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japan family day



蘇晴今年三十二歲,正值一個 女人的最佳年齡,172的身高,修長細膩的雪腿,豐腴誘人的胸脯,雖然已經女人三十,但看上去給人的感覺,仿若才二十三四的樣子。

  撲面而來的,是楚楚動人和暗香浮動。

  今天她穿著一件紅色的緊身連衣短裙,胸前的驕傲隨著步伐上下擺動,看的讓人直流口水。

  兩條如玉般光滑的美腿,踩著一雙七公分的漆皮高跟鞋,更是讓人眼前冒火。

  此刻她正站在市 一高的大門外,等待放學。

  今天她原本是想要去做個美容的,可閨蜜劉玉婷突然將兒子托付給她,所以她只好來接 小偉放學。

  站在一高的校門口,感受著周圍 男人饑渴的目光,蘇晴莫名的有股異樣, 身體也漸漸有了感覺。

  正值放學的時間,一高的學生陸續從校門口出來,蘇晴左等右等,卻不見小偉的影子。

  沒辦法她只好到學校里找,結果找到教室,卻發現小偉一個人呆愣愣的坐在那里,有些失神。

  蘇晴快跑兩步,上前安撫小偉的肩膀問他怎么了?十八歲的小偉抬頭看著媽媽的閨蜜,涌動一下喉頭,低聲說沒什么。

  今天下午,小偉被數學老師安排去校長室送材料,結果剛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一聲女人輕吟。

  他看過電影,知道這聲音代表著什么。

  他按耐住心頭的激動,悄悄來到窗前。

  天吶!房間里,竟然是校長和自己的美女班主任 林雨薇

  林雨薇趴在桌子上,校長抱著林雨薇的細腰,從身后蠻橫的沖撞著,林雨薇的鼻息內發出誘人的聲音。

  小偉被這刺激的一幕,給震驚的無以復加。

  一整個下午,都在慌神。

  放學的時候,班主任林雨薇還來巡視過一次,當時兩人的目光剛一相接,小偉的腦海中就回蕩起這個女人在校長身下的模樣,一下子羞紅臉,低著頭不敢跟班主任對視。

  媽媽的閨蜜來找自己,總算是讓小偉緩過神來,跟著蘇晴離開學校,坐上她的車,小偉才知道媽媽出差一周,這個長假自己都得住在蘇晴 阿姨家里了。

  看著蘇晴阿姨凹凸有致的身材,小偉莫名的喉頭涌動一下,回想起平時一本正經,在校長身下卻放浪形骸的林雨薇。

  難道,蘇阿姨也是這樣嗎?跟著蘇晴回到家里,蘇晴進門就將手提的坤包放到鞋柜上,彎下腰撅起屁股脫自己的高跟鞋,并招呼小偉進門。

  可此時站在她身后的小偉,卻傻了!蘇晴紅色的短裙根本遮不住那迷人的裙下風光,微微抬起的腳懸掛在空中挑著那雙高跟鞋,隨著鞋的離腳,露出深紅色的動人腳趾,在室內燈光的照射下,泛著點點光芒。

  愣怔一下午的小偉終于忍不住,一把從身后抱住媽媽的閨蜜,蘇晴阿姨。

  身下堅挺一個下午的那物抵上去的那一刻,小偉感受到一股令人顫栗的柔軟舒適。

  突然被小偉抱住,蘇晴也是一驚,可緊隨而來的那物,卻讓蘇晴瞬間渾身發燒,有些站立不穩的扶著一旁的鞋柜,嬌滴滴的聲音問小偉你干嘛。

  小偉只是頭腦一熱的沖動,現下被蘇阿姨喚醒,立即又恢復文弱害羞的模樣,臉紅的像猴屁股一樣,說沒什么,往后一周就拜托蘇阿姨照顧了!蘇晴看著小偉,臉上也有些燒臊,應付兩句,就趕緊溜進臥室里換上睡衣,將浸濕的 底褲連同裙裝一同丟到 衛生間的洗衣筐里,這才渾身爽利的跟坐在沙發上的小偉說你先去洗個澡,晚上想吃什么阿姨給你做。

