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xnxx china



果然,聽到 刀疤男的話之后, 阿瓦拉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來,把這些敗類給我轟走。

  ”緊接著,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后轉身走進了BTT集團的大門。

  BTT其他高層也跟著紛紛走了進去, 沙迪頌臨走時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看來,項目已經黃了。

  刀疤男對阿瓦拉的話不以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 白薇,說:“川,這個女的很正點,是你的同事嗎?”“去哪可以找到你?”我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平靜地反問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饒有興致地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見到BTT的保安走過來,刀疤男朝我挑釁地揚了揚下巴,然后帶著那幫混混轉身離開。

  等他們上車走遠,白薇幾步跑到我面前,寒著臉問:“秦川,這是怎么回事?他們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著那幫人遠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憤怒,“他們跑過來跟你稱兄道弟,恐嚇阿瓦拉他們,把BTT 的人都氣走了,你現在跟我說你不知道?”“我們差一點就拿到項目了,這幫人一出現,我們之前的努力全白費了,你告訴我,現在該怎么辦?”我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懶得回答她那一連串的質問,只不停思考這件事該怎么解決。

  不用猜,那幫混混肯定是 曹文懷叫來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陰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說話啊!現在該怎么辦?”白薇再次質問我,聲音有些變調。

  我有些不耐煩:“你特么能不能消停會兒?”“你……”白薇氣結。

  “秦川,注意你的態度,怎么跟白總說話的?”一旁的鐘康寧似乎看不過眼了,橫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語氣喝道。

  “我怎么說話關你什么吊事。

  ”“你……你這種社會敗類,不配進我們公司工作,白總,馬上開除他吧。

  ”鐘康寧的語氣慷慨激昂。

  “我支持鐘經理的意見,秦川就是個小混混。

  ”“沒錯,要不是他找來剛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會被氣走。

  ”“這個項目我們沒戲了,都怪他。

  ”項目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邊附和。

  白薇沒說話,而是定定 看著我,那眼神既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為我攪黃了項目,也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馬上開除我。

  我沒理會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靜地看著白薇,等著她開口讓我滾。

  但她只說了一句:“你該怎么解釋?”“沒空跟你解釋,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邊說著,一邊朝路邊走去。

  講真,我現在壓根就沒法解釋,碰到這種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狀況再說。

  白薇不了解我, 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懷見過面,并結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過牢,知道我有痞氣。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層,他們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為我跟當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來恐嚇他們。

  就算他們覺得事情有蹊蹺,猜到是其他競爭對手搞的詭計,他們也只會裝聾作啞而已。

  這事還得我自己解決,不是為了拿下項目,而是不能白吃這個虧,得找回場子。

  清邁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難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風格并不浪漫,布滿污跡的地板和墻上亂七八糟的涂鴉,無不顯示這是一個秩序混亂的地方。

  而且,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開手機的視頻拍攝,把手機放進襯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進去。

  因為我的到來,原本喧鬧的酒吧陷入了安靜,不論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還是正摟著衣著暴露的 泰國妞的,幾乎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剛才BTT那個人,來找麻煩的。

  ”有人突然說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國佬紛紛起身,臉色不善地朝我圍了過來。

  (我的男友一千歲)我淡定地掃視了一圈,沒看到那個刀疤男之后,平靜地說:“我找剛才那位臉上有刀疤的先生。

  ”沒人回應,那群泰國佬已經圍成了一個圈,把我圍在中間,一個個像盯著獵物的野狼,就等著頭狼下令就撲上來。

  我絲毫不懼,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這些臉色不善的吊毛。

  這種情況,在監獄里我見得多了,被十幾個人踩在地上的時候,我都能拉幾個墊背的。

  “讓他進來吧。

  ”氣氛異常緊張的時候,酒吧角落里終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聲音。

  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路,我不急不緩地走了過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邊有個身材火辣的泰國小妞,還有兩個身材壯實的漢子。

