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xxx rated



  導讀:我是一個婚姻不幸的 女人,三年前因為老公的三番四次出軌,最終不得不選擇了離婚。

  三年來,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帶著孩子 生活,其中的艱辛說不清楚。

  但是我的性格是比較好強的,再難再苦我都認了,我可以堅強樂觀地面對。

  然而,今年前夫的出現,再次打破了我們生活的寧靜。

    他是被外面那個女人掃地出門的,然后找到我要求復婚。

  對他這個人我很了解,已經對他沒有任何信心了,于是我就拒絕了他。

  但是他并沒有死心,一有時間就跑來我住的地方,以要求見 女兒為名,對我死打爛纏。

  我當年就是被他用這種方法給騙到手的,所以我堅決不理會他,還跑到娘家住了一個月。

  但是女兒要上幼兒園,長期在娘家住也挺不方便的,于是我后來還是搬回來住了。

  本來以為他會知難而退的,沒想到他后來又找上門來,而且更加瘋狂。

  晚上也 不顧其他人,在門外猛敲門,還大喊大叫的。

  有一次,我打開門讓他進來了,他二話不說,就把我按倒在床上,當時女兒在睡覺,我知道他是一個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的人,我不想影響到女兒,所以就屈從了他。

  可能是因為我這次的妥協吧,他變得更加變本加厲了,不但來家里,還去我上班的地方騷擾我,坐在我辦公室等我下班,不知道情況的人還以為我們真的是重新好上了。

  還有,我的工作性質是那種比較公眾性質的,在同事和 外人面前我根本不好對他怎么樣的。

   天空永遠 蔚藍老師,我現在真的是好苦惱,若不是因為女兒上學和我自己工作的事情,我真的是想一走了之,找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安靜地生(豁達大度)活。

  但是,我無法跨出這一步。

  現在我想懇請天空永遠蔚藍老師您能幫我想一個對策,我該如何對付他的騷擾?前夫不顧女兒在家 瘋狂性侵我(2/2)  天空永遠蔚藍的回復:吃茶喝酒,你好!我認為事情之所以會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有相當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你自身的軟弱。

  是你的軟弱讓他看到了希望,給了他可乘之機。

  其中包括他當初三番四次的出軌,這些都和你一味的忍讓和軟弱有著很大關系。

    所以,天空永遠蔚藍認為 你應該真正讓自己強大起來,這種強大不是表面上的,而是需要本質上的蛻變。

  正如你說你的性格是比較好強的,這種強不僅僅是對自己強,而且特別需要對他強起來。

  在此,天空永遠蔚藍給你如下三條建議:  其一,一定不要怕他,在原則問題上,絕不能做絲毫地忍讓。

  你應該盡快讓周圍的鄰居和你的同事及外人,明白你們真正的關系。

  告訴他們,你們已經離婚,除子孩子,你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系。

  即,你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正名,因為只有名正才能言順,你才能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和保護。

  前夫不顧女兒在家瘋狂性侵我(2/2)  其二,對他的任何過激行為,你必須采取果斷措施,在必要的時候可以讓單位保安把他轟出去或者報警。

  至于對孩子的影響問題,天空永遠蔚藍認為你沒有必要太多的顧忌,至少不應該讓它成為你拒絕他的軟肋,因為你今天的妥協和不堅定只會對孩子日后的傷害更大。

    其三,作為曾經的夫妻,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是了解他的。

  這種了解不僅僅是他有多么無恥和下流,你還應該知道他到底怕什么,有哪些軟肋,天空永遠蔚藍覺的只要你能冷靜好好地思考一下,是一定會有所收獲的。

  也就是說,對付他你得心中有自己的底牌,他不仁,你也可以不義。

  以訛制訛,以黑制黑,往往在關鍵時候對付這樣的渣滓男人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當然,你得有自我保護意識,甚至還可以尋求其他人的幫助。

    除了以上三條建議,天空永遠蔚藍謹認為,拿起法律武器這是必須的。

  他只要再敢無禮你,你就可以告他強奸。

  甚至還可以設套讓他來鉆,對付這樣的人不要去管方式方法,只要管用就行了。

  前夫不顧女兒在家瘋狂性侵我(2/2)   私房話為國內最大的情感交流平臺。

    請大家掃下二維碼 關注私房話公眾號  私房話 微信號:sifanghuacn 老張從柜臺下邊取出 劉亮 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張的心里有了一個注意。

  他出了學校,在大街上轉了一圈,找到了一個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紹下買了一瓶乖乖水。

  據說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兩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亂,乖乖聽話,男人叫干啥就干啥,還有助興的作用,玩起來倍加刺激。

  買了藥,老張就給劉亮的老婆王梅打了一個電話,說是劉亮和李嬌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談。

  老張說了地址,不一會王梅就開車過來了,身上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裝。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襯衣,襯衣最上邊的兩個紐扣松開著,剛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溝溝,兩座山峰渾圓挺立。

  下邊穿著齊膝短裙,腿上穿著肉色絲襪,比上次見面的時候穿的正經了許多,更多了幾分端莊典雅。

  老張知道她是在一個公司里做經理的所以穿成這樣,他摸了摸自己褲兜里的小藥瓶,心砰砰狂跳起來。

  白領麗人啊,他還從來沒接觸過呢。

  王梅見老張叫自己過來也不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的腿看,厭惡的皺皺眉 說道:“老張,你到底有啥發現,快點說,我公司還有事呢。

