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鏡子 前 做愛



二牛的大手順著 劉巧云的大腿一直深入,直到他摸到了一小塊布,下一刻他的手毫不猶豫的伸了進去。

  劉巧云當即一聲嬌吟,雙腿緊緊的夾住了王二牛的腰肢。

  這時王二牛松開了劉巧云的嘴,快速地吻住了另一只原本無人問津的柔軟。

  “喔……嗯……”劉巧云 忍不住發出聲音,表情如癡如醉,她好像是為了報復王二牛,下面的那只手突然動了起來。

  王二牛的 身體當即一顫,突然傳來的 感覺讓他險些把持不住。

  王二牛自然是看出了劉巧云的挑釁,手上和嘴上動作更是迅猛犀利起來,劉巧云頓時顫音連連,喘息不斷,很快她就動情到難以自制了。

  王二牛知道時間差不多,該步入正題了,動作就緩慢了一些。

  但是劉巧云似乎是想讓王二牛出丑一般,小手居然又加快了速度。

  王二牛一驚,趕忙將劉巧云的那只手拿開,然后再次吻住了劉巧云,同時一把扯下了了劉巧云的裙子和衣服,然后開始解自己的腰帶。

  雄厚的資本終于是再次出現,王二牛調整好姿勢,然后在劉巧云的耳邊灼熱的呼吸道:“小云,我來了……”“哇……哇……”突然傳來的嬰兒啼哭聲嚇了兩人一跳,劉巧云趕忙推開了王二牛,將嬰兒抱在了懷里。

  嬰兒毫不客氣的將剛剛還是屬于王二牛的柔軟抱在懷里大力的吮吸著。

  王二牛挺著身子,愣在了原地,他 看著劉巧云懷里的嬰兒,心里在說,你怎么早不醒晚不醒偏偏 這個時候醒啊。

  劉巧云看了一眼王二牛的下面,心里突突的直跳,是真的雄厚啊。

  她羞紅著臉看著王二牛道:“這次就這樣吧,你把褲子穿上吧。

  ”“啥?”王二牛差點昏過去,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說算了?劉巧云看著王二牛的樣子忍不住掩嘴輕笑一聲。

  然后白了王二牛一眼輕哼道:“這次算是給你一個教訓,誰叫你當初拋棄我來著,另外我也是跟你證明一下,我不是個賤女人,雖然我現在也很想,但是我能忍住!”王二牛愣愣的看著面前這個女人,今后這個女人肯定是屬于自己的了,既然這樣那還急啥啊,忍一忍吧。

  王二牛這樣勸說著自己,一邊把褲子提上了。

  穿好了褲子,他四處看著,在柜子上 看到了一卷衛生紙,他拿過衛生紙就上了床,坐在了劉巧云的身邊,撕扯下衛生紙,將劉巧云剛剛流出的東西溫柔的擦去。

  劉巧云眼神有些癡迷的看著王二牛的動作,這真是一個細心溫柔又負責任的 男人,這下她更加堅信自己的選擇沒錯了。

  幫劉巧云擦干凈后王二牛又幫劉巧云穿上了 小褲褲還有裙子,然后拿過背心又給劉巧云套上了。

  做完這一切王二牛原本打算直接走的,但是看著劉巧云含情脈脈的眼神,王二牛沒忍住將娘倆都抱在了懷里,又是吻住了劉巧云。

  劉巧云輕嗯一聲,并沒有拒絕,兩人吻了一會,王二牛這才戀戀不舍的松開了嘴。

  王二牛看著劉巧云紅著臉的可愛模樣,溫柔笑道:“小云,我先走了。

  ”劉巧云雖然心中不舍,但還是點了點頭,王二牛這才退去。

  出了劉巧云家的王二牛長出了一口氣,只是方才涌動的氣血還在身體里翻騰亂竄,自嘲的笑了笑道:“再來這么一遭,可得憋壞了。

  ”就在這時,王二牛的手機突然響了。

  王二牛疑惑的掏出手機,看見上面的來電顯示,不由得一愣隨即大喜。

  這個 電話居然是王二牛打了兩個月都是關機的女友打來的。

  王二牛趕緊接通了電話驚喜的 說道:“喂, 小月,是你嗎?小月。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瞬傳來了王二牛做夢都想聽到的聲音,“是我……二牛,你最近過的怎么樣?”“我還能過得怎么樣,還是老樣子,就是這兩個月沒聽到你的聲音,沒見到你的人,我的心里是想念的緊啊,你這兩個月干嘛去了啊,為啥電話總是關機呢?”一般來說,要是換做別人,不管是男朋友還是女朋友,兩個月不與自己聯系,另一方肯定是以為對方移情別戀了。

