉怡的語氣也有了一點不耐煩,不過林嘉怡這個小丫頭聽不出來。

  其實王小帥哀求過那么多次,林嘉怡心中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點動搖了,這會兒更是覺得是自己的原因才會讓男朋友難受成這個樣子的,于是猶豫了再三之后她竟然 點了頭。

  “真的嗎?”王小帥知道這樣的女孩子逼迫一下馬上就會就范,但他并不想給林嘉怡留下不好的印象。

  于是王小帥沉下了一雙眼睛來,頗有些為難的說:“如果你不愿意的話,那還是算了,我也不應該強迫你的。

  ”見王小帥這樣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林嘉怡也覺得自己那么多次的推脫都成了負罪,當下立刻搖頭說自己并不是被逼迫的,而是自愿的。

  看著王小帥那么難受,她覺得自己也很有一些責任,于是自愿的蹲了下來。

  王小帥心里面暗笑,果然女人就是好騙,頭腦比較簡單,多說幾句軟話就就范了,特別像是這么個在學校里面沒有出過社會的女孩子。

  林嘉怡蹲下來之后,王小帥還摸了一下林嘉怡的頭,并且一臉為難的對她說:“我本來不想和你進展那么快的,因為我擔心你會覺得我是輕浮的人,但是你也知道男人在這樣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住,對不起,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話那就不做了。

  ”王小帥再一次貼心的詢問,林嘉怡 聽了之后腦袋搖的就像撥浪鼓一樣,同時心中越發的愧疚,那么優秀的一個男人,對她也彬彬有禮,不過只是提出了一點要求罷了,她之前一直都沒有答應,現在還拒絕的話,那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吧?這一招欲擒故縱,王小帥用的十分的巧妙,看見林嘉怡一臉堅定的樣子,王小帥就知道這個小丫頭片子絕對是上鉤了,于是裝作一副非常自責的模樣,把自己的褲拉鏈給拉開,里面一下子彈了出來,打在了林嘉怡的臉上。

  林嘉怡看了之后眼睛都睜大了,她驚呼了一聲,小臉蛋迅速的紅了一片,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這和在電影里面看到的簡直就是一樣的,而且這個還要可怕…“是不是嚇到你了寶貝?”王小帥小心翼翼的問道,林嘉怡搖了搖頭,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其實王小帥并不是自己第一個男朋友,她也并不是沒有談過戀愛,也品嘗過這方面的滋味。

  不過那些都是年輕的男孩子,所以對于這一方面沒有太能夠給林嘉怡太多的快樂,而林嘉怡只覺得有些索然無味,所以很快的就分手了。

  當時她還想著再次交往就希望找一個更成熟一些的,能夠把她當成女兒來疼的男人,那樣的男人成熟又有閱歷,那方面應該也很有技巧……“寶貝,你張大嘴,像吃糖一樣就行了。

  ”王小帥慢慢的引誘著林嘉怡,林嘉怡聽了之后乖巧地點了點頭,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張大了嘴巴,那一刻,她能夠感覺到一點味,但是其他的味道就沒有了,進去之后適應了一下,林嘉怡在自己的櫻桃小口之中活動,那種感覺讓林嘉怡心中有些蕩漾,她蹲下來的姿勢慢慢改變了,一點不自覺的把自己給翹高。

  在林嘉怡的口中活動,并且越來越堅,林嘉怡突然想著,如果這穿刺到自己,讓自己包裹住,也像現在一樣的話……一 想到這里,她就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發癢了,她不自覺挪動了一下,隨后便感覺到淌了出來。

  感覺到空虛,林嘉怡頓時春情泛濫,更加賣力。

  她一邊弄著一邊想象著自己在王小帥的身上,搖晃著腰肢,把那沒進,感覺到那在自己的里面,最后出來,林嘉怡當下便覺得心馳神往,她雙眼迷離,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王小帥看見林嘉怡那副模樣,心里面也覺得十分的躁動,真想現在就把林嘉怡壓在身下,狠狠的大戰三百回合!想到此,他當下便忍不住伸手探入到了林嘉怡的胸前,另一只手扣住了林嘉怡的后腦勺,不斷的送到她的口腔。

