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shu qi nude

shu qi nude


既然 老王問起來了, 吳倩仔細想了想,自己好像沒什么地方去,回老家,沒臉回去。


  要不一直 就在老王家里,這老王年紀也大了,需要人照顧。


  吳倩想到這里, 說道:“這個,如果 王哥不嫌棄的話,我就在這里一直照顧的王哥,如果我王哥嫌棄的話!那我想想看,能不能出去找一份工作!”老王 聽了之后,馬上說道:“不嫌棄,我怎么可能嫌棄你呢!你就做我的傭人好了!我給你加工資,一個月的四千,你看怎么樣?”老王這也是未雨綢繆,如果直接給吳倩開出四千的工資,即便吳倩婆家人找到吳倩,想讓吳倩回去,吳倩都不一定回去。


  畢竟四千的工資,在外面打工,也相當于一個普通工人的工資了。


  吳倩在婆家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情,相信她自己心里也明白,丈夫去世之后,如果她 在家里不掙錢的話,遲早都會被嫌棄的!“一……一個月四千?”吳倩呆了一下,這么高嗎?她有些不敢相信的自己耳朵,如果這么高的工資,那有什么不能做的。


  “嗯,不過既然做了傭人,要做 的事情,可能會多一點!比如你剛剛給我 按摩啊,之類的肯定要做!你考慮清楚了!”老王笑道。


  “我愿意!”吳倩迫不及待的回答道,就是按摩按摩而已,這也沒什么!四千塊錢的工資,對有能力的人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對吳倩而言,那真的是高薪資了。


  老王聽了之后,嘴角露出一絲狡黠的微笑,吳倩之前一直在家里,沒怎么經歷過社會,不知道人心險惡啊!“既然你愿意,我們之間的合作,就開始了!過來給我按摩一下吧!”老王笑道,人家已經答應了,就先享受一番了!吳倩點點頭,站了起來,走到老王的背后,伸出手給老王按摩,老王微瞇著眼睛,舒服了一會之后,老王說道:“到我前面來,給我的腿按摩一下!”吳倩聽了之后,趕緊到前面來,抓著老王腿,開始按摩,吳倩是從小腿開始按摩的,老王看著吳倩半蹲在自己面前,覺得十分愜意。


  “稍微往上面來一點!”老王指揮道,這溫水煮青蛙,要一步一步的讓吳倩淪陷。


  吳倩點點頭,將手移動到膝蓋上面的大腿 部位,雙手輕柔的揉捏起來,滿頭青絲搭在老王的腿上,而臉部的位置,就在老王腿之間的正上方。


  老王將之分開,幻想著吳倩用嘴巴給自己服務著,想必以前吳倩也這么為她 老公這么做過吧!想到這里,老王覺得自己下方一陣脹痛,他雙手抓緊沙發,腦袋后仰,看著吳倩說道:“上!”吳倩將手稍微往上提了一點!“在上上上!那里挺難受!”老王連續說了幾個上,吳倩急忙將手往上移動著,很快就碰到了老王褲襠里那部分。


  吳倩的雙手已經在老王的大腿根部了,即便是捏著大腿,雙手還是會有一下每一下觸碰到老王的那里,而每一次觸碰,老王都舒服的倒抽冷氣。


  太刺激了!吳倩已經被羞的滿臉通紅,開什么玩笑,她是知道手指觸碰到的是什么玩意,但是又不好意思開口。


  她能怎么開口?老王可沒有要求她去觸碰那里,只是讓她按摩大腿而已!這種要求,吳倩能拒絕嗎?除非她不想要那四千快的工資了。


  老王低頭看著吳倩,吳倩的腦袋幾乎是要碰到他的肚皮了,那雙柔軟無骨的小手,有一下每沒一下觸碰到那。


  老王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吳倩的頭發,在腦海中腦補出自己將身體弄 進了吳倩的嘴巴里,而吳倩此時也在賣力的服務著他。


