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烏 龍 派出所 av



我最近迷上了一名俄羅斯俏少婦, 蓮娜……前幾年, 老伴給一有錢人家當保姆,雇主是一上市公司老總,他父母早逝,我老伴常年給他們當保姆,照顧他們飲食起居,后又怕我孤身寂寞, 讓我搬和他們一起住,還特意給我跟老伴準備了一個房間。

  相處幾年,男雇主對我跟老伴,就如同父母一樣看待。

  相處很融洽,如同一家人一般。

  伊蓮娜融合了東歐美女所有的特征,翹臀,藍色眼眸,深邃的眉角,火焰的紅唇,金黃的大波浪,魅力十足。

  她曾是中國留學生,所以中文溝通能力沒問題。

  今天一大早,老伴要去超市購物,跟我說 糖糖在睡覺,讓我看著點。

  糖糖就是他們的小孩。

  我睡得有點迷糊,沒在意,不一陣,就聽到糖糖的哭聲,我立馬起床就跑到了嬰兒床邊,看了一下。

  糖糖睡醒了,應該是肚子餓了,哭的厲害。

  我趕緊抱起糖糖哄著。

  不一會兒,伊蓮娜聽聞哭聲,從她臥室匆忙跑來。

  她穿著一身吊帶半透明的真絲睡衣,以前我從未見她穿的這么性感,隱約中,諾大的領口中,一覽無余,她竟沒任何遮掩。

  “乖,寶寶不哭哦。

  ”伊蓮娜從我懷里接過糖糖,哄了起來。

  我站在一旁,忍不住對著她胸前多瞄了一眼。

  剛才聽見糖糖哭,我也沒太注意形象,直接從被窩里爬起,就穿著一件褲頭,只因為剛才多看了一眼,我這心里就跟貓抓似的。

  糖糖被伊蓮娜一番安撫下沒再哭,才放松下來。

  這個時候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的衣著,大概是覺得這樣出現 在我的面前,不合適,突然俏臉就紅了。

  她低頭余光又掃 了我一眼,估計是注意到了我的反應。

  頓時又羞又躁,很難為情。

  “ 馬叔,剛才聽糖糖哭,我一著急,就沒想太多,都沒來得及換衣。

  ”伊蓮娜輕輕拍打著糖糖的胸口,便轉移注意力,對我說道。

  我當時還沉醉在伊蓮娜這一身絕美、性感、的半透明睡衣里。

  聽了她解釋后,我尷尬一笑。

  “我也一樣,總是感覺有點怪怪的呢”氣氛有點尷尬。

  我也就跟著轉移了話題,起身從床邊拿了一個玩具,“糖糖,不哭哦,乖,爺爺陪你玩,好不好?”原本我只是為了逗樂孩子,可哪知道,我搖晃玩具的會后,竟無意間,手指觸碰到了伊蓮娜的胸口。

  里面沒遮攔,在我的大拇指外沿觸碰了下。

  一陣光滑,酥軟的感覺,真的好舒服啊!!伊蓮娜注意力放在了孩子身上,雖然我剛才觸碰了一下,但她似乎沒注意,并沒說什么。

  孩子露出了笑,沒再哭鬧,我也算安心。

  只不過伊蓮娜穿著這種露骨的睡衣在我面前,而我也只是穿著大褲頭,不合適。

  “蓮娜,讓我抱著糖糖,你先去換身衣服吧。

  ”我剛 說完,她俏臉更紅了,輕輕應了聲,便將孩子遞送到了我的手上,然后轉身就打算回自己房間,換衣去了。

  可就在她離開房門的時候,我總有一種意念上的錯覺,她的目光總有意無意的盯著我看。

  那一瞬間,她臉上表情特別復雜。

  以前只是從一些小電影中,觀賞到歐美女人的身材,今天讓我真實目睹了真容,讓我一整晚都很興奮。

  隨后幾天,只要睡覺,我腦子里就想著伊蓮娜迷人的樣子,就跟著了魔一樣。

  有一次,我竟實在忍不住,腦子里幻想起了她,那種感覺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年紀大了,已經很多年都沒那種感覺了。

  這天,老伴早早的就哄著糖糖去睡覺了。

  我跟伊蓮娜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天氣有點悶熱,我穿著白襯衫,大褲頭,伊蓮娜則穿著略為保守的帶領睡衣。

