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李 宗瑞 的 a 片



“媳婦,我難得回來一趟,咱們都半個月沒辦事了,你就讓我爽一回吧!”我 用力的咽了口吐沫,這男女在一起果然多半都是在聊那事,不過 我倒是有些憂心趙 宛如那個小身子骨,白天剛剛折騰了那么久,難道還能經得住?“死開!這是在我爸家,就你那德行我還不知道,猴急的要命,這要是讓外人聽到怎么辦!”趙宛如嬌媚的捶打著 李大偉,勾人的眼睛看得我骨子都酥了。

  我 看著趙宛如肥碩的臀部,想象著她那白花花的身子,妖嬈的腰肢,甚至是那神秘地帶,我的手也伸進了褲襠里。

  書上說的果然沒錯,從來都只有他媽累死的牛,就從來沒有耕壞的田。

  不管我經不經受得住,李大偉直接便是手腳并用的按住了趙宛如。

  兩個人在細小的廚房里親熱了起來。

  這一陣,看得我又是激動,又是羨慕。

  到底什么時候我也能娶個美嬌娘,天天摟在在炕上。

  “嗚……別再這里,大偉,去……去屋里……”趙宛如似乎還有這一絲理智,發軟的身子直接掛在李大偉的身上,可是嘴里還是有些擔心。

  去屋里哪成啊,這要是去了屋里,我還看個毛啊!“老婆,乖,你先讓我爽一爽,那個兔崽子難道還敢進來不成,咱爸媽都理解我,不會出來的。

  快把手松開,讓我摸摸這肉團子是不是又大了?”李大偉一臉急色的將自己黝黑的手就伸了進去。

  聽說李大偉是工地里擰鋼筋的,那手勁疼的趙宛如都紅了眼,看得我都一陣心疼,不過這趙宛如也狠,一口就用力的咬在李大偉的肩膀頭子上。

  我也眼熱的看著李大偉手里白嫩嫩的肉團子,可不是大嘛!林崗那個狗娘養的下午的時候可是(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沒少磋磨,隱隱約約的我還能看見上面有幾個牙印子呢!不過李大偉這激情四射的模樣是看不見的,他此刻正在一門心思的開發趙宛如身上的敏感點。

  弄得趙宛如酸軟的都快化成水了。

  我手里的速度也不斷的加快,這恐怕是我擼的最爽的一次了。

  脫了!脫了!李大偉這個餓狼嘴里還說要到屋里,竟然直接在廚房就去拽趙宛如的褲子。

  果然一定要有個媳婦,到時候還不是你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各個地點,各個姿勢隨便任你開發。

  “李大偉你瘋了,快出去,這里是廚房!”趙宛如嗚嗚咽咽的聲音,不張嘴還好,一張嘴,我剛剛消停的身下,立馬又支起了帳篷。

  “廚房我也要辦了你!”我看得出,李大偉也確實是憋久了,這要是誰家有這么個勾人的媳婦,誰能忍得住。

  李大偉將趙宛如扣在洗手臺上,直接沖刺般的挺了出去,最原始的運動,往往是最具魅力的。

  我心里熱血沸騰的恨不得拿出個相機給記錄下來,留著回家里慢慢欣賞。

  趙宛如似乎怕自己真的叫出聲來,不過這破房子的隔音效果也真不怎么好,趙宛如似乎也知道,用力的咬著李大偉的身體,我看得都肉疼,這一番下來,就算是不咬下一塊肉,也要出不少血。

  這女人還真的是生猛。

  廚房里滿滿的都是身體碰撞中最美妙的聲音……“我……我再試試?老婆,再來一次,行不?”靠!我瞪大了眼睛,事情竟然還有轉機?“起開!回屋去了,試個屁!”李大偉那個軟趴趴的東西還在褲襠中心擱著,趙宛如一臉 惱火的推開李大偉。

