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綾瀬 なるみ av 女優



還沒等他跑多遠,就聽身后的豹三打電話道:二叔,我讓人打了,對,就是找那個女人時,那女的跑了,在福貴街這里,什么?你就在這邊,你快點來,我追著他。

   聽著對方叫人, 李小亮心中大急,扯著女人就跑,誰知那女人哎呀一聲倒在地上。

  李小亮這個氣啊,轉頭一看,那女人抱著腳一幅痛的要命的模樣。

   李小亮停也沒停,彎腰跑起女人就跑。

   不跑不行啊,對付一個人兩個人還行,要是更多人,被人抓著真可能被打死。

   跑出小巷,李小亮沒敢在大街上狂奔,找了個胡同又鉆了進去。

  就這樣連著穿了幾個胡同幾條街,他已累的氣喘吁吁。

   放下我。

  被他抱在懷里的女人叫道。

   你要死啊,現在不安全。

  被女人一掙扎,李小亮差點沒栽倒在地上。

   不是,你放下我,你自己跑。

  那女人也著急的道。

   你……李小亮氣的說不出話來,要這樣還救你干嘛要,這不白救了么。

   那女人卻指了指邊上,李小亮轉頭一看是個衛生室。

   李小亮搖了下頭,道:那伙人看起來挺有勢力,你在衛生室里不安全。

   他們找的這是 東西!女人把硬硬的一物塞到李小亮手里,道:如果找不到這東西,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先跑,等過幾天,你去玉江到一元堂找我,我叫衛 曉青,到時一定重謝你。

   李小亮一聽這名字,知道自己今天誤會了,他真不認的叫衛曉青的人。

   你發什么愣,還不快跑!衛曉青著急的道。

   好,那我們回頭見。

  放心,我早晚給你送過去的。

  李小亮知道現在來不及多說什么,既然這衛曉青這么說,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也顧的不看手里的東西是什么,把它向口袋里一塞,撒腿就跑。

   就聽不遠處,有人叫道:在這邊,我看到他了。

  他媽的,居然是這 小子,給我追。

   李小亮連忙轉彎跑進另一個胡同,回頭的瞬間依稀看到一個 光頭

   衛曉青看著李小亮消失的背影,嘆了口氣,道:對不起,讓你引開他們,我也沒辦法。

  接著,她手腳并用的爬到路邊,喘了口氣,又從懷里拿出一個長條盒子,打開盒子里面是一個巴掌長短,手指粗細,棍子模樣的東西,只是這小棍上有不少凸起與凹槽,最下端還是個扁形梅花的樣子。

   整件東西起來說它是棍子,不如說是一個怪模樣的鑰匙。

   突然,剛松一口氣的她,猛的把鑰匙拿到了眼前,臉色變的很難看。

  她摸出一個手機,按了一個號碼道:宗姐,那鑰匙…… 手機里傳來一個軟膩膩的聲道:曉青啊,是不是鑰匙被人搶了?咯咯,你放心,那個真盒子里放 的是假的,假盒子里的才是真的。

   衛曉青只覺腦子嗡一聲,她給李小亮的那個盒子本就是假盒子。

   …… …… 李小亮現在一點醉意都沒有了,他咬牙撒腳飛奔,心里實在有些后悔救那個叫衛曉青的女人。

  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女人是什么人,反正他現在感覺無論跑到哪里,都有要在追他。

  現他也不管什么了,找到一個方向悶頭跑。

   他不信,跑出縣城去,這些人還能再找到他。

   轉過一個路后,再鉆進一個胡同,他身后五、六十米處追他的一群人,緊跟不舍。

   突然,李小亮的腳步停了下來。

   這胡同居然是一個死胡同! 他轉過身,卻發現有十來號人堵住了胡同口。

   呼呼……你,你特么的還真能跑……呼呼,你,你再給 老子,跑……跑啊!那十來個人,彎著腰一邊喘氣,一邊指著李小亮罵道。

   李小亮也是氣喘如牛,他知道現在真跑不了,那結果會很慘很慘。

  他轉著腦袋向四處看,尋找一線生機。

   空調, 封閉陽臺,高墻,垃圾箱。

   李小亮撲向垃圾箱。

   十來個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就算跳到垃圾箱上,也根本夠不著高墻的邊,更不要說高墻上還有玻璃茬子。