  電視里,正好播放著一段歐美影視劇,恰好一段劇情是老公常年不在家,妻子愛上了偷吃。

  我當時不知道是不是入了魔,知道俄羅斯美女私生活比較開放,便簡單的與她探討了一些歐美女人的話題。

  伊蓮娜竟一點都不介意,與我分享了不少觀點與想法。

  聽完后,我想到了她目前的情況,就故意問:“蓮娜,那你丈夫常(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年不在家,出差在外,你會不會有其他的想法呢?”伊蓮娜突然白了我一眼,表情略有羞澀與憤慨:“馬叔,你瞎想啥呢?我可不想做對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

  ”她回了一句,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影視劇上,我的心情也踏實了不少。

  其實之前我跟伊蓮娜接觸很少,不過自從上次尷尬的事情后,伊蓮娜似乎跟我親密了不少。

  我膽子也大了很多,試探性的問:“聽說你們歐美女人都很開放,你丈夫整天不在家,想必你也覺得寂寞吧?如果你覺得寂寞的話,會怎么辦呢?”伊蓮娜估摸沒想到我會問的這么直白,驚訝的盯著我,然后快速的閃躲開,漂亮的臉蛋,羞躁的一片漲紅。

  她伸出手撩了撩耳邊的金發,那樣子可真是迷人……本以為伊蓮娜不會理會我了,正當我打算轉移話題的時候,突然她悄悄的說:“寂寞肯定是有的,可我老公得賺錢,長期分居也是無奈的舉措。

  ”聽了伊蓮娜的話后,我瞬間腦子一片空白。

  萬萬沒想到這個外表清純的性感俄羅斯大美女,真的如同網絡傳聞一般,很開放,真愿意跟我聊這種極為私密的話題。

  突然間,我感覺呼吸急促了不少,伊蓮娜的回答,讓我更興奮了,膽子也更大了。

  “蓮娜,那你一個人的時候,腦子里會幻想什么啊?”我一邊問,一邊將身子故意往她那邊移動。

  伊蓮娜察覺到我的小動作后,沒什么反應,似乎是默認了我挨著他。

  而且她的呼吸也有點急促,胸口處起伏幅度明顯加快,修長美腿也情不自禁往內側并攏。

  “馬叔,我當然是想我的老公啊,還能想誰啊?難道我不想我老公,想你啊?”伊蓮娜露著迷人的笑容,開玩笑道。

  不知為何,我與伊蓮娜相差三十余歲,她還是俄羅斯人,這種身份距離,讓我們聊起這種羞羞的話題,十足刺激。

  見伊蓮娜對我的話題,并不避諱,從某種眼神,我料定她心思。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還是自由奔放的外國妞,丈夫又常年出差,怕也是孤單寂寞極了。

  “蓮娜,想我有啥不行呢?要是真的想我這老頭,說不定有別樣的感覺呢!”說完,我老臉一紅,有點發燙,可能是感覺太厲害,控制不住,所以說的比較直白。

  伊蓮娜是外國妞,即便思想前衛,但做夢也沒想到我竟然這么大膽,聽了后,呼吸有點急促,整個人有點錯亂。

  見我越說越帶勁,伊蓮娜一張俏臉蛋都棗紅了,最后手足無措,站起道:“馬叔,不說這些,時間不早,我要回房間睡覺去了。

  ”我正興起,突然被打斷,遺憾道:“好吧,你去睡吧。

  ”伊蓮娜微微起身,緊繃的睡褲,包裹著她的翹臀,有如歐美卡戴珊,配上纖細的小蠻腰,更顯圓潤。

  “蓮娜,等等。

  ”我還有點意猶未盡。

  “馬叔,還有什么事兒嗎?”“我看電視上,你們那邊,睡覺前不都要來一個擁抱嗎?”說完,我心底有點忐忑不安,生怕被拒絕。

  可哪知道伊蓮娜站在原地思索片刻,有點難為情的羞躁,最后竟答應了。

  “好吧。

  ”伊蓮娜有點緊張,眼神還瞄了一眼我老伴的房間,大概是怕被我老婆看見吧。

  確定沒動靜后,她微微的張開懷抱,“來吧……”我盯著她的胸口,至少有F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做夢一樣,走上去,緊緊的抱住她。

