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dancing bear porn videos



一直以為自己足夠堅強,內心足夠強大到我可以忘記這件事,好好的快樂地 生活下去。

   和他最后一次見面是在一個暴雨的晚上。

  我用盡全身力氣狠狠地給他一巴掌。

  他捂著臉叫我走。

   我的第一次給了他。

  我一直不想面對這個事實。

  想起(辦公室愛愛)來心很痛。

  我想,我寧愿被強奸了吧。

  我們是在一個交友網站認識的。

  剛開始聊得很投機。

  我覺得他不是一個普通的乏味的男網友。

  我們天南地北,從哲學,歷史,聊到人生,生活。

  慢慢的也開始電話聯系。

  漸漸頻繁,我習慣了每天有他的電話。

  打開QQ,看見他的頭像亮了,才會開心。

  今年春節過后,他約我見面。

  我從來不見網友,因為我明白網絡和現實不能混淆。

  但是,對他,莫名的信任。

  他開著一輛小面包車來我們學校找我。

  我走過去,看見他。

  說不上帥,可也是干凈,有一點胖,可是我喜歡。

  接下來的幾天,他都頻繁得約我出去。

  出去西餐廳吃飯,去公園看花……可是他一直沒有對 我說過喜歡我.他奪走我的第一次卻 還說我虛偽 好憤怒直到3月9日,我們在車里聊天。

  聊的很投契,快到11點時我說學校宿舍要關門了,送我回去吧。

   他說再聊10分鐘,然后回去。

  聊著聊著,他突然就吻我了。

  后來回過神來,已經12點了。

  學校已經關門,他說去他那里住,我說不要。

  他說保證不會發生什么事情,出于對他莫名的信任,我去了。

  那天晚上確實沒有發生什么事。

  他很想要。

  我不讓。

  以前也交過男朋友,但是我并不想發生關系,都想盡辦法不讓他們進入。

  我是反對婚前性關系的。

  我希望從一而終。

  還有,我也怕痛。

  所以我一直堅持著。

  而就因為這樣,我前兩個男朋友也都離開我了。

  隔天我 回學校,然后回了趟老家。

  從家里回來那天,他來接我。

  我還是住 到了他那里。

  不能否認,當時我心里也是愿意和他一起的。

  因為我喜歡他。

  后來也真的沒能守住,我和他發生了關系……我在他那里住了幾天。

  他去上班時,我就給他洗內褲襪,收拾屋子,拖地,抹桌子。

  我今年大四,還在找工作。

  他奪走我的第一次卻還說我虛偽 好憤怒在一起久了,我心里慢慢的有感覺到問題的。

  他接電話時都做手勢叫我表示安靜,有聚餐時也 不愿意帶我出去。

  我拍畢業照時也不愿意來,我和朋友吃飯他也不愿出現。

  總之就是他不肯讓我融入他的圈子,也不愿意融入我的圈子。

  以前我一直覺得他人品很好的,他愛讀書,喜歡做義工。

  熟悉之后才發現他做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

  讓我覺得很可怕。

  他經常和我抱怨和我在一起之后,他整個人做事都沒有精力了。

  很多事情都耽擱了。

  我不住他那里時,他很少聯系我。

  甚至電話,信息都沒有。

  我心里很難受。

  我決定離開他。

  于是上他那里收拾東西。

  那天我們又發生了關系,于是我在他那里又住了一晚。

  第二天我決定默默地離開他,但是我看見他的房間很亂,決定幫他收拾好屋子再走。

  我掃地,收拾桌子,抹窗戶,搽墻壁上的的污漬,甚至桌角的灰塵都爬下去搽干凈。

  爬上爬下搞了一個上午。

  他奪走我的第一次卻還說我虛偽 好憤怒我回學校之后,他也沒找過我,我很想他,于是有一次來找他。

  那晚我也沒有回去,因為公交車沒有了。

  他在客廳看電視,我早早去睡覺了。

  等到他進來時,他想和我發生關系。

  我拒絕了,他嘗試幾次都失敗后有點生氣。

  后來 他就和我聊天。

  他 一直在講社會上的女人怎么樣怎么樣,老板包二奶之類的事情。

  后來聊到女人,他說看一個女人的眼神,就知道她是什么人。

