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jax slayher



云鴿目中, 葉凡就像 屁股上安了引擎般,腳上生風,眼瞅著距離被拉近了五十多米。

  揉了揉眼睛,確定記速表指針指在30/km上,也確定葉凡不斷拉近距離沒看錯,云鴿一嚇,趕緊加油門,把車速提到了時速五十公里。

  “我加速到五十公里,看你怎么追。

  ”云鴿得意 說道,可看了下后視鏡,眼睛都快直了,葉凡與她的距離還不斷拉近。

  云鴿慌了神,猛加油門,車速很快飆升到八十,但就在此時,車身一沉,一雙臂膀環住了她的腰肢,耳邊傳來葉凡的聲音:“我贏了。

  ”時速八十里,一個大活人竟然能追上來,云鴿腦袋懵了,一失神,車子打晃差點撞路邊去,險險回過神穩住,把車速漸漸降下來。

  把車停在路邊,云鴿回過頭大罵:“混蛋,你不要命了?”羞怒帶著點慌亂,嬌艷欲滴的紅唇泛著 少女特有的魅惑,美眸泛著嫵媚,一副誘人垂涎欲滴的俏模樣,葉凡心動,托著云鴿的小蠻腰把她掉了個個,讓她和自己面對面,壞壞一笑,低頭吻下。

  葉凡的嘴吻到了云鴿的手心,云鴿把他的臉推開了點,厭惡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手,“誰叫你親我的。

  ”葉凡笑道:“我們剛才打賭,你該不會不認賬了,身為一名警察,說話不算話好嗎?”云鴿一雙大眼睛在眼眶里咕嚕嚕轉了兩圈,嬌蠻道:“你胡說,我才沒和你打賭。

  你快下去,否則我不客氣了!”云鴿裝兇,卻沒半點兒兇樣兒,葉凡心知她已經服帖了點。

  放過她,沒那么容易,女人是最感性的動物,只要現在自己親了懷中美人兒,再不怕她忘了自己。

  打定主意,葉凡一手攬著云鴿的小腰朝自己懷中緊了緊,一手勾住她的下巴挑起俏臉,再次吻下。

  眼看著就要被吻上了,云鴿不知道怎么是好,忽然間不遠處‘哐當’ 一聲巨響傳來,她下意識側目看去,一輛私家車極速朝著她這里沖過來。

  葉凡和云鴿在路邊上打情罵俏,路中間逆行道一輛 奔馳車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失控撞向這邊一輛正常行駛的高級 紅旗車

  伴隨一聲巨響,兩車猛烈撞擊后,奔馳車打個旋轉側翻過去,車身和路面擦出刺耳的聲響。

  車頭癟了大半,失控的紅旗車直直的朝著葉凡和云鴿沖過來,眼看著躲閃不及了。

  紅旗車車速起碼時速八十公里,等云鴿發現時,車子已經距離他們只不過六七米,以普通人來說,壓根沒時間躲避。

  突然間,云鴿覺得腰間一緊,人就像是飛一般騰空三米多高,堪堪躲過了高速撞過來的車子。

  危急中葉凡抱著云鴿,腳踏摩托車身猛然跳起來躲避,等落下來時候紅旗車已經過去,但刮起的勁風吹得兩人身形不穩,頭朝下落地。

  在即將撞到地上時,葉凡單掌按地,使勁一按,抱著個人來了個拉風的前空翻后穩穩落地。

  奔馳車翻滾著沖出二十多米遠,又撞上一輛車才停下來,看車身癟的樣子,里面有多少人都活不成。

  紅旗車撞倒云鴿的摩托車,碾在車輪下,壓爛了摩托車,也改變了自身的平衡,車身一側拔高,翻了個轉兒,車頂貼地沖向路邊莊稼地里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云鴿整個人懵了,不帶這么嚇人的。

  葉凡心里那個惱,賊老天,我不就要吻一個極品美女嘛,你至于給我整這么一出?‘轟’的一聲巨響,出車禍的奔馳車劇烈爆炸,車身燒起熊熊大火,四下里車輛行人紛紛躲避。

  奔馳車上人是沒得救了,葉凡放開云鴿,大步沖向紅旗車,興許里面還有活人。

  紅旗車底朝天沖出路面,栽在路邊田地里,油箱已經漏油,葉凡來到車邊,用硬力拽開一側車門,看清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司機,后座兩乘客。

