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董 美香



近日,杭州一對30歲的年輕小夫妻到杭州上城 法院要求 離婚,當時 2人還有說有笑, 女子還撒著嬌。

  據了解,2人是2012年結婚的,2人都長得不錯。

  目前還沒有孩子和房產。

   男子到法院起訴離婚,給出了女子出軌的 證據,這些證據是女子與其他3個男人的聊天記錄和照片。

  男子說,其實自己也不想離婚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本來也不想說什么,還想好好過下去,只想女子做個解釋,但是女子就是不解釋,之后發現自己也管不住女子了,就起訴離婚了。

   不過女子卻說,自己天天在夜店,出軌 的人都是比自己小的小鮮肉,她其實是很保守的人,沒有同一時間愛上2個人,只是自己喜歡上誰就會去喜歡,即使 結婚了,也沒有被這些束縛,有時候都忘記自己結婚了。

  當時是家里人催著結婚,正好他追自己,(我的男友一千歲)就所幸結婚了,現在已經不愛他了。

  就大大方方的離婚。

  起初,男子拿出證據,還想讓女子賠償 5萬元的,之后女子說當時結婚裝修的時候,自己家里買了一些家電,自己也不想搬了,就折舊5萬元給她吧,男子想想也同意了。

  婚姻的船說翻就翻了,還力挽狂瀾個啥。

  不過這樣的姑娘,也三十歲的人了,還能說什么,只怪她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嗎。

   “王 春萍?”汪洋的頭一下子磕在了床板上,發出“咚”的碰撞聲。

  “什么聲音?”王春萍疑惑的問道。

  “最近家里老鼠多。

  ”劉 仙兒臉紅的 說道,“春萍嬸你這么晚了,來找我有什么事情。

  ”“噢!這樣啊。

  ”王春萍輕輕“噢”了一聲,也沒有過多想這聲音的來源,因為她的心里還擱著更大的事兒。

  見劉仙兒主動問起來,王春萍的臉上忸忸怩怩的,像個小姑娘一樣羞澀起來。

  “我家兒子今天發高燒不退,剛才到診所里去問了王醫生,她說這是手足口病,要馬上送到鎮上的醫院去治療。

  ”王春萍說著,眼圈慢慢的泛紅,最后那嫵媚的眼睛中滲出了晶瑩的淚珠。

  劉仙兒明白了,她沒有等王春萍說完,安慰道:“你不用急,我這里有五百多塊錢,你拿去給孩子看病吧。

  ”她轉身走到屋子里,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劉仙兒把床上的墊子掀起來,從里面拿出了一些錢,然后塞到了王春萍手中。