  不過這一開始,還覺得很舒服,但是到了后來,老王就覺得沒有一開始那么舒服了,總覺得這感覺差了一點,如同隔靴搔癢,刺激不夠到位。


  老王想了想,說道:“吳倩,你覺得累嗎?”吳倩想都沒有想,直接回答有一點,她其實壓根就不累的,但是這種姿勢,太尷尬了,為了早點緩解這個尷尬,吳倩只能說有一點,這樣或許老王能夠讓他不要在繼續按摩下去了。


  聽到這個回答,老王毫不猶豫,將兩只手放在吳倩的頭上,稍微用力,直接將吳倩的頭壓在了自己的襠部,說道:“那就靠在我腿上休息一下吧!”在吳倩臉部接觸到老王的一剎那,老王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舒服爆了,特別是吳倩那張稚嫩的臉蛋,壓著的那種感覺。


  老王覺得是妙不可言。


  吳倩此時想說話,整個臉都被按在了襠部,即便是想說話,也什么都說不出來,而且此時她根本不敢反抗,她在心里還安慰自己,這老王只是怕自己累著了,所以才會這么做!老王雙手按在吳倩的頭上,腦袋稍微后仰著,腰部輕微動著,摩著吳倩的臉頰,而這一次,老王沒多久就投降了。


  積攢了多日的全出來了,此時的吳倩自然也感覺到臉部有一股灼熱的感覺,還夾雜著一股怪味兒,要不是隔著褲子,估計都弄到了吳倩的臉部。


  老王完了之后,依舊按著吳倩,身體微微抽出著,良久,他才松開手,靠在沙發上喘著粗氣,吳倩則是一直低著頭,繼續給老王按摩。


  此時老王褲襠里已經泄氣了,老王看著吳倩,說道:“累了就坐沙發上休息一會吧!”舒服之后的老王,對吳倩興趣少了那么一點點。


  吳倩點點頭,沒有說話,她紅著眼眶,坐在了邊上,一言不發的看著電視劇,為了四千塊錢和這個工作,她可以自欺欺人的忍著。


  老王在沙發上休息了一陣子,站了起來,朝浴室里走去,褲子里很難受,老王要進去洗個澡,將衣服換下來。


  老王進了浴室,直到浴室門被關上了,吳倩才站了起來,走到陽臺上,取下毛巾,使勁擦著自己的臉蛋,對吳倩而言,不管老王是真心的,還是假的,都是非常惡心的!吳倩擦洗完自己的臉蛋之后,繼續回到沙發上,老王洗完澡之后,心情大好,從口袋里摸出一千塊錢,遞給吳倩,說道:“去買幾身漂亮的衣服,回來的時候,記得帶點菜回來!”吳倩低著頭,接過老王手中的一千塊錢,低聲說了句謝謝,然后就出去了。


  吳倩穿的越漂亮,老王這心里就越開心,吳倩打扮的漂亮,他的福利自然也不會少!老王就在家里看了一下午電視劇,吳倩也在外面呆了一下午,用錢買了兩套衣服,她本來打算隨便買買就行,不過轉念一想。


  光是靠著四千塊錢的工資,肯定是不夠的啊!她現在是一個人,還不知道婆家人要不要自己,如果婆家人一直不接受自己的話,那她必須多存點錢。


  這個時候,面子什么的,都不怎么重要了,吳倩覺得老王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趁著這個時間,多從老王那里弄點錢存起來。


  這樣等老王什么時候死了,她手里還有一筆錢可以揮霍,如果老王死的早,她還年輕的話,完全可以再找一個!吳倩想到這里,買了兩套連衣裙之后,又買了幾條絲襪,肉色的和黑色的都有,畢竟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那個 男人,能夠對絲襪免疫的!除了這些之外,吳倩還買了幾條漂亮內內,昨天在老王家睡覺,竟然做起了媋夢,這讓吳倩覺得很羞恥,可能是沒穿內褲原因。


  吳倩大包小包的拎了回來,老王看了眼吳倩,也沒說什么,繼續看自己電視劇,等到吃過晚飯,吳倩洗完澡之后,將肉絲給穿起來的時候,老王的眼睛一下子就看直了。


  老王呆呆的看著吳倩,差點就流口水了!要不說這 女人是尤物呢!吳倩看了眼老王,笑道:“王哥,你要洗澡嗎?我去給你放熱水!”“不用了!這不下午才洗過澡么!沒什么事情的話,你就早點睡覺吧!”老王說道,看到吳倩這幅模樣,老王那是恨不得吳倩現在就去睡覺,并且睡著了,然后他乘機對吳倩做一點事情。


