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qinweiyingjie



“呀,琳琳,你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你不是平常……”一句話還沒說完,老周就已經看見, 劉琳今天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她的身后還跟著另外一個老男人。

  這個男人看起來年齡和自己差不太多,可由于西裝革履,導致他顯得有幾分年輕,也不過才三四十歲。

  “這位是老周。

  ”老周一下子皺起了眉頭, 有一些疑惑地 看著面前的 劉勝偉,在他的印象當中,劉琳似乎好像還是第一次帶別人回到自己的民宿里。

  “誒呀呀,你看看我,一下子光顧著高興,都忘了跟你介紹了。

  ”劉琳一邊拍著自己的腦門,一邊興高采烈,站在兩個人中間,紛紛介紹。

  “ 周伯,這是我的顧客劉勝偉, 劉先生;劉先生,這是我之前的鄰居,也是這間民宿的老板周伯。

  ”劉勝偉淡淡地對著老周點了一下頭,對于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商人,他一向是沒什么興致的。

  “琳琳啊,你怎么把顧客領到這里來了?干嘛不去外面談?”老周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對勁兒,皺著眉頭問著劉琳。

  “嗨,周伯,這不是形式所迫嗎?”劉琳并不打算告訴老周實話,眨著自己的雙眼,得意的對著他說道。

  “周伯,我現在要回去談生意了,你可得幫我把門,千萬別讓任何人進來。

  ”劉琳心中其實是在害羞,害怕有人撞見自己和劉勝偉的好事兒,到時候 照片傳出去,自己這張臉該往哪兒放。

  “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老周雖然還有些懷疑,可是劉琳都已經這么說了,他也不好反駁什么,只能拍著胸脯向劉琳保證。

  “那么,劉先生,咱們走吧。

  ”劉琳得 到了老周的保證,放下心來,挑著眉眼,看著自己身后的劉勝偉說到,兩人一起以后上了樓梯。

  轉眼之間,來到了劉琳的房間里,一進來,劉琳還想像剛才一樣,調戲著劉勝偉,但劉勝偉都已經憋了一路了,自己的身子早就已經燙到了不行,哪里還有時間,讓劉琳在那兒自我欣賞?一個箭步,直接沖到了劉琳的面前,不管不顧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瘋狂的在劉琳的臉上啃噬。

  很快,劉琳就能感覺,劉勝偉的口水,將自己的一張臉涂滿,粘糊糊的。

  雖然劉琳心中很是反感,但她還是不得不裝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一邊挑著眉眼,一邊看著面前的劉勝偉。

  “劉先生,沒想到您還真是夠猴急的。

  ”“廢話少說。

  ”劉勝偉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瘋狂地撕扯著劉琳身上的衣服,很快,兩個人坦誠相。

  劉勝偉二話不說,直接公主抱起劉琳,將她粗魯地扔在了一旁的床上,劉琳的后背撞在床板,傳來些許的疼痛,可是劉勝偉一點都沒有憐香惜玉,揉搓著劉琳通紅的后背,進行自己下一步的動作。

  劉琳沒有想到,劉勝偉竟然如此會玩,疼痛讓她微微皺起了眉頭,有些不舒服的扭動了一下腰肢。

  這一動不要緊,一下子又觸碰到劉勝偉的敏感點,他粗魯地握緊了劉琳的腰肢,在她圓翹的屁股上,抬起手狠狠地打了兩下。

  很快,那原本白皙的皮膚出現了五個明顯的指印。

  “別動,再動我饒不了你。

  ”劉琳感受到劉勝偉的尺寸,讓她有一些恐慌,身子微顫,咬著自己的下唇,怎么也想不到,這個劉勝偉看起來平平無奇,誰知道這么有料?看來今天自己準要遭殃了。

  劉琳陪著一臉的笑,迎合著劉勝偉,兩個人玩的開心,很快,雙方都是大汗淋漓,互相喘著粗氣,滿臉通紅,看著對方眼底寫著深深的欲望。

  下面的老周,自打劉琳一上來,就覺得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對勁兒,就算劉琳說想要和對方談生意,那也沒有必要來自己的民宿吧!老周左思右想,趁著劉琳不注意,跟著二人走上了他們的房間。

  才剛剛一上來,老周明顯地聽見,在劉琳的房間里傳來男女歡愉的聲音。

  老周心中暗自一驚,躡手躡腳,走到了劉琳的門前,順著門縫,往里看去,就看見這兩個人光著身子躺在床上,正在做運動。

  尺度大的,讓老周震驚的張大了嘴巴,足以塞進一個雞蛋。

  真沒有想到,原來這個劉琳這么會玩,之前她還跟自己裝純,原來全部都是給自己演戲呢。

  老周恍然大悟,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心中對劉琳也不知道起的是歹念還是憤恨,眼中閃過一抹瘋狂,在劉琳的身上四下掃視著,將她身上的一切,通通映在自己的眼中,一點也不肯錯過。