  小偉說吃什么隨便,然后就乖乖的衛生間里去洗澡。

  蘇晴則拉開冰箱,準備做菜。

  作為一個懂生活品質的都市麗人,蘇晴的冰箱里常備著各種各樣的鮮果肉類,平時她一個人在家,為保持身材晚飯往往不吃,或者拌個沙拉就好,可今天卻不一樣!小偉正值長身體的時期,又是高三用腦過度的關鍵時刻,還是需要吃點肉的。

  簡單考慮一下,蘇晴就決定炒個蝦仁,來個回鍋肉,再做道清炒菠菜和水果玉米,最后再燉個排骨湯。

  做完決定,蘇晴剛準備系上圍裙開工的時候。

  就忽然意識到,遭了!自己剛換下的底褲,可還在衛生間里。

  顧不得其他,蘇晴慌慌忙忙的來到衛生間前,剛想要敲門,卻發現衛生間門沒關嚴,透過縫隙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小偉脫的寸縷不掛站在那里,正呆呆的凝視著洗衣筐里自己那條黑色的蕾絲花邊底褲。

  蘇晴的臉,一下又紅了!小偉卻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條帶著蘇阿姨身體味道的底褲,他本來是沒發現的,結果脫下自己的底褲找地方掛的時候,才看見。

  更重要的是,他發現這條底褲,竟然跟今天下午被校長褪下來掛在班主任林雨薇腿彎的那條,一模一樣。

  看到這一幕,小偉不禁又想起下午的那一幕,以及美女班主任的嬌軀。

  他愣怔好久,終于忍不住的帶著七分好奇,三分渴望,伸手將那條底褲,拿過來抓到手里。

  原本門外的蘇晴,已經平復好心情,打算敲門拿回衣服的,可她手剛抬起來,就看到一直漠然的小偉,竟然一把將自己最貼身的衣物抓到手里,而且眼神中,還帶著侵犯的酷冷。

  一剎那,已經抬起手的蘇晴就僵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小偉將自己身體最原始的味道放到鼻尖處,輕嗅一下。

  瞬間,僅隔一道門的蘇晴感覺到自己身體內涌動一下,身體來了感覺。

  蘇晴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一個少年的面前這樣。

  而且這少年,還是自己閨蜜的兒子。

  這讓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她還記得自己上一次這樣,還是剛談第一個男朋友,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這讓她臉色緋紅,含羞不已。

  另外,底褲這東西,怎么能被一個男人隨便拿在手里的,而且上面還沾著下午時的東西,多臟啊,多難為情啊!蘇晴抬起手就想推門進去,但是手指剛碰到門,她就又將手放下來。

  自己現在進去算是怎么回事,這樣做是不是太唐突了?青春期的少年對于異性有著濃重的好奇心,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

  蘇晴覺得如果自己這樣貿然的進去,肯定會讓小偉的自尊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到時候產生什么心理陰影就麻煩了,說不定會改變 孩子一生的軌跡的。

  想到這里,蘇晴又把手放了下來。

  她決定還是不要把這件事情戳穿,反正自己只需要照顧小偉一個星期,等一個星期之后也就不需要煩惱這種事情了。

  蘇晴轉身去了廚房炒菜,可做菜的時候滿腦子卻都是小偉拿著底褲,神情一臉迷醉的樣子。

  一想到小偉現在正拿著底褲,說不定在衛生間里做更過分的事情,蘇晴兩腿一哆嗦,那種突如其來的感覺,又來懲罰她了。

  吃飯的時候蘇晴還特意觀察了一下小偉,小偉面色如常,只是眼神有些不敢和她對視。

  晚飯過后,雙方互道晚安,蘇晴回到房間滿腦子還是今天的畫面。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直到下半夜,有些煩悶的她從床上爬起來,推門走進了衛生間。

  等她打開衛生間的門,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臟衣簍,里面多了一條底褲,應該是小偉的。

  更讓蘇晴心驚的是,這條底褲上面明顯有一些東西,蘇晴鬼使神差的就把手伸了過去。

  蘇晴的手很好看,有人說她憑著雙手去做個手模,也肯定能賺的盆滿缽滿的。

  那纖細如春從一樣的手指,緩緩的朝著前方伸了過去,丹紅色的指甲油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如此美麗的手,此刻微微顫抖著,就這樣輕輕的夾住了那條底褲,并且將其拿到了眼前。

