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女生 a



  傾訴人: 章莉珊,女,24歲,理發師  章莉珊在電話里哭著對我說,談了四年的男 朋友跟她 分手了,而且現在躲起來不愿見她。

    在報社見到章莉珊時已是幾天后的事了,這是個清秀的女孩,留著披肩的長發,白色的無袖連衣裙讓她看起來清新亮麗。

  此時的她已經平靜了許多。

    他的真誠打動了我  我有一間小理發店。

  2004年,認識 戴毅就是在我的理發店里。

  他是我的顧客,每次他來店里,都點名要我為他理發。

  那時,戴毅的工作單位就在我的理發店附近,空閑的時間他總到店里找我聊天。

    我把他當作一個很談得來的朋友,但漸漸地,我能感覺到戴毅并不是把我當普通朋友。

  我當時并不急于談感情,就開始有意回避他。

  后來,當戴毅到店里洗頭理發時,即使他點名要(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我為他服務,我都讓手下的打工妹來做,實在拗不過,我也只是應付著跟他搭話,為他理發。

    后來,戴毅開始每天到店里接我下班,送我回家。

  那時,我的店都是晚上10點以后關門,戴毅就陪坐到我關門。

  好幾次,在送我回家的路上,戴毅都怯怯地低著頭,對我說: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好喜歡你。

  口述: 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 男人友情讓路(4/4)  因為說這些話時,他的聲音很小,開始時,我總裝作沒聽見,還故意問他:你說什么?大聲點嘛。

  被我這樣一問,他更不好意思了,慌忙說:沒什么,沒什么。

  終于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戴毅大聲對我說出了那句話。

  這次我沒辦法裝糊涂了,就應付道:以后再說吧。

    不久,我的理發店里經常插著戴毅送來的鮮花。

  只要花凋謝了,戴毅就立刻換上新鮮的。

  他這樣堅持了幾個月,最后,我心里也開始慢慢接受他了。

    2005年,我的理發店換了地方,戴毅還是經常去看我。

  那個夏天,我們經常晚上出來散步。

  有一天,我跟戴毅約好,晚上7點在我家附近的公車站會合。

  在我準備出門時,我母親被開水燙傷了,看著母親大片燙傷的皮膚和燙起的水泡,我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顧不得多想, 我和哥哥攙著母親,攔了輛出租車直奔武漢市第三醫院。

  等我將母親安頓好后,才來到公車站。

  卻發現戴毅還在那里等我。

  看到他的執著和耐心,我心里充滿了感激和愧疚。

  聽完我的解釋,戴毅不但沒有責備我,反而安慰我,讓我好好照顧母親。

    那以后,我正式成為了戴毅的女朋友。

    他的朋友重于一切  接受戴毅后,我便全心全意地愛他。

  開始時戴毅也很在乎我,但是他總將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放在特別重要的位置。

    我和戴毅正式戀愛后不久的一天,戴毅下班后早早地來到我的理發店等我下班。

  他的一個同學過生日,他要帶我參加。

  那天,我很早就關門跟戴毅出門了。

  戴毅訂做了一個生日蛋糕,取回蛋糕后,他神秘地對我說要帶我去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和戴毅乘坐的車經過了白沙洲大橋后,停在了一個小鎮上。

  戴毅拉著我在一座清靜的樓房前站住,一臉自豪地對我說,這就是他的家。

  我吃了一驚:他怎么如此魯莽地把我帶到了他家呢?還沒有待我多想,他已經拉著我進門了。

  戴毅的 父母比我想像的要親切和藹,我能感受到他們很喜歡我。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那天過生日的是戴毅最要好的朋友 趙斌

  趙斌跟戴毅從小一起長大,有著十幾年親如兄弟的深厚感情。

  吃完晚飯,趙斌和戴毅其他的朋友都過來了,大家一起為趙斌慶祝生日。

  那天我第一次被帶到戴毅家,見過了他父母。

  我雖不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出現,但大家都已心照不宣,而且我也算是被正式介紹給了戴毅的這些朋友。