  在看劉琳,根本沒有注意到老周的存在,在那里忘我的發出一兩聲嚶嚀,聲音越來越大,傳到老周的耳朵里,就像一劑催情藥,刺激老周,讓他的身子逐漸變得滾燙,下體也開始猛漲。

  “我再也受不了了。

  ”剛開始的時候,老周還能勉強地壓抑自己,害怕動作太大,被里屋的兩個人發現,隨后看著二人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老周狠了一下心,直接將自己的下身脫個干凈,露出龐大的尺寸,雙手瘋狂的撫摸他,直至完全解出自己全部的泄出。

  屋里的那兩個人,或許也到了高潮,劉勝偉癱在了劉琳的身上,雙目微紅,臉上分明帶著一點微笑,這還是這么久以來,他第一次感受到快樂。

  老周害怕時間太久,被人撞見,趕緊將自己的衣物收拾起來,剛轉身來到樓梯口,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球一轉又回到了劉琳的房門前,拿出自己的手機,小心翼翼的拍攝一張照片。

  照片上,兩個人赤身裸體抱在一起,臉上動情的表情清晰可見,老周一邊嘿嘿的笑著,一邊收回自己的手機,回到了樓下。

  “劉先生,這回這房子您可以買了吧?”休息片刻,劉琳總算是緩過神來,恢復了一下體力,她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工作,拄著自己的腦袋,支起自己的身體,面含笑意,對著面前的劉勝偉說道。

  “那是自然。

  ”劉勝偉點頭答應著劉琳:“你都已經奉獻出你自己的誠意了,我又怎么可能會落后呢?”劉勝偉這話分明是在挑逗劉琳,劉琳雖然心中有一些反感,可還是不得不點頭稱贊。

  劉琳害怕夜長夢多,主動拿出自己的合同,放在了劉勝偉的面前,看著他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劉琳這才松了一口氣。

  “今天我過得很開心,希望以后咱們再有合作的機會。

  ”臨走之前,劉勝偉對著劉琳留下這句話,劉琳在心中暗罵,果然所有男人都一樣的,全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考生物。

  “劉先生,您放心吧,只要您給的價錢夠合理,我這兒可每天等著您來呢。

  ”劉琳一邊說著,一邊挑起自己的眉眼,得意地看著面前的劉勝偉。

  劉勝偉心情愉悅,和剛開始來的時候判若兩人,一邊哼著歌一邊下了樓,路過樓下,掃了一眼柜臺里的老周,不知道是不是劉勝偉的錯覺,他總覺得老周一直在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盯著自己。

  劉勝偉被老周盯得渾身有些不大舒服,直到走出了門外,劉勝偉才好奇地上下打量,自己今天也沒什么奇怪的,那個老東西的眼神怎么那么討人厭呢?劉勝偉想不出來原因,也只能作罷,搖頭晃腦哼著歌,挺著自己的肚子走掉了。

  大約過了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劉琳簡單地將自己的身子清洗了一下,直至洗的又是香噴噴的,這才滿意地穿上自己的睡袍,兩條大白腿從睡袍開叉的縫隙當中竄了出來,穿著自己白色的拖鞋。

  劉琳走到了樓下,都不用等老周同意,直接在他的面前坐了下來。

  “周伯,晚飯做了嗎?要是沒做,我請你出去吃。

  ”今天一天,劉琳就已經接到了一筆大單子,她心中開心,主動對著老周講到。

  “別別,我可不敢再帶你出去吃了,你要是再喝醉了,要是撒起酒瘋來,撕了自己的衣服,我該怎么辦?”老周故意和劉琳開著這種大尺度的玩笑,劉琳一聽,小臉一紅,罵了一聲“不正經”,然后扭著自己的屁股。

  轉身回到房間。

  老周看著她的背影,傻傻的笑了好久,從自己的手機當中,找出剛才在床上的照片,看著她那小表情又開始胡思亂想,又不由自主將自己的手放在了襠部,有意無意的揉捏著,時不時還會發出一兩聲舒服的叫聲。