  見我走近,其中一個手關節骨頭明顯較粗的漢子迎了上來。

  我張開雙臂,那漢子從我肋下仔細往下搜,見我沒帶武器之后,便讓開了道路。

  “年輕人,很有膽量嘛。

  ”刀疤饒有興致地笑著說。

  我走過去,脫掉西裝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調整了一下坐姿,讓襯衣口袋的手機攝像頭盡量對準刀疤。

  “請問怎么稱呼?”我一邊問,一邊拿出香煙點燃。

  “ 班沙

  ”“班沙先生應該已經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紹了,開門見山吧,是曹文華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對吧?”班沙沒有回答,而是裂開一邊嘴角笑了,讓那條刀疤顯得愈加猙獰,同時兩眼定定看著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兩手一攤:“再直接一點,我來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討公道,而是想跟你談一筆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頭大笑,“你們中國人真是奇怪,那個叫曹文懷的有錢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過,我喜歡你的爽快,也很喜歡做生意,但我得事先聲明,曹文懷給了我一百萬泰銖,如果你出的價錢少于這個數,那就不必談了。

  ”“一百萬泰銖?”我故意顯得很驚訝,抬起身,讓攝像頭角度更佳,問道:“班沙先生,你是說,曹文懷就為了讓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說幾句話抹黑我,就給了你一百萬?這……抱歉,這價格讓我難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點頭:“沒錯,他剛找我談的時候,我也和你一樣顯得很驚訝,而且今天也很順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當了,就在回來的路上,我還跟曹文懷見了一面,他已經把剩下的五十萬現金全部付清了。

  “我說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這個價錢,我們就接著往下談。

  ”我裝作心情沉重地長長吐了一口氣,靠在椅背上閉目思考。

  片刻后,我睜開眼,苦笑著搖搖頭:“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這個價錢。

  ”“那就沒得談了,請吧。

  ”班沙的臉色變得有些不悅。

  看得出,他是個很貪錢的人,而且為了錢不會講什么規矩道義。

  我沒起身離開,而是笑了笑,說:“班沙先生,雖然我出不起那個錢,但曹文懷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萬。

  ”“什么意思?”班沙眉頭一皺。

  “班沙先生,實話告訴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懷是競爭對手,都在搶BTT的一個價值五千萬泰銖的項目,本來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簽合同,但今天被你給攪黃了,接下來,BTT就會跟曹文懷簽約。

  ”“拿下這個項目之后,曹文懷可以掙將近兩千萬泰銖,他給你那一百萬,不過是區區一點零頭而已。

  ”“班沙先生你現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讓他給一百萬,甚至兩百萬,三百萬,如果他不肯給,你就拿你們雙方的交易威脅他,抹黑他,也攪黃他跟BTT的項目合作。

  ”“你覺得,他為了掙兩千萬,會不會舍得多給你兩三百萬?”說到這,我愜意地吸了一口煙,微笑看著班沙。

  班沙皺著眉頭思索,眼神變幻不定。

  沒多久,他舒展眉頭,裂開嘴笑了。

  “川先生,你這么做,有什么目的?”“沒啥目的,就是單純的不爽,不想讓曹文懷那么好過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謝謝你的建議,你不說的話,我還不知道你們在談這么大的生意,還不知道曹文懷能掙那么多錢。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擾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見,不送。

  ”班沙也站起來,對我合十雙手行了一禮。

  我也朝這個自己很想打他一頓的刀疤泰國佬行了個合十禮,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車,我這才拿出手機,關掉了攝像頭,調出視頻,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畫面和聲音。

  我沒有得意忘形,而是閉上眼,仔細思考下一步的動作。

  回到酒店,走進大堂的時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區的曹文懷和林 洛水

  他們并不住在這個酒店,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應該是想來找我的。

  “秦川。

  ”曹文懷叫了我一聲,但沒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發上,笑瞇瞇地看著我,絲毫不掩飾他眼里的得意和譏諷。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來,臉色復雜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尷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過去坐在曹文懷對面,說:“曹總很大方啊,一百萬泰銖……好像也要二十多萬人民幣吧?”曹文懷的笑容一凝:“你去找過班沙?”“嗯,剛去他那坐了一會兒。