  蘇晴和上一任男友已經分手三年了,這三年當中她不是沒動過再找一個的念頭,可每次有了這種想法,她就會拼命的工作,以此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真的被前一任傷的太重了。

  時至今日,有時候午夜夢回的時候,蘇晴的眼淚都會打濕枕頭,她仍舊還能記得自己當初是如何討好男友的,甚至不惜在床上作踐自己。

  可就是這樣的付出,也沒能讓男友的心安定下來,最后還是跟別的女人跑了。

  自己多久沒有碰過男人了?蘇晴都有些淡忘了,不過當底褲來到近前的那一瞬間,那股熟悉的,充斥著男性荷爾蒙的味道撲面而來的瞬間,以前的種種突然重新浮現在蘇晴的面前,恍如昨日。

  敏感的身體立刻給了蘇晴反饋,她覺得自己身上一熱,雙腿一麻就軟倒在了衛生間的地面上。

  后背靠著衛生間的墻面,蘇晴的手中卻死死的握著那條底褲不曾放手。

  那熟悉的感覺再次出現在心頭,蘇晴突然意識到,自己渴望男人,(左手握右手)就算再怎么壓抑自己的本性,但生理上的規律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自己就是渴望男人。

  有了這個想法,蘇晴心中突然產生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

  “聞一下吧,這也是男人的東西,上面有你渴望的味道。

  ” 聽著心里面的這個聲音,蘇晴看著眼前的這條底褲有些發愣。

  “不要猶豫了,也沒什么好害羞的。

  小偉不是也一樣聞過你的味道嘛,只是單純的聞一下,不會有什么問題的,再說別人也不可能知道。

  ”這個聲音簡直像魔鬼一樣,蘇晴覺得自己的手完全脫離了大腦的控制,就這樣舉了起來,把底褲送到了面前。

  而另一只手,已經回憶起了三年前經常做的事情,輕車熟路的到了它該工作的地方。

  “嘶!”當底褲貼近面前的那一瞬間,當那充斥著男性荷爾蒙味道闖入鼻腔的一瞬間,蘇晴的大腦當中轟的一聲,徹底失去了自控能力。

  她發了瘋一樣,狠狠的把底褲按在臉上,拼命的呼吸著,仿佛要把上面所有的味道,統統吸入身體中一樣。

  同時另一只手也開始在身上胡作非為!蘇晴悶哼了一聲,就這樣倒在了地上,可兩只手卻沒有離開,繼續我行我素的做著之前在座的事情。

  一陣陣如同哭泣一樣的嗚咽聲,從蘇晴的喉嚨之中傳出來。

  那是一種孤獨的哀鳴,也是身體極度愉悅的信號。

  差一點,還差那么一丁點!蘇晴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她確定自己就差那么一丁點就能達到那根線了。

  或許只要再輕輕的勾一下手指,只要能找對地方,一直投下去就能把自己送上歡愉的頂峰。

  于是蘇晴微微瞇著眼睛,嘗試著去尋找那個地方。

  就在她確定自己找到,手指按下去的瞬間,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見衛生間的門打開了。

  小偉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門口,此刻正一臉震驚的望著她!手指按下,歡樂的浪潮如期而至…… 鄰居最近娶進門個如花似玉的小媳婦,這可讓林虎眼饞壞了,三十好幾的 老光棍,一心想要把她弄到自己床上去。

  深夜,林虎剛爬上被窩,就聽到急促的敲門聲,“ 虎哥,開門,快幫我看看孩子!”聽著聲音,心里一喜,竟然是隔壁小媳婦找過來了。

  “妹子,啥事呀?”深更半夜的讓小媳婦進門,或許真的能發生點什么。

  小媳婦叫 張梅,長得嬌美動人,剛生了孩子更是韻味十足,想到她坐在門口喂奶的畫面,林虎小腹一陣火熱,想要自己也上去嗦兩口。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得砰的一聲房門被推開,張梅穿著寬松的孕婦裝抱著孩子急匆匆的就跑了進來。