  劉琳今天睡的格外的舒心,或許是拿到了合同,讓她心情愉悅吧,這種開心的情緒,一直延續到第二天早晨,臨走之前,劉琳一如既往笑呵呵地跟老周道別。

  老周等著劉琳前腳剛走,后腳便關好了門,走到劉琳的房間里。

  一進來依舊是那淡淡的香氣,老周按照熟悉的路線,來到了劉琳的浴室。

  劉琳有一個習慣,一直都把自己換洗的衣物擺在洗衣機上,等著晚上來清洗。

  老周一眼就看見今天的洗衣機,又擺著一個黑色的物件,他將那物件拿在手中把玩,絲質的材料十分的柔順,順著老周的手指,有意的摩擦著。

  上面一如既往的痕跡,老周放在鼻子下面,狠狠地吸一口氣,仿佛要將上面的味道,全部吸到自己的胃里,和往常不同,今天這味道有了一些的騷氣,帶著滿滿情欲。

  一邊撫摸著光滑的布料,老周一邊開始想象,昨天劉琳穿著它,在床上動人的表現。

  不由自主,老周又開始隔著布料,放在自己的下身,運作一番,直至讓這內褲變得更加有味道,才肯停止,扔回它原先的地方,假裝什么也沒有發生的樣子,下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著手里的報表。

  早上來的時候,劉琳哼著歌,在眾人一路疑惑的目光當中,回到了自己的崗位。

  八點一過,所有人幾乎都已經來齊了, 張總昨天一直在等著劉琳央求自己,甚至連條件都準備好了,可是沒有想到,劉琳并沒有來找他。

  張總輾轉反側一宿,始終沒明白其中的緣由,這不一大早,什么事情也來不及做,直接來到了劉琳的辦公桌前。

  那些(兩根一起插進去)員工們看見張總來了,紛紛起身迎接,劉琳見到,心中閃過一抹冷笑,但是臉上的表面工作做的還是十分的到位的。

  她走到了張總的面前,面含笑意,對張總講到:“張總這一大早,究竟是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怎么難不成您下來例行檢查了?”“少說廢話,我問你,那個合同你拿到手了嗎?”張總粗魯地問向了劉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劉琳昨天讓他等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

  “張總,您說的是這個么?”劉琳一邊在擠眉弄眼,一邊將自己手里白紙黑字的合同,舉到了張總的面前。

  張總有一些不可思議,趕緊將那張合同搶到自己的面前,上下掃視了一番,發現這張合同,結構十分的嚴謹,哪怕是自己工作這么多些年,也寫不出這么好的合同,而在合同最下方,乙方簽字上面,明晃晃擺著的就是劉勝偉的名字。

  “這,這是?”張總有一些不可思議,帶著一點驚訝,他磕磕巴巴,對著面前的劉琳講到。

  劉琳也是好脾氣,深吸了一口氣,眼睛瞇成一條縫隙,對著張總說到:“怎么?難不成張總您不認識了,這可是您昨天交給我的合同呀,我現在已經把它完成了,張總,您大可以好好的檢查一遍,要是有什么不合格的,您可得趕緊跟我說。

  ”張總有些不可思議,將那合同舉在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看了至少不下三遍,終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來。

  “你是怎么做到的?這這家伙是出了名的難纏,他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內,就被你給勸動,簽下了這紙合約?”張總始終不敢相信,認為劉琳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可是劉琳行的正做的直,毫不在意,聳著肩膀,看著面前的張總:“張總,我這回是給公司做了一個大貢獻,你說說我到底有沒有獎賞?”“你放心,獎金肯定少不了你的。

  ”張總這次無疑吃了一個啞巴虧,張著嘴巴,看著面前得意的劉琳,過了好半天才說出這樣一句話,說完轉身,憤憤的走了。

  看著張總不時,搖著自己的腦袋,想必心中一定還想不明白,這其中的種種。

  劉琳只覺,心中有些好笑,看著張總離開的背影,翹著自己的二郎腿,哼,我倒要看看,你這小花招還能耍到什么時候。

  “劉琳,你也太厲害了吧?我之前就已經聽別人說過,你可是從別的公司調到我們這里來了,還說你在之前的那家公司,就是出了名的銷售,不管是怎樣的房源,也不管是怎樣難纏的顧客,只要到了你的手中,一定乖乖聽你話。

  ” 作為一個記者, 閭丘露薇能獲得這種“殊榮”,是因為她在“香港街頭女童便溺”新聞中的發言。

  新聞中,一對內地夫婦帶的小童在香港街頭小便,被 香港青年拍照并攔下,發生爭執。

  一番沖突之后,警察趕到,涉事的內地夫婦被帶到警署,女方更以襲擊被捕、保釋外出。

  由“鳳凰視頻(精選)”官微發布的視頻播出后,本已掀起了不少爭論,“地圖炮”更是針對內地與香港的積怨興高采烈地狂轟爛炸, 閭丘露薇這時發聲了。

  她在評論中說,在這次沖突中,內地 女子扇了香港拍照青年的耳光,又搶奪相機及記憶卡。

  結果,有網友指出,閭丘所說的情況并非 事實

  內地女子是先在洗手間排隊很久之后才不得已讓小孩路邊解決的;孩子是尿在紙尿褲上的;內地女子還把紙尿褲放在隨身的包里;香港青年拍攝女童私處,才被制止;內地夫婦并無掌摑他人。