  ”“哼!”曹文懷重重哼了一聲,“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樣?BTT的人已經對你很不滿了,你已經輸了,這個項目是我的。

  “說到這,我得感謝你,要不是你說服BTT的高層的話,他們也不會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讓我撿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著:“曹總意思是說,BTT高層決定要跟曹總簽約了?”“沒錯,我剛剛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層開會做出了決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軟件,選擇和我們曼迪科爾簽約,不出意外的話,過了潑水節他們就會找我談合同細節了。

  ”“嗯,那就恭喜曹總了。

  ”我有些漫不經心地點點頭。

  似乎對我的風輕云淡很不爽,曹文懷臉色突然變得猙獰:“我警告過你,不要得罪我,現在你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了嗎?”我聳聳肩,輕輕“嗯”了一聲,扭頭看向旁邊一直不說話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著頭,不敢直視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內疚。

  曹文懷突然站起身,居高臨下用鄙夷地眼神看著我,不屑地說:“就你這種不入流的小癟三,窮比一個,想跟我斗?你還嫩了點,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樣簡單。

  ”說著,曹文懷把林洛水拉起來,故意摟著她的腰,譏諷地說:“連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聲中,他摟著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從始至終,林洛水一直低著頭,不敢回頭看我一眼。

  我忍著想把他打成廢狗的沖動,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間。

  曹文懷說的應該是真的,競爭項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國人的勤奮勞動力和人性化設計,就必然會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為班沙那幫人出來攪屎,智文軟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曹文懷了。

  但他似乎高興地太早了。

  他敢玩陰的,我就敢陪他玩,還會玩得他刻骨銘心。

  第一步的關鍵視頻已經拿到了,接下來第二和第三步都順利的話,我要讓他賠個血本無歸。

  回到酒店房間,接近午飯時間的時候,我給沙迪頌打了個電話。

  幸運的是,沙迪頌還肯接我的電話,只是打招呼的語氣有些無奈和苦澀。

  我笑著說:“沙迪頌先生,你該不會也認為我找混混來恐嚇你們吧?”沙迪頌苦笑:“川,我相信你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事,或許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許猜到了這是一種商業競爭的手段,但當時有太多人看到,聽到了那些小混混說的話,有人會信,還會四處傳播,現在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我們BTT集團內部,所有人都在說智文軟件的人找小混混來恐嚇我們公司。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公司不可能會跟你們簽約,肯定會跟別的公司簽,以表明不畏懼黑惡勢力的立場。

  ”我依然笑著說:“這些情況我早預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給你,不是想討論這些,而是想問你一個可能會讓你為難的問題。

  ”“川,請說吧,我還能幫得上忙的話,會盡量。

  ”“好,先謝謝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戀?”“啊?”沙迪頌在電話里訝然失聲,又顯得有些慌亂。

  “你……川你為什么問這個問題?阿瓦拉先生是個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幾乎無可挑剔……”我有些無奈:“沙迪頌,你誤會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對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確認這條信息,然后想辦法重新爭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發誓不會做出任何有損他名譽的事情。

  ”沙迪頌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別人有些不太一樣。

  ” 老王干了十幾年的校醫了,一直勤勤懇懇,工作認真,每一屆的學生都很喜歡這個親切的老叔叔。

  只是今年,老王卻遇到了一個很心煩的事情。

  今年一個大一的女學生,叫靳小小,長得非常像老王過世的妻子,而且更為神奇的事,老王的妻子名字當中也有一個小字。

  這不僅讓老王塵封多年的感情萌了芽。

  不知道為什么,多年沒有夫妻生活的他,只要見到靳小小,就會想要,而且很久都不消停。

  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也總是回夢到當年每晚和妻子云雨的場景。

  潛移默化之下,老王開始對靳小小有了不一樣的念頭,特別是現在到了夏天,靳小小經常會穿一件牛仔小短裙,這讓老王更加把持不住。

  夜深了,躺在值班室的老王輾轉難免,心里一直都惦記著那個剛上大一的女學生,靳小小。

  突然!咚咚咚……門外想起一陣敲門聲,老王驚了一下:“誰呀?”“是我, 王醫生,麻煩你開下門。

  ”聽到這聲音,老王頓時面露喜色,這么晚了,靳小小怎么來了?“來了,來了。

  ”他趕緊起身,穿著個四角褲就去開門。

  “王醫生,我肚子疼,您能不能幫我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壞了東西,從熄燈開始就一直疼,要不是疼的受不了,她也不會半夜來敲老王的門。