   剩飯剩菜,破塑料,包裝紙……垃圾被李小亮搞的亂飛。

   小子,你乖乖聽話,不會死。

  不用找剩飯當自己的最后一頓。

  一個混混戲謔的道。

   找到了。

   李小亮欣喜的叫了一聲,用力從垃圾箱里拽出一破衣服。

   我操,這小子瘋了?混混不解的說。

   就見李小亮不管那衣服臟的厲害,咬在嘴里,用力把垃圾箱推到了封閉陽臺下面,然后跳了上去。

  一縱身,李小亮抓住了封閉陽臺的邊緣。

  他聲嘶力竭的用著全身的力氣一點點的拉起自己的身體,猛的伸手抓住防盜窗,慢慢的爬了上去。

  然后腳踩著封閉陽臺的邊緣,一手抓著防盜窗,另一只手試著抓住不遠處的空調外機。

   幾個混混仰頭看著李小亮,其中一個道:操,他這是在干什么? 沒有人回答他。

  封閉陽臺在一樓位置,就算站在封閉陽臺上也爬不到二樓去,再說二樓也是封閉陽臺,根本沒法進樓跑,雖然距離空調外機不遠,但上了空調外機也就在一樓半二樓的地方,更不好攀爬別處,距離高墻也是很遠。

  這樓高二十來層,要是李小亮能一層層這樣爬上去,估計能累死他。

  沒人知道李小亮要干嘛。

   站在封閉陽臺邊緣的李小亮,卻一心一意的想要爬到空調上。

  但他的胳膊與空調外機差了十厘米的距離,根本(媽媽啊啊啊啊)夠不到。

   心里一橫一咬牙,李小亮松開了抓防盜窗的手,縱身向空調外機跳去。

   哎~喲。

   下面的混混看的入神,不由自主的吆喝出聲。

   嘭。

   李小亮險之又險的抱住了空調外機,再深吸一口氣,他慢慢的爬起來,站到了外機上。

  從嘴里拿下破衣服,疊起來又擰了擰,一甩手,搭在外機上面的幾根電線上。

   小子,你不要命了!下面傳來一個聲音。

   李小亮低頭一看,站在下面的是汽車上的那個為首的光頭。

   李小亮沖他點了點頭,道:哥們,咱又見面了。

   小子,快下來,有啥事說清楚,你這是玩命! 說清楚?李小亮裂嘴一笑,雙手握住了衣服:老子沒空同你說清楚啥,這事說不清楚! 說著,他雙腿一蹬空調外機,順著電線滑向高墻的另一邊。

  只是他沒算到身體的重量讓電線垂的太低,越過高墻的剎那,墻上豎起的玻璃在他腿上帶起一串血珠。

   這特么的是玩雜技啊! 混混禁不住看的目瞪口呆。

   光頭眼里閃過一道寒光,沉聲道:給我查查墻那邊是誰,不能放過這小子。

   說著率先向胡同外走去。

   等他走到了胡同口,就見遠處跑來一個人,大聲喊著:輝哥,有人發現那小子了,騎著摩托車,沖向城外了。

   追!光頭怒喝一聲:他跑到天邊也要給我追回來! 李小亮回頭看了看,似乎那些光頭的手下被自己甩掉了,這才長松了一口氣。

  不過心里還是對騎著的這國內摩托車的主人有些歉意。

   今天李小亮可真是過得跌宕起伏了,本來解決了自己工作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新目標心情挺好,沒想到救了一個女孩子反倒惹出事兒來了。

  而就在他以為山窮水盡的時候,先是自己搏命一跳,順利地抱住了空調外排扇,救了自己一條小命。

  翻過墻跑到另一邊的胡同口,正好一中年眼鏡男跑到路邊買煙,把自己摩托車停路邊上了,連鑰匙都沒拔! 如果是以前的話,李小亮肯定不會直接把人家的摩托車順走。

  但是通過上一次林玉芳那事兒,他可是意識到那個光頭一伙在玉羅縣有多大的勢力,如果不快點兒離開縣城,那早晚要被他們抓住! 好在自從在學校被陷害之后經歷的事情也讓李小亮的性格改變了不少。

