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韓國 愛 愛



這一次 姐姐的皺起了眉頭,終于開口道:“你個死小鬼,說 的我像是真的虐到你 姐夫一樣。

  ”看到姐姐這個樣子,我只要再加把火,今天晚上我想 我就有機會看到姐夫床上的樣子了,一下到這,我向姐姐伸出了手。

  “啊!你干什么?快別鬧!”說著姐姐立馬拉住了 我的手,想要制止我對她的進攻。

  要是我現在停手了,那豈不是功虧一簣。

  我不理會姐姐,一只手在她的上面摩擦起來,另一只手則是趁著她一個不留神,竄入了她的小褲褲里面,只覺得我的手碰到了一些黏糊糊的液體。

  我知道姐姐有感(豁達大度)覺了,身為女人,還是她妹妹的我更加的清楚她的敏感帶在哪里,我來回撥弄起了她的凸起。

   只見姐姐的眉頭擰了起來,一副想要拒絕,可又想要繼續的樣子。

  只聽見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嗯~ 曉月,曉月別…快別鬧了…”她的呼吸也越來急促了,她 身體開始變得酥軟,拉住我的手也從制止我的動作變成了主動引導。

  我知道姐姐現在已經徹底的進入狀態想要釋放了,于是我立馬停手,輕輕的在姐姐耳邊吹了一口氣:“姐,你現在還說你不想姐夫嗎?”只見姐姐紅透了小臉嘟起了小嘴氣的不行:“你,你怎么就停了?”我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手酸了,想要繼續你去找姐夫呀?找我干嘛?”“你,你…”姐姐此時已經被我撩撥得心神意亂,當著我的面她肯定是不好意思自己解決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她去找姐夫幫他,這樣一來我也就能如愿了。

  可我等了半天,還沒見姐姐有動靜,我立刻想到姐姐一定是不想被我知道,我當即轉過身拉起被子往頭上一蒙,果然沒過多久,姐姐便忍不住了。

  “曉月,曉月…”我聽見姐姐蚊子般的聲音在叫我,我沒有理她繼續裝作睡覺。

  又過了幾分鐘,我感到被子動了動,我立馬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著,姐姐躡手躡腳的離開房間,看來是姐姐確認我睡著了,想去找姐夫解決需求了。

  在姐姐離開后不久,我也小心翼翼的爬了起來,走到姐夫的房門口,我輕輕的把耳朵貼了上去想要聽里面的聲音,沒想到房門居然開了一條小縫。

  這一下可把我嚇的不輕,立馬打起十二分精神,想了無數種解釋的理由, 等我冷靜下來才發現,屏住呼吸把眼睛湊近小縫往里面看去,姐姐 和姐夫此刻在里面正打的火熱,根本沒有注意到門口的異樣。

  透過小縫我看到姐姐和姐夫剛熱吻完,姐夫重重的在姐姐的小屁屁上打了一下,然后命令道:“去把 絲襪穿上,小騷貨。

  ”姐姐也不抗拒,只是咬了咬下嘴唇,對著姐夫做了個電眼“好的,寶貝。

  ”我看到姐姐拿出了一條白色的絲襪穿了起來,姐姐穿的很慢,一邊穿著絲襪,一邊還用嫵媚的眼神勾引姐夫,姐夫似乎也特別享受姐姐的這種撩撥方式,露出一副滿意的神情。

  姐姐脫得只剩下內褲和剛穿起來的絲襪,姐夫也脫得只剩下遮住姐夫威武之軀的半塊布料,他結實的肌肉和威武的身姿,像是一頭荷爾蒙爆棚的野獸。

  我不禁產生了一種期待的感覺,眼睛更是瞪大了看著姐姐和姐夫,胸口就像是有一團火一般,躁動難安。

  只見姐夫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姐姐那雙穿著絲襪的大腿,一只手還摸了上去,姐姐則是假意躲閃的往姐夫懷里撞。

  姐姐把身前的風韻往姐夫嘴里塞,姐夫那濃厚的喘息在姐姐的皮膚上打起一個浪花,只見姐夫用力一咬,姐姐則是渾身顫抖著,猛的一下把姐夫的頭死死的抱住,好讓自己更加享受這種感覺。