  “好的,王哥你也早點睡!”吳倩說道,吳倩心里還挺郁悶的,這老王怎么似乎變了,她洗澡出來,特備換上了新的連衣裙,新的絲襪,本來以為老王上來就要占便宜,但是老王卻什么事情都沒做,反而催促著她去睡覺!吳倩自然是猜不到,同時也想不到,老王要趁著黑夜下手。


  吳倩直接會房間睡覺了,老王看了一會,感覺自己根本就看不進去,索性將電視關了,回到了自己臥室。


  回到臥室老王根本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吳倩的黑絲大長腿,老王一直熬到夜里十二點,和昨夜差不多,他躡手躡腳的爬了起來,去了吳倩的房間。


  吳倩已經將房間點綴的詩情畫意,一進去就是一股暗香,吳倩穿著連衣裙,因為翻動的緣故,連衣裙都卷到了腰部,露出粉色的內內,那雙肉絲大長腿微微彎曲著。


  老王激動的走了過去,用手撫摸著吳倩的大長腿,吞了口口水,他彎下腰,伸出舌頭,從吳倩的美足部位,一直往上,而一雙手自然也沒有閑著,抵在吳倩的腿根部位,稍微按著。


  在老王的刺激下,很快吳倩就有了反應,她呼吸開始沉重起來。


  紅唇微微張開,腿不由自主的夾緊,老王將手收了回來,放在嘴巴里婖了一下,繼續摩著吳倩。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老王并沒有讓吳倩舒服了才離開,而是弄了一陣子就離開了,不能一直滿足吳倩,要是一直滿足吳倩,他就沒什么機會了!老王回到房間之后,也早早的睡下了,第二天早上,老王起了一個大早,然后進了衛生間,老王是故意在衛生間的,他想知道,吳倩這個時候,是個什么樣的反應。


  果然,老王在衛生間還沒有呆一會,吳倩就跑過來敲門了,老王將門打開,發現吳倩滿臉紅霞,不過因為吳倩穿著連衣裙,看不到下方到底是什么樣的!“早!”老王打著哈欠,準備回到自己房間里。


  吳倩也回了一句早,然后直接進了衛生間,就在吳倩將衛生間門關上的時候,老王又折了回來,想要看看吳倩要做什么。


  不一會,里面傳來花灑的聲音,老王將耳朵貼在門上,好像除了花灑的水聲之后,似乎還有吳倩極力壓制的哼唧聲。


  老王聽到這里,又有了反應,他聽了一會之后,等到吳倩沒有發出聲音的時候,那個時候應該已經完事了!老王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感覺自己的計劃有前進了一步,這手指造成的感覺,哪有專業工具舒服!只要每天夜里刺激吳倩,總有一天,吳倩會受不了,在他的暗示之下,嘿嘿嘿!吳倩從浴室里出來,直接去廚房做飯了,知道飯菜做好,老王從房間里出來洗漱,吳倩臉上的紅暈都沒有完全褪去。


  老王吃完飯之后,將筷子一扔,吳倩不用管,直接去租房那里,老王只能依稀記得,第三名美女叫周墨,這人年紀大了,記性自然也就差了許多。


  老王急匆匆去了租房(大炕上性經歷)那里,將門打開,大廳里并沒有人,老王直接是進了衛生間,不過這次,老王將房門虛掩著,然后把腰帶解開,做出一副小解的樣子。


  老王是不相信,周墨不出來,周墨是三名女孩中,長相最蘿莉的一個,娃娃臉,而且身高也不高,才一米五幾,嬌小可愛。


   “ 小嫻姐,你在尿尿嗎?”這天早上, 牛蛋吃完早飯,敲著竹桿走進 廁所,耳根子突然一動,聽到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牛蛋是個瞎子,眼睛看不見,可是家里只有他和嬸子 王艷梅、姐姐 林嫻三個人,他進來的時候,王艷梅正在廚房洗碗,所以,如果廁所里面有人,只能是林嫻。