    我和戴毅的相處還是存在矛盾和意見分歧。

  我跟同事同學的聚會,戴毅總不愿意參加,甚至有時還會阻止我參加;而戴毅跟朋友見面,每次都要我陪在身邊。

  為這種小事,我和戴毅經常鬧得不可開交。

    2006年6月,我發現自己懷孕了。

  戴毅知道后顯得很得意,在家里跟朋友開玩笑很大聲,讓他父母知道了。

  他父母建議我和戴毅盡快結婚。

  戴毅卻不想過早結婚,他勸我去醫院做流產手術。

  雖然我也很想將孩子生下來,撫養成人,但我也不想太早走進婚姻。

  加上戴毅的催促,我萬般無奈到醫院做了手術。

  這樣,我和戴毅與婚姻擦肩而過。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戴毅對待朋友是絕對的忠誠忠實,朋友在他 的人際關系鏈中名列首位。

  趙斌就是其中跟戴毅關系最鐵的一個。

  戴毅無論何時何地都記得趙斌的生日,可是我跟他談戀愛幾年了,戴毅卻從沒有記住我的生日。

    第一次他通過我理發店的打工妹提醒才知道,第二第三次都是我自己跟他說的。

  尤其是2007年6月我過生日時,正趕上世界杯足球賽,戴毅坐在電視機前就不愿走開。

  當我強行拉開他,讓他陪我和同事一起慶祝時,他竟然不耐煩地說:不早不晚,怎么偏偏在六月出生呢?想到他每次盡心盡力為趙斌慶祝生日,我心里就有說不出的傷心與苦澀。

    為了朋友他跟我分手  為一些小事,我和戴毅紛爭不斷,但我沒有想到這些日常的瑣事會影響到我們的感情。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給戴毅打電話時,只要趙斌在旁邊,趙斌就會在電話那頭大聲說:這種女孩不要理她,有什么意思啊。

  她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不要管她。

  我知道趙斌是故意這樣說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得罪他了。

  從此,這樣的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我們三人的不和諧持續了幾個月,我和戴毅的爭吵也隨之增多。

  有一次我實在忍受不了戴毅對我的漠視,對趙斌的縱容,于是對戴毅提出了分手。

    那一個星期,戴毅竟然真的就沒有聯系我。

  我提出分手只是要引起戴毅對我的重視,我并不是真的要跟他分手。

  我還是主動跟戴毅打電話,告訴他我生病了,希望他能借我100元看病。

  我并不缺錢,我是想以此為借口,見見戴毅,跟他重歸于好。

  戴毅毫不猶豫地答應給我送錢了,但這時電話那端又響起了趙斌那可惡的聲音:別管她!不要借錢給她……  我快被氣瘋了,對戴毅說要趙斌接電話,趙斌不接。

  我告訴戴毅如果趙斌不接電話,我就打電話到趙斌家里,讓他父母好好教育自己的兒子。

  趙斌以為我是嚇唬他,還在那里慫恿:讓她去打,我不怕。

  不等戴毅說完話,我就掛斷電話,立刻將電話撥到了趙斌家里,是他父親接的,我將趙斌的劣跡都告訴了他父親,還說他想拆散別人,他借朋友的錢不還等等。

  那一刻,我感到心中非常舒暢,終于出了口惡氣。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我沒有想到,竟是這件事導致了我和戴毅的最后分手。

    這件事對趙斌打擊很大,他受到了他父親的嚴厲批評,他將責任全推到了我身上。

  戴毅也因為這件事對我非常不滿。

    我不想失去戴毅,為了他我可以低頭做人。

  我開始盡力在趙斌面前表現對他的熱情和客氣,就像我們從沒有發生不愉快似的,但趙斌卻當我是隱形人,很多朋友在一起時,我對他說的話他完全當作沒有聽見。

  我知道他生我的氣,要讓我在所有人面前沒有面子。

  為了戴毅,我總是主動跟他說話,甚至裝出嬉皮笑臉的樣子,但心里實在是苦。

  可即使這樣,仍不能挽回。

    2007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戴毅在街邊散步。

  兩人沉默了很久,戴毅對我提出了分手,原因是他不能失去趙斌這個好朋友,趙斌和我,他只能選擇一個。

  我忍耐了這么久,得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我蹲在路邊痛哭起來,戴毅竟徑自往前走,見他這樣絕情,我絕望了,從包里掏出了為理發店新買的刀片,朝自己的手腕割去,淚水流了滿臉,鮮血流了一地。