  嚇得我急忙躲到沙發旁邊,只要趙宛如往客廳看一眼,我就直接暴露了。

  我心驚膽戰的聽著趙宛如脫鞋的聲音,一點點的靠近,一顆心直接提 到了嗓子眼。

  都賴那個狗日的李大偉,竟然這么快就歇火了!這才弄了幾分鐘啊,就歇菜了!怪不得趙宛如要到外面去找 男人呢,合著這個李大偉竟然是個外強中干的紙老虎。

  不僅是我惱火,趙宛如似乎也很惱火,直接拖著嘎吱嘎吱響的脫鞋就去了屋里。

  李大偉隨后提著褲子,也火急火燎的跟了過去,看來是去求愛去了,不過趙宛如臉上的嫌棄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照我看多半是白費。

  我在沙發上窩了10分鐘之后,確定安全就打算離開。

  “有人?”一陣細細簌簌的聲音令我貓著腰又往廚房瞥了一眼。

  唐 小雨竟然在廚房里拿了一個 茄子在手里。

  她要是拿個黃瓜我勉強還會當作回去吃一下,畢竟餓了干吃也可以減肥。

  “唐小雨,你拿茄子干什么?”“啊?”唐小雨嚇得手里的茄子直接掉在地上,滿臉羞臊的看著我。

  一張紅潤的小嘴張了又閉,閉了又張的。

  我看著那張嘴里粉嫩的香舌,就想起剛剛李大偉堵住趙宛如的紅唇,將自己的舌頭放肆的在里面攪動。

  “你管我!我屋里還養了個倉鼠,它餓了!我給它找點吃的!”唐小雨昂著個小腦袋,底氣不足的說道,眼睛四處的亂瞄,就是不敢和我對視。

  嘿嘿!這種把戲還想要騙我。

  我當初看小片子上說的 多了,這是女生緩解生理需求的一種方式。

  將那大茄子,直接塞在自己的神秘地帶,模仿著最原始的男女運動。

  不過,我倒是沒有想不到,唐小雨這個老師和家長眼中的乖乖女、大學霸,竟然也這么耐不住寂寞。

  我早就和她媽媽打聽過,唐小雨還沒有男朋友,可是我就搞不清楚,既然想要釋放,用個屁茄子啊,我這么一個活生生的男人在這里站著呢!還不比那個死物來的爽多了。

  我站的筆直,就差等著唐小雨一聲令下,欽點我今晚侍個寢了。

  可是唐小雨慫的根本就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我先回去了!”唐小雨慌慌張張的一點也不想要在和我繼續說下去。

  “別走,你小倉鼠的食物忘了,我給你挑個大個的,讓她吃的飽飽的!”我直勾勾的看著唐小雨的眼睛意為不明的說著。

  唐小雨漲紅著一張臉,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最后還是我大發慈悲的將茄子塞到她手里,先回了屋。

  我倒是真的想要去唐小雨的房間去聽一聽,不過這里畢竟是唐小雨的家,我也怕如果再放肆,到時候被哪個半夜出來尿尿的人給看見了,我保證我老媽絕對能把我腿給打折了。

  在她眼里,唐小雨可比我這個兒子吃香多了。

  我腦海里想象著唐小雨手拿茄子的畫面就陷入了夢鄉中……“阿松,你快來幫幫我!太大了,我放不進去!”噗!我嘴里的水差一點吐了出來。

  看著唐小雨站在我的門口,手里拿著茄子,一臉可憐巴巴的樣子,我的心都要碎了。

  尤其是那個神秘的地帶還泛著淺淺的水珠,就想在對著我邀約一般。

    杏兒跟花嬸聊了幾句,等花嬸走了之后,杏兒才來到 張寒家門口,先是敲了幾下門,問了句:“張寒,張寒,在家嗎?”  聽著杏兒香唇里飄出來的悅耳動聽的聲音,張寒的心瞬間狂野了起來。

