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big load facial



我估計 胡漢升以為家里沒人便走了,我和蘇春兒興致勃勃地品著紅酒,吃著美味。

  “ 韓瀟你個臭小子,快 開門,我知道你們這對奸夫淫婦在里面,你有本事搶別家 老婆,你有本事開門那!甭貓在里面不吭聲,我TM知道你在家。

  蘇春兒你個臭婆娘,看來你們早就有一腿,我TM是瞎了眼了我,呸!開門那!TM死韓瀟!你給我滾出來!”胡漢升連踢帶踹,惡狠狠地叫罵聲再次席卷而來。

  蘇春兒一聽,和自己過了十年的老公竟然罵自己是臭婆娘和奸夫淫婦,氣不打一處來。

  立馬罵了回去:“胡漢升你TM不是人,我白和你過了這么多年,咱倆離婚吧,我心里已經沒有你了!”我一聽,有戲。

  蘇春兒既然心里沒有胡漢升,那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了別人,當然那個人是我了,我心里頓時美滋滋的。

  隨后門外一陣沉默,再一次沒了動靜。

  一時之間,我又覺得這樣避而不見,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對胡漢升來講也不公平,畢竟是人家老婆在我家常駐。

  “春兒,要不,咱開門說清楚得了。

  ”我緊握高腳杯保持姿勢,試探蘇春兒。

  蘇春兒沉默幾秒鐘。

  “不用,讓他隨便作,隨便鬧騰去吧,不爭氣的家伙,我已經對他死心了,他死了也跟我沒什么關系。

  ”死心了,這意思很明顯。

  莫非她真的對我有意思,這事兒算是成了,我心里頓時百花齊放,樂不思蜀。

  自從上次胡漢升來鬧騰完之后,我這小日子安生了幾日。

  一個星期之后。

  為了忙策劃案的事情,我開始忙活得不可開交,經常加夜班,我心里像熱鍋上的螞蟻總是惦記著蘇春兒,隔三差五就給蘇春兒播過一通騷擾電話噓寒問暖互訴衷腸,生怕她和胡漢升舊情復燃。

  “師傅,還在那撩妹兒那?這回又是誰家的那小誰啊?是大姐啊還是大媽啊?讓我也聽聽。

  ”我正和春兒聊得正嗨,徒弟 小詩不知啥時候跟個耗子似的偷溜進辦公室,湊到我耳邊偷聽。

  “去,去!離你大哥遠點兒,你這死丫頭,沒看你哥正忙著嗎?給你閑的,多管閑事兒,以后小墳豐滿了再來搗亂。

  ”我一副嫌棄的眼神指責小詩,一手拍了下她那還未起色的扁平臀。

  “哎呀,韓哥,你也老不正經,聊網戀,小心一見面,嚇你個啞口無言、魂飛魄散、死無全尸。

  ”小詩又開始耍嘴皮子。

  “放屁,什么狗屁網戀,這是你未來的嫂子,放尊重點,別讓你嫂子聽著。

  ”我怯怯地死死捂住話筒,生怕電話那頭的蘇春兒聽見。

  “小嘚瑟,有事兒說事,沒事滾遠點。

  ”“哼!這回又要治療哪位姐姐胸前的腫瘤啊?別腫瘤沒治好,命再搭上。

   老板叫你中午吃完飯馬上去啟鳴策劃案的那家 廣告公司談合作的事,務必盡快。

  ”小詩邊照著‘照妖鏡’描畫著鬼眼線和狗血口紅,邊提醒我。

  “好了,知道了,小妖精,快出去獵食吧。

  ”我和小詩一頓調侃,催促她出去。

  小詩白了我一眼,妖里妖氣地走了。

  “好了,親愛的春兒,我先忙了,晚上再給你打電話。

  ”我戀戀不舍掛了電話。

  吃過午飯。

  我立馬趕到那家要合作的廣告公司-瀚森廣告公司,聽小詩說這家公司一個月之前被一工程隊老板收購,這瀚森的大名還是后來合并的。

  這公司大門的大招牌,跟個送葬花圈似的全部是暗灰色,我很是好奇,連劉曼麗這個很有手腕的女人都見不到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按理兒說,劉曼麗一般的策劃案都能搞定,怎么到這兒竟然碰一鼻子灰,這事兒有些蹊蹺,我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老板不好對付。