  只是她剛要進門,眼睛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老王的下方。

  這,這什么形狀!靳小小驚恐的瞪大了眼睛,長這么大,她還沒見過男人這樣,可是就算如此,這看上去也太嚇人了!可怕,太可怕了!作為一個經常在深夜被室友帶著討論男女之歡的雛兒,靳小小此刻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轉身就走?可是肚子一陣一陣的疼。

  那就這么硬著頭皮走進去?可是老王正堵在門口,她瞧著就害怕。

  老王將靳小小的反應看在眼里,老臉一紅,口中卻老成持重的解釋道:“我也不知道你會半夜來找我,我睡覺都這樣的,這是我多年的習慣,你不用害羞,快進來吧,夜里涼,別加重病情。

  ”這樣一說,靳小小立馬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趕緊道歉:“對不起,王醫生,是我想多了。

  ”說著,靳小小就側著身子從準備從門縫中擠進來。

  老王的火氣未消,一直都保持著狀態,這時候陡然聞到靳小小身上的香味,他心中一蕩,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靠。

  啊……太舒服了,老王心中無比享受,多年沒有的那股躁動如澎湃的洪水擊打著他的理智。

  靳小小沒想到自己竟然跟王醫生來了個這么親密的接觸,一張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說吧,是感冒了,還是吃壞東西了?”老王抑制心里的那股沖動,轉過頭關心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吃壞東西了吧……”畢竟對方是個老醫生了,這個身份打消了靳小小諸多不堪,老老實實的低頭搭話。

  老王這時候關好門,抬頭剛要說話,神情頓時一愣。

  只見幽幽的燈光下,靳小小高挑的身材在睡衣里若隱若現下,脖頸是如此的修長,上身瘦削的弧線到了臀的位置便極具誘人的凸顯出來,這個臀怎么樣也得打個八分吧?老王晃了晃眼,又看向靳小小的前面,心頭更是一蕩,俏麗挺拔,彰顯出傲人的資本,特別是最上方。

  這才是年輕的 身體啊!即使沒有穿塑形衣,她的胸型還是如此的好看!“你先躺下吧,我來給你號脈。

  ”老王忍住心中的沖動,表情自然的說道,卻不知他看到此刻誘人的靳小小,有了不一樣的念頭。

  靳小小有些好奇,號脈這個詞聽起來好遙遠,難道王醫生還是個中醫?仿佛看出靳小小的猶豫,老王露出一副心痛的模樣道:“唉,你們年輕人啊,生病了就知道打針吃藥,全然不知中醫才是醫學界的瑰寶。

  ”“哦哦,我懂,西醫有副作用是吧?”靳小小不敢反駁老王,況且這個道理她也懂,于是順從的躺下。

  “那我給你看看。

  ”老王按捺住 內心的激動,開口說道。

  靳小小微不可聞的嗯了一聲,俏臉紅紅的。

  雖然現在是看病,但她依然感到很害羞。

  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的身體,老王只覺得燥熱無比,他收斂心神開始給靳小小檢查身體。

  “別怕,按我推斷,你應該是吃了太多涼的,得了暫時性的宮寒。

  ”片刻后,老王開口道。

  “宮寒?”靳小小疑惑道:“那需要吃藥嗎?”“吃藥有副作用,要不,我給你 按摩一下吧?”老王盡量保持鎮定說道。

  (少婦做愛小說)副作用不假,但他主動提出按摩卻是帶著私心,好不容易有了接觸靳小小的機會,他心里起了邪念,怎么能這么輕易放過。

  “那王醫生,你幫我按按吧……”猶豫了一下,靳小小還是答應了下來。

  老王內心激動,看著靳小小躺在那嬌俏可人,任君采擷的模樣,他忍不住就起了反應。

  靳小小其實有些排斥被男人接觸,不然也不會一直沒談戀愛了。

  可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王醫生那一雙 大手揉了一會以后,她竟然真的覺得肚子好受多了,特別是那雙大手上面傳遞來的溫度,讓她異常的享受。