    昨晚他在跟 翠兒共浴愛河的時候,腦海里就曾經莫名其妙的浮現過杏兒的倩影,他當時還想,如果身子下面的女人是杏兒,那會不會把自己舒服死呀?因為這靈水村十里八鄉的男人,就沒有人見過比杏兒更美的女人,這會兒杏兒來自己家了,更讓他心里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馬開門把這美嬌娘拉進來,吃他娘個滿嘴流油。

    雖是心里血脈噴張,但張寒依舊故意裝睡,沒有回應杏兒。

    杏兒又喚了一聲,見張寒還是沒有應答,便終于忍不住推開了門。

    閉著眼睛的張寒一聽到門開了,就知道杏兒肯定進來了,他瞬間就覺得一股強烈的渴望在體內升騰起來……杏兒推開門后,見張寒仰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似是睡著了,不禁從頭到腳地掃視了一遍張寒,美眸無意中落在了張寒的小腹下那霸道反應之上,只是這一眼,她的臉蹭地就紅了。

    僅憑這大帳篷,杏兒就知道張寒這壞蛋小子的本錢差不了。

    怪不得村里一些小婆娘聊那事的時候,總是悄悄議論張寒的本錢大,這一看還真是!  杏兒一聲不吭地 盯著張寒,盡管她從沒有對張寒有過什么非分之想,也沒想過背叛她家 張老師,但最近這很長一段時間,自己跟老公都沒有成功過。

    前段時間 張海病了好幾個月,病愈之后這幾個月,身體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狀態,這前后加在一起,杏兒有大半年沒有過夫妻生活了,猛地一見到這威風凜凜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臉緋紅。

    羞臊之下,杏兒想趕緊離開,生怕張寒醒不來發現她在盯著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嘆,還是年輕人好啊!大白天睡覺都這么虎虎生威的,一個人都反應這么強,那叫一個浪費。

    張寒透著眼角的余光發現杏兒的美眸盯著自己下身看,頓時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無意識的引誘竟然成功了。

    自己沒猜錯,杏兒和翠兒一樣,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經了翠兒的開蒙,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那事兒,看見杏兒現在的模樣,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著要不要現在就找機會,把杏兒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現在這樣子,應該是空虛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裝模作樣地掙扎幾下,不能拿自己怎么著,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動一點,她就從了也說不定。

    一想到這,張寒色膽包天了,他裝作慢慢地睜開了眼睛,開口道:“喲,是杏兒姐呀?你怎么來了?什么時候來的?”  杏兒一見張寒醒了,頓時羞澀起來,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著張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說:“張寒兄弟,我剛進來,敲你的門沒有聲音,就推門進來看看,我們家張老師讓我請你過去吃飯,我都來第二趟了,你啥時候回來的?你昨晚沒有在家睡覺嗎?”  張寒撒謊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著,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來在江邊睡著了,剛回來不久”  張寒說完便坐了起來,還特意將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裝作發現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兒見狀,臉蹭地又紅了,張寒趁機奉承:“杏兒姐,你可真漂亮”。

    杏兒一下羞澀起來,忙道:“別瞎說,快點起來吧!”  “杏兒姐,我說的是真的,你知道我為什么會這樣嗎?”張寒說著,猥瑣地指著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則色迷迷地盯著杏兒傲人的前胸和修長的大腿。

    “死張寒,不許亂說啊!”杏兒被他挑逗得更加臉紅了。

    “不是瞎說,杏兒姐,我在夢里夢到你了,夢到你做我媳婦了,身下就成這個樣子了,杏兒姐,這是咋回事呀?”  張寒故意裝嫩雛,啥也不懂似的,其實,經過翠兒昨晚一個晚上的培訓,他對男女間這點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兒羞澀地說道:“你個死張寒,想媳婦了唄,等有機會讓杏兒姐給你說個漂亮媳婦,我們村里漂亮媳婦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懶做,肯定有漂亮媳婦等著你,可不許再惦記杏兒姐了。