  “小嫻姐,是你嗎?”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幾聲,都沒人應,而且那種嘩啦啦的流水聲很快就止住了。


  “難道是我聽錯了?”牛蛋皺了皺眉,小聲嘀咕著往前走了幾步,然后把竹桿放在一邊,伸手解開腰帶,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嘩啦啦的流水聲再次響起……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實他剛才沒有聽錯,也沒有猜錯,廁所里面確實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嫻。


  林嫻蹲在距離牛蛋不足一米遠的石墩上,褲子拉到了膝腕處,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還拿著一個纖細的 排卵試紙


  剛尿到一半兒就被牛蛋嚇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還是羞的,此時林嫻滿臉通紅,瞪大了眼睛盯著牛蛋的一舉一動,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連褲子也沒法提,生怕一不小心驚動了牛蛋。


  “幸虧 小牛的眼睛看不見,要不然……”林嫻越想越覺得害臊。


  兩個人相距不足一米,擔心被牛蛋碰到,所以 林嫻的視線始終鎖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著,林嫻蹲著,這樣的高度差很詭異,牛蛋扒開褲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嫻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差點兒忍不住驚呼出聲。


  “那……那就是男人用來生 孩子的東西么?”這還是林嫻第一次看,而且是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之下。


  林嫻的心跳瞬間就加速了,偷瞄了幾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沒有辜負‘牛蛋’這個名字!”牛蛋只顧著尿尿,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褲子轉身離開,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嬸兒,小嫻姐呢?”“沒在廁所嗎?”王艷梅在廚房里應道。


  “沒有。


  ”“那應該是去上班了。


  ”“哦。


  ”牛蛋點點頭,毫不懷疑道:“王嬸兒,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學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個瞎子,不能上學,也不能上班,雖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卻根本無法賺錢養家,甚至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從小到大都是王艷梅給他洗澡,活脫脫像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物。


  好在鄰居 孫雪娥人美心善,見牛蛋可憐,就讓牛蛋跟著她學按摩,說現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學好,就能賺到錢。


  牛蛋身殘志堅,不想一輩子都當個廢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進,只要孫雪娥在家,他就會去。


  “怎么樣怎么樣,小嫻,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腳剛走,王艷梅后腳就從廚房里出來,急匆匆的跑進了廁所。


  廁所里的林嫻驚魂初定,臉上的暈紅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褲子,沒想到牛蛋剛走,王艷梅緊跟著又沖了進來,她“啊呀”驚叫一聲,排卵試紙脫手掉在了地上。


  “媽,你……”林嫻顧不得去撿排卵試紙,一邊提褲子,一邊問道:“你知道我在廁所?”王艷梅瞪她一眼,沒好氣道:“廢話,媽剛才看著你進來的。


  ”“那你怎么不攔著小牛?”林嫻驚訝道。


  “干嘛要攔?媽就是要讓你們在廁所里撞見,讓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身體,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覺的時候尷尬。


  ”王艷梅理直氣壯道。


  說著,幾步走到林嫻跟前,彎腰撿起了(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那個排卵試紙。


  低頭看到排卵試紙上那兩道醒目的紅杠,王艷梅瞳孔放大,頓時就有些激動起來,指著那兩道紅杠一臉興奮道:“快看!小嫻你快看,媽算的日子沒錯,這兩天就是你的排卵期!”林嫻臉色刷的一變,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因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試紙上出現兩道紅杠對她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


  牛蛋姓牛,林嫻姓林,其實,他們兩個不是親生的姐弟,而是從小就訂了娃娃親的未婚夫妻。


  他們的父親都在部隊里當過兵,是戰友,有過命的交情。


  牛蛋六歲那年,父親牛鋒從部隊退役,林嫻的父親林正德去車站接他們一家三口,卻在回來的路上遭遇車禍,三死一傷,只有牛蛋僥幸活了下來,眼睛從此失明。


  事后王艷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當作上門女婿來養。


  牛家只有牛蛋一個男娃,而林家只有兩個女娃,姐姐林嫻,妹妹林歡,林歡的年齡還小,在縣城讀高中,所以王艷梅把兩家人傳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嫻身上,一心想讓他們盡早結婚,生個男娃姓林,再生個男娃姓牛,給林、牛兩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結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嫻的生育能力沒有什么問題,畢竟牛蛋出過車禍,瞎了眼,是個殘疾人,萬一和林嫻結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艷梅就想著讓牛蛋和林嫻先上車、后補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嫻能懷上娃,再讓他們去民政局領證結婚。


