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sex より 気持ち良く て 亂れ ちゃう ディルド オナニー



這天夜里,小少婦 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 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 點了 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 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少兒益智故事)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 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 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好,老公現在就來滿足你。

  ”說著,身體往前一挺。

  一陣橫沖直撞,幾乎沒啥技巧,可沒幾分鐘,一陣哆嗦,就不行了。

  孟婉晴剛來一點興致,可沒想竟然這么早就結束了,心底特別的失望。

  “怎樣,爽不爽?“劉波一陣舒暢后,拍了拍她的屁股,問道。

  孟婉晴怕傷他自尊,點了點頭。

  其實結婚這兩年,孟婉晴的需求越來越大,但是劉波的能力卻一次不如一次,他依舊完全滿足不了自己了。

  沒一會兒,劉波公司那邊就打電話來催了,劉波整理了一番衣物,便出門了。

  丈夫一走,孟婉晴癱軟在沙發上,腦子里竟想起了那個黑人修理工。

  那壯碩的身材,孔武有力,想必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很厲害。

  他肯定能滿足自己!想什么呢?他可不是自己老公,怎么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呢?   真不知該怎么講。

  到底是哥我太愛干凈還是哥太小氣?  哥跟一幫兄弟一起住在單位宿舍,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

   同事T,同事Y,同事OY和哥我,因為都是 大老爺們,所以平時關系都還好,沒什么矛盾。

  同事T和哥哥是已婚人士,T和Y人都不錯,唯獨這個OY,真是他娘極品。

  平時最喜歡的口頭禪可以嗎?。

  即,幫我買個這個可以嗎?吃你個這個可以嗎?替我做個這個可以嗎?平時大伙出去吃飯,他從沒主動付過錢。

  但飯錢畢竟要AA的。

  我們三人都有意當著他的面把帳算好,把該給的錢給了。

  就唯獨他,跟看不見一樣,不給錢,也不說話。

  就要你逼著跟他要,他才會給。

  因為他這樣,搞的同事Y都不想跟他一起出去吃飯(因為Y是新人,工資也相對低點,而且幾乎都是Y先付賬,然后我們再給他,導致OY欠Y好多頓飯錢)。

  這些都還是小事,畢竟都是大老爺們,不太計較這個。

  關鍵是下面的事,受不了了。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 我快瘋了  此人喜歡把自己的衣服和別人的混在一起放在 洗衣機里洗,想想看,大夏天的,洗的只有內衣褲。

  真的接受不了。

  我有意無意的說過好幾次,都是礙于情面,說的很婉轉的,說不麻煩你了,下次我的衣服自己洗就好了,謝謝你啊。

  我和T都有自己的 腳盆,平時放放換洗的衣服,因為是夏天,我都是兩天洗次衣服,這樣節水也節電,不至于天天都要用洗衣機,Y都是洗完澡就立刻自己手洗衣服,很少用洗衣機。

  這個OY喜歡把自己的衣服放進別人的盆里,可能T早覺察到這點,悄悄的把自己的盆放進了自己的房間。

  所以我的盆就成了OY放衣服的盆。

  這個我也不介意,只要你洗 你自己的衣服,我洗我自己的衣服就行。

  為了避免矛盾,我都是只要換了兩次衣服就立刻把自己的洗掉,這樣最起碼分的清點。

  但是畢竟是我兩天洗次。

  只要他洗衣服,總會把我的一起仍進洗衣機洗了,別的衣服也就算了,可是內衣內褲,真他娘的惡心。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我快瘋了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人命的是這個OY最近得了腳氣,很嚴重的那種,從他買的一大堆藥膏和洗液就可以看的(秦檜兒子怎么死的)出來,因為平常大家也就是買個達克寧,摸個兩三天就好了。

  他剛才若無其事的拿我的腳盆洗腳,里面倒滿藥水洗他自己的腳。

  我日的,真的受不了了,大哥哎,這是我的腳盆,不是你自己的盆哎。

  你自己患了這么嚴重的腳氣還用別人的盆洗腳,我怎么辦?我用什么?我自己換下的內衣,內褲放什么地方?干,想想都惡心。

  真的。

  你既然得了腳氣,就自己買個盆好了,一個盆能有幾塊錢。

  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跟他明說吧,顯的哥好像多小氣,不就是用了一下你的腳盆嗎?可是,大家說說看,我換下的內衣,內褲,還要放到他得了腳氣的腳洗過的我的盆里。

  不行,這個絕對不行。

  今天看他拿我的盆洗腳,這個盆我肯定不會再用了,剛剛我換下的臟衣服,我用袋子裝了起來,放在自己的床下。

  明天我自己再去買個盆,我真的受不了他這樣。

  明天買個盆,我不會再放到衛生間了,直接放我床下。

  我以前的那個盆,他愛怎么用就怎么用。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我快瘋了  這種事本不是我們這種大老爺們拿出來說的,可是真的太惡心了。

  各位朋友,換做你們自己,你們會怎樣,大家設身處地的站在我的立場想下,到底是我太愛干凈,還是我小氣?  我真的受不了這種人。

  我剛都想當著他的面把我的盆給砸了,踩爛。

  真是悲哀!盆不值幾個錢,做的事情太不講究了!  各位朋友,我要不要跟他把話挑明了?唉,他好意思做這種事,我還真不好意思開口!真是悲哀到底了。

    再補充下,剛才我的一件T恤和兩條內褲(前兩天換的)被他放進洗衣機跟他的衣服一起洗了。

  衣服我是不會要了。

  不是我敗家,真的不敢再穿了,想想真的太惡心。

  萬幸的是幸好只是簡單的內衣褲,幸好昨天我的T恤沒換,今天還是穿的昨天的,不然就是兩件T恤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