  幾分鐘后,戴毅見我沒有跟上,他折回來發現了滿身鮮血的我,急忙將我送到了醫院。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因為割腕,我和戴毅的戀情也只延續了幾個月。

  那段時間里,戴毅還總是在我面前提起趙斌的名字,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因為趙斌留下的痛,暗示戴毅不要提,但他仍舊說得眉飛色舞。

  我哀求他不要這樣對我,不要總揪出我心底的痛。

  戴毅給我的回答是:這是我的宿命,我和趙斌前世有仇,今生我要跟戴毅生活,就必須忍受這樣的痛苦。

    2008年4月15日以后,戴毅突然從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沒有給我留下一句話,似乎他從沒有出現在我的世界里。

  我瘋狂地找他,不時到他家里等,最后連他父母都看得不忍心,讓我不要等他,去找一個更好的人。

  我知道戴毅在躲我,因為有一次去他家,我看到了他家陽臺上晾著他的襯衣,我也理解他的父母。

    訪談結束后的一個星期,章莉珊告訴我,她已經徹底放棄戴毅了。

  她想通了,戴毅其實不值得她為之做出如此大的犧牲。

  章莉珊正準備離開武漢到湖南去工作,重新開始。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記者手記]讓友情與愛情融洽共處  章莉珊對愛情的執著讓人感動,她對愛人的忍讓遷就讓我詫異。

  可能戴毅也有苦衷,夾在戀人與好朋友之間,左右為難,但他對好朋友趙斌的縱容給章莉珊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害。

  對朋友忠誠謙讓固然應該,但戀人跟朋友的地位至少是平等的,犧牲戀人保全朋友的做法,無異于犧牲一個朋友保全另一個朋友,這種交友處世的方式未免太可悲了。

    愛情與友情不應該是相互沖突的感情,即使有矛盾糾紛,夾在中間的人應該充分發揮調解的作用,讓友情與愛情融洽共處。

    章莉珊最后做出的決定讓我感到欣慰,戴毅不能給她想要的幸福。

   從醫院出來,我帶著蘇茜回家了,在路過公司的時候,我問蘇茜要不要進去看看,但是被拒絕了。

  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很快又得去接 張建國

  “嫂子,你先回去把,我去吧 張總接過來。

  ”拿著蘇茜的東西,我給蘇茜打開車門,就讓她回去了。

  臨走前,蘇茜叫了我一聲,我一回頭,忽然感覺嘴唇上傳來一陣溫熱。

  軟軟的,薄薄的感覺,香香甜甜,只是一下就讓我沉迷其中……就在我回味這一吻的時候,蘇茜已經進了家門。

  “ 強子,早點回來,我……我等你。

  ”說著蘇茜的臉(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越來越紅,到最后說等我的時候已經細若蚊吶。

  我嘿嘿一笑,開上車就直接往鎮上趕去。

  這一下午可幫我給熬壞了,我恨不得趕緊天黑,然后跟蘇茜那啥。

  可是剛下班,我就看到張建國意氣風發的朝我走過來。

  “強子,先回家接上你嫂子,等會去城里一趟。

  ”說著,張建國就已經上車。

  我心里狐疑,但還是點頭。

  本來蘇茜回到家后就打扮的很漂亮,似乎是在等待我回去一樣。

  可當她聽到要去城里時,先是一愣,旋即興奮起來。

  不過她眼底的一抹失望卻是我這個有心人輕易就能察覺到的。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了手機鈴聲……是張建國的手機響了。