  但是王二牛從沒這樣想過,他不僅不生 趙惜月的氣,相反他還十分的欣喜,由此可見王二牛有多么喜歡趙惜月。

  “嗚……”電話那邊傳來了趙惜月啜泣的聲音。

  王二牛不由得一愣,“小月,你哭了?”“沒……沒有,就是有點感冒,鼻子不通氣。

  ”“哦,那你要記得吃藥啊,多喝點熱水,你在哪,要不我這去找你吧?”王二牛關切的說道,他聽出趙惜月的聲音好像有點不對勁,但是他很快就認為是趙惜月感冒嗓子不舒服了。

  趙惜月又是吸了一下鼻子,“王二牛,今天我們把話說清楚吧……”“嗯?”王二牛不由得愣了一下,“什么說清楚?”“呼……”電話那邊趙惜月長出了一口氣,似是如釋重負,像是掩飾什么,又像是做了什么決定一樣。

  “你愛我嗎?”“愛啊,我怎么會不愛你,我做夢都想把你娶回家,你怎么會問這樣的問題?我怎么感覺你今天怪怪的。

  ”王二牛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趙惜月沒有回答他,而是說道:“既然你愛我,也想娶我,那好,我爸說了,別的不要,三天之內準備好二十萬的彩禮錢,我就嫁給你。

  ”“什么!”王二牛不由得一聲驚呼。

  “怎么?嫌錢太多了?不想娶了?”趙惜月聲音有著一絲顫意的說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想娶。

  ”王二牛連忙說道:“小月,你也知道我家里現在是什么情況,別說二十萬了,五萬現在我都拿不出來啊,而且這時間也太短了,三天時間,你看能不能多給點時間,或者少要點?”“不可能的,王二牛,你聽好了,就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沒有二十萬,我們兩個就到頭了!”“嘟!”趙惜月說著就把電話掛了。

  “喂,小月,小月!”王二牛對著電話呼喊,回應他的只是一串電話的忙音。

  電話那頭,趙惜月掛了電話,她紅著雙眼看了一旁一個兩鬢有些花白的男人一眼,什么都沒說便回自己的房間了。

  而那個男人則是忍不住搖頭嘆息道:“命啊,這就是命啊。

  ”“二十萬,我上哪去弄二十萬(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總不能去搶劫吧。

  ”這邊,王二牛皺著眉頭念叨著。

  就在幾個月之前,王二牛的母親病逝了,之前為了給母親治病,王二牛四處跟親友借錢,可是還是沒能留住母親,現在王二牛光是外債也有二十多萬了,手里僅有的兩萬塊錢,還是剛跟 齊芳玲借的,那是準備給手機店進貨的錢,這錢要是沒了手機店也就快關門了。

  “要不,跟小云去借?”王二牛突然想到劉巧云剛告訴他她有幾十萬的存款。

  不過這個念頭剛一出現就被王二牛掐滅了,哪有跟情人借錢去娶媳婦的,這是萬萬不能的。

  王二牛站在路上想來想去,感覺頭都大了。

  突然他的電話又響了。

  王二牛趕忙拿起手機,但是結果卻是讓她有些失望,電話并不是趙惜月打來的,而是齊芳玲打來的。

  王二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通了電話。

  “喂,芳苓姐。

  ”“喂,二牛,你現在有空嗎?”“有空啊,怎么了?”“那你來我家幫我修一下電腦吧,家里電腦好像壞了。

  ”“啊?這天都快黑了,要不明天吧。

  ”王二牛心情有點煩,現在是真的不怎么想干活。

  “哎呀,修電腦幾分鐘的事情啊,你還沒吃晚飯吧,剛好晚飯也在我家吃了吧,你快點來哦。

  ”齊芳玲說著就掛了電話。

  王二牛看著電話愣了一會,原本他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想到今天自己可是兩次差點把齊芳玲給要了,人家不過是讓自己幫個小忙而已,自己再不去的話可能就有點不夠意思了,一想到這,王二牛便拾步向著齊芳玲家走去。

  盛夏的天娃娃的臉,說變就變,王二牛走在路上,頭頂雷的轟鳴聲,接二連三的響起,王二牛趕忙加快了腳步。

  王二牛前腳剛跨進齊芳玲的家門,身后一聲震耳的轟鳴響起,緊接著大雨傾盆而至。

  “二牛,你來啦。

  ”齊芳玲看見王二牛到來,一臉驚喜的說道。

  王二牛點了點頭,目光忍不住打量在齊芳玲的身上。

  齊芳玲好像是特意換了一身衣服,上身是一個淡紫色的小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以及黑色的絲襪,整套裝束透露著性感的同時更是將齊芳玲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那紫色的小衫,好像快要不堪重負,被撐得鼓鼓的,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視線下移,是齊芳玲挺翹的臀線與平展的小腹,黑色的絲襪包裹著的雙腿,在燈光下閃動著燁燁的光輝,讓人忍不住想要試一試,整套裝束充滿著誘惑,而這些都是齊芳玲特意準備的……“二牛,姐這身衣服好看嗎?”齊芳玲擺了一個撩人的姿勢淺笑看著王二牛。