  姐姐的嬌喘聲在我的耳邊蕩漾開來,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看著姐姐被姐夫摸得舒服不已,我的手也在我得身上摸索了起來,半閉著眼睛觀察著屋內得一舉一動,想象著姐夫的手摸在自己身上的感覺,隨著姐夫的節奏演奏起來。

  “小騷貨,今天怎么那么主動?就不怕被你妹給發現了?”姐夫邊挑逗著姐姐的身體,邊用不滿的口吻說道。

  姐姐紅透了的臉上多了一下羞澀,勾魂的看著姐夫說:“人家這不是想你了嘛~!再說了,曉月她睡了,我是確認了她睡著了才來找你的。

  ”接著姐姐臉色一冷,帶著怨氣的說道:“你要是不想,那我可回房了。

  ”說著姐姐就作勢要從床上下來,姐夫哪里肯,一下就把姐姐整個人給翻了過來,壓在了身下,我不由得感嘆姐夫的背好厚實啊,胸肌也那么發達,不知道摸起來會是什么感覺。

  “我還能讓送到嘴里的肉跑了不成。

  ”只聽見“嗯~”一聲,姐夫就強勢的吻上了姐姐,姐姐只是用小手輕輕的錘了姐夫一下,就立刻和姐夫交織在了一起,甚至比姐夫還更加主動。

  二人親吻了好一會才分開,只見姐夫抬起了姐姐的大水蜜桃,猛的一下就抓住了姐姐的白色絲襪,用力一扯,“嘶啦”一聲以后,姐姐雪白的肌膚就暴露出來了一大片。

  看著姐夫接二連三的撕扯著姐姐的絲襪,沒幾下子整條絲襪就給扯了個稀巴爛,只見姐夫把絲襪往后一扔,房間里昏暗的燈光打到了絲襪上,上面還有些水漬反了反光,閃到了我的眼睛。

  “你把這條穿上,老子今天要爽死你個小騷貨!”姐夫從床頭拿出他準備好的絲襪,命令姐姐。

  姐姐拿過絲襪迅速的穿了起來,我把眼睛瞪得老大了,這條絲襪是開檔的!沒想到姐夫居然有這種癖好,我雖然知道這種絲襪,可是以前從來沒有穿過,現在我突然也想去買一條。

  姐姐像條狗一樣趴在姐夫前面,只見姐夫將他可怕的大家伙猛的送入了姐姐的大水蜜桃。

  “哦~”的一聲,姐姐露出了貌似痛苦實則享受的表情,兩只手死死的抓住了床單。

  我有些驚呆的看著威武雄壯的姐夫在辛勤的耕耘,我只覺得姐姐好幸福啊,此時此刻,我多么想自己在姐姐的位置,好好的享受一番姐夫的服侍。

  一開始姐姐還有些怕吵醒睡著的我,小聲的哼哼唧唧,可隨著姐夫激烈的攻勢,姐姐似乎完全的享受了起來,再也不顧忌什么,放聲的大叫起來。

  我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濕癢了起來,呼吸變得十分急促,身下傳來了一陣陣的空虛感,順著我的小腹輕輕的將兩個指頭往下一探,瞬間就滑到了最深處。

  聽著姐姐淫蕩的叫聲,貪婪的觀察著姐夫威武的動作,我一只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聲,一邊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之中。

  “嗯~”隨著姐姐的一聲長嘆,還有姐夫長舒的“哦~”的聲音,我也感到自己渾身抽搐起來,整個人像死蛇一樣趴在了地上。

  我知道姐姐和姐夫結束了,為了不被他們發現,我用力撐起了自己的身體一步步的往房間里趕,不舍的回頭往姐夫房前看了一眼,發現房門口還有我留下的一攤水漬。

  到了第二天,我始終不能忘記昨夜偷看姐姐和姐夫房事時的場景。

  醒來一看,床單居然都濕了一大片,我感覺自己的臉像是沸騰了一樣,連忙換了一張床單,心想這肯定得拿去洗了,不然要是被姐姐發現的話,指不定怎么看自己呢?就在翻新床單的同時,我看到了衣柜里我的那些各種各樣的絲襪,不知道姐夫喜歡的是哪一款呢?這一雙?好像不夠性感?哎,這雙不錯,和姐夫那晚的很像,就它了。