  否則的話現在恐怕他已經落在光頭一伙的手里了。

   就在這時兩輛 面包突然插到了這個偏僻的城效公路,李小亮一直都注意著后面的情況,立即就意識到不對了! 李小亮開始提速,果然,那兩輛面包也是緊追不舍。

   意識到李小亮已經發現了他們,從沖在最前面的那輛面包探出一個光頭來:臭小子!別跑了!你特么再不停下老子真撞了! 很可惜,李小亮可不是傻子。

   如果換成是別人的話,李小亮肯定不可能這么拼命,再怎么樣把東西往路邊上一扔,他不信這伙人還這么追著他。

   但是既然這伙人為首的是那個光頭,別說這一次他橫插一杠子把他們想要得之而后快的寶貝弄來了,單單是上一次的恩怨,他們也未必會放過自己。

   更何況李小亮也琢磨明白了,既然他們這么看重自己懷里的這玩意兒,那么他們就絕不敢真的狠撞自己,否則的話萬一把那盒子里的東西給撞爛了,哭的可絕不可能只是自己。

   好!尼瑪的算你狠!老子還不信制不了你了!看到李小亮對他的喊話一點反應也沒有,光頭縮回到車里。

  兩輛面包再次提速,終于抓住一絲空隙搶到了跟李小亮平行的位置。

   小子!爺爺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交出東西,給你一條活路!光頭一看現在占據了有利的位置,朝著李小亮再次威脅起來,眼中的危險光芒表明他可絕不是說笑的! 李小亮這時候也跟他杠上了,死活就是不理他。

   吱!出乎他的意料,這一次光頭沒再跟他廢話,面包直接就是一個橫移直接向著李小亮撞了過來! 壞了!李小亮還真沒想到對方連他們搶奪的目標都不在乎了,真的下死命的撞,好在第一次撞擊那個面包司機也沒把握好速度,橫移的同時被李小亮甩到了后面,自己還差點兒碰到了山壁。

   山壁?李小亮心里明白過來,難怪他們這么這客氣,感情是吃準了就算是逼得自己撞到山上也不會傷到他們的目標,那如果換到山崖的一邊…… 大哥,這小子真是不想活了!面包司機看到李小亮被這一嚇,不但沒有乖乖停下來反而直接轉到了外車道!而且還是緊貼著路邊——離山崖的邊緣不到半米遠!這,這咋辦?還撞不撞了? 光頭也是頭大無比。

  俗話說的那是一點兒都不假,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他們雖然是混道上的,整個平羅縣沒幾個人敢惹他們,但是真要是弄出了人命那也是極大的麻煩,到了這一步可不是硬壓就能擺平的,至少,得有個兄弟心甘情愿地替你頂罪。

  上邊活動所花費的代價也不小。

   更不用說上邊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那樣東西搶到手! 繼續!光頭也是被惹出了真火:這次就看你的了,別真把他撞下去,但是也要讓他知道,我們現在可不是在跟他耍樂子! 面包車再次加足了油門,直接擦著李小亮的右側就沖了上來! 一石激起千層浪!瞬間,整個班級便是安靜了下來,緊接著是一陣吁嘆的聲音響起,而此刻正站在講臺上的 靈兒也是愣了一下,將 目光轉移到我這邊的時候,俏臉明顯有些紅潤,但很快,她還是讓自己平靜下來,旋即征詢道:“趙靈兒,你剛才在說什(我的男友一千歲)么, 老師沒怎么聽清,能不能再重復一遍?”“靈兒老師,我說, 張野這人心術不正,在你轉身的時候偷偷看你,而且盯了很久,還吞了幾口唾沫,還好我發現的及時,打斷了他這種惡略的行徑。

  ”面對趙靈兒的詢問,周若雪倒是不怯場,挺了挺初具規模的小胸脯說道。

  同一時間,我只感覺一陣臉紅燥熱,內心尷尬的厲害,特別是面對全班同學那種異樣的目光,都恨不得有個地縫能鉆下去,但最讓我在意的,還是趙靈兒那略顯失望的申請,雖然只是稍縱即逝,可落入我的眼中,造成的傷害卻是成噸的。

  反觀周若雪這邊,帶著小酒窩的嘴角微微翹起,神色中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似乎舉報 了我,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雖然我和周若雪同桌這么久,但關系一直不太融洽,甚至是有些極端,而這一切的源頭,還是因為我的家境,雖然我住在林姨家里,但本質上還是一個農村人,至于我爸媽也是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