  踏入這廣告公司辦公大樓,我的個乖乖,寒意襲人,陰涼的寒氣順著腳底竄上脊背,這哪是公司,跟殯儀館的氣氛差不到哪里去。

  冷清不說,除了前臺的一個 招待,一個工作人員都瞧不見。

  那招待臉上撲了幾層厚厚的脂粉跟白無常似的,紅嘴唇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先生,您是來談合作的嗎?有預約否?”招待的紅嘴唇上下一張一合,輕聲問我。

  我的魂兒不知不覺被她勾了。

  狠勁搖了搖腦袋,我恢復理智,把三魂六魄拽回來,“嗯,沒有預約,你們老板在嗎?我是來談啟鳴策劃案的。

  ”“這位先生,我們老板在,您稍等,我打電話問問。

  ”那招待隨即撥通了電話說明情況,似乎隱隱約約聽到電話那頭沒好氣地叫罵聲。

  再不就是我耳鳴聽錯了。

  “先生,十分抱歉,我們老板今天有幾場會議要開,恐怕您要在這兒多等一會兒了。

  ”那招待畢恭畢敬地解釋。

  好吧,只能如此,我必須今兒把這策劃案拿下,將劉曼麗踢出局,設計總監的位置讓出來。

  我坐在那里左等右盼,門外的路燈紛紛亮起來,員工也陸陸續續下班,還是不見那廣告公司老板的半個影兒。

  我急著回家享受和蘇春兒的美好時光,這倒好,今晚又得加班。

  心里頭積壓已久的火苗立馬竄上來。

  “你那老板開會還沒開完嗎?比總理還忙啊?快讓他來見我!”那小招待心虛,語無倫次:“呃,這個……先生,您先冷靜,別激動……”我看出這里面肯定有貓膩,趁小招待一個不留神,溜進電梯自己去找那老板。

  到了三樓,一瞧,真是氣煞我也,那老板正和一位小秘書在辦公室里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竟然把我們談合作的事情拋擲腦后。

  竟敢忽悠我,以為我是好欺負的,這算什么。

  考慮再三,不能跟合作方起沖突,不然合作沒個指望,我悄悄地敲了下門,干咳一聲。

  “咳咳,打擾了,瀚森老板在嗎?我是啟鳴策劃案的負責人韓瀟,能耽誤您幾分鐘嗎?我是來談合作事宜的。

  ”“TM滾遠點!”那老板憤恨叫罵一聲。

  我一聽,炸了,哪有老板這么對待合作方代表的,一時沖動,我一個狠踹踢壞辦公室的門,沖過去一把將那女騷貨拽到一邊。

  再定睛一看,我懵了。

  竟然遇到了熟人,這老板不是別人,無巧不成書,我瞄了一眼那西服上的工牌,確認是不是眼花了。

  工牌上赫然署名:瀚森廣告有限公司總經理-胡漢升。

  我在廣告公司總經理辦公室竟然見到了胡漢升,十分詫異和不解。

  “胡漢升?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包工程隊嗎?”“怎么著,就行你出來放火,不行別人來這點燈,不想再見著我啊?我胡漢升又回來了。

  ”胡漢升煞有介事地板著身板說。

  我噗嗤一笑,心想什么胡漢升,應該是胡漢三吧,走到哪兒都惹人唾棄。

  “哼!韓瀟,你TM的還有臉問我,拜你所賜,我前一陣把工程隊給賣了,正好我和這家廣告公司老板是哥們,他要轉讓股權,我把它死皮賴臉硬生生收購過來。

  ”胡漢升整理了一下被那騷貨小秘扯歪的領帶,沒有好氣地瞪著我。

  “賣工程隊?收購(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股權?你哪里來的那么多錢?賣工程隊的錢也能買不起這股權?”我扯著那掙扎的騷貨小秘的小細胳膊就往外推,狠狠將門一甩。

  辦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胡漢升兩個人。

  我很是懷疑胡漢升收購廣告公司錢的來處,又沒理出個頭緒來。

  “你TM拐了我老婆,我要報復你個癟三兒,只要我胡漢升還有口氣喘,就跟你死磕到底,你TM讓我丟了老婆,不讓我有好日子過,我就要攪得你雞犬不寧,今后你NND別想過安生日子!”胡漢升說著,猝不及防惡狠狠地沖我的額頭就是一記側勾拳。