  甚至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隱隱讓她有種期盼的感覺。

  貪戀這種感覺的靳小小,下意識的閉上眼睛。

  看著靳小小那一臉享受的樣兒。

  老王內心還是有點小得意,說起這個手法,還是他專門從別人那里學來的,無論什么樣的女人在他的絕技之下,都會舒服沉迷。

  “嗯――”耳邊傳來靳小小情不自禁的叫聲,老王心中好一陣激動,他咽了口涂抹,手開始緩緩朝上面移動。

  楊瀟很奇怪,感覺渾身麻麻的癢癢的,而眼前的老王不再是個油膩大叔,而是可以填滿她內心渴望的那個人。

  老王的動作,她也察覺到了,但是她居然沒有出聲去阻止,反而內心有種期盼。

  靳小小的反應老王自然也看在眼里,這給了他一種鼓勵,當下猛地握住了靳小小。

  “啊。

  ”靳小小的身體很快就劇烈地顫抖了起來,小嘴更是發出了一聲難以控制的輕哼,這讓老王更加激動,忍耐幾乎到了極點。

  “嗯……”她不知道老王所說的按摩會按這里,她想要阻止,但內心的渴望卻讓她什么都沒有做。

  真的好舒服!靳小小臉紅到極點,也不知道是因為羞恥,還是情動。

  這誘人的俏模樣,讓老王內心更加興奮和刺激,老王心中開始饑渴難耐。

  人越是躁動,體內氣血愈加翻涌,靳小小身上的芳香更加濃郁,這讓老王膽子更大了一些。

  他騰出一只大手往下,一邊享受,一邊試探靳小小的底線。

  很快,他便觸碰到靳小小的 小褲邊緣,只差這最后一下,他便可以……“別,不要……”就在老王要動手之際,靳小小殘存的理智讓她一把握住老王作惡的大手,微微轉過頭來,眉目婉轉,祈求的看著老王。

  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讓人忍不住就要好好疼愛。

  看著靳小小漸漸恢復理智的眼神,老王知道自己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不過,看她這樣,莫非是個雛兒?老王放下作惡的手,嘴角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浮過。

  這件事看來還是急不得。

  “好了,你的身體現在已經完全 放松了,接下來給你進行最后的按摩。

  ”老王沒打算就這樣放過靳小小,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現在夜深人靜,這里也沒人,加上剛才靳小小的反應,這讓他的膽子越來越大。

  “最后的按摩?”靳小小有些害怕了,難道剛才那個還不算嗎?“剛才那只是讓你全身放松下來,你體內的寒氣還停留在你的小腹位置,只有將它們全都按壓出來,你才能真正痊愈。

  ”老王猜到了靳小小的疑惑,解釋的完美無缺。

  “好吧……”靳小小想要拒絕,但是剛才那種從沒有過的感覺,卻讓她鬼使神差的答應了下來。

  “你去里屋吧,里面暖和暖和一點。

  ”拖著已經發軟的雙腿,靳小小顫顫巍巍的走向里面的病床,隨后趴了上去,沒有辦法,既然還要繼續按摩,那她只能選擇這種逃避的方式。

  靳小小的身體微微顫抖著,老王看的心驚膽戰,隨后伸手拍了她一下。

  靳小小嚇得立馬坐了起來。

  她都快哭了:“王叔叔,又怎么了啊?”老王和藹一笑,道:“傻孩子,我要按摩的小腹,你這樣干嘛?”靳小小立馬鬧了個大紅臉,仰躺著下來。

  看著越發聽話的靳小小,老王心中竊喜萬分,他激動的伸出手,低聲道:“我來了!”“嗯!”靳小小緊緊閉著眼睛,渾身顫抖著。

  只是說來也是奇怪,當老王的手重新按在靳小小的小腹上,那股舒服的感覺又來了!“王叔叔,你稍微用點力,好嗎?”靳小小羞澀的說道。

  老王一愣,眼珠子一轉,立馬就乘勝追擊道:“小小,把你裙子撂上去,這樣隔著一層布,效果可打了不少折扣。

  ”其實,靳小小這一款睡衣就是超博類型的,穿了簡直就跟沒穿一樣,老王只是想多占點便宜罷了。

  “這樣不好吧……”剛才被老王輕薄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她深怕老王又趁機占自己便宜。