  這些情況王艷梅不止一次對林嫻說過,林嫻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艷梅催促逼迫,她也不會一大早就偷偷溜進廁所檢測自己的排卵期。


  讓林嫻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從王艷梅手里接過那個排卵試紙,看了眼試紙上的那兩道紅杠,林嫻紅著臉羞道:“媽,這東西測的不一定準,依我看,不如多試幾次,再……”“誰說的不準?”王艷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別想誆我,媽是過來人,你和小歡都是我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出來的,在生孩子這方面,我比你有經驗。


  ”“可是……”“沒有可是,媽這就給你們鋪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須把事情給我辦了。


  ”王艷梅根本不給林嫻辯駁的機會,話剛說完,轉身就走。


  林嫻整個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雞。


  其實,林嫻和牛蛋從小一起長大,平日里對牛蛋呵護備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訂了娃娃親,從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結婚生孩子,替林、牛兩家延續香火。


  可愿意歸愿意,真到了這種要提槍上馬的時候,她心里還是忍不住的有些緊張和猶豫,畢竟她和牛蛋從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稱,早就習慣了,現在突然讓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脫了衣服一起睡覺,還要做那種羞人的事,難免會覺得別扭和尷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個瞎子,從六歲開始就沒有見過女人長什么樣子,對女人的身體更是一無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嫻和他同床共枕,這個覺該怎么睡?總不能讓林嫻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撲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林嫻想想就覺得羞臊不堪……從廁所出來以后,林嫻徑直去了東屋,那是她的閨房,而此時王艷梅正在里面興致勃勃的鋪床,略微猶豫一下,林嫻站在門口問道:“媽,今天晚上 讓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對小牛說了嗎?”“還沒有。


  ”王艷梅頭也不回的應道。


  林嫻翻了個白眼,嗔聲道:“生孩子這種事需要兩個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這個孩子你讓我怎么生?”聽到這話,王艷梅不由一愣。


  “也對。


  ”王艷梅是個過來人,當然知道在生孩子的過程中,男人必須主動沖擊才行,她之前只顧著關心林嫻的排卵期,卻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況給忽略了。


  見王艷梅遲疑,林嫻趁機說道:“我覺得,讓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萬一到時候他不肯做,或者不會做,那我往后還有什么臉面對他?”“這……”王艷梅停下手里的動作,皺著眉頭想了想,突然笑道:“這個你盡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還有我嘛。


  ”“你?”林嫻瞪大了眼睛。


  王艷梅點點頭,拍著胸脯信誓旦旦道:“你們兩個都是第一次,沒啥經驗,如果實在不行,媽今天晚上就站在旁邊盯著,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見我。


  ”林嫻的眼皮一翻,無語了。


  稍微頓了一下,王艷梅接著說道:“和女人睡覺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兩回熟,你要是擔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順道去鎮上的藥店買點兒藥回來,媽聽說那種藥管用的很,讓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牛蛋敲著竹桿來到鄰居孫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艷梅和林嫻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連床都鋪好了。


  孫雪娥家的大門敞開著,牛蛋摸索著走進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嗎?”“在呢。


  ”孫雪娥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會兒。


  ”“好。


  ”   老公開公司兩年后,我們終于有了自己的新 房子,那是靠海的一棟別墅,從簡易的筒子樓一下搬到臨海豪宅,說實話我確實有些不適應。


  但讓我更不適應的,是這間房子給我帶來的清冷與孤獨。


  之前在筒子樓,房子雖小卻溫暖又溫馨,現在老公日復一日忙應酬,忙見朋友和客戶,把偌大的一個家交給我,我的心反而沒有著落了。


  或許,人真該是被愛滋潤的吧,尤其是女人。


  感性的女人總是需要男人的關愛,即使男人不在身邊也應該有個孩子。


  可老公說,忙,整天碰煙碰酒,要了孩子也不健康,過段(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日子要專門抽時間度假,再計劃養孩子。