  我看他接通電話時那一臉興奮的樣子,是在想不明白他今天為什么突然會這么反常。

  只是這些不是我能過問的,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就行。

  可能在不知情人的眼中,我是張建國的心腹之人,只有真正了解內情的人才會知道我只不過是張建國養的一條狗而已。

  想當初我是為什么跟張建國,這些他可能還不清楚。

  接完電話,張建國就開始催促蘇茜:“媳婦,你收拾好了沒?快點啊, 王老板他們已經出發了。

  ”我看到張建國臉上有一些不耐煩,看來這個王老板對他很重要。

  我是知道這個王老板的,在南城做房地產生意,跟張建國合作密切,但我從來沒看到過張建國對王老板這么熱情過。

  “好啦,我知道啦,這就來。

  ”說著,蘇茜從臥室出來。

  這時蘇茜已經換上了一件比較保守的衣服,把她胸前白花花的地方遮的嚴嚴實實的。

  我不知道蘇茜為什么會這么做,但是她既然這么做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強子,開車,今天去開那輛大奔。

  ”張建國過去挽住蘇茜的手,對我說。

  我應了一聲,就去開車了。

  等到了城里時,張建國讓我開車去 名豪KTV。

  名豪KTV是我們縣城里最豪華,最上檔次的一家KTV了。

  能來這里消費的人都是縣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當然價格也隨之高漲起來。

  在這里消費,動輒就是上萬元,不是一般人能消費的起的。

  不過在有錢人眼里,消費幾萬塊并不在乎,相反他們還很喜歡這種一擲千金的感覺。

  而且這里能吸引那么多有錢人來,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在名豪KTV你只要有錢,還可以享受到那種服務,之余能不能出臺過夜,那就看你的腰包夠不夠鼓了。

  我剛把車開到名豪,頓時有兩個服務員一樣的人迎了上來。

  “張總,王總讓我們在這等您跟夫人。

  ”那個服務生上來看都不看我一眼,打開車門就對張建國說。

  這種事已經司空見慣了,談不上厭惡跟反感,但這種總不被人放在眼中的感覺很難受。

  這種感覺是我在張建國手下給他當司機后才產生的,想以前我在服役的時候,也算是其中的嬌楚。

  可我還是犯了錯誤,才從中退役回來。

  “好,給我把車停好,強子我們走。

  ”張建國從車里出來,很紳士的挽起蘇茜的藕臂。

  我也從車里出來,把車鑰匙扔給那個服務員,我跟在張建國身后。

  看著 挽著蘇茜 手臂的張建國,我不由得心生嫉妒。

  為什么不能是我挽著蘇茜的手臂?不過蘇茜的反應卻是讓我挺欣慰的,她雖然被張建國挽著胳膊,可她臉上沒有絲毫幸福的感覺。

  “張總可算是把你給盼來了,現在好了,有人支持大局了,看來我們的大事馬上就能成了。

  ”剛進大廳,忽然就傳來一道油膩的聲音。

  我順著傳來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肥頭大耳的是男人正站在不遠處看著我們。

  看到那個人,蘇茜臉上不是很好看,但是張建國卻很激動。

  “王總,想死你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們先去吃飯吧,等吃完飯再回來談合作?”張建國笑著對 王胖子說。

  “既然張總有安排,那就按你的安排好了,不過這嫂子是越來越漂亮了啊,張總福氣不淺啊。

  ”王胖子色瞇瞇的掃視了一番蘇茜,說道。

  看著這死胖子的眼神,我恨不得把他的眼睛挖出來喂狗。

  只是我知道我現在肯定不能著急,我要是著急,且不說能不能傷到王胖子,單單是他身后的那兩個人都不好對付。

  蘇茜有些惱怒的瞪了一眼張建國,就對我說:“陳強,先送我去酒店,今晚我就跟李霞吃飯了。

  ”她這句話看上去好像是再給我說話,其實是在給張建國說。

  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建國,只見張建國面露不悅,不過王胖子這時候看上去好像一個好人一樣,勸說了兩句,張建國才讓我去送蘇茜。

  從名豪KTV出來,蘇茜長舒了一口氣。

  “強子,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跑出來,為什么要讓你去送我嗎?”蘇茜臉上帶著哭腔,我不知道她這是怎么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