  女人很美,很白,或許是因為剛結婚一年多的原因,二十四歲的張梅雖然已經為人母,但是模樣卻介于少女和少婦之間,比少女多幾分韻味,比少婦少幾分成熟,因為正處在哺乳期的緣故,身材比原來更棒了,罩杯都大了兩個碼,配合著她巴掌大的小臉,更加的惹人憐惜,富有韻味。

  寬松的孕婦裝根本就遮不住她豐盈的上身,林虎望向她的時候,她正焦急的朝林虎跑來,驚人的山峰,隨著她的步子,正一下一下的跳動著,讓林虎大咽口水,腦袋一片空白,直到陣陣奶香味鉆進鼻孔,林虎才清醒過來。

  張梅焦急的說道,“虎哥,你在醫院工作趕緊幫我看看是咋回事,孩子都哭了一晚上了。

  ”林虎確實是在醫院工作,不過他卻不是醫生,他一個大專生,而且還是個野雞大學的大專生,在醫院熬了幾年了還只是在醫院前臺做做接待的工作。

  林虎一邊觀察著孩子臉色,一邊 開口問道,“趙建呢?咋不趕緊領孩子上醫院呢?”“那死人又出差去了,去海南,說是半年差,誰知道啥時候回來呀……”興許是對老公的作為太過不滿又無人訴說,張梅一張口就停不下里了,看看可憐的孩子,再想想自己,淚眼婆娑,絲毫沒注意,她已經坐在了林虎的床邊,半個身子都貼在了林虎的身上,柔軟的身子嬌小的臉龐,讓他一下子身心.蕩漾起來。

  “孩子問題不大,就是餓了,讓它吃奶就行了。

  ”林虎想著還能親眼看到張梅喂奶,有些興奮。

  聽著林虎的話張梅下意識的用手緊了緊衣領,心虛的低聲道。

  “可是……可是我不下奶了。

  ”林虎眉頭一皺,“咋回事?”張梅聞言嗚嗚的哭了起來,“虎哥,我已經三天不下奶了,奶粉又恰好喝完了,嗚嗚……”“這時候超市也關門了,不下奶一般是堵住了,得找人幫揉開胸口的淤塞的奶塊就好了。

  ”林虎皺眉道。

  聽著林虎的話張梅眼睛陡然一亮,而后猛然伸手抓住了林虎的手臂急切的說道,“那虎哥你會嗎?你得幫幫我!”聽著張梅的話,林虎下意識的低頭看向張梅的身前,張梅也知道這個提議羞人,她的呼吸急促,帶動的胸口不停地顫抖著,這么近的距離不停刺激著林虎的眼球,可是眼看著孩子餓的哇哇亂叫,她也顧不得羞臊了。

  “虎哥,趕緊的,孩子餓了。

  ”或許是母性,平時極易羞赧的張梅鼓起了巨大的勇氣,見林虎看著自己,竟然還大方的挺了挺胸。

  林虎不可思議的看著張梅,只見她美艷的小臉俏紅,更加的誘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兩人說話的功夫,放在一邊的孩子又開始嚎啕大哭起來了。

  林虎也知道這會去醫院已經不可能了,再看看嗷嗷待哺的孩子,眼睛往張梅那粉白如雪胸口看了一眼道。

  “妹子,我上學確實學過些 催乳的手法,我就試試,不一定能成,就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張梅見林虎松口,心里一喜,低頭看了眼孩子,而后又瞥了眼林虎,一咬牙,不帶林虎說完就要脫了上衣,林虎見狀忙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按住她的手臂道。

  “妹子,你別著急。

  就算催乳也不能在我這呀,你趕緊抱著孩子回家,先給孩子喝點溫水,我隨后就到。

  ”聽見林虎這么說,張梅也意識到自己著急了,忙是點頭應聲,可是剛要說話的時候,竟然才發現林虎就穿個褲衩在身上,下面已經有了強烈的感覺。

  “虎哥,你,你……”林虎臉色一紅,“妹子,你別誤會,我剛才在睡覺……”張梅沒有說話,匆忙從床上將孩子抱起出門,心里卻一直咚咚跳個不停,心里尋思著剛才那個里到底塞了什么,畢竟他男人的可沒那么壯觀。

