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rmpit licking



  導讀: 丈夫屬斯文書生, 男鄰屬狂野 男人

  在我情竇初開時,我欣賞斯文書生,但是隨著婚姻的行進,我卻對狂野男人產生了好奇。

  心態的變化,讓我對男鄰多了些許‘噓寒問暖&quo;,也僅限于鄰里之間的照顧。

    幾天前,丈夫因公出差,兒子做完作業早已睡熟,而我洗澡過后,真穿著睡衣在沙發上看電視,這時,我家的門鈴想了。

    先是心里發憷,因為晚上十點多有人敲門,確實是很恐怖的事情,本想假裝沒聽見,但是門鈴聲頻頻想起,處于好奇,我通過貓眼看到 的是男鄰的身影,也就把門打開了。

    寒暄幾句后,換來的是他對我動手動腳。

  那瞬間,我竟然沒有反抗,反倒是內心深處渴望著被這個男人趕緊占有。

    事實上,他確實讓我品嘗了瘋狂性福,那種性福是丈夫一輩子都不能賜予我的。

  男鄰在 丈夫出差當晚潛入我家  事后,他匆匆回家,而我內心卻有著莫名的失落。

    這幾天,我們依然會沒事時‘串門&quo;,依然會在樓道里遇見,他依然會對我嬉皮笑臉,我依然能時常看到他妻攙著他的胳膊。

    不知為何,我對他妻產生了莫名的敵意,而且,和丈夫擁抱時滿腦子都是男鄰的身影。

    我甚至不知廉恥的給男鄰發短信,希望他有時間能多陪陪我。

    他的回答是:等你丈夫再出差時,告訴我。

    之前,非常不希望丈夫出差,而今,卻巴不得丈夫天天出差。

    我這是怎么了,我是壞 女人嗎?  明知男鄰不會為我和他 妻子離婚,我卻愛的發狂。

    我該怎么辦。

    回復博友:  每個人在不同年齡對異性的喜歡都在發生著變化,為此,你年輕時喜歡斯文男,如今喜歡狂野男其實是內心的一種正常改變。

  男鄰在丈夫出差當晚潛入我家  然而,人活著需要責任、義務、忠誠以及自我約束。

    對男鄰意淫可以,但是不應該在床上相互成全。

    就算有了一次偷歡嘗試,就應該懸崖勒馬,而不是變得貪婪。

    先說 有可能造成的后果:  你們通奸之事,最終 被你丈夫或他妻子發現,那將多么的尷尬,有可能換取的結果,他妻原諒了他,你卻被你丈夫踹了。

    不要對自己太過自信,相互玩一把趕緊收手,別指望那男會為你離婚。

    記住,那男在給你爽快的同時,內心也會罵你是婊子。

    因為男人就這樣,對于想得到卻得不到的女人會覺得不甘心,但是,對于想得到卻又輕易得到的女人又會看輕。

    不要用貪婪智障了你的心智。

    忘記他,放下他,讓婚姻生活區域簡單,你才會真正幸福。

   見她這樣, 江小魚就沒脾氣了,心說喵了個咪,看來不讓麗霞姐當上村長,就別想跟她有什么進展了。

  想到這里,他這貨就暗下決心,還是要努力賺錢,漲大實力,等夠得上手的時候,直接給麗霞姐一個驚喜。

  像買衣服、送東西這種小恩小惠, 王麗霞不上當的。

  心里有了計較后,兩個就在附近找了一家 旅社

  江小魚趁王麗霞沒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給旅社的 大姐

  跟她耳語道:“老板娘,幫幫忙,你就說只有一間空房!”那大姐見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應了。

  回頭江小魚征求王麗霞意見:“媳婦,這家旅社只有一間空房哦!”旅社大姐趕緊接茬道:“里面有兩張床哦,你倆情侶,開一間房天經地義,干嘛要兩間哦?”“要不再找找?媽呀好大的雨!”王麗霞想想附近沒有別的旅社,雨還下大了,她就一跺腳道:“懶得找,一間就一間吧!”“帥哥美女,你倆看著好般配哦!”“謝謝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興隆哈!”江小魚帶著王麗霞,屁顛屁顛的來到房間。

