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ssis-072



 由于煙盒實在太小, 李文龍只好盡量的用大力氣給她擦干凈一點,折過紙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煙盒太硬了,還是 林雪梅那嬌柔的實在沒受到過這種待遇,她鼻中輕哼了一聲,竟然幽幽的醒來了,看到李文龍在抱著自己,有感覺到下面傳來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推一把李文龍,一個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過去。

    “ 林總

  林總。

  您醒醒”李文龍丟掉手中的煙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時的林雪梅充耳不聞,沒什么反應。

  就算是李文龍 伸手拍了拍她的臉,她也只是嗯嗯了幾下,并沒有睜開眼睛,看樣子燒得很迷糊了。

    李文龍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了,如果不立即去 醫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現生命意外,到那個時候,自己可真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啊,李文龍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點是一點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褲子一古腦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橫抱起她,爬出土溝,一路狂奔回到車子上,把林雪梅塞進后座里,李文龍發動車子向前飛馳而去。

    幸好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縣城,進了縣城,李文龍下車攔住一人問清了縣醫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紅燈綠燈了,一路狂奔進了縣醫院,停下車子探身抱起林雪梅沖進了急診室:“ 醫生

  醫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龍大聲呼救的聲音起了作用,還是這里醫生的醫德本來就這么好,醫生竟然在第一時間從辦公室里沖出來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體溫,醫生面無表情 的說到:“病人生命垂危,馬上準備搶救,你是家屬吧?先去交五千塊錢急救費。

  ”  五千塊?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塊?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給自己 出了這么一個難題,這老天對自己也天眷顧了吧?  但是,這人命關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醫生,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沒帶這么多錢,就一千多塊”李文龍掏出隨身帶的一千多塊“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說,我現在就出去取錢去。

  ”  李文龍還故意把一張建行的銀行卡亮了亮,其實他心里 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幾塊錢。

    “行,不過你得快點”醫生的話讓李文龍心中一陣感動,這年頭,醫德醫風這么好的醫生可是不多見了。

    雖然人家說了讓快點,就是這,有的人也不給你機會啊!  “謝謝!謝謝!”李文龍一個勁的鞠躬,雖然懷里的人跟自己沒啥親近關系,就沖醫生剛才那句話,李文龍覺得自己這躬鞠的也值。

    醫生不再理會李文龍,叫上幾個護士手忙腳亂的把林雪梅推進了手術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燈,李文龍轉身跑出了醫院。

    掌聲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來啊!  這人生地不(倆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沒地方借去啊!  沒啥好辦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 沈建身上了,李文龍掏出手機打通沈建的電話:“沈叔,我這邊遇到了點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點錢用?”  “你用這么多錢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車了?”沈建緊張的問到。

    “沒事沈叔,我這不是跟著林總出發了嗎?林總需要辦點事,結果身上沒帶多少錢。

  ”李文龍只是說到這里,他覺得,沈建不會再問下去的,因為他有這方面的經驗。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問了數目。

    “一萬吧!”李文龍揣摩這這一萬應該夠用了,雖然自己身上沒多少錢,但是林總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長,出個門身上能不帶個幾千塊嗎?  “把你卡號給我,我現在就找人給你打過去”沈建很痛快的說到,他認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龍要這錢的,既然是領導開口了,那自己這個大管家可是要盡快的辦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還有那一層關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龍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電話打過來,趕緊插卡取了錢又跑回醫院。

    先去交了急救費,拿上單子急急火火的來到急救室門口,正好看到打著點滴的林雪梅被護士推出來,看樣子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李文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醫生,她怎么樣了?”  “高燒已經控制住了,不過,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而且嚴重脫水。

  現在還沒有完全醒過來,需要住院治療,你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吧!”  “醫生,這。

  這能不能轉院啊!”李文龍急道:“我們就是臨近縣里的,今天本來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沒想到遇到了這么一件事,這是我的領導,我們想轉回我們縣里。

  ”  “轉院我沒有意見,不過,如果中間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醫生冷冰冰的說到。