  我說,看我呢。

  他說,看我,絕對經過5、6個男人。

  我說,我第一次明明是和你。

  他說,你不要那么虛偽了。

  我很生氣,轉身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

  我從來沒有這么生氣過,嘴唇一直在發抖。

  他在侮辱我的人格,侮辱我的感情。

  他的反應更大,跳起身來罵我。

  并說請我離開。

  雨下得那么大,我很奇怪自己的反映。

  我沒有哭,鎮定,安靜的等待早上6點的公交車回學校。

  回去之后我睡了一天。

  然后恢復正常生活。

  沒有和任何提起這件事情。

  也不讓自己想起。

  他奪走我的第一次卻還說我虛偽 好憤怒但是昨晚我忽然想起這事情,這個人,心里很痛。

  我知道自己一直在強迫自己忽略這件事。

  我知道這份感情自己陷入的太早。

  我才知道社會比自己想得可怕。

  回想起來,他沒有和我說過一次他喜歡我。

  更好笑的是,第二天他把QQ簽名改為:因識廬山真面目,不愿身在此山中。

  他一直以為他沒有看錯我,還為自己的聰明慶幸。

  還是他從頭到尾只是耍耍我?但我并不愿意相信這個事實。

  我腦袋很亂。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對我的傷害會持續到什么時候。

  想起和他做愛的情景,我悔恨的想抽自己耳光。

  我不是后悔付出,只是付出后不僅沒有得到承認,還被侮辱了。

  延伸閱讀:女星失戀后這樣療傷 倏地,我從睡夢中驚醒,身上的男人是假的,身下的春潮卻是真的。

   我結婚三年了,老公調到S市開拓業務,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數。

   我心里一酸,身子本就空虛到極致,被那春夢撩撥,我忍不住翻開微信,顫抖著點開一條視頻。

   啊!唔……里面傳來了少兒不宜的聲音,這是駕校 教練發給我的,我在學科三,跟他出去練車的時候,他時不時地拿騷話撩撥我。

   在我沉默以對后,直接甩了一段愛情動作片給我,就著那斷斷續續的聲音,我用一根手指解決了繃到極致的欲望。

   攤開手指,上面纏繞著絲絲津液,多少個寂寥的夜都獻給了它。

   雙休日的周末,又到了練車的時間。

   胥教練接到我的時候,我才發現車上一個學員都沒有,想到他在微信上發的露骨視頻,我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情不自禁懷疑起他的用心。

   我既羞恥又隱隱有些期盼,我想我一定是孤獨太久! 接下來的教學很順利,當天色漸漸昏暗,我看他打卡下班,收了教學視頻,我停好車起身要走。

   他卻一把按住 了我的手:怎么,不想多開開,你不是很想早點學會嗎? 早點學會開車,就能隨時隨地開著車去S市找我老公了。

   他的手很寬很厚,短袖襯衫露出手臂上的犍子肉,我的心陡然一跳忘了掙扎,他見我沒有反對,便握著我的手把手剎松了,掛檔繼續開。

   在他的指揮下,我將教練車開得偏離了科三的練習路線。

   夕陽西下,漫長而人煙稀少的公路上,只剩下了我們這一輛車。

   我忐忑不安地看著方向盤,大腿突然一癢,竟是他的手放在了上面。

   我嚇了一跳,往后一躲,他一腳踩下剎車瞪了我一眼,趁著我發愣,大手一下子擠進了我雙腿中間,停在短裙里的褲褲上,他像彈琴一樣緊一下松一下的敲擊著。

   許久未被闖入的那里傳來舒爽的感覺,想要的心猝不及防地被勾了出來。

   胥教練小麥色的肌膚上露著一絲笑容,他用另一只伸向了那神秘的地方。

   我緊緊夾住雙腿,不讓他的手進一步探索,臉上羞得通紅:不要這樣,我已經結婚了!我恨自己的身體這么敏感,也隱隱有些責備老公對我的冷淡,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我哪至于…… 我正胡思亂想,身子突然一低,卻是椅子被他調低了,他自以為突破了我的防線,根本不顧我的反對,按住我就朝我摸來。