  我相信姐夫一定會喜歡的!想象著姐夫拿著我的絲襪和他威武樣子,我的心中就產生了一陣莫名的悸動和期待。

  剛聽見姐夫進了廁所洗漱,我立馬拿著絲襪來到了姐夫的房間,果然床頭有一雙姐姐的黑色絲襪,我顫抖的拿出了精心挑選的絲襪,把姐姐的絲襪調換了過來,迅速的離開了姐夫的房間。

  此時看到廁所門沒有關,一股濃烈的水流聲響起,姐夫是在上廁所么,我現在進去是不是就能看到姐夫的…我腦子里面響起一個聲音,這可是一個機會啊,曉月,別錯過啊!鬼使神差的我來到了廁所門口,我深吸一口氣,裝作剛睡醒的樣子,朦朧起眼睛猛的一下推開了廁所門。

  哇!真的好大,我瞪園了眼睛,整個心急速的跳動了起來,我的臉也滾燙的難受。

  這一下也把姐夫嚇了一跳,想要停下,可身體一慌,周圍都被濺射了一些,好不容易才穩定下來,才結結巴巴的說道:“曉,曉月…”我立馬用手捂住了眼睛,大聲的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姐夫!”此時我依舊從我的手縫中偷看著姐夫威武的身體,終于姐夫顫抖了幾下這才收起了他的大 東西,我也看得十分滿足。

  我做出一副少女羞答答的樣子,看著姐夫十分尷尬為難,我心中有些小激動,因為在姐夫收起來之前,我明顯的看出來姐夫身體產生了反應,看來姐夫對我也…“曉,曉月,對不起啊,我剛忘記鎖門了…”姐夫的樣子有些不自然。

  “沒,是我不注意,對不起啊姐夫!”我紅了整張小臉,不再看姐夫的眼睛。

  “那個,曉月啊,你要用廁所我就先出去了。

  ”姐夫的聲音有些動搖。

  “哎,姐夫!”我拉住了姐夫的衣角,帶著一些嬌羞的說道:“剛剛是我不好,姐夫你別在意啊。

  ”“那,那我就先出去了。

  ”我發現姐夫的臉上也浮起了一些紅暈。

  “嗯!”我應聲道,姐夫慌張的離開了廁所。

  我靠在了廁所門上,“呼,呼~”我喘著粗氣,真刺激,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我的心中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滿足感。

  可是好像有沒有那么滿足,還有沒有其他更刺激的事情呢?我不禁的思考到。

  這樣好像不錯!我舔了舔唇角…我收拾了一下,匆匆的就去往公司了,臨走前姐夫還在房間里,估計是挺在意剛才的事情,在等我先出門。

  來到公司,我始終無法忘記早上與姐夫的遇見,只覺得身體始終在燥熱,臉上的余溫也久久無法散去。

  姐夫真的好雄偉啊!要是能被姐夫抱在懷里是什么感覺呢?我一手托著下巴,一手隨意的晃動著手中的鋼筆。

  “咚!咚!咚!”的敲門聲從辦公室外傳來:“請問是你們這里要的水嗎?”原來是送水的小哥,不過這小哥今天看起來怎么感覺不太一樣呢?感覺,他長得好像姐夫啊,平時都沒有發現,看著他輕易就扛起水的身姿,感覺好有壯實,那一雙有力的大手,讓我又想起了姐夫。

  姐夫抗水會是什么樣子呢?像姐夫這么有男人味的人,就連抗水的樣子也一定會很帥吧!想到這我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要是姐夫抗起的不是水,是我呢?被他給抗在肩上,他會不會狠狠的抽我的小屁屁,像是犯了錯的小孩子一樣,我閉氣了雙眼幻想了一番,感覺身體一陣燥熱,感覺好想,嗯,好想….我把手往下一模不由得捂住了嘴巴,只是幻想了一下姐夫抱著我,把我扛起來,然后…本不應該這樣的,可是想著想著,我的手卻停不下來,腦子里面只有一個想法,想要姐夫。