  進去一看,哪有兩張床,就一張大床擺在那里。

  見狀,他這貨偷著樂,心說喵了個咪,大姐夠意思!王麗霞進來卻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魚,只有一張床,這怎么睡呀?”“麗霞姐,你看這么大的雨,大姐又說了,只有這一間,那就湊合唄!”小魚腦子里被王麗霞的磨盤占據著,心里蠢蠢欲動。

  愜意的往大床一倒,還美滋滋的打個滾。

  不曾想,王麗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來,不客氣道:“小魚,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盡!”“蝦米?違背婦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來吧!”他這貨心說,娘西皮,這不是開玩笑,萬一麗霞姐動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無事,翌日一大早,兩個退了房,迎著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鷺村。

  兩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江小魚一蹦蹦入家院門,蔸眼就見那個廠妹 丁婉,正勾著楊柳腰,在井臺前幫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來啊?”江小魚哭笑不得道。

  “小魚哥,你 看病不收錢,我幫你洗衣服是應該的!”說起丁婉,這也是個貧家女,但是呢,她性格開朗,逢人就一臉甜笑,還有倆甜酒窩,很是討人喜歡。

  “那就辛苦你。

  ”江小魚把買來的三七和重樓種子,還有菜種,逐一放到客廳。

  然后騎著三蹦子,上 香秀娣家還車。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個人吃早點,見江小魚回來,歡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點!”女人煮了瘦肉湯、小米粥還有一盤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個勁地催著他吃完。

  江小魚吃得飽飽的,打了個飽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著他不讓走,笑著盤問他道:“你這小子,昨天進城賣菜,不叫上我。

  我問你,你一車菜賣了多少錢?”“報告秀娣嫂,我是賣給一家大酒店,單價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兩百斤,你說多少?”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賣了兩萬四?小魚,我家也有半畝神田,你幫嫂子賣!”香秀娣一看這么賺錢,頓時就像打了雞血。

  “這個沒問題,等我再拉貨進城,一定喊上你!”倏爾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進內室去了,再出來的時候,她換上了一條大紅的吊帶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圍,江小魚咕咚,涎水橫流,心里像有爪子撓他,癢癢得不行。

  香秀娣撞見他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進了內室,嗔的道:“小魚,你再幫我看看病!”江小魚得兒一聲,一蹦蹦進內室道:“秀娣嫂,治療過了,還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著他道:“不疼了,我怕沒斷根,你再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問題?”江小魚一點頭,忙是仔細的檢查起來。

  完了他這貨起身道:“沒啥問題!”“真沒問題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懇求道。

  她心說,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樣病,再生一樣病,就有理由找小魚治。

  “不用了,是真沒問題。

  你不放心,可以去醫院做彩超!”“我不去醫院,只聽你的。

  你說好了就好了!”倏爾地,香秀娣就濃桃艷李的道:“你嘴角有東西!”一轉眼,香秀娣就主動吻了起來。

  吻了好幾分鐘,江小魚怕突破防線,腳底板抹油,蔸頭就走了出來。

  一路綠柳夭桃到家,發現黃玲還有那個付嚴杰,商量好似的,都來了。

  兩個看到江小魚,頓時就像看到了金遠寶,搶似的撲上前。

  一個道:“你的菜賣完了,給女兒看病吧!”一個說:“大兄弟,我媳婦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時候給我媳婦看病!”這時,丁婉幫他把衣服涼在曬衣桿上,忙完了也搶上前道:“小魚哥,我爸天天在家里罵人。

  你再不幫忙治,我要瘋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個病人,這仨都哭著喊著要看(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

  這下江小魚靈機一動,想了個主意道:“要不這樣,你們抓鬮。

  誰抓到就給誰看,怎么樣?”“行,行哦!”見仨個人忙不迭點頭,他這貨就回房,取三張紙,其中一張寫上字。

  然后三張紙揉成團,拿出來道:“開始抓鬮。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個人就分別抓了一團紙,就聽丁婉歡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樂利紅,黃欣和付嚴杰都一臉失望,這倆就悶悶不樂歸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魚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發病,見人就罵,罵得好難聽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棟泥瓦房,不過屋內鋪了水泥地板,比小魚家好一點。