   我的心跳快得可怕,可 胸部傳來的舒爽卻讓我無法拒絕。

   他的舌頭含住我的耳垂,我的反抗潰不成軍。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身上一涼,上衣卻被他掀開了,肆意的撫摸著。

   不要!你再動一下,我就投訴你!我連忙推他。

   他哈哈大笑:投訴又怎么樣 我嚇了一跳,心底的羞憤上頭,開始瘋狂的反抗…… 我推不開他,就用力拉開車門,往地上一滾。

   他陰沉一笑,又要再上來的時候,我已經站了起來,抬腳踢他、推他,他敗了興,咬牙讓我別后悔,正好他的電話響了。

   他接了,聲音一下子平穩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我想肯定是他老婆! 他笑著摸了我一把:你別失望,咱們下次繼續! 我暈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練脫掉的褲子都沒有穿正,那蕾絲花邊就卡在我下面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體無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幾次車都沒打到,無奈之下只好就著那種讓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鐵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擠人,我靠著中間的柱子站著,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東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隨著地鐵行駛的節奏一下一下。

   那堅硬的觸感,還有那股火熱,隔著短裙一點一點地燃燒著我的身體,之前被胥教練撩撥起來的火氣慢慢地死灰復燃,我心跳得很快,覺得既羞澀又心煩。

   那人感受到我的猶豫,突然借著到站故意大動作的撞向我,我暈乎乎地被他整個抱在懷里,圈在柱子中間動彈不得。

   他驚喜地輕笑:想要嗎?他得寸進尺地低頭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嚇得連忙掙扎,順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個皮膚很白戴著眼鏡的年輕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緒一飛,我們身體相接的地方已經安耐不住了。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喉嚨里一陣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一起的感覺,可是這里是在地鐵上,他是陌生人, 我不能,我的掙扎卻讓他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他就在這人擠人的地方盡情地享受他所想要的,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邊一空立刻推開他跳下車。

   他跟著我下車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讓你好好舒服舒服!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風一吹我驚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瘋了嗎,這個人可是地鐵咸濕男,他剛剛強行欺負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腳,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蕩蕩的,玄關處的鏡子將我纖細瘦長的身子照得潔白無瑕,胸前的雪白峰巒起伏。

   我還記得當初剛剛結婚的時候老公像只餓了一個月的狼,瘋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欲望很強,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卻也瘋狂到嚇人,我痛到抓傷了他的肩。

   他喜歡玩花樣,經常慫恿我,可我覺得那樣不好,總拒絕他,只喜歡與他中規中矩地躺在床上。

  慢慢地他就對我失去興趣,后來為了升職干脆調到了S市,一個月兩個月都不回來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夠擁有我,滿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給他發送微信視頻,響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電話,連續打了幾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電話那頭響起他低沉的聲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個教練……我一只手拿著電話,忍不住想象著老公在我身邊躺著。

   嗯,你好好學車,我加班了,過幾天放假回來! 老公我……話還沒說完,他就掛了! 我心底的欲望頓時更盛了,想到胥教練對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鐵上的那一幕…… 啊……我輕聲低喘著……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閨蜜黃婷婷拉我一起下樓。

   這是市中心的寫字樓,下班時間電梯很擠,我習慣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擠到,而黃婷婷則總是喜歡站在最中間。

   看著她穿著職業白襯衫和黑短裙被人夾在中間,一會兒擠過來,一會兒擠過去,那胸前的豐滿幾乎要被幾個西裝男擠得變形,我還看到有幾個人的手一直都借著公文包的阻擋放在她的臀部,時不時捏撫摸一下,黃婷婷面上帶著笑,也不拒絕,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鐵上的事情,沒想到電梯上也有…… 我走著神,有人擠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覺像觸電一樣,我嚇了一跳。