  司機腦漿迸裂,已經死的不能再死,葉凡把車后座兩人拽出來,抱到離紅旗車十多米的地方放下,以免被紅旗車可能發生的爆炸波及到。

  云鴿被葉凡放開,沒了支撐,因神智慌亂一屁股跌坐在地。

  屁股吃痛,人倒回過神來,四下看了看,瞅見葉凡在救人,趕忙兒跑過去幫忙。

  葉凡把兩個 傷者平放在地上,檢查了一下他們的傷勢。

  兩個傷者為一 老者一少女,各自身上多處傷口,最致命的是少女的臉被撕裂開一大塊,半張臉的臉皮可怕的耷拉著,因沒臉皮的遮掩,半邊臉的眼珠子骨頭牙床等露在空氣中,鮮血直涌。

  老者則肚子破了,腸子露出來好大一截,隨著他的呼吸而蠕動著,兩人的傷勢都恐怖極了。

  少女暈死,老者雖然重傷,但還沒暈,一雙精芒四射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葉凡,用盡全身力氣抬起手,指著邊上少女,嘴唇動了動,沒發出聲,葉凡讀懂唇語,老者說的是:“別管我,先救她。

  ”看清兩個傷者的傷勢,兩個好好的大活人一下子變(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成這付模樣,云鴿眼睛頓時濕了,一手捂著嘴,怕自己哭出來。

  葉凡說道:“你哭什么,他們死不了,趕緊報警。

  我忘了,你就是警察,快聯系你的同事。

  ”葉凡知會了云鴿一聲后,動手為兩個傷者治療,先用內氣封住他們傷處周遭的的血管阻止大出血。

  “老爺子,我會盡力救你們,但勾魂的小鬼兒已經到你們倆身邊了,能不能救回來你們,可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千萬要撐住了,誰喊你們走,你們都別走。

  ”對著老者說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話后,葉凡把少女被揭開的臉蓋回原位,顧不得血肉模糊,一手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口中念道:“驅邪治鬼,肉身速速還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隨著話語落下,一道柔和的白光在葉凡手中閃現,漸漸將少女的頭顱包裹住,繼而包裹住她的全身,在白光中,少女的傷處快速愈合著。

  片刻后,白光回到葉凡手中隱現不見,少女的臉已經恢復如初,只上面掛著一些血跡,身體各處大小傷口已經痊愈。

  治好少女,葉凡額頭冒出細汗,剛才的治療耗費了他不少的內氣和體力。

  老者已經暈了過去,葉凡抹了把汗,把手按在老者的腹部,如法炮制救人。

  不多時,老者的肚子開始蠕動起來,腸子吸回腹中,肚皮很快愈合了。

  治療完畢,葉凡吐了口氣出來,“還好兩人都命大,全救回來了。

  ”邊上,云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兩個眼看著要死的人,頃刻間傷口愈合,沒事了。

  “怎,這怎么可能!”“別一驚一乍的,不就救兩人嘛,有什么不可能,我國地大物博,能人異士多了,你沒見識而已。

  ”葉凡說道。

  累得不行,身上有些發軟,葉凡干脆倒在田地里躺著,瞅了瞅自己剛內定不久的小媳婦,朝她勾了勾手指,“實話和你說,我雖然不是神仙,但是打小兒被幾個半仙抓了去抓了去修仙,說是修道也行。

  幾個師父說什么我骨骼驚奇,福緣深厚,是百年難遇的修仙材料,硬把我抓去,讓我修煉,剛才用的是中醫脈絡學配合仙法施展出的醫術。

  ”原本壓根不信葉凡的鬼話,但現在事實擺在面前,不由得云鴿不信,蹲在葉凡身邊,問道:“你真的是神仙?”“或許有,但我不是,我應該還是凡人一個,要不然怎么找你這么個親親好老婆。

  ”葉凡說著,手不老實的拉住了云鴿的小手。

  “沒正經,誰你是老婆!”云鴿嗔了一句,卻沒打開葉凡的手,目中多了份柔情,“吶,你早前說的話算不算數?”“什么話?”云鴿說道:“教我仙術。

  ”葉凡壞壞道:“沒問題,不過得你成了我老婆才行。

  一起修煉哦,嘿嘿嘿。

  ”云鴿嗔道:“誰理你。

  ”很快,幾輛警車從花都方向過來,幾乎前后腳,兩輛救護車趕到。

  云鴿留在現場協助同事勘察事故現場,告知事故發生的情況,葉凡陪同醫護人員送兩個傷者去花都市就醫,臨走前要了云鴿的電話號碼。

  一老一少兩個傷者的傷早已經給葉凡治好了,就是虛弱了點昏厥了過過去,他們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剛進花都市市區,葉凡瞅見路邊站著一個人,趕緊叫停車子,走了下去,“老婆,你怎么在這里。