  ”  “那我可做不到,杏兒姐,你是我夢中情人,我每天晚上夢里都有你,在夢里你就是我媳婦,雖然在現實生活里你是張老師的媳婦,可在我夢里,你永遠是我媳婦,杏兒姐,我喜歡你!”  張寒趁機表態,說的時候,兩只眼睛里噴出了兩團熱辣的火苗。

    杏兒心跳加快,急忙說道:“死張寒,可不許亂說,你趕緊起床吧!杏兒姐回去了。

  ”  說著,杏兒轉身就要走,她已經從張寒的眼里看到了一股讓她難以拒絕的光芒,這種光芒在老公張海的眼睛里已經黯然失色了,張海在經歷了多次失敗后,眼里再也燃不起這種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會淪陷在張寒身上。

    “別走,杏兒姐,求你了!”  張寒見杏兒美眸中有了期待,膽子陡然增大,飛快地躍下了床,將擋在杏兒的面前將門關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張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許亂來!”  杏兒意識到了張寒的企圖,心里不禁有些驚慌,她心里雖然被張寒的本錢撩的直難受,但她最擔心的,是萬一張寒真一時沖動做出點什么,一旦讓人發現,老公張海肯定會跟張寒拼命的,而且也不會再要她了。

    張海雖然是讀書人,但是對杏兒的占有欲極強,曾經多次跟她說過,她是張海心里的無價之寶,白璧無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個人的,他瘋狂地愛她,決不許她被任何男人碰。

    張寒從未這樣跟杏兒獨處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躍著,眼里噴出強烈的火花:“杏兒姐,就給我一次,好嗎?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夢到你,你就讓我夢想成真一回吧!”  杏兒邊退邊勸:“不行,張寒,張老師要是知道了,他會殺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會的,張老師本來就不是男人了,杏兒姐,我知道你現在過得很苦,你就開開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滿足你的。

  ”  張寒說著,猛地撲到了杏兒的身上,將她壓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這關鍵的時候,廣播里突然傳來了村長張德旺播送張海對張寒寫的感謝信,張寒立馬被這熱情洋溢的感謝信給吸引住了,腦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兒便趁機推開了他。

    杏兒嬌喘著推搡了他一下,小聲罵道:“死張寒,你下次再敢欺負杏兒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說著,杏兒拉開門栓就要出去。

    張寒的血性被她最后這句話給激起了,伸手攬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說著:“你要是舍得剪就來吧!”  娘嘞,這小腰手感可比翠兒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杏兒怕別人聽見,不敢大聲喊,只能小聲怒斥他:“死張寒,快放開我……”  “不放,杏兒姐,我打心眼里喜歡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剛才干嘛偷看我的褲襠?”  “你……”杏兒這才意識到原來張寒一直都是裝睡,自己偷看他的時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這讓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脫口道:“死張寒,你怎么能這么無賴!”  張寒眼看杏兒欲拒還迎,神情糾結,便想更進一步,一鼓作氣讓她打消估計,沒想到正在這時,就聽外面有人喊道:“張寒老弟在家嗎?”  張寒一聽,就知道是 三虎哥的聲音,趕忙松開了杏兒。

    杏兒一聽三虎來了,急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死張寒,這要是讓三虎看見我在你房里,指不定在村里怎么說呢,怎么辦呀?”  “杏兒姐,你趕緊躲到床底下吧!”張寒也著急了,他都還沒有嘗到杏兒的味道呢,被三虎哥給逮住了不要緊,可萬一翠兒 嫂子要是知道了這事,自己怕是就沒機會跟她“學本事”了。

    杏兒這時焦急的說道:“床底下多臟啊!沒別的地方嗎?”  張寒催促道:“沒別的地方啦,你再不鉆進去可就來不及了”  杏兒一看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忙趴到了地上,往張寒的床底下鉆。