   連忙退后避開他,那人回頭看了我一眼,紅著臉小聲地說對不起,,我隨意瞟了他一眼,是個很清秀的男生,看著青澀,想著也不是故意的,便沒有計較! 黃婷婷與我一起吃了飯后,說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緒也不高,便帶我去 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著一個人回去也是孤枕難眠,還不如陪她玩玩兒。

   她把我帶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會所。

   在包廂里等技師的時候,我問她今天怎么不去約會,有空找我玩兒。

   黃婷婷紅唇一嘟:約個毛線,昨天剛分手,老娘失戀了! 加上這次,她失戀過十幾二十次了! 她以前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臨到要結婚,結果男朋友出軌她室友,她當即立斷分手,從此以后只戀愛不結婚。

  換男友的頻率一個月、三個月一次。

   我也不勸她,她反正很快就會有新男朋友了。

   黃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瞇著眼睛問我車學得怎么樣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練,那個流氓,于是搖頭:不怎么樣,他……他不是人! 我歷數他對我的不軌行為,黃婷婷卻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錯的! 我一愣,黃婷婷卻說她去年學車也是他,兩個人上第二次課就在一起了。

   聽著她夸張地描述著與胥教練的那些瘋狂,我就像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覺得有一點惡心卻又莫名有一絲遺憾,當初如果我沒有掙扎,沒有被打斷,那種感覺…… 黃婷婷慫恿我:有空你試試,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沒那個才怪! 我心底的羞恥心讓我打住了念想,讓她找關系幫我換一個女教練:在沒有確定我老公出軌前,我不能背叛他! 黃婷婷笑了,包廂里的燈光突然調淡,照著人朦朧迷離,門打開,進來兩個高高瘦瘦穿著白襯衫的年輕男子,其中一個長相俊美地熟練地走向黃婷婷,扶著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黃婷婷朝另一個男人小聲道:這是我姐們,第一次來,好好招呼著,弄不好不給小費啊! 黃婷婷說著閉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動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來摸去,身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以前只試過女技師,可這次黃婷婷卻非要慫恿我點男技師,我瞧著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澀的面孔,覺得很是眼熟,腦中一熱,脫口而出:是你! 面前這個自稱八號的人就是之前在電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認出了他,笑笑伸手過來扶我,我不習慣這樣,連忙搖頭說只洗腳不按摩! 他低著頭的眉間閃過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決定待會兒還是給他與婷婷一樣多的小費。

   暗淡的光影,舒緩的音樂,好聞的香味,腳上溫暖的水溫,讓我情不自禁放松起來,閉上眼享受著八號長長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軟的撫觸,我攔了一下說不按摩。

   八號低聲道:洗腳也要按頭按手腳! 我以前也洗過腳,的確是這樣,不好再拒絕,便繃著身子讓他按。

   說不清他的技術好不好,但是我卻覺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輕輕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絞著我的手指,那觸感很軟很硬,我心頭一陣火熱。

   頓時口干舌燥,恍神間,他已經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邊替我按起小腿來,一點一點地沿著我的絲襪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漸漸加快,呼吸急促起來。

   也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手指總會時不時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褲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我紅著臉,耳朵突然一熱,卻是他低頭附在我的耳邊溫柔地問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繼續,連忙哽著嗓子搖頭,說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卻還是順從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長,放在肩上的時候,時不時地點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連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rdquo(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 他干燥溫熱的手半伸進我衣服里,指了指離我不遠的黃婷婷,不知什么時候起,那女人竟然脫得只剩下了三點式,兩人正在互相撩撥,我的臉紅到了耳朵根,暗罵黃婷婷,死丫頭,竟然帶我來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淪,不能讓欲火將我打敗。

   我推開他,自己擦了腳,借口要上洗手間,跑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