  ”老張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別急啊,為了給你匯報這個情況,我連飯都沒吃就趕過來了,要不你請我吃頓飯吧,咱們邊吃邊聊。

  ”王梅以為老張就是那種愛占小便宜的 老頭也沒多想就帶著他去了一個小飯店,給點了兩個菜,說道:“你吃吧,我現在不餓,吃飽了就趕緊說。

  ”“謝謝王小姐。

  ”老張說著給王梅倒了一杯 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這人本來生活作風就不好,老張接二連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興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裝玩手機,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顆紐扣都崩開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張一邊吃菜一邊偷看,不時的吞著口水,心想,這個女人真是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點得意,覺得自己的魅力居然連老頭都能吸引,現在這樣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給自己的助理發了個信息,說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給她把辦公室鎖了,她決定好好逗逗這個銫老頭。

  “老張啊,你今年多大了啊?”王梅 問道

  “五十三了。

  ”老張楞了一下,如實說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應該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機笑嘻嘻的問道。

  老張不明白王梅干嘛打聽自己家里事,但想著對付劉亮還得靠這個女人就說道:“別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沒小孩,現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憐的,對了,老張,你喝酒不,我給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問道,有些懶散的翹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張。

  老張撇了一眼她那絲襪包裹著的滾圓大腿,暗自吞口(夾逼自慰)口水,說道:“行吧,多謝王小姐了。

  ”“老板,給這邊拿瓶啤酒。

  ”王梅轉頭叫到,老張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藥瓶迅速給她的茶杯里滴了兩滴。

  王梅沒發現絲毫異常和老張聊起了劉亮的事情,聽老張說只是簡單的試探了一下,還沒拿到什么證據,王梅有點失望,氣呼呼的對老張說:“這種事你以后電話上跟我說就行了,我還以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過來了。

  ”老張有些委屈的說道:“王小姐,因為你的事情劉亮懷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這要不是沒辦法也不會來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這才知道為了自己的事老張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她有點愧疚的說道:“不好意思啊老張,我剛才說話沖了點,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給劉亮說說,就說你和我爸認識,諒劉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張大喜過望舉起杯子對王梅說道:“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薩啊,劉亮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著這么漂亮的媳婦不好好疼愛,還在外邊勾三搭四的,來,我敬你一杯。

  ”這話簡直說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舉起了茶杯對老張說:“老張還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給我辦事,我虧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盡管打我電話。

  ”說著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覺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說不上來。

  老張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終于放下心來,靜靜的等待著藥效發作。

  一想到待會就能把劉亮的老婆摟在懷里肆意妄為,老張就覺得熱血沸騰。

  兩個人聊了一會,王梅突然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她一只手撐著腦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腦袋怎么這么疼。

  ”老張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假裝關心的說道:“是不是天太熱了,有點中暑了,快點喝點涼茶解解暑吧。

  ”老張說著舉起茶杯遞給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個干凈。

  過了一會,她感覺到身體像是著火了,熱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幾乎都忘了自己是誰,在哪里了。

  “好熱啊。

  ”王梅說著直接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張沒想到這個藥效這么猛,要叫王梅在這脫光了,那明天肯定上頭條新聞了。

  他趕緊走了過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個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嗎?”王梅迷迷糊糊的問道。

  “快別說了,走吧。

  ”老張說著往桌子上扔了兩百塊,半摟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飯店。

  一個老漢摟著一個嬌嫩少|婦,那是相當怪異的畫面,一路上不時有人向著老張投來奇怪的目光。

  老張心里有點刺激又有點害怕,摟著王梅快走兩步,找了一個人少的角落,扶著王梅坐在一個花園邊上,然后拿出手機叫了一個出租車過來,他把王梅扶到車上說是去天海賓館。

  司機懷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張怒道:“看啥,這我閨女,我她爹,我女婿在賓館等著呢。

  ”司機這才知道誤會了,也不多說,直接把車開到了天海賓館。

  老張選這地,主要是因為這賓館是他一朋友開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坐在吧臺的是老張的朋友“大頭鬼”,看到老張抱著一個女人進來,也不說破,笑呵呵的問道:“老張,過來開房啊。

  ”老張喘著氣說:“別問那么多了,過來搭把手,這小娘們可真沉。

  ”“大頭鬼”也不是啥好人,聞言喜出望外,和老張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樓走去。

  一進賓館,老張的膽子就大了,一只手隨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贊嘆著王梅的胸真有彈性。

  “大頭鬼”的手也沒閑著,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兩把,心想,這老張也真是有福氣,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這么一個極品少婦。

  “張哥,這女人是誰啊?”大頭鬼忍不住問道。

  “你別管那么多了,記住別往外亂說就行了,來這個給你。

  ”老張說著從褲子口袋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一千塊遞給了“大頭鬼。

  ”“大頭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間捏了兩把有點舍不得說道:“哥,要不我不要錢了,你待會叫我也玩一下。

  ”老張眼睛一瞪:“滾,這事你要在外邊亂說,小心我弄死你。

  ”老張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氣的,“大頭鬼”得罪不起,給老張開了一間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張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聲鎖了房門。

  王梅現在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了,臉蛋紅撲撲的,嘴里一直喊著:“熱..熱..”老張冷笑一聲:“熱是吧,老子現在就給你降降溫。

  ”老張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給脫光了,只留了內衣在身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