  進門就傳來乒乒乓乓的打咂聲和大罵聲。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個善良豪氣的中年大叔,近幾年因為際遇不順,媳婦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為怪異。

  后來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復中心治療,三進三出,治好不久就復發。

  “小魚哥,你聽見了沒,像我爸這種情況,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著他道。

  “我問你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統統告訴你!”“你爸打過人沒?有沒有自殺自殘這些行為?”江小魚一來到丁家的院內,就看到院內彌漫著一股很重的煞氣。

  所以,他這貨懷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癥,應該是枉死鬼上身。

  “他從來沒打過人,沒有自殺自殘過,就只會罵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來給他看。

  “小魚哥,你看我身上,沒啥傷口吧?”“好,我再問你,你是幾點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點出生的哦,小魚哥怎么啦?”丁婉大為緊張的看著他道。

  “正午十二點陽氣上升到頂點,這個點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陽之體。

  這就好解釋了!”他這貨滿是一副原來這樣啊的表情。

  “小魚哥,怎么了?”“你爸應該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種!按道理,家里有煞氣,你會感覺到。

  但是你沒有,因為你是至陽之體!”“蝦米?小魚哥你別嚇我哦!那你會不會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聽家里有鬼, 嚇得簌簌發抖。

  “放心,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會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幫它解決,它是不會投胎的!”說著,江小魚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請神。

  “小魚哥,要怎么解決呀?”丁婉著急上火道。

  “這個容易,不過要今晚十二點子夜時分,我把這只枉死鬼請出來,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這貨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來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嚇得都不敢進屋。

  “額,晚上十一點半我就過來。

  你是至陽之體,臟東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嚇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魚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來我家好不好?我一個人在家害怕呀!”見丁婉嚇成這樣,江小魚就一點頭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魚哥,上我家吃晚飯,我炒拿手的紅燒肉給你吃!”丁婉見江小魚離開,她也是腳底板抹油,嚇得回廠上班去了。

  再說江小魚。

  這貨得啵到家,前腳進門,后腳開超市的 大浪就閃進來了。

  “小魚,過來過來,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讓你好好的笑一聲!”大浪進來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臉一把。

  “神馬好消息?”“是惡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兇的,打從你收拾了她兒子,她就變老實了。

  你猜怎么著,昨晚上那婆子提著一大箱牛奶還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給我又是賠禮又是磕頭,好話說了一籮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惡霸腔的娘來求我,她知道我跟你關系好,想讓我出面游說你,讓你幫他兒子治病!”一聽是這事,江小魚搖頭如撥浪鼓道:“蝦米?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著當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還想我幫他看病,做夢呢!”“小魚,我看他娘挺有誠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發了毒誓,說只要你治好她兒子,她們家就搬出白鷺村,以后改邪歸正,絕不作惡!”大浪眼巴巴的看著江小魚道。

  “大浪,聽你的意思,你答應她了?”江小魚愣了愣。

  “我哪敢答應,這不要經過你的同意嘛!”大浪說著說著,就濃桃艷李的吻了上來。

  江小魚推開她道:“大浪,我聽你的意思,你是很樂意哦!跟我說實話,老太太除了送東西,是不是還送錢給你?”“小魚,你聽我說——”大浪就把他親哥的兒子上大學學費沒著落一事告訴了江小魚。

  從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實很早就雙雙過世,她是親哥帶大的。

  “我想報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萬元!當然,不管怎樣,是惡霸腔撬走了吳玲,你如果不同意,這錢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著江小魚說道,從她近乎懇求的目光看出來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點個頭。

  “大浪,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慮考慮!”江小魚心說娘西皮,惡霸腔現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鷺村少了一個村霸,還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無異是放虎歸山。

  “嗯,你啥時考慮好了就告訴我!”江小魚就回房換衣服,準備上山種藥材。

  不提防大浪跟進了屋,她見有個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來。

  “小魚,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這貨剛換上衣服,大浪就吻上來,癡迷的道:“小魚,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單寂寞對不。

  我喜歡你,想陪你解悶兒!”江小魚就吻了幾分鐘,不知怎么回事,對他來說,接吻的感覺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頭點起來了,急得打滾道:“小魚,幫幫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