  我還沒回過神來,有點蒙圈,眼前出現的全是星星點點,這一拳的力道不輕,有點讓我找不著家門的節奏。

  等我緩過神來,又挨了一記左直拳,鼻子瞬間一酸,嘩嘩淌血。

  我也并不是好惹的,轉瞬,我像被針扎了的氣球,火氣上涌,如同翻江的野馬,拋了錨。

  “你奶奶個腿,這么多年賭友了,竟然真敢動手揍我,給你臉了!TM吃老子一拳!”我反手狠狠用直拳、擺拳、左右上下勾拳以及五花組合拳一通反擊胡漢升,掄得胡漢升直轉圈,晃晃悠悠跟不倒翁似的,滿地找牙。

  “你老婆說心里已經沒有你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強扭的瓜不甜,你TM還執著個啥勁兒,不如成全了我們。

  咱們賭桌兄弟一場,鬧到這份田地,不至于?你欠我的錢我也不急著要,可以分期還我。

  ”我苦口婆心地勸說邊觀察胡漢升的細微反應。

  “TM還跟我提錢,我老婆都被你睡了,還要什么錢,再說我從來都不欠你啥錢。

  ”胡漢升豁牙漏齒地竟然賴起賬來。

  我氣急敗壞。

  “你TM真成胡漢三了,潑皮無賴,死賴賬啊,二十萬那,這數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這事你竟然給我私自一筆勾銷了?你NND,早知道你這樣無賴,我打欠條好了。

  要不是看在蘇春兒的面上,我早就向你討了。

  ”我一個轉身,狠掐胡漢升的脖子。

  他不想還錢,蘇春兒永遠是我的女人,正合我意。

  “你他娘還敢提我老婆,狐貍尾巴終于露出來了吧,你個死韓瀟,終于承認你對我老婆早就打壞主意了,我TM弄死你!”胡漢升從牙縫里擠出一句狠話。

  說著,胡漢升掙扎著用胳膊狠勁拉我的手,他應該是喘不過氣來了。

  轉念一想,我夢寐以求的老婆蘇春兒已經是我囊中之物,這點錢又算得了什么,認了吧,不還就不還,老子也不要了,錢就是TM流水,死了也就是廢紙一堆,還計較個啥。

  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遇到春兒,我的價值觀也變了。

  只要蘇春兒能一輩子在我身邊就心滿意足。

  更何況,蘇春兒曾經是胡漢升的老婆,我不能對她老公太過分。

  想到這兒,我掐著胡漢升脖子的手指,有一絲松懈,不想再糾纏下去,索性回家得了。

  跟胡漢升也說不出個真假對錯。

  我轉身想要出去,這倒好,胡漢升還來勁了,在我背后猛沖過來,勒住我的脖子不放,我掙脫開來為了自保,順手抄起辦公桌上的移動電話向胡漢升的腦門狠力一砸,他的眼角立馬開了個大口子,鮮血直流。

  胡漢升眼睛一模糊,東摸西摸的在那打轉抓瞎。

  我抓緊時機,拽門就逃,那騷貨小秘還在門口地板上傻愣愣不知所措。

  這小秘跟胡漢升一個德行,竟然拽著我的大腿不放手,還狠狠咬了我一口。

  “干啥,你個騷娘們,要碰瓷兒不成!你屬狗的啊,別TM給我傳染上狂犬病或者艾滋病之類的。

  ”我狠狠踹了那小秘一腳,這才掙脫魔爪。

  我心里頭不舒服。

  真是個殯葬館版廣告公司,個個兇神惡煞,比魑魅魍魎還可怕。

  胡漢升做老板,等著倒閉。

  我開車往家奔,此刻我一心想著回家見我的女神春兒。

  我顧不上許多,急匆匆往家趕。

  離家愈來愈近,我忐忑焦躁的心也漸漸平息安穩許多。

  一進門就聽到蘇春兒嬌嫩的細語:“呦呵,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今兒怎么回來得這么早啊,我的大忙人,韓哥?”蘇春兒見我破天荒地早早下班十分驚訝,忙放下鏟子上來迎接。

  我默不作聲,連鞋托都沒換,徑直向浴室小跑過去,生怕蘇春兒注意到我凌亂的衣衫、滿身的傷痕和異樣的眼神。

  我本想把臟衣褲扔了,再洗個澡,換身新衣服,以免蘇春兒發現什么蛛絲馬跡。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確實不想讓她擔心。