    李文龍知道醫生生氣的原因,這樣一個病人治療下來,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轉到別的醫院里,那這到手的錢可就要進別人的腰包里了,你說他能高興嗎?  李文龍看看林雪梅,依然蒼白著臉沒有反應,想要征求她的意見肯定是不行了,沒辦法,只有自己做主了,聽那醫生的口氣,現在的林雪梅還沒有脫離危險,如果不聽醫生的,中間真要是出點什么事,自己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啊,可是,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個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這也男女有別啊!  “到底怎么樣,你想好了沒有?”醫生有些不耐煩了。

    “我。

  我們住院,我現在就去辦手續”李文龍沒有其他選擇。

    等到一切都辦理完畢,坐回到床邊 看著林雪梅,李文龍感覺心力交瘁,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頭部,感覺沒有那么燙了,又給她掖了掖被腳,李文龍感覺自己那顆心終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輕松下來,疲憊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龍下來,眼皮一陣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夢并沒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聲訓斥給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這藥沒了也不知道叫一聲。

  ”李文龍是被來換吊瓶的護士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肚子里傳來的咕咕的叫聲告訴自己,好像晚餐時間到了。

    李文龍打著哈欠伸了一個懶腰,胳膊剛剛舉到一半,卻見林雪梅睜開了眼睛,嚇得李文龍又把胳膊縮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臉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嗎?怎么會出現在醫院里了?  見林雪梅醒來,李文龍欣喜萬分:“林總,您覺得怎么樣了?”說著話,又要伸手去觸摸林雪梅的額頭,見林雪梅皺起了眉頭,李文龍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護士離開,林雪梅咬著嘴唇看向李文龍。

    “您的衣服濕了,正在外面樓道里晾著呢!”李文龍沒弄明白林雪梅話里的意思。

    “誰給我。

  脫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寫滿了敵意。

    “啊,哦”李文龍這才明白林雪梅話里的真正含義“是護士,是護士幫忙換下來的。

  ”  “你有沒有在身邊?”林雪梅緊接著問到。

    “沒。

  我去辦住院手續了”李文龍可不敢承認,這玩意兒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雪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重又閉上了眼睛,李文龍提到嗓子眼的心剛剛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話又差點讓他生出心臟病來。

    “暈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給我。

  ”林雪梅沒有把話說出來,不過李文龍知道舍棄的那幾個是什么。

    “是我給您擦的。

  ”后面的這兩個字,李文龍的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

    “你。

  ”林雪梅剛想發飆,看到周圍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話壓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湊在林雪梅的耳邊,李文龍小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給林雪梅說了一遍,當然,濾去了擦那一段。

    “對了,有一個什么蕭總一直在打您的電話,后來。

  后來我就把您的手機給關掉了”李文龍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林雪梅匯報。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現讓李文龍很失望,他并沒有在她的臉上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醫生怎么說?”  “醫生說你有點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李文龍把醫生的話跟林雪梅說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為什么不轉回到我們縣里的醫院”聽了李文龍的話,林雪梅皺著眉頭說到。

    “當時您還昏迷著,醫生又說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龍郁悶到了極點,這為別人著想,卻還挨訓,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問問醫生,問問他能不能轉回我們的醫院。

  ”李文龍的解釋并沒有換來林雪梅的諒解。

    “林總,外面還下著雨呢,您這衣服也沒干,我們怎么。

  ”李文龍有點無奈的說到“再說了,我剛剛辦了住院手續。

  ”  “你。

  ”林雪梅皺了皺眉頭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因為,李文龍說的句句在理,轉身看了看周圍:“想辦法給我換一件病房,要單間,你現在就去辦。

  ”  乖乖,還住單間,你以為這醫院是你家開的。

  李文龍心里嘰嘰咕咕的說到,不過,還是不敢違抗林雪梅的話,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這剩下的錢還夠不夠了?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17日電我暗暗咽了口唾沫,試探性地 說道王總,你不會介意吧? 小傻子,趕緊脫啊,你還要讓 姐姐怎樣主動? 她一臉媚笑地盯著我看著,而這一刻,我也是 忍不住了,輕輕伸手,就這樣幫她脫了下來。

   當所有的肌膚都見光的那一刻,我的心跳更加的快了,微微抿了抿嘴唇,我說道:王總,你要我怎樣主動? 她輕笑著,伸手在我臉上輕輕拂過,說道:你覺得呢? 看著王總那嫵媚的笑容,我突然之間就變得特別激動了,我還是一個小處男,面對這樣的女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力。