  越想越是燥的慌,自己男人已經小半年沒回家了,太久沒嘗過滋味了,剛才看到林虎的那里,下面竟然就有感覺了,難道自己這么浪.蕩嗎?穿好衣服后,林虎就到了張梅家,張梅給林虎留門了,輕輕一推門開了。

  張梅也知道讓一個大男人進家里不合適,可是孩子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聽著孩子的哭聲她更加心疼,只能忍著羞赧讓林虎這個大男人進門了。

  林虎進屋的時候,張梅正用小奶瓶給孩子喂溫水呢,聽著林虎來了,她扭過頭,瞬間四目相對,林虎訕訕站在原地,張梅率先開口道。

  “來了,虎哥。

  ”張梅此時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比之前更加寬松的居家服,透過燈光,還能看到兩點櫻紅閃現。

  林虎干咳著應了一聲,知道待會催乳肯定有肢體接觸,但他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光棍,現在最想的事情就是和張梅來一次。

  張梅有些魂不守舍,眼睛余光看了一下林虎的那里,還是很大,她才平復的心跳又咚咚起來,暗罵自己,明明為了孩子,現在卻總是盯著虎哥的那里看個不停。

  張梅嬌美的模樣看的林虎心口砰砰的直跳,他雖然很想立即將張梅撲倒在床上,但是作為一個醫護人員的基本素養還是壓制住了他的沖動,看著張梅開口解釋道。

  “妹子,我雖然會催乳,可是這催乳也是因人而異的,并不是醫生按了,就一定會出奶,我也不能保證我按壓后你會立即有奶。

  ”林虎的話讓張梅眼神猶豫了一下,不過這份猶豫也是轉瞬即逝,稍一停當的工夫,她就再次開口道。

  “虎哥,沒事,我對虎哥的手法有信心!”其實張梅心里有些擔心這個老光棍會把持不住自己,但更多的是莫名的期待,一種對原始浴望的興奮。

  而且張梅回屋躺下之后,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小褲上面竟然……不由得臉色通紅。

  林虎將孩子放在嬰兒床中,轉身回床邊的時候,張梅已經將寬松的孕婦裝掀了起來,豐腴雪白入云的高聳,像是面包一般,又白又軟,讓林虎忍不住咽了下唾沫。

  林虎強制將心底火壓下去,雙腿極其不協調的走到床邊。

  “虎哥,我應該咋配合你呀?”張梅忍著內心的羞赧開口道。

  她不是(男女性故事)什么水性楊花的女人,這輩子就談過一次戀愛,然后就結婚了,身子除了老公趙建這個男人外,再也沒讓別的男人看過,此時竟然不僅要讓林虎看,而且還要讓他摸,頓覺滿臉發燙,可是為了孩子她只能如此。

  “妹子就躺著別動,把衣服撩起來,待會會有一點痛,有什么感覺告訴我就好了。

  ”林虎可能是光棍太久了,現在看到光著身子的女人,簡直要讓他的火箭炮就要炸了。

  林虎趕緊回神,將心底的想法壓下去,心情激動的搓著手,一直到手心發熱的時候才坐到張梅旁邊,將手按了上去。

  將手心搓熱一是怕涼到張梅,二是冰冷的環境會使人體穴位閉合。

  按上的那一剎那,林虎覺得就像是按在了一團發面團上,既柔軟又富有彈性,整顆心都要跳將出來了。

  軟,滑,彈性十足,林虎恨不得狠狠的攥幾下,手感太舒服了。

  而反觀張梅,在林虎溫熱大手一按上她的胸口,敏感的她立即覺得一道電流從身體劃過,豐腴嬌美的身體忍不住一顫,低頭看著按著自己胸口的林虎,忍不住俏臉一紅。

  林虎摸的舒服,但是不好表現出來,微皺眉頭表示認真的模樣。

  “虎哥,你按的咋樣了?我為啥不出奶了呀?”張梅此時也是羞赧不已,林虎溫熱的手摸.的她竟然有些舒服了,這個發現讓她愧疚不已,見林虎摸著自己不說話,只能羞赧開口提醒道。

  如果不是孩子重要,她覺得可以讓這個老光棍一直摸下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