  王春萍頓時千恩萬謝,她哽咽著,不停的對劉仙兒說謝謝。

  “都是鄉里鄉親的,就別說謝謝了。

  ”劉仙兒說道,“現在這么晚了,你一個人怎么到鎮上去?” 七里溝的位置十分偏僻,它處在 大山的腳下。

  由于政府看這里窮鄉僻壤的沒有撥錢修路,所以這里三十多里的路上沒有一個公交站臺。

  倒是有一條鄉道可以到達 城鎮,只是路面太破舊,沒有車子愿意載人跑。

  所以這里的人想去城鎮的話,要么翻過大山,去山下的公交站臺上搭車;要么乘私家的拖拉機,走鄉道去城鎮。

  只是這個點了,先不說村里有沒有人愿意載她娘倆,就是愿意的話,以農用車的速度開往城鎮,到了的時候恐怕天都亮了。

  王春萍一聽王醫生的話,只想著湊錢去城鎮,倒是把這個重要的環節給忘掉了。

  “那該怎么辦啊?”王春萍越發焦急了,她的臉蛋哪還有那天的盛氣凌人,有的只是憔悴之色。

  劉仙兒也只是個年輕少婦,她十幾歲的時候就嫁到了七里溝來,一直待在這窮鄉僻壤里,她都沒怎么去過城里。

  看著王春萍那原本嬌艷的臉蛋瞬間憔悴了很多,劉仙兒有些不忍,她忽然眼睛一亮,對王春萍說:“春萍嬸,可以找人背你兒子翻過大山啊,再去山下坐公交車就好。

  ”“可是,現在哪有人愿意背呢!要不,我背吧,反正也沒多遠。

  ”王春萍咬著牙說道,為了兒子,她豁出去了。

  “不行,不行……”劉仙兒連連擺手,現在天這么黑,七里溝的路又坑坑洼洼的,而且山溝特別多,一個力氣這么小的婦人背一個孩子上山很容易出事。

  很多人就是在晚上走夜路的時候,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塊絆到,整個人一下子跌到了幾十米深的山溝下去。

  劉仙兒忽然眼睛朝自家床底看去,輕笑著對王春萍說:“春萍嬸,你回家把 三毛抱來,我替你找人來背。

  ”“好的,那我馬上把兒子抱來。

  ”王春萍說完,馬上朝家里走回去。

  她家就在劉仙兒的斜對面,現在看過去那房子里還點著燈。

  王春萍走后,一陣輕微響聲,臉上沾滿灰塵的汪洋從床底爬了出來,他抹了一把臉,問道:“春萍嬸子?”“嗯!她一個人帶一個孩子也蠻苦的。

  ”劉仙兒輕聲說道,聲音中隱隱流露著同病相憐的意味。

  汪洋默然無聲,前些日子王春萍追著他滿村跑的事情又浮上了心頭,這樣彪悍的婦人也是那么脆弱的。

  “這么晚了,你上哪兒去找人背她兒子。

  ”汪洋說。

  忽然,劉仙兒對他翻了個白眼,很是動人的朝他笑了笑。

  “原來你是要我背她兒子。

  ”汪洋郁悶的摸了摸鼻子,“你竟會找事我做。

  ”劉仙兒推了一把汪洋,紅嘟嘟的嘴巴一撇:“你不去,那我去了。

  ”汪洋也就是這么一說,他想到王春萍現在的情況,除了他,根本沒有人背她兒子。

  “我去啊,”汪洋笑嘻嘻的把臉湊到劉仙兒面前,摸了摸她的臉蛋說,“你不要生氣嘛!”汪洋在劉仙兒的身上又捏又掐,仿佛這婦人的皮膚上能掐出水來。

  劉仙兒把汪洋推開,嗔怒道:“你還不出去等著,難道等春萍嬸過來看到你在我家?”看著汪洋放開了她,劉仙兒撩了撩前額的發絲,極具少婦風情的朝他看了一眼,甜膩膩的說:“等你回來,我好好獎勵你。

  ”當王春萍抱著兒子來到劉仙兒家時,她左看右看,然后疑惑的問:“仙兒,你給我找的人呢?”這時,王春萍懷里的三毛劇烈的咳嗽了一聲,那小孩的臉蛋紅彤彤的,就像是剛烤過火爐一樣。

  王春萍趕緊抱住,憐愛的摸著小孩滾燙的臉蛋,只見那五歲大的兒子在她懷里翻了個身,嘴里模糊不清的咕噥:“媽媽……媽媽好熱。

  ”“媽媽馬上帶你找醫生,”王春萍臉上盡是作為母親的慈愛和焦灼,“三毛乖,先忍一忍啊。

  ”“人我已經幫你找來了。

  ”劉仙兒輕嘆著,手指了指陰影處站著的汪洋。

  王春萍循著淡淡月光,看到那張帶有些痞氣的臉龐時,心頭驀然一跳,驚訝的道:“是你?”汪洋早就料到王春萍會是這樣的反應,他'嘻嘻'笑出聲,從陰影里跳到王春萍面前,調侃道:“春萍嬸可莫要打我,今晚我可是要背三毛去看病的。