  我的手在身下來回的動著,想到這里是公司,我不能這樣,要是被同事發現了…完全不敢想象,可是一陣陣舒爽的感覺從身下傳來,然我難以抗拒,“嗯~”我的口中發出了一聲尖銳的聲音,我整個人都打了個機靈,立馬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巴。

  可正是這種不能被人發現的刺激感,讓我舍不得停下手,腦海里再次浮現了姐夫的影子。

  ……“唔~”我感受到了一種之前從沒有體會過的快感,是那種只有偷偷的時候才會有的快感,我四肢無力的靠坐著,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

  可是當這種感覺漸漸散去,我又感受到了不滿足,我還是想要和姐夫…對姐夫有著幻想的我感到了深深的自責,可卻每當我閉上眼睛,姐夫的樣子又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使得我整個人坐立難安。

  我只好向領導請假 回家

  回到家,發現姐夫不在家,我感覺整個人的心理都是空落落的,于是我推開了姐夫的房門,像做賊似的一步一步的往里探。

   蘇春兒是不是把我當成了胡漢升的替代品,這一點不得而知,天才曉得,蘇春兒心里才最明白。

  一早上班,我倆腿發軟,四肢無力,耷拉個膀子,昨夜嗨過頭。

  “ 師傅,您這是咋了,昨晚干啥去了,被人煮了啊?”小詩年紀小,猜出一二。

  “笑什么笑,趕緊該干啥干啥去,沒見過煮熟的螃蟹啊,更好吃。

  ”我不敢回憶昨晚發生的一切。

  一夜的纏綿,那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恐怕神仙都要羨慕不已,被女人滋潤,一時間我來了動力,打起百倍精神投入工作。