  “沒事兒,今兒啊,今兒公司不怎么忙,就早回來陪你這位大美妞了唄……”我故作鎮定,假裝沒事兒人似的,一邊脫被血跡弄臟的襯衣,隔著浴室門大聲回應。

  蘇春兒是個聰明女人,我的反常舉動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沒注意,蘇春兒緊隨其后,沒敲門跟我進了浴室。

     我 和致忠是通過網絡相識的,因為最初沒想過會有太深的交往,所以自我介紹時我倆都沒說實話,虛報了年齡,他報大了三歲,我報小了兩歲,結果 倆人都以為彼此年紀相當,之后便有了許多共同的話題。

    剛認識致忠那會兒,我正處于人生的低谷,情場、職場都不順利,那些傷心事、煩心事我 不愿意跟朋友和 家人多說,倒是能在網上和他有什么說什么,一來覺得彼此不認識,說什么都沒什么負擔,不會影響到我正常的生活,二來我總覺得跟他有一種默契,和他談心,他總能說到我的心坎上,盡管從未見過面,盡管隔著網絡,我一點點的情緒變化他都能捕捉到。

    漸漸地,我越來越喜歡和致忠聊天,他對我似乎也很有好感,對我越來越關心,他知道我每天上早班,卻經常因為睡過頭遲到,所以他便每天早上叫我起床。

  愛情的火苗悄悄點燃。

    不過,后來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得知了致忠的真實年齡,他竟然比我小四歲,我沒有因為他的謊言而生氣,畢竟自己最初也沒說實話,但那一刻心里的落差還是讓我理智且果斷地掐滅了剛剛燃起的愛情星火,決定從此把他當弟弟看。

   男友頻繁 相親還不愿 和我 分手_男友_相親  我半開玩笑地對致忠說:乖,快叫姐姐,我可比你大4歲。

  但致忠卻不接受,他說他不要做弟弟,他要做我的男朋友,愛我,呵護我,照顧我。

  我很感動,但最后還是對他說:我已經年紀不小了,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

    盡管被我拒絕了,但致忠卻沒有因此放棄,他依舊很關心我,我也舍不得那種時時被人掛在心上的感覺,我們仍然經常聊天,后來還見了面。

  也就是從那次見面后,愛情如脫韁的烈馬再也不受我控制。

    那天,我們在約定的地方碰面,我晚到了一會兒,因為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去。

  致忠遠遠地看到我(以前在網上互傳過照片),立刻跑了過來,緊緊地抱住我,在我的額頭輕輕吻了一下,然后放開。

  那一刻,我驚呆了,同時,一種別樣的甜蜜悄悄爬上心頭。

    他(少婦做愛小說)說,他真怕我不來了,他說,給他一次機會愛我。

  我依舊猶豫,年齡差距一直是我跨不過去的一個坎。

  致忠看出我的擔心,他不斷地給我勇氣,向我保證,他愛的是我,不管我們相差幾歲。

  說這話的時候,致忠一臉的真誠和堅定,我相信了他,接受了這份感情。

  男友頻繁去相親還不愿和我分手_男友_相親  對愛情,我缺乏信心  我和致忠戀愛了,沒多久便住到了一起。

  那年我27歲,對女人而言,年齡已經不小了,這段感情我是奔著結婚去的。

  而致忠才23歲,婚姻于他而言還是很遙遠的事情,他還像個孩子似的愛玩,對未來沒有任何計劃,花錢如流水,薪水不到月末便已告罄,然后不是向父母伸手,便是求我支援。

    關于這些事,我說過他多次,最初他還虛心接受,信誓旦旦地保證他一定改,一定會給我一個幸福的未來。

  可終究是舊習難改,每次他都好不了多久,便又恢復如初。

  我說得多了,他越來越煩,然后不可避免倆人之間有了爭吵。

    致忠是家里的獨子,家人都非常嬌慣他,可以說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也因此他對自己的自私總是毫無察覺。

  他很少顧及別人的感受,似乎想不到他的舉動和言語對別人造成的傷害與影響。

    比方說,不論多晚他回來總是把門關得咣當響,大燈一開,然后重重地坐在床邊一件件脫衣服,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回來似的,又比方說,看到漂亮女孩,他總是脫口而出她的眼睛比你漂亮,她的皮膚比你白,我同事的女朋友雖然就比你小1歲,可人家比你看起來年輕多了,也不知道是聽習慣了還是更懂得寬容了,遇到這種情況我也不作反駁,只是時間長了心里逐漸有了陰影和壓力,對自己對這段感情越來越沒信心。