  王小帥的動作太猛,林嘉怡有些不太適應,當下想要干嘔起來,王小帥自己雖然正舒服著,但也在注意著林嘉怡的情況,察覺到了林嘉怡好像不太適應,于是立刻撤了出來,盡管現在很難受,但是他還是分外關心的問道:“是不是讓你不舒服了,那我不做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輕,讓人聽著好像他受了委屈似的。

  林嘉怡聽見王小帥這么關切的問話,他自己都那么難受了,還在顧及她的感受,心中頓時燃起了一陣陣的暖流,覺得這個男人確實是可以托付終生的。

  于是她趕緊的搖了搖頭擦了一下嘴邊,又繼續,很快王小帥便感覺自己好像漸入佳境了。

  他一邊想著在外面廚房忙活的妙妙,一面又不斷的到妙妙女兒的口中,一想到這一些就覺得十分刺激,隨后不多久他就出來了。

  其實這個時候林嘉怡的嘴巴已經非常的酸了,剛才還在想著這個男人怎么那么持久,為什么還沒有出來,這會兒竟然裝了她一嘴。

  她有些茫然地抬頭,王小帥趕緊從旁邊拿了紙巾遞過去給她,讓她把嘴巴擦干凈,林嘉怡點了點頭。

  而他自己也抽出了幾張紙將自己擦了,接著塞回褲子里去,套好褲子之后覺得神清氣閑,但心里還是有點失望,畢竟沒有真弄上一場,所以還是有些不太滿足。

  不過至少嘗到了一點甜頭,也總比好過沒有。

  王小帥起來之后把林嘉怡從地上扶了起來,拍了拍她的膝蓋,還有摸了一下林嘉怡的臉蛋,把人抱在了懷中,親了一口額頭說:“辛苦你了寶貝兒,我是不是特別混蛋?你覺得我很好色吧?”林嘉怡連忙搖頭,其實剛才她自己也有非常強烈的感覺,差一點就想這樣順水推舟和王小帥弄了,可一想到這是在家里面,而自己的爸爸媽媽還在外面,她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聲,讓自己不要去想這些東西,還好自己忍下來了,否則兩個人真的要做的話,她肯定會舒服的叫出聲來吧?“寶貝,我真的是很對不起你,在你家里面對你做這樣的事情,這樣吧,你前些日子不是又看上了哪一款口紅嗎?等今天晚上吃完飯之后,我給你發個小紅包,你去買個禮物慰問一下自己,我剛才的行為肯定把你給嚇到了,真的是太對不起你了。

  ”王小帥說完這一句話,林嘉怡頓時覺得自己非常的幸福,畢竟她想要禮物張口就行了,而且這個男人還都惦記著自己說過的話,一看就是個好男人!她們宿舍里面的小姐妹想去問自己的男朋友要一個禮物,就跟擠牙膏一樣,每次都是氣急敗壞的,而她有一個出手大方的男朋友,逢年過節除了紅包還有禮物,平時什么YSL,TF,子彈頭范思哲寶格麗應有盡有。

  總之她的梳妝臺上面是最多奢侈品的,盡管她長得不算是宿舍里最美的。

  同一個宿舍里面其她女孩子都非常的嫉妒,覺得那個金主絕對是瞎了眼了,才會看上林嘉怡這么個女人,長得又不好看,而且身材也不怎么樣。

  “我們先出去吧,在房間里面呆太久了,可能你爸媽會起疑心,我也不想在你爸爸媽媽面前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王小帥說完這句話,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林嘉怡點了點頭,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從房間里面走了出去。

  剛出去就撞見了把菜端出來的妙妙,王小帥用赤裸裸的眼神從頭到尾的看了一遍妙妙,妙妙起初是背對著王小帥的,所以沒有察覺,她轉過頭去便撞進了王小帥那一雙不加掩飾的眼睛里。