  得閑時候,我特意找了家牙所鑲了倆大烤瓷金門牙,這廣告說得真是不無道理。

  牙好胃口就來,今后吃蘇春兒做的飯菜會更香。

  眼看快下班,小詩興致勃勃地跑來辦公室找我,“師傅,你那軟骨病好了沒,用不用我幫您按按摩。

  ”小詩用那古靈精怪的小眼睛盯著我大腿看。

  我立馬收緊腿,緊忙拒絕這‘好意’,“不用了,我都好利索了。

  ”鬼曉得這丫頭又打什么鬼主意。

  “小詩,有事嗎,快下班了,沒事我得趕緊回家,我還有事。

  ”我著急夾著公文包要回去見蘇春兒。

  “唉,師傅,別急著走嗎,再多陪我一會,我有要事要跟你商談。

  ”小詩忙用胳膊攔住我的去路,一本正經。

  “要事?你能有什么要事?化妝品不夠用了,還是看上哪個名牌包包了,要我借錢給你,說吧,多少,師傅我解囊相助。

  ”我毫不猶豫掏出錢包要拿錢給她。

  “不是借錢,而是要借你這個大活人。

  ”聽得我一愣一愣的緊忙往回縮,竟然要借我這個人。

  “師傅,難道您忘了,當初您托我出賣色相幫你搞定那胡漢升的廣告合同,先前可是口口聲聲說事成之后會答應我一個條件,什么條件都行的。

  我不管,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小詩拉著我的西服衣襟搖來晃去撒嬌。

  “你不說,我真忙得把這事兒給忘腦后了,對,我說過什么條件都成,請你吃啥好吃的,小饞貓。

  ”我義正言辭(性插故事)。

  “那就好,那我就提條件嘍,不是請吃飯這么簡單。

  ”小詩骨子里都透著興奮。

  “條件就是:你當我男朋友。

  ”小詩這話一出,我倆腿發軟的毛病又犯了,癱坐在轉椅上轉了好幾圈,可憐巴巴地抬頭望著她。

  “丫頭啊,別跟師傅開這種國際玩笑,看給你師傅嚇成啥樣了。

  ”小詩噘著小嘴,倔強地湊過來。

  “我就是喜歡你,師傅,從我剛到這公司來,我就開始注意你,你和其他上司不一樣,你英俊灑脫,干練細心,你是我要的職男暖男類型。

  ”“丫頭,我一直把你當徒弟,當好同事,好助手,當小妹妹看待,別再鬧了,好不好?”我眉頭緊鎖,無奈板起臉來。

  小詩有些失落,她隨即來了個鬼主意:“你要是不答應當我男朋友,否則我把就你和瀚森廣告公司合同的事抖摟出來。

  ”小詩拍著桌角威脅。

  我錯愕,這可如何是好,甩不掉這暗戀狂了。

  “唉,真是拿你這丫頭沒辦法。

  ”還以為小詩就是胡鬧一陣玩玩假扮男女朋友的游戲,新鮮一段時間她也就放過我了,我就隨口答應了下來,為此小詩興奮好一陣。

  小詩歪個小腦袋,靈機一動。

  “既然是談戀愛,那就先從吃飯、看電影開始吧,明天晚上我約你去吃飯看電影如何?不要遲到哦。

  ”既然承諾人家了,不能說話不算數,我只好硬著頭皮硬撐下去。

  當晚到家,蘇春兒迎上來幫我換鞋,“ 韓哥,今天公司遇到什么趣事沒有?”我思慮了半天。

  “哦,有的,公司一個小丫頭要跟我合作個游戲,我覺得挺逗的,就陪她玩玩。

  還有明天我會晚回來一會兒,有應酬。

  ”我邊換鞋邊若無其事地回應蘇春兒。

  “小同事都愛玩,我公司的那幾個姑娘也是這樣,想一出是一出。

  ”蘇春兒笑笑,便去準備晚飯。

  是什么游戲我沒敢跟蘇春兒說明,我怕她多想,我又怕出誤會。

  第二天下班。

  小詩早早在停車場門口等我,見我下來興沖沖上來摟我的胳膊,“師傅,不,韓哥,今天約會第一天,咱們吃什么好呢?”我腦袋上一個大嘆號,約會?誰答應她約會了,我只是答謝罷了,“這樣,你說了算,我請你。