  男友頻繁去相親還不愿和我分手_男友_相親  我試著和致忠談過心,問他有沒有認真考慮過我們之間是否真的合適,我們這種情況家人是否會反對,反對了怎么辦,可每次我話一開頭,就被他反駁回來,還是那句話,他愛的是我這個人,不管年齡相差多少,不管誰反對,他都會堅持和我在一起。

  他還開玩笑地說,就算將來我真的老了,臉上有細紋了,他也不會嫌棄我,他會給我買很多化妝品……  對結果,我欲哭無淚  我和致忠戀愛,他一直瞞著家人,我多次提出想見見他的父母,他都以時機未到推掉了。

  我理解他的難處,畢竟女大男四歲,一般的家庭都很難接受,確實需要一個好的時機來說這事,以保證阻力小一些。

  我跟我爸媽說的時候,他們就強烈反對,不過我一直堅持,后來他們也就妥協了,只是讓我自個想清楚,以后別后悔。

  我不想逼致忠,不想他為難,所以一直耐心等待他所謂的時機。

  男友頻繁去相親還不愿和我分手_男友_相親  2011年春節之后,見致忠仍舊孤身一人,他家里人開始張羅著為他安排相親,致忠沒有拒絕,不過他也沒有瞞我。

  我問他為什么不跟家人明說已經有女朋友了,可他還是那句話,時機未到,我心里的那種不安越來越強烈,我逼問他:那你到底打算什么時候跟你家人說咱倆的事?致忠沉默不語,我心痛萬分。

    和致忠冷戰了兩天,他還是去相親了,回來后,他牽著我的手說:你別對自己沒信心啊,我去,只是應付家人,我心里愛的人是你。

  后來他還跟我說了他和那女孩相親的情況,說對方哪兒都不如我,比我差遠了。

  女人總是愛聽甜言蜜語的,經致忠這么一說,我的心又軟了下來。

  男友頻繁去相親還不愿和我分手_男友_相親  之后半年,致忠斷斷續續又去見過兩三個女孩,要說我一點不介意,那是假的,但我也沒太當回事,因為致忠說和她們也就那一面之緣,之后再也不會聯系。

    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是我太相信他了,還是自己太自信了,直到兩個月前,我很偶然地發現致忠和之前一個與他相親的女孩一直保持著聯系,而且關系相當曖昧,倆人已經在QQ上互稱老公、老婆了。

  我質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先是沉默,后來他說他跟家人提了我倆的事,但家人反對,他一直不敢跟我說實情,而他家人很喜歡那個女孩……  心,很痛,但我還是不想就這么放棄,致忠說他愛的人是我,既然如此,我決定為我們的未來再努力爭取一次。

  沒跟致忠商量,我撥通了致忠家里的電話,是他媽接的,聽了我的介紹后,她顯得很吃驚,自始至終她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

  原來一切都是致忠的謊言,他根本就沒爭取過,根本就沒跟家人提過我。

  男友頻繁去相親還不愿和我分手_男友_相親  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已經欲哭無淚了。

  后來我問致忠,他到底愛過我沒有,他說愛過。

  可在我看來,他所謂的愛徒有虛名,他的心里只愛自己。

  對他,我已經再無留戀,只是,心真的好痛、好苦。

    記者手記  在我看來,姐弟戀本身沒有問題,問題出在交往的雙方身上。

  對于女方而言,找個比自己小的沒什么,可是那人要靠譜。

  女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能僅僅為了愛而愛,還要權衡一下這個男人可不可靠,兩個人有沒有未來。

  對于男方而言,女方年齡盡管大,但如果你想去心疼她、保護她,就要負起男人的責任來,要有擔當。

    如果有愛,許多壓力、難關都是能克服的,但如果無愛,夢醒時,世上是沒有后悔藥的。

  對飄飄而言,人生的路還很長,結束一段錯誤的感情,失去的也許只是被欺騙的郁悶,得到的卻是千萬種迎接新感情的可能,所以別灰心,愛情的轉角,幸福在向你招手。

  男友頻繁去相親還不愿和我分手_男友_相親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