    張寒一瞥她圓鼓隆冬的屁股,強咽了口唾沫,心想:娘嘞,這要是不睡到杏兒,老子這輩子可就白活了!  想到這,他趕緊將門栓抽掉,然后一瞥床下的杏兒,見她躲到了最里面,心里一陣狂喜,趁著三虎還沒進來,張寒小聲對床底下的杏兒壞笑道,“杏兒姐,我這輩子指定要跟你在一起,你是逃不掉的。

  我知道張老師自從得了一場病之后早就不行了,你是女人,不可能一輩子受活寡的,杏兒姐,我是真心喜歡你……”  杏兒一下羞臊難當,脫口問他:“你個死張寒,你……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這你就別管了,反正我知道張老師現在是假男人,你現在需要一個真男人!”  “你……死張寒,你壞透了,不理你了!別說話,三虎已經過來了!”  杏兒清晰地聽到了腳步聲離張寒家越來越近。

    張寒小聲笑道:“杏兒姐,等我先把三虎哥打發走了,我們再好好聊聊…。

  。

  ”  剛說完,就聽門外三虎在叫:“張寒兄弟,在屋里嗎?”  說著,三虎推門進來,一眼就見到了床上躺著的張寒。

    張寒忙裝作剛剛醒來的樣子,“啊……三虎哥,有事嗎?”  三虎笑道:“沒啥大事,我剛跟張老師從張德旺家回來,正要下地干活,路過你家就過來跟你說一聲:驢日的張德旺打算給你到市里爭取個見義勇為的典型,搞不好你這次要出名了!”  張寒驚訝的問道:“真的?”  三虎笑道:“當然是真的了,你嫂子還說呢,要給你慶祝慶祝,給你做一桌好菜,到時候再讓你嫂子好好教教你本事……”  一聽到讓翠兒嫂子教自己做那事,張寒心里就涌起一陣火熱,可立馬就消了下去,沒別的,杏兒還在床底下躲著呢,這要是讓她聽出點啥來,那可就慘了!  于是他趕緊打岔道:“這點事哪還用得上三虎哥你跑一趟跟我說。

  ”  三虎擺擺手道:“說這些就見外了,咱倆誰跟誰,再說就是順路過來說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  “成,那你先忙。

  ”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兒便從床底下爬了出來,見張寒的賊眼一直盯著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說:“死張寒,三虎都回來了,我們家張老師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沒見著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來叫你吃飯,萬一直接找過來可咋整?你今天就別難為嫂子了,好不好?”  張寒一想,杏兒說的沒錯,三虎和張海一起去的村長家,三虎剛才都扛著鋤頭到自己家來了,那張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讓杏兒回去,沒準張海馬上就找上門來。

    一想到沒法跟杏兒深入接觸,張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兒見他沒開口,以為他不樂意,急忙又道:“你乖乖聽話,嫂子今天先給你點補償。

  ”  杏兒說完,竟然主動開始解開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緊接著,杏兒那春光就這么暴露在張寒的面前,頓時讓他一下子血脈噴張起來,簡直看傻了眼。

    杏兒紅著臉對張寒說:“今天只能讓你摸一下!”張寒激動難耐,一把將杏兒抱住,向那一對傲人抓了上去。

  杏兒此時羞臊難耐,自己的這哪讓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摸過,現在讓張寒這么一碰,渾身就跟過了電似的,緊張的直發抖。

    在這一刻,張寒數次想直接把杏兒抱上床,但是一想到隨時有可能找上門來的張海,心里還是作罷,以后有的是機會,沒必要冒這個險。

    于是張寒緊抱著杏兒,在她耳邊說:“杏兒嫂子,你早晚都是我的!”  杏兒嬌喘著說:“好……你先放開嫂子讓嫂子回家,不然一會兒我們家張老師真找過來啦!”  張寒這次沒有攔杏兒,但是在杏兒走之前,他還是按捺不住心頭火熱,手上動作著,在她耳邊吹著熱氣:“杏兒嫂子,我想吃一口……”  杏兒白了他一眼,說:“下次再說!”  說完趁張寒沒注意,轉頭便出了門。