  伊蓮娜上衣略有點松軟,我一抱就感受到了那種曼妙滋味,讓我邪火竄頭。

  我抱的有點緊,瞬間,我忍不住,有了很強烈的感覺。

  伊蓮娜覺察到了我的異常,趕緊松開我。

  “馬叔,可以了,我要去休息了,晚安。

  ”說完,就快步的進了自己房間。

  看著伊蓮娜一臉慌張,狼狽的樣子,我感覺就跟做夢一樣。

  徹夜未眠!我滿腦子里想的都是伊蓮娜,這個美艷動人的俄羅斯美少婦。

  次日清晨,老伴去菜市買菜去了,而我準備了早餐,敲門喊伊蓮娜起來吃早飯。

  伊蓮娜穿好衣服,就到衛生間洗臉,化妝。

  她今天穿的一身紅色連衣短裙,開叉的胸口,黑絲襪,黑高跟,第一眼我就迷住了。

  見我走來,伊蓮娜跟我打了招呼。

  “馬叔,早呢。

  ”“早啊,蓮娜,早飯準備好了,你吃完打算干嘛呢?”“約好一閨蜜做spa呢。

  ”說完,就擠著牙膏,彎腰翹臀開始刷牙。

  我在側面,看著她被短裙包裹的翹臀,頓時想起昨晚一幕。

  那絕美的美臀,讓我情不自禁的走到伊蓮娜的身后,從后面抱住了她。

  伊蓮娜被我這一舉動,猛地一顫,想閃躲,卻被我一把摟住,手悄悄撩開耳邊發絲,湊上去,哈了一口熱氣。

   順著聲音往前看,說不上來是陌生還是熟悉的一抹 身影走了過來,越來越近葉微看著明明那么熟悉的身影卻怎么也看不清,就好像被什么東西遮住了,那一瞬間她是恍惚的,過往的記憶也隨之蜂擁而來……抵在墻上不斷 挺進 你是不是想干架啊?!蘇宛不動聲色。

  人生總是會遇見無數 的人,婚禮 伴娘 小唯走回了自己的房間,難得的把書放在書桌上,認認真真的翻看。

  于是她咳嗽了一聲,提醒一下兩個人自己的存在。

  不煩您,我再也不煩您了,嘿嘿~通過門窗的倒影,我看到了自己惡心的笑臉。

  妹妹打開易拉罐,喝了一口飲料,看向我,剛才去和林芯姐打招呼去了,林芯姐進入決賽了呢,果然她的實力很是非凡呢。

  抵在墻上不斷挺進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但是還是忍不住把外套丟給她。

  陸云響說完便帶著江立宗回到坐位上雖然,看上去挺像的就是了……一陣悶哼,他臉色蒼白,手指指著王佳欣,趔趄想要跌掉似的。

  抵在墻上不斷挺進葉秋靈開起了玩笑,江凡沉著臉,無奈嘆了口氣后說道。

  那是非常真實的觸感。

  畫面逐漸清晰起來,這個家伙的成績居然還不賴!本來以為像他這樣整天只會玩的人成績不咋地來著。

  歐陽悅:你……臉皮太(和豐滿單位少婦同事)厚了!于是我一邊端起了咖啡杯,一邊慢條斯理的補充著。

  「果然沒錯呢~找你的話可以創造出更大的...」這些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情,首先表弟和 表姐因為爬樹摘柚子從樹上摔了下來,表姐的后腦勺磕破了,當時候流了很多血,承歡的爸爸急忙把表姐送進了醫院縫針。

  婚禮伴娘小唯兩人再次走進了屬于他們的牢房,岳云因為吃飽喝足,感到一陣困意襲來,所以迫不及待地躺到了床上。

  我們爺爺真能治你的病?楠妍和空緒再次同聲道。

  抵在墻上不斷挺進關鍵時候一旁的少年一個箭步向前抱住女孩的 身體使女孩沒有摔倒。

  但是, 夏夏看起來好在意的樣子,畢竟書包都被拿走了,上課也沒辦法上了啊,就算不考慮我和夏夏是同班同學,就算以我是學生會副會長的職責來說,也要幫助夏夏的吧,還有那個同學,拿著別人書包亂跑也是過分了,雖然說夏夏打了她一下...對,都怪她那稀奇古怪的服裝。

  夏初末早早就出門去買早餐,買完早餐回來的路上看見,楚晨洛在家門口站著。

  原來你剛剛這么捧我,說了我這么多好話,為的就是現在讓我爽快地答應吧?!話不能亂說,我一本正經地反駁她,我 長得是黑了點,但這并不影響我單抽出UR,論臉白,我可是純種的歐洲人,你可不要亂詛咒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