  如此一來,閭丘露薇成功地吸引了火力。

  大量理性與非理性的指責,伴隨著海量的辱罵,閭丘儼然成了“道德婊”的代名詞。

  其傲慢、偏見、歧視,甚至還有似真似假的私人生活經歷,都被翻了出來,“封殺”、“滾出新聞界”的字眼充斥在與之有關的每一條微博上。

  輿論洶洶,何其可怕!為何要 大開 言辭殺戒事實上,閭丘馬上就在微博上發了她所引用的新聞報道,她的評論來源于《(啊啊……)太陽報》的采訪,并發了截圖與網絡鏈接。

  如果她的話引用的是紙媒的正式采訪,即便不完整、不嚴謹,她需要承擔多大的罪責呢?她怎么就成了“賤貨”了呢?何況,“鳳凰視頻”的視頻不完整(許多事件都是開始不引人注目,釀成沖突之后才有人拍攝,不完整是很正常的,過于完整反而有擺拍嫌疑),雙方各執一辭,網友們就一定知曉全部真相了么?果然,有人(@主持人魯瑾)就補充了一些信息,稱內地小童“不是小便,是大便,是直接拉地上的。

  那張用尿不濕接著的照片其實是幫孩子在擦屁股。

  并且,至今沒有證據證明年輕人拍女孩私處”。

  這里,我就不去辯析和還原所有事實了(實際上,就算在現場,也不一定把事件從頭看到結尾,也仍然是片面的真相),但起碼說明,事實并不是一邊倒那么簡單。

  那為何罵人,卻那么整齊劃一地一邊倒呢?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顯而易見,香港與內地的矛盾與沖突,積聚日久;從“內地蝗蟲”、“奶粉禁令”等事件開始,一方用“素質論”來貶低對方,另一方則用“不幫襯你你就死定了”來反擊對方;到這次的香港青年“大戰強國人”的對立,又到了另一個高潮。

  言盡于便溺、意卻深遠。

  閭丘作為一個上海出生成長卻在香港工作、并且代表香港批評內地“素質差”的 女性,簡直成為狙擊手們的最愛。

  其實,對閭丘露薇或者她身后的鳳凰媒體,的確有可批評之處,這次報道和過往的報道中,也未必沒有偏頗之處;但那些像李逵劫法場一樣揮起斧頭砍得歡的人們,他們真的這么在乎事實與真相么?不見得。

  以往謠言大量轉發而道歉者寥寥無幾便可見大家并非那么熱愛事實。

  這次在評論轉發的數十萬人次中,又有幾個人知曉全部的事實呢?他們所依據的,仍然是真假摻半的網絡說法,不能證明就一定比閭丘所依據的紙媒報道全面很多。

  既然大家不過是半斤八兩,憑什么一方對另一方就可以大開言辭的殺戒?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這就是網絡暴力最好的表征——事實并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要找到一個出氣口,往死里打。

  沒有矛盾也要制造矛盾,沒有困難也要制造困難,不如此,何以消耗多余的力比多?而這種暴力發泄的最佳對象是女性。

  就在數天前,文學界巨擎馬爾克斯去世,許多文人或非文人都就此發文章、發微博微信,蔣方舟曾翻譯過馬爾克斯的一個短篇,她也發微博調侃說:“所有人都開始裝得和馬爾克斯很熟啊,一如當時去拔莫言老家的玉米……”這句輕描淡寫的吐槽,遭遇了數千的評論轉發,罵其無知、傻×、賤人的不計其數,比較主流的一句評論是“等你死了,我們也會這樣的”。

  看出來了吧?暴力形成一種狂歡,很多時候與事實判斷無關,而僅僅是惡意滿滿,充盈在心,無可渲瀉。

  罵政府,會被反罵是公知;罵官員,會被跨省;罵老板,會被炒;罵朋友,會絕交——只有罵公眾人物,不僅沒有風險,而且在這里會找到大量志同道合者。

  當然,有一些厲害的大V是不好招惹的,因為人家嘴比你還臟,回擊得更狠;女性公眾人物,則有大量臟話可以盡情招呼了,而且還不會被反擊。

  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就像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的論述:“一切公眾話題都以娛樂的方式出現,娛樂正成為我們的文化精神”,“人們感到痛苦的不是他們用笑聲代替了思考,而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笑以及為什么不再思考”。

  波茲曼想多了,娛樂時代,誰還會為沒有思考能力感到痛苦呢?我們這是一個“后娛樂至死”的年代,大家能輕而易舉地把所有事件消解為娛樂事件,以此為樂,以此為榮,毫不赧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