    老公的賺錢計劃讓我的生子夢遲遲沒能實現,我住在大房子里也更加的清冷與孤獨。


  只能拼命工作來讓自己的心變得充實。


  本來,我是個要強的女人,所以老公說,家里條件好了,就不用再去上班掙那幾個死工資,我卻不,相反,面對老公的規勸,我卻更加努力地工作,還很榮幸地升了職。


  這讓老公對我刮目相看,但我們要孩子的夢想,卻似乎越來越遠了。


   口述:上司醉酒讓我懷孕還有了新歡  我的痛楚由夜晚蔓延到了每個下午的五點半,除了節假日,我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幸福的女同事,在不到下班的時間就開始準備,時間一到立刻就沖出辦公室,外面有她們的老公在等,或者是她興沖沖地我學校接自己的孩子。


  而我怕極了這些時刻,因為最愛的人并沒在公司門外等我,我也沒有孩子需要接,我即將面對的,只是那么冰冷的大房子。


  這種境況,讓我的幽怨逐漸蔓延到臉部,被 嘉豪看在眼里。


    嘉豪是我的頂頭上司,我這次升職他功不可沒。


  用他的話說是,能一心做工作的女人不多,漂亮上進又能干的女人就更不多了,你是我們公司為數不多的優秀女人,我欣賞你。


  我接受他的欣賞,但我受不了他那火辣辣的眼神。


  有幾次了,我總是在公司的各個角落看到他,他直勾勾地看著我,無人時會說一些深情的話語,似乎他很愛我,又似乎什么都沒有表達,他的性格讓我琢磨不定。


  口述:上司醉酒讓我懷孕還有了新歡  我無心去探索嘉豪到底在想什么,但他的作為還是深深影響 了我,有時在夢里,都能遇到和嘉豪碰面的情形,他的眼神一樣火辣,還直白說了他愛我。


  醒后我痛恨自己的想法,可在公司的一次聚會后,夢里所有的一切竟然成真。


  那天衣著性感參加酒會,喝到微醺,之后獨自一人找個角落坐下來,我閉眼假寐時,嘉豪走了過來,他說要扶我先休息一下,之后他在二樓的包間門口,牽了我的手,還吻了我。


  他說,他在夢里都想我,他愛我,他要做我的男人。


    和嘉豪有了關系后,我心情惴惴不安的過了一個月,有天老公卻突然說要帶我度假。


  原來他被一個客戶利用,損失了一大筆錢。


  而他卻徹底清醒了過來,錢再多都可能是別人的,只有愛的人和有愛的生活才是自己的。


  于是,他決定要個孩子。


  我們去度假,有時我還會接到嘉豪發的短信,但都被我悄無聲息刪除了。


  四個月后,我懷了孩子,可是,我算時間,明白肚里的骨肉根本不是老公的,而是那天嘉豪醉酒后造的孽。


  口述:上司醉酒讓我懷孕還有了新歡  這樣的結果讓我大吃一驚。


  我當然不能要這個孩子,可老公分明已經知曉我懷孕,我心亂想找嘉豪去發泄,可我走到他辦公室,敲門后卻從里面走出一個頭發凌亂的女同事。


  我突然明白了一切,原來同事傳言都是真的,他又泡上另外的女人。


  那一刻,我突然感覺有些哭笑不得,因為這世事太能捉弄人,開始我想要孩子,老公說忙,后來他不忙了,我有了孩子,卻又是別人的,這樣的事讓給誰都難以接受。


  我只能將事實隱瞞下去,并在深夜流淚祈求自己的原諒,雖然我知道這輩子我的心都難以安定,可這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相關推薦:口述:老師逼我甩掉校花給她當情人口述:我出軌離婚老公當天放鞭炮慶賀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077457.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7221292.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6984438.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6713663.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4921190.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3718811.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432186.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3219297.html
https://twoikjmnjhiy.weebly.com/2587623.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277842.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