  ”于夢瑤就站在路旁,看到葉凡后,眼睛先是一亮,卻馬上別過頭去,“你誰呀,我不認識你。

  ”短短時間,于夢瑤已經換了套衣服,身上一件米黃色過膝連體禮裙,腳踏低跟涼鞋。

  禮裙非常保守,可是還是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身前讓人羨慕,誘人極了。

   鐘叔夾菜的動作一僵,然后把筷子放在碗上,摸了摸鼻子,語氣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是我的情人,前段時間出差去了……” 盡管李潔早有預料,但心里還是難受無比。

   “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是醫院的顧問么她是我曾經的一個病人,后來相識之后,我們就保持著這種沒有名分的曖昧關系……”鐘叔又說道。

   “就像咱們兩個現在這樣么”李潔苦笑一聲。

   鐘叔看著有些不知所措,但最終還是用沉默來回答。

   “我昨天晚上聽你們兩個做了 一晚上……”李潔忽的又開口,與之前的話題風馬牛不相及,鐘叔更楞了。

   李潔看著鐘叔,又想起昨晚那欲火焚身卻只能用手解決的 感覺,再加上今天得到了職位的晉升,李潔心情是一上一下,既高興,卻又難過。

   她站起身,走到了鐘叔的身邊,對著鐘叔的嘴就吻了上去,撬開了鐘叔的牙齒,兩個人的舌尖一碰撞,李潔頓覺渾身一軟,心頭蕩漾出一股奇異的感覺,像病毒一樣,蔓延到全身。

   李潔單手摸向鐘叔的褲襠,然后拉下拉鏈,掏出那根正在迅速膨脹的金箍棒,上下抽弄,感覺差不多,她就把短裙撩上來,脫下絲襪內褲,直接 就坐了上去。

   “別這樣……你會疼的!” 鐘叔雙手扶著李潔的腰肢,不想讓李潔坐上來,但是李潔卻一(我的尤物女友們) 用力,直接就插到了底。

   因為太過于倉促,沒有前戲,李潔下面根本就沒有進入狀態,所以現在李潔能夠感到的就是疼痛! 火辣辣的疼,盡管直達花心,痛跟快感交叉,讓李潔雙腿禁不住的夾緊,李潔心底里感到一陣陣的刺激,異樣的感覺讓那個李潔像觸電一樣,全身抖如篩糠,下面也是很快就有了感覺。

   客廳里面很快就 回蕩起‘啪啪’的肉體碰撞聲,而李潔也是逐漸的來了感覺,每一次沖撞,都讓那感覺如潮水一般襲來。

   “嗯!” 李潔紅唇嬌艷欲滴,微微張開,發出百轉千回的銷魂呻吟聲,如果 張姨在這里,一定會氣得發瘋。

   李潔回想起今天早上見到的情況,張姨那白花花的屁股一晚上都沒有離開過鐘叔那根金箍棒,她心里十分的不服氣。

   不行!她今天晚上也不能離開! 鐘叔抱著李潔,走向了他的臥室。

   兩個人在床上,又是一陣翻江倒海!整個房間回蕩著李潔的銷魂呻吟聲,還有鐘叔的低吼聲,彌漫著腥味還有曖昧的味道。

   …… 李潔睜開眼睛,屁股下意識的收縮了一下,忽然感覺一陣非常奇異的感覺從心頭觸發開來,她忽然間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她的后庭被鐘叔給開了! 昨天晚上玩的太過于盡興了,以至于李潔想到了更刺激的事情,當時的鐘叔顯然也是對這個提議很感興趣,兩個人很快就坐了起來。

   鐘叔那根尺寸驚人的玩意兒插進去,那撕裂的感覺,就像是李潔第一次初夜一樣,酸酸的,脹脹的,不過更多的是疼痛感覺,鐘叔那根 東西直接就頂到了盡頭,讓李潔疼的叫出聲來,但是當時的鐘叔好像誤以為李潔是呻吟,于是頂的就更加用力,導致現在李潔屁股一陣陣的腫脹疼痛。

   李潔坐起身,忽然感覺屁股里面那根東西正在飛速的膨脹起來,頓時奇異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

   除了第一次疼之外,第二次基本上就舒服了許多,后庭和秘密花園完全就是兩種不一樣的感覺。

   “嗯哼!”李潔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著鐘叔的耕耘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