  ”王春萍一看到汪洋,她就想到那天小流氓的一句:“我幫你啊。

  ”再看到這小流氓還嬉皮笑臉的,頓時氣不打一處出,但是想到了還要汪洋幫忙,她強行忍住了怒氣。

  “天這么黑,你一個人行嗎?”王春萍謹慎的問道,雖然這小流氓體格健壯,但是夜晚的七里溝極為兇險,她不由得有些擔心。

  汪洋一臉的不在意,還以為是王春萍在關心自己,不由得像個英雄一樣挺起胸膛說:“為了春萍嬸,就是上刀山也沒什么的,更何況還只是翻一座山。

  ”“對了,春萍嬸,你從家里拿一只手電筒給我。

  ”汪洋看著王春萍懷中翻滾的厲害的三毛,說道,“再找來一只平常揀棉花的 簍子來。

  ”“咳……”三毛又咳嗽起來,小臉紅的像快滴出血來。

  “這些我家里都有,我去拿來。

  ”劉仙兒看到王春萍急得都快要哭出來,她趕忙進屋去找來了手電筒和簍子。

  汪洋把簍子系在身后,并讓王春萍把三毛輕輕放入簍子中,他聳了聳肩,打開手電筒發現電量充足后,對著王春萍和劉仙兒說:“春萍嬸、仙兒姐,我這就去了啊。

  ”王春萍拿出身上的八百塊錢和剛才借的五百,輕輕塞到汪洋的衣服兜里,這是她所有的積蓄了。

  “你……”王春萍看著汪洋走出院子,輕聲的喊住了他,“你路上小心點。

  ”對著二人笑了笑,汪洋背著三毛、打著手電筒就朝山上的方向走去。

  七里溝的山路又長又繞,像條大蛇一樣盤在山上,坑坑洼洼的路上布滿了荊棘,還有著許多從山上滾下來的碎石。

  汪洋打著手電筒在山路上一步步走著,他抬著頭看著才爬了一半的山,眼睛中有層淡淡的光芒閃過,忽然,汪洋覺得自己的視野變得更清楚了,連山上的歪脖子樹都看的一清二楚。

  胸口一熱,其中有熱流涌過,熱流化成朦朧的霧氣在眼睛周圍分布著,慢慢地、一點點滲入到眼球中去。

  汪洋知道這是幻心訣在起作用了,不由得大喜,索性關掉了手電筒,就這樣靠著超強的視力往山上走。

  “嗯……媽……”簍子里的三毛動了一下,“嗯……媽。

  ”“三毛,汪洋哥哥給你講個故事好吧。

  ”“不想聽,三毛好累,想睡覺。

  ”“千萬別睡覺,汪洋哥哥的故事可是很精彩的。

  ”“好吧,你講吧。

  ”三毛在簍子里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說。

  “從前,天上有個仙女,是王母娘娘最小的女兒,她長得那叫個貌美如花,嗯,就跟你仙兒阿姨一樣的漂亮………………”“她叫織女,還做了牛郎的老婆,”三毛鄙夷地說,“我早聽過了。

  ”“是嗎?哈哈…………”耳邊“滴滴”的汽笛聲接連響起,一輛輛汽車噴著尾氣在柏油路上飛馳而過。

  汪洋背著三毛走在路邊,看著腳下濺起的淡淡灰塵,心想,終于是到了鎮上。

  “快到了,馬上到醫院了。

  ”汪洋對三毛說道,“你是不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汽車啊。

  ”“……”三毛沒有說話,這小孩子燒得正厲害。

  汪洋的體質非比尋常,得到幻心訣改造的他只用了二十分鐘就翻過了大山,連等公車算在一起,來到這甘河鎮他共用了半個小時。

  此時,應是晚上十點左右,但相比七里溝的夜深人靜,這里卻獨有著城鎮的喧鬧。

  汪洋順著柏油路一直走,看到前面有一條街道,街道邊有很多做生意的人,叫賣著“炒飯”“炒面”“臭豆腐”……“大叔你好!請問這最近的醫院在哪里啊?”汪洋攔住一個過路的中年人,禮貌的問道。