  有錢人看不起沒錢的,這是自古以來的社會現象,更別說周若雪這種長得漂亮的女孩子,還有一些背景,自然而然會以一種俯視的角度去看待我。

  但凡事,總得有個度,或者說,總得分個場合,而周若雪今天的行為,卻深深傷害了我,如果在此前我很清楚明白我和她之間的差距,在有意無意間都會去讓著她,去退讓,盡量不讓 矛盾凸顯出來,可現在,我卻感覺憋屈的厲害,哪怕周若雪再漂亮,身材再好,聲音再好聽, 在我眼里,就如同一根雞肋,食之無味。

  與此同時,我內心也悄然浮現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周若雪這小妮子一直看不起我,存心和我作對,那么有一天,我將她按在身下,狠狠蹂躪,占有了她的身體之后,對我的看法會不會改觀呢?一旦這種思緒在我心中留下種子,便開始肆意蔓延了起來,此刻的周若雪,在我眼里似乎就成了一個泄欲的工具,有朝一日,我定然會讓這小妮子后悔!在胡思亂想了好一陣子后,柳蕓兒已經走了過來,伴隨來的,是一陣好聞的奶香味兒,沒等我享受多久,她一句話便將我的心打入了谷底。

  “張野,平時還看你挺老實的,嗯….算是老師小瞧你了,下課后去我辦公室一趟吧。

  ”說完,她便重新走上講臺,不再將注意力放在這邊,而周若雪臉上得意的神色也在此刻攀登到了頂峰,甚至是炫舞揚威似的理了理額前秀發,旋即坐了下來,但下一秒,她卻“哎呦”一聲,一屁股落在了地上,裙擺一揚,露出兩條青春水嫩的大長腿,隱約間還能瞧見別的顏色,,,,,,“張野,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殺人,周若雪坐在地上,一邊扶著后腰,一邊瞪著我。

  “我沒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關我什么事?”表面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內心卻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現,其實早在之前,我就將周若雪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給這妮子一個教訓看看,老虎不發威,還當老子是病貓了?“行!算你小子有種,給我等著瞧,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咬著銀牙啐出這句話,周若雪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擺,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趙靈兒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在看到我們沒有發生別的爭端后,干脆選擇了緘默不言。

  畢竟,學生間產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師去介入,這樣反而會適得其反,當然,也不排除那種不可調和的矛盾,如果作為老師不管不問的話,那后果也是比較嚴重的。

  教育,本身就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下課鈴響起,周若雪率先跑出了教室,臨走前還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趙靈兒身后,前往她的辦公室。

  中途,我的目光一直在周若雪挺翹的臀部上聚焦,雖然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白天鵝裙子,但依稀可見那個輪廓,伴隨著她的走動一搖一擺,充滿成熟女人風韻。

  與此同時,我的腦海漸漸浮現一副特別的情景,那是趙靈兒老師,被我按在身下,幾乎每一幀畫面,都能令我浮想聯翩….想到這兒,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幾口唾沫,而這時辦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我趕緊收住思緒,就在我即將跟隨趙靈兒走進去的時候,一道略顯臃腫的身影卻從走廊那邊走了進來,伴隨著低沉的聲音響起:“靈兒老師,早啊?”“嗯,夏主任早。

  ”轉頭看了那道身影一眼,趙靈兒微笑道。

  “夏主任好。

  /與此同時,我也尷尬笑著朝他打了一句招呼,這人叫 夏流,正是周若雪的親舅舅,同時也是學校教導主任,手里掌握著保衛科十余名干將,是令不少混子學生聞風喪膽的存在。

  “呵,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錯惹我們的靈兒老師生氣了?”依依不舍地將目光從趙靈兒身上移開,這時的夏流,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之前那種如沐春風的笑容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特別的狠厲。

  不愧是混子學生克星,但是那份氣質,就足以令人顫栗。

  “沒呢夏主任,我就是有個問題,想請教請教靈兒老師,也沒你想象中的那么復雜。

  /看到夏流的這副反應,我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原以為周若雪會去找她舅舅告狀,但目前來看,夏流對這件事情還是不知情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