  這雙眼睛如同餓狼一般,仿佛要把自己吞吃入腹。

  妙妙嚇了一跳,手里面的盤子差一點就摔了下來,還好她穩定住了心緒,想到了剛才在廚房里面荒唐的事情,當下便覺得一雙眼睛不知道應該怎么放。

  還好王小帥也知道現在不應該做什么會暴露倆人關系的事情,因為他想將這兩假母女都拿下來,雖然女兒差了一點火候,也并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但是看起來單純好拿捏,而這一個未來丈母娘確實是人間尤物。

  他之前來這里的時候就是想要找到妙妙的,因為找不到妙妙才退而求次,沒有想到緣分那么美妙,一眨眼(媽媽啊啊啊啊)的功夫就讓他們兩人又相遇了,一想到能夠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王小帥就覺得自己又躁動起來了。

  很快飯菜就上桌了,林嘉怡的爸爸叫做林 友生

  “小王,你們北方那邊的人好像挺能喝酒,要不我們兩喝一杯?你來這里多久了,會不會劃拳?”林友生問道。

  王小帥聽了之后點了點頭,十分謙虛的說自己只會一點喝酒也喝得不太好。

  而王小帥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都是看向坐在林友生旁邊的妙妙,妙妙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下來了,穿了一件比較居家的衣服,可能是擔憂自己的巨大會露出來,造成不雅的效果,所以穿的非常的保守。

  平時在家里面她是不太喜歡穿內衣的,這一次卻套上了。

  王小帥剛才在廚房里面調戲妙妙的時候就已經把該摸的都摸了,這會見妙妙換了這身衣服,看起來沒有之前的那一套那么誘惑了,但他已經知道誘惑人的模樣是什么樣子的,所以一點都不在意。

  兩個男人十分歡快的吃喝起來,友生哪里是王小帥的對手,一來二去竟然已經醉的開始說胡話了。

  林嘉怡看見自己的爸爸這個樣子,于是站了起來,說要把爸爸帶進房間里面休息一下,妙妙聽了之后警鈴大作,連忙的站起來對她說:“不用不用,你們兩個先吃一會兒飯,這件事情我來做就行了,不用你們。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連忙的把老公架了起來,可是雖然林友生長得有點瘦,但是還是有重量的,而且喝醉了酒的人都是沉得很的,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把人從凳子上面拉起來,而且他還有些發酒瘋胡亂動。

  王小帥看見發酒瘋的林友生,便從位置上面站了起來,把人一把扶住,隨后拖到了他們兩個人的房間里面去,剛一進去就發現這屋子好像十分冷清,不像是溫馨的小窩。

  妙妙站在旁邊,目光之中有點擔憂,王小帥瞧見妙妙眼中的擔憂,心中忽然有些生氣,不過他隱藏得很好,并沒有發作出來,他往門外一看,瞧見林嘉怡并沒有跟上來,他直接上前一步捏了一把妙妙的肥美。

  妙妙嚇得差點驚叫出聲,沒有想到王小帥這個人竟然那么大膽,渾身上下的冷汗全冒出來了,只見她著急的朝自己老公的方向看過去,而床上躺著的林友生已經呼呼大睡了,根本察覺不到這邊的情況。

  兩個人出去接著吃飯,吃飯的時候飯桌上一聲不吭,林嘉怡倒是屁顛屁顛的和妙妙說了不少的話,根本就沒有發現王小帥這一邊的一樣,王小帥往嘴里面塞了幾筷子菜,嘗不出什么味道,但是一門心思都在剛剛捏了一下妙妙的手感上,覺得這樣豐滿的用來后入再好不過了。

  王小帥一邊想著一邊又覺得心癢難耐,竟然把手伸了下去,一把把妙妙的腳給撈了起來,妙妙驚呼了一聲,林嘉怡有些疑惑開口問道:“媽,你這是怎么啦?”妙妙搖了搖頭,說只是自己剛才想到了一些什么,有點大驚小怪了,林嘉怡聽了之后不疑有他,繼續吃著碗里面的飯,而王小帥一只手夾的菜,另外一只手則是握著他未來岳母那雙細腳,因為天氣太熱了,所以她身上穿了一件闊腿褲,倒是很方便王小帥的手摸上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