   我伸手準備要進一步的動作,王總卻是抓住了我的手,說道:小瞎子,想的挺好啊,我是要讓你幫我按摩,快點,髀關和不容,姐姐最喜歡這兩個穴位的按摩了。

   心底燒起的熱火在這個時候一下子就降了下去,不過我心里也沒有多大的遺憾,趕緊收起了猥瑣的想法,伸手就幫著王總按了起來。

   王總的臉龐上立刻就顯露出了惹火的誘惑,她輕輕哼叫著,一副很是享受的樣子。

   幫著她按了髀關后,我很快就往上按了過去,在不容穴上按了起來。

   王總享受的模樣讓我心里很是癢癢,但畢竟是工作,所以我也沒有做什么太過分的事情。

   終于,一個小時后,王總一臉享受地躺了下來,她點上了一根煙,輕輕吐出了一口煙霧,說道:不錯,小伙子,手法挺好的,以后我就只用你了。

   說著話,她從包包里面取出來了幾張紅 票子,壞笑著塞進了我下面,還輕輕碰(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了碰,說道:挺硬的啊,是不是想要姐姐? 我心里也是激動,便是趕緊說道:那也要姐姐給才行啊,姐姐不給的,弟弟不敢要。

   王總笑著,又掏出來了幾張紅票子塞了進去,說道:姐姐就喜歡你這樣的,長的帥氣,還會說話,下次等姐姐心情好了,就讓你好好玩玩。

   說著話,她湊了過來,在我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然后轉身就收拾了起來,準備要走了。

   等到王總走了之后, 華姐看向了我,說道:不錯啊,第一次就拿了這么多小費,你小子可真是前途無量啊。

   說著話,華姐壞笑了一聲,湊到了我的耳朵旁,說道:既然你完成了姐姐給你的任務,那等晚上,姐姐過去找你,讓你好好玩玩。

   我看著華姐的背影,心里期待不已,畢竟是個正常的男人,沒有那方面的想法,那才怪呢。

   被梅姐接回家之后,我就發覺梅姐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吃飯的時候,她也不怎么說話,只是隨便問了幾句,便沒有再說什么了。

   等到吃過飯,我回去在自己的房間里面待了一會兒,心里有些不安穩,就過去到了梅姐房間里面。

   我一進去,就發覺梅姐正在擦著眼淚,但她還是裝作很開心的樣子,說道:小陽,怎么還沒睡啊?是不是想梅姐了? 看著梅姐眼角的淚痕,我心里有些疑惑,但也沒有表現出來,就說道:梅姐,你怎么還沒睡啊? 梅姐……她說著話,突然就有些忍不住了,還帶上了哭腔,說道: 沒事兒的,梅姐待會兒就睡了。

   梅姐,你哭了么?看著梅姐眼角的淚滴,我心疼的要死,伸手過去,假裝試探著摸了摸,隨后替梅姐擦掉了眼淚,說道:梅姐,你怎么哭了啊,哭了就不好看了。

   梅姐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兒的,梅姐撐得住。

   可是,很顯然,梅姐已經撐不住了,她的情緒在一瞬間像是決堤了一樣,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順勢抱住了我,帶著哭腔說道:梅姐的男朋友不要梅姐了,他嫌我臟,我等了他四年,終于等到他要回國了,卻等來了分手。

   這一刻,我突然揪心的痛,伸手在梅姐的后背上輕輕拍打了兩下,我說道:梅姐,沒事兒,不還有我呢么,我陪著你。

   說著話,我又將手伸了過去,替梅姐擦掉了眼淚。

   梅姐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帶著眼淚的臉龐表現的很是誠摯,她似乎是有些不確定一樣,說道:小陽,你嫌棄梅姐么?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嫌棄,梅姐是最好的仙女,我怎么會嫌棄你呢。

   梅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絲苦澀的笑容,她盯著我看著,說道:那……你要了梅姐吧?好么? 說著話,梅姐就已經扭捏著身子,褪去了上衣,露出了那豐滿的柔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