    中午,張寒如期來到張海家赴宴,夫妻倆給他做了滿桌子的菜,女兒鳳仙和兒子小強跟張寒也都很熟悉,小強別看孩子小,但知道是張寒救了他的小命,加上張海夫妻倆教導有方,跟張寒特別親熱。

    而這頓酒喝完,已經天色過晚,張寒與張海兩人推杯換盞地更是干掉了一瓶多白酒,都喝醉了,杏兒沒辦法,只好把兩人分別攙扶進了她自己的房間和女兒兒子的房間,當然,張寒就睡在了鳳仙和小強的床上。

    女兒鳳仙見她娘把張寒攙扶到了她跟弟弟的床上,便問道:“娘,張寒叔叔今天就睡在我們家嗎?”  杏兒對女兒說道:“你張寒叔叔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回他自己家,你帶著弟弟跟二毛他們上林子邊玩吧,但不許再到河邊玩了,知道嗎?”  鳳仙點點頭,領著弟弟出門了,杏兒也離開房間,到外面收拾碗筷。

    此時的張寒并沒有完全醉,他今天一直留著量,這會兒趁杏兒離開,張寒便偷偷地下了床,躲在一側看杏兒在客廳里忙活。

    只見杏兒系著圍裙,收拾完了碗筷開始抹桌子,她每動一下手,曼妙的身子就跟著扭動,尤其她那兩瓣渾圓擺動起來更是無比誘人。

    那模樣,看得張寒在屋里都直流哈喇子,不說五官,單就身材、大腿和肌膚,杏兒在靈水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婦當中,就無人可及。

    正想著,張寒就看見杏兒已經做完了家務,朝他睡的這間房走來,張寒忙飛快上床,佯裝睡著。

    杏兒進屋后,見他睡著了,便關了門打算退出去,這讓張寒非常失望,他以為杏兒會靠近床邊,這樣他就可以趁著酒性親她幾口,溫存溫存,反正張海在隔壁睡得像死豬一樣,一時半會天塌了他也醒不了。

    于是張寒決定把杏兒叫進來,便輕聲道:“杏兒姐,杏兒姐……”  剛關上門的杏兒一聽是張寒在叫她,心里莫名涌起幾分火熱,心說這臭小子可算還有點良心,喝多了也沒忘了自己,當下就推開門,關切的問:“怎么了張寒?”  張寒感覺到了杏兒已經到了床前,他蹭地爬了起來,一把將杏兒的玉手給拽住,猛地將她攬入了自己的懷里,在她耳邊吹著熱氣:“當然是想我的好杏姐兒了…。

  。

   杏兒姐,我喜歡你,我愛你。

  ”  這是張寒在電影里學到的泡妞招式。

    在鄉下農村,我愛你這三個字還是很稀罕的,杏兒被張寒死死地摟在了懷里,耳邊聽著這話,心里就跟吃了顆蜜棗似的甜,可也不敢和這壞胚生出啥大動作,生怕再把老公張海給驚醒了:“張寒,別這樣,這是在我家里呢!張老師就睡在對面,咱們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可就……”  沒等她說完,張寒已經將嘴巴堵住了她的香唇。

  (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  他昨晚和翠兒嫂子把親嘴練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幾個要訣他完全掌握,所以嘴巴蓋住了杏兒的香唇。

    娘嘞,原來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樣,這味道,可比翠兒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張寒這壞胚充滿野性的允吸后,杏兒只覺得仿佛天旋地轉,身子軟軟地癱在了張寒的懷里,毫無反抗之力,心里只覺得有股強烈的渴望在驅使她配合張寒的一切行動,任他欺負了。

    張寒見杏兒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將她抱了起來扔到了床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