  “你往這條街道一直走,走到盡頭,那里就是醫院。

  ”汪洋向中年人道了謝,就背著三毛趕緊朝那里走。

  果然,走到街道盡頭的時候,那里一座掛著“萬春醫院”牌子的建筑正燈火通明。

  汪洋推開門,里面大廳里坐著好幾個病人,他把三毛從簍子里抱出來,走到前臺問:“這小孩發高燒,你們趕緊救救他。

  ”坐在前臺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 女人,她看了眼臉色通紅的三毛,然后用手去摸了下額頭,嚇了一跳道:“怎么這么燙?不是普通的高燒吧!”汪洋在劉仙兒床底聽到王春萍說的話了,他撓了撓腦袋,說:“好像是手足口病。

  ”一聽是“手足口病”,那女人臉色一下子變了,她捂著鼻子,離得汪洋很遠,指了指二樓說:“你去那邊,那是傳染科。

  ”汪洋斜著眼睛,嘴角一翹,當時就有火氣從心里冒出,但又想到今天大老遠來這的目的后,長長呼了口氣。

  “馬勒戈壁的'醫者父母心'。

  ”汪洋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女人,心里罵罵咧咧地朝二樓走去。

  看到走廊上掛著“傳染科”牌子的房間,汪洋推開門直接就進去了。

  里面只有一個年輕女孩在看病,一個中年醫生正撬開女孩的嘴巴,拿著放大鏡伸進她的嘴里,邊看邊說:“除了舌苔白膩以外,并沒有任何癥狀啊!你就別擔心了,那種病的機率很小的。

  ”中年人正說著話,看到汪洋抱著個小孩就沖進來,他有些怒了,生氣的皺了皺眉毛道:“你哪里來的,不懂得敲門嗎?”面對中年醫生的質問,汪洋撇了撇嘴,他把三毛抱著,一屁股坐在了女孩身邊的一張椅子上說:“手足口病,怎么辦?”中年醫生聽了,神色倒沒有什么變化,伸手摸了摸三毛的額頭,過一會,又翻開他的眼皮看了下,慢悠悠的說:“嗯,是典型的手足口病,去打一針,然(極品少婦的誘惑)后開點中藥煎著吃就好了。

  ”說完,中年人拿出筆,“唰唰”的在白紙上寫了一些字,筆尖重重一頓,把寫好的藥方遞給了汪洋。

  “你按這張紙上寫的去藥房抓藥,”中年醫生淡淡的說,“早晚各煎一次,煎藥的時候注意別煮干了。

  ”中年醫生雖然惱怒汪洋貿然沖進來,但是還是很耐心的跟他講了下煎藥的注意事項。

  “噢!”汪洋接過藥方,瞅了瞅上面龍飛鳳舞的字,卻一個也看不懂。

  他頗為頭疼地晃了晃腦袋,把藥方塞在兜里放好,然后起身把房門帶好,抱著三毛就往藥房去了。

  藥方前排著很長的一條隊,這么晚了,還有許多人在排隊抓藥,足以說明病人是有多么多。

  到了汪洋抓藥的時候,汪洋一手抱住三毛,一手把藥方伸到窗口里。

  “一共一千零四十八塊錢。

  ”窗口里的女人頭也沒有抬,淡淡的說道。

  “多少?”汪洋不敢相信的問道,“要不要這么坑人啊!”“吊水三百零八,中藥八百塊。

  ”女人伸出手,語氣極不耐煩的說道,“聽清楚了就交錢吧!”還好王春萍給了汪洋一千三百塊錢,他心里雖然不爽,但還是從荷包里掏出皺巴巴的一疊錢,一張張地數出了一千一百塊遞給窗口里伸出來的手。

  女人收了錢之后,從貨架上拿出一大瓶、兩小瓶點滴和一大袋子中藥,用塑料袋裝好好遞給汪洋,并淡淡地說:“拿這藥到點滴室掛水吧。

  ”汪洋看著一千多塊錢就買來這一袋子東西,心里有些郁悶。

  但是三毛的病不能耽擱了,想到這些,汪洋抱著藥瓶就往點滴室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