  “嗨,我比你爸爸都大,還能占你便宜不成,剛才我只是想讓你徹底放松下來,所以才用了激進的手法,反正選擇權在你,你要是還想繼續忍受腹痛的折磨,你可以拒絕。

  ”老王說的義正言辭,一番話徹底打消了靳小小的顧慮。

  “對不起,王叔叔,我……我沒按摩過,也不知道……那你撂吧。

  ”靳小小涉世未深,被老王的話語唬到了,忙不迭的答應了。

  “嗯……天也不晚了,我也要早點睡覺。

  ”老王裝作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話剛說完,他就急不可耐的將靳小小的睡衣給摟起來。

  一雙筆直的大長腿立刻顯露出來,在往上看,老王的鼻血都要噴出來了,竟然是粉紅色的HelloKitty小褲……“王叔叔,你怎么不動啊。

  ”靳小小此刻被掀上來的睡裙擋住了臉,也不知道老王在干嘛。

  這,這怎么有種尹志平非禮小龍女的感覺?老王心跳的撲通撲通的,一雙手顫顫巍巍的朝著過去。

  “啊……”靳小小驚恐萬分,不是按摩小腹嗎?怎么又來了?“待會寒氣可能會從這里出來,你最好能脫掉小褲。

  ”老王威嚴的聲音響起,隨后將手移到了小腹位置。

  那股溫暖舒適的感覺,讓靳小小的恐慌減輕了不少,只是她還有些猶豫,長這么大我還沒讓人看過那里呢,這樣真的合適嗎?老王也緊張的看著靳小小,自己這一次次的觸碰她的底線,未免也太冒險了,萬一她意識到自己只是在吃她的豆腐,那可怎么辦?只是隨后,靳小小的話讓他精神大振。

  “王叔叔,我同意,不過,你可不可以在寒氣快要出來的時候再脫我的……”靳小小越說越覺得羞澀。

  “行行行,我又不是怪蜀黍,可沒有欺負你們女孩子的癖好。

  ”老王裝逼裝的很到位,一番話說的自己都快信了。

  “再說了,現在那么多婦產科醫生都是男的,你以后生孩子什么的,難道都必須是女醫生嗎?這都不現實。

  ”靳小小微微點頭,心中寬慰不少,這時候老王又是兩只手一起按摩,一捏一松之下,身體漸漸有了感覺。

  眼看靳小小在自己的攻勢之下,越來越情緒高漲,兩條修長的大腿,時而并攏,時而放松,老王的呼吸也變的沉重許多。

  反正靳小小已經答應脫了,他的一雙大手不時的朝著不可描述之地移動。

  “別,別……”靳小小實在是受不了,檀口微啟,聲如細蚊一般的求饒著,頭部左右搖晃,眉頭緊皺,仿佛正在經歷某種難以忍受的‘折磨’。

  老王可不呆,他知道這是女娃動情了,于是他悄悄的靠近上前。

  他知道靳小小真的已經動情了,看來今晚這好事十有八九是成了!自己這是有多久沒做那事了?想不到今晚有這么漂亮的女大學生給自己暖床,老王急不可耐的就彎下腰,急急忙忙的朝著靳小小的嘴唇吻去。

  你別說,隔著這層布,親起來還真有那么幾分尹志平小龍女的感覺。

  靳小小也是迷迷糊糊的開始反饋老王,要說這個靳小小是個雛兒,幾番強攻之下,她徹底沉浸在這前所未有的快樂當中。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