  ”我會生一笑。

  “那就吃頓火鍋吧,這天吃著熱乎,心里也暖和。

  ”小詩手部的力道加緊幾分。

  吃完飯。

  小詩硬拉著我去了附近電影院,其實我那時只想早早回家,怕蘇春兒在家等我,我也不知道蘇春兒會不會等我,還是我一廂情愿罷了。

  放映間里,小詩拿著紙巾哭得稀里嘩啦,爆米花灑一地,淚一把,鼻涕一把的。

  哭得跟個小野貓似的,這是被電影感動了,我很是無奈,聯想到蘇春兒等急了會不會也為我掉眼淚。

  “女人啊,淚腺就是淺,這樣的泡沫電影也能哭個淚人似的,哥服了你了。

  ”我遞給小詩一片紙巾逗她。

  “你個粗枝大男人,懂什么,電影里叫真愛,我這是有感而發,難道你們大男人沒有為什么事情流過眼淚?”小詩這一句,問得我百感焦急。

  我只為一個女人傷感過,那就是蘇春兒。

  翌日晚上。

  我又沒抵制住小詩的軟磨硬泡,只好答應下班后陪她去二十四小時商業街逛逛,最后小詩買了一大堆衣服鞋子,這還不算完,又買了一大堆零食。

  我真是服了小詩,還跟個孩子似的長不大,平時吃這么多,也沒見她胸上的飛機場挺起來。

  大包小包的替小詩拎著新買的物品,我上下大喘氣。

  “小詩,買這么多東西,這回該滿意了吧,我幫你把東西送回家吧,我就回去了,我家里還有事。

  ”我心里始終惦記著蘇春兒,她一定在等我吃飯。

  等我剛把東西送回小詩家樓上要走,小詩又說肚子餓得咕嚕叫沒法睡覺,非要吵著要我陪她去吃東西:“不嘛,不嘛,韓哥,你再陪我吃夜宵去。

  ”今天我真是有點疲乏,被小詩這么一折磨腦血栓都快犯了,最后實在沒轍也拉不下臉皮,只好答應。

  小詩邊夾牛排邊往我碟里送,嬌媚地問我:“韓哥,我可愛不?”“可愛,為什么這么問呢?”我邊叉牛排邊無意識地回應。

  “韓哥,你喜歡我嗎?”這個問題問的我措手不及,叉子上的牛排都緊張地差點掉落,我猶豫片刻。

  “喜歡啊,可愛的女人,男人都會喜歡的,不過我這種喜歡只是對妹妹的那種喜歡之情,你別高興的太早。

  ”我極力解釋,表明我的意思。

  小詩看起來有點不高興,“喜歡就是喜歡,還狡辯。

  ”“你看這食物都怕你了,我能不怕你么,快吃吧,我真該回家了。

  ”我根本沒心思吃什么夜宵,心里只惦記著回家,蘇春兒是不是早就準備好飯菜等著我了,我電話沒電了,也打不成電話告訴蘇春兒一聲吃飯不用等我,又不能借小詩的電話,我怕小詩口無遮攔再穿幫惹出麻煩。

  小詩一門心思地給我倒酒,想把我灌醉,她卻只喝橙汁,我推脫不來,一杯又一杯。

  視野漸漸迷糊起來,吃完飯,我晃晃悠悠被小詩扶上了車,小詩沒喝酒,她開車。

  小詩拍怕我的肩膀,提高了亮嗓,溫柔地問:“韓哥,你家在哪兒,我開車送你回家。

  ”我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怎么告訴她的,最后,小詩真把車開到我住的公寓小區樓下。

  小詩使勁搖晃我的腦袋,“韓哥,咱到家了,你醒醒,醒醒啊……”見我這副模樣,小詩按住我的下巴,湊到我的唇上就是一頓亂親,我迷迷糊糊的還以為是蘇春兒親我,鬼迷心竅迎合上去。

  這一親不要緊,被下來等我的蘇春兒撞個正著,蘇春兒見我一直沒回家,電話也打不通,以為我出了什么事情,焦急地到樓下等,卻看見我不想讓她看見的這一幕。

  二話不說,蘇春兒快步上去打開車門。

  “給我出來! 韓瀟,她是誰?”我迷糊得已經不醒人世,半睜著眼,耷拉個腦袋,“春兒,是你啊。

  ”小詩回過頭去一愣,不是好氣地質問:“你誰啊你,壞我好事?”“我是韓瀟的 老婆,你又是誰,竟敢勾引我老公!”蘇春兒也不相讓。

  小詩這下更傻眼了,“老婆?韓哥啥時都出個老婆,我公司都知道韓哥是單身,你從哪冒出來的 狐貍精?我是韓瀟的女朋友,怎么著?”“你才狐貍精呢,反正我是韓瀟的老婆!”蘇春兒一點不遜色。

  說罷。

  蘇春兒要拉我的胳膊帶我回家,小詩硬搶不成,只好作罷。

  等回到家中,一關門,蘇春兒把我推到沙發上,氣沖沖地在旁生悶氣,隨手拿了杯水潑到我臉上,當時我就清醒了。

  “春兒,我怎么到家了?”我盯著蘇春兒那胸前深邃的溝渠。

  蘇春兒雙臂交叉提高嗓音:“你還有臉回來,那狐貍精是誰?是不是,我壞了你們的好事?”“狐貍精?哪個狐貍精?”我左思右想,恍然大悟。

  我才回憶起先前發生的事情,小詩剛剛強吻我,被蘇春兒發現。

  當務之急,是跟蘇春兒解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蘇春兒怒氣未消,甩開了我的手。

  “春兒,你這是在吃醋么?”其實我看蘇春兒這副氣樣,心里倒是特別開心,這代表蘇春兒還是在意我和其他女人近乎的。

  “我沒有。

  ”蘇春兒還在強言狡辯,把臉轉過去背對著我想掩飾她的心虛。

  我頭暈的厲害,癱倒在沙發上,蘇春兒忙去扶我的腦袋,我就知道她是關心我的,不然也不會這么晚了還在樓下焦急地等我。

  “你跟我說明白,那狐貍精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蘇春兒眼神中明顯帶有怨氣。

  我回了個蘇春兒期待的答案:“不是,她是我的徒弟,我始終只把她當妹妹看待,可她說喜歡我。

  春兒,你別多心,今天只是喝多了而已,其實我的心里一直裝的都是你,你知道么,我愛你!”蘇春兒的眼睛濕潤,掰著我的下巴,嘴唇就上來了,她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我知道。

  ”我的心也瞬間融化。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