  王二牛有些木訥的點頭道“好看。

  ”看著王二牛的樣子,齊芳玲忍不住一陣嬌笑。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 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無比震驚,沒想到弟妹自己正在屋里做那事兒…… 見我忽然進來,弟妹臉色大變,發出一聲驚呼,也顧不上害怕了,急忙跳到床上,然后用被子裹住了自己身體。

   因為她的動作太大,在她跳上床之前,雙腿間的那(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個玩具直接掉了下來,落到地板上以后還嗡嗡直響。

   弟妹無比尷尬,臉色唰的一下就紅透了,害羞的問道:哥,你怎么突然進來了? 我解釋道:我正洗澡呢,忽然聽到你尖叫,以為你出了什么事,就趕緊沖進來了,你沒事吧? 弟妹的身體在被子里蜷縮成一團,臉色紅的都快滴出血來,說道:我沒事,就是剛才看到了老鼠,嚇了我一跳。

   老鼠?家里有老鼠嗎?我故作驚訝的問道。

   同時,我的眼睛也在地面上掃視,好像是在尋找老鼠一般,然后我的目光就停留在那個嗡嗡震動的玩具上。

   哎?這個是什么?我假裝懵懂的走過去,彎腰去撿。

   哥,你別撿……弟妹嚇的臉色都快變綠了。

   她話還沒說完,我已經把那東西撿到了手里,上邊還殘留著弟妹的體溫。

   于是我只好面露歉意的說道:弟妹,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自己正在房間里做這事兒…… 弟妹羞澀的都不敢看我,用被子遮擋著下半邊臉,說道:哥,你也不是有意的,這事我不怪你……對了,老鼠在床底下,你能幫我把老鼠抓出去嗎?我最害怕老鼠了…… 老鼠從哪爬進去的?我現在就給你抓老鼠。

  我說道。

   說完,我就彎下腰往床底下瞅,正好腰間的浴巾有些松動,我一彎腰浴巾直接開了,從我身上脫落下去。

   我的身上只裹著一條浴巾,又是正面對著弟妹,所以浴巾一掉下去,高挺直立的東西完全暴露在弟妹的眼中。

   啊……弟妹驚訝的再次尖叫一聲。

   從弟妹看著我的目光中,我能看出來,她在看到我那里的時候,眼睛都睜大了,一臉震驚的表情,似乎是被我的尺寸給震懾了。

   我趕緊裝出一副窘迫的樣子,匆忙把浴巾撿起來,擋住了那玩意。

   我也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憨憨一笑說道:對不起啊,蘇柔,哥是個正常的男人,因為你真的太漂亮了,所以哥才沒忍住…… 弟妹害羞的都不敢看我,悄悄的從我手里把那玩具拿走,然后扔在了背后,用枕頭蓋住。

   然后,弟妹支支吾吾的說道:哥,你千萬別覺得我是不正經的女人,我只是…… 當然不會了!我急忙搖頭說道:畢竟是人之常情嘛,哥理解你。

   弟妹羞的不好意思抬頭,臉色通紅的說道:哥,今天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好嗎?千萬不要告訴冬偉。

   你放心吧,蘇柔,這事兒我絕對不會跟冬偉說的!我義正言辭的說道,然后又疑惑的問她:蘇柔,你和冬偉都這么年輕,有身體需求是正常的,可是……你怎么自己一個人偷偷用這玩意? 弟妹羞的都不敢抬頭了,用極低的聲音喃喃道:冬偉雖然年輕,可他那里……那里卻很小,而且每次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住,根本滿足不了我,所以我……我才用那個的…… 聽著弟妹這么羞澀的解釋,我更加激動了,故意裝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樣子,嘆著氣感嘆道:唉,我還以為你和冬偉在一起很幸福呢,原來你和我一樣,都是表面上很幸福,實際上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聽我這么一說,弟妹好奇的盯著我,美眸眨巴眨巴的問道:哥,你心里有什么苦? 我故意顯的有些不好意思,愣了一兩秒鐘,然后嘆了口氣說道:也罷,蘇柔,你也不是外人,既然今天咱倆已經赤誠相見了,那哥就跟你傾訴一下心里的苦。

   聽到赤誠相見,弟妹羞的捂住了臉,小聲說道:哥,你說吧,我聽著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